玄天炼心-第5部分_玄天炼心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玄天炼心-第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天炼心-第5部分
玄天炼心-第5部分人缘颇好。  广场上显然有人认出了颜兴善,向着他兴高采烈的挥舞着双手,小乂看在眼中,心里更是憋火。  小乂飞快的带着颜兴善来到比武台前,看着四周围上来的人群,她颇为自豪的说道:“颜兴善,你现在认输也行哦。”  颜兴善笑了笑:“都来了,怎能不试试内门弟子的厉害。”  小乂脸色一寒,嗔道:“我可告诉你,我已经将玄虚篇修炼到第四层了哦。”  颜兴善跳上比武台对着小乂扬了扬手,挑衅道:“来吧。”  周围无数青年那女涌了过来,平淡的修炼中,能出现这么一场比试,众人自然不会放过。  小乂摇了摇头,也跳上比武台,心中娇嗔:“哼,给你面子,你不要。也好,让我教训教训你,看你以后怎么在我面前得意。”  颜兴善笑着向小乂拱了拱手,清秀的小脸上露出淡淡自信。  小乂却理会他,直接便一掌向他击去,掌上白芒隐现。颜兴善一惊,显然没想到小乂完全不按套路,看着那即将打在自己身上的白净手掌,颜兴善飞快的向右避了开去。  小乂笑了笑道:“反应还挺快的嘛,再来。”说完手捏法决,一道剑形真气缓缓浮现在小乂面前,她看着颜兴善自豪的笑道:“傻了吧,这便是将玄虚篇练至第四层才能习得的真气外放。”  颜兴善却没有言语,只是片刻间同样一柄剑形真气浮现,只不过颜兴善这把剑形真气更显古朴厚重,显然真气质量还在那小乂之上。颜兴善看着小乂笑了笑到:“我前日不小心突破到了第四层。”  台下无数外门弟子一片叫好声。  小乂看着那古朴的真气大剑,心中一颤。但面色却还是倔强的说道:“你不过刚突破而已,能有多少真气。”说完法决一引,那真气巨剑便向着颜兴善劈去。  颜兴善只是用那古朴大剑一遍遍防守着小乂的攻击,只是片刻小乂便真气不足,败下阵来。  只是输了的小乂依旧倔这脸冲颜兴善说道:“你等着,我回去一定好好修炼。等你到了内门看我不收拾你。”说完便嘟着嘴飞快离去。  颜兴善只得无奈一笑。周围围观的外门弟子更是爆发出一片叫好声。  岁月悠悠,白驹过隙,多年后这少年少女还能记起当初那赌气般的比试吗?  远处古生和玉虚不知何时已站在这里,静静的看着二人的比试。  玉虚看着那胜利后的颜兴善叹道:“果真是天纵之才。”  颜兴善着走下了比武台,向着众人道了声谢,便走向那幽静竹林小道。  那坚挺的背影看在古生眼中却渐渐和当年同样年龄的古元的背影渐渐重合。  脑中犹如一道霹雳打下。古生突兀的摇了摇头,一阵冷汗流下,心中急忙暗道:“这不可能。”  竹林小道中颜兴善慢慢的走着,想起小乂离去时气鼓鼓的样子,觉得颇为好笑。突然背后窜出一道猥琐的身影,一张枯瘦的手掌拍向颜兴善肩膀。  颜兴善何等反应,瞬间便侧过身去。只听“哎呀”一声那猥琐的身影便摔倒在地,待那人缓慢爬起,那人正是住他隔壁的李宗颖。  颜兴善不解的看向他,却见他看着自己一脸崇拜的道:“兴善兄弟,你究竟是怎么修炼的,能教教我吗?”  颜兴善好笑的道:“我就这么修炼的啊。只要用心便行了。”  那李宗颖突然贼贼的向四周看了看,飞快的从怀中掏出一本看去极为破旧的书籍,那书籍上还沾满了一些不明斑迹。然后将手中之书放到颜兴善怀中。冲着颜兴善小声道:“你教教我罢,这是一本上古传下来的奇书,上面的招式威力巨大,就当我拜师的礼物。你一定不要让别人知道。”  颜兴善迷惑的打开了那书,赫然只见红红绿绿的男女人物在每张页面上,只是那男女却都是赤身裸体,每一页旁边还写有诸如老汉推车之类的东西。  虽然颜兴善年龄不大,却已是知晓这些东西,随即便羞红了脸准备将这本上谷奇书还给李宗颖。可向四周看去,这小子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看了看手中之书,颜兴善无奈的笑了笑,还是小心翼翼的将那本上古奇书放入怀中。  山河宗内,落霞山上。  古生厚已在落霞山寻到一处极为僻静的石窟。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中的山河神卷开始看了起来。  虽说山河神卷头两卷是入门篇,但也是需要一定悟性才能领悟。一般来说,第一卷需要一月,而第二卷一般更是需要半年。  可古生厚看着看着,眼神却越来越迷惑。  心中泛起无比波澜。 第四章 震惊 〖本章字数:1600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4 18:49:00.0〗   那一行行本该晦涩难解的修炼法决古生厚看得却无比轻松,刚刚开始的时候,古生厚并没在意。  看完第一卷时,古生厚便尝试着按照山河神卷的修炼方式引天地灵气入体,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态度的他,却在第一次引天地灵气入体时便获得成功,古生厚迷惑了一会:三师姐不是说得一个月才成吗?  他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般修炼速度,于是便再次按照法决运行一次,顷刻间周围无数天地灵气便环绕在他身旁,感受着身旁无比磅礴的天地灵气,古生厚不由得大为震惊。可更为令人震惊的是环绕在他身旁的天地灵气却是红白两色,只是这时闭着眼的古生厚却是不清楚身旁灵气的情况。  古生厚感受着那磅礴的天地灵气,激动的看起了第二卷,第二卷便是将天地灵气引入神庭|丨穴,百会|丨穴,风府|丨穴,原本古生厚是不知晓这些|丨穴位究竟在哪的,只不过当初那光影古元传授的玄天炼心经中却包含了周身|丨穴位。  他急忙将吸引而来的天地灵气向着神庭|丨穴引去,更让他震惊的是他竟然又是在第一次尝试时便成功将灵气引入神庭|丨穴,不过这时古生厚那微黑的面庞竟然颤抖了起来,他看清了那填入神庭|丨穴中的灵气,竟然一红一白各占一半,分明和体内筋脉中玄天炼心经修炼出来的真气一模一样!  他惊恐的看着神庭|丨穴中一红一白的灵气,生怕那红白灵气也会彼此争斗。良久后,神庭|丨穴中那红白灵气始终安静的相处着,古生厚颤抖的心也终于平静下来。  他开始犹豫了起来,微黑的小脸上激动与紧张之色交替浮现。忽然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魔窟三煞那讥讽的嘲笑,父母决绝的神情。  天色渐渐晚去,暮色沉沉。  终于他继续拿起了山河神卷第二卷,开始修炼了起来。不久后剩余两个|丨穴位中也填满了红白灵气。  冷月高悬,一片沧桑。  他呼出了口中的浊气,抬头看向那高悬的冷月,缓缓的朝着小屋走去。  第二日,古生厚早早的便起了床,但二依旧如往常般嗜睡。他悄无声息的走出了房门,微黑的天空,还有一丝清冷的月光洒下。  再一次来到了那僻静的石窟内,古生厚开始修炼起了那许久未曾修炼的过的玄天炼心经,只是那爆体般的疼痛依旧,让他不得不停止了修炼。  只是此刻的他却迷茫了,接下去该修炼什么,玄天炼心经是肯定不能修炼的了。本来还有那山河神卷可以修炼,只不过他却没有勇气去向三师姐要那第三卷的修炼法决。他自己深心里是觉得这红白灵气不应该是正道人士所拥有的。  这诡异的灵气在他看来更像魔教之人的修炼法门,他怕三师姐看出问题,便不敢去找她。  可接下去的路又该如何去走。回答他的只有那寂静的山林和那清冷的月光。  杨长老此时正踏着那银白长剑缓缓飞向落霞山,剑上杨长老红着面庞,挺着大肚,一幅酒至微酣的模样。  清冷晨风拂过,杨长老才微微清醒了些,脸上却露出一丝悔意。昨夜喝的太多,竟然答应了那马长老让龙虎山弟子和落霞山弟子来一次比武,来看看两个山峰究竟谁更有潜力。  现在想起,杨长老不由得一阵后悔,自己山峰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如何和马长老门下精英比试。只是在悔意中,杨长老心中却有了一丝疑惑,自己和马长老在山河宗当长老已有数十年,过往的年月里从未见马长老有过这种要求,怎的如今会想起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比武。  思索间已飞到古生厚修炼处的僻静石窟之上,道行极高的杨长老不由咦了一声,不过脸上却露出一丝笑意。他没想到这么早竟然就会有弟子在此修炼。  待看清修炼之人是那坚韧的古生厚后,脸上更是露出欣慰之色。这古怪的小子似乎让他看见了五年之后,妙菱再次和他走在那充满花香的小道。  他欣慰的笑了笑便飞过此处。可他哪知此时石窟内的古生厚是多么的迷茫与无助。  终于,石窟内的古生厚似乎下定了决心般,脸上露出决绝之色快步走出石窟,迎着清冷月光向着杨长老居所处走去。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杨长老迷惑的开了门,却见古生厚一脸决绝的站在门外。  杨长老迷惑的看着他,正欲问他所为何事。只见门外的古生厚忽然将山河神卷运行了起来,周围忽然涌来无数天地灵气,不过令杨长老震惊的却是那磅礴的灵气竟然由红白二色构成。  接下来古生厚所说的话却更让杨长老无比震惊,原本微酣的巨大面庞忽然充满了不可置信。 第五章 正邪 〖本章字数:2053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4 18:14:31.0〗   凌晨凄冷清风徐徐拂过。  杨长老不可置信的看着古生厚,微红的巨大面庞在月光照耀下看去诡异无比。  “你说什么!”杨长老似乎不相信自己耳朵般再次震惊的问道。  古生厚却不再言语,只是决绝的看向杨长老。  看着古生厚微黑却坚毅的小脸,杨长老忽然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那沧桑的笑声夹杂在清风中缓缓飘向远方。片刻后,杨长老停住了笑声看向古生厚道:“你再运行一次山河神卷我看看。”  古生厚迷惑的看向了杨长老,他不太聪慧的脑袋却是想不明白杨长老为何会有这样的要求,不过他还是按着杨长老的要求再次运行了一遍山河神卷。  无数磅礴纯粹的红白两色天地灵气再次飞快的聚集到了此处,围在古生厚周围,徐徐旋转,看去诡异无比。  杨长老摇了摇头笑道:“你可是觉得你修炼成这样是入了邪道?”  古生厚无奈的点了点头:“我见师兄师姐他们修炼出来的皆是纯洁无比的天地灵气,唯独只有我这般诡异。”他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也许是我修炼了...”他忽然停住了,双手紧握,尖锐的指甲缓缓刺入手掌中。  坚毅的神情刻在了微黑的小脸上。恍惚中光影古元的交代浮现在了脑海中。他停住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  杨长老看他不愿说下去,眼中一分赞许之色浮现,看着他问道:“可是修炼了其他功法导致现在出现这种情况?”  自己发狂的那一幕幕再次浮现在了眼前,那不受控制的血腥,那狰狞的神情。古生厚点了点头,再次决绝的看向了杨长老。  杨长老忽然轻松的笑道:“你可曾感觉到你修炼出的灵气中有一丝血戾之气?”  古生厚身子一怔,忽然醒悟了过来,自己修练出来的灵气虽然是红白二色,但却纯粹无比,没有丝毫血腥之气。  杨长老再次看着他肃穆道:“正邪,只是在你心间。心正,功法便正。心邪,一切便邪!”  远方不知何时,一丝朝阳照来。  古生厚怔怔的想着杨长老所说的话。此刻,他的内心无比震撼,脸上渐渐浮现出了激动的神色。  杨长老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本古朴书籍,递给古生厚道:“不过你也别忘了你说的。你命途多舛,又有大仇压身,更应该保持本心。如有一日,你堕入邪道,我必定满足你今天的愿望。”  古生厚感激的点了点头,忽然跪了下去,向着杨长老拜了一拜。  杨长老欣慰的看向这本来资质最差的小弟子,伸手将他扶了起来,赞许的道:“没想到我这辈子能教到你这样一个弟子。五年后你一定能大放光芒,向世人证明,修炼不是靠的天资!”  古生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弟子愚钝,当不得师傅这样夸奖。”  杨长老笑道:“山河神卷全卷已经给你了,快去修炼罢。”  古生厚再次向着杨长老拜了一拜,便向着修炼之处走去,脑海中光影古元的话语突兀的出现:“修炼靠的是一颗心!”  那占据在古生厚静脉中的红白两色真气,忽然悄无声息的缓缓运转了一下。  古生厚只觉经脉突然胀痛,正欲察看时,那胀痛却又消失不见。古生厚也不再多想,快步向着修炼之处走去。  朝阳温暖的洒在杨长老身上,此刻他缓慢的行走那花香弥漫的小道,心中却兀自激动:“妙菱,五年后再见!”那肥厚的手掌紧握,眼中缓缓泛起泪花。  古生厚飞快的来到了那僻静修炼之地,准备继续修炼山河神卷第三卷,正在翻书看着修炼法决的他,忽然觉得浑身筋脉再次胀痛起来,那虽然打破了平衡,但依旧和平相处的红白二色真气,竟然按照玄天炼心经的法决缓缓运转了起来。  只不过那运转的方向却是截然相反!  巨大的疼痛让古生厚涨红了脸,倒在地上一次次翻转,可那疼痛依旧一次次刺激着古生厚的身体。再一次,他觉得自己将会死去。忽然他想到了父母之仇,脑海中再一次充满了魔窟三煞那讥讽的狂笑。  古生厚倒在地上一次次翻滚着,嘴里大叫着“我不会死,我要报仇。”钻心的疼痛再次袭来,古生厚一声大叫还未出声,便晕了过去。  体内红白二色真气依旧按照相反的方向缓慢运转着,只是在那运转过程中,白色真气本已被占据的位置,却又缓缓被白色真气夺回。片刻后,一红一白两色真气竟然再次变得平衡起来。  再次各占一半经脉的红白真气,此时也停止了运转。  僻静的石窟内,古生厚晕倒在地,安静的仿佛与世隔绝般。  良久后,古生厚悠悠醒来,浑身酸痛。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完,浑身上下还有莫名的黑色物质。  他才是察看起自己的身体状况来,忽然他的脸色便变的极为激动。  浑身经脉在红白真气的冲击下,再一次扩宽。更令古生厚惊讶的是那红白两色真气,竟然回到了最初的平衡。并且那红白两色真气看去竟比之前更为精纯。  古生厚忽然意识到了这么纯粹的真气,正是玄天炼心经修心卷第二层才能出现的啊。  他的脸色再一次变得极为精彩,一会是不可置信一会又是无比激动,良久他回过了神来,脑中莫名想起光影古元的话来:修炼靠的是一颗心!  恍然间,前路似乎一片坦荡。  夕阳斜下,古生厚和其余几人,回到落霞殿内。  吃过晚餐,杨长老看着这些弟子极为严肃的说道:“两年后,我们将会和龙虎山进行一次比试。这两年你们抓紧修炼,不要到时去了给为师丢脸。”  他依旧一脸严肃的看着众人,内心却又有一丝尴尬与期待。他自然不会告诉门下弟子,他是喝醉酒后做出这么毫无理由的决定。  古生厚和其余几位师兄师姐都是一脸惊讶,随即又都感到一阵压力。匆匆吃过晚饭,便各自修炼去了。  星辰斗转,岁月如梭。白驹过隙间带走了一片沧桑。 第六章 两年 〖本章字数:1647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4 21:00:59.0〗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  悠悠岁月间,古生厚来到山河宗已有两年。两年时间,古生厚看去着实长高了一截。不过那微黑的面庞却依旧透露着质朴,只是在那质朴之上却又掩盖了一层坚韧。  两年间,杨长老俨然将古生厚作为最为得意的弟子培养,不仅在修炼道法之上给予指点,更是将自己一生的人世经验倾囊相授。只是杨长老一直要求古生厚隐藏自己的真实的实力。这却是古生厚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  两年时间,古生厚的道行突飞猛进,更是超出了杨长老的预期。而杨长老传授的为人处事之道理古生厚也是理解的颇为迅速。如今古生厚看去虽然依旧只是十二岁的小孩模样,不过心智却是相较一般的小孩高出一大截。  古生厚在这两年时间所完成的一切,都是大大超出了杨长老的预料。单单说是他心志坚定,却不能解释为何道法精进竟比那天才少年王佑还要快。思来想去杨长老只能猜测是古生厚修习了其他功法缘故,兴许刚好相辅相成吧。  两年修习,古生厚在道法上突飞猛进。在平日里,更是与人为善,颇为几位师兄师姐喜爱。  山河宗在失去了星峰山烨磊门下三名精英弟子弟子之后,非但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是大放异彩。天才王佑在这两年间已将山河神卷修炼到第四卷,即将步入第五卷。这般修行速度,已然引起了声名显赫的南海天宫注意。  那烨磊长老在将如此天才弟子收入门下后,损失了三名精英弟子的愤怒心情已然平复大半。不过每每看到落霞山之人时,却皆是一脸不悦。  王佑精进神速,全宗上下都已将他作为三年后玄南青年茶道会上能大放异彩之人。连山河宗掌门都曾亲自出手指导。  而古生厚却依旧低调的修行着,每日凌晨便出门修炼,直到夕阳斜下才徐徐而归。整个山河宗只有他自己和杨长老才知道他的真正修为。而林诗茵见古生厚在她那拿去山河神卷头两卷后便没再找她要过功法,只当他还停留在前两卷的修炼中,不由得暗自叹息。  这一日,晚风徐徐,月色清冷。  杨长老在吃过晚饭后罕见的将众人留了下来。一脸严肃的道:“后日就是我们和龙虎山马长老门下弟子比试之日,明日你们便不用修炼,每人都来和我过过招。”  李金波等人一听明日和杨长老过招,瞬间冷汗便布满那黝黑精瘦的脸庞。古生厚却没有多大反应,这两年他已经和杨长老过招了许多次了。  李金波紧张的道:“我们几个弟子比试便是了,何苦劳烦师傅。师傅你平日......”李金波正战战兢兢的说着,杨长老忽然看了他一眼,李金波一愣便不敢说下去了。  旁边刘爱莎看着李金波的窘样,轻轻笑了笑。  李金波看见那轻笑着的刘爱莎,面色更加尴尬。  但二却似乎看出了什么东西,饶有兴趣的盯着大师兄与二师姐看来看去。  到是林诗茵看去却很平静,只是她心中却有一丝迷惑,为何那道法不高的小师弟看去却没有一丝紧张之意。  杨长老看着门下神色各异的弟子,颇感上天不公,竟然教了这么些弟子。他怒吼了一声:“肃静”然后虎视众弟子一圈,待看到古生厚时神色才稍微缓和。  杨长老缓缓说道:“你们明日可以不来,若是在后日比试时输了,到时便有你们好看。”说完瞪了一眼李金波。  李金波只感一阵冷汗直流,浑身打了个冷颤不敢言语。众弟子看着李金波被师傅怒瞪的模样皆是轻笑不已。  稀疏星光点滴洒下。  杨长老房屋中。  杨长老的声音缓缓传来:“后日比试时,你只能用出山河神卷第三卷的实力。”  另一声音迷惑道:“师傅,为何只能用到第三卷?”这声音听去分明便是那古生厚。  杨长老沉吟道:“第四卷以后体内灵气外放,道法威力着实很强,但却会暴露里体内灵气红白两色。虽说我不在意,但总有一些人会在意的。”  古生厚点了点头。  杨长老接着说道:“待到五年后,玄南青年茶道会上你在一鸣惊人。茶道会上正道无数德高望重之人,他们必定不会目光短浅。如果你能侥幸夺冠,也算了了为师一桩心愿。”杨长老目光凝视着那清冷的月亮,眼中泛起一丝期待。  古生厚点了点头冷静的说道:“弟子决计不负师父期望。”  古生厚在这两年间才识与心智皆是极大的提高,再也不是以前那闷头闷脑的少年。  杨长老看向那冷静的少年,欣慰的点了点头。  只是,岁月流转间,还记得曾经的那个自己吗?一朝成名后,面对的又是怎样的命运呢?  还年少的古生厚哪知自己的命运再一次转向了莫名的方向。 第七章 比试 〖本章字数:2231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4 23:59:26.0〗  眨眼间,便到了与龙虎山马长老门下弟子比试之日。  古生厚早早便起了床,不远处另一张床上但二兀自熟睡着。想起昨日傍晚但二和杨长老过完招回来时的模样,古生厚不由得一阵好笑。原本便微圆的小脸,在昨晚回来时竟然变得和杨长老那巨大面庞差不多大,脸上还是青一块白一块。  据他说,昨天李金波也和他差不多,只有两个师姐要好点。他回来还大骂古生厚不厚道竟然装肚子痛来逃避杨长老的测试。  古生厚收拾完后便叫醒了但二,但二那张巨大的脸庞在昨夜便消肿恢复到和原来一样,只是脸上依稀可见那青白相间的痕迹。但二一边起床一边骂着古生厚不厚道。  好在古生厚早已习惯了但二的唠叨,笑了笑没有言语。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了床下那生锈铁剑,至来到山河宗古生厚便没有再用过那生锈铁剑。此刻那铁剑安静的躺在床下,看去平淡无奇。  古生厚怔怔的盯着那铁剑,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没有伸手去拿那铁剑。  等到但二收拾完后,古生厚便和他出了门向落霞殿走去。  快到落霞殿时,嘈杂热闹的声音缓缓传入了耳中,古生厚迷惑的向但二看去,却见但二也同样迷惑的看着自己。  继续向前走去,只见落霞殿前早已围满了山河宗青年弟子,那些围在殿前的青年弟子看着这二人走来,便缓缓让开了一条通向殿内的道路。  古生厚和但二迷惑的走进殿去,只见杨长老和师兄姐等人皆以到齐。  但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师傅,弟子来晚了。”  杨长老只是瞪了他一眼,没有言语。双手一挥便向殿外走去,众弟子便紧紧跟随在后。  古生厚迷惑的问向旁边的林诗茵:“三师姐,今日怎么这么多人?”  林诗茵依旧是那么文静淡雅,一袭素白长裙更是将她玲珑有致的躯体包裹。  林诗茵看向古生厚道:“他们是其他长老门下来看热闹的吧。”  杨长老带领着众人缓缓走出殿门,门外诸人看见杨长老那硕大的脸庞和便便的大腹,皆是想笑却又不敢笑。待看到林诗茵与刘爱莎从殿内缓缓走出时,一阵阵惊叹声便想了起来。只听人群中时不时传来:“我想到杨长老门下修炼啊!”更有甚者感叹道:“让我来杨长老门下煮饭我也愿意啊。”  殿外众人随着落霞山诸人缓缓来到了比试场地,这场景在山河宗最近十来年内是极为少见的,所以大家皆是热情高涨,甚至有人在人群中开起了赌局。  龙虎山马长老等人也是早已来到了比试之地,看见落霞山竟然带来这么多人皆是一惊,不是说落霞山只有五个弟子吗?不过随即便醒悟了过来,这其中很多人大概是来看热闹的吧。  马长老见落霞山一行人缓缓而来,脸上颇多不悦,不过在见到杨长老后还是笑呵呵的迎来上去:“看来在我山河宗修炼的确无聊,这么一场比试竟然引起了这么多关注。”只是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却一直盯着古生厚,待看清古生厚没有带着那铁剑脸上却闪过一丝狰狞。  杨长老何许人也,自然看清了马长老脸上那神情变换,只是他却不明白为何马长老这么关注古生厚。他向着马长老拱了拱收道:“既然这么多人捧场,那我们便开始吧,也好让我门下这些不成器的弟子受受教训。”  马长老点了点道:“那好,你门下只有五个弟子,那我也派我门下五个弟子。他们入门时间和你门下弟子入门时间相差不大,这样也比较公平。”马长老说话后,回头扫视了身后几人,然后看向其中一人说道:“冷崖,第一场便由你来吧。”  那叫冷崖的青年缓缓走出,背负一把长剑,其人与名字的确很是相符。他向着马长老拱了拱手却没有言语,便走上了比试台。  杨长老看着走上台去的青年,面色略显凝重,他指了指李金波:“你去吧。”  李金波冷汗缓缓流下,他慢慢的走上台去,脸上紧张之色尽显。台下众人见落霞山第一个出来应战的竟然是这么个黝黑精瘦且神情紧张的青年,莫不笑出了声来。  李金波更是觉得颇为尴尬,脸上冷汗更多,他小心翼翼的缓缓拿出自己的法宝,向着冷崖道:“请赐教。”  忽然台下爆发出一阵更大的笑声,连杨长老的面色都不由露出一丝无奈,那李金波拿出来的法宝竟然是一把铲子。  李金波无奈的笑了笑,似乎早已想到会是这样,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围观的青年,却见刘爱莎鼓励的看着他。  他不由得浑身一震,似乎充满了无比的信心,山河神卷修炼出的灵气全部迸发,一道道纯正无比的洁白灵气便附在那铲子向着冷崖拍了过去。  场下众人见李金波忽然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实力,皆是一惊,忽然台下有人喊道:“我赌五根仙灵草,铲子赢!”  古生厚只觉那声音无比熟悉,待看得清楚了。那人竟然是两年前一同来前来山河宗的王佑。  他向着王佑招了招手,待王佑走近后,颇为感激的向着他说道:“谢谢你支持我师兄。”王佑一拍他肩膀道:“咱两兄弟何须说这些。”  场上冷崖见李金波实力如此强悍,面色凝重的抽出背负着的长剑,长剑通体墨绿,看去极为阴冷。他举剑挡向了那呼啸而来的铲子。  李金波只觉手掌虎口大震,那铲子似乎随时都有脱手飞出的可能。他面色一紧,再次催发出体内灵气向着冷崖砸去。  古生厚颇为担心的看向大师兄,却听王佑自信的说道:“不用担心,他能赢的。”  古生厚迷惑的问道:“为何?”  王佑看着场上打得甚是火热的二人,缓缓道:“用铲子那人,体内灵气纯正,显然已迈入山河神卷第五卷的境界,而那冷崖虽然也在第五卷境界,但他灵气却偏阴冷。你师兄的灵气正好克制他。”  场上二人皆是动用了一身所学,渐渐地李金波的铲子开始占据上风,而那冷崖却有点招架不住的势头,刚开始时还能反击,渐渐地只能被动防守那巨大的铲子一次次砸下。  杨长老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意。  片刻后,冷崖大喊一声认输,便退出了比试台。面色凝重的回到了龙虎山一群人中。  而大师兄李金波也是疲惫的从场上缓缓走下,大口喘着粗气。不过却神采奕奕的看着刘爱莎,冲着她嘿嘿一笑。  台下众人看见场上李金波这表现,皆是一阵恶寒。 第八章 约赌 〖本章字数:2062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5 18:45:10.0〗   李金波颇为得意的走下台去,喘着粗气站在了刘爱莎旁边,台下众人皆是怒目相向。不过李金波这时脸皮却突然厚了起来,神采奕奕的站在刘爱莎身旁。  刘爱莎看见众人目光,嗔怪的打了他一拳,脸上却洋溢着淡淡笑意。  下一轮,马长老派出了入门只有五年的弟子莫尘,而杨长老同样派出入门只有五年的但二。  但二上台表现的到颇为大方,只是他那嘴巴似乎永远闭不上似的,到了台上先问别人叫什么,然后是多大,总之从上台开始便没停止过说话。  那对面的莫尘起先还认真回答,可是越往后面越是不耐烦。但二与那莫尘皆是山河神卷第四卷的水平,但显然莫尘迈入第四卷的时间更久,本来按照常理来说但二应该已经败下阵来,但他凭借那永远闭不上的嘴硬是将莫尘打扰的心烦意乱。  台下围观的山河宗青年弟子,皆是笑出了声。杨长老也是面露尴尬,没想到派上场的两个弟子都是这么奇葩。  那莫尘打着打着似乎再也受不了了,怒吼一声:“闭嘴”。然后挥手招出无数灵气,形成巨大的手掌,向着但二拍了过去。  但二见那手掌来势汹汹,面色森然,但嘴上依旧说着:“伯母叫什么名字?伯父爱她吗?”边说边催发周身灵力抵挡莫尘这一掌。  那莫尘听见但二还在不停说着,面色发白,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再次催发灵气,向着但二又是一掌拍去。  这一掌比刚刚那一掌来势更加凶猛。但二见抵挡不住,便急忙跳下比武台,喊道:“对面那哥们,我不来了,回头替我向伯父伯母问好。”  台下众人又是一阵汗颜,看向杨长老的目光也更加怪异。怎么也想不通,那看去极为严肃的杨长老竟然教出这样一群弟子来。  杨长老干咳两声,擦了擦额头冷汗道:“下一场林诗茵上吧。”他心中其实更相信刘爱莎的实力的,毕竟刘爱莎在他门下已近十年,山河神卷也早已修炼到第五卷,只是前面两个弟子表现太过奇葩,而刘爱莎性情也是颇为古怪,让他不得不派出了林诗茵。  他看了一眼古生厚,那是三年后的希望,以杨长老的才智是不会让他现在便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世。  林诗茵一袭白裙款款的走上台去,那文静淡雅的气质,让原本嘈杂的比武之地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那道靓丽的白色身影上。  对面马长老门下皆是男弟子,是以只能派出男弟子前来应战,台下围观的山河宗弟子见上前应战的竟然是一名男弟子,忽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嘘声。  古生厚同样在台下呆呆的看着林诗茵,三师姐的气质比起前两年更显文静淡雅。  对面上台比试的男子,见林诗茵宛如天仙般的气质也是不由得愣住了,而台下爆发的嘘声更是让他一阵心虚。  果不其然,林诗茵每和他过上一招,台底下便爆发一阵嘘声,那男子也越是心虚。终于,他心理上支撑不住台下的巨大嘘声,向着板着脸的马长老道了声:“师傅,弟子学艺不精,给您丢脸了。”便急忙退下比武台。  马长老原本抱着全胜的心态而来,可比试到现在竟然已输了两场,而且两场都输得莫名其妙,这让马长老脸色如何好看。他阴冷的看向古生厚,脸上神色更是狰狞。  古生厚只觉浑身一颤,突然发现马长老正怒目盯着自己。古生厚莫名奇妙的看向马长老,却见马长老已转过头看向比武台上了。  比武台上,林诗茵缓缓走下,路过杨长老处时,向着杨长老拱了拱手道:“弟子幸不辱命。”  却见杨长老压低声音缓缓说了几句话,林诗茵面色一紧,没在说什么,缓缓走下台去。美目轻瞟,便向着古生厚所在位置走了过去。  王佑见那貌若天仙的般的女子竟然缓缓向着他们走来,突然激动的拍着古生厚的肩膀,兴奋的向着古生厚说道:“你看,她朝我们走来了。”  古生厚正在思索这马长老刚刚那怪异的举动,被王佑这一拍才反应过来,看见的那文静淡雅的女子缓缓向着他们走来,古生厚也是不由一愣。  待她缓缓走近后,只听那宛如天籁的声音传来:“小师弟,待会加油。”然后她便静静的站立在古生厚身旁不再言语。只是却蹙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场上刘爱莎已经和马长老门下另一弟子比试了起来。只是刘爱莎看去却颇为吃力的样子。  杨长老皱了皱了眉头,目光凝视着与刘爱莎对战之人,心中却迷惑了起来:“这是龙虎山什么时候收的弟子,自己竟然都没注意过。”再联想到马长老看向古生厚时狰狞的表情,杨长老心中更是迷惑。  比武台上,渐渐的刘爱莎已经被逼退到比(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