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炼心-第4部分_玄天炼心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玄天炼心-第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天炼心-第4部分
玄天炼心-第4部分师兄是李金波,二师姐刘爱莎,三师姐林诗茵,我自然便是你四师兄了。我现在带你去的便是落霞殿。”但二语速飞快,让古生厚不由得一阵汗颜却又觉得颇为亲切。  但二忽然转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方才低声的说道:“你千万可要记住了,不要在杨长老面前提若水河,更不要提雪娴长老。”说完后神秘的冲着古生厚眨了眨眼,便又继续向前走去。  但二一路不停的说着,很快便来到了落霞殿,此刻落霞山所有人都集中到了这殿堂。说是所有人,其实也不过六人。  殿堂正前方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有着油光满面的巨大脸庞,古生厚看着这人,正是昨天带自己与王佑自己见过掌门的人。  其余四人立在两旁,除了但二之外还有一个约莫十五六岁少年,黝黑精瘦的面庞,古生厚想到这人可能便是大师兄吧。  那两个女子也是约莫十五六岁,一个身穿一身火红的衣衫,正冲着古生厚做怪脸,而另一个女子却静静的站在那,一袭白色长裙,看去颇为美丽。只是这二人究竟谁是二师姐,谁是三师姐,古生厚却傻傻分不清了。  那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道:“你们既然都来了,我便宣布一下,这个那谁,便是你们的小师弟。”  古生厚一愣,迷惑的向两旁看了看,心中想到:“这没人了啊。”  但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余几人也都是瘪着嘴强忍着没有笑出来,连那去看无比文静的白色长裙女子也面颊发红。  但二伸出小腿,轻轻的踢了踢古生厚,眼光一瞥那中年男子。古生厚才醒悟过来,跪拜道:“弟子古生厚拜见师傅。”心中却想着:“这杨长老怎么长成这样的。”  那中年男子收了收肚子,缓缓站起来道:“好了,起来吧。以后你便是我门下徒儿了。”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瞪着李金波道:“还有五年便是玄南青年茶道会,到时你们敢再像上一次给我丢脸,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好了,你们各自修炼去吧。李金波和那古什么留下。”其余几人一听这话,脸上皆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同情的看了看二人,便飞快的走了出去。  古生厚迷惑的看向李金波,却见他那黝黑精瘦的脸上布满冷汗。杨长老看着李金波,摇了摇头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带他去修炼,将《山河神卷》头两卷传授给他。”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似乎不愿与这群废物弟子多待片刻。  待到杨长老走了出去,李金波才伸手擦拉擦冷汗,长出一口气。他不好意思的看向古生厚道:“其实我胆子挺大的,只是师傅他老人家太...算了不说了,以后你自己体会吧。”  说完,李金波双手一挥祭出自己的法宝,一片白光闪过,古生厚羡慕的看去,那法宝竟然是一把铲子。李金波嘿嘿的笑了笑道:“走吧,我这法宝可厉害了。”说完便载着古生厚向修炼的地方飞去。  古生厚站在那铲子上,两旁树木飞快的向后退去。只是那铲子飞得并不平稳,和上一次古厚载自己来到南方时的黑色飞剑相差甚远。  但古生厚依旧羡慕的问道:“大师兄,你修炼到这种境界花了多长时间?”  李金波嘿嘿的笑道:“我天资极佳,修炼到御物飞行不过七年尔。”  古生厚一震几乎从那铲子掉了下来,李金波急忙将那铲子平稳下来,笑道:“其实大师兄骗你的,你将《山河神卷》前三卷修完便能御物了。”  说话间,便来到了落霞山修炼之地。只见一根根巨大圆木树立在地上,李金波伸手指了指仅有的几根倒在地上的圆木,对他说道:“你什么时候能砍断圆木,就可以开始修炼《山河神卷》了。”  说完便扔了一柄斧头给他,对着他说道:“慢慢砍,我当初可是砍了整整半年。”  古生厚忽然记起了什么,转头问向李金波:“大师兄,和我一起来山河宗的那人呢?”  李金波想了想道:“他去了星峰山,拜在烨磊长老门下。听说他可是个真正的天才。”  古生厚笑了笑,没再言语,默默的拿起斧头,砍向了那历经无数风雨,见证岁月沧桑的巨大圆木。  山河宗另一山峰的殿堂中,不时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殿堂外,十来个弟子围在一起,神色不安的等待着。  殿堂内,当初竞争弟子时一句话也没说过的马长老此时正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原本清亮的双眼,忽然被一片浑浊取代,紧接着,无数血芒涌上双眼。门外传来了弟子焦急的喊叫声。  马长老面色狰狞的喊道:“为师只是旧伤复发罢了,你们速速散去。”  片刻后,马长老便恢复了正常,只是双眼中不时闪过一道红芒。他站了起来缓缓打开殿门,向着众人说道:“快去修炼罢。”目光却一直凝视着落霞山。   第十四章 天机 〖本章字数:1064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7 00:34:34.0〗   落霞山,大腹便便的杨新云长老耷拉着那张巨大的脸庞,独自一人漫步在幽静小道。  幽幽小道,花香弥漫,挺着肚子的杨长老背负双手思绪不禁飞回十几年前同样花香弥漫的地方。  只是那里还有着更为珍贵的东西,无垠之水。  当年传说中的疗伤圣药无垠之水现世时,山河宗除了烨磊长老之外的三位长老全都下山。当时杨长老正和南海天宫的妙菱谈得甚好,本来杨长老答应在争夺无垠之水事助她一臂之力。可在争夺无垠之水时,妙菱突然变得无比狰狞。  当杨长老得到无垠之水时,妙菱手中的剑便刺了过来。杨长老莫名的愣在了那里,目光凝视着妙菱,也不管那即将刺上自己身体的宝剑。  突然,妙菱手中的剑停在了离杨长老大肚几毫米外。  杨长老迷惑的向妙菱看去,妙菱艰难的咧开了嘴向着他笑了笑:“还好你没事。”一柄泛着银光的长剑穿过了妙菱的身体,那长剑沾着丝丝血色似在嘲笑着杨长老,也似在藐视这世间的无奈。  陡然,那剑又从妙菱身体中抽了出来,雪娴长老缓缓从妙菱背后走了出来,手中长剑鲜红的血滴缓缓流下。  “不”杨长老怒吼道,丢下了本已到手的无垠之水,冲过去抱着妙菱便御剑飞走。  那被扔在地上的无垠之水泛着妖异的光芒。周围原本花香弥漫,此刻却已布满血腥之气。  杨长老抱着妙菱飞回了落霞山,他抱着她走在了这条他们曾漫步过无数次的悠悠小道上。  忽然一道白芒闪过,眼前多出了以为鹤骨仙风的白衣老者,老者指了指杨长老怀中的妙菱缓缓说道:“我能救她,不过你要将她交给我,还要答应我一件事。”  杨长老看了看怀中的妙菱,警惕的道:“你是何人,我为何要信你?”  老者轻轻一笑:“就凭天机二字。”接着又说道:“不过你将来要带出一个能在玄南青年茶道会夺得魁首的少年,然后你才能见到她。”  杨长老看向那鹤骨仙风的老者紧张的问道:“你可是天机教这一代的掌门?”  老者点了点头。  “好!不过若是我完成你条件后见不到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杨长老不舍的看着怀中妙菱狠狠道。  那老者扬起了头看着那南天白云轻轻的说道:“放心吧,这一切都是天机啊。几年后南海天宫还有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啊。”  一阵清风吹过,花香再次弥漫在杨长老的鼻尖上。此时杨长老已走出了那幽静小道,来到了古生厚所在修炼地的不愿处。  时间已到正午,太阳毒辣的射出一道道光芒,古生厚所砍的那巨大圆木还是纹丝未动,汗水已经湿透了古生厚的衣衫,那小小的手掌已被震的通红。  只是古生厚依旧一次又一次的挥舞着斧头,砍向那饱经岁月沧桑的巨大圆木。汗水顺着微黑的小脸一滴滴滑下,那脸庞在毒辣的阳光下,却充满了坚毅。  杨长老抬头看向那毒辣的太阳,瞬间便噙满了泪水,可他却依旧直直的盯着,嘴中缓缓说道:“天机啊!” 第十五章 天机(二) 〖本章字数:1560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7 22:47:48.0〗  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恍然间几十日时间便已过去。  古生厚每日凌晨便出门去砍那巨大圆木,只是那巨大圆木上到现在为止也才出现一个小小的痕迹。每日夜间便回屋享受但二那似乎永远说不完的话。  这几十日时间,古生厚也尝试过修炼玄天炼心经,可是每次运行玄天炼心经,那两股真气便又活跃起来,彼此争夺那原本便不宽阔的经脉,每次都牵扯的古生厚静脉剧痛。在尝试了那么两次后,古生厚便放弃了修炼玄天炼心经。  这一日,古生厚如往常一样快步走向那修炼之地。微黑的天,谁又能想到有这么一个少年,背负着命运的无奈,走在原本不该行走的道路上。可这世间又有多少如此无奈的少年。  凌晨的天空,天色微黑,连那云层也是微黑的。清冷的晨风吹来,古生厚小小的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只是微黑的面庞却透出坚毅的神色。来到那修炼之地,举起斧头再次砍向那圆木。  时至正午,古生厚依旧重复着那机械的动作,眼神却无比坚决。  婉转清甜的声音传来:“小师弟,吃饭了。”  古生厚一愣,脑子一时没转过来想道:“但二什么时候学女孩子说话了。”但手中的斧头却依旧向那圆木砍去。  待到抬起头来,那绝美文静的面庞,一袭白色长裙包裹着曼妙的身姿却映入双眼。  古生厚看得愣住了,来人正是自己的三师姐,林诗茵。  林诗茵看着古生厚怜惜的道:“小师弟,努力是好事,可别忘记吃饭啊。”说完便将手中饭盒递给了古生厚。  古生厚突然回过了神来,微黑的小脸一红,他迅速的埋下了头,伸手接过饭盒。然后飞快的打开饭盒,埋头做吃饭状。  古生厚忽然记起以前送饭来的都是但二啊,今天怎么换成三师姐了。他仍然埋着头,轻轻的问道:“三师姐,四师兄今天哪里去了?”  林诗茵轻启玉唇依旧文静的道:“你其他几个师兄正在挨训喃。听说你那朋友在十来天前便将圆木砍断,这可是我们宗门砍断圆木最快的速度了。”说完眼神也望向星峰山的方向,美目流转,似乎颇有想见那绝世天才一眼的冲动。  古生厚一愣,抬头看向林诗茵,却见那文静女子静静的看着星峰山方向,白色长裙随风飞舞。古生厚心中莫名的一寒,那飞舞的长裙此刻看去却是无比讽刺。  “你慢慢吃,不够便自己回厨房拿,以后可要记得吃饭。”说完便向着远方星峰山飞了过去。  古生厚看着那还散发着热气的饭盒,却再也没有一丝食欲。看着圆木上那一丝小小的裂缝,古生厚的心情突然沉重起来。  父母被魔窟三煞所杀的场景再一次浮现在眼前,魔窟三煞那嚣张的神情,父母绝望的眼神,一次次浮现在古生厚眼前。  古生厚坐在地上,微黑的面庞变得无比狰狞,看去颇为恐怖。突然古生厚狰狞的狂喊道:“我一定会杀了你们!我不会这么没用!”  古生厚捡起地上那柄用过无数次的斧头,疯狂的向着四周的圆木劈去,却唯独留下了那自己已砍过无数次的圆木。一次次的反震,已将握着斧头的手震出徐徐血丝。  古生厚浑然不顾,依旧疯狂的砍向那巨大圆木。忽然,古生厚一直不敢修炼的玄天炼心经自主运转了起来,那血红的真气,此刻一次次的冲击着那白色真气。  浑身的筋脉都似要爆开似的,可古生厚依旧疯狂的劈砍着圆木。此时他脑中只记得魔窟三煞那讥讽的笑容,父母绝望的眼神。突然那血色真气像得到了什么助力似的,仅片刻间便将白色真气占据的空间向后逼退了一些。  原本的平衡,瞬间打破!  古生厚劈向那圆木的斧头上也带上了一丝丝血色真气,那圆木如碰见了克星般,仅仅挨上那血色真气便化为飞沫。  那血色真气此刻正气势如虹继续向着那白色真气进军。忽然,那血色真气便停滞不前,像遇到了什么障碍一般。  脑海中,突然一声叹息缓缓传来,光影“古元”缓缓出现在了古生厚脑海中。光影“古元”依旧是那么云淡风轻,只是此刻面色却是无比苍白。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没想到预言开启的如此之快。”说完,光影“古元”便如尘埃般一粒粒地消散在古生厚脑海中。  古生厚突然停了下来,面色也不再狰狞。只是眼神却无比迷惑,忽然他大声的叫了起来,只觉浑身静脉巨痛无比,接着便晕了过去。   第十六章 天机(三) 〖本章字数:1950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8 23:06:19.0〗  玄州以东,无边大山中。  一个约莫十来岁,胖胖的小男孩大声的叫道:“老神棍,你要带我去哪里?”  前方走得颇有的气势的老者,突然身形一顿,像要跌倒似的,但马上便又稳住了身形。回头对那小胖男孩严厉的说道:“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师傅。”那老者鹤发童颜,一袭白衣,看去颇有道骨仙风之意,此人不是那天机教老者,又是何人。  那小胖男孩却不以为然的兀自说道:“叫你老神棍都是给你面子,要不然我直接叫你老骗子得了。”  那天机教老者只得兀自汗颜,摇了摇头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小胖男孩却依旧不依不饶的道:“老骗子,你还没说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小男孩突然停住了脚步,双手叉腰,抬头盯着那老者一副无所顾忌的样子:“你不说我便不跟你走了,我看你到哪去找徒弟。”  老者突然面色一紧道:“你什么意思?”  小胖男孩兴高采烈的道:“哈哈,被我说中了吧。”说完,扬了扬手中一本古老的书籍。阳光透过古老萧瑟的古木,洒在那书籍上,赫然只见几个饱经岁月风霜的古字:天机算术!  老者抬头望向那南天白云,忽然哈哈的大笑起来,那笑声中充满了沧桑却又有一丝狂傲。  老者停住了笑声,欣慰的看向小胖男孩:“你还算出了什么,说来我听听。”  小胖男孩忽然打了一个冷颤,双手抱胸,警惕的盯着老者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只算出你这辈子只有我这一个徒弟,其他就算不出了。喂,老神棍,我叫你别这样看着我!我霍家子弟可是纯爷们!”  那老者又是一阵汗颜,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边走边说道:“我带你回我们天机教的天机圣殿,也好让你拜见一下祖师爷。”  幽寂丛林,无数岁月流转,春去冬来,可有谁还记得那万年前的沧桑。白驹过隙,可有谁还知道万年前这林中走过的人,可有谁还记得他们那萧瑟的故事。也许只有那些有心人吧。  走了也不知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有多远,那老者忽然停了下来,面露紧张之色。小男孩正预冲那老者大喊大叫,却忽然发现老者神色不对,便机智的闭上了嘴。  紧接着一股血腥气息弥漫过来,老者面色大变,眼中闪出愤怒的光芒,急忙拉起那小胖男孩,便向北飞去。  玄北,原来古生厚习得玄天炼心经的那个石窟内,古厚抚摸着石壁缓慢的行走着。他不知道当初带古生厚到这来,到底是对是错,抚摸着石壁,双眼迷惑的盯着当初有玄天炼心经的那块石壁。  忽然,一道破空声传来,紧接着一老一少两人便站在古厚面前。  古厚看着那老者,却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你道行又精进了。”  老者却没有理会,怒视着古厚说道:“你便是这般完成我的条件的?”  古厚愣道:“怎么?”  老者手捏法决,嘴里念念有词:“天机浩荡,煌煌天威,加之我身,以我肉身,引领世人。”老者每念一句,脸色便愈发的苍白,片刻后他看向古厚道:“魔教梁城墅将我师兄复活了。”  古厚忽然瞪大了眼睛,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大惊道:“这不可能,他每天的踪迹我都了如指掌,他现在正在教主那修行。这魔教上下,能在我面前隐匿行踪的只有那教主。”突然古厚又是一愣,看向那老者,老者微不可查的向他点了点头。  老者长叹一声:“该来的终究要来,我们只能遵照命运前行。”  古厚看着老者道:“刚才你的法决为何如此怪异?”  老者无奈的笑道:“世人只当我天机教个个都是知天命之人,可这天机又岂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窥探的。”  古厚面色一变,向着那老者看去,只是原本波澜不惊的双眼,此时却充满了钦佩,他沉吟道:“我若没猜错,你可是每算一卦,便减一段阳寿?”  老者无奈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歉意看向背后那少年。  那小胖子这时却道:“老神棍别这样看着我,既然拜入你门下,不管你教给我什么,你都是我师傅。不过我是不会叫你师傅的。”那小胖子刚说完,却看见那老者和中年男人同时轻轻笑了笑。他忽然醒悟了过来,嘴里嘀咕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古厚看向那老者道:“你收了一个好徒弟。却不知你还有多少时日教导他。”  老者沧桑的道:“不再谱卦,还有几年时日,足够教导这小神棍了。”接着看向古生厚道:“若我死了,你便将那处另一个女子送到南方山河宗杨新云长老那。切记。”  古厚钦佩的看向老者,缓缓道:“这些年也只有你我还在坚守这个预言,当真苦了你了。”  那老者也同样的看着古厚道:“你也不容易。当年演那一出戏,确实难为你了。不过她肯定会活下去的。”  那小胖男孩听见这两人的对话,再看见他们的眼色,突然尴尬的指着二人道:“你们,你们....有伤风化啊。”  古厚和那老者同时一愣,接着便领悟了过来。同时一阵汗颜,古厚无奈的看向那老者:“你教的什么徒弟。”  老者也是颇为尴尬的道:“我什么都没教他,也不知道他在哪学的这些东西。真可惜了霍鹏宇这么好个名字。”  古厚那饱经沧桑的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看向老者,还有那小胖男孩,不知从何处拿出一瓶酒来,向着二人说道:“既然选择了坚守,那就不必后悔!来!”  悠悠岁月,英雄几多,奈何沧海桑田,掩去无数。  (第一卷完) 第二卷 崭露锋芒 第一章 询问 〖本章字数:2003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9 23:11:15.0〗   古生厚悠悠醒来,昨日那一幕幕恍如噩梦般涌上眼前。  那血色真气此刻已将那白色真气狠狠的逼退了一大截,两股真气的平衡本以打破,可此刻却诡异而又平稳的相处着。  他怔怔的躺在床上,久久不愿起身。似乎离开了温暖的被窝,那无边的黑暗便会将他笼罩。只是时间依旧会催促着那些无奈之人,不管他们是否愿意。  但二那熟悉的声音悠悠传来:“快起来吧,师傅在殿堂等你。”  古生厚只能无奈的起床,去面对那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只是他始终记得自己答应过那光影“古元”。  一路上,原本如话痨般的但二却颇为安静,偶尔回头看向古生厚本想说些什么,犹豫了半天却又回过头去没有言语。  萧瑟的死寂弥漫在二人周围,原本习惯了安静的古生厚这时却觉得颇为不自然。终于,他微黑质朴的小脸闪过一丝决绝向着前方的但二说道:“我答应过别人不能说的”  但二沉默了片刻头也不回飞快的说道:“你是魔教派来的人吧。”  古生厚一愣,随即便面色肃穆道:“我若是坏人,便天打九雷轰...”  “行了”但二在前方吼道,打断了他的话语。只是原本紧绷的小脸却也松弛了下来,再度恢复那可爱的小胖圆脸。  清晨的朝阳此时已钻出了云层,温暖惬意的阳光照耀着二人,只是那未知的命运却又会将他们推向何方。  但二回头,看着古生厚笑了笑:“待会师傅问你,你照实说便行。师傅他老人家看着严厉但却极为疼爱弟子。想必师傅也不会为难你。”说完拍了拍古生厚肩膀,小声的道:“小师弟。”然后便快步走了开去。  古生厚忽然觉得无比轻松,脚步轻快的向殿堂走去。  殿堂内,杨新云长老淡淡的坐在首座上,一袭白衣的林诗茵婷婷立在一旁。  古生厚快步走向殿中,向着首座的杨新云长老跪拜下去:“弟子古生厚拜见师傅。”  杨长老挺着肚子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凌厉的看向古生厚道:“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古生厚抬头看向杨长老,目光清明:“师傅,弟子没什么可说的。”  杨长老一愣,似乎没想到愚笨的古生厚会这样回答他。但古生厚看向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丝惶恐,更多的是怡静淡然。而杨长老旁边的林诗茵也是一愣,心中想道:“这还是她认识的小师弟吗?”  殿堂中突然沉寂了下去,时间缓缓流逝着,可在古生厚看来,这每度过的一秒,恍如一生!  良久,一声透亮文静的声音传来:“师傅,弟子可以作证,小师弟这些天一直都很努力在修炼。”  随即殿堂再一次沉寂了下去,片刻后杨长老才缓缓说道:“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吧。”  古生厚点了点头,跪了许久的膝盖此刻已隐隐生疼。可他依旧一动不动的跪着,微黑质朴的小脸上坚毅闪现。  杨长老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赞许,依旧沉着脸问道:“你拜入我山河宗之前可有修炼其他功法?”  古生厚忍着膝盖的疼痛,缓缓点了点头:“弟子的确修习过其他其他功法。”  杨长老点了点头没有丝毫意外,到是一旁的林诗茵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杨长老再次开口问道:“如果我问你是何人所授,你是不是不会说。”  古生厚坚定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歉意看向杨长老。  杨长老依旧没有任何意外的表现,只不过心中对古生厚却颇为赞赏。他表情肃穆的说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修炼是为了什么?”  父母倒在魔窟三煞掌下的场景再次浮现在了古生厚眼前,那血腥一幕,如噩梦般浮现。  古生厚面目狰狞看着杨长老狠狠的答道:“杀魔教之人。”  看着古生厚此刻凶戾的样子,林诗茵不禁一愣,她实在想不透彻小师弟到底经历了什么会使他有如此古怪的性子。  杨长老看着古生厚此时激动的面庞,忽然想到了自己10多年前不也是为了那心爱之人同样露出如此可怖的面庞吗?只是那少年又是为了谁。  杨长老看向旁边婷婷而立的林诗茵:“以后便由你传授他《山河神卷》,不过在传授之前还要带他去修炼之地测试一次。”说完便飘然离开了大殿。  殿中只留下了膝盖生疼的古生厚,和已经迷茫的文静女子林诗茵。  古生厚撅着脸想缓缓的站起来,可生疼的膝盖让他每向上立起一份,便疼痛一分。可他依然倔强的试图站起来。  林诗茵看着眼前的少年那倔强的眼神,心中突然一颤,曾几何时自己不是同样的倔强吗,只是修炼的天赋注定了她这一生也报不了仇,所以她才将希望寄托在了那新进天才王佑身上。只是眼前这少年却在不知不觉间触动了她心中原本死寂的希望。  林诗茵没有多想便上前扶起了古生厚,膝盖钻心般的疼痛使他也来不及多想便依靠在了来人身上。  只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古生厚随即便反应了过来,微黑的小脸突然一红。林诗茵毕竟大他几岁,倒不在意这些,随即出自己的法宝。  白色绣花绸带便是林诗茵祭炼的法宝,和李金波那粗陋的铲子比起来,这绸带却是无比文雅。再配上林诗茵那文静的气质,古生厚不禁看得呆了。  林诗茵看着古生厚发呆状,不禁笑了笑。本来便天生丽质的她这种情况所遇甚多,倒也见怪不怪了。她笑着冲古生厚招了招手道:“快上来吧,我带你去修炼之地。”  玄东之地,幽寂的无边大山中岁月流转,掩埋了多少风尘旧事。但终究会有一些有心人记得。  一道黑影闪进了那天机教圣殿,紧接着血腥之气再次弥漫在了整个天机圣殿周围。  接着只听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将猰貐带来,我便告诉你不死之心的下落。” 第二章 异变 〖本章字数:2051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1 00:19:29.0〗  一路清香扑鼻。  古生厚和林诗茵很快便来到那修炼之地,他松开了抱着林诗茵的手,颇为尴尬的从林诗茵的法宝上跳了下来,微黑的小脸此刻却是通红,低埋着头不敢看向三师姐。  林诗茵却没有注意到他怪异的举动,她已被眼前修炼之地的景象深深震撼,无数巨大圆木倒在地上,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没有了圆木,地上堆积的不过是一层层木屑。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古生厚,却看见古生厚埋着头,面颊通红。她忽然记起眼前这少年也不过十来岁,只不过这少年的坚韧却时常让她忘记了他的年龄。  她忽然轻轻的笑出了声,如银铃般悦耳。  古生厚听见那宛如天籁的笑声,不禁抬头看向林诗茵,微黑却通红的面颊惹得林诗茵又是一阵轻笑。  古生厚越发觉得尴尬想赶快结束这种场面,便埋着头低声道:“三师姐,师傅还要我测试什么?”  林诗茵看着古生厚憨厚可爱的样子,心中想道:“到底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啊。”她伸手缕了缕那被风吹得有些散乱的发丝,柔声道:“修炼山河神卷对体魄要求极高,师傅担心你还达不到修炼山河神卷的要求。”说完她伸手指了指那根古生厚看了无数次的巨大圆木道:“你将那圆木砍断便可,但切记不要再使用你修炼过的功法。”  古生厚看着那跟屹立在无数木屑中的圆木,一丝细小的砍痕微微可见。他怔怔的看了半晌,终于想起这便是自己砍了无数次的圆木。只是不知为何,在他发狂时却没有毁去这一根。  也许这便是命运的安排!  他捡起地上斧子,向着那圆木砍了过去。砍了无数次的圆木,他早已有了经验,紧紧握住手中的斧头,以免反震太过强烈。可是只听咔嚓一声,斧子便穿过了圆木。紧接着,由于收不住力,他也跟着摔倒在地。  本来他是不报任何希望能砍断圆木的,却未曾想到那圆木仅在自己一斧之下便被砍断。林诗茵也怔怔的看着,她同样也没想到古生厚能这么快便将圆木砍断。  林诗茵毕竟大他几岁,很快便回过神来:“你这速度,和那天才王佑也相差不远啊。”  古生厚从地上爬了起来,笑了笑没有言语。此刻他正震惊自己身体的变化,早晨一直紧绷着神经,使他没注意在昨日那般疯狂过后的身体变化。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玄天炼心经是多么的恐怖。  体内真气依然没有流动,红白两色真气依旧诡异而平稳的相处着,唯一的不同便是此刻红色已经占据一部分原本白色真气占据的筋脉。但在血色真气与白色真气相互竞争的过程中,古生厚的身体却被锻炼的无比坚韧,连筋脉也比最开始扩宽了足足一倍。  古生厚怔怔的看着体内的变化,林诗茵只当这傻孩子被摔傻了似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师弟,你没事吧?”  徐徐清香,拂过面庞。  古生厚回过神来看了看林诗茵,随即又低下头道:“我没事,我只是不小心摔倒罢了。”可此刻内心却泛起无比波澜,他想起了光影“古元”说过只需要将玄天炼心经修心卷修炼到第六层便足够他报仇。  眼中莫名的兴奋闪过,仿佛一切都有了盼头似的。他激动的看着林诗茵道:“三师姐,我能修炼山河神卷了吗?”  林诗茵点了点头,将手中山河神卷前两卷交给了古生厚,并告诉他:“山河神卷第一卷是引天地之灵气入体得以强身健体,第二卷便是将灵气填入神庭|丨穴,百会|丨穴,风府|丨穴得以清脑明目。”  结果林诗茵递来的山河神卷,古生厚便迫不及待的打开来,这时却听林诗茵说道:“山河神卷前两卷算是入门,一般第一卷只需一个月,第二卷只需半年。”接着她蹙了蹙秀眉道:“至于你我也不知道你会花多长时间。”  古生厚微黑的小脸露出一丝笑意坦然道:“我知道自己天资差,但曾有人告诉过我修炼最为重要的是心。”  林诗茵一怔,看向这个如同邻家小弟弟般的少年,眼神中却多了一丝感激,她认识到了自己为了私仇而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是多么可笑。甚至连那久久不曾突破的瓶颈也在此刻松动。  林诗茵伸出那纤细白净的手掌在古生厚脑袋上揉了揉,颇为亲切,小声的对着古生厚说道:“以后你就叫我诗茵姐吧。我以前也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弟弟。只不过...”  林诗茵停住了话语,没在说下去。古生厚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急忙打开了手中的山河神卷看了起来。  她看着那努力的少年,心中叹道:“如果自己的弟弟还在,也应该这么大了吧。”她揉了揉眼,转身说道:“落霞山里面有专供修炼的石窟,你自己去寻一个吧。”然后便祭出白色绣花绸带,飘然离开此处,只留下一阵淡淡芬芳。  杨长老再一次漫步在充满花香的小道上,他时不时抬头看向天空,似乎想要望穿那天机,只可惜一介凡人又如何能得窥天道。  每一次走在这小道上,杨长老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妙菱,如今十几年时间已过,五年后下一届玄南青年茶道会也将展开,会是那坚韧的小子吗?  想起那小子那股倔劲,他也不由得暗暗佩服,小小年纪便能有那般的坚韧与毅力着实不可多得。只是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看不出那小子修炼了什么功法,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真气的波动。  想了许久,杨长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索性不再去想,他知道这小子品行端正,修炼也极为刻苦。  忽然一阵剑芒闪过,杨长老挺着大肚子急忙向后连退数步。边退边祭出自己的法宝,一把泛着清光的银白色长剑赫然出现在杨长老手中。  忽然一阵笑声从那剑芒中传来:“杨长老,我今日寻到一坛千年陈酿,可有兴趣?”  剑芒中一道人影缓缓走出,待看得仔细,来人便是那马长老。 第三章 天才 〖本章字数:1968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1 17:18:54.0〗   玄天圣教内,小乂快步的向前走着,时不时转头冲后面那少年嗔道:“颜兴善,你快一点好不好。”  后面那少年无奈一笑:“不就是去比试吗,何必这么着急。”  幽静的竹林小道,阳光斑驳纷杂的洒在这少男少女身上,温暖惬意。  至那日想明白为何修炼后到如今已过去数月,原本便聪慧的颜兴善在修炼上更是进步神速,如今仅数月时间便将《太玄心经--玄虚篇》修炼到了第三层,和一年前来到这里的心琪与李宗颖处在同一水准,只是这般修炼速度却快了这二人不知多少倍。  如今颜兴善在这外门弟子中名声大振,这让已为内门弟子的小乂颇为看不顺眼,遂在今日与颜兴善约战。  前方小乂嘟着小嘴,一脸的不快心中暗自恼火:“这家伙才来几个月便抢走了我的风头,太气人了,一定要给他好看。”  再次来到那巨大的广场,广场上依旧人声鼎沸,颜兴善在这数月时间中,也经常来此修炼。他不仅天资甚高,对人也颇为热情,每每有同门师兄弟前来请教,他都是一一指点,也因此在这外门弟子中(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