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炼心-第3部分_玄天炼心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玄天炼心-第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天炼心-第3部分
玄天炼心-第3部分的时候,老板一边给古生厚找钱,一边对着旁边一位中年妇女说道:“你听说了吗,前两天,东边河水中又发现了两具镇上小孩的尸体,连附近山河宗的人都被惊动了。”  “当然听说了,现在镇上的小孩都不敢出门了。我还听说山河宗的人好像看上了老王家那小子,说他天资还是根骨什么的都是极为罕见的。”中年妇女一边选着布料一边对着老板说道。  “嗯,我也听说了这件事,老王生了个好儿子啊。”说完便将找齐的零钱交到了古生厚手中,对着他说道:“你是哪户人家的小孩啊,快些回家去吧,这几天镇上不太平啊。”  古生厚对着老板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老板,你可知这些山河宗的人住在何处?”  老板锁好装钱的柜子,然后对他说道:“好像是住在东边老王家,离那条河不远,孩子你还是快些回家去吧,不要在路上游荡了。”  古生厚向着老板道了声谢,出了门,便向着东边走去,被布料包着的生锈铁剑紧紧的攥在了他的手中。  城东老王家  老王正忙里忙外的招呼着这些平时被他们视为神仙的人,山河宗三人本来是奉命前来查看这一带发生的诡异的小孩失窃事件,哪会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一个天资这么好的小孩。  三人也不由庆幸,在离那条古怪的河水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能发现这么一个天资绝顶的少年。要是他们来晚一点,三人想到这都一阵后怕。  山河宗三人中,领事的是那手拿折扇一袭淡蓝长衣的儒雅青年,另外一男一女看来也应该是山河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老王招呼好了饭菜,便带着他儿子来到这三人面前,老王战战兢兢的向着三人介绍他的儿子:“这是我儿子王佑,你们看他能跟各位上仙跑跑腿吗?”  山河宗那女子温和的对着老王说道:“王叔不必如此,王公子天资绝顶,我们带他回山河宗更会好好的对待他,倒是我们来到此处叨扰了王叔。”  那儒雅男子也说到:“素菲师妹说的对,我们来到此处本是来斩妖除魔的,王叔若是这样招待我们却是折煞了我三人。再说能遇上王佑这样天资聪慧的少年,我们宗门肯定会好好培养的,这也是我们宗门的一大幸事。”  那名叫王佑的小男孩很是聪慧的对着三人说道:“师兄,师姐你们好好休息便是,我和我爹决计不会打扰你们的。”  儒雅男子看着王佑笑着说道:“你有心了,到了晚上让素菲师姐在家保护你们,我和你任羽航师兄出去探查。”  古生厚一路打听着,向着城东老王家走去。此刻,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去,靠近地平线的太阳,像一团快要熄灭的火球,发出最后的光芒阻挡着黑暗的来临。  终于,古生厚来到了老王家门口,而此刻,天色已完全暗了下去,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云水城这时也完全的寂静了下来,再也没有白天那般的繁华热闹,除了微风轻轻的吹着,除了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在此刻显得格外阴森。   第九章 猰貐 〖本章字数:1660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2 08:43:11.0〗   漆黑的夜晚,古生厚看着老王家的院门,正准备敲门进去。门却在这时吱呀一声开了,门内一袭淡蓝长衣,手拿折扇的儒雅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神采飞扬,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那青年男子身后,老王和他儿子还有那肤若凝脂的青年女子正略微担心的看着这二人。  儒雅男子颇为惊讶的看着门外的古生厚,却听古生厚激动地说道:“你们是山河宗的仙人吗?”  儒雅男子和他身后几人迷惑的看着古生厚,儒雅男子笑道:“我们的确是山河宗的人,不过我们并不是仙人,我们也只是普通人罢了。不知你找我们什么事?”  古生厚眼中露出一丝血色,面色激动的道:“我想拜入山河宗!”  那山河宗三人听到这句话,面色颇为无奈的变了变,他们显然看出来了古生厚资质仅仅算的上中等,和刚刚那老王家的小子差了不知多远。  古生厚看着他们没有言语,知道他们觉得自己资质愚笨,在修炼一道上走不了多远。于是便对着他们缓缓说道:“我天资的确愚昧,但我却有一颗坚定的心。”  那儒雅男子身躯一颤,怔怔的看着古生厚。山河宗其余二人也是被古生厚这句话深深的震撼。  也就在此时,河边突然传来了犹如婴儿般的啼哭声,老王家不远处的河水中,此刻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形成。阴冷的夜风伴随着婴儿的啼哭声呼呼地从河面上吹来。  古生厚和老王家中的几人皆是不由自主的转身向不远处的河面看去。原本黝黑的河面却在此时闪烁着一团耀眼的银光,银光之中更有黑影闪动。  那儒雅男子看见这团银白光芒,顿时面目一紧,急忙转身招呼身后几人:“快进屋去,不要出声。”说完便手捏法决,祭出手中折扇。  只是一息之间便出现在了那团银光不远处,当看清了银光之内的神秘之物时,原本紧绷的脸庞这时却变得无比惶恐。  那儒雅男子急忙转身向着远处几人吼道:“快跑!”  那吼叫声犹如黄钟大吕般穿透了夜色从河面传来,直震得古生厚几人浑身一颤!  儒雅男子吼完了这句话后便将手中折扇飞速的祭向了银光中那黑色神秘之物。 折扇在那男子的法决下,忽然变大,一座巨大的山林从扇中飞出,飞速的砸向了那黑色神秘之物。  古生厚几人呆呆的望着儒雅男子和那黑色神秘之物大战,似乎连他们现在所在处境的危险都忘了。古生厚看着那巨大山林砸向黑色神秘之物,不知怎的,心头忽然一跳好像那黑色神秘之物和自己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的,好似那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仅仅是那模糊的身影却依然能勾起自己的无数的回忆。  古生厚看着那黑色神秘之物,渐渐的泪水噙满了眼眶,被衣衫包着的生锈铁剑也在这时渐渐的颤抖了起来。  老王家的小子王佑却是首先发现古生厚异状的人,看到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此刻泪水噙满眼眶,聪慧的王佑以为他只是被吓住了,便走到他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旁,语气坚定的道:“放心吧,山河宗的仙人们一定能除掉这个妖魔的。”  古生厚眼中一丝血芒闪过,转头看了看王佑,却没有任何言语。  此刻,那巨大山林眼看便要砸到那黑色神秘之物上,王佑原本紧绷的神情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他轻轻的笑了笑道:“邪恶终究是战胜不了正义的!”  儒雅男子在看到那巨大山林砸向那神秘之物后,神色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更加的紧张,终于那巨大山林砸向了黑色神秘之物,  那团银光中只见一道血芒闪过,紧接着那巨大山林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又是一道红芒闪过,那儒雅男子便消失在了那团银光之中。  老王家宅中几人看着这戏剧性的变化,皆是目瞪口呆。任羽航看见自己师兄遇害面色陡然狰狞,怒吼一声便冲向了那黑色神秘之物。  那肤若凝脂的素菲师妹,看着任羽航冲向那神秘之物,本想出手拦住,可看见那一袭淡蓝长衣的儒雅男子消失在那银光之中,眼眶中瞬间噙满泪水,转头对王佑说道:“你快逃吧,一直向南方跑,你会看见山河宗的。”接着无奈的看了看古生厚道:“你和他一起逃吧,能不能拜入山河宗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便跟在任羽航身后冲向了那团银白光芒。紧接着,又是几道红芒闪过,山河宗其余二人便没了身影,只听一声尖叫传来:“快逃,是猰貐!”  【山海经o海内西经】: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敦水出焉,东流注于雁门之水,其中多魳魳之鱼.食之杀人. 第十章 朋友 〖本章字数:1842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2 21:50:21.0〗  玄天圣教内,寂静竹林中。  颜兴善独自一人怔怔的站在幽静的竹林小院中。  他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玉虚的话:“修炼是为了什么?”渐渐的他的双眼变得模糊起来,古生告诉他他父亲惨死于魔教之人手中的场景一遍遍浮现,他的小手渐渐紧握,连指甲嵌入了手掌中都浑然不觉。  一阵凉风袭来,远处的夕阳缓缓下落着。忽然一张微黑且质朴的小脸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记起了惨剧发生之前和古生厚一起看着夕阳的惬意时光。紧接着,活泼可爱的小乂也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夕阳的余晖透过浓密的竹林,斑驳纷杂的洒在颜兴善身上。忽然,颜兴善看着那即将落幕的夕阳轻轻的笑了笑。此刻他明白了过来,修炼原来并不仅仅为了报仇,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啊!  幽静的竹林小道中渐渐传来了两人说话的声音,颜兴善看着幽静的小道,轻轻皱了下眉,但却依然站立在自己的小院中静静的等着小道中的来人。  幽静小道中的来人很快便走了出来,看见小院中的颜兴善,他们都是一愣,显然没想到平时闭门不出的颜兴善这时会站在这里。颜兴善看着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一男一女两个少年,笑着道:“我叫颜兴善。”  那两少年又是一愣,接着便反应了过来。能入选玄天圣教外门的孩子定然都是聪慧的。  那小女孩有着乌黑亮丽的秀发,皮肤白里透红,月牙般的眉毛下有一双清秀的眼眸,清亮的声音从樱桃般的小嘴中传来:“我叫心琪,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天才吧?”  那小男孩和漂亮可爱的小女孩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小男孩身形瘦小,面目猥琐,嘴里飞快的说道:“我叫李宗颖”只是他说话的时候却一直盯着那漂亮小女孩。  颜兴善看着二人笑了笑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们一定会进入内门的!”  那二人也是笑着应道:“对,我们一定会进入内门。”  三人沐浴在夕阳最后的一丝余晖下,那微笑着的少男少女可曾想到,纵然他们拥有其他人艳羡的天赋,可他们那最美的年华却早已不复存在。  云水城,老王家不远处的河水中。  老王和他儿子王佑还有古生厚惊恐的看着山河宗其余二人消失在那团银白光芒中,老王和他儿子王佑此时已是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古生厚取下了包着生锈铁剑的衣衫,向着他们吼道:“快跑,按那个师姐说的,向南方跑。”  王佑听见古生厚的吼声,顿时便回过神来,拉着他爹便向南跑去。那团银光中黑色身影渐渐走了出来,原本漆黑的夜色此刻似乎变得更加黑暗。  王佑跑着跑着忽然发现,古生厚并没有跑来,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手握一把在黑夜中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剑。  那黑色身影眨眼间便来到了古生厚身前,凭借着微弱的月光古生厚终于看清了那黑色神秘之物。那黑色神秘之物赤身,人面,马足。  那黑色神秘之物盯着古生厚缓缓说道:“想不到这世间还有人知道猰貐,万年时间也只是眨眼一瞬间啊!”  古生厚原本也是想随着王佑一起逃命的,只是不知为何,当那黑色身影走进时,玄天炼心经却在这时自主的运转起来,并且运行的方向和光影古元传授的玄天炼心经的运行方向却是完全相反!  古生厚此时的身体内,一红一白两股完全相反的真气正反复冲击着他的身体,这时若是有高人再此定会被吓得目瞪口呆,这种真气的运行方式,以及危险程度早已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猰貐那赤黑的眼盲盯着古生厚突然迸发出一团银白光芒,那银白光芒似乎直接射入古生厚的身体内,猰貐显然看出了古生厚体内那两股截然相反的真气。  猰貐盯着古生厚缓缓道:“老朋友,何必苦了这少年。”  古生厚此刻早已痛苦不堪,浑身静脉被两股真气冲击的紊乱不堪,随时都有爆体而亡的危险,猰貐赤黑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伸出双手在古生厚身上一点,那两股真气便似乎遇到了什么阻力般,缓慢的在古生厚身体内转动。  即便如此,古生厚此刻依然痛苦不堪,猰貐收回双手,看着古生厚手中生锈铁剑,喃喃自语:“难道万年前老神棍的预言是真的,看来我得去看看用孩童之心将我唤醒的家伙了”。说完伸手摸了摸那生锈铁剑,缓缓说道:“老朋友,想不到万年之后还会再见。”  下一刻,猰貐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原本像被浓墨曝染的天地此刻也露出一丝青亮。  远处,王佑向着古生厚快速的跑来。看着面色苍白的古生厚伸手将他扶住,古生厚体内两股真气此时已经渐渐的平和下来,一红一白的真气在它们相交处有了一丝微弱融合的迹象。  古生厚看着将他扶住的王佑,缓慢的说道:“你怎么不逃。”  王佑却是颇为激动的说道:“要不是你吼那一声,我和我爹都跑不了。你舍命为了救我们,我又如何能将你独自丢在这里。”  古生厚看着他,苍白的嘴唇露出一丝微笑,此时他想起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颜兴善,若是此刻他在这里,想必也是不会丢下自己的。  他对着王佑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们是朋友。”说完便晕了过去。 第十一章 预言 〖本章字数:1883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4 13:27:39.0〗   云水城内,王佑和他爹老王扶着古生厚回到了刚刚发生巨变的小院内。老王茫然的看着小院,小院中的一草一木似乎都没有变化,那黑色身影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可那消失的山河宗三人,却又提醒着老王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还好天资聪颖的王佑已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安慰着老王让他进入了房间入睡。此刻,他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古生厚轻轻的笑了笑,他明白了他们现在不仅是朋友,更是好兄弟!  静谧的夜晚,微风轻抚,似乎要将发生过的一切都吹散于天地间。可那不顾生死的深厚感情,却永久镌刻在少年心头,任它风吹雨打,沧海桑田。  忽然一道光芒从河面闪过,紧接着便消失在了北方的天空上。  玄北之地,凛冽的寒风依旧。  苍茫的雪山上,古厚身着一袭单薄的白色长衣,发丝轻扬,坚毅沧桑的脸庞在刺骨的寒风中没有任何变化,无边的夜色笼罩在这苍茫雪山上。这一人,一山显得如此的萧瑟。  古厚静静站在雪地上,默默地望向南方那片广阔的天地,眼中泛起无限柔情,寒风凛冽,却总有那么一个人,能让你的心头瞬间温暖。  身后苍老的声音传来:“又在想她了吗?”  古厚没有转身,也没有言语。  背后一个身影缓缓出现,不是那道骨仙风的天机教老者又是何人。  老者目光盯着南方缓缓道:“猰貐被人唤醒了。”  古厚突然转头眼中柔情全无,转而却带着厉色盯着那老者:“是谁!”  老者摇了摇头,目光依旧直向南方。  古厚看着老者叹了叹气:“我们终究阻挡不了命运的安排,你说过会保她平安的。”  老者沧桑的眼眸中流出一丝安慰:“我答应过你的事便一定会做到,只是你答应我的事可做到了吗?”  古厚看着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她现在昏迷不醒,你便是这样答应我的吗?”  老者嘴唇动了动似想要反驳,但看到古厚沧桑的脸庞终究只是淡淡说道:“他们会醒的。”  他们!,古厚忽然浑身一震。是啊,即便她醒来,那还能回到过去吗。那注定要去守护的,只是无尽的沧桑。  “你又何必如此,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增更改。”老者看着古厚不忍的说道。  古厚讥讽的看着老者:“你永远不会明白守护一个人的感觉,你这辈子守护的不过是一个飘渺的预言罢了。”  老者轻轻点了点头:“我的确不明白。但我知道我守护的是我命中注定的东西。”  “梁城墅”古厚淡淡的说道,顿了顿又道:“预言中有能力摧毁大陆的人,我纵观玄北无数魔道十来年。论心智,论潜力只有此人。”  老者点了点头:“现在不死之心与不死之剑下落不明,暂时还不用太在意他。”  古厚点了点头,忽然右手大拇指与中指收向掌内,对着老者猛然推出手掌,手掌般大小的白色漩涡飞速的飞向了那老者。老者看见那漩涡飞速驶来,非但没有惊慌反而迎上前去,左手临空虚画,一个巨大黄|色的方形符文和那白色漩涡陡然相撞。  天地间突然寂静了下来,连那呼呼刺骨的凛冽寒风似乎都停止了持续千年的呼啸。陡然,一阵阵白芒涟漪从白色漩涡与黄|色符文相碰出散发开来。  古厚连退三步方才稳下身形,面色一变看着那天机教老者沉声道:“想不到你十年间你道行竟然精进如斯。”  老者淡淡的笑道:“你也不差,你的太玄心经想必已经练到太虚境了吧。果然是当年玄天圣教年轻一辈第一人。”  古厚苦涩的笑了笑,萧瑟的寒风吹在那沧桑的面庞上,愈加让古厚显得无比凄凉,他再次看向了那广阔的南方天地,在那个方向仿佛有一双美丽明亮的眸子,穿透了沧桑的时空,转过了重重山峦,深深的看着他。  清晨,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中下,缓缓射出了第一缕光辉。古生厚躺在床上只觉混身酸痛,体内两股相反的真气也基本上停止了下来。他试着运行了一下玄天炼心经,那股白色真气便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向着那红色真气缓缓进军,白色真气一点点蚕食着那血色真气,同时也牵扯着古生厚身上的筋脉。古生厚只觉混身更加疼痛,便停止了尝试。  此刻,古生厚的脑海中许多疑问渐渐升起,他已经听到万年前的预言很多次了,可究竟万年前留下了什么预言,这一切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古生厚依然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昨晚那叫做猰貐的神秘东西竟然是那铁剑的老朋友,还说他是被孩童之心唤醒的。  无数疑问徘徊在古生厚脑海中,他只觉一阵头大,索性便不再去想了,当下最要紧的还是拜入山河宗,获得修炼法决。虽说他现在已经有了玄天炼心经,可他连玄天炼心经修心卷第一层都还未能领悟,更不用说领悟到第六层了。  吃过午饭,王佑告别了他爹老王便和古生厚踏上了前往山河宗的征途。  初春的阳光洒在通往南方的大道上,路上匆匆的行人也洋溢着温暖的微笑。可谁又知道,此刻两个生死相依的少年正踏上一条怎样的道路,他们究竟是在追寻什么。也许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后总有那么些有心人会去追寻与他们当初一样的脚步。  玄北之地,古厚凝视着南方喃喃自语道:“只要你能活着,那万年前的预言又能如何。” 第十二章 山河宗 〖本章字数:3070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0 07:30:36.0〗   古生厚和王佑两个十来岁的少年,怀着不同的梦想,一路向南走去。  古生厚体内的玄天炼心经已然平稳,纵然两股真气还在体内,但只要他不去使用玄天炼心经,那两股真气却能安稳相处。  王佑也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走在路上,看着一切都是那么新奇的山河,小小的心灵渐渐被广阔的土地所震撼。  两个少年就这样行走在世间,追寻着属于他们的道路,纵使风吹雨打,沧海桑田。  玄北阴暗石窟中,魔窟三煞仅剩的二人看着从古元夫妇手中夺来的双剑,甚是兴奋,纵然他们的师兄在争斗中死去。魔窟三煞其中的一个老者目泛精光,盯着手中的剑,露出狰狞的笑容道:“这映月双剑果然名不虚传。还好师兄死去,不然这神兵又如何轮得到我们。”  又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十年前我们被人算计了。那古家小杂种手中那剑,很有可能便是不死之剑。可恨那古厚将他送去了南方,又将我们死死盯着。若是那剑在我们手中,如何轮得到他来欺压我们。”  原本还在盯着宝剑的老者忽然陷入了沉思,眉头紧缩。忽然他面目狰狞地在石窟内翻找了起来,当看到那被灰尘沾满的木偶时他“桀桀”的狂笑道:“还记得十几年前我们去南方争夺无垠之水时用傀儡之术控制的那个山河宗长老吗?古厚将那小杂种送到南方,必然想让他加入南海天宫,我们只需要稍微打听一下,便可知道那小杂种的所在了。”  陡然,一阵阵狂笑声从石窟中传出。  南方初春,柔和的微风拂过,清新的空气,温暖的阳光,一切都使古生厚倍感惬意,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身边有了朋友的陪伴。  一路风雨,一路坎坷。简单的行囊,沉甸甸的落满沧桑。  几日过后,古生厚和王佑便来到了山河宗山脚下,两个少年相视一眼,风尘铺面的小脸同时咧开嘴笑了起来。看着不远处山河宗的山门,古生厚微黑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坚毅的神色,眼中也越发激动,向着王佑说道:“快走吧,马上便到了。”  王佑看着此时无比激动的少年,聪慧的他已经猜测到了在这同行的伙伴身上必然发生了什么不能言表的事情。看着前方的背影,王佑心中暗道:“不管是什么事情,与他一起担着便是了”。清秀的小脸上也是显露了一份坚韧。  山河宗门外,古生厚和王佑看着那巨大山门不禁目瞪口呆,山门旁,两个白衣青年伫立两旁。山门中不时走出一些神色匆忙的人,等出了山门便祭出自己的法宝,凌空而去。  王佑看着那伫立两旁的二人,快步走到其中一人面前拱着手道:“这位大哥,我们是奉素菲师姐之命前来,能劳烦通报一下吗?”  那青年男子迷惑的看了看二人,紧接着又将目光放回了王佑身上,暗暗叹道:“好资质!”  他对着王佑点了点头道:“你们稍等一下。”说完便转身走入山门内。片刻后,那青年男子便走了出来,只是看向这二人的眼神却更加迷惑,并且面目还带有一丝狰狞。  “你们先进去在广场中等着,会有人来接你们的。”男子面目狰狞的说道。  古生厚迷惑看着这人,心想这人到底怎么了。而王佑的小脸上却多了一分凝重。  古生厚却不再去理会这人,快步便走向前去。王佑跟在身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忽然,古生厚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王佑,一脸迷惑的道:“你怎么知道问这个人,而不是旁边那一人?”  王佑笑了笑道:“你没看见这人腰间挂了块腰牌吗,而另外一人却没有。”说完又沉着脸对古生厚说道:“待会小心一点,我看那人出来后脸色不大对劲。”  古生厚却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兴许别人是肚子疼啊,你想多了吧。”  王佑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山河宗内的广场上,两人静静的伫立在这里。古生厚内心却颇为激动,想着只要拜入山门,终有一日会杀回北方为父母报仇,他微黑小脸上露出丝丝兴奋,只是在那兴奋中却还夹杂着一丝狰狞。  片刻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快步的走了出过来。中年男子不仅有着翩翩大腹,更有一张巨大且油光满面的脸庞。只不过那油光满面的脸庞上却透露着一丝悲凉。  中年男子快步的走到他们面前,向着他们吼道:“快跟我走,掌门在大殿等你们”。目光却在王佑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便领着二人走向了大殿。  片刻后,古生厚和王佑便跟随着中年男子来到了大殿上,殿上众人正小声的交谈着,那中年男子走上前去,向着殿首恭声道:“掌门,人已带到。”  王佑心思自然比古生厚缜密,向大殿上看了一眼,只见大殿正前方坐着一位身着灰色道袍,鹤骨仙风的老者。此人自然便是山河宗掌门无疑,而大殿上其余几人也大都是卓尔不群,气度出众。  王佑急忙拉着古生厚向前方的掌门跪拜道:“掌门真人,我二人乃是云水城之人,奉素菲师姐之命前来。恳请掌门收我们为门下弟子。”  古生厚神色焦急,更是急忙说道:“神仙爷爷,你一定要收下我们。”  原本还在低头接耳,面色仓促的讨论着什么事情的众人,突然听到这句神仙爷爷,皆是面色一怔。但众人的目光随后都落在了王佑身上,心中暗叹道:“好一块璞玉。”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我那几个弟子在哪里?”  古生厚和王佑只觉心头一震,眼前一黑,几乎快要晕去。  大殿上顿时寂静下来,那掌门老者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刚刚发出怒吼的那人缓缓说道:“烨磊长老,此次派你门下弟子下山是我的决定,你先冷静一下,听听他们怎么说的。”  烨磊长老身材魁梧,面色庄严,是山河宗星峰山长老,原本他们星峰山这一脉便人丁稀少,此番更是损失了最有天赋的三人,烨磊长老如何不怒。  王佑看到山河宗掌门帮着他们说话,便急忙说道:“云水城近日连续发生小孩失踪事件,而后人们又在云水城不远处的河中发现小孩的尸体”。听到这里,殿内众人都点了点头,显然他们是知道这事的。  “当天,素菲师姐三人来到我家中,决定晚上去河边探查。可谁知到了晚上,河边出现了一团银光,银光中更有黑色神秘之物。素菲师姐三人为了救我们,便......”王佑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再也说不下去。  那掌门老者又问道:“那你们是如何逃走的?”  古生厚急忙说道:“我们是走着过来的”。原本大殿上神色紧绷的众人,又是一愣,面色稍稍缓和,连哽咽的王佑也无奈看向古生厚。  那掌门老者尴尬的说道:“我是问你们如何从那妖魔手下逃走的。”  古生厚点了点,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说道:“那妖魔后来自己走了。”  “胡说!那妖魔杀我了那三个弟子,又怎会放过你们!”愤怒的烨磊长老再次咆哮道。这一声怒吼直接将古生厚二人震得晕了过去。  灰衣道袍老者面色一紧,看向烨磊:“难道他们二人死了,你便安心了?”  烨磊长老看向灰衣掌门,急忙拱手,恭声道:“掌门师兄,我激进了。”  掌门摆了摆手道:“这也不全怪你,你好好冷静一下吧。”说完,看向殿内几人道:“这两个孩子既然诚心想拜入我山河宗,那各位长老边便说说将他们收入谁人门下。”  这时将二人带来的中年男子嘿嘿笑道:“掌门师兄你看我将他二人带来,也算与他们有缘,不如我便收他们为弟子吧。”  掌门老者蹙了蹙眉,说道:“我山河宗本来便人丁稀少我看还是将他们分开比较好。这样吧,你收下他吧”。说完伸手指了指古生厚。  那中年男子巨大的面庞上无数表情流过,显得颇为可笑,殿内众人也都是明白人,虽说修真一道,最重要的是心志。但谁不喜欢天资更好的少年喃。  中年男子吃了哑巴亏,却又不能反驳,众人看着也甚是好笑。灰衣老者又指了指王佑,对着烨磊说道:“你将他收入门下吧。”  烨磊原本愤怒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拱手道:“谢掌门。”  掌门看着大殿上其余两位长老说道:“雪娴长老,你若水河一派皆为女弟子,想必你不会争夺吧。”  那雪娴长老淡淡的笑道:“我自然不会。”  “那马长老你意下如何”?掌门问道。一直没有言语的马长说道:“我没意见。”  “那好,这件事还有许多疑点,一定要仔细探查,不能让我们弟子白白牺牲”。  玄北阴暗石窟内。  一道阴冷的声音说道:“那小杂碎到山河宗了。苍天待我二人当真不薄啊。”紧接着,又是一阵狂笑传来。  大殿中晕过去的古生厚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命运将会迎来何等的变化。 第十三章 修炼 〖本章字数:2952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5 18:33:32.0〗   “老匹夫,看剑!”古生厚面目狰狞,双眼血红,举剑向着魔窟三煞中仅剩的二人扑去。  手中那柄生锈铁剑闪耀着妖异而狰狞的红芒,呼啸着劈向那二人,红光仅是刚接触到那二人,便瞬间穿透了那二人的身体。接着,无数血丝流向那生锈铁剑。  古生厚看着地上迅速干瘪的尸体,狂妄的笑了起来。那笑声直穿苍穹,惊起林中无数飞鸟,古生厚御剑直上云霄,向着这寂静,古老的大陆吼道:“沧海桑田又如何,难灭我心中执念,将我遗弃又如何,我却能遗弃这苍穹。”  他转头再次看向地上二人的尸体,巨变突现,那二人的尸体陡然间竟变成了古元夫妇的尸体。  “不,这不可能!”古生厚面目狰狞的吼道,眼中一滴滴滚烫的液体划过脸庞。  “不!”古生厚再次大叫道。  “你瞎叫什么呢?”这时,一道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  古生厚艰难的睁开双眼,入眼只见一个微胖的小男孩正迷糊的看着自己。  古生厚躺在床上,怔了半晌,那如此真实的梦境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你发什么呆呢?快些起来了,师傅还等着咱们喃。”那微胖的小男孩说道,接着揉了揉疲惫的双眼。嘟囔着说道:“也不知道你昨晚究竟在发什么疯,一晚上叫个不停。”  古生厚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远处还有一张床,床上被单随意的扔着,显然便是这个小胖男孩的床。  古生厚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昨晚打扰到你了。”  那微胖的小男孩却不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今天状态不好,肯定又要被师傅骂了,这可怎么办啊!”那圆圆的小脸上透露出一丝丝紧张的神情,疲惫的双眼却闪烁着坚毅的眼神。  古生厚好笑的看着他在那自言自语,却有几分亲切。  微胖小男孩停了下来,似乎也觉得自己一人在那自言自语有点傻气。  转头却发现古生厚正微笑着看着他,他摸了摸自己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们快去见过师傅吧,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哦。对了,我姓但,单名一个二字。”  古生厚扑哧一声笑道:“你名字可真好听。”  但二圆圆的小脸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自豪的道:“他们都这样说。”  古生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但二迷惑的问道:“你刚才说我们是师兄弟?”  但二笑着点了点头,似乎还在为他这好听的名字而得意。  “可我连师傅是谁都不知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多废话,见了师傅不就知道了吗。”但二不耐烦的说道。  古生厚不禁一愣,随即轻轻的笑道:“那请但二师兄带路吧。”  但二扬起那圆圆的小脑袋,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看着前方的背影,古生厚轻轻的笑了笑,在这不大的小屋内,却感到一丝温暖。  太阳从苍茫的山巅后面缓缓升起,用它那温暖的光芒普照着这片山河。  古生厚跟在但二后面,回忆起昨晚的噩梦,纵然阳光如此温暖,可他的心中却始终弥漫着一丝寒意。  但他终究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想不通为什么会做那梦的原因,便不再去想,只是心中却更加坚定要修炼好道法,为父母报仇。  但二一边着走,一边对古生厚飞快的说道:“我们山河宗一共有三山一河,每一山,每一河都有一位长老。师傅便是落霞山长老杨新云。”说着走出了小院,迎面一个古色古香的走廊,走廊两旁还有几个相似的院落零星的散落着。  “我们山河宗本来便人丁稀少,而是我们落霞山就不用提了。现在算上你也不过五个弟子。大(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