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炼心-第2部分_玄天炼心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玄天炼心-第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天炼心-第2部分
玄天炼心-第2部分:“那剑似乎有古怪,古厚应该还不知道那把剑,我们先看看再说。” 第四章 处境 〖本章字数:2958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5 07:21:28.0〗   岁风拂晓,朝阳破空。  一声声叽叽喳喳的声音夹杂着微风拂过树叶发出的窸窸窣窣声缓缓传入了颜兴善的耳中。  颜兴善躺在床上缓缓的翻了翻身,准备再美美的睡上一觉,却感到背上有一点点酸麻,他猛地睁开了迷糊的双眼,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般,面带惊恐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颜兴善的眼中充满了慌张,他甚至连衣服也不顾上穿便急忙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座木质结构的小屋,并不大,却收拾的整整齐齐,一张木桌紧挨窗户,斑驳的阳光洒在桌上,平添了一份梦幻的色彩,靠床的墙上贴着一个巨大的心字,那字似乎直指入颜兴善的心中,刚刚还慌张的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平静,床上雪白的被子和雪白的床单似乎还有着一丝丝热度。床边的椅子上摆放着一套崭新的衣物。  此刻颜兴善的脑中被一个问题占据:这到底是哪里。  忽然记起昨夜那两个黑衣人,还有那模糊却熟悉的声音。颜兴善揉着脑袋正准备再仔细想想,“咚咚”的敲门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门外清亮宛如小鸟啁啾的声音响起:“大哥哥,你起床了吗?”  颜兴善身子一怔,清亮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他恍恍惚惚的准备去开门,忽然意思到自己竟然只穿着一身内衣,便急忙冲着门说道:“稍等一下,我马上便出来”。门外清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哥哥,不着急的。”  此刻,颜兴善的心中稍稍平静了下来,至少他已经知道这里不止他一个人,至少还有一个如此清亮的声音,让他起伏的心绪缓缓平静。看着那套雪白的新衣,颜兴善迟疑了片刻,便动手穿了起来。聪明如他,此刻已经大概猜测到了这是哪里,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丝疑问。  片刻后,颜兴善便收拾完毕,缓缓的走到门前,打开了木门。门外一个穿着鹅黄长衫,扎着两根小辫子的水灵灵的小姑娘正无聊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颜兴善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门,小姑娘听见开门的声音便停止了踢石子的小动作。小姑娘看模样大概也就**岁左右,这让颜兴善感到了一丝亲切。  小姑娘看着颜兴善微笑道:“大哥哥,我师傅让我来带你去见他。”  “你师傅?”,颜兴善迷惑的说道,然后又补充道:“这里是哪里?”  小姑娘收起了笑脸,露出一丝肃穆,庄严的说道:“这里是玄天圣教!”接着小姑娘又微笑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我师傅。”  颜兴善怔怔的看着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小姑娘,此时的小姑娘似乎在说的不是一个名字,而是她心中的信仰,无比崇高的信仰。其实颜兴善心中已经猜到了自己定是被昨晚那两个黑衣人带回了山门。但当从小姑娘口中证实的时候,他的心中还是莫名的一颤。  这时颜兴善才注意到,这里不止他住的这一间房子,三间同样的房子并排的立在这里。房间四周被竹林环绕只在每个房间的门前留有一个小院子,其他两个房间的小院前都挂着干净的衣服。在竹林中间还有一条幽静的小道通向不知名的地方。  初升的太阳洒下斑驳微黄的光芒,初春泥土和着冒尖小草的清香氤氲在微黄的光芒中,让颜兴善觉的心旷神怡,恍若仙境。只不过压在他心中的问题,比如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爹在哪里,还有昨晚那两个黑衣人,还有那几道血光,却又瞬间将颜兴善拉回了现实。  小姑娘看着对着小院发呆的颜兴善说道:“快走啦,没什么好看的,你以后还要在这里住的。”  颜兴善身子又是一怔,缓缓张了张口,却又闭了起来。只是对着小姑娘点了点头,示意她在前面带路。  小姑娘不出意外的带着颜兴善走上了那条幽静的小道,看来这是这里通向外面世界的唯一出路。  一路上,小姑娘的话匣子就没关过,不时的问这问那,这才让颜兴善感到了一个 八 九岁小孩该有的品质。  这一路,颜兴善告诉了小姑娘他的名字,同时也知道了小姑娘的名字:周琳乂。  他告诉了小姑娘他今年十岁。小姑娘也告诉他她今年九岁,并让他就叫他小乂。  这才是两个十来岁孩子该有的故事,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时光,可是谁又知道在他们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他们又背负着多少沉重的东西,这些东西有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他们就这样走着,幽静小道不时传来几声小鸟啁啾,阳光透过错综的竹林洒下金黄的斑点。  颜兴善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十岁的小孩:古生厚。是啊,曾经的朋友也许就要这样分开,各自过上被命运安排的生活。  颜兴善的心情再一次沉重了起来。可是他随即又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会再见到他。金黄的斑点照耀在颜兴善那张清秀俊朗的小脸上,已然透露出了一丝坚毅。  岁月无情,一些重要的东西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是镌刻在我们的心中,让我们去留恋,去徘徊。  不多时,幽静小道前面出现光亮,看来尽头就在眼前了。“小乂,你师傅叫什么名字啊?”颜兴善有点紧张的问道。  小乂也是一个聪慧的姑娘,她大概看出了颜兴善的紧张,便笑着说道:“兴善哥哥,我师父名叫古生,你应该见过的,昨晚便是他抱着你回来的。”  颜兴善脑海中晃过了昨晚那两个黑衣人的形象,忽然记起他们说会教自己在天上飞的法门,那颗紧张的心似乎中似乎泛起了一股激动。这时小乂那清亮的声音漂了过来:“走吧,马上就能看见我们玄天教最漂亮的地方了。”颜兴善看着尽头前方的光亮,犹豫了片刻便缓缓地跟上小乂那已经迫不及待的步伐。  小道前方的尽头,那光亮此刻是如此的晃眼,等待着他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颜兴善跟上小乂的步伐,眨眼间便走出了幽静小道。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洁白的广场,大到他找不到任何语言去形容。  广场上面有许多同样穿着洁白衣服的少男少女正挥舞着拳脚,同样也有许多人正静静的坐在广场上面,这时太阳没有竹林的遮挡,已经开始散发出灼热的光芒了,可是这些人却仿佛没什么感觉似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修行。广场的对面,颜兴善只能模糊的看见是一座大山,至于具体那山上有些什么,颜兴善便看不太清了。  对面山上不时飞出一两道光芒,颜兴善看得怔怔的。前方带路的小乂却是见惯了这种场景,转过头来催促颜兴善,示意他快点跟上。  这小姑娘看来是个急性子啊。颜兴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此时颜兴善的心中并不轻松,越是靠近将要到达的目的地,他心中那三道红芒越是挥之不去。  小乂带着颜兴善从广场的边缘向对面走了过去,颜兴善在一路上发现了另外许多的幽静小道,几乎每隔十几米就会有一个深邃的幽静小道,颜兴善看得不明所以,便问起了小乂。  “你住的那个地方是给外门弟子住的,现在在这山下广场的也全是外门弟子,他们都是住在竹林里面的,每个小道后面都有三间屋子,他们全都是一年前来的。本来现在是不招外门弟子,不过你可能是个例外吧。还有两年便是入门测试了,你可要好好努力哦。”  “入门测试?可我什么都还不会啊。”颜兴善迷惑的说道。  “呵呵,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既然师傅让你参加测试,那必定有他的道理。”  “你应该不是外门弟子了吧?”颜兴善问道。  小乂停下了脚步,挺挺娇小的胸脯,自豪的说道:“我当然不是外门弟子。”  颜兴善对着她笑了笑,表示了自己的钦佩。小乂满意的转过身继续带着他向前走去。  约莫快到广场的尽头,颜兴善终于看清了那座大山,山体翠绿,山顶白雾如一条匹练将山顶环绕,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山顶处有宏伟的建筑群。山腰上面,树林遍布,一座座房屋坐落其间。山脚下的山体被挖出了一个高约两百米的石窟,一座巨大的英武男子雕像树立在里面。从颜兴善这里看去,那座巨大雕像脸上的坚毅都清晰可见。  小乂庄严的说道:“这便是天神玄天,他是我们玄天大陆修真人士的鼻祖。”  “我知道了。”颜兴善也学着小乂庄严的说道。  那座坚毅的雕像此刻照耀在灼热的光芒下,显得是那样的坚不可摧。那双经历了无数风雨的眼睛,此刻正静静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幕幕悲喜剧。 第五章 亲人 〖本章字数:2053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5 07:09:57.0〗   暮色从巍峨的群山上撤去,阳光从西边的山上开始渐渐温暖大地,皑皑白雪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氤氲的水汽渐渐消散,苍白的雪山从昨夜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天空中不时划过两三只雄鹰,祈求寻找到填肚的食物。  经过昨晚一夜的奔跑,为了生命的奔跑,为了嘱咐的奔跑,古生厚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此刻他正安静的躺在一间石窟里,盖着一张完整的熊皮,床边一个铁盆里燃烧着的木块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把生锈铁剑也安静的躺在铁盆边,熊熊的火焰把铁剑照耀出了一丝妖异。  紧靠着这个石窟的另一个石窟内,古厚正拿着古生厚脖子上那块红白相间的玉石缓缓的抚摸着,此刻他脸上再也没有一丝戾气,双眼中却渐渐朦胧起来,只不过他朦胧双眼中还透着疑惑,他缓缓将玉石翻转了过来,一个遒劲有力的“颜”字浮现在了眼前。  “颜”,古厚看着玉石背面这个苍劲的字喃喃的念了出来。  他实在想不通这个玉石背后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字,他记得当年他把这对玉石送给她的时候,这玉石背面是什么都没有的。  他还记得,她接过这个对玉石,歪着头冲着他甜甜的一笑。  古厚不知道,此时他的双眼早已噙满泪水。他的思绪早已飞出了这冰雪漫布的群山,一路飘向十几年前,那美丽的南方大海。那时的他是一个胸怀天下,天赋异禀的修真奇人,他记得那时他们三兄弟风光无限。直到她出现了,南海天宫新一代领军人物:喻静莲。  一滴温暖的泪水终于挣脱了那倔强的眼眶,顺着饱经风霜的脸颊流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滴在玉石上。  古厚身子一怔,看着玉石上那滴桀骜的泪水,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也似乎同情他的无奈。戾气再一次遍布他的脸庞,手中紧紧握住了那块玉石,似要把它捏碎一般。捏着玉石的手一直颤抖着,他终于还是没有用力。  他走出这个石窟,来到古生厚所在的石窟,将手中的玉石扔在了古生厚的身上。  正在熟睡的古生厚感到胸口一疼,接着便睁开了迷糊双眼,看见胸口处安静的躺着属于自己的那块玉石,古生厚不声不响的拿起了那块玉石,那玉石还散发着一丝温度,古生厚看了片刻便将它戴在了脖子上。他看着前方站着的那个男子,他有着和他爹一样坚毅的眼神,同样飘逸的长发,连那英挺的剑眉都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的脸上却充满了戾气。  古生厚警惕的看着他,余光却在空荡的石窟中寻找他那把生锈铁剑。古厚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眼中一丝不屑闪过。  “不用找了,你的剑就在那儿。”古厚说着用手指了指被他遮住的火盆。  古生厚一声不响的下了床,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火盆走去。  石窟中再次沉默下来,只能听见古生厚粗重的喘息声,火盆中偶尔迸发出噼啪的声音。古生厚顺利的拿到了那把铁剑,他默默的拿起那把铁剑,站在火盆边看着古厚,缓缓说道:“你是谁,你和杀我爹娘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古厚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眼中似有叹息,又似有一丝不忍。“噼啪”声再次响起,石窟中静谧而又诡异。良久,他看着古生厚说道:“你想报仇吗?”  “想!”古生厚毫不犹豫且大声的喊了出来。微黑的小脸在火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坚毅。他拿着铁剑的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似乎感觉到了斩杀仇人那畅快的感觉。  “你天资太差,想报仇不吃苦是不行的。”古厚淡淡的说道。  “只要能报仇,多大的苦我也能吃!”  古厚没再言语,脸色几度变幻,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古生厚。终于,他张了张口,缓缓说道:“你想听一下十几年前的故事吗?”说完这句话,古厚自己也是一呆,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往事涌上心头,镌刻于心中那点滴情感,谁人能控制它。即便经历了沧海桑田,饱受了风雨摧残,总有那么一些话,一些事,你会控制不住的将它流露出来。  接着,古厚便不再搭理古生厚,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大约三十年前,我们古家三兄弟一起拜入了玄天圣教。我们三人,除了古生资质稍差,我和古元可以说都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修真之才。外门三年苦练,最终进入了玄天教内门,我们本以为修真一道的浩瀚即将展现在我们眼前,哪里知道修真却是如此的残酷。”  古生厚看着面目沧桑的古厚,他能感受到古厚心中的波澜,此刻他自己的心中也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这么说来眼前这个沧桑的男人,原来是自己的亲人。他的眼中不禁涌出泪水,他本以为这个世界所有的亲人都在一夜间消失,哪只命运却又给他开了一个如此巨大的玩笑。他那颗幼小的心似乎也有了依靠。  “我们三人在玄天教安稳的度过了十来年,我和古元也在新一辈弟子中声名渐起。直到有一天,师傅叫我们三人下山去南海天宫,打探出南海天宫新一辈的领军人物。这是我们三兄弟第一次出任务,也是我们三兄弟唯一一次一起出任务。在南海天宫,我们见到了新一辈弟子当中的领军:喻静莲。”在说到喻静莲的时候,古厚的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眼中再次泛起了点点泪花。  “我们三兄弟完成任务后便准备回门。哪知这时盛传魔窟三煞发现了不死魔王留下的不死之剑,于是我们三人再加上喻静莲便踏上了寻剑的旅程。本来一切都是美好的,这时数百年没见过动静的天机教却在这时出世了。该死的天机教啊!”古厚的声音开始梗咽,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人生百态,却也只能在最真的感情前做会正真的自己,哪怕这时间短的可怜。  他停住了,脸上的泪痕也不拭去,看着古生厚说道:“你叫我一声三爹吧。” 第六章 迷雾 〖本章字数:2656 最新更新时间:2014-03-29 23:13:44.0〗   玄州以东,无边大山之地。  一座宏伟的巨殿突兀的耸立在无边古木之中,墨绿的古木将巨殿环绕。  巨殿显然有些陈旧了,它的四壁已经有很多地方都已经印上了那萧瑟的墨绿。这座巨殿似乎已经和沉寂的大山融为一体,同样是那么的沉寂,或许唯一能看出它曾经不平凡的地方便是那殿门上龙飞凤舞的“天机”二字。  不知何时,一道黑影闪过,越过殿门进入了巨殿内部。紧接着一道道血腥的气息从殿内散发开来,沉寂的大山似乎在这时苏醒了过来,林中不时传来一声声饥渴的咆哮。  片刻后,无数的生物已顺着这血腥之气聚集在巨殿之外,向着巨殿发出愤怒的咆哮。又是一道红光闪过,巨殿外再没有任何声音,那血腥气味似乎也消散得无影无踪。古老的大山再次恢复了往日的沉寂,只是这沉寂中却透出一丝丝的诡异。  玄州以北,寒风笼罩的石窟内。  古生厚怔怔的看着泪痕挂满脸颊的古厚。此刻,他的眼中,古厚显得那么的亲切。  他最终还是没能喊出“三爹”,古厚看了看他,眼中一丝无奈划过,缓缓的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但你决计不能将那个地方的存在给透露出去,你能做到吗?”  此刻,古厚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那张苍白却坚毅的脸上透出了些许兴奋,甚至还有些许狰狞!  古生厚听到这句话时,显然已经意识到了,古厚会传授他修真法门。他那微黑却质朴的小脸上也同样透出了些许兴奋,同样透露出了一丝狰狞。  古厚看着他眼中射出的那一丝坚毅的眼神,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狰狞之状更盛。  命运的无奈,此刻正充分的体现在这二人身上。只是他们为何兴奋却又为何狰狞,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古厚左手一挥,一柄真气组成的黑色巨剑便出现在了眼前,接着又是对着古生厚一挥左手,古生厚便感觉自己飘向了那黑色巨剑。古厚对着他淡淡的说道:“站好来,摔死了没人管你。”  古生厚心里一紧,更加小心翼翼的站在黑色巨剑上,双眼紧闭。  古厚临空一步踩去,便踏在黑色巨剑上,古生厚只觉耳边呼呼风声响起。玄北之地的刺骨寒风吹的他面颊生疼,可是此刻他早已不在乎那刺骨寒风,他仅有感觉便是狰狞的兴奋。  耳边呼呼声停了下来,古生厚艰难的睁开双眼。赫然发现,此刻他正站在另一个石窟内。石窟外,白雾环绕,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这里面有这么一个石窟。石窟内,灯火通明,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可是整个石窟内却又一尘不染。  古生厚闻着这股淡淡的血腥味,不由的想起了那把生锈铁剑。这时只听古厚说道:“你自己往里面走,里面有一篇修真法门,你可以在这里待七天,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石窟内有干粮,七天后我来接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石窟外,不知何时在这里站着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老者一身白衣,一张历经岁月洗礼的脸庞却甚是红润。老人看着眼前的白雾淡淡的笑了笑,看上去颇有一分道骨仙风的神韵。  古厚从石窟内走了出来,看见这老者站在这里却没有一丝的惊讶,只是淡淡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老者笑了笑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着眼前的白雾说道:“你布置幻术的手段越来越高了,看来石窟内的心经你修炼的很不错。”  古厚神色一紧面色狰狞的说道:“我是不会用的!”  随即又嘲讽的说道:“你们天机教还没找到传人吗?”  老者脸色变了变,但是面露和蔼的说道:“时机未到罢了。”说完便对古厚摆了摆手说道:“走吧。”  石窟内,古生厚顺着石壁向深处走去,越往深处血腥味越浓,古生厚也越来越紧张。忽然,石窟深处透出一股洁白的光芒,血腥气息夹杂在那一股洁白光芒之中显得如此诡异。  终于古生厚顺着那股光芒走到了石窟尽头,那洁白的光芒却是来自于一面光洁如玉的石壁。石壁上赫然刻着五个遒劲有力的血色大字--玄天炼心经!  五个血色大字下面便是密密麻麻的血红色小字,约莫数千之多。  古生厚怔怔的看着石壁上血色经文,本来天资就不好的他看着这些经文甚是吃力。他微黑的小脸上渐渐的布满了细小的汗珠,看着这些经文,他的思绪渐渐飞向了那个已然消失的村庄。  村庄中,魔窟三煞正和他爹娘激烈的对战着,他看见了倒在地上地上的娘亲,看见了他爹祭献浑身精血扑向死敌。古生厚眼中早已噙满泪水,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双眼血红的冲向了魔窟三煞。  眼看就要冲到他们面前,可是这一刻,古生厚忽然发现这些人好像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紧接着,他便从魔窟三煞那红衣老者的身体的中穿了过去。  天地之间忽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仿佛时空忽然静止了似的。紧接着,一道模糊的光影从天空中走了下来,那身影每走一步,天空之中都泛起阵阵涟漪。  那道光影缓缓的走向了古生厚,古生厚震惊的看着这道光影,只觉这道光影是如此的熟悉。片刻,古生厚终于看清楚了,那道光影有着和他爹古元一模一样的面庞!  古生厚呆住了,看着这道光影,微黑的小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那道光影看着古生厚淡淡的笑了笑:“你想报仇吗?”  古生厚这才回过神来,颤抖的说道:“你究竟是谁?我爹已经死了。”  光影又是淡淡的道:“我是你的心。”  古生厚迷惑了,难道刚刚自己看见的那一切都是假的?他迷惑的望着那道光影。  光影古元依旧是那么的风轻云淡,仿佛世间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他盯着古生厚说道:“刚才你看见的那一切,都是真实的,只不过你只是一个看客而已。”  “轰隆”,古生厚知觉脑袋一阵眩晕,尽管他早已知道这是事实,但他还是不愿那么轻易的相信。他抬起头,眼神中透出一丝兇戾,盯着那光影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要报仇!”  光影看着古生厚,缓缓说道:“《玄天炼心经》共分四卷,你现在看到的是第一卷--修心卷,玄天炼心经也可以叫做《不死魔经》,当然这要取决于你怎么使用它。”  “只要能让我报仇,我不在乎它叫做什么名字。”古生厚坚毅的说道。  光影只是笑了笑缓缓说道:“可是有人会在乎的。”接着又道:“修心卷一共六层,当你练到第六层时,报仇对你来说就是轻而易举了。只不过,你的命运注定不会是报仇这么简单,你身边还有一把生锈铁剑吧?”  古生厚迷惑的点了点头。此刻,他已不怎么听得懂光影古元所说的话了。但他还是对着光影问道:“我天资太差,修炼到第六层会用多长时间?”  光影古元忽然仰天长笑道:“天资?哈哈,修炼靠的是一颗心。你记好了!”  接着似又想起什么缓缓说道:“想不到数万年前的预言会在如今开启。苦了你了,孩子,好好利用那把铁剑”说完,眼神中闪过一丝怜悯,接着右手二指点在古生厚额头上,对着他说道:“不要告诉任何人《玄天炼心经》也是《不死魔经》,也不告诉任何人你见过我这样一道光影。”  紧接着,古生厚只觉自己脑袋里涌入了无数的信息。待他反应过来是时只见那道光影负着双手边走边缓缓吟道:“旧时月色,沧桑里,夜长人奈何。往事如烟,留恋中,一醉解千愁!”此刻,那道光影在古生厚眼中又变得无比陌生起来。 第七章 南下 〖本章字数:2507 最新更新时间:2014-03-31 08:48:21.0〗   石窟内,古生厚目光呆滞的看着石壁上的血色经文。冷汗顺着额头一滴滴的滑下,浑身不断的颤抖着。忽然,他的身子停止了颤抖,呆滞的目光也渐渐的清明起来。  古生厚揉了揉脑袋,只觉头疼欲裂。村庄的一切已然消失,此刻在他面前的只有那诡异的血色经文。光影古元似梦一般消失不见,不过他说过的话,却清晰的印在了古生厚的心中。  渐渐的他适应了过来,便继续看着石壁的经文。此刻,石壁上的经文再也不是那么晦涩难解,每一句经文看在古生厚的眼中,都仿佛是那么的自然。那血色经文好像对于古生厚有着无比的吸引力,吸引着古生厚贪婪的阅读着。  石壁上的经文一句句的映入了古生厚的眼中,古生厚仿佛已经看见了魔窟三煞倒在自己剑下的场景,微黑的小脸陡然狰狞起来,连那质朴的双眼也在瞬间充满了血色!  七天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石窟外,古厚和那道骨仙风老者飘然而至。只是古厚的脸色看上去并不太好,原本坚毅沧桑的面庞此刻看去却是苍白无比。  那老者面色依旧红润,目光却直直的盯着面前的白雾,缓缓说道:“你说他能领悟多少?”  古厚咳了咳才缓慢的说道:“说不准,我看他天资一般,能领悟个一两成就不错了。”  白衣老者轻轻笑了笑,目光从眼前的白雾中收了回来,转头盯着古厚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以后你在魔教的日子可就很难过了。”  古厚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便是认识了你。最大的失误莫过于听信了你的话。”说完便径直向白雾中走了过去。  白衣老者看着古厚坚挺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接着便消失在了此地。  七天时间古生厚已将血色经文牢牢的记在了心中,可是此刻的他却依然站在洁白的石壁前,面目狰狞的看着血色经文,他血红的双眼中倒影出魔窟三煞一次次的倒在自己的剑下。忽然,耳边传来声如洪钟的咆哮:“醒来!”。  这声咆哮犹如当头棒喝般,将古生厚从幻想中惊醒了过来,看着洁白的石壁中,那面目狰狞,双眼布满血丝的自己,古生厚不由的倒退了三步。  冷汗在再一次湿透了他的衣衫,他惊慌失措的看着古厚,像犯了错误的孩子般,不知如何是好。  也就在此时那洁白如玉的石壁却发生了突变,原本洁净透亮的石壁渐渐的印上了褐色,血色经文也渐渐的消失不见。仅片刻时间,那洁白的石壁便变得与普通岩石一般无二。  古厚和古生厚怔怔的看着石窟发生的巨变,他们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在血色经文消失不见之时,古厚才不可察觉的看了看古生厚。  一时间,石窟内诡异的寂静。  良久,古厚才问道:“经文你记住了吗?”  古生厚点了点,没有言语。额头依旧布满冷汗。  古厚环顾了一下石壁,微微叹了口气,对着古生厚说道:“原本以为你只能领悟一两成,没想到却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看来你也有所收获。”说完便紧紧的盯着古生厚。  古生厚埋下了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却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古厚也在不再多言,左手一挥,黑色真气巨剑再现。他背对着古生厚说道:“走吧。”  玄天圣教  几天前,颜兴善在小乂的带领下已经见过了古生,他知道了那天晚上那熟悉的声音原来来自自己的父亲。古生告诉了他他爹已经死在了魔教之人手中。也告诉了他他的好朋友古生厚下落不明,只是在说这句话是,颜兴善明显的感觉到了古生言语中的无奈。  自从知道了父亲惨死于魔教手中,好友不知所踪,颜兴善便一直待在竹林中的小屋里,每天默默看着古生给他的《太玄心经--玄虚篇》。本来天资聪颖的他,再加上一颗无比坚定的心,使得颜兴善的道行在短短几天间突飞猛进。  此刻,他同平常一样在自己的小屋里看着《太玄心经》,门外响起了小乂婉转的声音:“兴善哥哥,吃饭了。”  颜兴善清秀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合上书籍,便打开了木门。门外,小乂提着饭盒顽皮的冲他笑着,而小乂身旁却站着另一个人,而这个人颜兴善也是见过的,那便是玉虚。  玉虚打量了颜兴善一眼,面无表情缓缓说道:“天资的确不错,短短几天能有如此大进步。不过你这样是入不了我们玄天圣教的内门的。”  颜兴善迷惑的看着玉虚,接着又看了看小乂,小乂无奈的对着颜兴善吐了吐舌头。  玉虚看着颜兴善又道:“你怕是现在还不知道,你旁边两间屋子里住的是谁吧。”  颜兴善点了点头,对着玉虚说道:“我只要能通过测试不就行了吗?”  “修炼一道,你要面对无数的诱惑,只你一个人是万万走不远的,不管你天资有多高。”说完便一挥手,颜兴善屋中那本《太玄心经》便飞到了玉虚手上。接着又对颜兴善说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要修炼吗?”  看着那本修炼法门飞向玉虚手中,颜兴善的脸庞变得狰狞起来,他瞪着玉虚,愤怒的吼道:“报仇!”  “你再好好想想吧,想通了再来找我。”玉虚说完便转身离去。  小乂无奈的看了看颜兴善,放下了手中的饭盒,便跟上了玉虚的步伐。  竹林中,萧瑟寂静,只有这样一个少年,呆滞的站立在这里,思索着自己的未来。  古厚带着古生厚很快便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石窟内,古厚看着他缓缓说道:“我能教给你的就只有这些东西,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害了你。”  古生厚抬起那微黑的小脸,眼中闪过一丝红芒,盯着古厚道:“只要能让我报仇,害了我便让他害吧。”  古厚听见他这句话,身子不由一怔,看着古生厚没来由的说了一句:“也许天机教那老头说的是对的。”  古生厚迷惑的看着他,可是古厚却并没有继续告诉他什么的意思,只是对他说道:“既然你是我古家的人,我还是应该知道你的名字吧。”  古生厚看着这个也许是自己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说道:“古生厚”  古厚身子又是一怔,接着却又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中透出的沧桑却让古生厚的眼眶不知不觉的湿润了起来。  古厚止住了笑声盯着古生厚说道:“我古家有我这样一个败类便够了,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古生厚迷惑的说道:“我能去哪里?”  “玄天教你是万万不能去的,天机教那老头看不上你,你去南方吧,去那里寻找你自己的机缘。”古厚无奈的说道。接着便拿出几锭银子,扔给了古生厚对他说道:“去了南方换几件像样的衣服。”  接着又是一挥手,便招出了那柄黑色巨剑。  古生厚也意识到了古厚会送自己离开此处,他转身默默捡起了地上那把生锈铁剑,抱在怀中。  片刻后,他和古生厚便出现在南方一座大山,山下便有一个繁华的城镇。  古厚看着他说道:“好好活着。”说完便踏剑准备离去。这时只听古生厚轻微的声音传来:“三爹”.古厚身子微微颤了颤,却依旧头也不回的踏剑离开了此处。 第八章 云水城 〖本章字数:1753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1 17:39:18.0〗   南方无名大山中  古生厚朝着山脚下的城镇缓慢的走着,南方的大山中少了北方刺骨的寒风,多了一份别样的春情。古生厚行走在深林中,阵阵香气沁人心脾,柳树新抽出的嫩绿的柳条随风飞舞,林中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让寂静的大山有了些许活力。  这是古生厚这么多天来过得最惬意的一段时光,漫步在丛林中,忘却了那沉重的压力,忘却了那许多令自己迷惑的事情。仅仅只是在丛林中走着,就这样走着。  可是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会让他这样惬意的行走于世间吗,又有谁知道这样一个质朴的少年却已被命运折磨的颠沛流离。  不知不觉间,古生厚已经缓缓走到了山脚下,一条大路直通向前方那令人向往的城镇。  古生厚缓慢的行走在通向城镇的道路上,即便他走的很是缓慢,可是那路终有穷尽之时,就如人生一般,在现实面前你终究会醒来。古生厚站着城门外,怔怔的看着城墙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云水城。  这会是改变自己命运的地方吗?古生厚站在城门前静静的思索着。随即,嘴角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命运不是早就改变了吗。他收回了看着城门的目光,大步的走向城内。  云水城的繁华显然是自己那小小的村庄不能比拟的,古生厚随意的在繁闹的大街上徜徉着,脚下一片轻盈,此刻他仿佛回到了自己生活的村庄一般。  绚丽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马车,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让古生厚的内心充满温暖。  古生厚看了看自己身上早已破烂的衣衫,便飞快的找了家卖衣物的商铺走了进去。片刻间便选好一身便宜的黑色衣衫,配上他那微黑的脸庞,倒也颇为得体。  给钱(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