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炼心-第1部分_玄天炼心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玄天炼心-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天炼心-第1部分
玄天炼心-第1部分【 玄天炼心 】 〖作者名〗 眨眼十年 〖类别〗 古典仙侠 〖最后更新时间〗 2014-04-17 22:06:14.0 第一卷 少年 第一章 村庄 〖本章字数:3827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3 22:13:17.0〗  引子  吟诗仗剑却强敌,醉卧江湖三千场。英雄志,谁人知!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红尘情,如何了!  很久很久以前一块未知的大陆。大陆上的居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但凡人所见周遭天灾地祸,非人力所能及。遂有惊才绝艳之士研习天之道,获修真之术,寻求长生。  江湖险恶,修真之人也不乏世俗之心,为求长生之道无所不用其极,不死魔王乃出。传言不死魔王为获长生修炼一身邪功,以吞噬人之精血获长生之道,大陆危在旦夕。  然黑暗之地必有光明,天神出,灭不死魔王,魔王临死化双手为剑,留不死之心,散于天下,不死元神与天神同归于尽。天神阻挡不及,临死之际将修炼功法传告于世人。  功法名为玄天!后人便以玄天之名祭奠这位天神。而玄天大陆之名也由此而来。遂玄天大陆子民修真者渐多,皆以为修真之极致乃追随天神玄天之脚步寻求长生。  后有天机神算出世,宣告世人万年之后不死魔王再次出世。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万年时间不过眨眼一瞬。只不过沧海桑田中又掩埋了多少英雄事,红尘爱。而魔王之传说也掩埋于岁月红尘中。  玄天大陆,广袤无边,大陆中心名为玄州,玄天圣教立于其中,无数小门小派散布其上,其土地繁茂,灵气充沛乃整个大陆之最。玄州之南乃无垠大海,一望无际,神秘的南海天宫便立派于此。玄州以东乃无数大山,山浪峰涛,层层叠叠,传言天机教便在此间。而玄州以西却是蛮荒之地,穷山恶水,凶禽猛兽,蛮夷之人横行其中,是以人迹罕至,传言其间更有远古神兽。玄州以北乃无边冰雪,聚居在此的却是玄天大陆上不愿被人提起的邪教。  当今之世,玄天教,南海天宫,占据正道之首,天机教不问世事,邪教退避。无数修道之人为了寻求长生或获得力量耗尽毕生精力。而在修道之中又有多少的儿女情长,英雄迟暮淹没其中!  霜已凝,雪未下。叹光阴,如流水!  故事便在玄州之北的小村庄里展开。  第一章 村庄  玄州以北与无边冰雪之地相交处的一座小村庄。  夕阳西下,暮霭红山,远处那村庄仿佛染上了金黄,几缕炊烟袅袅升起。宁静安详的村庄静静的伫立群山之中,时光荏苒,沧海桑田随着暮春的清风远去。  两个约莫十来岁的少年静静的站在夕阳下,金黄|色的夕阳余晖将他们笼罩,看去无比纯净安详。长得比较高一点的小孩,眉清目秀,看上去颇为聪慧。而那稍矮一点的小孩,却是脸庞微黑,不过却有着一双质朴的眼睛。两人脖颈中都带有一块红白相间的玉石,那玉石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无比圆润,却又透出一丝妖异。  不远处的大山上,一对中年夫妇伫立在山林中,目光凝视着夕阳下的少年,中年妇女身着素白绣花长裙,相貌娇美,肤色白腻。中年男子一身白衣,无风自飘,黑亮垂直的发,英挺的剑眉,映照在夕阳的余晖下,一股浩荡正气油然而生。  中年美妇收回了凝视着小孩的目光,转头看向身旁的中年男子,略带忧桑的道:“我们这样做是对的吗?”  那中年男子眉目一紧,淡淡的道:“都十年了,做都做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也是我们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不是吗。”  中年妇女摇摇了头,静静的看着夕阳,似乎在思考着他说的话。“我们终究会被找到”良久那美妇缓缓说道。  “但孩子会活下来!”男子坚定的说道。  夕阳斜下,一阵清风吹来,中年妇女那素白的绣花长裙轻轻的飘了起来,转头对那男子微笑道:“走吧,打猎去”。只见两把泛着银光的长剑突兀出现,中年夫妇同时剑诀一甩,那默契的程度似经过无数次演练。相视一笑,便决然飞向远处群山。  远处连绵群山,山浪峰涛,似那自古的经书,讲述无尽的故事。  “咕咕”的声音响起,那面庞微黑的少年不好意思的道:“颜兴善,我们回去罢。”  那眉清目秀的少年笑了笑道:“吃的最多的是你,饿的最快的也是你。你属猪的吧。”  那面庞微黑的少年质朴的笑了笑道:“今天我去你家吃饭,我爹娘打猎去了。颜叔叔应该做好饭了吧。”  那叫做兴善的清秀少年了听到这句话顿时眼泛精光,兴高采烈的道:“那不是又有好吃的了,哈哈!太好了!”  夕阳散发着最后的余晖,原本晴朗的天色却在这时发生转变。不知何时低垂的乌云已飘到此处,金黄的余晖在乌云笼罩下,显得颇为狰狞。  那面庞微黑的少年看了看天色,转身边跑边说道:“要下雨了。”  兴善无奈的看着前方飞奔的少年,大叫着:“古生厚你跑慢点,等等我。”  那名叫古生厚的小男孩,看着后面追上的颜兴善,跑得更加的迅速,忽然前方两道黑影闪过,伫立在了古生厚身前,眼看要撞上前方那两道黑色身影,古生厚急忙停了下来。可是后面跑的飞快的颜兴善却没有停住。只听“哎呀”一声,古生厚便被撞倒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古生厚缓缓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便向那两道黑色身影看去,嘴里嘟囔着说道:“你们干什么啊,怎么不知道让路啊。”  那两道黑色身影身着黑色长衣,其中一人背负长剑,飘逸的黑发随风舞动,另一人看去到和普通人一般,没有什么特点,只不过他的脸庞看去却无比的沧桑。  这二人没有理会古生厚,反而盯着颜兴善道:“你可是古元的儿子?”二人问完话后,再仔细打量了一番颜兴善。心中暗暗叹道:“真是好资质!”  颜兴善一愣,摇了摇头道:“那是我干爹。”他伸手指了指古生厚道:“这才是干爹的儿子。”  那二人面色同是一紧,脸上显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那背负长剑的男子仔细打量了一番古生厚,眼中一丝精芒闪过,伸手在古生厚肩上捏了一捏,终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爹娘在哪里,你可知道?”  古生厚瞪着二人道:“我爹娘打猎去了。”  颜兴善在身后拉了拉古生厚小声道:“走吧,他们看上去有些怪。”  古生厚点了点头和颜兴善小心翼翼的绕着开这二人走了开去。  此时,那二人盯着远处巍峨的群山,低垂的乌云更加密集,让那巍峨的山林也映照出一份狰狞之色。良久,只听一道沧桑的声音从那相对普通的男子口中传来:“世事无常,当真可笑啊。”  那背负长剑的男子静静的伫立在道路中央,黑亮的长发随风飘舞,乌云低垂,一声雷鸣震响天空,一片肃杀之意。  村庄内,颜叔叔家。  “颜叔叔,我们回来了”古生厚大声的叫道。  门内传来一声沧老的声音:“知道你们回来了,快些进来吧,天凉了。”  那名叫兴善的小孩也大声的喊道:“爹,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颜叔叔清了清嗓子,略带严厉的说道:“你小子一天就知道吃,你看看人家生厚,每天都要看书习字。”接着对生厚笑道:“你爹娘又打猎去了吧?”  生厚却似已经习惯了,笑了笑道:“是啊,他们打猎去了。颜叔叔你也不要骂兴善了,他习字比我快多了”。  吃过晚饭,生厚告别兴善回到了自己家中。那被乌云笼罩的小屋,显得如此的幽深寂寥。生厚看了看爹娘的房间,知道他们还没回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中一摞摞的书摆放在桌上,一柄生锈了的铁剑随意的扔在桌下。  古生厚点亮了自己房中的烛火,拿起桌面上的书便看了起来。  忽然两道黑色身影出现在了古生厚家不远处的阴影中,两双眼睛泛着精光盯着生厚的房间。那两道黑色身影正是白天出现的那二人,背负长剑的男子缓缓道:“天道无常,命运当真如此弄人。恐怕古元和喻静莲在十年前也不会想到如今的局面。”  阴影中的另一人面色一紧,只不过在乌云笼罩的黑夜中谁也看不出来罢了,叹道:“我们还是去看看另一个小孩吧,能把他和那两柄剑带回去也算大功一件。”  背负长剑的男子点了点,便飘然向颜兴善家中走去,那步法似乎以融于天地之间,不染一丝烟尘。后面的男子叹了口气便紧紧跟了上去。  颜叔叔家内。  颜兴善正准备上床睡觉,一阵晚风袭来,漆黑的房间里,忽然出现一只巨大泛着洁白光芒的手掌,那手掌来势虽大,却没有一丝声音,兴善看着这手掌惊恐万分,正欲大叫,那手掌方向却忽然一变,在颜兴善背上轻轻一拍,颜兴善便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消失在了这个房间中。  远处小山上,黑衣男子手中多了一个少年,赫然便是颜兴善,前方那背负长剑的黑衣男子转过头来看着他缓缓说道:“古生师弟,想不到十年没见出手,尽然把风云掌练到如此境界了,这掌中包含的内力只怕已经到了太玄境四层吧”。  那叫做古生师弟的黑衣男子淡淡的道:“玉虚师兄你三年前与南海天宫青龙堂主一战便已经是我现在的境界了,我们还是看看这小家伙吧”。  玉虚点点头伸出二指在颜兴善背后轻轻一点。  颜兴善揉了揉眼睛,悠悠醒来,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忽然瞪大了眼睛,跳了开去,当看清那二人正是今日夕阳斜下时挡住道路之人时,颜兴善大叫到:“你们要干什么?”  玉虚看着兴善点了点头,转头对古生说道:“师弟,你觉得如何?”  古生看着兴善,眼光中一丝厉色闪过,对玉虚说道:“天资不错,心性甚好”,接着对颜兴善说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颜兴善看着他们警惕的道:“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为什么要回答你们的问题?”  前方那名叫玉虚的黑衣男子笑了起来,那声音听上去却是无比的沧桑,玉虚看着颜兴善说道:“哈哈!问得好!问得好!那我便告诉你,我和他都是玄天圣教的长老,我们见你天资卓绝,想把你带回玄天圣教,你可愿意?”  颜兴善怔了怔,小声的说道:“我叫颜兴善,你们就是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神仙?你们也能让我在天上飞吗?”  玉虚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我们教你在天上飞的法门,你便和我们回去吗?”  颜兴善想了想,说道:“那我得回去问过我爹,还有我有个好朋友,你们必须把他也带上,我才会和你们走。”  后面古生听到这句话,身子一怔。盯着颜兴善道:“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  颜兴善丝毫没有注意到古生的变化,只觉他看向自己的眼神越发凌厉了。颜兴善甩了甩头不再看向古生,对着玉虚说道:“我朋友名叫古生厚。”  玉虚转头看向古生,缓缓说道:“看来古元师弟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们啊。”  乌云笼罩,原本便寂静阴冷的夜晚此刻更是无比阴暗,远处突然一道闪电打下,风雨欲来! 第二章 风雨 〖本章字数:4109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3 22:57:21.0〗  雷鸣震响,黑云翻滚。  风雨将来,一片萧瑟。  滴滴答答的声音从生厚的房间上传来,古生厚望着被黑暗笼罩的窗外,想着:“今天有夕阳啊,怎的还会下雨。”想了一会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这世间想不明白的事多了去了,若是每一件事都要弄明白那该有多麻烦。”  远方的天空,突然划过三道血红色光芒。  树林中古生双手一挥便撑起一个透明的罩子,避免众人被雨水淋湿,颜兴善好奇的看着这个罩子,正欲提问,忽然发现古生和玉虚都转向了北边。  天空中三道血红色光芒急速飞来!  古生立马收起护罩,把颜兴善拉了过来,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这才小声的问道:“魔窟三煞!他们怎么来了?”  玉虚看着那三道红芒急速飞向古生厚家,淡淡的道:“我们能找到他们,别人为何不能。”转过头来对古生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远方的天空两道银白色光芒一闪而过,众人却没有任何察觉。  古生厚家门口,三道血红色光芒落地,赫然出现了三个老者,中间那老者穿着一身血色长袍,一张老脸上也是布满了伤痕,其中一道伤痕更是直接从眼中划过。旁边两人都穿着黑色长袍,脸上到没有任何伤痕,不过却各自少了一根手臂。三人往这里一站,一股血红色的煞气将他们围绕在中间,那雨水也怕他们似的,没有一滴能落在他们身上。  红衣老者大叫一声:“古元小儿,滚出来受死!”这一声咆哮伴随着那天边的惊雷,轰的一声,将沉睡的村庄惊醒。  古生厚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惊恐的看着门外的三人,却是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三人自然能知道房内只有一个小孩,左右两边的两个老者看到这小孩的摸样大笑道:“哈哈,你古元夫妇这样一对金童玉女,生出来的儿子却是如此不堪,哈哈,枉你们英雄一世,哈哈。”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各位长老,我们村里住的都是好人,这户人家的主人打猎去了,你们不要吓着孩子了。”  远处的颜兴善在黑夜中只觉这声音听上去熟悉无比,正欲向前看个仔细,只觉背后一麻,便没了只觉。  “师兄,我们当真不救?”古生问道。  “十年前那时有古厚在,方能重伤他们。如今只你我二人,怎会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这老头应该是这孩子的爹吧”  “静静看着就是”玉虚叹了口气说道。  远处魔窟三煞看着来人,相视一眼,突然大笑道:“哈哈,古元,这莫不是你使的障眼法?还是你想让这村子人死完了再出来。”当中那老者突然抬起右手,伸出食指轻轻一甩,一道血红色细丝在黑夜闪过,正走过来的苍老身影赫然停下,接着,他的头便掉了下来。  “颜叔叔!”古生厚大声的喊道,一双眼中充满了血色,拿起桌下那生锈铁剑便冲了出去。  “哈哈!古元,你儿子不但修炼天资愚钝,连脑袋也愚钝啊!”中间那红衣老者看着冲出来的古生厚大笑道。说完再次抬起右手,食指一甩。  两道白光一闪,斩在那血红色细丝上,没有一丝停顿,血红细丝便消散在空中。两把泛着银光的长剑突兀的插在了古生厚面前,水珠从古生厚脸上滴下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那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对面三人。  一阵微风刮过,一对穿着白衣,素裙的中年夫妇出现在了古生厚面前。“爹,娘,他们杀了颜叔叔!”古生厚哭着喊道。  远处丛林中,玉虚看着泛着银光的长剑,负在背后的双手,不可察觉的动了动。目光紧紧盯着那两柄剑,厉声说道:“今天失算了,没想到那魔窟三煞受了如此重伤,尽能在十年中痊愈。”  “十年前,看见这两柄剑出世的有你我师兄弟四人还有那魔窟三煞,我们一切都没有算错,如今只不过是魔窟三煞他们运气更好罢了,再说他们还不一定有命带走这两把剑。”古生盯着玉虚的手,缓缓说道。  乌云笼罩在天空上,一阵狂风刮过,古木萧萧。  古生厚身前的中年夫妇,白衣,素裙随风而动。那中年美妇转身摸了摸古生厚的头,叹了口气缓缓说道:“生厚,对不起,我们回来晚了。”目光却直盯着远处丛林中的阴影处。  古生厚抬起头来,双眼已布满红色,看着中年美妇,一字一顿的道:“娘,他们杀了颜叔叔。我要给颜叔叔报仇。”  中年美妇眼中一丝晶莹闪过,怜惜的道:“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们来处理,你快些回屋中。”  古生厚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要回去,我要杀了他们。”  “生厚,听话,我和你爹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待会你见我们不敌,一定要离开这里。只有你活下去了,我们的牺牲才有价值。”那美妇抱着古生厚,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魔窟三煞当中那老者看着挡在母子身前的中年男子,面目狰狞,一股股煞气不断发出。突然身形一闪,一道红光划过,便冲向了那中年男子。嘴里咆哮道:“古元小儿,还我眼来。”古元缓缓的伸手,拔出插在地上的双剑,左手剑诀一捏,其中一柄剑飞向了那中年美妇,右手持剑轻轻一划,一道纯正无比的剑气抵挡在了那红光之上。  老者看见这剑气,不退返进,伸出右手手掌轻轻往前一推,赫然只见一只血红手掌凌空出现,手掌周围,无数血煞之气。连那雨水也被染红了。古元见这手掌来势汹汹,脸上闪过一丝凌重之色,右手持剑凌空划过几道剑气,左手手捏剑诀,大喝一声:“灭神魔!”林中两人听见这名字,同时一怔。天空中一道闪电打下,那几道剑气赫然组成一个洁白透明的玄字,飞向那血红色手掌。  天地间,突然变得如此沉寂,风似乎更加大了。  下一刻,血色手掌和那玄字赫然相撞,没有任何声响,一道无形的波浪从相撞处散发开来,紧接着,古元倒退三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黑亮垂直的头发随风飘起。  那红衣老者退回原地,揉了揉右手看着古元大笑道:“哈哈,你玄天教天下闻名的灭神魔也不过如此。”说完将目光移向了古元身后的中年美妇,在那美妇身上打量了一番狰狞的说道:“喻静莲,快些出招吧,让我师兄弟三人来领教下你南海天宫的功法。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斩下我师弟二人的手臂。”  喻静莲上前两步站在古元身旁,右手持剑。  古元眼光向那丛林中一瞥,便收了回来,侧过头来向她点点了头,肃穆的脸上闪过一丝柔情说道:“你后悔吗?”  喻静莲看着古元微笑道:“从我爱上你,便没有后悔了。只是苦了孩子,我们对不起老颜啊。”说完转头看向古生厚说道:“生厚,你快离开这里。”  古元也转头看向古生厚,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之色,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对着古生厚点点了头。  古生厚看着他们的身影,哽咽的说道:“爹,娘,我不想走。”  古元脸上愧疚之色更浓,英挺的剑眉也皱了起来,对着古生厚咆哮道:“快走,你还听不听爹娘的话了。”  古生厚一怔,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抱着那柄生锈铁剑,跑向了远处的山中。  古元接着转身对树林中的人咆哮道:“你们也要在这看热闹?若是不好好对你怀中那孩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对面的魔窟三煞,身子一怔,转身看向树林,只见林中缓缓走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人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孩。“怎么,你们也要来帮他们不成?”红衣老者看清来人后,神色却是一松,看着来人缓缓说道。接着看向那怀中的小孩暗暗叹道:“好资质!”  那林中出来两人自然便是玉虚和古生了,古生怀中的小孩自然便是那颜兴善。玉虚看着魔窟三煞说道:“他们也是我的目标,不过既然三煞在这里,那我们便不打扰了。”说完便凌空而去,古生抱着孩子,看看了古元,对着古元点点了头,便跟了上去。  魔窟三煞看着古元大笑道:“传言你抢了你师弟古厚的妻子,被你门派追杀,看来这传言果然是真的啊。我们师兄第三人闭关十年,尽然错过了如此趣事啊。”说完,三人哈哈大笑。  古元看了看喻静莲转头对魔窟三煞说道:“来吧,动手吧。”  魔窟三煞当中那红衣老者冷哼一声:“不自量力!”说完左手手掌一抬,一个血红色骷髅头出现在左手上,那骷髅头天顶盖上竟然有三个小圆洞,呈三角形排列。  古元脸色一黑,沉声说道:“你们竟然炼成如此邪功,那骷髅头怕是已经吸收了上千人的精血了吧。也好,今天我便来为民除害。”说完举起手中长剑朝那骷髅头劈了下去。  红衣老者看见剑芒朝骷髅头劈去,笑了笑说道:“我们魔窟三煞的神通岂是你能想象的”。说完,右手三根手指插入骷髅头中,那骷髅头竟然桀桀的笑了起来,接着那骷髅头嘴中喷出一道巨大无比的红光,朝着那劈来的剑芒射去。  红光轻松的突破了银白剑芒,朝古元激射而来,古元手持长剑,剑诀一引,喝道:“灭神魔”。一个巨大的玄字挡在了红光之前,这时喻静莲手持长剑朝着那红衣老者左手手臂劈去,红衣老者旁边两人,同时手掌一抬,两道巨大的血红手掌朝喻静莲打去。  喻静莲看着那两道急速飞来的掌印,回头朝古元淡淡一笑:“记住,我不后悔。”接着挥剑斩向了红衣老者手臂,那笑容看在古元眼中,却是无比的决绝。那一刻,风停了,雨停了,天地为之动容!  红尘断,相思乱,曾记否,倚门扶栏轻叹。  紧接着,血色掌印打在了喻静莲身上,一声惨叫响起,却是来自那红衣老者。而喻静莲却倒在了掌印下。红衣老者面目狰狞怒吼一声:“贱人,竟敢断我手臂,我不将你剥皮抽筋誓不为人。”  右手一动,掉在地上的骷髅头便飞了起来,骷髅头眼中,嘴中同时射出一道血红色光芒,两旁的黑衣老者也同时出手,又是两道血红的掌印飞来。  古元眼中两滴泪水滴下,看着倒在地上的喻静莲,怒喝一声:“以我身躯,灭神魔!”一个黑色的玄字出现在空中,朝着那红芒和掌印飞了过去,接着古元举起长剑,朝着那黑衣老者劈了过去。  无数的鲜血从古元身上飞出,融入到那黑色的玄字中,那原本黑色的玄字,却开始泛出一点点红芒。红衣老者看着这黑色玄字,面色一紧,盯着这黑红相间的玄字说道:“你们玄天教的功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那黑红相间的玄字破开了两道血色掌印,没有一丝阻碍的飞向了那三道血色光芒,而古元的脸色也愈发的苍白。终于那黑红玄字与三道血色光芒撞在一起,黑红玄字没有了刚才的势头,开始和那三道血色光芒僵持起来,这时古元大喝一声:“以我精血,灭神魔。”古元的身形迅速的干瘪下去,无数的精血融入了那黑红玄字中,那巨大的玄字已经开始转变为血色。  三道红芒一顿,轰的一声,和那血色玄字消散在空中,玄字背后一道银色剑芒划过,古元用尽最后的力气朝着红衣老者斩去。红衣老者惊恐的看着这道剑芒,下一刻,剑芒从红衣老者脖子穿过。  躺在地上的古元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昏迷不醒的喻静莲,眼中再次划过两滴泪水。  古木萧,剑光豪,待来世,执手仗剑天涯。  两旁的黑衣老者,显然没料到古元竟然会这样邪门的功法,相视一眼,捡起地上的两把长剑,正待查看地上二人,忽然一道黑影闪过,地上二人便消失不见,留在地上的只有那断了头的红衣老者,还有远处同样断头的颜叔叔。 第三章 逃生 〖本章字数:2999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5 07:30:59.0〗   风停了,雨停了,月色透过乌云洒在静谧的丛林中,斑驳纷杂。古老的林中,粗重的喘息声不时响起,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也似乎是临死前的求救。  古生厚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更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只知道自己的双腿已似被灌了铅。回头望向村庄的方向,被黑暗笼罩的村庄显得是那么的诡异与凄凉。  古生厚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父母会被追杀,也从来不知道他们竟然有那么高深的武功。  看着村庄的方向,古生厚的眼眶渐渐的湿润,他想起了慈祥的颜叔叔,想起了同自己一起看夕阳的颜兴善,想起了今晚看着天空想着为什么会下雨,接着想起了爹娘的交代。  一阵冷风吹来,古生厚身子一怔,看着周围水汽氤氲的树林,突然意识到如今面对的问题,远比为什么会下雨要难的多了。看了看远方那巍峨的雪山,再回头看了看被黑暗笼罩的村庄,古生厚身子一紧,朝着那雪山一步一颤的走了起来。  丛林深处,一道锐利的目光射向古生厚,月光洒下赫然只见一头通体黝黑,身上夹杂着红色斑点的巨豹。  古生厚正在艰难的走着,忽然感觉头皮一麻,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似的。紧接着,身旁一阵疾风刮过,赫然只见一张血盆大口扑向了自己。古生厚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能无奈举起了手中那把生锈铁剑,用尽全身力气,劈向了那扑来的巨豹。  古生厚心中想着:“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再也见不到爹娘,见不到颜兴善,那许许多多的疑问也不用再去解答。”两滴泪水划过脸庞,那本该温热的液体,却冷得深入骨髓。  下一刻,生锈铁剑便碰上了扑来的巨豹,突然间剑身上红芒陡现,一柄血红色大剑覆盖在了这生锈铁剑上。  紧接着,血色大剑毫无阻拦的便划过了巨豹的身子。刹那后,扑来的巨豹一分为二,从空中掉了下来,无数的血煞之气飘散在古生厚周围。  本已被巨豹吓得不轻的古生厚,这时看着漫天的血煞之气,却是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了。呆呆的看着手中铁剑,突然似乎意思到什么,急忙将手中铁剑给扔在地上。  空气中血煞之气弥漫,被扔在地上的铁剑这时红芒再现,那铁剑像是感受到了食物一般,剑身红芒不断抖动,似那远古的呼唤,也似囚禁了千年的欲望。  空气中,血煞之气突然一抖,紧接着便向铁剑处汇聚了过去,地上巨豹尸体中的鲜血仿佛被什么吸引,快速的流向了铁剑。剑身上红芒又是一闪,接着无数的血气便被铁剑吸收。  古生厚看着地上巨豹的尸体瞬间干瘪下去,吓得倒退三步。紧接着,铁剑上的红芒便消失不见,好似从没出现过,古生厚下意思的看了看刚刚还拿着剑的右手,头皮一麻,一阵冷汗流了下来。月光洒下,透过婆娑的树影,点点滴滴的照在那生锈铁剑上,原本平凡无奇的铁剑,这时看在古生厚眼中却是如此的诡异。  古生厚看着躺在地上的铁剑,转身想要离开,走了两步后,却又回过头来,再次看向地上那铁剑,右手微微动了动,盯着那铁剑。林中一人一剑就这样僵持着,气氛诡异无比。终于,古生厚面色一紧,向前两步,颤抖的伸出右手,摸向了那把铁剑。双眼一闭,右手一用劲,赫然便拿起了那柄铁剑。  一阵冷风吹过,古生厚鼓起勇气睁开双眼,看着手中铁剑,还是那么的平凡无奇。好似刚才的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古生厚脱下外衣,包住那柄生锈铁剑,看着远方的雪山,再次一步一颤的走了过去。  黑暗中,远处村庄方向,两道红芒朝着雪山方向急速飞来。  古生厚朝着远方雪山正蹒跚的走着,忽然两道带着沧桑却又充满愤怒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古生厚只觉耳朵要炸开似的,急忙用双手捂住了耳朵,抬头一看,两个黑衣老者站在了自己面前,狰狞的看着自己。看着这两个黑衣老者,古生厚突然心头一痛,眼泪便流了下来,盯着那两个黑衣老者,嘶哑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杀了我爹娘。”  那两黑衣老者相视一眼,缓缓说道:“是我们杀了你爹娘,今日你也跑不了。”正欲动手,却忽然发现古生厚盯着他们,一动也不动。当中一黑衣老者讥讽的笑道:“小子,莫要装神弄鬼。”  古生厚抬起头来,微黑质朴的小脸这时却变得无比的扭曲,双眼血红,紧紧盯着那两黑衣老者,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杀颜叔叔,要杀我爹娘。”说着便解开了包着那把生锈铁剑的外衣。  那两个黑衣老者看见古生厚拿出一柄生锈铁剑,更加的想嘲讽他,因为在他们眼中,那个十来岁的小孩的命,早已不在他自己手中。两人哈哈大笑道:“小子,你爹没告诉你你那把剑只能拿来当玩具吗?”说完又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又缓缓说道:“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们村庄的人全被我们杀了。”  古生厚身子一怔,眼中血色更浓,握着剑的右手青筋陡现,那剑似乎感觉到了拿剑之人心中那凶戾之气,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剑身红芒再现,一股股血红色戾气突然出现,围绕在古生厚周围。  铁剑不断的颤抖着,一股股血红戾气不断发出,似感受到了地狱的呼唤,似想起了前世的不甘。  两个黑衣老者惊骇的看着古生厚手中那把铁剑,剑身上不断发出血红色戾气。两人忽然发现,在那铁剑的血色戾气下,他们身上的血气竟然不受控制似的想要破体而出,似乎那铁剑才应该是血气的归宿。两人急忙运功镇压住乱窜的精血。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恐,只是在那惊恐之下,却似乎有了一丝狂喜之意。  当中一黑衣老者面色肃穆道:“古元当真是好算计。”说完,便急速掠向了古生厚,同时右手手掌朝着空中一拍,一道血红色掌印便朝着古生厚飞了过来。  古生厚此时早已忘了逃跑,面色扭曲,血色双眼紧紧盯着那飞来的掌印,举剑劈了过去,忽然,剑身又是一阵颤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剑身上红芒陡然消失,连那围绕在古生厚周围的血煞之气也消失的一干二净。看着这怪异的一幕,那黑衣老者眼中也是一阵迷茫闪过。眼看血色手掌便要和古生厚手中的铁剑碰在一起,忽然一阵狂风刮过,一道白光一闪,血色掌印消失不见。  古生厚在血色戾气消失的那一刻便清醒了过来,本以为会死在那红色掌印下,没想到却被人救了下来。眼前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站在古生厚前方,那背影却仿佛和古元的背影一模一样。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背影,古生厚差点没忍住叫出一声爹来。  两个黑衣老者看清来人后,面色一沉,当中一老者看着那男子略带嘲讽的说道:“古厚,你可知这小子是谁?”  古生厚听见黑衣老者叫那男子为古厚,心脏没来由的一跳,似乎感觉那男子和自己仿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白衣飘飘名叫古厚的男子缓缓说道:“不知又如何,不过我却看不过你们两人欺负一个小孩。”  黑衣老者两人哈哈大笑:“你可知他是古元的孩子!哈哈,你还保他吗?”  古厚面色一沉,转身看向古生厚,缓缓说道:“你当真是古元的孩子”,接着看见古生厚脖子上的红白相间的玉石,又问道:“这玉石是谁给你的?”  古生厚看着他,原本以为那熟悉的背影应该和爹有关系,不过看到他的脸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见一张充满了戾气,狰狞无比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古生厚点点头大声说道:“古元是我爹。这玉石是我娘给我的。”  忽然眼前那男子的脸变得无比的扭曲,似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看着古生厚的眼睛变得无比的犀利起来。古生厚眼前两只手指闪过,接着在古生厚身上一点,古生厚便昏了过去。  古厚转身看着那两黑衣老者厉声说道:“即便他是古元的孩子,也不是你们能杀的。念在你我同门的份上,速速离开。”  两黑衣老者听见这句话,面色一沉,相视一眼便离了开去。  古厚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古生厚,身子一弯,将他抱了起来,这时眼光撇到古生厚手中的生锈铁剑,嘴角闪过一丝嘲笑。便飘然离开了此处。  某处不知名的洞府中,一黑衣老者说道:“师兄,那剑怎么办?”另一黑衣老者说道(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