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9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9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9部分去上*书房晃荡了,正是惆怅,却又新开了骑射教学,令乐无荒喜出望外。 虽说长谣本是第一妥帖的人,但今早为了贺赫赫的话而烦心,便没什么记性,因此没记得换上骑装。而贺赫赫自己说了那话自己心里也烦,匆匆赶了长谣出门,也没让长谣有时间想起今天是习射课。 因此长谣只穿了平日那种小龙女风格的衣裳出场,然而,这样的衣裳效果却很好,他身影飘逸,坐骑四蹄飞奔,迅疾踏风,而他稳坐马背上,更如一团银雪飞过,看的乐无荒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马上行*事。【词语并没有打多喔……】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晚上从楼梯上滚下来了……今天的暑期实习面试就这么泡汤了…………TAT嘤嘤嘤求抚摸☆、第 119 章贺赫赫不让人生长,下了凤辇后就只由顺玉推着到箭道那边。贺赫赫抬眸一看,却猛然回到了寂静岭,又见了那个手执鞭、衣胜雪策马飞扬的沙玉因。 贺赫赫喉咙里那声“大哥”还没能出口,双眼就已经滚出泪来。顺玉见贺赫赫哭了,忙劝道:“公子这是怎么了?” 贺赫赫顿觉丢脸,忙将泪忍住,又抹了抹眼角,道:“我想起大哥来了而已。” 顺玉叹道:“我看公子最近本已好些了,怎么现在又发起愁来?其实大公子没有死,长谣不就是他跟……”顺玉忙住了嘴,又说:“长谣那么像他,你不该因为他的模样而勾起伤心事,反而应因他这样像大公子而开心,有了他在,不正是有了大公子在?” 贺赫赫却想道:这也是可比的?我能和大哥OOXX,我和长谣能吗? 他尽力将眼泪咕噜咕噜吞回肚子里后,便让顺玉将他推向箭道。尽管他比较低调了,但旁人看见了他,仍马上行礼,一个人行礼了,其他人自然就跟着行礼了,于是就跪满了一地,真是想低调点都不行。贺赫赫便命他们平身,自己躲到观赏台去。宫女们上前放下垂帘。 长谣扬鞭而来,又停在观看台前,将那缰绳一收,跃下马来,走上了台,问道:“父亲,你如何了?” 贺赫赫虽已忍泪,只是双眼仍然发红,便道:“我只是吹沙入眼了。”说着,贺赫赫又揉了揉发红的眼睛。贺赫赫的手却被他按住,只听得长谣说:“吹沙了不能揉的,慢慢吹才行。”说着,长谣便捧着贺赫赫的脸,对着贺赫赫的眼睛吹气如兰了。被长谣这种口气清新容貌卓绝的人如此对待,贺赫赫不得不说自己的眼睛有种在吃冰淇淋的清爽感觉。 长谣吹了几下,又说:“好些了么?” 贺赫赫老脸一红,说:“好了,好得很,你快回去学习吧,我在这儿看着你。” 长谣听了,十分高兴,说:“怎么专程来看我?” 贺赫赫老脸更红,自不好意思说是怕自家娃被禽兽叼走,只能答道:“听说习射课挺危险的,便来看看。” 长谣道:“这并不危险,你多虑了。” 贺赫赫只能笑笑,道:“我看你学得很快,应该是我多虑了。” 有贺赫赫在此观看,长谣自然分外卖力,如同在镜头前拍偶像剧一样,故意不缓冲临到界点时玩急刹、勒得马儿要断气,明明可以对着箭靶射却故意背对箭靶回身射箭,箭时凤眸微眯,一发三箭之类的电视剧桥段不断上演,那个靶都被他射烂了,又得换上去。这些画面自然赏心悦目,但对于隔着帘子又已经看惯长谣、看惯电视剧的贺赫赫来说,其实冲击力也不是很大。反而是那个土鳖国师,看得热血沸腾,看着人家射【箭】,自己也想射【敏感词】,看着人家骑【马】,自己也想骑【马子】。 乐无荒那□的眼神如何能瞒得过贺赫赫尖锐的眼神?贺赫赫心想:“竟然敢觊觎爷的小爷!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我家长谣什么身份!我家长谣可是世上最高贵的拖油瓶!罔顾纲常,只顾肛肠,活该五雷轰腚!” 贺赫赫本是掀起帘子一角如同日本古代贵妇一样看着的,只是他越看越窝火,便将那帘子一摔,说:“顺玉!” 顺玉忙答道:“是,皇后。” 贺赫赫道:“叫乐无荒来见我。” 顺玉便让在外守候的宫人唤乐无荒来。乐无荒以为贺赫赫是他的未来岳母,必然要讨好的,因此便恭敬来到,又行礼又问安的:“皇后最近身体可大安了?” 贺赫赫道:“最近好多了,之前你送来白雪蔘膏,我虽然没收下这份礼物,却仍收下了这份心意。真难为国师能想到我。” 乐无荒轻轻一笑,道:“我还以为礼物微薄,皇后看不上眼呢。” “哪里话,相反的,是太贵重了。” “皇后是千金之躯,什么东西给皇后用都是理所当然的,哪有‘太贵重’可言?”乐无荒笑答。 贺赫赫微微一笑,伸手挑了挑帘子,又指着外头说:“那个跟着你来的弟子看着脸生,是谁?” 乐无荒说道:“这是我最新收的弟子,叫做芳甸。很是得力的。” 贺赫赫道:“长得挺周正的啊。” 乐无荒便笑道:“是啊,心善则美,修行的人尽管不在意外貌,但气质却自华。” 贺赫赫心想:你也配说“心善则美”!如果“心善则美”,凭什么你是天仙脸我是炮灰脸!我五讲四美从小学生标兵,哪像你这个披着羊皮的大色狼! 乐无荒又借机讨好说:“其实那些白雪蔘膏于我也无用,放着也怕放坏了白糟蹋东西,正发愁没个去处,如果皇后能够拿去用了,那就真算是积德了。” 贺赫赫自然不会要乐无荒的人情,为了几口蔘膏卖儿子,那太不划算了,因此答道:“放坏了当然是糟蹋东西折寿的,既是如此,就不如送去御药房,看宫里哪位急用也不至于没得吃。国师你看怎样?” 乐无荒没办法,只得说:“好,这样很好!皇后果然宅心仁厚,恩披六宫。” ——你才NP六宫! 贺赫赫笑道:“我也只是跟你一样,怕糟蹋东西而已。” 乐无荒花大钱搜刮回来的白雪蔘膏便送往了御药房,这本是人情礼物的东西就变成了他义务捐赠,而且捐赠后连面小锦旗都没捞着。东西进了御药房,自然就成了公家的库存,公家的库存药物,给皇后吃也是天经地义的。因此贺赫赫便又有了白雪蔘膏吃,而且还撇清了与乐无荒的人情关系。 贺赫赫虽然不管事,但不代表顺玉不做事。顺玉一直有顺风耳之称,所以对宫里的情报还是掌握得很好的,有什么事情也先给挡了回去。因此贺赫赫才能在宫中作个安乐皇后。 现在贺赫赫问起乐无荒的事来,顺玉便也能做到倒米一样流畅地倒出来。贺赫赫却说:“乐无荒居然已经是个只手遮天的人物了!现在有着大雕族的外忧,又有他这个内患,可怎么得了!” 顺玉便道:“他还涉嫌克扣军饷呢!” “什么?”贺赫赫脸色一变,说,“这可怎么了得!” 贺赫赫不理事只是因为觉得理不理也是一样的。本来,他知道能成为皇后全靠皇帝对他的恩义。除了皇帝的恩义,他这个无才无貌又无节操的瘸腿男人在宫里还能有什么地位?所以争还不如不争,反而安稳淡定。但现在大青若是垂危,他作为皇后——即使是挂名皇后也好,焉能保全?他不能保全也罢,反正也是病体残躯,但长谣又该如何? 贺赫赫只觉,乐无荒此人不得不除,不但是为了长谣的贞操【咦?!】,更是为了长谣的未来!他作为伟大的父亲,要保障长谣一个光明的、有贞操的未来! 贺赫赫又说:“那个芳甸你也查查。” “芳甸……是那个乐无荒的弟子?” “可不是,”贺赫赫道,“乐无荒不符合暴力性行为犯人的特征,他应该不会杀美人的,倒是芳甸,刚刚一直在仇视我的长谣。说不定是他杀了乐无荒喜欢的男人们的。” 顺玉讶然道:“皇后您真是观察入微!” 贺赫赫心想:现在风格又从宫廷剧变悬疑剧了么?然后我就是神探贺赫赫吗? 顺玉又说:“但如果皇后不想殿下受害,不是跟殿下说一声就好了吗?” 贺赫赫听了为之一震:顺玉说得对!多少电视剧的惨案就是这样发生的!男主角对女主角说“你不要接近XXX”,然后女主角问“为什么啊”,男主角就很深沉地说“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我有足够的证据的时候就会让你知道”,于是女主角就遇害了…… 等长谣从外面下课回来,贺赫赫便大义凛然道:“你不要太接近乐无荒了。” 长谣不解地说:“我没有接近他啊。”这话不假,长谣并没有接近乐无荒,是乐无荒削尖了脑袋往长谣身边钻,还想钻到长谣的身体里…… 于是贺赫赫词穷了,颇为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说:“这、这样吗?那很好啊。” 顺玉捧了盆子上来,让长谣洗手。长谣一边洗手一边说:“什么时候摆饭?” 顺玉答:“很快就上来了,殿下饿了?” 印象中长谣似乎是不会饿的,好像也不需要什么食物,吃的清淡,而且两三口就够了。顺玉甚至怀疑,如果不是要陪着贺赫赫吃饭,长谣是不是就可以完全不进食了? 长谣便道:“不是,我今天回来得晚,父亲一直在等我吃饭,想必会饿,这才问的。” 贺赫赫听了,十分感动:多好的一个儿子啊,我怎么能让别人玷污他呢?当然我也不能玷污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多谢大家的抚摸,蹭蹭~ 看到留言问乐无荒的读音问题,应该是读le,因为其实这个名字是随便诌的,翻开诗经,指了一句,是“好乐无荒”,意思是好好玩乐但也不荒废学业/事业,其实这个词的意思是好的,只是被我拿来了给糟糕的人起名……其实我家角色的名字几乎都是抓了手边一本书随便翻出来的这种事我会告诉你吗……不过贺赫赫不是!☆、第 120 章顺玉摆了两碗碧绿色的青粳粥,又放了一小碟尖笋鸡肉,一小碟茄子,和一小碟香菇肉片,便在旁边伺候。贺赫赫今天胃口不错,把粥都吃了,菜也没吃剩很多。他又说:“以后减少到一两碟就好了,免得浪费。” 长谣道:“现在天气冷,还是多吃些好。” 贺赫赫说:“你还好意思叫我多吃。你吃得最少。” 顺玉却道:“殿下吃得少,却吸收的好,看他现在多高大,又健壮。” 贺赫赫心想:这孩子确实好养活,还长得快,跟美少女梦工厂之类的育成游戏似的效率。 二人漱口过后,长谣抱了贺赫赫到炕上坐。贺赫赫叹道:“现在天气越发的冷了,冷得我都不想动了。” 长谣没有回答,只是将贺赫赫的腿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熟练地捶捏起来。贺赫赫看着长谣的侧脸,所谓人最美的角度是45度的侧面,此话果然不假,像长谣这样的大美人,其45度侧面简直就是令人窒息,贺赫赫越发地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居然对自己的儿子产生了绮思。乱*伦就算了,反正他在这个次元已经决心抛弃节操了,但他这样,对得起大哥吗?对得起吗? 贺赫赫把牙一咬,就说:“我已经让人将侧殿拾掇好了,你的衣物也都放过去了。你也该学着一个人睡了。” 长谣听了,双眼又如铜铃叮叮当了,只道:“为什么?” 贺赫赫答道:“子大避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贺赫赫已经理所当然地说自己是“母”了,可见他又更融入了这个次元。 长谣听了,半晌没说话,转过头对顺玉说:“退下。” 顺玉也巴不得快点离开战场,连忙告退。 见顺玉走了,长谣才又开口说话:“我说了,我不要侍寝,我也不要什么王妃,我不要这些人,我只要留在你身边就好了。” 贺赫赫却道:“你是还小才会这么想的,等你知道媳妇的好处就忘了娘了!”说完这话,贺赫赫又被自己自称“娘”而稍微雷到了。 长谣答道:“我只要你。” 贺赫赫一听这话,只觉得romantic的背景BGM又开始奏起了,他抬起头,便看到长谣那特写的俊颜。贺赫赫心中震动,那种震撼就像是有一千只非洲大笨象在心田上狂奔而过,轰隆隆轰隆隆的。 贺赫赫不得不应景地抛出言情台词:“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阅读了一箱文包的长谣也回答以十分言情的台词:“我知道,我很早就知道了——我要的是什么。” 贺赫赫便琼瑶地伏在墙上,说:“不,你不知道!” 长谣也很琼瑶地回答:“不,我知道,只是你不知道我知道。” 贺赫赫忿然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知道呢?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长谣淡然答:“你不知道。” 贺赫赫说:“我的一切你都并不知道,正如你的一切我也都并不知道,但是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但是为什么偏偏你的一切都不让我知道?我想着想着却又突然知道了,为什么你的一切我都不能知道,我才知道你的一切都并不属于我,那我又有什么权利去知道呢?” 长谣看了看贺赫赫,有点词穷,所以就直接将贺赫赫按倒了。 贺赫赫惊叫一声:“长谣——”然后他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长谣本来还想配合配合爱人的,但琼瑶路线真的不是他擅长的,讲两句就撑不住了,所以直接转文风,到狗血DM文频道,转成“用身体去说明”的方法。 贺赫赫发梦都想不到会有被儿子压倒的一天——诶,不对,他做梦的时候已经有过一次了……那他这些日子来那么艰苦地隐忍着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有什么用?他一直告诫自己不要玷污长谣,所以结果就是要被长谣玷污吗? 更加不科学的地方在于,为什么长谣对贺赫赫的敏*感*带是一抓一个准?贺赫赫只是欲哭无泪,他本来就对长谣心存爱慕,现在被抚摸身体各处,更加是没有抵抗能力。 见贺赫赫不那么拒绝自己、还有迎合之意,长谣的态度也就温和了许多,啃得没那么狠了,而是温柔地啄吻起来。长谣吻着他身体的每个敏感的地方,用舌尖去感受他肌肤传来的颤抖,那就像是吃蜜糖一样的甜。 这样的亲吻,这样的抚摸,犹如清风一阵,将贺赫赫吹回到了飞霜居中的每个缠*绵的夜晚。贺赫赫的思绪逸飞,身体却被牢牢控住,在某一个瞬间,一阵钝痛从下*身传来,他才蓦地睁大了眼睛,伸出了手,抓紧了身上男人的背脊。 贺赫赫抬起头,看着长谣的脸——那样的容貌、那样的表情,黛青勾画一般的眉毛微微蹙起,那双湖水一般的眼睛在这个时候才泛起些激荡的涟漪,淡粉红色的嘴唇也会难得的变得鲜艳水润,总是勾引着贺赫赫。诱*惑着贺赫赫,让他在身体被侵犯得发紧的时候,还色心不息地抬起头来,对着那微张的薄唇亲吻。 贺赫赫凑上来吻他,他自然无任欢迎,并空出一只手用来托住贺赫赫的后颈。在这个父子相*奸变成父子合奸的时刻,贺赫赫的嘴唇不由自主地逸出一声迷糊的“大哥”…… “大哥……”贺赫赫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他紧紧地箍*住长谣的肩膀,“大哥……” 长谣的心仿佛被一个铁锤敲击了,裂开似的痛,痛苦犹如飞溅一般的四散,沾满他的五脏六腑。他紧紧地扶住贺赫赫的后颈,将他的脸贴着自己的脸,犹如要互相舔shì一般的紧贴。贺赫赫犹如一个垂危的病人般的不住低声呼唤,一声声,一叠叠,犹如风烟一般的罩满了长谣的心绪。 末了,长谣才轻轻答了一声:“是我。” “你是……”贺赫赫心中腾起一丝疑惑,又是一丝意外。 长谣答:“是我……是我啊,小贺。” 贺赫赫想说什么,却来不及说,因为他射了。 嗯,OOXX的时候果然不是谈话解谜的好时机。长谣欣赏了一阵贺赫赫高*潮的表情,才结束父子乱*伦第一场。贺赫赫躺在炕上,好久缓不过气来,不禁感叹自己身体素质真的一“日”不如一“日”了。 贺赫赫再看看身旁那个还兴致勃勃的男孩,不禁为自己的前途深深感到忧虑。不过比起这个,他还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在意的:“你是……” 长谣道:“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吗?” 贺赫赫突然想到:大哥的灵魂是不灭的,难道他寄生到自家儿子的身体来?为什么啊?难道是他对皇家的执念大?总不会是因为对我的执念大吧?更不会是对父子CP的执念大了。 不过怎么都好,贺赫赫留在皇家的一个理由,不就是为了见大哥吗?现在倒是得偿所愿了,总没什么好不高兴的。 贺赫赫便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 长谣回答:“前尘往事,我记得的也不甚清晰,许多都是影影绰绰的,只是有你在的时刻会记得真切一些。” 贺赫赫听了,在感动之前,还是尚有疑惑:“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一早跟我说明?也省的我这么的……” 长谣不解地说:“‘这么的……’?” 长谣显然对凡人的感情理解还是不是很深刻,也不知道贺赫赫在道德间挣扎得多么激烈。大概是因为长谣本人对这个也没什么挣扎,就算他不记得自己是沙玉因,说到要OX父亲也不会有太大的心理障碍。 贺赫赫也不知怎么解释,最后只能说:“你……你好歹也先跟我说一声再……再那个什么啊。” 这话长谣好歹听明白了,因此长谣便说:“看文包的话,好像那个之后再说明的成功几率高一些。” 贺赫赫听了便扯火:“什么?你、你、你!你怎么可以看那种书!我要拿去烧了!” 长谣便答:“无妨。” 贺赫赫见长谣这么无所谓,他反而没了火气。他又想:现在的小孩子真是无情,想当年,他是多么挖空心思地保护自己的АV文档、黄|色杂志! 长谣抱了贺赫赫回床上,【省略二千字】。第二天,沙青因前来请安,顺玉却拦下了,说:“皇后今早身体不爽,不见客。” 皇后身体到底爽不爽,这个就要问皇子了。 沙青因便问:“怎么会?见了太医没有?” 顺玉回答:“早起几声咳嗽罢了。昭华不要太担心才是。” 沙青因心想:不担心就假了,此人既是我的路障、又是我的靠山,他要不用我动手自己就死了,我都不知多开心。 只是贺赫赫的身体没有不爽,也没有死,倒是快爽死了。作为DM小黄文受君、沙家小媚娃血统继承人,必须在病弱的时候也能玩遍龙阳十八式,无视一切科学。 不过爽死之后就是累死了,贺赫赫躺在床上,手指都不想动。长谣帮他洗好身体穿好衣服盖上被子才上学去。 贺赫赫不禁感叹:神仙转世真不是盖的,想我当年撸多几次管第二天都不想上学了,哪像长谣这么容光焕发。 他又想:想不到长谣的处*男就此给了我……诶,说起来,大哥的处*男也是给了我吧……诶诶诶,说起来,大颗皇帝的处*男也是给了我吧?难道、难道、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处*男杀手”?!Virgin Killer?! 贺赫赫才刚有点睡意,就被自己的想法一下子雷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贺赫赫的命名问题,其实我原先是想要找一个姓胡的,因为这个人很爱胡掰,于是就改名做“胡赫赫”。因为我写文的时候脑中是粤语音,所以没发现赫赫谐音了呵呵,后来打着打着的时候才发现了,于是特发奇想改成了“贺赫赫”。至于某同学提到的那条微博,我可是被轮惨了~很多人看了那微博都来@我一下……我真是无辜的……早知还是叫他胡赫赫算了= =☆、第 121 章顺玉看了看时刻钟,已将近午了,便进来,见贺赫赫半睁着眼睛,便问:“公子醒了啊?” 贺赫赫听了,抬起眼皮,说:“嗯,帮我洗漱吧。” 顺玉便伺候贺赫赫洗漱了。洗漱完毕,贺赫赫想起一个问题:“你昨晚也是在碧纱橱守夜吗?” 碧纱橱与内间只隔了一层玲珑雕木隔板和一层纱帐,如果顺玉仍在那里守夜,贺赫赫与长谣做什么事她必然都能听见的。 顺玉听了这话,连忙说:“奴婢昨晚很早就睡了!奴婢啥也不知道!” ——她昨晚很晚都睡不成,她什么都知道。 “我明白了。”贺赫赫故作淡定地说,“我有点饿了,现在什么时候?” 顺玉瞅了瞅贺赫赫,说:“快晌午了,公子要用膳么?” 贺赫赫道:“用吧,用吧。” 顺玉一边帮贺赫赫穿戴,又一边回报查探了乐无荒小弟子芳甸的状况。她说:“果然是他进了乾坤殿后才有了的命案。乐无荒倒是有代为掩饰,但乐无荒却又十分善待死者家人、好好料理后事。” 贺赫赫说:“大概他是个善妒的,但是乐无荒又不舍得责罚他吧。” 顺玉又说:“不过乐无荒掌控朝廷、掌控后宫,又残害人命,之前公子不是很痛恨他?” 贺赫赫道:“你说他勾结前朝后宫,可有证据,若有的话,我便信了。” 顺玉忙道:“这个自然是有的。” “何时能给我啊?” 顺玉不疑有他,忙说:“很快就可以。一两天的功夫。” 贺赫赫笑道:“这倒稀奇,你说你是个顺风耳,知道小道消息多颇不出奇,现在连证据都伸手就来,可是令人咋舌的能力啊!” 顺玉听了,脸色陡然一变。 贺赫赫道:“罢了,快扶我去吃饭。” 顺玉便又扶他到轮椅上,只见贺赫赫表情十分扭曲,移到轮椅上时,腰腿都在发颤,一副完全下不了床的状况,顺玉不禁慨叹:年轻的皇子果然很有活力! 贺赫赫被推到外间用膳,正在吃饭的时候,却见有人通报道:“玉娘娘求见。” 顺玉听了,忙打发道:“瞎了眼的东西,没看见皇后在用膳吗?” 贺赫赫道:“让她进来!” 玉交枝便袅袅婷婷地进来了,又袅袅婷婷地深施一礼:“参见皇后。” 贺赫赫笑道:“坐。” 玉交枝便坐下了,又说:“皇后今天气色不错啊。” 贺赫赫道:“旁人都给我退下!顺玉留下。” 几个宫人便都退下了。 贺赫赫又对顺玉说:“你给我跪下。” 顺玉只能跪下。 玉交枝见了,便坐不住了,站起来问道:“这是什么缘故?” 贺赫赫便道:“我的婢女与外人私通,我要责罚她,难道错了不成?” 顺玉不敢声张,玉交枝听了,便又说:“皇后……” “坐下。”贺赫赫截口道,“你是客,你坐。” 玉交枝只得坐下。 贺赫赫夹了一点鸡髓放到小碟子上,移给了玉交枝:“你尝尝这个,我颇喜欢吃的。” 玉交枝只得吃了一点,说:“谢皇后赐食。” 贺赫赫道:“怎么?咱中宫的东西特别好吃吧?吃得还高兴吗?” “啊,皇后……” “得了,”贺赫赫扭过头来,对顺玉说,“顺玉,我看你跟着我久了,我很中意你的。虽然不舍得,但你若有了去处,我也高兴,你直须与我说就是了。你要和谁,就大大方方的和谁,我自然会成全,不见得这么鬼鬼祟祟的。” 玉交枝再坐不住,便也跪倒道:“皇后何必这样难为她,都是我的错。是我千不该万不该去勾引她的。我不敢向皇后求她,只是因为我身份尴尬,现在全国又如此风头火势,我更加不敢娶她,只怕会拖累了她。” 贺赫赫道:“这我也理解,可你既知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还瞄着乐无荒不放?” 玉交枝愣了愣,说道:“奴甚惶恐,不知皇后所言为何?” 贺赫赫道:“顺玉已跟我言明,道你手上有着对乐无荒不利的证据。如果你不是一早瞄着他,一时半会儿哪里拿得出来这些!你又与顺玉一唱一和的敲边鼓,拿着我关爱长谣的心思,来撩拨我去斗乐无荒,你到底什么居心?今天你不说明白,我……我是奈何不了你,但处置一个宫女,我还是可以的!” 顺玉虽然没言明手上的证据是哪来的,贺赫赫却早已明白。顺玉与玉交枝那么亲密,又一起来鼓动贺赫赫对付乐无荒,便有了七八分的形迹。玉交枝是一个外使,却地位不低,恐怕和朝臣也是有勾结的,结了党派,与乐无荒为敌。而玉交枝同时又是教坊首领,平常做些活动来娱乐皇帝,和乐无荒一样都是走娱乐皇帝以得宠的路线的。 玉交枝便道:“乐无荒是社稷祸害,我虽是玉藩的人,却也是大青的人。现在大雕族入侵,好几个藩国没了,我们玉藩也撑不住多久,因此才打算清君侧的。再说,如果社稷不保,奴也不保,难道皇后与清平王就能保全了?” 贺赫赫始终是不想管这些鸟事,如此指桑骂槐、威逼恐吓,不过是虚张声势一番,不想被人以为自己是傻子可欺罢了。再说,反正大哥毕生致力于搞垮大青,贺赫赫也没什么理由去匡扶社稷,因此便道:“你将顺玉娶了吧。她的心既然忠于你,便不会全忠于我。这样的奴婢,我不敢要。” 顺玉听了,竟泪如雨下:“奴婢之所以如此,也是害怕乐无荒会危害到皇后啊!他与沙青因勾结一气,霸占后宫,终有一天也会容不下皇后的!奴婢完完全全是忠于皇后的!” 贺赫赫道:“那你还是……” 顺玉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那玉晶莹如冰,雕刻的是一条蜿蜒的龙。她将玉往地上一摔,道:“此玉是玉娘娘与我的定情,奴婢不要了!奴婢只愿意跟着皇后!” 玉交枝见顺玉摔玉了,也掌不住哭了。 ——摔玉什么的,在跟我玩红楼梦吗? 贺赫赫虽然基了,但自命还是有些贾宝玉情怀,最见不得美女哭的。他便说:“别哭了,你们给我闹这个有什么意思?” 玉交枝流泪道:“皇后有所不知,这玉是我出生时就带着的。家里众人莫不把它当做我的命根,我也是如此的。” ——衔玉而生?将玉当命根子?真的是《红楼梦》? 贺赫赫愣了愣,说:“这个……” 玉交枝颤抖着手将玉龙捧起,哭道:“我为表将她爱若性命,便将这命根子送了她。可见她竟将玉摔了,似也将我的心、我的命摔了,因此才心痛至极。” ——她们两个是红楼梦佳偶,尼玛,我不知不觉成了棒打鸳鸯的封建家长了? 贺赫赫忙说:“床头打架嘛就那个……” 顺玉却截口道:“那就当我欠了你一条命,我今世报答了公子的恩情,来世再为你做牛做马,方算不辜负你。”说着,顺玉又流泪了。 玉交枝拭泪,又冷笑道:“你此生既不愿与我同生共死,我何尝要稀罕你的来世!” 贺赫赫道:“你……也不用说的这么绝嘛……” 玉交枝又往贺赫赫磕头,道:“此事的确是奴冒犯了凤驾,任凭皇后处决。只是一件,奴确实是不愿家国为奸人所害、为外族所践踏,才会出此下策。至于顺玉……她的确是对皇后十分忠诚的。若非奴已皇后会被害之言诱之,她是不会答应帮忙挑唆的,此事全是奴一人之过。” 贺赫赫听了,便道:“乐无荒现在权势熏天,从外部要杀他,是很难杀死的,须得从乾坤殿内入手。从来由妒生恨、由恨生乱,芳甸大概可用。我看玉娘娘如此运筹帷幄,自然能成大事。去吧,以后不必再来了。” 玉交枝听了,便道:“谢皇后。愿皇后万福金安、长乐无极。”然后是深深稽首。 沙青因听说了,那天自己没被接见,但玉交枝却被接见了,便又是深深嫉恨。玉交枝为乐无荒的政敌奔走牵线,虽然行为低调,但也是公开的秘密,乐无荒早已视其为眼中钉。只是乐无荒更耽于Yin乐,并不太过专注于铲除政敌。玉交枝严格上来说还够不上“政敌”的资格,而且现在排的男男黄暴歌舞剧很得皇上欢心,又很得乐无荒欢喜,所以才留了她一条命。 作者有话要说:大哥的名字怎么来的?呃……不大记得诶……我认真想想,好像本来是叫“沙心海”,因为看到“海心沙”的报道……想想还是算了,遂改成“沙心因”,最后是“沙玉因”。☆、第123章沙玉因已经为扳倒大青皇室而尽了所有力量,而大青也的确气数已尽,他已没什么不了的遗憾了。长谣只乐见大青的倾覆,因而便答应和贺赫赫远去,不再掺合这些是非,只求在过年之后双双到了潇霜山庄。 也许是隔着世代,又或许是认清了什么,长谣对于大青的恨变得遥远而朦胧,记忆中最深的还是贺赫赫的存在。他到底是决定和贺赫赫一起度过余生。 贺赫赫在床上醒来,发现身边空空的,忙唤道:“玉谣!玉谣!” 顺玉忙走了过来,问道:“公子在喊谁啊?” 贺赫赫才惊觉自己一时口误,将玉因和长谣两个名字合并了。他忙掩嘴,说:“没什么,我一时睡糊涂了,说梦话。” 坐在外头等着贺赫赫的玉交枝却一阵惊愕:我还以为刚刚他是在叫我呢! 原来玉交枝本名是玉龙瑶,又因“龙”字太招摇,才又改了玉瑶。后来要到京都来,玉藩王给她赐名了玉交枝,才叫这个的。 顺玉对贺赫赫说道:“公子要起来了吗?” 贺赫赫道:“起来吧,起来吧。” 顺玉又道:“玉娘娘求见,因为外面下雪,奴婢斗胆让她进来了。” 贺赫赫对那事没什么计较,所以便说:“那有什么‘斗胆’不‘斗胆’的?莫说是下雪,就算风和日丽,也没有让客人站门外的道理。” 顺玉听了,心里微微一动,又苦笑道:“这可不是,是奴婢不对。” 贺赫赫看了看顺玉,说:“你和她还没好啊?” 顺玉闻言一窒,道:“公子在说什么,奴婢不明白。” 贺赫赫听了,便深深一叹:“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易求有情gay,难求白富美啊!你怎么就不会珍惜呢?” 顺玉道:“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你怎么就净教训我呢!” 贺赫赫想想也是,人家小情侣的事自己还是没插口好,再说,她们两个闹掰,也有他本人的原因在,现在劝什么的,不是像在说风凉话吗? 可是贺赫赫又安慰自己道:也不能全怪我啊。一般人发现贴身心腹与外人串通,对自己有所瞒骗,会不开心会心淡也是正常的吧。棒打鸳鸯、棒打鸳鸯……我又没有真的棒打下去,她们自己就散了,怎能怪我。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顺玉似乎能看透贺赫赫一般的,又说:“这本也是我与她的问题,与您没什么关系的。” 玉交枝当初缠顺玉缠得多么紧,但玉交枝那天说了断,居然就真的断了,也再没来过见贺赫赫,也没来见顺玉了。顺玉即使借着看戏的机会到了教坊,却都总是见不着玉交枝,大抵是玉交枝有意躲避。顺玉即使备受煎熬,却也只能如此了。在她心里,到底还是尽忠职守比谈情说爱要紧,尽管谈情说爱也比贪财敛财要紧。像她这样的人,能把谈情看的比贪财重,应该也很难得了。 今天一早,顺玉在庭前扫雪的时候就看到了玉交枝。玉交枝远远地走来,静静地站在顺玉面前,藕粉色的昭君套显得玉交枝的脸如玉一般。玉交枝轻轻启唇,说:“我是来求见皇后的。” 换着以前,她也许会戏问怎么只有你一个?她也许会说:领班宫女也要扫地啊,真惨,不如来我这儿当领班吧,我给你暖炕睡! 现在,玉交枝什么也不问了。 顺玉便答:“皇后还没起。” 玉交枝听了,便道:“那我在这儿等吧。” 虽然顺玉是领班宫女,但因为长谣的洁癖和疑心病,所以能接近这个屋子的没什么人,顺玉要做的功夫也就很重了。顺玉扫好了庭前的雪,转过头看,却见天上又飘起雪来,纷纷扬扬地落在玉交枝身上,又轻轻在她的眉上描了一层霜白。 顺玉不忍道:“你进来吧。” 玉交枝却道:“这可以吗?皇后之前说过再不用我来请安了。这样随便放我进去,也不怕怪罪吗?” 顺玉答道:“皇后没这么小的心眼。若你吹风得了病,我还真的要被怪罪了。” 玉交枝听了,便是一笑,笑得顺玉的心都荡漾起来。顺玉忙回过头去开门,低头生硬地道:“娘娘,请。” 玉交枝进屋后,顺玉便问道:(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