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8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8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8部分别人!” 顺玉不想贺赫赫会气得这样,平常贺赫赫节操掉了还要她帮忙捡呢!今天怎么突然这么正经了!顺玉忙跪倒告饶,少不得假哭一番,因她知道贺赫赫对女人流泪没什么办法,贺赫赫见她哭了,果然就开始自我检讨了。就在此时,却听到外头有人通报:“皇上驾到!” 却将纳兰秀艾走了进来,笑道:“皇后!” 顺玉便跪倒:“拜见皇上,皇上万岁。” 纳兰秀艾笑道:“起来吧。”纳兰秀艾看了看二人脸色,又说:“怎么啦,一个脸色发青、一个双眼发红,怎么回事?是不是顺玉做错了什么?朕让人打她板子,可好?” 贺赫赫忙说:“怎么会!她是我跟前第一个妥帖的人。” 纳兰秀艾又问道:“这也怪了,那你们脸色怎么这么奇怪?” “没什么,我身体不好,脸色就青啦,她沙子揉进了眼,就双眼发红,这么简单。”贺赫赫说着,又转过身去,支使顺玉道,“还不下去奉茶,真让你吃板子了。” 顺玉忙退下去倒茶。 过了一会儿,顺玉便奉茶上来,神色便已自如了。纳兰秀艾也没兴趣管那么细,就不提不问了。贺赫赫喝了一口茶,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听说皇上让教坊排不正经的戏,也不怕带坏了小孩子?” “这话你也有脸皮说?”纳兰秀艾笑嘻嘻地说,“朕第一次看这种戏的时候,还是你带去看的,说起来,是皇后勾引坏了朕!” 贺赫赫听了,才想起确实如此,少年纳兰秀艾威胁贺赫赫要招妓,贺赫赫无法可想带他看了那出黄暴戏,依稀记得是《梁山基友传》,贺赫赫也很喜欢这一本。 纳兰秀艾说:“哈哈,说起来,长谣也大了,让他看了也无妨啊。说起来,朕也想给他找个几个侍寝的。” “什么?”贺赫赫吓了一跳,“长谣还是个孩子呀!” 纳兰秀艾却道:“你这完全是溺爱儿子的生父形状,总把儿子当长不大的。” 贺赫赫却很容不得:“不成,过早的O行为会导致【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啊!” 纳兰秀艾笑道:“不早啦,我看他的身体挺好的,乐无荒还提议让他给长谣做个体检,看看适合不适合纳侍寝。要不然如此,就让乐无荒给他体检了,看了结果再说吧。” “体检?”贺赫赫想了想怒了,又似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样摇头展翅,说,“怎么体检?难不成要摸长谣的小**看会不会硬再搓上一搓看会不会射么!” 纳兰秀艾忙道:“皇后你……你不必描述得如此翔实。而且乐无荒是堂堂国师,极品修道人,应该是十分具体客观专业的。” 贺赫赫听了,仍是不愿意地嘟囔:“哪能这样……” 纳兰秀艾笑说:“虽都知道父母爱吃醋,原不知你竟也是个大醋缸。” 贺赫赫听这话仿佛针刺了一般,心中叮一声,口中说:“哼,我哪里吃小孩子醋了。” 纳兰秀艾见贺赫赫脸上已呈不悦之色,便将话头打住,道:“你不喜欢说这个,我就不说啦,咱们说个高兴事,如何?” 贺赫赫问:“什么高兴事?” 纳兰秀艾说:“朕在民间许久,每每到新年的时候都觉得很喜庆热闹,即使吃着馒头也觉得欢喜的,这竟是在皇宫也不曾有过的。不过想来也有理,宫禁之中哪的肆意欢闹,更别说嬉戏打闹放爆竹了,因此朕想着在大鼙鼓好园过年,你说怎样?” 贺赫赫本不想去,但又记起答应了长谣,便说:“好,都依你的。但是那些繁琐的宴会就不必叫我了,我乐得和长谣两父子看看风景。” 纳兰秀艾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的。” 纳兰秀艾一直相当尊重贺赫赫,将他当好友又当贤妻,不过总不够亲密。纳兰秀艾现在总喜欢和妃子们玩各种ooxx的香艳游戏,游园时总免不了要白日宣Yin的,叫上贺赫赫父子也不好意思。反正他们两父子都不喜欢热闹的,倒教他们到别处好过。 话说长谣下课了,正要走出来,便见乐无荒站在门外。长谣不想理他,乐无荒却上前一拜,说道:“拜见殿下。” 长谣烦厌他,又想:这大青气数将尽,因此什么小妖小怪都能跑进来,也没人管。这乐无荒只是个道行不高不低的花妖罢了,只恨我现在没有修道,没什么法力,他又是皇帝眼前红人,我不能随便得罪,否则连父亲也要遭殃了。 长谣便道:“您是世外之人,不必多礼。” 乐无荒轻声一笑,道:“我算什么世外之人呢?不是仍入了这皇宫之中为国效力吗?” 长谣袖起手来,道:“国师此番不是来找我的吧?” 乐无荒笑道:“是,皇上命我为殿□检。” “为何体检?”长谣问,“我又没病痛。” 乐无荒见长谣一边行走,那裙裾飘动,柔然不见关节,就像是柳枝做的身体一样,早已眼馋不已,想将他那层雪叠浪的白衣袍一脱为快,差点没对着长谣那雪白的脸、乌黑的发流口水了。 “那也只是日常体检,”乐无荒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个急色鬼,仍装作十分持重,“皇上见你身体抽长得快,所以有些担心罢了。且虽臣到乾坤殿里去吧。” 长谣却道:“你看我是病恹恹还是弱孱孱?” “我看殿□体好得紧。”紧啊……紧…… “那便是了,”长谣拢了拢衣袖,又迈大了步子,与乐无荒拉开一点距离,“我最不喜旁人碰我,此事,等我问明了皇上,再答你。你且去吧。” 乐无荒不想长谣年纪轻却那么不好拐走,只能应了,恨自己不一早拿个圣旨来压一压他。此刻乐无荒想找皇上请旨,已是不能了,因为皇上见贺赫赫不高兴长谣又不乐意,所以就不勉强了。 长谣回了宫中,只见贺赫赫呆呆的坐着,眼神涣散,好像刚做了散瞳一样。贺赫赫也像是刚做了散瞳一样,各种不适。他的心又乱,又烦,长谣看了看贺赫赫,又转过头来,走了出去,指着顺玉问:“你公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顺玉才刚和玉交枝吵架,喝了壶白酒,又来了大姨妈,心情极为不爽,居然也就没好气地道:“这也不是奴婢惹的啊!” 只要不是涉及贺赫赫,长谣对顺玉也是很宽宥的,便不计较她的语气,只单问他关心的:“那是谁惹他?” 见长谣也没脾气,顺玉借着酒劲、气头及那血气方刚的大姨妈,越发就说开了:“还能是谁?自、自大公子死后,我家公子就有如死灰一般,以前多精神的一个人,都变得恹恹的了。自是有了殿下,看着殿下大了会说会笑了,公子才也开始会说会笑有精神了,殿下责问奴婢这是公子这样是谁惹的,倒是教奴婢怎么答?奴婢可不敢答了。” 作者有话要说:观看各种小说得知,丫鬟的语言战斗力其实是很强的……☆、第 116 章长谣冷笑道:“你说你不敢答,现在不是答了挺多的。顺玉姐姐老是越发伶俐,连本王也敢数落了。” 顺玉知长谣并无恼怒,因此没跪,只垂头道:“是奴婢碎嘴了。若说是什么惹的,到底是因为殿下长得太快了,公子只有您一个人,现在长这么大了,可能舍不得了吧。” 长谣道:“这话从何说起?” 顺玉将发现小黄书的事情隐去,只说:“乃是今天皇上过来,说要为殿下选房里人,大概也由此思及他日殿下又要到宫外的王府住,又要娶王妃又要生儿子了,公子才觉得寂寞。” 长谣愣住了。 顺玉又爽直地说:“若殿下去告诉他,此生都不嫁不娶的话,大概就能好了。” 长谣苦笑道:“这有何难?但我怕这么说了,他仍不高兴。” 顺玉笑道:“那还是得仔细看看。” 长谣打起帘子进去,便见贺赫赫仍是背倚着软靠发呆,其发呆程度之深、双眼无神之明显,若摆在课堂上,绝对是暴力老师绝杀粉笔头的头号目标。长谣走到贺赫赫跟前,轻轻扶了扶他的肩,柔声道:“我回来了。” 贺赫赫愣了半晌方回过神来,说:“诶?你回……”他才开口,便觉得嘴角微微有点撕痛,拿手一摸,原是嘴皮子有些撕裂了。近来天气干燥,贺赫赫也没好好补水,因此这几天嘴唇都颇有些干,他也有古代版的润唇膏——就是口脂的,便要移动轮椅到妆镜台处找。长谣却说:“不必去找。今早我上学时,摸了你那半盒口脂去了。” 贺赫赫听了,说:“那倒奇怪,你都没自己的口脂?” “有一盒,只是嫌香料多了,味道浓俗。”说着,长谣便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小银粉盒,拧开了盒盖,便见里头是半透明的药膏,以指揩了一星点,便往贺赫赫的唇上印了印,又轻柔涂开。 感觉长谣有些冰冷的指腹在嘴唇上轻柔移动,带来一点酥麻,贺赫赫居然觉得有些羞赧,简直就像是初吻一般。长谣将贺赫赫的嘴唇涂得晶莹了,便将指上剩下的软膏涂到自己的唇上,抿了抿。 见长谣如此神色自如,贺赫赫倒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惊躁了,却不知长谣这是外表闷骚、内心暗爽,一如当年爱搞地下动作的沙玉因一般。 贺赫赫转过头去,想提起纳侍寝的事又不想提。如果是之前,贺赫赫倒是很有把握长谣会拒绝纳侍寝,因为长谣洁癖严重,怎么可能将自己那粉红无暇的【敏感词】放进他人污秽肮脏之处呢?不过现在他可不敢肯定了,因为他发现长谣居然在看那种脏书,说明顺玉说得对,只要不是X冷感,再洁癖再尊贵的人到了这种事情上都是不怕脏不怕累的劳动模范。但贺赫赫却又很自私地不愿意让长谣到别人身上辛苦耕耘。 长谣见贺赫赫没提这件事,也就不好自己提出来,只佯装不知,对贺赫赫还是一如往日的亲热,倒是贺赫赫显得生硬疏远了。长谣心中不悦:“难道他还真的想跟我生分,要我成婚生子?” 及至晚间,贺赫赫宽衣就寝,一如既往的,在长谣为他捶腿按摩的时候舒服入睡。在长谣够力气的时候,就已经要亲手帮贺赫赫按摩小腿,而不让顺玉碰。顺玉倒是乐得清闲。贺赫赫悄然入梦,只觉得双手沉沉的,低头看着,便是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儿——幼婴长谣。长谣小时候就已经那么好看了,很快就渡过了初生婴儿皱巴巴的最丑期,变得超级可爱,也难怪贺赫赫对他一见钟情了! 贺赫赫心想:我怎么会对他一见钟情呢?这必然是误会,这必然是父爱啊!这是父爱!不是腐爱! 怀中的长谣却长成了大人,就是现在长谣的样子,靛青的长发、雪白的脸庞,玉葱一般修长又无暇的身体,他拢着一件长衣,便转过身,决然离去。贺赫赫惊得很,梦中的话,要走是没问题的,要飞都行,他便跑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长谣,紧紧地抱着,十分琼瑶地说:“不要走!长谣!长谣……PLEASE! DON’T LEAVE ME! DON’T! DON’T! DON’T! DON’T!咚次!咚次!咚次!” 长谣本来背对着贺赫赫躺在床上的,浅眠的他很容易就惊醒了,原是贺赫赫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口里还在梦呓着琼瑶腔,后来还beat box起来了。 梦中贺赫赫只觉长谣被他的beat box——呃,是琼瑶腔所感动,从决绝变得温柔,双手贴着贺赫赫的手,轻轻地抚摸,然后是转过头来,温柔地吻贺赫赫。贺赫赫柔顺地承受着长谣的吻,然后很不真实又很真实的,长谣帮他撸起管来。很久没OOXX的贺赫赫不负众望地早泄了。 ——这么快…… 长谣看了看自己沾满□的手,又看看自己尚隆起的裆部,决定先到外头去处理一些事再洗洗手。 贺赫赫悠悠转醒,平常他半夜醒来,第一件事是确认一下长谣的存在,而现在当然也是的,因为他羞愤欲死,如果长谣在的话,他一定会头撞果冻、颈吊意面。 ——还好长谣不在…… 贺赫赫忙坐起来,摸了摸自己双腿间的那一滩冰凉的东西,为今之计,先要换裤子。贺赫赫却发现,自己虽然膝盖以上都能动,但要换裤子还是很困难的。他将裤子褪到膝盖,然后开始奋力地在不扯烂裤子和不能屈膝的状态下脱裤。于是他在床上滚动翻转起来,凭着耐性和**文小受不用做瑜伽也能超级柔韧的筋骨好不容易终于将裤子扯下,却打翻了床头面盆架子上的面盆。 哐当——面盆坠地,水花与裤子齐飞。贺赫赫的□也被泼了个透心凉。 他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时候已经弄醒了在外间铺床睡的顺玉了,现在面盆到翻了,顺玉焉能不举烛进来。却见贺赫赫在垂泪。贺赫赫一是恨自己用心不专,居然花心了;二是恨自己花心就算了,怎么居然喜欢自己的儿子啊,这算什么,又**又搞基又奸情么;三是恨自己又花心又没用,连脱条裤子都做不到,还有什么意思。加上积病良久,心情本就不算愉快,居然就嘤嘤嘤起来。 顺玉看了看他湿掉的裤裆,便劝慰道:“尿床也不用哭啊,这是人之常情。” 贺赫赫听了这话,反而破涕为笑,说道:“你说得对,快将东西收拾了,别让长谣回来看到笑话。” 顺玉便道:“要是殿下回来了,我就说是我笨手笨脚打翻盆子好了。” 顺玉就快手快脚帮贺赫赫将裤子换了,又顺便换了床单。虽然顺玉做事是麻利,但这些事情都干完,还是要耗时不少的,怎知还是等到顺玉回去睡了,长谣才回来。贺赫赫心想:难道是长谣吃坏肚子?不可能,他吃东西吃那么少,又清淡……看来长谣的肠胃真的不行啊。 贺赫赫便说:“长谣,你要不要吃大蕉?” 由于长谣看了许多小黄书、又刚刚做了那种行为,对“大蕉”此词生出了相当不同的理解。长谣忙说:“这……什么意思?” 贺赫赫倒是很正直地说:“没呀,不用不好意思啊,你我是父子。” “我……没有……” “我知道你肠胃不好,不然上个厕所怎么久?” 长谣的心情相当复杂,最后答:“迷路了。” 贺赫赫脑容量有限,光是想自己的事就已经够烦了,也就没什么空隙去思考长谣迷路茅厕间的可能性,没疑心了,倒头便睡。第二天起来洗漱,贺赫赫仍是烦恼着此事,早膳是食之无味,只吃了几口清粥,便命人撤膳了。 翌日一早,长谣起身梳洗,又来扶贺赫赫起来洗脸。贺赫赫看着那个金面盆,又想起它昨夜哐当落地溅了自己一身水花,自然也想到了昨晚莫名其妙地作了春梦,还是给大哥戴绿帽又**的春梦,贺赫赫登时羞愤欲死,恨不得拿金面盆来敲脑壳。 长谣很好的继承了沙玉因的淡定闷骚装置,即使把人□了估计也一如既往的淡定,绝对是一级危险品,不过社会危害不大,危害的范围倒是锁定得很精确。二人穿戴好了便去吃早饭,贺赫赫肠胃不好,长谣又是神仙肚子,所以饭桌上也就是清粥小菜而已。 贺赫赫吃了几口粥就罢了,连小菜也几乎没碰。 长谣忙问道:“今天不舒服?”难道父亲的身体已经糟糕如此,连射一发都影响食欲吗? 贺赫赫便道:“长谣,我跟你说件事儿。” 长谣便端端正正地坐直身体,说:“父亲请说。” 贺赫赫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你都这么大了,是该有专属的宫殿以及男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长谣已经有了专属的男人了……【喂自重☆、第 117 章长谣听这话不像话,十分惊讶,两个眼睛瞪圆如同铜铃叮叮当。他叮叮当了一阵,又说:“父亲何出此言?长谣伺候父亲有什么不周到之处么?” 其实贺赫赫昨晚一夜无眠,倒是想了许多。这些事情,他一早就有了念头,但又往往因自己的私欲而打消,只是这些念头是打又打不消的,只得暂时压下罢了。此刻贺赫赫便将话倒米一般地倒出来:“你这孩子长得快,还没童年呢就少年了,我作为父亲虽然省却不少教养工夫,但却如天下父母一般一边喜欢孩子长大一边又不舍得孩子太大的,但这样溺爱于孩子没有好处。说起来,你总这么粘着我,哪里是个法?且不说你是王孙公子,就是一般人家的长子,也该立个责任,就算不能成大事,起码也先置一头家。” 长谣本与贺赫赫如胶似漆的,一大早听了这话,简直就似是快□的时候被兜头兜面兜**的泼了一盆冷水,那灰心丧意自不必说。他究竟不能明白,这人昨晚才在自己手里泄了一次,怎么今天嘴巴上就能说这么冷人心肠的话呢? 长谣便道:“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想必是昨晚泄多了,今天没清醒。”长谣说了,才方觉自己居然口误,他本是想说“喝多了”的。昨晚临睡前贺赫赫的确是多喝了两杯酒,那是因为心中忧愁。 而顺玉认为贺赫赫尿床也是因为临睡前喝酒喝多了之故。因此顺玉捧着碗盅进来时,刚好听了长谣的话,竟讶然道:“原来殿下知道昨晚公子尿床的事呀?” 长谣愣住了:“尿床?” 贺赫赫的脸红的没边,“尿床”自然是奇耻大辱,但真相更加令人不忍直视,贺赫赫又没法解释,又百口莫辩,竟恼羞成怒对长谣说:“我看你才喝多了,昨晚上个茅厕这么久,该叫太医来给你看看肠胃。” 顺玉听了,说:“是啊,最近夜里殿下真的很常上茅房。” 对于男人来说,尿频尿急久蹲厕也算是一种奇耻大辱,然而,长谣跑茅房的真相自然也是令人不忍直视的。长谣也恼羞成怒,双眼迸射出死光,顺玉虽然没死,但也被吓得心儿跳跳跳跟虎口逃生的紧张感无异,忙移开话题:“蔘膏好了,公子快请用吧。” 长谣和贺赫赫都巴不得快点脱离这个话题,因此就顺着台阶下了。长谣从顺玉的托盘上接过碗盅,放到桌上,将那盖子打开,早有一阵黄酒味扑鼻来。 长谣道:“好没见识的东西,加了多少黄酒,不白糟蹋了白雪蔘?” 贺赫赫将碧玉汤匙拿来,拌了拌,嗅了嗅,笑道:“这原非白雪蔘膏,乃是鹿蔘膏,和黄酒是最好了。” 作为妇科医生,贺赫赫便知这鹿蔘膏配上黄酒最是滋阴补肾、补血养气,对女子很补益,对宫寒确有疗效!想不到贺赫赫作为妇科医生,也有吃妇科药的一天——不过这也不是第一天了。在入宫过土豪日子之前,贺赫赫也每个月吃几次红糖姜水、红枣鸡汤、乌鸡白凤丸、燕窝粥等等的妇科补品,不然下腹真的会不舒服,还会腰酸背痛。尼玛!临床大夫算什么,他这是病床大夫、躺床大夫,神农尝百草大夫! 长谣却仍是不悦,道:“鹿蔘膏虽然是好东西,到底是寻常物,哪里比得上白雪蔘膏?这是什么回事!难道是御药房之人怠慢?” 顺玉便道:“殿下这话就错怪他们了!他们哪里敢怠慢我们主子?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吃了一百个熊心豹子胆,竟敢欺负到我们中宫皇后身上来,也不必殿下动怒,奴婢自己就捋起袖子抓爆他们的【minganci】了!只是一件,原来雪人国的上一批贡品竟敢以次充好,那些个白雪蔘都是坏的,或有些是长得像白雪蔘的普通雪蔘,根本不能入药。殿下也知道,白雪蔘不比其他蔘,十分娇贵,又容易放坏,宫里的存货本就不多,好的都给皇后吃了,又有些做成蔘膏的,也都给皇后吃了,剩下的也都是坏的。” 长谣也知道,白雪蔘本就很稀罕,一次进贡的数量也不多,保存也不容易,通常会制成蔘膏放着。只是白雪蔘的蔘膏也比一般的容易放坏。要不是贺赫赫的绿帽主人是皇帝,也不得他这么一天三顿吃的。 长谣便道:“这也奇怪,雪人国的贡品不少,惟独蔘是坏的?” “也不是。好像别的也有出问题,总之皇上已经很震怒了。”顺玉又道,“也有说是雪人国已经向大雕族人投诚了,因此把好的都给了大雕族。” 说来这大雕族人也相当厉害,是一个游牧民族,崇拜大雕,他们与大青的关系有点像西汉前期与匈奴的关系。一个是封建大国,一个是游牧民族,时战时和,互有胜负。大青送过皇子去和亲,大雕也曾被大青军打到飞雕。 而大青周围一溜的藩国,是大青太祖爷封的子弟功臣地,形成坚固藩篱,可以保护大青腹地,但同时,这几个藩国也是被大雕滋扰得最严重的地方,因为近嘛。但是大青都会给力保护,也会指挥几个藩国连成一线。所以虽然彼此有过战伐,但中原地区都是很和平的,更别论京城。 雪人国战斗力比较弱,又是最偏的,所以常常被骚扰得苦不堪言,还有过雪人王被大雕君王掠夺了回去暖床的,不过在这种没节操的次元,他们两个就没羞没臊地HE了。那个大雕君居然还写信告诉大青皇帝:我家那口子觉得咱们的婚姻没合法性,所以恳请大青皇帝给发个证盖个章,封一封他那张惹人怜爱的嘴。多谢合作。 大青皇帝顿时觉得被这对笨蛋情侣闪瞎了眼,基于当时国力又不大强,还处于经常和亲阶段,既然有得不嫁亲儿子了,就索性封了雪人王为皇子,另点了一名雪人王,一道圣旨下去,说从此你就是大雕君的人了,好好干,为爱与和平而努力。 雪人国那儿风刀霜剑的,修葺护墙、铺整道路、军粮供给、武器维修,一桩事又一桩事,一箱银子又一箱银子的花。最近朝廷开销大,纳兰秀艾又爱建院子又要享受又要修皇陵,眼下还打算选秀,银子也倒水一般的化了,便没那么多余裕拨给雪人国准备军需,而雪人国的上贡还得多添。雪人王也觉得难办,只是也不曾想过要投诚外族。 只是大雕族却看准了雪人国。大雕君却不想以血腥又费力的老方法来踏破城墙,而是打算兵不血刃地突破藩篱。大雕君先是很慷慨地帮助雪人国铺路和铲雪,大雕族人力气大,干些体力活没问题,只是表示一下友好,又管束住族人,不让他们滋扰雪人国边境。只是雪人王送贡品时,他们却悄悄派人将贡品拦截抢走。雪人国的相国受了大雕君的贿赂,就出了个馊主意,以次充好上贡,将假冒伪劣产品送给纳兰秀艾这个登基越久脾气越差的主儿。 纳兰秀艾脾气越发的差,又听到满城的风言风语说雪人王已经投靠了大雕君,纳兰秀艾更是劳气,命人去责问。雪人国那边自然也有受贿者散发风言风语,说纳兰秀艾像KFC上校一样,不但要斩他一个五马分尸,还要斩他全家身首异处还掉油锅炸。雪人王不禁深深动摇,若只有他一人挂腊鸭,还倒还罢了,如果要他全家做桶,那就是誓死不能了。但他仍指望着纳兰秀艾能够相信他的忠诚——虽然他和纳兰秀艾根本不认识也没见过面,那个受贿相国就依照大雕君的指示,将朝廷使者一刀两断了,还将尸体送到雪人王面前,嘤嘤嘤地说:“老臣亲耳听到他要杀您啊……老臣也是迫不得已啊,一个手抖将他切两块了,宝刀未老老而弥坚我也不想的……嘤嘤嘤……” 雪人王叹“时也命也”,也就只能摇旗造反了。雪人国地方小兵力弱,对抗大青,不得不倚靠了大雕君。大雕君对雪人王十分客气,又说了许多他日共分天下之类的盟约。雪人王心想:你不杀了我我都吃屎都香了,还共分天下,你是精明但我也不煞笔啊。 这些大事反应到后宫,就只是贺赫赫没有白雪蔘吃了而已。倒是乐无荒有办法,说自己门派备了些白雪蔘膏,特意送来给贺赫赫。其实是乐无荒在民间花大钱搜刮回来的。虽然没问明来历,但贺赫赫总觉得收那么贵重的礼物是很不妥的,因此叫人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 待送白雪蔘膏的人走了後,玉交枝又来了。她风一般地来了就坐下,说:“我进来的时候,怎么看到几个乾坤殿的小妖精来着?” 贺赫赫便道:“好稀奇!乾坤殿的都是跟乐无荒学道的,怎么就成了‘小妖精’啦?” 作者有话要说:乐无荒以为自己在走岳母政策…………☆、第 118 章玉交枝娇笑道:“我就说你半步不出门也罢,顺玉最是消息灵通又爱碎嘴的,怎么没跟你说这阴阳派秘事啊?” 顺玉一边奉茶一边嗔道:“你说话就说话,怎么偏扯上我?” 贺赫赫便对顺玉道:“你这丫头又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了!” “这本是闲事,又是风言风语的,奴婢怎么好说的?”说着,顺玉又意有所指地说,“而且这儿是中宫,比不上教坊这种地方,是什么话都可以拿来说笑的吗?” 教坊主人玉交枝笑道:“嗳哟!你不让我扯上你,怎么你就偏扯上我!这么厉害的丫头,皇后您是怎么辖制得住的呀?” “我哪里辖制得住她了!”贺赫赫喝了一口茶,心想顺玉越发野了,就随口掰道,“说起来,前两天我就跟长谣说了,这顺玉都什么年纪了,比我还长几岁了,我的儿子都那么大了,她却还没婚配,终究不是个理。横竖我是不知道怎么辖制她的,不如发了她出去。她名义上也是个沙家女,自然要婚配给名门望族的,不过也只能充个妾,倒是入了豪门当妾侍,看她还横?我辖制不住她,她那些个太奶奶啊大*奶奶啊,难道也辖制不住她了不成?” 这话是玩笑话,但胜在说得有理有据还红楼腔,一双女人听了都脸色变了。 贺赫赫却有个改不了的习惯,就是瞎掰起来是越掰越起劲的,相信诸位看官也深有体会,因此他越发说开了去:“我看那个什么大饽饽郡主的就不错……” 玉交枝问道:“是大玻珀郡主?” “对,就是那个大*波婆郡主!”诸多郡主之中,贺赫赫就只认得这一个封号最好记的,“而且,小梅不是也在她府里吗?那么说,顺玉你跟了她,还能与小梅重逢呢!小梅也不知过得好不好,你去去,互相也有个照应啊!” 听到这里,顺玉大抵知道贺赫赫是在瞎掰了,自然就不那么着紧了。倒是玉交枝急的道:“那大玻珀郡主出了名的骄奢Yin*逸,又爱糟蹋女人,你怎么可以将顺玉推入火坑呢?” 顺玉却说:“这也是命,我本是皇后的奴婢,皇后叫我去哪儿,我便去哪儿吧。皇后说的也很有道理,说不定还能与小梅重逢,这辈子无缘成为佳偶,能作对好姊妹也不错。” 玉交枝听了问道:“小梅?小梅是谁?” 贺赫赫说道:“小梅是顺玉的老相好,不过已经跟了大玻珀郡主了。” 玉交枝听了,又急问道:“小梅既已跟了别人,难道顺玉还与她有情?” 顺玉却截口道:“玉*娘娘您也管太多了,这与你什么相干!不好好管你的教坊。里面几百几千个美女等着您一个一个的管呢!那还嫌不够,竟管到中宫来了?” 贺赫赫听了这话,终于嗅到些形迹了。他不禁感叹,变了白莲花受之后,那个奸*情感应触觉就退化了! 顺玉又噗通跪倒,说:“我合该如此,本是个奴婢,没个好命!皇后,您现在就指婚吧,就让我出宫让我嫁给那个打波什么的郡主吧!” “皇后您三思!”玉交枝又劝道。 贺赫赫不禁头痛:你们情侣间拈酸吃醋也不要波及到我啊?没看到我现在是白莲花病弱受,身体很脆弱的吗?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你还是……你还是先把乐无荒那个阴阳派的秘事给我说说吧,我比较关心那个。” 对于贺赫赫如此明显的转换话题,顺玉居然也顺着他说了:“我也是听说,本来民间就说这个阴阳派不干不净的,都是端着神仙架子做Yin*魔之事,那乐无荒就是头一个大Yin*魔。” “Yin*魔?”贺赫赫想了想,又忆起初见时乐无荒那从天而降花瓣飞舞的景象,说,“我看不像呐。” “像Yin*魔的多数不是Yin*魔,真正的Yin*魔都是那些看着不像的!”顺玉深有体会地说,“如果长得贼眉贼眼的,少男少女们见了他都躲着走啦,哪里会被Yin到?只是那种道貌岸然的才厉害。” 贺赫赫道:“很有道理。”贺赫赫记起,也有社会科学家说很多Yin*魔罪犯长得都是不大会引起女性敌意的面相,尽管不帅,但也不会特别猥琐,所以能接近女性作案。暴力的那种就另外讨论吧。 但贺赫赫又说:“尽管Yin*魔长得比较亲民,但也不至于长得这么英俊吧?就乐无荒这个品貌,哪里需要Yin别人呢?人家自然想Yin他的。” 顺玉便道:“可你看看那个乾坤殿的小男人们都是什么类型的,高贵冷艳也有,目下无尘也有,就算不是极美的也是极有气质的,像这样的美人们,女的已经难搞了,更何况是男子,当然要很有手段才能得到。其实大多的都是被他骗进去,后来又脱不得身的。” 贺赫赫便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就你知道?” 顺玉道:“他被人挖出来,说其实是以往一个邪*教的宗主,被人喊打喊杀的,后来听得陛下要废国教招国师,他改了名为乐无荒投奔了朝廷。若非他染指了太傅之子,此事恐怕也没人记起。” 贺赫赫道:“太傅之子?我记得他,是一个很好的青年美人啊,怎么了?” “死了。”顺玉道,“因为死得蹊跷,便请来一名神捕看。那神捕不知怎么查,就查到了乐无荒头上,又说他原是追缉过乐无荒的。在他准备指证乐无荒的时候,却无端横死。然而神捕虽死,但他那指证乐无荒的遗书却流散到满京师都是。不过陛下还是很信任乐无荒国师的,此事也就只是‘谣言’,皇后听过就当个故事,不必往心里去。” 乾坤殿也不时出人命事,那些美人死得并不体面,其实顺玉一早就听说过,因此太傅之子死了后,她也就信了七八分乐无荒是Yin*魔的传言。 贺赫赫心想:这小妮子说的眉飞色舞咬牙切齿的还说是“谣言”叫我“不必往心里去”,分明就是说这是“真相”叫我“牢牢记住乐无荒的邪恶品质”。 至于真相嘛,美人们倒不是乐无荒所杀的。乐无荒喜欢美丽的男人就如同喜欢美丽的花那样,是不舍得辣手摧花的。只是乐无荒后宫太庞大,而他又喜欢扭曲美人的人性,所以他的后宫中有很多黑化了的白莲花,所以没转黑的白莲花就会被黑莲花们和谐掉,太傅之子远在皇宫之外,也遭到毒手,真是黑化的莲花最可怕。乐无荒自然知道是自己黑化了的白莲花徒弟下手的,但他却无法责罚黑化了的莲花,因为黑化了的莲花是他的最大萌点没有之一啊! 贺赫赫却说:“他现在既然这么得圣宠隆恩,怎么还特意来讨好我?” 玉交枝笑道:“这我就想到了,保管你与顺玉听了都吃一惊。” 顺玉不信服地说:“好啊,你说。” 玉交枝道:“我前几天经过上*书房的时候,看到乐无荒巴巴地等在门外,一看到清平王下课,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不过清平王倒是没怎么把他放在眼内。今天清平王去学习骑射,乐无荒也跑过去围观了。” 贺赫赫惊得嘴巴塞得进鸵鸟蛋。 玉交枝又说:“不过看起来,清平王又真的是他喜欢的类型呀。” 贺赫赫大怒道:“他敢?” 玉交枝便笑道:“哈哈哈,他这个妖孽还有什么不敢的!” 贺赫赫却怒道:“他就算有这个狗胆,我也要让他没这个狗鞭!” 玉交枝一下子就被贺赫赫的霸气镇住了。 顺玉道:“那皇后现在要……” 贺赫赫道:“我也到箭道去,看看那个乐无荒整什么古怪!” 顺玉见贺赫赫怒气冲冲的,也不敢劝,只忙打点着让贺赫赫出门,倒是玉交枝乐得看热闹,就高高兴兴地跟了去。贺赫赫坐在凤辇上,璎珞华盖,自是气派,前前后后跟了不少人,好像去阅兵一样。贺赫赫倒是觉得有些不自在,只道:“何必这么劳师动众?” 顺玉便道:“这就是皇后出行的规格。不这样的话反而小气了。” 贺赫赫也无话可说。 一行人到了箭道。教习骑射的老师是位将军,陪着长谣练习的还有几位将门之子。在旁边观看的,便是那双眼变心形的乐无荒。乐无荒在追求长谣的同时,没忘记勾搭太傅之子,所以常常到上*书房去,现在太傅之子死了,又传闻与乐无荒有关,乐无荒就没得(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