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7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7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7部分下哪的这么粘人。我见就罢了,知道殿下年幼,外人不知根底的,见了倒以为不是体统。” 长谣答道:“在外人面前我也不这样了。” 贺赫赫拍着长谣的肩膀,说:“对嘛,他虽长得快,但不代表他不需要童年啊!”贺赫赫本是极可怜长谣,又自觉亏欠大哥,因此对长谣分外宠溺,发誓要尽父亲的本分。他又哪里知道,在DM父子文中,父亲的本分除了爱,还要爱爱。 长谣便道:“好啊,那父亲也亲我一口。” 贺赫赫倒有些犯难了。 长谣便作傲娇状:“都不肯亲一下我,还说疼我。” 贺赫赫没办法,只能捧着长谣的脸,看着长谣那樱桃一般的小嘴,他居然心如鹿撞,心如鹿撞之后便是唇如鹿撞,借着一把冲劲就撞了过去,磕到了长谣的牙齿,两败俱伤。 长谣大概是十分的可怜那位老师,所以上课的时候比较配合,并不会摆傲娇款,纯然的沙玉因幼年模样,老成又内敛,虽然冷冷淡淡的,但总体来说还算比较配合。长谣待遇好,一人有三个伴读,但他比较实诚,并没有依贺赫赫所言让伴读们帮忙抄书、背书、写作业,所以伴读们十分清闲,就找宫外的闲书、杂书看,长谣本来是佯装不知,但后来见他们越发猖狂了,太傅很实诚,制不住他们,因此长谣就摆款将杂书没收了,带了回宫放着。 因为后宫生活很无聊,书虽然不少,但也都很沉闷,所以民间小说就变得十分稀罕了。贺赫赫看见那本杂书,便十分稀罕,马上翻来看,却见书名叫《还精哥哥》,教他不禁想起《红楼梦》【无误】。 比如红楼梦说的是:有绛【甲戌侧批:点“红”字。】珠【甲戌侧批: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草一株,时有赤瑕【甲戌侧批:……太长省略】宫神瑛【甲戌侧批:单点“玉”字二。】侍者,日以甘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中间省略…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而这个书说的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姜猪草一棵【夹须侧批:顾名思义,是神仙炖猪脚姜所用也】,时有吃虾宫呻吟使者,每天在呻吟和□,将神仙的精华【夹须侧批:不要问我是哪种精华】去灌溉了姜猪草,姜猪草由此进化,修得个男体,倒是呻吟使者□过度精华流失【夹须侧批:警世之书,开卷劝人不要□过度!】,自己堕落凡间。姜猪草亦随之而去,道:“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夹须侧批:敏感词】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而那草自然就转生成了还精哥哥,天天按着那玉弟弟啪啪啪,最后精尽人亡。那玉石弟弟方悟了,又哭道:“我何尝是爱你的精,我爱的是你的Yin啊!”悔之晚矣! 此书不仅警醒人别□过度,更警醒了大家不要啪啪啪过度,从艺术文学角度来说当然比不上《红楼梦》,它只是一本小黄书而已,然而,它却在芸芸小黄书中独特的有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令人神往! 贺赫赫见了此警世之书,不禁掩卷轻叹:如果大哥的泪水劫也可以这样还,那该多好! 可贺赫赫再想了想:为什么我的宫中会有小黄书? 作者有话要说:必要的事情交代了之后,就可以回归囧雷模式了,大家觉得节操君身体状况如何?☆、第 112 章这头贺赫赫正想着呢,却见顺玉掀帘子进来,他忙将书本收了,又转移话题说:“怎么不见青因来啊?” 顺玉回答:“据闻是不知说错了什么,惹恼了皇上,正被禁足。” 贺赫赫讶然道:“他怎么会说错话呢?” 顺玉道:“要是遭人算计了也未可知。” 贺赫赫便说:“好碎嘴的丫头,大家伙儿一团和气的,谁要算计他。” 顺玉忙道:“奴婢错了。六宫在皇后的带领下一团和气、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充满爱,怎么会有肮脏的事!后宫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皇后的光芒所照耀着啊!皇后千岁!” “得了。”贺赫赫觉得这马屁没啥艺术感,太通稿风了,就不要听了。 顺玉所说的,自然是琴桐梓那一派的宫妃算计沙青因了。贺赫赫却想,不过是禁足而已嘛,沙青因也的确需要些教训了,沙青因那些小手段小心思,贺赫赫也是略看出一些的。贺赫赫想自己都看出来了,纳兰秀艾大概也知道些,只是小问题不必摆上台面讲,如今杀杀他的威风,叫他安分些,以免养肥了他的胆日后酿出大祸,还算是帮了他了。 当天纳兰秀艾来了,并不提此事,贺赫赫也不提。二人只当没有这回事。过了大半个月后,纳兰秀艾却提起另一件事:“听玉公主说,满岁宴你不打算办了?” 贺赫赫说:“那是自然,身上有孝。” “难得你这么有孝心。”纳兰秀艾又说,“不过我想啊,长谣毕竟是个孩子,即便不办宴会,也且与众妃游园一下,你道如何?” 贺赫赫道:“游园?游什么园?御花园那些草啊木啊,我做伴读时就都腻了,还有什么好游的。” 纳兰秀艾笑说:“你都腻了,朕能不腻吗?其实是朕在城外建了个园子。” “什么园子,这么稀罕。” “朕寻思许久,本朝文官不少,但武将还没什么拔尖儿的,又从书中捡了一句‘闻鼙鼓而思良将’,便为此园子取名为‘鼙鼓园’。” “屁股圆……”贺赫赫愣了愣,“好名字。” 纳兰秀艾又说:“可这个好像不够气势,朕又想,就叫‘大鼙鼓园’。” “大屁股圆……”贺赫赫愣了愣,“这、这名字也太有气势了。” “对啊,朕又想,这园子毕竟是游幸之地,弄得太刚劲了又过了,须得静好一些,便再添一‘好’字,”纳兰秀艾颇自豪地说,“最后定了,就叫‘大鼙鼓好园’。” 贺赫赫不禁诚心叹服:“皇上您太有文采了,皇上大鼙鼓好园呐!” “朕也这么以为。”纳兰秀艾自豪笑笑说,“刚建成的,正好去游一下嘛。皇后你不要每次都这么不给面子嘛。” 贺赫赫本来不想去的,但想着长谣是小孩,老关在屋子里不好,才答应了。 纳兰秀艾又说:“对了,这些是臣子们送来的礼物,不说是贺礼,你也可收了吧。”说着,纳兰秀艾便将清单拿来,递给了贺赫赫。 贺赫赫将那清单打开,果然是满目珠玉的,他便指了一项,说:“这个紫玉飞鸟钗拿来看看。” 顺玉便从礼品中拿出了一个匣子,匣子打开,便是以紫玉精琢成的飞鸟长钗,还有赤金纹路,华贵气派。贺赫赫说:“这钗很夺目,我是不适合的,给了青因,陛下您看如何?” 纳兰秀艾愣了愣,道:“这礼物是送你的,你随意处置便可。” 贺赫赫又故作不知道沙青因被禁足多日的事,只说:“那么游园那天,便叫他戴着这个,陛下说可好?” 纳兰秀艾听了,也不好说什么。如果贺赫赫在气头上找他,他或许会不高兴,但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天了,他也没什么气了,见贺赫赫这么说,便道:“好,就这么办吧。”说着,他便转头让太监总管带着这个紫玉飞鸟钗去无漏宫,顺便解了沙青因的禁。 总管到了无漏宫,守宫门的侍卫虽然是琴桐梓的人,但也认得总管,听了总管传解禁的口谕,只能散了。总管便走到宫里,只见沙青因蓬头乱发的,十分狼狈,跪在地上,不住地拜一尊木观音,侍女蓼萧便在一旁数着数,已数到一千了。他正要起来,却摇晃如同狂风中的果冻,蓼萧忙将他扶稳了。 沙青因忙转过头来,总管吃了一惊,见沙青因额头上淤血斑斑,看着十分凄苦。沙青因见了总管,悲痛地说:“总管大人……” 原来是沙青因之前跟乐无荒耍性子,乐无荒便帮着琴桐梓教训了他。其中曲折不必细说,沙青因虽然腹黑了,但也只能是个腹黑的豆沙包子,真有人来咬他,他还是得丢掉一块肉。而乐无荒选择他,也是看中他那旁人难有的特质——心狠手辣没良心之余还智商情商双低,简直就是奇才,所谓“傀儡界的爱恩斯坦”。琴桐梓是个实诚人,没有让人太难为沙青因,倒是乐无荒让人以琴桐梓的名义折腾一下他,让他绝望些。就在沙青因绝望无助之时,乐无荒便命人将一尊木观音送来,说如果他能每天跟木观音拜一千次,一个月内自得庇佑。听着是多么荒唐,但彼时沙青因已经被乐无荒玩弄得极其绝望了,绝望得本来就不高的智商更加跌破历史性水位,于是每天都狂磕头,到了现在,终于得了解禁之令,他不禁阿弥陀佛,从此都对乐无荒敬畏至极了。 总管回去跟纳兰秀艾说了沙青因的惨状,纳兰秀艾发了善心,又想起那个小媚娃的【敏感词】是多么的【敏感词】,当晚便幸了他。沙青因又暗暗感激乐无荒起来了。 乐无荒也当然是算准了贺赫赫不会袖手旁观的,若然贺赫赫真的袖手旁观了,他也会在一个月来想过法子救了沙青因出来。 纳兰秀艾便故意选在长谣生日那天去游园。那园子直连后宫的。大概是纳兰秀艾知道两点之间线段最短这个很科学的道理,就想了一个很不科学的办法,就是将百姓赶走,将房屋拆了,掘了地,拆了城墙,连通了护城河的水,让自己从后宫可以直接坐船到城外的大鼙鼓好园里。 众人到了园子前,便见高高的牌匾上写着“大鼙鼓好园”,里头又有几个小园子组成,像是“真是好园”、“多磨园”、“肿么芥末园”等等,最精致的一个园子,占地确实最小的,因此皇帝御笔亲题这个袖珍园子为“小鼙鼓不大园”。瞧着这些惨不忍睹的标题,贺赫赫语重心长地对长谣说:“你以后要好好读书。” 长谣看了看,也深以为然地说:“父亲放心。” 众人就在最有田园风情的“西瓜辣么园”就餐。到了的时候,那里已经摆好筵席,就等着诸位贵人入席了。一帮宫妃忙着吃东西呢,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奉上了凉水湃过的葡萄。这些葡萄个头虽大味道又甜,可惜有核、有皮,长谣懒得吃。贺赫赫便将那没用过的一丈青簪子从发上取下来,用凉水洗了,然后拿这一丈青簪子仔仔细细来破皮剔核,只将那晶莹剔透的葡萄果肉递给长谣吃。长谣便叼了吃,倒是跟小雏鸟一般的可爱。贺赫赫越看越喜欢,又问:“甜么?好吃么?”长谣一一应了。 纳兰秀艾见了,又说:“皇后偏心,怎么不给朕来一颗?” 贺赫赫心想:老子就是偏心啊!我连你的裤子都不想剥呢还帮你剥葡萄,想得美!不过当然我也没想要剥长谣的裤子啦…… 长谣却将葡萄肉囫囵吞了,又说:“什么的都有,还跟孩子吃醋,羞人呐!” 纳兰秀艾笑道:“哈哈哈,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孩子!” 顺玉依稀又见绿云:这是别人家伶牙俐齿的孩子呀…… 沙青因却娇笑说:“小臣的一丈青是用过了的,不敢拿来冒犯圣上,不过呢,这份心呢,小臣还是有的。”说着,沙青因就将一颗葡萄拈到口里,将那核和皮吐出来,然后便凑着樱桃小嘴去喂秀艾君。纳兰秀艾哈哈地用口接了,也不管小孩子在场不在场。琴桐梓向来是个守礼人,看的沙青因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狐媚惑主,气得牙痒痒的。 长谣眨了眨眼睛,说:“果然省事多了,父亲你为何不这样喂我呢?” “这样才不省事!”贺赫赫用下巴指了指犹在唇舌相交中的沙青因和皇上,说,“你看他们这样喂,一颗葡萄竟嚼了这么久。可见此法不省事,也不好消化。” 长谣恍然大悟说:“果真如此。” 眼看沙青因和皇帝这葡萄吃得头顶冒烟双眼发情,都不知是吃葡萄还是吃伟哥。纳兰秀艾就说日头有些毒了,打发大家到各人屋中午睡。纳兰秀艾就和沙青因一起去睡了,也不知是避暑呢还是点火呢。琴桐梓也快气死,竟不知纳兰秀艾那么喜欢沙青因这一套,正所谓:干货湿货都不如**——最好就是:干得**湿。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读者说纳兰秀艾变坏了的言论,炒河深深觉得疑惑……根据重生前的内容,已知道大颗不是正面角色了吧……重生后,少年的大颗也不是正直孩子啊……为大粒龙雕作诗的时候,不是显出了他没节操么,逼徐忠和神鸡结婚,不是显出他没情义么……☆、第 113 章贺赫赫与长谣在帝皇居的旁边歇息,便听得帝皇居那儿传来了笛声,这笛声听着怪奇怪的,说难听不是,说好听也没好听到能在皇帝跟前独奏的地步。贺赫赫便问道:“这谁在吹笛呢?吹得也没点意思的。” 顺玉道:“听得没意思,看得有意思。” “什么话?说明白。” 顺玉道:“皇后不知道,那是沙昭华的绝技——□吹笛。” “哇——”贺赫赫肃然起敬,“那他屁很多啊。” 长谣本在榻上躺着,闭着眼睛却突然开口说:“怪不得我听着觉得这么恶心。” 贺赫赫吃了一惊,道:“你不是睡下了吗?” 长谣揉揉眼睛,说:“那笛声放屁一样的响着,怎么睡。” 贺赫赫便将长谣扶起,说:“那也没办法,你父皇爱听这个,要么我们到别处去乘凉玩耍好不?”长谣自然应允。贺赫赫便一手绾了长谣那黑鬒鬒的头发,拿飘巾裹住,就算是装扮了。顺玉劝道:“现在日头毒,暑气盛,公子身子弱,殿□子小,都不宜出去。” 贺赫赫听了也觉得是。长谣虽冰肌玉骨不惧暑热,但却顾虑贺赫赫的身体,所以也就罢了。二人正说着这个,却听了没有了笛声,又隐隐约约听到外头有些响动。过了一会儿,又有人碎步跑来,让贺赫赫去。长谣推着贺赫赫到大厅去,却见大厅里宫妃们已到的齐整,琴桐梓与一个宫人却在地上跪着。纳兰秀艾满面怒容,沙青因只在纳兰秀艾身边抚着纳兰秀艾的胸口,又说:“陛下别动气……” 贺赫赫便问:“发生何事了?” 沙青因便道:“这是合该先让您知道的,就是那琴桐梓与太傅不知发了什么争执,将太傅推进了水里,太傅溺死了。” “太傅?”贺赫赫愣了愣,说,“那不是长谣的老师吗?” 琴桐梓却含泪道:“皇上明鉴,我与太傅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他!” 沙青因却道:“人证物证俱在,良人就不要狡辩了,丢了自己的脸,又失了你们丞相家的体面。” 贺赫赫只是不明就里。 长谣也觉蹊跷:太傅明明是和后宫没干系的人,为何琴桐梓会与他扯上关系?太傅可谓是个身份敏感的人,一则,太傅虽没实权,却是朝廷一品大员,二则,他又与纳兰秀艾有**关系。谁惹上谁倒霉。 琴桐梓身边那宫人却仍指证:“若非亲眼所见,奴婢又怎么敢以下犯上呢?奴婢确实看到是琴良人杀人的,琴良人还骂太傅什么‘魅惑圣主’‘有辱斯文’,太傅气不过,二人便拉扯起来,琴良人恐怕也非存心,只是错手杀了。” 这“魅惑圣主”“有辱斯文”八字,正戳着纳兰秀艾的软肋。天下间的伪君子,干了什么无耻的事,都不希望别人知道的。此刻,纳兰秀艾勃然大怒,因太傅死去是少,因遮羞布被揭下了是真,他恼怒不已,又有沙青因等人煽风点火,气得没处发,也不顾天子仪仗,直接冲过来,一脚踹了琴桐梓,道:“就你七窍玲珑的心,通观八路的眼!朕让你三分,你还上脸了!替朕行刑了是吧!”越说越气,又踢了几脚。 贺赫赫见状,总觉蹊跷,若旁人还罢了,琴桐梓到底是丞相之子,见他被纳兰秀艾拳打脚踢,便于心不忍,还是想劝的,长谣却拉住了他,只说:“这其中原委父亲还是不知道的,那还是少沾惹的好。”贺赫赫想了想,便招了太监总管过来,说:“我先退下,皇上问起,便说我头晕回去了。”总管便应了。 纳兰秀艾打了一阵,命人将琴桐梓拉了下去。纳兰秀艾回去想了想,觉得自己气头上是过了。只是琴桐梓平日老是喜欢充贤臣,满口仁义道德的大道理,纳兰秀艾有时敬他,有时又烦他,最后总是念起同床的情意来,要将他接回来。他又似才想起要顾全琴相的颜面,说琴桐梓杀人了,怎么样都好,自己当众对他拳打脚踢,真是影响不好啊。于是纳兰秀艾便让人先放了琴桐梓。哪知第二天,总管便来报,说琴桐梓在暴室自杀了。纳兰秀艾便作罢了。他自知这件事的确有蹊跷,但一想起那个义正言辞不给面子的琴相,就不愿示弱,回朝后一口咬定琴桐梓杀了太傅,刺杀朝廷命官,又说他如果没自杀,朕也要赐他死刑云云。纳兰秀艾为免显得心虚,便越发做绝,定了琴桐梓畏罪自杀之名,还责骂琴相教子不严,命琴相闭门思过。 回宫后,贺赫赫问长谣想要个怎样的新老师,长谣想了想,答“丑的”。 太傅其实是个**文中的三从四德受,他对于礼法看得很严,认为处男菊既然给了皇帝,就是皇帝的人。因此他被闲着无聊勾人玩的乐无荒□了之后就觉得自己脏了,好伤心,好绝望,好嘤嘤嘤,便投湖自尽。乐无荒检讨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的SEX技术其实没那么差吧,对方也是有爽到的吧,没记错的话对方射了很多次吧,结论就是自己没错,都是这个封建制度的错,是封建礼教的摧残导致他在压抑中走向了自我毁灭。乐无荒这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结论分析能力,最适合做语文高考阅读了。不过他也不用做什么阅读,只需要收拾收拾,设计嫁祸给了琴桐梓,就大吉大利了。 乐无荒看着仙风道骨超凡脱俗,但纵欲起来先皇大粒都要甘拜下风,所谓是“外表出尘,内心open”,而且乐无荒不是人类,身体素质过硬,不像大粒那么容易玩脱了老来阳痿。其实沙青因也想和他玩的,可是乐无荒拒绝了,原因是乐无荒喜欢□,因此诱受是他最不喜欢的品种没有之一。像太傅这种三贞九烈受,配搭上九江双蒸酒,那就风味更佳了。当时,乐无荒就是在白酒的帮助下迷惑了太傅的。 还有出家人、世外人也是他的菜,这种往往难求,所以咱们伟大的乐无荒国师没有机会也创造机会,成立了一个修道的教派叫阴阳教,收一些眉清目秀的弟子,培养他们成为高雅脱俗的世外美人之余,又不时诱一下他们,让他们从小就仰慕自己,育成成功后就□之,再观察他们每个人犯了戒之后的反应,真是Yin生一大乐事。看着清雅美人们在**和道德之间挣扎,真是愉快到蛋蛋都要爆了。 乐无荒吃了一口云片糕,看了看窗外,却见是天凉好个秋,落叶萧萧,万物衰颓,乐无荒不禁心中暗叹:悲哉,新太傅这么丑。 长谣选的太傅,德高望重,文采非凡,就是又老又丑。太傅不禁摇头叹气,说:“殿下诚然贤能,不以貌相人。想陛下……唉,现在的朝臣们,不是长得好看的,就是趋炎附势的,又或是两者兼之的,朝堂一片乌烟瘴气。本来朝中还有琴相的……可他自丧子以来,夙夜忧虑,年事又高,身体弱了不少……唉……” 长谣看了看左右,又说:“我是来读书明理的,不是来议论时政的,太傅还请继续说书吧。” 太傅方自觉失言。最近皇帝对于议谏越发严厉,说他不好的下场都很惨,太傅便不敢多言了。 太傅虽丑,但是太傅的幼子长得很俊,是个京中有名的美人,却眼高于顶、孤芳自赏,多少有钱的、有才气的、有财势的,怎么求都求不得——这个特质正中了乐无荒的萌点。乐无荒就巴巴的喜欢看美丽又高傲的男人渐渐为自己而沦陷的美好捕猎过程。 最近这太傅之子却得了病,总没治好,乐无荒便想以治病之名行勾引之实,因此便来上书房找太傅。他掐准了时间,等到了下课时,才到了长廊上来。他一路走着,却见一个水仙般雪白修长的身影伫在门外。光是背影就教人心神荡漾,冰蓝色的罩衫,白色的衣裳,浅葱色的下摆,层色渐染,显得极美。那人转过头来,却是“仙风道骨今谁有,淡扫蛾眉簪一枝”。乐无荒一看竟怔住了。等到那个丑太傅走出来,破坏了画面,才让乐无荒回过神来:“啊,殿下……拜见殿下……两年不到,殿下已长这么大了?” 距离夏天的时候又过了几个月,长谣又已高速生长了不少,已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正是雌雄难辨的年纪,气度清华,秀色夺人。乐无荒满以为自己殿中养的都是佳人,今天见了长谣,方知什么是瑶台仙品、清池殊色。 乐无荒不禁暗叹:清平王,果然清平——清丽脱俗胸又平! 长谣说:“原来是国师。” 乐无荒笑说:“殿下真是涨势喜人……啊,不,是……快高长大……” 长谣道:“谁讨你吉祥话听了,都罢了,想你是来找太傅的,你自便。”说着,长谣便走了。乐无荒早将太傅家什么儿子的事丢到太平洋了,继续跟着长谣,说:“殿下,请留步。”☆、第 114 章长谣一向轻视乐无荒这个神棍,只是自持身份,与他虚应几句,乐无荒这么接近,倒教长谣不高兴了。长谣转过头,说:“有事?” 一般没办法的男人都很难找到合适的搭讪话题,尤其对方还是个冷美人,“吃了没有”“喜欢什么”“什么星座”这三大热门问题其实也是三大烂问题,乐无荒作为资深冷美人猎人自然不会那么低端。 他只笑笑,尽量让自己看着美丽些,又说:“都说君子带香,我以为自己那个白玉香囊已是最美、锦绣香包已是最好,不想殿下腰间这个草木香囊才是最绝最妙的,想问是怎么得来的?” 冷美人你赞他的外形,他不会高兴,因为他会想“我自己不知道自己好看吗”,又“轻薄人,我的五官也长不到你脸上去,好丑都不关你事”。这些人一向自视甚高,又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所以必须精确地找到他们引以为傲的不同之处并加以不着声色的赞美,才能提高好感度。 长谣听了,那嫩红的薄唇果然就微微翘起,似是颇为高兴,却又不说,只转身就走,但心情果然愉快了不少。其实是长谣不喜欢佩香囊,因他觉得香料太俗熏鼻子。贺赫赫本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又想自己养这个孩子这么久了,都没给他做过什么物件,比不得别人的父母。他又见人家身上有香囊,就想给长谣弄一个。不过他可不会做针线工夫,而且又不能假手于人,便折了柳条,将柳叶撕去,并上新鲜的玉兰花,编成了一个小小的香囊,以草绳吊着,系到长谣的腰间。因此长谣便十分喜欢,凡有人夸这个香囊好的,他都高兴。 长谣乘辇子回到了中宫。贺赫赫本在懒懒地躺着,听得外头一阵阵的门帘响动,知道是长谣回来了,才振奋精神,满面堆笑。他抬头望向那帘子,却见帘子掀起时,露出长谣那张脸,那冰蓝色的衣裳,隐约间,贺赫赫忽记起他重生而来时,第一次见着少年沙玉因,那时的沙玉因便是这样的年纪,是这样的容貌,又是穿着冰蓝色的衣服。 长谣重度洁癖,因此内间是下人左脚踏进剁左边蛋儿、右脚踏进砍右边蛋儿的,故而也没人伺候,长谣自己解了那冰蓝色的披风,只顺手挂好,又在贺赫赫身边坐下,说:“我看你最近越发懒懒的,是不是天气转变了,身体不舒服?” 贺赫赫听着这清冷的音色,正与沙玉因有七八分相似,不像的那三两分,就是长谣的语气中带着些柔情娇态,像沙玉因那样拘束扭曲着长大的人是断不会有的。贺赫赫将长谣腰间的那个草编香囊解下来,说:“这东西也放不了几天的,又不贵重,就你当他是个宝。” 长谣仍是微微翘起嘴唇,这俏皮神态,亦是沙玉因脸上所不会有的。 贺赫赫只觉得长谣能纵情任性、喜怒由心,都是好事。贺赫赫便笑笑,拿起了一盅茶,举起要喝。只是他嘴唇还没碰到杯沿呢,长谣就一把搂住贺赫赫,一手托住杯底,探头张嘴,先喝了那一口茶。 贺赫赫道:“这一口残茶你也要与我争,成了,都给你了。”说着,贺赫赫便把那半杯茶递了给长谣。 长谣将茶杯接了,说:“这茶已凉了,你本不该喝。” 贺赫赫道:“还不是你害的,不许人进来,连倒杯茶都要大费周章的。” 长谣一边起身去斟茶一边道:“我不是说了可让顺玉进来。” 贺赫赫却道:“今天教坊里有表演节目,玉交枝邀我去看,我懒得动,顺玉却一个劲地说好看,我便知是她自己想看,便打发她跟玉交枝去了。” “这些日子你越发懒得动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长谣将茶吹了吹,放送到贺赫赫嘴边。 贺赫赫呷了一口,说:“我只是懒。” “以前有这些热闹你也巴不得去看的。”长谣说,“皇帝又说等入冬了还要去游鼙鼓园赏雪,我们也一同去。你也别懒怠了,于身体无益。” 贺赫赫闻言便笑:“我的长谣越发稳重了,倒教训起人来了。” 长谣便回到架子床上躺了。贺赫赫笑着说:“你也别懒怠,快起来。” 二人正说着话,就听得脚步声、掀帘子声,原是顺玉回来了。 顺玉行礼道:“奴婢向两位爷请安。”长谣应了一声便转身回到床上躺了。贺赫赫道:“起身吧。坐下,细细告诉我,教坊那边有什么热闹的?今天表演了什么?” 顺玉便在脚凳上坐了,说:“这个倒有趣,是最近一个有名小说改编的,叫《还精哥哥》!” 贺赫赫正喝着茶呢,差点儿就喷了:“这……这种不入流的戏剧都能演?” 顺玉道:“也不是不入流啦,人家也是一种文化,公子别这么狭隘嘛。” 贺赫赫却道:“皇上也准许吗?” 顺玉笑道:“皇上可喜欢了,又叫玉交枝多多排这种戏!” 贺赫赫只觉得:在大粒年间寻节操,那是“粒粒皆辛苦”,想不到到了大颗这里,节操什么的简直就是颗粒无收啊! 因此贺赫赫下定了决心:无论多不想动都好,以后一定要多去教坊看戏!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长谣只在床上假寐,因此也听到了他们谈话,又听到什么“还精哥哥”,他听着耳熟,才记起自己曾没收了这本书,就在这个书房里放着。长谣颇觉好奇,便待沙青因来请安时,长谣便留在内间,翻了那《还精哥哥》出来读。虽说长谣三生三世都是有识之士,但都是自持身份之人,从未读过这些坊间野书。长谣第一次读这书,心中那激荡与灵魂的震撼无异于贾宝玉初读《西厢记》,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长谣读得津津有味,从双手捧书,变成单手拿书【不要问我另外一只手在撸什么】,津津有味,精精有味,真真有味。 次日上学,长谣又端起架子,命伴读们将所有男男小黄书叫出来。伴读们畏惧长谣,只能带着长谣到他们所住之处,指了一口大箱子,又将那口大箱子打开,却见里头大约有几十个包袱,每个包袱都有棱有角,显然是都包了书的。长谣佯作不知,问道:“这一包一包的是什么?” 那年纪最大的伴读答:“回殿下的话,这些是我们收集的文包。” “文包?” “对,都按类型分类好的。” “还有类型?” 那伴读答:“是……好比说,好比说这个……殿下随手拿起的这个,便是父子文包!” “父子?”长谣一听,顿觉耳边雷声轰轰,看官莫误会,他不是被雷了,只是被震住了而已。思忖了一下,长谣又冷面说:“没纲常的东西!”说完,长谣揣着父子文包就走了,当然不忘吩咐宫人们顺势将整口箱子都抬回去。 那伴读心中委屈:哪是没纲常了?三纲是君臣、父子、夫妻嘛,这个合集都有的……还有兄弟主仆的呢! 长谣为了掩盖此事,进屋查书时没有让人跟着,只是出来的时候让宫人进去抬箱子,只告诉宫人们这是书,旁的没有说,宫人们也不敢问。长谣自然是博闻强识过目不忘的,所以根本不用念书就可以应付功课考试,闲着无事,便拿小说来看,先解了父子文包。 然而,这些写男男小黄书的,总是喜欢胡编乱造,尤其是写豪门的十分不靠谱,有些地方写得很小气,比如某个穷小子续了一本描写贵族的书,写那大家大户的病娇受吃大头菜还津津有味,有些地方又胡乱往夸张里写,比如一开口百两万两的,这样胡海胡说不知道钱怎么花的,倒比写大头菜更显小家子气了。 这些也罢,反正萌点又不在贵族,只在父子情嘛,然而这书又大多却写得跟普通男男小黄书无异,剧情套路无论是君臣、父子、兄弟、主仆、师徒通通都是一样的,强攻就邪魅一笑低声一吼,弱受就梨花带雨破碎娃娃,无论是金刚受、大叔受到最后都是对月流泪、摇臀摆尾“不要”“你坏”“嘤嘤嘤”“他不爱我了”,这些陈词滥调初看还有些意思,但到底他又萌不起来,所谓千金易得、萌文难求! 且这些坊间小说都是良莠不齐的,而且这些个名字夺目的,竟然都是十文九雷,看得长谣几乎内伤吐血。长谣仍忍了,却见一个写小黄文写得极萌的,叫“艹操”,字“猛的”,好一个“艹猛的”,书如其名,十分操得很很猛。长谣看得津津有味,将他所写的书都翻了,原来他是个已作古了的人。而长谣却总觉得这笔法熟悉,却不知道,原来他一世为书生的时候,就是此人。那一世他作为学士却死于文字狱,与他偷写**也不无关系,当然,最大的缘由还是他讥讽时政,引起皇帝不悦。 长谣拣了那本艹操写的父子文,看了一眼,竟是手不释卷,只觉所言所说都是自己心事,而那父亲的性格也如同贺赫赫,简直就跟写同人一般。他竟是手不释卷。☆、第 115 章他看杂书一事,究竟是没瞒过贺赫赫。贺赫赫与长谣是一桌吃饭、一床睡觉的,此刻长谣躲着藏着说要读书不见他,实在令他疑惑,那日他便趁长谣上学了悄去长谣书房看,发现了一大箱的男男小黄书,由此便想到,当初落在书房的那本《还精哥哥》,大概也是长谣遗落的。贺赫赫心中十分恼怒,拿了顺玉来问。 顺玉好委屈,说:“我要看也看女女小黄书啊,看男男做什么!而且奴婢天天在您跟前服侍,哪里有空弄一大箱子书进来,依奴婢所看,书房里的伴读们都是同龄男孩,爱看这个,又是宫外来的,带着这个也未可知啊。” 贺赫赫听了,便说:“你说得有理……” “而且玉娘娘不是每天也送好几本来给您看嘛……您都看的会背了……” “这怎么一样!我是成年人啊,而且……而且我是怀着艺术的心去看的!”贺赫赫拍案道,“他还小啊!” 顺玉却道:“现在殿下也长大了,又没有个侍寝的,自然要想个法子自己排解的。其实公子也不要这么在意啊,哪个年轻男生没本‘撸撸书’的?” 贺赫赫一听,才方明白过来。他又想,自己当年不也常常看小黄书、岛国动作片吗?不然干撸撸多没意思,总的有点助兴的。他作为一个男人,不应该那么大惊小怪才是。想当年,别说他老爸,就他老妈也很淡定的。怎么轮到贺赫赫为人父母,就这么大惊小怪呢? 贺赫赫还没想明白,就听得顺玉说:“如果公子还是看不惯的话,就指几个俊俏乖巧的侍寝给殿下吧?” “侍寝?”贺赫赫想突然被踩到尾巴的老猫一样瞳孔都要变了,“侍寝?他只能和我就寝!” 顺玉心想: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贺赫赫也自觉失言,哼哼两声,说:“我的意思是,他不是洁癖吗,连别人碰碰他的头发都不行,还想碰他的【——】呢,不行的,不行的。” 顺玉却笑道:“哎呀,这个色能乱人,我也认识有些平常有洁癖的人啊,上了床上不是什么地方都啃的舔的还吧唧嘴的!” 贺赫赫一听这话,登时怒火就噌噌噌噌噌的升到头顶上,一拍桌说:“恶心!下流!我家的长谣怎么会含吹**咬啃吧唧(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