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6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6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6部分长谣不理论这个了,只说:“只管下去,这里有我就行。” 小顺子便告退。她对这个智商与体能急升、脾气时好时坏的少主人是既敬又畏,俨然已将少主人放在自家公子前头,当是正主人那般供着了。 贺赫赫有些乏了,只管歪着,长谣便给他捂被子,拧湿手巾敷额头,时时体察。等小顺子将药送上来了,又喂他服下。贺赫赫吃过药,过不多久就发汗了,长谣只管拿绢巾来帮他拭汗。长谣将他的衣服解了,却见贺赫赫瘦削的身体上肌肤白得很,上面沾着汗珠,犹如梨花沾了雨露。长谣一时怔住。小顺子见了便急,说:“这样敞着胸口仔细又着凉了,不然小的来吧!”说着,小顺子便要来碰贺赫赫的**,长谣才回过神来,冷道:“也是你碰的!” 小顺子忙咂舌缩手,一叠声地说该死。 长谣并不管他,只帮贺赫赫将汗抹了,然后又仔细帮他把衣服穿上。小顺子又讨好地说:“殿下真是仔细人,奴婢万万及不上。” “多话。” “奴婢掌嘴、奴婢告退……”小顺子偷瞅了长谣的脸色,仍不知他的喜怒,只又说,“主人喜怒,奴婢一边掌嘴、一边告退!” 长谣眯着眼说:“谁是你主人?” 小顺子忙说:“是、是、是,他是奴婢是主人,您是奴婢的少主人,都是一样的。” 长谣道:“好仆不侍二主。你只认着父亲就够了。” 小顺子忙道:“是,奴婢错了。” 贺赫赫发了汗,早已好了大半,听得长谣教训小顺子,便坐了起来,长谣忙去扶他。贺赫赫一边靠枕头上,一边说:“你别委屈她了,她只是嘴皮子油滑了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心里还是只认我一个的。再说,她认你又何妨?你是我的亲儿子,她要不认你、不听你的,我还要打她。” 作者有话要说:分裂的长谣感觉如何?是大哥严肃模式好还是傲娇洁癖模式好?☆、第 108 章长谣其实也就是唬小顺子一下罢了,哪里是真的疑她,现下见贺赫赫当真了,为让贺赫赫宽心,便打趣道:“现下是,以后未必是。你说她要嫁了人,还该认谁?” 贺赫赫愣了愣,说:“嫁人?我倒忘了这一茬。哎哟,我总拖着她的青春!” 小顺子道:“不是的,我就觉得现在很好。” 长谣说:“前两天我见了换了个新簪子,看样式不是宫里派放的,该是什么人送你的吧?” 小顺子暗暗吃惊,不想长谣居然如此细心。贺赫赫也吃惊:人家换了个簪子都能看出来?这长谣还真是天生gay! “这……”小顺子顿了顿,说,“殿下多心了,哪里是什么人送的!只是玉娘娘打发人赏的……”末了,小顺子又补充一句:“也不止我一人有。” “玉娘娘人真好,那么阔绰。”贺赫赫又笑了,说,“对啦,她前些天还问我来着,问你的全名叫什么。瞧我这个没心肝的主子,竟也不知道。” 小顺子苦笑道:“那是因为您记不得以前的事了。” 贺赫赫便道:“那你给我说说吧。” 小顺子叹了一声,便说:“我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名无姓。托公子的福,才有的今天。” 此事就像是个童年阴影,挥之不去。小顺子一直怕会再没人遗弃,所以总是拍马屁,乱讨好人,也唯有对玉交枝会耍脾气。她虽明知玉交枝是个公主,但却又觉得很安全,并无会有抛弃的危机感,而玉交枝也是一直让着她、哄着她,倒似小顺子才是公主一般。也是如此,之前玉交枝问她名姓,她才发脾气不愿说。怎知玉交枝不忘此事,悄悄来跟贺赫赫提起了。 贺赫赫道:“怪可怜的。可‘小顺子’终不是个正经名姓,而且也跟那些个太监奴婢的容易混了去,不如改了吧,你看如何?” 小顺子竟然喜极而泣:“果真可以吗?” 贺赫赫道:“当然可以!为何不可?我还要收你到沙家,你没亲人,只把我当亲人好了。” 小顺子感动得落泪。 贺赫赫又问长谣:“你说叫什么好?” 长谣便道:“那便叫沙顺玉好了。” 小顺子一边抹泪一边说:“那岂不犯了玉娘娘的讳?” “这有什么?宫中丫鬟叫金叫玉的多了去了。”长谣又道,“况且她知了说不定还乐意至极。” 小顺子听了这话,总觉得长谣话里有话,心里却仍是感动居多,落着泪谢恩了,从此便更名为沙顺玉。也正如长谣所言,玉交枝知道了沙顺玉的新名,倒是很乐呵。 刚让沙顺玉认了沙家的宗,本是件喜事,玉交枝也正打算组一台戏,借贺赫赫的威名摆个筵席,略贺一贺他,怎知没过多久,便传来了沙大学士急病去世的消息。那到底是贺赫赫这一人身的父亲,少不了有哀伤之叹,无端端就死了个爹,叫人怎么不展愁眉! 沙顺玉又哭道:“都是我错,必定是我克死了老爷!” 长谣道:“不能怪你,看谍文便知,他在此事之前就病危去世了。” 那贺赫赫却对纳兰秀艾说道:“何以老父病了,我这边全无消息?要等讣告来了才知!” 沙青因见贺赫赫竟然质询这位脾气不是很好的君王,忙抹了眼泪说道:“二哥您失言了。皇上日理万机,怎么晓得?” 纳兰秀艾却不生气,还软语道:“此事的确是朕的疏忽。因他在先皇在世时就告老归田了,而且一去去了江南那么远,朕便没留心,都是朕的过失。” 贺赫赫也觉得自己不占理,骂错人了,便不说这个,转而道:“老父病重,我做儿子的不能在床前伺候,他现在去了,我若不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不在灵堂上哭上一哭,他也算白生我这个儿子了!” 纳兰秀艾劝道:“江南山高水远的,你身体又不便……” 贺赫赫截口道:“难道你要让先父无儿送终?” 纳兰秀艾便道:“朕还没说完了!朕的意思是,让他回京安葬。让他安葬名臣陵,倒不负他了吧?” 贺赫赫正要说话,纳兰秀艾又道:“朕会让人以冰玉打造棺材,保他尸身不腐,快马加鞭送到京城,一路有诵经,又有护法,保管七日内送到京师,你看如何?” 贺赫赫便道:“那岂不是大费周章?” 纳兰秀艾道:“也还好吧,朕是一国之君,他是一国国丈。这点排场算得什么?你大可安心。” 贺赫赫才方休罢,只等那灵柩抬回京城。而皇帝并无食言,那灵柩确实七日之内抬回了,只在第六日晚上回的,因为太晚了,纳兰秀艾让别惊动贺赫赫,便在第七日早上,才命人传消息,让贺赫赫梳洗过出宫,往大学士府里去。贺赫赫出门自然坐的是璎珞华盖的马车,拉车的马儿还装饰得很隆重,宝石珠链都套上去了。 贺赫赫一看,想起自己参与宴会典礼时满头珠翠的痛苦,便悲悯地说:“你们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马儿的感受?” 仆人们便将马儿的装饰品拿了下来。本是小顺子现下叫“顺玉”的,名字改了本色不改,又满口“皇后真朴素”“皇后真爱护动物”的拍马屁。 贺赫赫又看了看那马车,因为是去办丧事,因此马车是蓝白的,前头也垂着大大的白玉玉璧压帘,玉璧下挂着精致的白色穗子,马车四角无不挂着素色的珍珠以及俏丽贝壳,马车看着虽素,却也是很华贵的,想来是纳兰秀艾特意吩咐的。 宫人移来一个木板做的斜坡,把贺赫赫连着轮椅顺着木斜坡往上推,另一个宫人打起帘子,直接将贺赫赫连人带轮椅推上了马车。马车既高且阔,贺赫赫坐着轮椅也觉得宽敞,长谣也进了这个马车,只在马车里备着的椅子上坐了。 沙青因在后面的小马车里坐,里头还有陪侍的蓼萧。沙青因问道:“小顺子……啊不,顺玉也在大马车里?” 蓼萧道:“是的。” “她不过一个奴婢,现也配姓沙!”沙青因十分红楼梦泼妇风地啐了一口,“也在大马车里了,本宫倒要跟在她屁股后!” 蓼萧忙说道:“这算什么,她今日姓沙又如何,还不是个婢子。她就是坐大马车又如何,还不是去伺候人的。” 沙青因却冷笑道:“就是本宫到了皇后面前,也是个伺候人的。” 蓼萧只觉得沙青因品位越高反倒越难满足了,自然是越难取悦,只能挤出一个笑,说:“那君上就在这儿,让奴婢伺候岂不最好?” 沙青因却冷笑道:“你伺候我作什么?伺候得再好,也不及别人能认亲认戚的!再说了,本宫可是谨守纲常之人,就算他日让我怎么得意了,也不会那般羞辱门楣,让奴婢脏了自家的祖宗名牌。” 蓼萧只得说自己永远忠于沙青因,又永远谨守本分不敢奢望,如此那般,赌咒了一路。倒是前头马车比较和乐融融。长谣一边帮贺赫赫捶着腿,一边打着盹,倒是可爱。贺赫赫又与顺玉说:“现今停灵何处?” 顺玉答道:“便是在大学士府,说起来,咱们也好久没回去了。” 贺赫赫又道:“是呀……”贺赫赫不禁又想了许多,初重生回来的时候,他说话还带点现代广东腔呢,现在,他已经可以张嘴就来红楼腔,各种“忒”“啐”“如此”“巴巴的”运用自如。而且,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纯基佬、纯零君,完全的入乡随俗,倒像这边的人多些。不过说起来,他上辈子就是这边的人嘛,只是年纪轻轻就送了给河神罢了。 顺玉见贺赫赫面露愁色,便知他又为往事伤怀。她一路看着贺赫赫由吐槽受变成苦逼白莲花受,她也心里发苦的,忙说点别的引开贺赫赫的注意:“你可知,这个新任大学士也是刚封不久的。” “哦?”贺赫赫愣了愣,道,“那是什么人?” 顺玉便道:“说起来,他也该叫您一声‘姥姥’。” “姥姥?那不是女人才叫的吗!” “女人叫‘姥姥’,男人叫‘佬佬’。”顺玉便用手指在空气中比划,“立人旁的佬。” 贺赫赫道:“我这个年纪还能做姥姥了,所以他是亲戚了?” 顺玉捂嘴一笑,道:“这倒是个典故,您原不知道的。多年前来了一个人,对着先老爷张口叫太祖太爷地乱叫,先老爷吓了好一大跳,仔细归究起来,原来那人的祖太太与我们的祖爷爷是指腹的,因为不是同性别的,所以就结拜了,没结婚,算得上是义兄妹。然则那个义妹又有个堂哥哥,那个堂兄到江南捐了官,便在江南那边定了下来。那堂兄也勉强算是我们祖爷爷的堂兄吧!这人就是那位堂兄在江南的后代。他那时拿着个族谱,一个一个地给先老爷算下来,先老爷看的头都昏了,见他那么有诚意,就许了他江南属我们沙家的几亩地用。” 作者有话要说:佬佬这个称呼是否很有创造性……☆、第 109 章贺赫赫笑道:“先老爷虽然是个笨人,但心肠倒是好的。” “可不是!他千恩万谢的去了,倒也不忘恩,先老爷告老归田到江南了,便住在农庄里。他也是仔细服侍。先老爷病倒了,他不换衣不闭眼地在床前侍候,在那边倒成了佳话。先老爷又说这人挺尽心的,又说自己的儿子都不在身旁,却也是发财的,不稀罕他那点家业,便把田产都许了给他,也让他姓沙。”顺玉顿了顿,道,“皇上得闻此事,知道那人是有功名的,便封了那人为大学士,还将大学士府邸赐了他。” 贺赫赫听了,也有些昏了,说:“我也不管了,他既然尽心服侍了老爹,老爹又认他,我有什么好说的!” 顺玉又说:“这不挺好的,沙家又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奴婢,这不足数,可又多一个大学士,却是喜事。” 长谣仍半睁半闭着眼的捶着贺赫赫的腿,却还有话从口中溜出:“你道是喜事?裙带做官的,做得好没人夸外家,做得不好,头一个要追着父亲这皇后骂。说的像是父亲拿着皇后印砸皇帝脑袋,逼他封官,然后又拿着宝剑架在官员颈上,逼他受贿。” 顺玉笑道:“我倒说,皇后的宝剑都及不上殿下的唇舌!” 贺赫赫心里想:自己身为皇后,母家的人当官也罢了,现在来当大学士的却是个关系说起来像绕口令、族谱数来横跨中华上下两千年的,难免招人非议。不过自己一早就被弹劾到满身都是子弹洞了,也不差这个。 马车辘轳缓行,许久停住了,又听得外头移那木板斜坡的声音,之后便是宫人掀起软帘,顺玉矮着身将贺赫赫缓慢推出帘外,马上便有宫人接手,推车到地上。贺赫赫的轮椅落地还不稳,就见前头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地,拜了一拜,唤道:“叩见皇后凤体千岁,叩见清平王千岁。” 贺赫赫愣了愣,一阵子回过神来才说:“都自己家人,哪来那么多规矩,都起来吧。” 那些人便都谢恩平身。见前头一个披麻戴孝的男子,约莫三十四五岁,长得不算英俊,但总还精神,想必就是那位远到加尼福尼亚州的远亲了。那位仍拜了拜:“问佬佬的好。” 贺赫赫顿时觉得很尴尬:姥姥叫得那么溜!你以为你聂小倩? “嗯哼,你叫什么名字啊?” “在下聂晓谦,不过现在改姓沙了。” “我去……我去里头看看。”我去,还真是聂小倩。 这聂小倩就引了贺赫赫一行人进屋到停灵处。沙大学士府上四处都长了白旗白缎子,虽然人多,倒是有条不紊,看来聂小倩还是个好使的人。贺赫赫仔细看来,说:“这儿的仆人都好眼熟,顺玉你看,岂不是以前那批?” 顺玉也讶然道:“果然是。” 聂小倩说:“学生不敢忘恩,又想秉持大学士的宽厚待下的遗风,便想办法将以往的人都凑齐了。虽然学生无能,不能凑齐,但也凑了个七八。倒是府里的装潢,都依了从前,不敢变更加减。” 贺赫赫四顾又说:“这倒是真的。” 顺玉也说:“学士大人极是个好人。” 聂小倩忙不迭说:“学生哪里受得起这声‘大人’?顺玉君既然顺着皇后入了宗族,那辈分仍大于学生,按理说,学生也该唤您一声佬佬。” 顺玉笑道:“折杀我也!先不说您是个有功名的,我是个奴婢,且说把我和皇后放在同一个辈分上,就是大大不敬。” 聂小倩赔笑道:“是极,是极。我一时失言。” “你若看得起我,便叫我一声‘顺玉’,即是一家人。”顺玉嘴上如此,心中却暗暗笑道:我再也不敢称马屁界翘楚了,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头七烧纸,贺赫赫命不用大排场,只叫近亲的几个在这边烧一烧、哭一哭便罢了。纳兰秀艾诚然没欺骗贺赫赫,的确是拿冰玉棺材来安置沙大学士的尸身。其实贺赫赫与沙大学士感情并不深,但见着好好一个人眼巴巴没了,自然伤感。况且,他又想到:沙老爹死讯来得不早,我却还能瞻仰遗容,大哥丧身时,我可谓是即时听的消息,却始终见不了他的最后一面!也不知道他是否真是像三八哥所言那般去得安详……但如果不是,我又能怎么样做? 他越想越悲伤,双眼已经盈满热泪,素日他不敢大哭,恐让人知道了不体面,又告诉自己男子汉要坚强,纯爷们理当“流血不流泪,笑将孩子喂”。他又记起,自己都没好好为大哥哭一场,越想越是五脏悲催,不禁大哭起来。他只当棺材里放的是大哥,又只当自己哭的是大哥,更是伤心至极。 长谣呆呆看着棺材,隔着半透明的冰玉,依稀可见到沙大学士的容貌。长谣心神飘远,双眼发直,眼前晃过许多画面,他的心仿佛泡在醋里,一直发酸,酸到他的鼻头,他的眼睛似熏了辣椒,火辣辣的,却干燥得灼人,流不出一滴泪。泪排解不出,悲也排解不出,无处发泄,只能钉在原地,自伤五脏。 贺赫赫虽哭得发苦,但他的哭声却被盖住了。那沙青因使出了许久没用的“嘤嘤嘤”神功,那响彻云霄之外、震铄方圆百里的嘤嘤嘤嘤嘤嘤嘤嘤连续不断、犹如洪水一般一浪接一浪,任你大堤大坝,登时摧毁成水中尘土,消失了也没个响,只听见这波浪滔天的嘤嘤嘤! 然而,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此并非惟独顺玉之叹!!!那嘤嘤嘤竟也无了响,被那“哇哇哇”盖过了,居然是聂小倩大哭,聂小倩这一哭,哭成惊天地!!!泪落泣鬼神!!!如果他是聊斋那个小倩,光靠哭号就能把姥姥轰死!!!如果他到了武侠小说,狮吼功在他面前都是音量为0的渣渣!!!嘤嘤嘤的哭是噪音,他哇哇哇的哭是魔音!!!嘤嘤嘤的哭是哭泣!!!他哇哇哇的哭是武器!!!跟我说一遍——武——器!!!SAY AFTER ME~W-E-A-P-O-N!!! 待大家哭丧过了,沙青因便悄悄拉了聂哇哇来,说:“本宫看得出来,你是个人才。” 聂哇哇忙说:“不敢,不敢。” 沙青因又道:“那你可知道,皇后他是不管事的。” 聂哇哇说道:“略有所闻。其实啊,我也很少听说什么皇后的,还是听得沙昭华比较多。都说昭华美艳动人又聪明绝顶,因此是个实在掌权人,不似皇后是个担了个虚衔,一不伴驾,二不理事。又说沙昭华只是为人低调又孝顺兄长,因此也不争名分。” 这话真是拍马屁拍到啪啪啪那么爽了,沙青因忙笑道:“本宫就说你是个明白人。” 聂哇哇便笑着作揖:“都是托了昭华之福。” 沙青因便道:“见你如此聪明伶俐的,只做个学士也太委屈了。” 聂哇哇听了这话,喜不自胜,不过仍作谦和状:“哪里,皇上赐官,这可是天大的福气!” “这就天大了?日后可有更大的福气在后头,你要怎么着?”沙青因一笑,便走开了。 聂哇哇听了,高兴得心里哇哇叫、哈哈笑,不过碍着现在是丧礼,就不敢显了,仍作哇哇大哭状。聂哇哇却是非凡人,如此哇哇哭,一共哭足了七七四十九日,哭到头七、三七、五七、断七,哭得尤其厉害,在他附近,可谓寸草不生、鸟不拉屎。 三七下葬之后,贺赫赫便已拖家带口的回宫了,因这皇后、宫妃和幼年皇子哪能在外多待,因此下葬了便回去。之后一直到断七,都为聂哇哇料理,也算很稳妥了。 后事料理停妥后,贺赫赫的精神也恢复不少,却见长谣终日是呆呆的,那眼神真清纯——清过小白受,纯过蒸馏水。贺赫赫本习惯了他呆呆的了,但长谣现在的呆也发太多了,忍不住问:“你想什么呢?” 长谣回过神来,不说记忆纷扰之事,却说:“长谣在想,若是有一天,父亲也去了……” 贺赫赫听了,心中悲伤,想大哥去世时自己多么伤心,若自己去了,长谣定是悲伤百倍。他却又知自己如果悲伤起来,反惹了孩子不快,便笑着说:“顺玉你看看,这不孝子才落地就咒我死!白疼他了!” 长谣便说:“我哪敢。” 贺赫赫道:“那就快别说这个了。时下是活着的最紧要。若为了死的事而耽误了活着的快乐,岂不是本末倒置!” 长谣听了,又恍惚起来。 贺赫赫见他这样,又说:“瞧你这个模样儿。” 长谣摇摇头,说:“儿子想先去做个梦。” 贺赫赫听了忍俊不禁:“你这好儿子,别人都说去‘睡个觉’,就你偏说去‘做个梦’。”话虽这么说,贺赫赫仍让他推轮椅进内间铺床起来。这铺床叠被的功夫不能让别人做,否则长谣又要嫌臭嫌脏。贺赫赫让长谣去躺下,再在长谣身上盖了一张绣月荷花的丝被,方才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长谣长大了……正要骑爹吗?这样真的好吗??我最近有点动摇了…………☆、第 110 章顺玉将内房门关严,又将墨竹垂帘放下,转头对贺赫赫说:“这真了不得,凭是多热,殿下都是要盖被子的。” “是啊,他的体甚凉。”说着,贺赫赫又想起大哥那冬暖夏凉的极品抱枕体质了。 顺玉一笑,道:“怪不得到了这个天时,公子还抱着他不撒手。” 贺赫赫正要笑着,却听得一阵风铃似的笑声。顺玉便探头,听笑声就知是玉交枝来了。时值夏季,玉交枝又是个女子,因此即可穿薄纱衣裳,隐约可见藕臂香肩,纤纤玉手摇着个芭蕉绢面扇,看着是极风情万种的。玉交枝看了一眼顺玉,才对贺赫赫说:“问皇后的安。” 贺赫赫说:“你坐。” 玉交枝便坐了,说:“想你宫里就是凉快,我便坐着不走好了。” 正说着,便听得外头有人通报:“皇上命人送东西来了。” 纳兰秀艾到这边不似以前那么勤了,但却几乎每天都叫人送东西过来。对于礼物,贺赫赫通常只一句:“能吃的送进来,不能吃的放外头。” 于是,那人便捧了一盘荔枝进来。 看到那红皮白肉的荔枝,贺赫赫险些失去了理智。他都忘了自己多少年没吃到荔枝了!啊,应该是穿越过来就没吃到了!古代交通和冷藏这么不发达,在京城很难吃上荔枝嘛!对啊……古代交通和冷藏不发达,怎么吃到荔枝啊?慢着……杨贵妃不就吃到荔枝吗?这、这…… “这荔枝怎么来的?”贺赫赫问道。 顺玉说:“是不是四时农庄的果品啊?” “不是,皇上说荔枝还是本地的好,这边的土壤不合适,叫人用冰玉砌成冷藏箱,快马加鞭赶紧送来的。皇上吃的时候不忘皇后,便命奴才送来。” 贺赫赫道:“也罢,放下吧。” 那太监将荔枝放下便告退了。 玉交枝道:“看来一定是用冰玉棺材运送沙大学士回来这件事启发了皇上。” 贺赫赫却道:“这样会不会很劳民伤财?会跑死骏马吗?” 玉交枝剥了荔枝,看了看贺赫赫,皱眉说:“皇后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贺赫赫赶紧问道。 玉交枝看屋内只是顺玉伺候,并无闲杂人,便说:“今天有个老谏官搬了个棺材来上朝,说是冒死进谏,这听说了吗?” “没有!”贺赫赫道,“为什么啊?” “那你难道没想过,为什么在江南那么远的地方即刻就能冒出一个冰玉棺材?” 贺赫赫愣了愣:“没有……” 玉交枝吃了一口荔枝肉,说:“有一位开国大功臣也是告老归田到了江南的,他死后,太祖爷特别将为自己准备的冰玉棺材转赠了他。因此那位开国元老的棺材便是一口冰玉棺材,葬在江南。陛下命人将他的墓掘开,将那口冰玉棺材转给了令尊,因此引起了朝野非议。” 贺赫赫听了,自己也吃了一惊:“看来这冰玉棺材的规格非同小可,是要帝皇之尊才可以用的?” “那也没定例,要是有功之臣也不妨。” “我爹算什么有功之臣啊!” “正是,陛下还让令尊入藏了名臣陵……”玉交枝又说,“而且您到大学士府上以及从大学士府回宫的这两天,皇上怕您被冲撞了,便命路上的店铺不许开市、街上不许有人走动,又怕道路颠簸,便在这一路上都铺满了黄沙,让你舒舒服服的走动。” 贺赫赫心中“oh **”一声,说:“而且他还让我那个超远的远亲当了官。” “说起你那个远亲,还真有趣儿!”玉交枝咬着荔枝笑,“他与那个老臣辩论,已经辩得老谏官哑口无言,只能吐血三升、一头撞死。” 贺赫赫心中便“oh ** **”,又说:“那便如何了?” “皇上就让人把老谏官放进了谏官自己带上来的棺材里,叫人直接抬走,找个去处埋了。”玉交枝说道,“皇上还嫌大殿沾了血光不吉利了,要请乐无荒来,又要重新装潢呢。” “重新装潢?”贺赫赫边吃着荔枝边觉得头痛,“皇上现在很爱花钱是吧?” 玉交枝笑道:“是挺爱的。横竖他有钱嘛。” 贺赫赫又转头对顺玉说:“你不是挺顺风耳的嘛,怎么就不知道这些事?” 顺玉忙说:“奴婢现在是宫里的一个小奴才,哪敢打听朝廷的事?” “是吗?”贺赫赫冷笑说,“你莫不是故意不告诉我,要陷我于不义!” 顺玉忙跪倒。 玉交枝便说:“你唬她作什么!这种事她怎么好跟你开口?况她是个没念书没见识的,不知道厉害轻重。你是大学士之子,还跟她计较。” 贺赫赫气方平了,又想,顺玉不说,大概也像玉交枝所言不知道兹事体大,二来,顺玉是见贺赫赫身体不好,不愿拿这些来烦他。 “起来吧,”贺赫赫说,“瞧你吓得。” 顺玉说:“凤威难测,奴婢还在怕呢。” 贺赫赫说:“我有那么凶?” “没有,奴婢自己胆小而已。” “你……” “奴婢真怕啊……” 贺赫赫叹了一口气,说:“行了,你到外头随便拣个你喜欢的玩意儿领了去,当我赏的,给你压惊。” “谢公子!”顺玉便欢欢喜喜地跑出去了。 玉交枝笑道:“关于殿下的满岁宴,您打算怎么样?可要排什么筵席?” 贺赫赫道:“不要了,不作这个孽了。而且我们现在身上有丧,这三年都不搞这个了。免得又有什么臣子撞死吐血流鼻涕脚抽筋不孕不育的,通通赖我呢。” 玉交枝道:“皇上这个人嘛,别人越不让他干,他就越要干,别人越不喜欢你,他就越要喜欢你。而且你又有一个皇嫡长子,并没什么可忧虑的。” 贺赫赫笑道:“就你会看人。” 玉交枝道:“我自然会看人,若说我看不清楚的,就数你那位皇子殿下了。奇奇怪怪神神化化,若说他聪明,有时又迷糊,若说他迷糊,但心里却门儿清得很。不像刚长好的小孩子,倒像老人痴呆的活神仙。” “啐。”贺赫赫也王熙凤了一把。 二人话毕,玉交枝便回去继续训练教坊的舞乐,沙青因又来请安。沙青因来请安的时候,又大大赞扬了那个聂哇哇一番,说他对沙家多么的尽忠尽孝,皇后应当也在皇上面前为之美言才是。今天老臣子撞死一事大可看出那个聂哇哇什么货色,贺赫赫也便不想理他。贺赫赫又不想让沙青因难堪,就随便敷衍了两句,说自己乏了,就打发沙青因回宫。沙青因哪里看不出贺赫赫的态度,便又对贺赫赫多添了一分怨愤。 沙青因又说:“他是要风情没风情、要美貌没美貌,说才也勉强、说德也不觉,难为皇上还成天把他当菩萨供着!可气!可气!” 乐无荒拈了把香烧了,摇了摇,笑笑说:“他是皇帝心中的菩萨,这不正好让你这菩萨弟弟沾光了。” 沙青因却将乐无荒手中的香夺了过来,掷地上还踩几脚。乐无荒忙说:“嗳哟!嗳哟!折杀我了!” 沙青因却冷笑:“你有何折杀的?你原是大青第一不敬神的!” “啧,我哪里是敬神了,只是心疼银子罢了。你以为这个素香是街上捡来的。”乐无荒将香拾起来,丢大鼎里烧了。 沙青因说道:“我若不成器,你也别想成得了气候。” 乐无荒笑道:“你这话说得怪了。宫里得他宠幸的美人一把一把的,比我这里的香还多呢,但全国能称国师的,可只是我一个。” 沙青因道:“既然你这么稀罕,还稀罕我这个一把一把的干啥。” 乐无荒道:“我稀罕你,跟皇帝稀罕你是一个理儿的。” “什么?”沙青因皱眉问道。 乐无荒道:“都是为了你背后那个生了太子爷的哥哥。” 沙青因最忌讳这一件,听了几乎气得跺脚:“你稀罕他做什么!” “我不稀罕他,他太没追求了。”乐无荒笑道,“昭华君,你听我一句,你二哥是清白之身托付皇帝,在皇帝微时已有交情,又是大学士家的儿子,几乎没干过什么不体面的事,还有功,养了个儿子,竟都让琴相那党的人批判快成个狐媚子了。可见这皇后是不好当的。你平白无故的,要出这个头干什么?” 沙青因冷笑道:“敢情我因是个二婚的,就活该出不了头!”越说越气,沙青因索性赌气跑了。沙青因的侍女蓼萧见状,也不先跟主子走,只是对乐无荒说:“国师大人大量,你素知昭华的脾性的……” 乐无荒微微一笑,说:“去吧,过两天他自会回来跪着求我的,到时你可别心疼主子。” 蓼萧听了便告退,匆匆忙忙地跟了出去。沙青因见她这么慢,又恼了,踢了她一脚,说:“没良心的,不如就留在国师馆子里别出来了!”蓼萧含泪告饶了,沙青因方歇了。 作者有话要说:儿童节快乐!其实我打算今天儿童节两更的,但是110章在零点发了2次都发不出来,可能是天意吧……☆、第 111 章那边,贺赫赫也劝了纳兰秀艾要厚葬那死谏的老臣。纳兰秀艾笑着答应了,又劝贺赫赫不要多心,说这不过是琴相那帮人弄鬼。贺赫赫却道:“先前或许是有人故意挑唆说我,但这件恐怕真的触了众怒,你再不要这么袒护我了,反把我捧杀。”纳兰秀艾只满口答应,又说:“别说这个扫兴事了,朕已帮长谣安排好了老师,明日即可上学,你好好准备吧。” 第一次送孩子上学,贺赫赫的心情自然很复杂,既是激动,又是不安,少不得勤勤恳恳地劝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识字就行了,也不用太勤的,学得再棒也不能考状元;若是颜控洁癖发作,大可以叫人换个又俊俏又香的来,不过别搞师生恋;不要仗势欺人,伴读们不是用来欺负的,是用来帮忙抄书、背书、写作业和考试作弊的,凡此种种,交待了几百项几千小项,贺赫赫这样父兼母职,难免啰嗦了。顺玉掩嘴笑道:“我看不必旁人了,就皇后去教书好啦,就这么一件事能讲上一个时辰呢!” 贺赫赫听了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步入了“唠叨老妈”的行列,忙说:“没事儿,我就随便说说,你快去吧。” 长谣便道:“父亲放心,儿子对师生恋没有兴趣。” 贺赫赫又觉自己失言,说:“快别说这些,去吧。” 长谣突然抱住贺赫赫的头,猛力地朝他嘴唇亲了一口,说:“那么父亲要想念长谣,长谣告退了。” 贺赫赫一时懵了。顺玉却以为长谣只是小孩子心性,便笑眯眯地送了长谣出门,又命几个得用的宫人跟着。长谣上轿便往上书房去。长谣下轿后独行一段路,虽没进屋,就知道他的老师是个又俊俏又香的了,因他站在门外,就听到啪啪啪的声音,还听得纳兰秀艾说:“老湿好紧!”又听得一个斯文男声说:“是皇上龙马精深!” 长谣本想回避一下,便再逛了一会儿院子再来,仍听得纳兰秀艾说“龙马还是很精神”,斯文男声说“不行呀皇上”。长谣只走了出来,对宫人说:“待会儿皇上出来【各种意义上的‘出来’】,你只告诉他,我今天不想上课,门都没进,只顾着逛园子了。”说完他便上轿折返,回去后,只告诉贺赫赫自己学会了个新词叫“龙马精神”。 贺赫赫问道:“你老师姓什么的?” 长谣想了想,说:“许是‘马’吧。” 贺赫赫道:“‘许是’?你怎么自己老是姓啥也不知道。你这孩子,就是目中无人。” 纳兰秀艾后宫虽然不少美人,但还是头一回玩老师,因此兴致勃勃、【——】也勃勃,勃了又勃,勃完再勃,书桌上的毛笔从小到大都轮了一遍,才方作罢。他提起裤子出门,才发现天色已经有些不对了,又问宫人:“怎么不见清平王?” 宫人便答:“大概是小孩心性,见无人管他、拉他,逛了一会儿院子就回去了。” 纳兰秀艾听了才放心:“哦,没关系,小孩子嘛。” 到了第二天,长谣才见着了老师的脸。太傅教书教得心不在焉,又一直站着抖腿,坐就弹起,读课文读着读着还走音了,长谣大概知道太傅菊花里大概塞了什么怪东西。果然,**文里当太傅不容易,又要防皇上,又要防太子,又要防将军,有时还得防太监…… 长谣回去后,贺赫赫问:“上学辛苦吗?”长谣想了想,答:“老师上学挺辛苦的。”贺赫赫听了大为感动:“啊,好孩子,自己上课不说辛苦,倒体谅着老师。好啊,好啊。”长谣便歪在贺赫赫身上,双手抱着贺赫赫的脖子,又亲了几口。顺玉笑着劝道:“殿(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