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1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1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1部分了狐祟。那小公主仿佛是狐狸精变出来骗人的,莫不是故意要陷害陛下吧。” “狐狸……狐狸……”大粒皇帝心念数转,强忍着全身的剧痛思考,又对沙玉因道,“果真是狐祟吗?” 沙玉因答道:“不错,正是狐祟。” 大粒皇帝想了想,说:“那狐狸居然要害朕嘛!” 沙玉因想了想,又说:“臣以为,九尾夫人……” 大粒皇帝皱起眉来,说:“你也认为是他?” 沙玉因点点头,说:“臣本以为他不会害人……” “朕,本也这么以为。”大粒皇帝冷笑道。 沙玉因便答道:“苏玉藻就在外头候着。” 大粒皇帝冷然道:“让他进来。” 苏玉藻得蒙宣召,便强撑着无力之身缓缓步进内间。他见大粒皇帝身上妖气根本无退,便知是沙玉因刻意的见死不救。可他现在若说这话,恐怕是再没有人会信他的了。 苏玉藻跪倒道:“拜见陛下,得见陛下圣体安康,臣深感欢欣。” 大粒皇帝冷然道:“你果真如此吗,狐狸?” 苏玉藻闻言一愣,仍强自镇定道:“小狐是来报恩的,很可惜……” “你果真是来报恩的吗?”大粒皇帝截口问道。 “是的,小狐当真是来报恩的,不敢有半分欺瞒。”苏玉藻仍然分辩着。 大粒皇帝便道:“这很好,知恩图报,很好。” 苏玉藻并不明白皇帝的意思,只道:“这、这本是应当的。” 此刻,苏玉藻到底是不是来害大粒皇帝的妖物已经不重要了。皇帝也不想去探究,他只在乎一件事——就是自己能否活下来。 大粒皇帝又道:“朕得的可是狐祟?你是狐,自是最明白的。” 苏玉藻知这个是瞒不过的,便道:“确实是,但并非小臣所为。” 大粒皇帝便道:“果然是狐惑么……” “是的,皇上圣明。”苏玉藻答道。 大粒皇帝又道:“朕再问你一个问题。” “皇上请说。” “朕曾看过医书,书里说,狐心能解惑,使人食之不蛊。”大粒皇帝问道,“可是真的?” 苏玉藻闻言,脸色惨白:“皇上!” 沙玉因便道:“这应当是真的。狐心确实能解惑。” 大粒皇帝便冷然一笑,道:“狐狸啊,你不是来报恩的吗?现在便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说这几章沙玉因没那么王霸了?= = 其实他本来就不王霸,他不是神,也有自己的无奈和软弱吧。而且他来下凡来度劫的,不是来度假的……什么是度劫?就是受虐啊……【真理无误☆、第 90 章 苏玉藻拜倒道:“皇上,这……小狐看皇上也并非无药可治的,不如请天巫来看,也好顺便还小狐一个清白!” 沙玉因便道:“从此处到灵塔须费时不少,现在皇上的状况如何,狐君你应当清楚。若无解救,陛下活不过三刻钟。” 大粒皇帝闻言,便是大惊失色,若非他此刻周身乏力,早已自己提刀取心了。苏玉藻自知无力挽回,抬起头来,对皇帝说道:“小狐当真是来报恩的,若皇上信得过小狐的心,便拿去用吧。但小狐唯恐血腥会伤了陛下的气,还请陛下让小狐到别处取心。” “准。”大粒皇帝又对沙玉因道,“你带他下去。”说着,大粒皇帝又对右太监道:“你也跟去帮忙,快去快回。” 右太监道:“奴才遵旨。” 说完,右太监便跟着沙玉因与苏玉藻到外头去了。沙玉因命右太监在外头守候,便与苏玉藻一起进了一间暗室。暗室只有二人,苏玉藻便安心了,只对沙玉因悄声道:“我刚刚没有在陛下面前揭穿你。” 沙玉因冷然道:“你说了也没用,他并不信你。” 苏玉藻便答道:“他固然不信我,他也不信你,他是不信任何人的。” 沙玉因便没说话。 苏玉藻又道:“只要我说了,他总是会疑心的。” 沙玉因顿了顿脚步,道:“你想说什么?” 苏玉藻突然跪倒,道:“我求您,让宫逢春来挖我的心吧!” 沙玉因皱起眉来:“我不明白。” 苏玉藻苦笑道:“若是我要死了,便想要死在宫逢春手中。我的心还能跳动,便望能跳在宫逢春的手中。” 沙玉因听了,便道:“你与他有私?” 苏玉藻将细眉一挑,说道:“‘有私’?不,并不是的。” “不是‘有私’,难道是‘有情’吗?” “虽然‘有私’这个词并不动听,但我若能挣得这么一个身份也不错,我原以为‘有私’便是有情,所谓‘私情’。很可惜,与其说是我俩‘有私’,不如说是我一个人‘有思’,有的不过是单相思。”苏玉藻苦笑着跪下。他身上的力气已经耗了个一干二净,“单相思”三字说出口后,他也似如断线风筝一般跌落在地上,即使与那坚硬地板相撞碰得骨头发痛,也已经没有撑起身的力气。 沙玉因只低头看着这个由狐狸变成的男人。他到最后一刻,仍然没有选择变回原形。变回原形的话,他身体的负担便没那么大了……他之所以仍维持着人形,大概仍想着要见宫逢春吧?他想以英俊潇洒的模样来与宫逢春诀别吧? “你想让宫逢春来杀你是吗?”沙玉因的语气仍是冷冰冰的。 “是!这是我最后的心愿!”苏玉藻跪倒在地,揪着沙玉因的衣袖,不觉已是声音哽咽,“你……你也是个有情人吧。你也明白我的感受吧?” 沙玉因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薄唇轻启:“我明白。” “我就知道你明白……”苏玉藻双目都泛起了激动的泪花,此时此刻,生死对于他已不重要了。他甚至还能在绝望中感觉到一点喜悦的甘霖。 “我既明白你,你何以不明白我?”沙玉因俯视着这个跪地的落败人,“如果我两次三番迫害宫逢春,你会施舍我一个善终吗?” 苏玉藻的心骤然一寒,五指松开了沙玉因那片衣袖,身体便往地上栽倒。沙玉因整了整那片被捉皱了的衣袍。 宫宴变成了惨剧,皇帝中了邪,众人也都不欢而散,唯有皇太后仍在殿外等着。尽管因为外戚的关系,父子中间有些不睦,但皇太后到底是个父亲,自然是十分在乎皇帝的生死的。宫逢春回到寝宫的时候,不觉多嘴,跟侍婢兰芝说道:“你道沙玉因让九尾夫人进殿里是干什么的?” 兰芝愣了愣,道:“奴婢怎么知道。大概是请他帮忙伺候吧。说起来,皇上之前生病,不也是九尾夫人常在床前服侍吗?” 宫逢春却微微摇了摇头,道:“本宫觉得不是这么简单呐。” 兰芝道:“奴婢看夫人也想得太多了,还能有多复杂?” 宫逢春便道:“你见过医生帮人医治的时候叫上不相干的旁人吗?更何况是作法呢。” 兰芝愣了愣,道:“夫人所言虽然有理……” “而且,四公主……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那样?难道不是很蹊跷吗?”宫逢春又道,“再说了,本宫总觉得九尾夫人进殿时神色有异……啊不,从小公主接近陛下开始,九尾夫人的状态就很不对了……” 兰芝讶然道:“夫人真是观察入微,奴婢都不曾察觉。” 宫逢春慢慢地走到窗边,地板是木做的,今天穿的是木屐,与地板相击,发出了“叩叩”的声响。他的脚步既优雅又缓慢,无论如何,他都是宫家的嫡子,宫里的辟谷夫人。他始终不能忘记这个身份,不能做回那个马背上弯弓如月的男人。有时候,被最可恨的那个男人推倒时,他会闻到属于山岚的气息——就像是他又回到了青崖碧草上。当那个可恨的苏玉藻贯穿他的身体时,当两个明明是皇妃的男人□地纠缠时,宫逢春不但沉溺于肉欲,还会耽溺于一种无比的快感和刺激感之中,他的心又如同逐鹿青崖间的时候那般轻快愉悦,又紧张不已。 宫逢春一步一步地来到窗边,伸出手来,缓缓将那窗户推开,几乎是在窗户推开的同时,一阵夜凉的清风便扑面而来。这清风带着后宫固有的粘腻的味道——混杂着熏香、胭脂、浆、花草、酒气等等的复杂味道,这阵味道让清风也变得不清了。然而,这次,这风中却还混杂了一些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宫逢春似乎隐隐闻得一丝血腥气,耳边又似隐隐听得一点悲鸣音。可那风停息了,这一切也都归于寂静,静得让宫逢春觉得刚刚的不安不过是一种细微的幻觉,如同烛泪般溶了,凝了,不热了。 宫逢春是春天出生的,绿草是他的辣文。他喜好骑射,渴望能够建功立业,他羡慕每一名将军,他以为自己能够成为一名良将——如同他宫家的开国功臣们一般战功赫赫。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族长的一句“太平盛世,良将何用,还不如当个歌姬”。宫逢春便道“我只会武功,不会歌舞”。族长笑着挑起他的下巴,说“不必歌舞,凭你的姿色,张开双腿就够了”。 屈辱。 宫逢春“嘭”的将窗户关上,转过身来,对兰芝道:“夜深了,梳洗入睡吧。” “是,夫人。”兰芝瞅着今晚宫逢春心神不宁,便仔细应对。 宫逢春刚进宫的时候,也肆意潇洒过一阵子。那是他以为大粒皇帝真心爱自己的时候。当时大粒皇帝对他恩宠无限,知道他喜欢骑射,还带着他一同到寂静岭狩猎,赐他骏马与名弓,待他真如珠如宝。再后来,宫逢春已成了辟谷夫人,不吃五谷,行走不再如风,静得怕人,让人已经忘了他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有只野狐没有忘记。 有只野狐记得他当年是如何的意气风发,有只野狐深深地迷恋着他,所谓一见倾心。有只野狐在山林间静静地等候着他的再次来临,尽管再见时,宫逢春已非仗剑引弓的少年,而成了一个安静温文的青年。宫逢春甚至没有参与狩猎,他同其他后妃一般安稳地呆在燃着火炉的帐幕里喝着热茶,垂眉敛目,端庄优雅。 有名同座的良人问道:“据闻你喜欢骑射?” 宫逢春淡然答道:“那是少年时候家里逼着学,才会一些。” 良人讶然道:“果真?不过你会也比不会的好啊,怎么不出去玩一下呢?也比较没那么无聊。” 宫逢春说:“现在太冷了。我是春天出生的,所以特别怕冷。” 野狐记得宫逢春怕冷……宫逢春本是个热血少年,顶风冒雨也没有问题,只是后来慢慢的不爱运动了,又不吃饭不吃肉的,身子自然就没以往那么好,便一味的畏寒怕冷,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他怕冷,我愿拥着他……沙玉因,求你……这、这是我最后的……” 第二天清晨,九尾夫人暴毙的消息还没传开来,就有人敲开了宫逢春的门。亏得宫逢春是个早睡早起的,因此便接见那人了。那人说是内务府送来了件新制的狐狸皮裘来,请辟谷夫人务必珍之重之。 宫逢春道是内务府送的,以为是皇帝的意思,因此不好拒绝,只道:“那么有劳公公了。”他打赏了这位公公,打发他下去了,便对兰芝说:“将这东西收起来吧。” 兰芝问道:“夫人也不看看吗?” 宫逢春便道:“你素知本宫不喜兽皮,到了冷了,还是照例穿棉袄好了。” “可是……” “反正本宫现在也不怎么要出门,到了冬天,身上穿棉袄,屋里烧火盆,足了够了。”说着,宫逢春便摆摆手,让兰芝将这件兽皮压了箱底。 作者有话要说:我记得之前有位姑娘是猜中了狐狸的死法的?挖心什么的……因为有伏笔被看出来了= =☆、第 91 章 九尾夫人暴毙的消息,是下午才传到宫逢春耳里的。陛下好起来了,九尾夫人却死了,后宫中并无情义可言,似乎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夫人的死而伤心。倒是九尾夫人的陪嫁**殉主了。九尾夫人本来独掌宫中大权,却因死而离职了。大粒皇帝便让辟谷夫人来当家。辟谷夫人却推辞了。三夫人之中,九尾夫人身死,辟谷夫人闭门,那么只剩下本来是燕良人的飞燕夫人了。大概是有飞良人的前车之鉴,飞燕夫人掌权后行为仍然相当低调,不敢擅权,这点让大粒皇帝很满意。 按史书记载,此时已离大粒年间结束不远了。而大粒皇帝的身体素质每况愈下,已经没法像以前那样□六宫。因此大粒年间那精彩的后宫历史也随着大粒皇帝的体力走向了沉寂。辟谷夫人一直辟谷修道,两耳不闻窗外事,若非特殊需要,他从未离开辟谷宫半步。他对皇帝的情爱一早断了,他对后位的痴念也一早断了,甚至说,他对大皇子的亲情也已经消散。他心中可尚有情爱呢? 有时半夜,月影花摇,在窗边有影子缓缓摇晃的时候,浅眠或是未眠的宫逢春便会惊起,带着一种莫名的期待去推开窗子,然后失落地看到一地寥落的梅花疏影。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有时候,辟谷夫人会在几个睡不着的夜里想起之前许多的事情。刚进宫时的飞扬跋扈、鲜花着锦大抵都忘了,进宫日久后的步步为营、权位渐隆也不大爱去想,倒是多记得入宫前的事,那个时候才叫真正的随心所欲。他是宫家的公子,谁都不敢开罪他。家里的人根本没想过要让他继承家业,所以也从不严格管束他,反而十分娇纵。 入宫后的事,他比较想得起来的是狩猎时候的事。他记得皇帝在山上射虎,救了一只虎口下的野狐。其实寂静岭老虎并不多,辟谷夫人知道是人们为刻意讨好皇帝,才先准备好一两只老虎,等狩猎的时候放出来,让皇帝射中,讨皇帝欢喜。辟谷夫人却不知道,那只野狐是想再来见他,因此才会走近狩猎的范围,也才因此遇到虎口的危机。但这也不要紧了,皇帝觉得这只野狐很漂亮,漂亮得不忍心将他的皮剥下来做衣物,反而想带会宫中当宠物养,因此便将野狐送到辟谷夫人手中,让辟谷夫人好生对待他。 辟谷夫人和野狐过了一些比较和睦的日子。辟谷夫人虽然喜欢骑射,但却不喜欢真正的伤害到野兽,他对野兽是喜欢的。因此,他对野狐也相当不错。到快将回宫的时候,辟谷夫人便偷偷将那野狐放了,只道:“这宫中不见天日的宠物已经够多了。我不愿你也如此。” 野狐当时跑了几步,再回头时,却见辟谷夫人双眼满是忧愁。野狐才自此立誓,要将辟谷夫人从那不见天日的去处解救出来……可他终究没做到。 据史书记载,辟谷夫人的命比大粒皇帝还长些。因为静心辟谷的缘故,他活得很久,死的时候十分安详,该是安乐死吧。那幅上好的狐狸皮一直被藏在一口大大的箱子里,数着岁月遗落的尘埃。直到辟谷夫人故去,皮裘也随着箱子作为陪葬品一起入殓,深埋在大青妃陵的地底。 生前不能同床,死后尚能同|丨穴。 他们仍然再见了,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 沙玉因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也许是月光照耀得太好,照得他那向着明月的心也有些软了。他的手握住了那跳动的心脏时,突然发了软一般的,没有将心脏里头的元丹捏碎。法力几乎尽失,那元丹其实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他只消两指轻轻一捏,那几百年的元丹便会化成了灰。没有元丹的狐心,即使给了皇帝吃,也不能救活他,只能让他多活几天罢了。他本意是直接将那颗元丹捏碎——反正那元丹已经没什么用了,法力尽失的野狐在失心后,即使有着一颗元丹,也无法回天。可他却只是将那元丹扯了出来,那颗元丹现只有米粒那么大,放到了毛裘之中,根本看不见了。 大粒皇帝便得到了没有了元丹的狐心。他吃了之后,立即就回转过来了,但其实这不过是一时的暂缓。他仍活不得多少天了。沙玉因只愿就此离开。他甚至没有意愿去看大粒皇帝咽气的可怜样。他只愿带着贺赫赫离开。 沙玉因这么多年来,一直希望亲眼看着大粒皇帝痛苦死去。但现在他已不能,皇帝死后,他就更难脱身了。因此他才决计尽早带走贺赫赫。如果只是要杀皇帝,沙玉因一早便可下手。但沙玉因想摧毁的却是更多,所以他布了很多布棋,所以他放着皇帝的命这么久,然而,他现在决计迅速地灭掉皇帝,将这么一盘苦心经营的棋都废弃,转身带贺赫赫离去。 什么天生异象要去祭祀……这样的借口,沙玉因随手就能拿来用。沙玉因就能够带着皇令一路通行无阻地到达边关。到时出了关,便是海阔天空。皇帝一死,朝中顾着争夺皇位,自然也顾不上这位失踪了的谏官了。 不过在判定“天生异象”之前,他首先要到灵塔去,作个观星的样子,再作个记录。 临出门前,沙玉因照例帮贺赫赫按摩了双腿,使他的肌肉不至于萎缩。沙玉因的手劲不错,方寸拿捏得很好,既能活血又不至于捏出淤血来,可惜,再好的力度,贺赫赫也是感觉不到的。沙玉因慢悠悠地为贺赫赫着腿,每一下都按中|丨穴道,如果贺赫赫的腿尚有知觉,大概会觉得很酸痛。沙玉因专注地按摩好他的腿后,说:“我要出门了,今天晚上就回来。” 贺赫赫点点头,静了半晌,突然说道:“我今天不舒服,写了个方子让人来熬药。” 沙玉因愣了愣,说:“是么?竟无人与我说?” 贺赫赫道:“我教小顺子别说的。这药我吃了后便好了些,你看。” 说着,贺赫赫便将那写好的方子递予了沙玉因,沙玉因看了方子,脸上顿现惊色。 最近贺赫赫食欲不振,精神萎顿,腰酸背痛。贺赫赫本以为自己是体弱兼之思虑过多所以才会不适,结果他为自己诊脉一番,方知原来自己怀孕了。大概是贺赫赫身体不好,精神也不好,所以胎息很弱。今日早起时,贺赫赫也发现自己的裤子染了红,如果他不是爆痔疮的话,应当就是胎漏下血。他为自己诊脉,那个胎倒是没掉,然而却是虚血伤阴,胎动不安。贺赫赫便自己写了个方子,让小顺子去找药来熬。吃了之后到底好了些。 但贺赫赫知道这个胎十分弱,自己又是这个状况,恐怕很难保得住。而且从医学和科学角度来说,这种情况的确不适宜保胎。如果他的情况尚未好转,甚至恶化,那不但不好保胎,甚至还应该进行人工流产才是。 沙玉因看过方子后,便拿了贺赫赫的手来探脉。贺赫赫素知沙玉因本想要个孩子,但现在真的有了孩子,他想沙玉因却又未必欢喜得起来。沙玉因沉思了一阵,方才抬起头来,给了贺赫赫一个笑容。沙玉因的笑令贺赫赫心中的烟霭顿时散去,心倒是跳得快了许多。贺赫赫记不得多久没看过沙玉因的笑容了。沙玉因本是个不爱笑的,在少年时候,倒是偶尔不吝惜给贺赫赫几个笑容,到了青年时候,却又越发沉郁起来。即使他对贺赫赫总是细致体贴,却也不似往日那么全无郁结了。 这个笑容如此美好。这个夜晚也变得美丽起来。可这个夜晚,却是贺赫赫最后一次见到沙玉因。 沙玉因来到灵塔的时候,总觉得心神不宁。灵塔内寂静得过分了。当他穿着那白色的衣服进入时,从没想过这件衣服会在一瞬间变成红色,就像他没想到,当他一进入灵塔时,千万枝缠了杀生咒的利箭便向他飞射而来,如同密雨。天巫也是穿着一身的白,忽然从上层跳了下来,含泪拥住了自己的儿子,与自己的亲儿一起,染红了白如霜雪的袍服。 从高处看着,看着那两张相似的、曾他目眩神迷的脸,大粒皇帝浑浊的灰色眼珠突然蓄满了泪:“唉……人老了,心也软了。”说着,他便咳嗽了几声,掩面不忍再看。 杀生咒是天巫亲手写的,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写这些咒、又是怀着什么心情写这些咒,那是无人知道的了。大粒皇帝是用了什么办法逼天巫写下这些咒法,又是用什么办法逼得天巫无路可退,也是无人知道的。而看着这个曾令他心动的男人及其儿子死于乱箭之下,大粒皇帝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无人知道,但他到底落了泪。 但也许他也是哭自己,过了没几天,大粒皇帝就驾崩了。不过大粒皇帝的寿命和心情,都与那在飞霜居居住的男人无关。贺赫赫坐在轮椅上,抬头看着天边的一轮残月,腹部又坠痛起来。下腹犹如被一千根细针所刺一般,尖锐的疼痛遍及每一寸肌肤。贺赫赫的脸变得像月色一样霜白,月色一样的白的,也像沙玉因那张脸。沙玉因的脸也无可幸免地被插上了利箭,他的身上有不计其数的箭伤,脸上则被射中了五箭——他的脸并不大,你可想而知箭雨有多密,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全身就染满了自己的血。 他甚至还来不及感受父亲天巫的血和泪,瞳孔就已经涣散。 他的身体犹如被地狱烈火燃烧一般的饱受煎熬,可他的灵魂却因为死亡而游离在痛苦之外,慢慢地飘升起来。他只是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活得这么短,居然是自己先离开贺赫赫。但这次死亡,却是他第一次庆幸自己不必过忘川,那便不会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事实上,这一章一早就打算这么写的。所以有姑娘说的对,兽皮压箱底是一个伏笔,在本部结束后应该会写一个九尾和辟谷的HE番外吧【大概?】至于之前说要多写点他们夫夫甜蜜,以后就……指的就是沙玉因其实会死=L= 而且比贺赫赫死得更早 之前沙玉因已经有很多事做的很明显了 如果皇帝这都发现不了 就真的是OOC了……而贺赫赫的定位本来就是白莲花玛丽苏,不用我多说多少次吧,大哥也是个三观不正深井冰男人,我很清楚自己在写什么……并一意孤行地这么写着……☆、第 92 章大粒皇帝在寂静岭的时候已对沙玉因的忠诚产生了怀疑。事实上,也许他一直都没完全信任过沙玉因。即使是跟了他很久的臣子他也未必相信,更何况是沙玉因这个他眼中的“祸胎”呢? 离开寂静岭回京,大粒皇帝暗中面见了天巫。天巫并不知道因由,只对大粒皇帝道:“陛下邪毒侵体,虽然表面上不大能看出来,但却十分要紧。必须尽早清毒。” 大粒皇帝沉吟半晌,道:“我不想你帮我。” 天巫听了,脸色便变了变,只苦笑着道出了大粒皇帝想套出的那句话:“那亦无妨,玉因也是有法子的。” 大粒皇帝听了便明白,坐实了心中对沙玉因的猜疑。沙玉因明明可以清理掉大粒皇帝体内的邪毒,但他却没这么做,只是清除了表面的毒素,让大粒皇帝看起来转好了,却放任邪毒侵体,显然是不安好心。大粒皇帝想了想,又说:“若朕现在把余毒清了,便能完全好起来吗?” 天巫低头没有回答。 大粒皇帝笑了笑,说:“朕明白了。如果朕清掉余毒的话,能活多久?不清的话,又能活多久?” 天巫答道:“清掉的话,陛下的身体恐怕也是大不如前。不清的话,若没触发什么邪气,应当也是差不多的。” “差不多”……这三个字相当的微妙。大粒皇帝想了很久,才说:“其实,朕也差不多了。” 当时大粒皇帝说要修道,都是蒙骗人的。大粒皇帝根本没想过自己可以长命百岁。他也并不奢求这件事。年少时,他觉得生命是一件不错的事,活着才能让他追名逐利,攀爬上权力的巅峰,呼吸着顶端的空气。可当他到达了权力的巅峰,他又发现,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的美好,成为了皇帝,负担反而更重。他越活越累,心累,现在,身体也累了、不支了,他不想再撑下去。一部分的他想要休眠——长长久久地,一部分的他想要再见到微才人——长长久久地。 他总是执意认为微才人会在奈何桥旁等他。他却并不知道,微才人宁愿生生世世也不再与他纠缠,喝那碗孟婆汤喝得那叫一个香。 自从发现了沙玉因的叛逆心后,大粒皇帝加紧了对大谏府的监视。在布置灵塔的弓箭阵前,暗卫送来了有关大谏府的最后一份报告。“今天,大谏府一切正常,就是有个奴才出去买药,估计是为沙明因买的。”暗卫说道。 大粒皇帝说道:“为什么要特别出去买?是府里没有常备着的药吗?” 暗卫答道:“皇上英明,那是普通人一般都不会备的药。” 大粒皇帝皱起眉道:“看来这个沙明因真是多病之身,这次又染了什么病?” “倒不是病,”暗卫答,“是喜。” 大粒皇帝愣了许久,半晌才苦笑道:“也好,也好的。” 暗卫不解其意,疑惑地望向大粒皇帝。 大粒皇帝随后说出了一句令暗卫更加惊异的话:“希望是位公主吧。” 沙玉因离开大谏府不久,暗卫便到了飞霜居。他看到贺赫赫坐在轮椅上,对着月光捧腹,表情十分痛苦。暗卫走到贺赫赫身边,问道:“沙二公子?” 贺赫赫抬起头,看着暗卫,皱起眉:“你是谁?” “他去了。” 贺赫赫皱起眉:“谁?” 暗卫想了很久,从袖子里拿出一串血菩提,鲜红欲滴。贺赫赫的心骤然一缩,腹中的坠痛越发明显,但心中疼痛剧烈得可以让他忽视腹痛了。他的手虚弱无力,仿佛要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接得住那一串血菩提。串着佛珠的线本是无色的,现在却红得跟那珠子一样,鲜艳得扎痛了贺赫赫的眼。 按照一般情节,贺赫赫应该飞奔着痛哭还一边捶着暗卫那壮阔的胸膛然后说:“我不信!!!!我不信!!!你骗我!!!You are a liar!!!!” 可是贺赫赫现在身体状况不适合飞奔,捶胸膛的话位置也不对,就他坐在轮椅上的高度来说,只能捶到暗卫的□,那太不人道了。“我的爱人死了,我也不会让你的□好过”之类的反社会想法是不对的。贺赫赫现在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要哭也不容易,身体没了气力,头脑反而能镇定下来,说:“在哪里?” 暗卫想了想,说:“在灵塔。” “怎么回事……我要见他……”贺赫赫这么说着,喉咙干涩得很,他不得不停顿一下,咽了一口唾液,才能继续说,“无论生死。” “不行,陛下不会允许的。”暗卫答道。 “‘陛下’……”贺赫赫一下子抓住了关键字,“是皇上?” 暗卫答道:“是的,令兄意图谋反,已经就地伏法了。” 贺赫赫的心一下子揪住了——走不掉了……走不掉了……大哥确实是意图谋反,依皇帝的性子,自然不会放过他的…… “沙二公子,你……”暗卫看了看贺赫赫,突然叫道,“你如何了?” 贺赫赫的脸变得极为苍白,他双手紧紧捧住腹部。腹部现在还只是微微隆起,并没有明显的孕相,可他知道,这薄薄的肚皮里的确住着一个小孩子。沙玉因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孩子还在……可这尖锐的阵痛分明在告诉他——这个孩子大概要随着父亲一起离去了。 “不行啊……”贺赫赫的嘴唇哆嗦着,“不要……不要死……” 不要死,大哥,你不要死……孩子,孩子,你也不要死,好吗…… 腹部的疼痛越发剧烈,他深深怀疑,有哪个恶鬼撕扯着他的胎儿,要生生将这一块血肉扯离他的身体。贺赫赫既是恐惧又是绝望,柔软的心窝仿佛被铁锤击打,无力承受地痛毒起来,忧伤恐惧,怵然动心。 暗卫将贺赫赫打横扛起,飞速地离开,赶紧将他送往最近的一家医馆。医师勉强起身来接待,却见贺赫赫的裤已经染红,脸色苍白至极,可算得上是面无人色。医师叹了一口气,为贺赫赫把脉,半晌叹道:“这胎已经没了。” 暗卫闻言大惊,道:“可是当真?” “自是当真。”医师暗松了一口气:看这个男子魁梧高大又是个带刀的,还以为他会怒吼掀桌子说什么“治不好他要你们全家陪葬”之类的话呢! 暗卫心中不禁叹惋:沙玉因已叛逆罪被处死,沙大学士又告老了,沙青因虽然是皇子妃,但又不得宠……二皇子和大皇子未必会放过沙明因啊。如果沙明因没了孩子,依陛下的性情,恐怕也不会花心思保他…… 贺赫赫躺在病床上,只觉得浑身冰冷。耳朵好像能听见一些声音,又听不真切。他的手指微微地颤动着,似乎能感觉到那股熟悉的冰冷顺着经脉钻入他的心脾。他冷得颤抖起来,腹部的疼痛渐渐被这份寒意所替代。那令人痛不欲生的苦楚渐渐褪去,现在只剩下寒冷的麻痹。他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睛,又喷出一口气,呢喃了两字:“孩子……” 医师回过头来,见贺赫赫醒了,便说:“孩子总是会有的,还这么年轻。” 贺赫赫没有理会医师的话,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却是为自己把脉。 医师讶然道:“你也会医?” 贺赫赫点点头,说:“会。”他的脸突然变了色,似是不信般的反复把了几次。医师见状,便劝慰道:“不用把了,没了便是没了……” “什么没了?”贺赫赫叫道,“有!而且很有!” “‘很有’?” “不信你来把一下!”贺赫赫伸出双手来。 医师便再来把脉,一把就惊了:“怎么会这样?明明……” 贺赫赫说道:“不但有,而且脉象还十分的平稳……” “是啊,非常健康。”医师以不可置信的口吻说,“太怪异了。我行医多年都未试过遇见这种事情!” 贺赫赫心想:该不会是个庸医,刚刚给我把错脉了吧?但是明明是那么弱的胎,掉了是合理的,突然变得这么强壮健康反而奇怪。 不过大青的医学奇闻多不胜数,因此医师也无所谓了。贺赫赫还没来得及为沙玉因的死掉眼泪,就要去思考抚育这个孩子的事了:且不说如何能够避过二皇子和大皇子的加害,单说他现在是个残废人,什么都不会做,养自己都难,要怎么养孩子呢? 而且……而且他还是想见沙玉因一面。明明还拥抱过,明明还看过他的笑容,明明他还答应了带他离开的…… 贺赫赫怀着可以见到沙玉因最后一面的痴想,与暗卫一同进宫了。对于贺赫赫的痴想,暗卫并没多言,但他深知,那样残破不堪的尸体,见了反而比不见更难受。可是,皇帝却没接见他。☆、第 93 章贺赫赫被安置在一个院子里住。有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女人照顾他的胎。这些老妈子都照顾过很多怀孕的嫔妃的,经验丰富,手脚好,嘴巴严,单手能扒拉开菊花取死胎,二指能扣住孩儿鼻孔接生,力气很大。不过贺赫赫比较主张剖腹产。 贺赫赫刚睡过午觉,便见暗卫前来,还领了一个人进来。贺赫赫定睛一看那来人,喜不自胜:“小顺子!” 小顺子便笑着走近,说道:“公子,您的气色好多了!” 贺赫赫笑道:“是啊,好多了。我现在也没那些恶心巴拉的症状了,吃嘛嘛香,睡得也沉。” 沙玉因虽然犯的是叛逆罪,但皇帝思忖再三,还是将沙玉因定为意外死亡。大谏府的食客被暗杀死,其余人士便不作追究。大谏府众人俱已树倒猢狲,也没人关心失踪了的贺赫赫。唯有小顺子始终不忘,四处奔走,甚至到大皇子的府里求见沙青因。因为动静闹得比较大,所以暗卫知道了,问准皇帝后,暗卫便带了小顺子进宫伺候贺赫赫。 看着小顺子喜不自胜的模样,贺赫赫便觉得心酸,又道:“小顺子你先下去,我有几句话要跟这位大哥说的。” 小顺子听了,便默默退下。 那暗卫皱眉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贺赫赫说:“这位大哥,你说皇帝什么时候才肯见我?” 那暗卫却叹道:“陛下不见你,是有原因的。” “你且说来。” “你既然那么痛恨陛下,到了陛下面前,难免会失仪。陛下到底不是个好脾气的,唯恐会一时怒火烧到你了。” 贺赫赫冷笑道:“他哪里是顾念我,不过是顾念我腹中的那块肉。可他既然连一个未出身的孙子都那么体贴,为何却能对自己的亲儿如此无情呢?” 暗卫便不说话。 贺赫赫叹了一口气,说:“他不打算见我……其实我见他,也不过是有求于他……我只想知道大哥……” 暗卫截口道:“那倒不必了,当晚在灵塔就已经将他火化了。骨灰已扬入江海,魂魄也已得到超度。算得上是去的干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