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0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0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0部分大哥!”贺赫赫大口地喘着气,一种恐惧的感觉让他慌张地伸手摸往床边——床边是空的。 ——大哥呢? “大哥?大哥?”贺赫赫一边呼喊着一边去点灯。虽然不排除大哥人有三急半夜撒尿的可能性,但他就是觉得美型仙子型角色除了剧情需要是不用吃喝拉撒的。 他点了灯后,看到床边没有人,只有一串血菩提。 “这不是大哥的血菩提串珠吗?怎么会在这里?”贺赫赫心中预感不祥:最近大哥随身都带着这串珠的,就连OOXX的时候也不例外,又怎么会无端端地放下呢? 贺赫赫伸手捉起那串血菩提,只觉那串血菩提突然像是活过来了一样,LED灯一样地放射*出红光。贺赫赫吃了一惊,却发现照射灯的光是往门外射的。贺赫赫不禁疑惑起来,便赤脚从床上下来,缓缓的往门外走去。越走近房门,他越能听得见门外那不寻常的动静。 “大哥……难道是大哥吗?”贺赫赫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怕,转过身折返,打算弄件家伙傍身。但是大哥看着是个和平爱好者,房间里没什么家伙可以用。贺赫赫找了半天,只能把装饰用的风水剑拿下来。要知道,风水剑一般是不开封的,应该是没什么杀伤力的,不过聊胜于无,总好过拿枕头吧。 贺赫赫掂量着这剑为什么这么轻呢?他将剑鞘一拉,发现这居然是把木剑,他顿时就觉得满头汗了。 他仍是将血菩提缠在桃木剑上,一手提剑,一手轻轻推开门,只把门推开一条缝。透过门缝,仍有水汽扑面而来。外头的瀑布声音仍然很响。在飞霜居跟前有个浅浅的泉。贺赫赫常常坐在泉前面发呆睡觉看书。偶尔,他也会和沙玉因一起在泉前面睡觉,动态的睡觉还有静态的睡觉都试过。 至于动态的睡觉,他和沙玉因更在泉里试过,感觉的确很凉快。 贺赫赫现在已经将泉当成私有财产了,这泓泉被非法入侵的话,他还是会觉得很不舒服的。而显然,这泓泉现在就被非法入侵了。这泉水竟然沸腾了起来,就像是变成了温泉,不断地冒着泡,升腾着白色的烟雾。烟雾中隐约站着一个人,此人背对着贺赫赫,所以看不得面容,只能见到他身量修长,穿的一身蓝色的衣服。 他将双手高举,捧着一个瓶,那瓶子看着像是金子打的,在月光中十分耀眼,闪闪发亮的不仅是瓶身,更是那龙口的瓶口。那金龙的嘴巴大张,喷出迂回的乌黑气体来,看着就像是吐出了一团乌云一般——这东西怎么有点眼熟呀?在哪里见过吗? 贺赫赫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着那团乌云,却注意到那团乌云中露出了一片白色的衣角来。 “诶……那花纹……”贺赫赫惊讶地盯着那片衣角,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应当是沙玉因的衣服啊! 贺赫赫心中却腾起了极大的危机感:他的手指又在发冷了,跟当时摸*到沙玉因黑暗内心时的感觉一模一样。他的手轻微地发抖着。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着那团乌云,才突然想到:与其说这一团东西是乌云,不如说它更像是那黑色的漩涡……就是当时在湖底,沙玉因心口敞开的那个黑色的漩涡——连通着沙玉因的内心,散发出凛凛的冷意。 贺赫赫灵光一闪,突然记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龙口金瓶了——是在老狐狸送他的妖怪百科全书中看过图。之前他为了查询蛇妖送伞的事而翻了一下百科全书,后来无聊的时候也会看一看,因为那些神怪故事其实颇有趣的,看着跟读小说似的。这龙口 金瓶还是有个典故是,说是有一条龙喜欢吃东西十分不健康——是人类,喜欢吃这么不健康不环抱的食物就算了,而且胃口还特别大,一口气吞一条村不打饱嗝,绝对算得上是“恶龙”了。于是这条恶龙后来就被人收服了,收到一个金瓶之中。可这龙作为吃货,嘴超大的收不进去,这瓶便成了龙口金瓶。只要施对了咒法,就可以让龙的饥饿感再次苏醒,吞噬人类。但又由于龙被金瓶封印,因此吞噬的速度相当缓慢。 那么那片衣角……确实是大哥的衣服……大哥就在这个漩涡之中吗? 怎么会…… 贺赫赫举头看着那团烟雾,在深蓝色的夜空之下,烟雾仍显得深邃而暗沉,那片白色的衣角也就因此十分显眼。贺赫赫的目光似是被吸住了一样不能移开,但见黑色的烟雾翻*搅,探出了一只雪白的手来。那只手显然是在用力地摇晃着,像是溺水的人一般不断摇晃,寻求着哪怕是一根稻草的希望。 虽然只是看到一只手、一片衣角——虽然是这么的不靠谱,这么的虚无,这么的飘渺,但贺赫赫仍然相信着,陷入龙口金瓶诅咒的男人就是沙玉因。而且那让贺赫赫惊醒的冰冷感觉,莫不是从沙玉因内心心处传来的吗?虽然这么说是很扯,但说不定经过湖底的事,他们已经心有灵犀了? 如果是沙玉因的话,贺赫赫自然不能置之不理。他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想不到这种钝得要命毫无用处的剑居然真的会派上用场,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剧情道具吧。百科全书里记载,有着法力加持的桃木剑可以辟邪,以之来砍中金瓶的龙口的话,应当就可以破了这一法术。 贺赫赫仍在纠结着:手中这把桃木剑有没有法力加持呢?大概有吧!不然也不会拿来做风水剑,而且上面缠着血菩提佛珠,说不定真的有效。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再迟一点……大哥就要…… 龙口金瓶是男狐送给苏玉藻的。苏玉藻作为妖怪,也是知道金瓶的用法的。因此他便趁着这个月黑风高夜潜入了大谏府,偷用金瓶来谋害沙玉因。金瓶将沙玉因吸走,却没有吸那佛珠,因为恶龙的消化能力没那么强,不能把佛珠也消化了,所以选择性地没吸过来。 不想佛珠却落入了贺赫赫的手里。不过这又如何?贺赫赫想要靠近,但又生怕被发现。如果他被发现了,就一定死路一条,还不能救回大哥。可如何*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又能靠近龙口金瓶并精确无误地一剑劈中那个龙口呢?这对于手不能挑肩不能抬的贺赫赫来说实在十分困难。 却见苏玉藻突然又念起咒语来,满口的“嘿哟喂哟嘿嘿嘿哟哟哟”,又将手上瓶子抬高了些,见那黑烟渐渐聚拢,犹如被风吹动的云一般,涌动着形成新的形状。而那白色的衣服越发显眼,渐渐从烟雾中脱出,显出本来的模样来。贺赫赫的呼吸不禁停住了——的确是大哥! 沙玉因从黑色的烟雾中缓缓地浮出,但四肢仍被黑雾所缠,双目紧闭,犹如熟睡了一般。他身后的那片乌云一般的事物也渐渐成了形,显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头,对着沙玉因缓缓地张开口来。 贺赫赫的心顿时发紧:他要开动了吗? 就在此时,那桃木剑却犹如静音模式来电的手机一般震动起来,而且还是诺基亚那种,震起来自带蜂鸣,震得贺赫赫虎口发麻。 贺赫赫惊讶地看着那把桃木剑,只见剑上一串血菩提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定是不寻常。 ——难道……难道书中所说的“劈中龙头”不是指劈中金瓶的龙头,而是这个乌云骤结的龙头?所以龙头出现了,这桃木剑才有了反应吗? 这桃木剑和血菩提都颇具灵性,很适合初学者使用,算是法器中的傻*瓜机,剑身轻*盈,防水防火不生锈,感光感热感妖气,自带妖气导航系统,的确是居家旅行、道法入门必备良器。 贺赫赫又抬头一看,见那龙头已经张大了嘴巴,正要去咬那昏迷的沙玉因。一股热血涌*向贺赫赫的头顶,让他顾不得这么许多了,举起剑来,跳起便冲过去。☆、第 87 章 贺赫赫本来担心自己N步助跑起跳这样的大动作会惊动BOSS,引致自身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被BOSS一巴掌打趴在地抠都抠不出来,结果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后脚一蹬的时候,便觉手臂被什么扯住了一般,人往外飞。原是那把剑的除妖自动导航系统启动,往外飞了出去。 其实正确的除妖剑使用方法是将剑甩出去,就是所谓的“御剑”。在《蜀山剑侠传》很常看到的,主人公将剑飞了出去,然后自己在背后遥控,达到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目的。这剑自己飞了出去,但贺赫赫又死捉着剑柄,所以就随着剑一起飞了。因为除妖剑不但能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也能“御剑飞行”,所以负担贺赫赫的体重是没问题的,依旧飞得极快,快得让苏玉藻都反应不过来。 虽然苏玉藻是反应不过来,可是那恶龙却反应过来了。这剑冲过来之时,那恶龙便将口一合,把脸一侧,堪堪避过了这一击。但这一剑也并非毫无作用,它剑光划破之处,黑雾便散,因此绕在沙玉因身上的那坨恶心巴拉的黑色烟雾也一下子散了,沙玉因便“噗通”一声地掉进泉里。 苏玉藻忙急急念咒为恶龙加持:“嘿哟嘿哟咚咚锵……” 这桃木剑虽然厉害,但落在贺赫赫手中,威力大打折扣,现在贺赫赫就像是第一次遛第一次出门的大型狗的主人,完全不是人遛狗,是狗遛人,现在不是人控剑,是剑控人。这剑拉着贺赫赫飞来飞去,而这种级数的攻击,那恶龙倒是应付自如。但如果沙玉因醒来了,情况便是大大的不同了。他能袭*击到沙玉因,不过因为偷袭得利,正面交锋的话,沙玉因有这把智能导航桃木剑帮助,苏玉藻恐怕很难占着便宜。 苏玉藻决定先把沙玉因解决了,因此急念咒语,那恶龙便突然张口,往泉水喷气。他喷出的自然不是什么祥瑞之气,满口黑漆漆的喷到飞霜泉中,那泉本是清澈见底的,可被他一喷,便变成了灰色。他再一喷,这泉便变成了深灰色。他每多喷一次,这泉水的颜色便会往黑色更进一步。 人类就算是吃多少大蒜都比不上恶龙的这个级别的口气啊。 当泉水完全转黑后,那黑色的泉水便翻涌着,沙玉因竟然如木板一样漂浮起来。贺赫赫十分惊恐,便要拿桃木剑往泉上砍去,可惜这剑却砍不断水,所谓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他一剑砍下,砍过的地方会变回清水一阵子,但瞬间就会被同一泉中的其他水污染,重新变回恶水。 贺赫赫心想:之前还不是好好的DM言情吗,怎么突然又便热血少年风了?好歹给我开个挂啊!即使玩网游也是做奶妈*的我怎么打怪啊! “大哥!你醒醒啊!”贺赫赫一边被剑拖着飞来飞去一边呼喊道,“我不会打怪啊!而且……我有点晕啊!” 这剑十分不人性化地上下窜动,速度快得要命,对于贺赫赫来说,根本就是在玩过山车。贺赫赫到游乐园只能接受旋转木马那种速度的娱乐设备,哪里受得了这除妖过山车的生死时速。他整个胃都要皱缩了,已是脸无人色,一副快要呕吐的模样。 那恶龙却很习惯这种速度,这除妖剑十分不智能的攻击已经被恶龙摸清了,恶龙完全能预算到这个过山车的轨道是怎样,因此他也能预算到下一秒这剑会飞到哪里、而人也会被拖到哪里。因此恶龙侧了侧脑袋,张口竟是一击即中,将贺赫赫的腿给咬住了。 “啊——”贺赫赫惨叫一声,心想:这不公平!为什么吃大哥要弄那么多仪式!为什么吃我却张口就来! 虽然贺赫赫的重点似乎有点不对,但笔者在这里还是解释一下。因为大哥内心如何先不管,但仙人下凡又修道甚久,身上便有些清净之气,这些清净之气与那佛珠一般,是会引起恶龙消化不良的,所以恶龙就要先将沙玉因的清净之气污染才能开动,如此而已。 苏玉藻不禁皱眉:“不要浪费时间吃无关紧要的人好吗!” 恶龙不舍得松口,只以腹语怒道:“你试试饿几百年再跟我说说有什么食物是无关紧要的!” 苏玉藻的道行有限,放了恶龙出来后,只能为他加持,却也不能阻止他做任何事情。恶龙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肆意妄为,见什么吃什么。不过恶龙是不会吃苏玉藻的,这点可以肯定,苏玉藻是妖怪。恶龙不吃妖怪,他觉得妖怪味道很怪,口感像是变质了的人类。 恶龙的牙已被封印他的人拔去,若非如此,贺赫赫的脚一下子就该没了。可是恶龙还是会用其他方法吃人,只是慢一些罢了。贺赫赫感到脚上的力气越来越小,力量像是被什么吸住了一般流失着。贺赫赫手中虽然拿着剑,却毫无用处,贺赫赫手里紧紧抓着那把剑,感觉到剑不断拖他往外飞。可恶龙咬得太紧了,这剑根本无法将贺赫赫带离险境。 ——我要死了吗? 贺赫赫心中布满忧惧:若我死了,下一个便是大哥了……在恶龙的肚子里相逢这可一点都不浪漫啊! 贺赫赫低头看着那泉中翻*搅的污水,又看了看那把桃木剑,便见到桃木剑上那串红心血菩提,贺赫赫心念忽转,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虽然也不知是否可行,但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贺赫赫将那血菩提取了下来,猛往水中一掷。血菩提噗通落水,明明很轻,却并不像沙玉因那样浮起,而是一下沉到泉底。贺赫赫不明所以,却见那血菩提又开始发射LED灯一样的红光,从泉底开始散射*出光芒,那污水却慢慢变得清澈起来。 那水变得清澈后,沙玉因便沉了下去。那串血菩提便飞往沙玉因的手心。清水便涌*向沙玉因的口鼻,让沙玉因从窒息的危机感中惊醒过来。他才一醒来,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头顶传来呼喊:“打怪啊!打怪!” 沙玉因一抬头,就看到贺赫赫双*腿已被恶龙所噙,形势十分险峻。恐惧顿时袭上沙玉因心头,让他一时慌乱起来:“二弟!”他这句话喊出来,已有些颤抖。 贺赫赫看到沙玉因醒来,倒是十分欣慰,便猛将那智能导航桃木剑给松开了。那桃木剑被便自动追踪妖气,飞快地往恶龙身上飞去。沙玉因忙急念咒,从水中一跃而出,浑身水珠,身姿柔韧,动作流畅得犹如银鲤跃水。此时苏玉藻早已丢下金瓶桃之夭夭,但沙玉因也无暇管顾,只一心要将贺赫赫救出。 沙玉因跳到岸上,向贺赫赫示范了除妖剑的正确用法——遥控。那桃木剑得到了遥控后,便不再那么盲目。而恶龙失去了苏玉藻的加持,也渐渐被金瓶的封印力所控。外有桃木剑攻击,内有封印力全开,没过几十个回合,恶龙终是支持不住,嗷呜一声,十分饮恨地将到嘴边的肉吐出来,嘤嘤嘤地哭着被拉回到金瓶之中。 贺赫赫被吐出来后,沙玉因忙将他接住。贺赫赫回到沙玉因双臂中,才惊觉刚刚经历了什么,满手心都是冷汗,不断地喘着气。沙玉因也是十分害怕,深恐若没及时醒来,贺赫赫便会葬身在恶龙的腹中,倒没想到自己也处于险境之中。二人便紧紧拥在一起,场面十分感人,所以就顺理成章地热吻起来。劫后余生的热吻是动作电影必备场景,所以的确没什么好不“顺理成章”的。 贺赫赫与沙玉因热吻N久后,自然该进行下一步动作,让此“动作片”变成彼“动作片”。 “啊……”贺赫赫突然推开沙玉因。 沙玉因便停下动作,说:“怎么了?” 贺赫赫摸了摸自己的腿,说:“我的脚……” 沙玉因脸色顿时一凛,问道:“怎么了?疼吗?” 贺赫赫摇摇头,脸色发白地说:“不疼。” “嗯?”沙玉因疑惑地看着贺赫赫的脸。 贺赫赫颤着那发白的嘴唇,说:“我的腿……没有感觉。” 沙玉因的脸色顿时变得僵硬:“没有感觉?是什么意思?你……” “掐它也没用感觉……也动不了……”贺赫赫掐着自己的腿,掐得手指都关节发白了,“没有感觉!” 沙玉因将贺赫赫的双*腿扳到自己的大*腿上来,扯开贺赫赫的裤子,便见贺赫赫的小*腿上蔓延着乌黑色的龙纹,从脚踝一直到膝盖。沙玉因脸色发青地说:“只是小*腿不能动、没有感觉,是吗?” 贺赫赫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说:“是的……大*腿有感觉。” 沙玉因便沉默下来,并不说话,脸色却很严肃。贺赫赫心中也极为难过。他为的是自己变成了残疾而难过,更为的是历史那微妙的重复——原来历史中,因大皇子党的陷害,沙明因失去了与二皇子的孩子又失去了双*腿。现在,虽非大皇子来陷害,代替了沙明因而存在的贺赫赫却的确流*产了一次,现在也…… 难道说,那个悲剧总是不能避免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封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觉醒来就发现有了个封面……而且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盗图来的吧- - 我囧 等责编忙完了排完榜之后我问问她吧☆、第 88 章 眼前是一片荒芜,没有树木,没有草丛,没有飞鸟,没有水源,没有路。贺赫赫漠然地看着天空,幸而天空仍有几点星光,仿佛可怜他一般的施舍了些许清辉。他低下头,看到皲裂的土地上是他的双腿。他的双腿膝盖以下都被冰封住了,僵硬的无力感、刺骨的寒冷都从脚底流动一般的传遍了全身……直达头顶…… ——这当然只是一个梦。 是贺赫赫失去了双腿后做的第一个梦。 他从这个梦中醒来,并没有惊恐,更多的是一种沉默的、冷静的无力。他只是腿使不上力气,却似全身都乏力一般,完全不能动。只是他仍习惯性地伸手摸一摸床边,果然是空的。 如果沙玉因抱着他睡的话,他大概不会做那样的梦吧,必然会睡得很安稳的。贺赫赫坐起身来,抬起头便看到沙玉因。沙玉因并没有离开这个房间,他只是离开了睡床。贺赫赫坐在床上,轻易地看到沙玉因在干什么——其实沙玉因并没有干什么,他只是在发呆,令贺赫赫惊讶的是,沙玉因是坐在贺赫赫的轮椅上发呆。 这是一张很舒适的轮椅,是沙玉因请人为贺赫赫量身打造的。这是一张颇舒适的轮椅,有着软垫,靠背也很舒适稳妥,轮子造的特别好,推动的时候不觉得颠簸。这个轮椅其实够贺赫赫用了,反正贺赫赫也不用远行。贺赫赫醒来的时候,沙玉因马上就发现了。其实,贺赫赫睡得不安稳,他是感觉得到的,可他没有立即回到床上去,他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明明亲近贺赫赫是惟一能让他狂暴的心安静下来的事,可是现在……现在已没有能让他安静下来的事了。 贺赫赫的一个不经意的皱眉,或是怅然若失的表情,都让沙玉因感觉极其烦躁。比那些萦绕不散的前世怨念,更让沙玉因烦躁。即使离开了贺赫赫到外头去处理事务,沙玉因仍是无法不想起贺赫赫遇袭的事。他不能不想起——当他睁开眼睛时,贺赫赫那被恶龙咬住的脚,明明贺赫赫已经那么瘦了,上头穿着宽松罩衫,更显得他的脚像荷花茎一般柔软瘦小,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恶龙咬断了。 贺赫赫好吃好住的,自然吃不得痛,脸上已经痛苦地表情扭曲了,但在沙玉因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竟然从扭曲的痛苦表情中解脱,露出了幸福欢欣的笑容。 那个笑容让沙玉因心虚。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这样了……”沙玉因想,“我确实是一个祸胎。” 沙玉因自己转着轮椅来到床边,才握住了贺赫赫的手,说:“睡不着吗?” 贺赫赫点点头。 沙玉因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贺赫赫看了看沙玉因,说,“你……你为什么要坐轮椅啊?” 沙玉因愣了愣,然后轻声答:“我只是想知道坐轮椅是什么样的事。” 贺赫赫见沙玉因这一脸郁卒的,只以为他在担心自己,便说:“也没什么,挺有趣的,不用走路都能动。要是能增加个后滚翻功能就完美了。” “后滚翻……”沙玉因沉吟着。 贺赫赫见沙玉因这么一脸认真的考虑,忙说:“我也说说而已,开个玩笑嘛,不要这么认真。不用真的想啊!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滚翻的爱好啊!” 沙玉因这才从“新增后滚翻功能轮椅”的构想中抽脱出来,说:“那就好,你睡吧。我已与皇帝说明,明天的宫宴你不必参加了。” 贺赫赫看着沙玉因,只见沙玉因目光虽然柔和,却让人感觉并不愉快,全然没了昔日那样的春风化雨。贺赫赫握紧了沙玉因的手,不知为何,这话便脱口而出了:“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沙玉因愣了愣道:“你说什么?” 贺赫赫见话已出口,便不再憋着了:“本来我想说,大哥有那么深的执念,那就以自己的方法去解掉,也并无不可。我只道人生苦短,不必事事追求完美,能够与你在一起便是了。然而,回到京中都有那么凶险的事,难道不是与大哥口中所说的‘大事’有关吗?” 沙玉因一时说不上话来。 贺赫赫又道:“那件事真的那么重要?值得你赔上性命也去做吗?若非我醒了过来,大哥你早已变成了那恶龙的晚餐了——呃,时间上来说应该是宵夜了!我并不想大哥为了这种事而搭上性命!” 沙玉因沉默了。他本想跟贺赫赫说毫不在意一己之身,反正他还是会不断轮回,灵魂在对这个皇朝的仇恨中浮浮沉沉却并不会湮灭,灵魂不会湮灭,记忆也不会湮灭,自然,仇恨也不会湮灭。他这辈子报不了仇,下辈子可以继续——然而,他却极害怕贺赫赫会死亡。死亡对于贺赫赫来说,是一件太容易的事了。 贺赫赫体格如此羸弱,现在还没了双腿,他的命在沙玉因眼中,就好似一条细小的蛛丝,风一吹便要断了。因此沙玉因不得不以细小慎微的态度战战兢兢地拿着一个玻璃樽,将蛛丝细心的收藏,时时刻刻地看着,唯恐玻璃樽裂了一条缝,便能透进什么东西来,将他毁灭了。 沙玉因的心中,本来又恨,也有哀,却没有惧。他现在知道了恐惧,由爱故生怖。恐惧对于他来说,比刻骨的哀恸、彻骨的恨意,更为让他痛苦。这份爱能带给他多少甜蜜,这份恐惧就能带给他多少折磨。 他握住了贺赫赫的手,摸着上头凸起的骨骼,说:“好啊,我们离开吧。” 贺赫赫惊愕地说:“你……你答应了?” 沙玉因笑了笑,说:“我答应你,这辈子,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如果贺赫赫在以前提这个建议,必然会遭到否决,但现在不同了,沙玉因想明白了:沙玉因有生生世世去恨,却只有一辈子去爱。 沙玉因的承诺仿佛是天上突然砸下来的五百万彩票头等奖,砸得贺赫赫晕乎乎的,连呼吸都紊乱起来:“是吗?真的吗?” “真的。”沙玉因摸了摸贺赫赫的脸,“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先完成一件事。” 沙玉因对外宣称,大谏府上来了个刺客,将沙明因的腿伤了,沙明因自此已不能行走。大粒皇帝虽然荒唐,但也总不至于硬拽一个刚刚瘸了的人来参加宴会,因此准了沙明因的不出席,又细细问道:“那是什么刺客,何以如此大胆?又如此厉害?竟能进入守卫森严的大谏府?” 沙玉因答道:“臣以为他是一个妖物。” “妖物?”大粒皇帝大惊失色,“是妖怪吗?” 沙玉因便道:“最近天生异象,十分的不寻常,先是寂静岭的事,出现了大凶虫的瘟疫,又是陛下中了邪毒,现在又有妖物在天子脚下作祟,臣认为这一切……” 大粒皇帝问道:“这一切如何?” 沙玉因道:“臣也不敢肯定……” 大粒皇帝却道:“你且说来!” 沙玉因便道:“臣以为,是有什么妖物盯上了陛下。不然何以陛下出游时遇到妖物,回京后又有妖物呢?” 大粒皇帝听了便十分震惊,又道:“可朕是九五之尊,怎么会有妖物敢来侵扰?” 沙玉因想了想,便不卑不亢道:“恕臣直言,想必是陛下行过什么不义之事,积下了什么孽障,因此才让妖物有机可乘。” 这话说得是很直了,不过大粒皇帝也并不恼,想了半晌,只哀叹一声,又说:“朕身为皇帝,背负着江山社稷,为了大业,免不了做出一些牺牲……难道这也算是孽障么?唉,我都是为了这个江山啊,上天不公正看待朕,难道连祖先也不庇佑朕吗?” 沙玉因闻言亟欲作呕,仍淡定答道:“当务之急,仍是想办法解厄吧。皇上最近潜心修道,这样很好,万莫再添孽障,荒废了功德才是。” 大粒皇帝便道:“这倒不错。” 白天的事务完了,便是晚上的宫宴。大粒皇帝重视小公主的生辰,那么各位公卿大臣自然也非常重视了,一个个备了不少珍奇玩意献上来,希望讨得小公主的欢心。然而这小公主脸上无悲无喜,明明是个孩子,却一张淡漠的脸。小公主似乎也不大喜欢热闹,看着这歌舞升平、觥筹交错,她只是发呆。 沙玉因看了小公主一眼——只是一眼,他便明白了。小公主不是人。她不过是一个泥塑的人偶,被吹了一口妖气,成了现在这个不人不鬼的模样。而塑造出这么一个小公主的,大概就是九尾夫人了。飞良人产下的其实是一位皇子。苏玉藻命人将这位皇子杀了,捏了个假公主来骗人。他本就不愿意多一个皇子作为竞争对手,但是皇子夭折是大事,杀皇子这种事情比较难收尾,所以他就想出了狸猫换太子这一招。他本以为沙玉因不能活着回到宫廷,所以才如此大胆。现在沙玉因即使回宫了,却也没有道破,仍是默不作声。 作者有话要说:是我的错觉?还是被L**吞了?上一章留言很少,害我都没动力更文了=33333=☆、第 89 章 苏玉藻自然不会以为他不做声是要包庇自己。只不过揭穿这种事情还是蛮麻烦的,而且也没证据指明是苏玉藻做的。以沙玉因这般沉静的性子,自然会选择按兵不动。 而且,贺赫赫失去了双腿,沙玉因又怎么会放过苏玉藻这位元凶? 沙玉因这晚十分沉静。他虽本是个安静的人,但比起平常,他此刻与其说是“安静”,还不如说是“压抑”。他的安静就像是一片乌云,只是在酝酿着狂风骤雨。 “我虽决意要与小贺远走,但也决不会让苏玉藻逍遥自在,得偿所愿。” 沙玉因以为苏玉藻所愿是成为太後,事实上,苏玉藻所愿是得到宫逢春。不过沙玉因也并不算猜错。苏玉藻若不能成为太後,又如何能得到宫逢春呢? 难得的,不喜热闹的宫逢春也出席了宴会,大概是皇帝强烈要求的吧。若非贺赫赫不良于行,也要被皇帝拽出来了。他极为宠爱小公主,因此不住地叫人来欣赏他那可爱美丽的小女儿。酒过三巡,大粒皇帝笑了笑,说道:“公主真是极为美丽又可爱啊!来,让父皇抱抱!”俨然一副萝莉控姿态。 小公主闻言便离席,往皇帝身边走去。苏玉藻却不想,皇帝抱小公主这一下,却造就了他的死局。大概是因为他没留意到沙玉因对小公主下了手脚吧。 小公主蹒跚学步,摇摇摆摆地来到了皇帝的身旁,皇帝微笑着将小公主抱起,放到膝上。小公主还是个小孩,很轻,即使是力气不足的病皇帝也能将她抱起来。这是个女孩儿,不会像几位皇子那样争权夺利,还那么小,不会算计那么多,不费劲就能将她抱起来,不费劲就能将她控制住,不费劲就能讨好她……以上就是皇帝宠爱小公主的全部理由。 对于年岁渐长、对许多事渐渐力不从心的皇帝来说,这些理由已经最足够不过。 可是,当他将这位小公主抱紧的时候,笑容却突然凝固住在嘴边了——小公主脸上突然出现了裂痕——是裂痕,犹如瓷器表面所产生的裂痕一般。离得这么近,他甚至能听见瓷器裂开的声音。 小公主的脸依旧没有表情,就像她体会不到自己身体裂开的痛苦一般。 尽管苏玉藻看不到小公主的脸,但他已经感觉不妥了。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那点法力不受控制,渐渐地从指尖流失,自己的身体如同一个倾倒了的杯子一般,法力如同杯中物一般缓缓淌下。他无力地伏倒在桌子上,此时,他竟不禁抬头去看沙玉因,正巧,沙玉因也在看他。 这是晚宴开始以来,沙玉因第一次与他对视。但是,这并非他与沙玉因的第一次对视。以往,他们也对视过无数次。沙玉因的眼神相当淡漠,似乎根本没把苏玉藻放在眼里,竟当他是一只蝼蚁一般。而如今,沙玉因显然很把他放在眼内,盯视他的眼神冒着凛冽的寒意,仿佛下一刻就要冲上来将他千刀万剐一般。 苏玉藻捏紧了手中的酒杯,仿佛这样就能阻止法力的流失一般。 他并不知道哪一环出错了,法力会流失得如此严重。以前对于沙玉因来说,他确实是一只不起眼的角色,沙玉因也并没打算对他太过狠。毕竟,他并不算得上是皇室中人,甚至他根本就不是个人。但是,苏玉藻现在已经是他最想除掉的人了。他没办法容忍他的存在。苏玉藻不过是只修行一般的野狐,沙玉因只需一道符咒,就能让他永不超生。 可沙玉因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将半张灵符溶入到苏玉藻的酒之中。苏玉藻竟全然不察。苏玉藻感觉法力一点点的流失,但却又在某个关头,这种流失停止了——大概像是水闸突然关上了一般。这点法力,仅仅只够苏玉藻维持着人身而不被识破。 若苏玉藻此刻法力全失,便会打回原形,变成狐狸的模样。尽管皇帝已经知道他是狐,但也总会有诸多麻烦。现在仍是人形,却是幸事吧——苏玉藻这么想着。 然而,在此刻,大粒皇帝怀中的公主,身上突然裂开数条裂缝,伴随着瓷器破碎的声音,一团乌黑的妖气从裂缝冲窜出来,直扑到皇帝脸上。大粒皇帝双眼一黑,顿时就昏迷过去了。 突然发生如此可怕又诡异的事,众人莫不大惊失色,杯盘碗碟也叮叮当当的摔了一地。此时沙玉因却飘然到了皇帝身边,一道符法将小公主身上的缺口封住,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突然变出一团火,往小公主身上烧了一趟,却见小公主便化成了灰,飘散着落地。 皇太后此时便道:“哎哟我的妈……”说了这个,皇太后又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忙改口道:“哎哟哀家的母后呀……这是怎么回事呀?” 沙玉因便道:“一言难尽,请先让臣带陛下回到殿内休息。” 皇太后便道:“善。” 沙玉因又道:“也请九尾夫人一并来吧。” 苏玉藻暗叫不妙,故作惊讶道:“小臣去有什么用呀?” 沙玉因便不说话,只看向皇太后,皇太后接收到沙玉因的目光,只觉得救人要紧,就对苏玉藻道:“刚刚他不是说了‘一言难尽’吗?还是救人要紧,罗里吧嗦的做什么,快去!” 苏玉藻只能硬着头皮领命:“小臣遵命。”说着,他只能站起来,随着沙玉因走。每一步都仿似走在刀尖上一般,割得他脚底发疼——他大概知道,他活不过今晚了。 活不过今晚…… 苏玉藻顿了顿脚步,缓缓地回过头,看向坐在席上的宫逢春。宫逢春正好也在看着苏玉藻,只是当苏玉藻回过头来的时候,宫逢春忙将视线移开,装作饮酒,并不看他了。苏玉藻叹了一口气,便转过身来,继续与沙玉因行走。他跟着沙玉因一起进了殿内的外室。沙玉因神色自如,左右太监扛着皇帝回到殿内,沙玉因便对苏玉藻道:“请夫人在外头候着吧。” 苏玉藻便道:“是的。”其实现在让苏玉藻跑,他也没办法了。他浑身的力气仿似被抽干了一般,脚也抬不起来,跌坐在身旁的椅子上。伺候的宫人以为苏玉藻是娇贵惯了,在皇帝的殿内也随处坐。不过这苏玉藻现在确实很得宠,那些宫人也只能由得他随便坐。 大粒皇帝睁开眼睛的时候,全身仍然在痛。他痛得紧,看着坐在床边的沙玉因,不禁露出了乞怜的目光:“啊……沙爱卿呀……” 沙玉因以一种平静的目光看他,然后道:“陛下,您醒了。” 大粒皇帝的声音颇为沙哑:“痛啊……朕全身都痛……这是为什么啊?” 沙玉因垂首答道:“恕臣愚钝,没有办法彻底消除陛□内的邪气。” 大粒皇帝心里“咯噔”一声,道:“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 “臣料想,”沙玉因顿了顿,仍慢悠悠地说着,“陛下大概是中(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