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8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8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8部分久之,贺赫赫自己也懒得跟大哥说话了,他想:如果我问“大哥你不爱我了吗”的话,大哥也是会回答“嗯”吗? 不过他自己先被这个少女又狗血的假设给雷了一下。 贺赫赫心想,既然大哥不说话,那他就找别人说话好了。被派来服侍他们的人并不少,起码赶车的那个车夫好像就挺健谈的。健谈大概是从古到今的车夫的一个特征,到了现代的计程车司机,其爱讲话的程度也绝不逊色于古代的车夫,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谈话内容从政治经济人生观价值观到乘客的婚恋状况无一不涉猎到,一边开车还要一边开talk show,真是辛苦大家了。 贺赫赫跟车夫说话,却会大哥训斥:“不要骚扰车夫。”贺赫赫只能在车里闭目养神,白天打了瞌睡,晚上就不想睡。他又找侍从聊聊天。大哥明明是住不同房的,却总能揪住贺赫赫,将他拉走。总之贺赫赫现在极其苦闷,找不到任何人跟他聊天。大哥对于他又冷淡,又不许他跟别人说话,于是他就彻底孤立了。 无计可施之下,他只能找点书来看。“大哥,您手边有书可以借我看看吗?”“嗯。”“现在就给我,能吗?”“不行。”“那什么时候能给我?”“明早。”“好,那我明早再问你要。”“嗯。”“晚安。”“晚安。” 第二天,马车车厢里四壁都堆满了书——包括一套完整的《资治通奸》、《四裤全输》等等的历史文学类读物,也有《本艹肛目》等等的医书,也有《老子兵法》之类的兵书,也有《益精》《盗得精》等玄学类读物,真可谓是应有尽有,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各类名著,你叫贺赫赫如何说得出口他只是想看娱乐杂志和小人书这种话呢? 贺赫赫翻了翻一本《本艹肛目》,便问道:“书都是新的?” “嗯。” 那车夫便插口道:“是大谏昨晚写了书单,命人到城里买回来的。” 贺赫赫不禁大为感动,这些书目光是想想再写下来也耗时不少,而且昨晚又夜深,今天又早起,贺赫赫更说不出自己其实想看娱乐杂志和小人书这种话了。 他便翻开医书来看,观摩一下这个时代的医学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其实中医的医理,往往是一理通百理明,基本的事情还是不少的。但由于这个次元神神化化,所以在医学上也会有些奇珍异草,按照《本草纲目》,中药本来分为水、火、土、石、草、谷、菜、果、木、器、虫、鳞、介、禽、兽、人十六部,而《本艹肛目》里,则还有一类叫“世外”,简单说就是“开挂类”。大哥给贺赫赫制的药丸,显然就属于外挂类的。不过如果把人也分类的话,大哥本就属于“开挂类”的人。 一路上贺赫赫有了书看,沙玉因就更少跟他说话了。车队很快回到了京城,沙玉因便交代贺赫赫:“你且到府里去。我还有事要办。” 贺赫赫简单地“嗯”了一声,想道这路途上终于轮到自己“嗯”他了,心情十分高兴。而且他虽然看着书,但还是会偷偷打量沙玉因的脸色,沙玉因果然在听到那冷淡的“嗯”字後,露出一点僵硬的神色。于是贺赫赫翻了一页书,也不抬头,只问:“那么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沙玉因撂了这两个字后,便从马车里跳出去,跃到一匹骏马上,就此策马扬尘而去。 贺赫赫看着沙玉因美丽的背影和骏马**的屁股,怅惘地看着地平线半晌,叹了一口气。车夫说道:“公子你放开点心。”贺赫赫道:“我怎么不开心了?” 车夫呵呵笑道:“公子,你的表情好像被抛弃的怨妇呀。” 贺赫赫摸了摸自己的脸,说:“像吗?”想了想,贺赫赫又呲牙露出个笑脸,说:“这样如何?” 车夫答道:“这样好多了,就像是在笑着的怨妇。” 贺赫赫说:“赶车的还那么多话,信不信大爷我一巴掌踹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憋出来了………………比平常短小一些☆、第 79 章他们的马车停在了大谏府的门口,所以一下车就到了家门口。若说沙玉因不尽心也不是,他特地将人送到家门口才拨马回头,重新跑到城外去办事。车夫带着贺赫赫走进了大谏府。门卫看到车夫,都深深地鞠躬。贺赫赫见了这情状,颇有些吃惊,问车夫道:“你是谁呀?他们为何朝你鞠躬啊?” 车夫笑道:“我啊,是大谏的亲信。因为很担心他,所以悄悄地潜入了车夫队伍里去。” “亲信?”贺赫赫吃了一惊。 车夫又说道:“这大谏府现在是没什么仆人可供使用的,因为沙大谏总是很谨慎地选择身边侍奉的人。所以现在府里的人并不多。” “这样吗?”怪不得感觉这么冷清啊。大谏府是皇帝亲自送的,自然是大手笔,超大的一个府邸,但是进来后总觉得冷冷清清的,也没什么丫鬟小厮婆子老伯走动,原来是因为大哥还没安排足够人手啊? 车夫又说:“不过放心,侍奉公子的人,还是足够的。” 贺赫赫问车夫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车夫回答:“我叫的士。” “的士?”贺赫赫心想,真不愧是出租车司机啊。 这个庭院十分多水。这块地十分有趣,河流纵横交布,却又没形成一个大湖,就像是被人用水性笔涂画了一样。的士解释道:“这个地方是有个传说的,说是天上的同涂狐君得到一条飞霜鞭,他往地上试鞭,这岩石的地板上便生出了小河般宽阔的鞭痕,这些鞭痕上涌*出了霜一样冰凉的河水,中间裂得特别大块的地方还成为了泉源。因此那个泉便叫飞霜泉了。” “同涂狐君的……飞霜鞭吗?”贺赫赫心中觉得甚为微妙,“之前都没人住这里吗?” “之前?没有啊,最近才建起宅邸来的。” 这府邸四处都有清流横溢,水声潺*潺不绝,庭院各部以木桥竹桥石桥接通,也砌有假山池石,搬来山石作悬崖飞瀑美景,两岸栽培着嘉树修竹,意趣盎然。这宅邸并不金碧辉煌,却别具意趣。但若真弄得金碧辉煌碧玉台阶什么的,恐怕也不能得沙玉因的喜欢。 最接近飞霜泉的那个院子,便是贺赫赫的住处了。只是这住处虽最清幽,却是离大门最远的,竟有些深闺的意味了。车夫问贺赫赫道:“要不要坐轿子进去?” 贺赫赫摇头,说:“不用,我想看看风景。这院子很美。” 如此清幽的府邸,反而少些仆人走动比较好,不然看到假山流水附近有婆子打麻将、家丁摇色子,那还真是扫兴啊。他们经过了假山碧树曲折回廊一大堆后,便看到一座颇高的石悬崖。这悬崖大概十米高,自然是砌出来的,并非是天生的。但石是真的山石,从京城外的野山上搬过来的。石的形态嶙峋清癯,尚印着斑斑青苔,有飞瀑泻下,流入清泉,看着真如飞霜舞雪,十分的美丽。 的士介绍道:“喏,过了这座假山,便是您住的‘飞霜居’了。” 假山河流旁有一道石阶,这假山有多高,这石阶就有多高,贺赫赫不禁仰头流泪:有电梯不? 二人从石阶上拾级而上,便见眼前有一个凉亭,从凉亭中穿行,便见有回廊通向书斋一个,书斋背后才是居室。由于环境幽静,即使到了居室,还是可隐约听到飞瀑的水声和莺鸟啼鸣。贺赫赫走进了居室,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觉十分感动:“小顺子!” 小顺子忙回过头来,一见是贺赫赫,便也泪目,道:“二少爷!二少爷!” 贺赫赫笑道:“小顺子,不想你竟在这儿。” 小顺子便道:“是大少爷让我来服侍您的,他怕换了别人,您不习惯。” 贺赫赫道:“我倒是习惯了没人伺候了。对了,你和那个厨娘成亲了没有?” 小顺子闻言,那挂在眼眶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地猛往下掉:“呜哇……她……她跟别人了!” 贺赫赫闻言,大怒:“她太没良心!你这么爱她,她居然嫁给别人!” 小顺子答道:“倒也不算是‘嫁’。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对方是一名郡主。跟着她也一定比嫁给我好过的。” “所以她是要给郡主做小老婆吗?” 小顺子颔首,擦了擦眼泪,便道:“不过这样也好,奴婢也可以全心全意伺候二少爷到老了。” 贺赫赫突然觉得很哀伤,说道:“我怎能蹉跎你一个女孩子的青春呢?你喜欢咋样的女孩子,我叫人帮你找找看?” 小顺子便答:“女孩子嘛?唉,其实像我这种做下人的,哪能多想呢?若说喜欢什么女孩子,也很简单,就是个性好一点的,一头乌黑长发是必须的,皮肤白眼睛大,会做饭,最好胸大屁*股翘,OOXX的时候手得有什么东西抓一下啊,总不能挠墙吧。” 贺赫赫猛然一震,说:这、这不是我以前的择偶标准吗?啊……“以前”的择偶标准吗?多久以前呢?现在我的择偶标准变好多啊…………虽然还是乌黑长发皮肤白啦,可是……胸大屁*股翘,怎么变成雕大活好了?天啊,我已经完全融入这个次元了吗?不过要说,我上辈子是“贺儿”的话,也就是这个次元的人啊。所以我上辈子就是这次元的啊,所以这辈子才适应得这么快吧……绝对不是我天生不够直的缘故。 沙玉因去了灵塔。灵塔对于他的意义,总是十分微妙。他每次都会来灵塔跪倒,焚香,合掌对着神灵诵经,来寻求片刻的宁静。然而,灵塔对于他来说,又是一个伤疤,他每次来到这里,都有一种奇特的痛苦——也许,父亲对于他来说,也是如此。 天巫静默地跪倒在神像面前,直到沙玉因来到。天巫面前放着那精致美丽的换命金铃,两个金铃静静地躺在地上,没发出一丝声响。沙玉因看了看那金铃一眼,道:“你用了它们。” “没用。”天巫缓缓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没用?你的意思是没用它们,还是它们没用?”沙玉因冷淡地看了父亲一眼。 天巫盯着他,说:“它们没有用。” “你又想用它们来换命吗,天巫大人?”沙玉因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个金铃放到自己手上。 “金铃救不了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天巫盯着沙玉因,说,“除非那个人是煞星所杀的,是你所杀的!” 沙玉因缓缓地转过头去,冷淡地说:“我并没有杀任何人。” 天巫却道:“你狡辩,若非你杀人,金铃又怎么会无效?” “我没杀人,是他自当灭亡。”沙玉因的声调骤然提高,“在多年前,他就已经死了!若非父亲你擅自启用金铃,他便该死了!” 天巫闻言一震,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你说……你说什么……” 沙玉因说道:“微才人难道不是你的敌人吗?你竟为了他而逆天命,真是何等伟大的情怀。” 那个时候,微才人被人害死,大粒皇帝哭着求天巫。天巫对大粒皇帝仍是旧情未了,不然就不会为大粒皇帝生子了。天巫在成为修道人之前便与大粒皇帝相爱,并产子。大粒皇帝却以此子为患,杀此子不成,便将他送了给沙大学士,此后也算断了与天巫的关系了。毕竟,他是皇帝,床伴的选择空间是很大的,犯不着去招惹巫师,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不是微才人死了,大粒皇帝也不会亲自到灵塔去求天巫。大粒皇帝其实也不知道这件法器的存在,他只是看了天巫的戒律,那条“不得掌生死”的戒律显得奇怪,虽说官方解释是“不得杀生或接生”,但“掌”字的意味显得与众不同。难道说天巫能让生者死、死者生吗?大粒皇帝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抱着微才人去求天巫。天巫没办法拒绝大粒皇帝,因此拿出了换命金铃。 天巫当时还未当天巫,却也已经懂得使用这件法器了。 沙玉因冷淡地说:“你的伟大,不仅于此,不但破坏了戒律,甚至,奉上了自己亲儿的性命!” 闻言,天巫浑身颤抖:“你……”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我的双胞胎兄弟到底是怎么死的?是我克死的吗?还是……被换命金铃夺了性命!” 天巫摇摇晃晃的站不稳,这段过往悲伤得能夺去他的呼吸。他那时没想到,换命金铃会拿了他腹中胎儿的性命。拿了他腹中胎儿的性命去给微才人……天巫使用了换命金铃后,立马就动了胎气,腹部剧痛起来。大粒皇帝让人为了天巫接生,结果出来的孩子有一个是死婴。皇帝以为不祥,请了大师来算,大师并不知道换命金铃这一茬鸟事,又见沙玉因命格带煞,便都众口一词地说是沙玉因克死了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了,一定是因为大家的留言太少了……☆、第 80 章 那件往事,让天巫本人也极为伤痛。他沉静了许久,仿佛是需要这些时间的静默来缓解心中的痛苦,因此过了许久才再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静室里放着的那个玉白色的月河花形状的香炉,漏出一丝又一缕带着香气的烟雾来。沙玉因轻轻地抚摸着玉花瓣,似乎没什么回答的意思,又似是在思考该怎么回答。天巫有些急了,追问:“是谁告诉你的?不过……这件事应该没有别人知道才是。” “没有人告诉我。”沙玉因将香炉移正了些,说,“我自己记得。” 天巫闻言一惊,道:“你记得?”他又摇摇头,说:“你如何记得?当时你还是个婴儿啊!” 沙玉因轻轻地摆正了香炉,没让香炉脚碰撞出一丝声音,才答:“我就是记得。我一直都记得,而且我能听见,能感觉到。即使在母体里的时候,亦是如此。我能感到我同胞兄弟的脉搏跳动,就像是摇篮曲一样,令我甚为安心,就好像是什么……血浓于水的牵绊吧。” 天巫讶然地盯着沙玉因看。 沙玉因回过头来,与天巫对视,天巫却又不敢去看他,只移开了视线。沙玉因仍盯着沙玉因看,一瞬不瞬地看着,仍平淡地说话:“我与你长得如此相像,如果我的兄弟成长了,大概也是这副面容吧?” 这话说的,天巫大概以后都不愿意照镜子了。 沙玉因继续说:“有一天,我听到一阵刺耳的摇铃之声,然后……我的兄弟的声息就没了,伴了我八个多月的那点微弱的脉搏声……如同是断弦了一般,一下子就止息了。” 天巫双眼流出泪来。 “不知道他是否和我一样是有知觉的。但愿不是,希望他无知无觉,别有什么痛苦才好。” 天巫拭擦了一下眼泪,说:“死了的人何以有痛苦,大概是活着的人才会痛会苦的。” 沙玉因答道:“我兄弟这条命是因为微才人而没有的。为什么我不能拿回来?” “拿回来?”天巫苦笑道,“拿回来!拿回来你兄弟就能活过来吗?” 沙玉因冷笑道:“所以我说您,天巫大人,果真具有伟大的情怀。” 天巫一下子被堵着了,半晌才幽幽道:“那么,你打算对皇帝下手吗?你入朝为官,就是为了报复他,对吗?你回答我,对吗?” 沙玉因似乎不想回答,只是半闭着眼睛,轻轻地吸了一口香炉的烟味。一个人能够承载多少的记忆呢?有些人到了老便会开始忘事,人老了,乏了,无力了,记忆似乎就成了负担。人不能太长寿,太长寿了,经历过的风雨与喜怒都会成为令人难以负荷的记忆。沙玉因一直很疑惑,直到他被告知是狐君下凡后,才解惑了。 他自下凡以来,记忆一直在延续着,没有断过。大概因为他的魂灵并没有下地府,而是自行转生,因此记忆便一直都在。在婴儿时期还好些,越是成长,前世的记忆就越来越多地在梦中复苏。他梦见自己是一名将军,他的手足同袍们,一个个在眼前倒下,他守护的百姓,也死在敌人的刀下,而自己,最终死在了杀阵;又梦见自己是一名学士,写的文章被一句句地钉在审判台上,遭受万人的辱骂,直至死在了帝皇的盛怒下……总之,他的每一生、每一世,都或多或少地与帝皇家有关,只是都会成为大青皇室倾天权势下的一星炮灰。 他对这个皇朝的恨意,堆积了三生三世。 一开始,这些回忆让他混乱、煎熬、难过,他甚至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因为,这些梦真实得可怕。他只能跪在静室之中,一遍又一遍地吟诵着经文。这些经文一字一字和着月河花的香气仿佛连成了一线,一圈一圈地将他捆住,强行将他怒*张的爪牙束缚起来,捆得狠,捆得深,捆得他整颗心都在痛。神像以慈悲的姿态,远远地看着他,始终一动不动。 只有复仇,才让他得到一时半刻的解脱。在杀死微才人的时候,在感受微才人生命流逝的那一刻,他才有了一丝的轻松,然而,这轻松过后,是潮水般涌来的压抑。 还有一个办法,能让他有片刻的快乐。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贺赫赫已经睡着了。床并不大,贺赫赫习惯蜷缩在床上,身上盖的被子上绣着莲花。他掀起被子的一角,钻进了被子里,然后抱住了贺赫赫,将头靠在贺赫赫的背上,慢慢地合上眼睛。在这个时候,沙玉因觉得分外疲惫,大概是因为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突然松了下来,才这样的疲劳吧。 倒是贺赫赫先醒过来的,他醒来的时候,觉得腰上沉甸甸的,背上又似贴着什么物体。贺赫赫迷迷蒙蒙的挣开沙玉因,含糊地说:“别闹了,旺财……” 沙玉因是个浅眠的,在贺赫赫挣开他的时候便醒了,醒来后,沙玉因幽幽地说:“旺财是谁?” 贺赫赫听了这个嗓音,突然吓了一跳,惊得醒了,坐起来,才发现沙玉因躺在他的身边。沙玉因现在的样子不得不说是颇为性*感尤物的。沙玉因黑色的长发铺在提花纹的枕席上,身上穿着白色的深衣,修长的身体线条若隐若现,双眼带着刚睡醒的迷蒙,真是太过性*感尤物王祖贤了——这个比喻似乎有哪里不对。 贺赫赫愣住了:“你什么时候……爬上我的床的?” 沙玉因说:“这是我的床。” 贺赫赫讶然道:“那我的床呢?” “也是你的床。”沙玉因眯起眼睛回答。 贺赫赫半晌才听明白这个“我的就是你的”的论调,脸皮马上就薄了,透出红色来。沙玉因问:“旺财是谁?” 贺赫赫愣了愣,说:“我以前养的猫。”他以前在家里养了一只名字叫旺财的暹罗猫和一只名字叫kitty的哈士奇。日子倒是过得挺和睦的,除了旺财会间歇性有定向并丧心病狂地欺负kitty之外,旺财还会趴到别人的身上睡觉。由于昨晚贺赫赫梦回了21世纪的事情,所以醒来时条件反射地认为抱着自己的那条手臂是旺财。 想到这个,贺赫赫倒觉得有些怀念猫猫狗狗的。他深知沙玉因此番回京不是来度假的,肯定会忙得很,也会四处跑,而按照沙玉因这个保护过度的习惯,显然不会放贺赫赫出外过纨绔子弟的精彩生活。所以贺赫赫必然会颇为寂寞无聊。贺赫赫便道:“我想养只猫,你说好不好?” 沙玉因听了却没说话。贺赫赫瞅着沙玉因这表情也不像是要拒绝,更像是在思考什么。沙玉因确实是在思考,他只寻思了一阵子,便缓缓开口:“不如养个孩子吧。” 贺赫赫闻言大惊失色:我就随口说要养只猫啊,你、你不用玩这么大吧! 这贺赫赫正愣着神呢,就骤然一阵眼花,原是被沙玉因扑倒在床上了。贺赫赫当然明白沙玉因的意思了,忙捉住沙玉因那四处乱*摸的手,说:“你该不会想让我生个孩子吧?” 沙玉因答:“是。”然后,继续乱*摸。 贺赫赫忙制止他的行为,说:“这、这不好吧!咱们还没结婚呢!” 沙玉因想了想,说:“为什么要结婚?” 贺赫赫一下子被问倒了:想不到古人真是这么开放啊!未婚先孕的还是和直系亲属这真的好吗?你是修道之人不能结婚所以就未婚先孕吗?这样真的没犯规吗? 沙玉因似乎也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了,他想了一阵,说:“不用那种东西,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贺赫赫突然对自己产生了一种深刻的鄙视:作为一个阅读量极大的现代人,居然因为这样狗血老套的台词而感动,真的是太丢脸了。 但也是因为这种情感,贺赫赫这次没有阻止沙玉因的进犯了。尽管如此,贺赫赫还是觉得帮男人生孩子什么的太过难为人了。只是,和男人啪啪啪倒是十分迷人,所以他暂且啪啪啪,以后再想生孩子的事。二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之后【请大家尽情展开想象的小翅膀】,贺赫赫懒洋洋地趴在床上,身上都是汗。沙玉因简单地拭擦了身体便开始穿衣,说:“我要上朝了,你好好歇着。”衣服穿好了就走。 贺赫赫突然坐起来,想到连日来沙玉因的冷淡,突然想道:我是不是遭受到冷遇了? 就在此时,小顺子推门而入,见了贺赫赫的裸*体也并不惊讶,只说:“少爷,奴婢来给您换床单了。”贺赫赫一时没有应答,小顺子看了看四周,又说:“大人走了吗?” “走了,”贺赫赫卷着被子说,“干完就走了。” 小顺子眨了眨眼睛,看着贺赫赫,说:“二少爷,您身上怎么有怨妇的气息呢?” 作者有话要说:狗血!!!!!!!!!!!狗血!!!!!!!!!☆、第 81 章 ——怨妇的气息?你有没有搞错啊,我是男人啊,怎么会怨妇呢? 贺赫赫认真地想了一阵,道:那的士又说我有怨妇气场,小顺子也说我有怨妇气场,莫非我真的有怨妇气场? 小顺子坐下来,跟贺赫赫说:“大人现在比较忙,过阵子许是会好的了。” 贺赫赫道:“我当然知道,算了,我要出门去。” 小顺子便道:“慢着,少爷,大人吩咐了,少爷身子弱,还是在家休息为宜。” 贺赫赫愣了愣,说:“他这是不让我出门吗!” 小顺子忙道:“大人绝对是为了少爷的身体着想啊。少爷先别生气啊。” “身体不好才要多多运动,生命在于运动啊!”贺赫赫辩驳道。 “可……”小顺子顿了顿,努力想了想反驳的理由,想到后就“啊”了一声,笑眯眯地说,“刚刚二少爷不是和大人‘运动’过了吗?” 贺赫赫听了,脸上猛然地红了起来,半晌才说:“那不算……我要多走动。” “这院子够大,够少爷走动的了。”小顺子说道,“少爷,您别为难我啦。而且你想想,之前宫里的人不是陷害你嘛,若是少爷随意走动,恐怕又会中了奸人的陷阱了。” 贺赫赫本还是一肚子火的,听着这话,那火就“洒啦”的灭了,叹了口气,说:“你说得对,我再不能给大哥拖后腿的。” 因此,贺赫赫倒是一心一意在家中钻研医书,不闻窗外事了。小顺子细心伺候着,及至晚间,她正灭了灯,从游廊上走往书斋处,却见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移近,仔细一看,忙福身道:“大人万福。” 沙玉因抬眼看了看没点灯的屋子,问道:“他睡了?” 小顺子便答:“刚睡下了。” “他今天还好吧?”沙玉因问。 小顺子想了想,便答:“吃过药了,也吃过饭了。本是想出门的,奴婢好歹将他劝下了。” 沙玉因听了便点头,道:“回去休息吧。” 小顺子便告退,回去睡大觉了。沙玉因没走几步,便看到屋子里亮起了灯光,隔着纸窗透了出来,还能看到一个人影在灯光中摇曳着。沙玉因便加紧了脚步,走了过去,将门推开,便看到贺赫赫在灯下翻书。听得开门的声音,贺赫赫便按下书页,抬起头来,便见沙玉因一身白衣站在门外,仍是有潺*潺流水声从开启着的门口传来,听着就觉得凉快。 贺赫赫愣了愣,道:“大哥,你回来了。” 沙玉因点点头,将门关上,缓缓地走到贺赫赫身边,问道:“这么晚了还看书?” 贺赫赫答道:“睡不着。” 沙玉因伸手去摸贺赫赫瘦削的脸颊,又俯身去凑近了贺赫赫的耳朵,彼此的鼻尖都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沙玉因便能闻到贺赫赫身上特有的干爽的气味,而贺赫赫却从沙玉因那清幽的体*香中,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甜香。这香气十分的熟悉,贺赫赫凭着记忆力,灵光一闪才突然记起——这是妓院里所焚的香才有的气味。虽然贺赫赫只去过一次妓院,就是撞见了沙青因与大皇子的奸*情的那次,虽然也就只去了一次,但那个十分骚包的气味深深地刻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贺赫赫突然僵住了:大哥身上怎么沾了妓院的气味? 沙玉因感到贺赫赫身体的僵硬,便问道:“怎么了?” 贺赫赫坐直了身体,将沙玉因推开了些,板着脸问:“你从哪儿沾上的脂粉味?” 沙玉因的脸也僵住了。 贺赫赫心中已经有了个大概:沙玉因这么洁癖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去招*妓的,他去妓院大概有什么事情要查吧,又或者是要和那些无廉耻的官员们social。而沙玉因之前对贺赫赫的忽冷忽热,虽然令贺赫赫心中有些怨气,但倒不至于让贺赫赫认为沙玉因变心了什么的。因他极信任沙玉因的为人,沙玉因既然是个偏执狂,那么对爱也是偏执至极的。他又是个干脆的,若是对贺赫赫已经无情了,把贺赫赫赶走了便是,何须养在屋中细心保护?恐怕最近沙玉因又陷入了什么令他很难受的偏执之中,才每次出现都散发着即将刮起大风暴的压抑。 但是,道理归道理,情感还情感。按照一般天雷狗血小说的路线,沙玉因身上连脂粉气都出来了,作为白莲花玛丽苏的贺赫赫不嘤嘤嘤地哭着自怨自艾地想着“难道他不爱我了吗”然后痛斥他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也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而且,心里明白这个道理是一回事,但贺赫赫并非真·圣母,心里自然还是很有怨气的,因此那张晚娘脸做到十足十的程度。 沙玉因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贺赫赫,政事他素不愿让贺赫赫搅合进去,而此事一时也甚难解释。他思忖半晌后,竟以比贺赫赫的晚娘脸更晚娘的晚娘脸说:“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气味?” ——GOOD QUESTION!完美反击! 贺赫赫心中为大哥鼓掌之余脸上仍是晚娘脸:“哼,我正是不知道,才要请教大哥。还望大哥多多指教!” 沙玉因竟也不慌不忙,撂出了经典句式:“这种事你无须多问。” 贺赫赫心中的怨气上升,便道:“你这个做哥哥的,不跟我多说几句话吗?难道我请教你,你都不屑回答了?还是说,‘我是个坑你是兔,拔走萝卜就跑路’啊!”“我是个坑你是兔,拔走萝卜就跑路”此乃贺赫赫刚刚突然想到的,不但用了生动的比喻手法而且还押韵了,他不禁深深地为自己的文采而骄傲。 沙玉因便继续撂经典句式:“你竟如此看待我?” 贺赫赫便道:“你如此行径,怎叫我不如此看待你!” “我……”沙玉因愣住了。 贺赫赫便说:“大家将心比心说一下,如果我平常正眼都不瞧你一眼,只有爬上床的时候跟你插插做点交流,之后就立即走人,话都不多说一两句,你会开心吗?你会高兴吗?” “呃,我要想想。”沙玉因努力地在脑中模拟这个场景。 贺赫赫见沙玉因这个反应迟钝的模样,似乎有些气不起来了。这沙玉因的情商确实是够低的,而且又没什么恋爱经历,第一次恋爱就碰上鸟事一大堆,贺赫赫看着沙玉因,不禁叹气,站了起来,说:“你自己慢慢想,我先去睡觉。” 沙玉因跪坐在地上,扭过头来看贺赫赫,贺赫赫却不理他,直接上床盖被子,末了还说:“没想好不许上床!” 贺赫赫背过身去睡,其实也睡不安稳,老是记着沙玉因在地上坐着。他料想,沙玉因的目标是皇室,那么他必然忙极了累坏了,在朝中周旋定然是让他很是劳心劳力,晚上还没得睡,又真是太过惨了。 他越这么想,就越在意沙玉因,越在意沙玉因,就越睡不着。因他没睡着,便听得见沙玉因走到床边来的脚步声。贺赫赫便转过身去,果然见沙玉因来到了床边,便故作凶狠地道:“你想明白了吗?” 沙玉因像是个被罚的小学生,十分无辜地说:“没。” “没你还过来!”贺赫赫突然觉得自己变身为凶狠班主任了。 沙玉因便在床边坐下,说:“我不上床,只是想离你近一些。” 贺赫赫的心突然被击中了似的,咯噔咯噔的,都为了沙玉因这句无意识的“甜言蜜语”而震碎了小心肝。贺赫赫突然从凶狠班主任又变成了心软的妈妈了,忙道:“你想不通就慢慢想呗,这么晚了,还是先睡一下吧。” 沙玉因将脸贴在床上,一把握住了贺赫赫的手,说道:“若我不明白,岂非又要让你难过了。” 贺赫赫便道:“我难过不是为着你的‘不明白’。我是为着你对我不似以前——我是说,还是普通兄弟的时候,那时候是最好的。” 沙玉因听了,便道:“最近我的心颇有些乱了。” “为什么?”贺赫赫问道。 沙玉因想了一阵,便答:“我一时也说不上来。” 贺赫赫也想了一阵,他对沙玉因的事情到底是知道些的,却又不知道一些,单凭知道的那些,他就已经觉得够复杂了。再说不知道的,那就应当更加的扭曲了。也知这些事情并非一时半刻能说清的。况且,大哥也根本没有将事情完全告诉贺赫赫的意愿。这样大概是出于保护贺赫赫的考虑。 贺赫赫只能低叹一声,才说:“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的,饿吗?我给你下碗面吃。” 沙玉因便答道:“不饿。” 贺赫赫便又说:“那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沙玉因愣住了。☆、第 82 章 沙玉因理所当然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没看过TVB。 他对这种事情确实没什么经验,贺赫赫便告诉他:“只要和以前一样就好了。”沙玉因的心境却很难回到以前。他只觉得对着人生充满了困惑。困惑也好,清醒也罢,到了天明,他还是得穿起朝服上朝去。他仍是那个大谏,仍是那个要复仇的人。而他复仇的对象,依旧是巍峨宫中的那尊贵的皇室。 下朝后,大粒皇帝特别请了沙玉因到御书房。沙玉因并不解其意,只是仍去了。大粒皇帝叹道:“自从在寂静岭病了后,朕最近的身子总是不爽,连平常的房*事都不大能满足,太医也劝朕节欲休养。可你知道,朕这不是不想休养,而是朕的房*事关系到整个后宫的安宁,这中宫安宁也是关系到国家命脉的。” 大粒皇帝已经不是年轻人了,狐祟的事让他元气大伤,本来就人到中年,现在还开始中年危机要谢顶了。如果是“大清”不是“大青”的话,那就好了,因为清朝的男人谢顶地中海那是看不出来的。因此最近无论多热,大粒皇帝都要戴顶帽子在头上。沙玉因完全理解大粒皇帝的状况,因他当时私心,没有根治大粒皇帝的狐祟,大粒皇帝仍是被妖气侵了体,难以完全复原。 大粒皇帝叹道:“朕现在才知道,健康是多么的重要。” 沙玉因便道:“是。” 大粒皇帝又道:“我看你挺健康的,还有,天巫他也怎么总是不见老的呢!他没比朕年轻多少呀。” 沙玉因便答:“吾辈修道人自当别论。” 大粒皇帝问道:“难道说修道真的可以令人延缓衰老?朕记得,上任天巫也是不怎么见老的。死的时候还是坐地圆寂,十分安详,鬓边有些白发,容颜却还是好的。” 沙玉因便答道:“是的,修道可以让人延年祛*病,淡化眼周皱纹,祛除黑色素沉着,淡化色斑,改善皮肤松弛与浮肿,并能促进身体的新陈代谢,无须进食也可产生热量,无须运动亦能消耗卡路里,身体自行进行循环,不受外加污秽杂质的侵扰,令你年轻十岁不是梦。” 大粒皇帝讶然道:“果真如此?那就的确神奇。怪不得当年统一六国、修筑长城的‘噙屎皇’也沉迷于*炼丹修道之术呢!” 沙玉因回答:“亦有传他其实已经得道长生不死了。到底如何,也不得而知。” 大粒皇帝便道:“你看朕有没有机缘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