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6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6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6部分但是不知怎么的就得到了这条臂膀……他要是在人间把你吃了,恐怕会惊动山神,他斗不赢山神,所以才利用这条手臂打开冥道,将你拖进去才吃掉。” 贺赫赫无奈地说:“那他为什么要吃我啊?” “这就是缘分呀!” “我可不要这种缘分!” 阿沐叹了口气,又问胡桃儿道:“这手臂你从哪儿得来的?” 胡桃儿答:“我碰到那个鬼又想害人。之前我的力量被封住了,才捉不住他,现在力量回来了,自然容不得他放肆。我就一口把他咬个魂飞魄散。他整个形体都散进风里了,却还剩着这根手臂掉下来。我看着有点古怪,就带回来啰。” 阿沐却道:“这手臂一定要仔细收好,要是落到什么包藏祸心的怪物手里,那可不得了。”说着,阿沐又对胡桃儿道:“你先去找找老狐狸,告诉他这事。怎么说,他都是这个山头的山神之一。”胡桃儿听了,便四脚跑着过去了。 贺赫赫又道:“那么送伞给我的那个到底是谁?”贺赫赫想了想,看了看那伞,说:“是‘蟒君’吗?” 阿沐便道:“是,是他。” “蟒君是谁呀?” “呃……就是很爱雨中送伞、雪中送炭,挺乐于助人的。”阿沐摸*摸鼻子,说,“你就去吧,他道行极高,吸风饮露,呼风唤雨,真的没必要害人,吃你还得吧唧嘴,人家蟒君大人还嫌累呢。” 贺赫赫想了想,说:“你说得他那么好,那我不把伞还了也没关系吧……” 阿沐便道:“你这人好没良心,人家雨中送伞,你居然还不还了!而且你看,这伞这么漂亮,一定是他的私人物品,不是随便变出来打发人的,你居然不还?他生气了可不是好惹的!” 贺赫赫始终觉得有些奇怪,却便道:“非得今天还吗?” “当然是越早越好。” “行,我去。”贺赫赫点点头。 阿沐道:“要我去陪你吗?” “不用啦!”贺赫赫摇摇头,说,“你不是说他很好相处吗?” “那是,”阿沐笑笑,说,“可这边不太平嘛,老是有妖魔鬼怪出没。” 贺赫赫转过身,说:“不用了,我跟桃儿去就行。” 阿沐便道:“你怎么跟他去却不跟我去呢?” ——当然是因为你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啊……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贺赫赫回过头,说:“他能让我骑着跑,你能吗?” “确实不能。”阿沐答道。 贺赫赫便到地上的狐祠去。现在狐祠没什么人,却见胡桃儿在跟假扮狐祠庙祝的老狐狸讲话,大概就是跟他说起鬼手的事。老狐狸听着,脸色颇为沉重。贺赫赫走到那边去,搬张椅子坐下。胡桃儿见贺赫赫来了,便笑道:“明因哥,你怎么上来了?” 贺赫赫笑着说:“我有事情要请教狐先生。” 老狐狸便说:“啥事啊?” 贺赫赫便问道:“这个蟒君之类的东西,很喜欢送伞吗?”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最近在撸一篇无节操的NP人兽肉文,不过在**一定不能发吧………………☆、第 71 章 老狐狸想了想,说:“朋友,难道你没看过《白蛇传》吗?” “《白蛇传》?”这个次元也有这个故事吗? 老狐狸拄着拐杖,轻轻地说除了所有故事的标准开始句——“在很久很久之前……” “一条青蛇,一条白蛇,青蛇的名字叫做小青,那蛇的名字……” “叫白素贞?”贺赫赫问道。 “不是。” “那么……小白?”贺赫赫问道。 “不是。”老狐狸横他一眼,说,“叫白凉凉。” 贺赫赫恍然大悟:“原来是‘白娘娘’。” “白凉凉遇上了一个叫许宣的年轻男人,对他一见倾心,他们初见的时候,天上在下雨。白凉凉就给他送了一把伞。许宣去找他把伞还了,白凉凉就拿着伞教会他正确的使用蛇妖伞的方式,将许宣顶*弄得欲*仙*欲死,所以许宣就改名叫许仙,大赞白凉凉的技术令人亟欲升仙。” “正确的使用蛇妖伞的方式吗……”贺赫赫低头看了看这把伞,突然觉得有些不能直视。 老狐狸继续说道:“许仙和白凉凉在一起,本来过得挺好的。白凉凉为了和许仙更幸福的生活,还以纯天然中草药研制了各种房*中必备膏药,在许仙家的医馆里卖,也得到了热销。然而,附近金山寺的一个和尚告诉许仙,他家的相公是蛇妖,不是人类。许仙半信半疑,在端午那天带了雄黄酒给白凉凉吃。白凉凉吃了之后现出原形,又兽性大发,以原形OOXX了许仙,许仙到底俗体凡胎,就这么挂掉了。” 这故事虽然与贺赫赫次元的版本不同,但又有微妙的契合,这使得贺赫赫心情十分复杂:“所以白凉凉就去盗灵芝草了吗?” “没错!”老狐狸点点头,“白凉凉盗取了仙草,将仙草插入了许仙的菊*花,许仙便菊*花痊愈,人也活了过来。但是和尚发嗨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对夫夫。发嗨将许仙骗到金山寺软*禁,白凉凉和小青一起冲到金山寺救人,水漫金山。大家正斗得激烈的时候,白凉凉突然动了胎气,发嗨感到很困惑。原来白凉凉说妖胎人类恐怕不能承受,所以即使他是夫君,却以法术将胎气结合在自己体内,代替许仙生子。” 贺赫赫愣了愣,说:“这都行的吗?” “听故事不要多话!”老狐狸不悦地捋须,说,“白凉凉动了胎气,刚生下孩子十分虚弱,打不过发嗨,就被发嗨镇住了,困在雷峰塔。” 贺赫赫听罢,便说:“那跟送伞有什么关系?” “从此之后,蛇族有个惯例,看到喜欢的人就给他送伞,如果这人把伞还了,就当是答应了和他交往。” 贺赫赫愣了愣,思忖甚久,才说:“我还是想问一下……” “问吧。” “《白蛇传》结局到底是……?” 老狐狸笑笑,说:“哦,结局就是白凉凉和发嗨HE,小青跟许仙一起带孩子HEtoo。” “啊……”贺赫赫愣住了。 “哦,白凉凉和发嗨HE了,小青和许仙带着白凉凉的孩子HE。”老狐狸以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出这个极不合理的结局。 “雷文啊。”贺赫赫低声说了一句。 老狐狸眯起眼睛,问道:“怎么突然问起送伞的事呢?难道说有谁给你送伞了吗?” 贺赫赫下意识地不想跟这只老狐狸说实话,因此便说:“没什么,只是看到妖怪知识问答手册,翻看一下问题,却发现答案页被撕掉了,所以很好奇罢了。” 老狐狸答道:“我好像也有一套那样的学习书,给你罢。” 贺赫赫真是甚感意外:“你有这样的学习书?” “是啊,《妖怪知识大全》,我想应该涵盖了所以的问答题目了。毕竟是妖怪知识考试的必备学习书嘛!”老狐狸从柜子里拿出一套书,这套书可以媲美《资治通鉴》了。 贺赫赫连忙把书抱走,查阅了一下蛇妖卷宗。发现接收了雨伞的话,真的是不可以丢弃的,因为这样很容易触怒蛇妖。就好比说别人给你送情书,你却把情书撕掉丢掉了。当然,如果这个行为没被发现也不会怎样,但如果被发现了一定会被怨恨吧。若是说对方只是个软妹子还好,但若是个蛇妖,你就很麻烦了。但不能直接还掉,直接还掉的话就代表答应要和蛇妖恋爱了。所以最好的方法还是找个良辰吉日,把雨伞烧掉,以这种方式归还雨伞。 话分两头,皇上召见纳兰秀艾。纳兰秀艾十分忐忑,却仍是穿上破旧袈裟见他了。皇上斜躺在床上,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纳兰秀艾,发现他袈裟破破旧,人也消瘦了不少,便叹道:“好孩子,仍是苦了你了。” 纳兰秀艾便道:“陛下太过言重了。” 皇上便道:“朕已时日无多,想召你回来,共享一下父子天伦。你怎么看?” 纳兰秀艾便答道:“儿子回来难道要为人鱼肉吗?” 皇上笑了笑,说:“你若不愿意回来,只需答不愿意,又何须这般?” 纳兰秀艾便静默不言。 “先别说这个,我们先吃饭吧。”皇上命人摆饭,满桌子的好酒好菜。纳兰秀艾因自认仍是个僧人,所以只吃那盘素菜,旁的一概不沾。皇上看了看那盘素菜,又给左太监使了个眼色。左太监便上前,将那盘素菜给撤了。纳兰秀艾倒是略有些惊讶疑惑。左太监便解释道:“这菜肴,按规矩,吃的是不能超过两筷子的。不然就得撤去。” “不过,这也是给天子定的规矩。”皇上缓慢地说,“作为皇帝,不能有特别的偏爱。最基本的食,也是如此。” 纳兰秀艾心中掠过几多的念头,倒是一句话都回答不出来。 “如果你还是愿意回来,就吃肉吧。”皇上抬了抬下巴,说,“和尚是不能吃肉的。但朕却从未听说过有不吃肉的皇子,也没听说过有不吃肉的王者。” 纳兰秀艾惊讶地抬起眼皮,仔细地盯着皇上看。皇上容颜苍老而憔悴,但双眸仍是十分锐利,目光好像能刺穿一切。 山下狐祠,今天来了一位贵客。这位贵客面目英俊,身上穿着埋银线的蟒袍,头戴海龙衔珠玉冠,脖子上挂着个蟠龙项圈,端的是风度翩翩、仪表不凡。老狐狸一见到他便惊着了:“这位是……” 那人便是云浪蟒君。老狐狸虽未见过他,却也感觉到对方的迫力非同凡响,自然不敢怠慢。云浪便道:“你别管我,继续忙去吧。” 老狐狸便忙不迭点头道:“是的、是的。” 云浪径自行至后院,便看到贺赫赫拄着那雨伞忧伤地45度仰望天空。云浪便道:“贺公子。” 贺赫赫忙回过头应了一声,可他才刚转头,就发现不妥了——不妥之一:这不是那送伞的蛇妖吗!不妥之二:他叫我“贺公子”,而不是“沙公子”!他是冲着我来的,不是冲着沙明因来的? 云浪走到贺赫赫身旁,笑道:“这伞,不打算还吗?” 贺赫赫愣了愣,答道:“呃……我烧给你行不?” 这话出口,贺赫赫便觉得自己真是没礼貌,如果对方是人的话,一定会气死吧。 云浪却似是不大介意,轻轻笑了笑,说:“为什么?” ——为什么啊…… “我……我啊……”贺赫赫顿了顿,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我不大能接受人*兽。”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贺赫赫接受不了人兽文,但是我是还好诶。那个人兽NP的文在鲜网有,在长佩的红烧区也有。☆、第 72 章 “不能接受……人*兽吗?”云浪听了,惊讶地微微张着樱花一般粉红色的嘴唇,然后轻轻笑了笑,说,“那么说,果然是我本身的问题啊。” 贺赫赫最受不了这种温柔的语调,因此忙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居然不能接受人*兽,真太过分了。” “这么说来,你的确要好好克服这一点才是啊。”云浪认真地点点头。 贺赫赫这才发现有问题:我为什么非要克服人*兽的障碍不可啊…… 云浪摊开手掌,说:“伞,拿来吧。” “是、是的。”不知为嘛的——也大概是云浪看起来太尊贵了,所以贺赫赫总是特别毕恭毕敬的,还双手递上雨伞。云浪将雨伞接过之后,那雨伞上残旧的黄|色在一瞬间居然变成新鲜的鹅黄|色,看着十分漂亮。 “怎么会这样?”贺赫赫惊讶地说。 云浪答道:“因为它又活过来了。” 贺赫赫愣了愣,说:“是因为回到了主人的身边吗?” 云浪又露出那种会让眼睛弯成月牙形状的笑容,露出雪白的虎牙(也许该说是“蛇牙”?),这明亮的笑容差点让贺赫赫闪瞎了眼,只是下一句话,却让贺赫赫惊讶极了——云浪笑着说:“因为送还雨伞仪式就完成了啦。” 贺赫赫瞬间觉得地动山摇:“你……你耍我啊!” “怎么会呢?”云浪张开手掌,让那伞在手心缩小幻化成一根金簪,再将那簪子别到贺赫赫的头发上,笑眯眯地说,“你应该知道,要是在仪式完成后反悔的话,会遭到全蛇族的追杀吧?” 云浪一直保持着笑眯眯的模样,眼睛如同新月,粉红得像是樱花的嘴唇中露出霜雪似也的小虎牙,这笑容甜蜜的紧,看的贺赫赫背脊发凉:“全、全蛇族的追杀吗……” 云浪笑着说:“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伤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喔。” “我不用你陪呀。”贺赫赫头痛死了,头上那根金簪对于他来说好像有千斤重一般,压得他脖子都直不起来了,“你是不是有眼疾啊?怎么就看上我了呢,蟒君!” “‘蟒君’那都是别人乱叫的,你呀,叫我夫君就好了。” ——这种宠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我跟你根本不熟吧!”贺赫赫叫道。 “真无情啊,贺公子。”云浪摇摇头,叹了口气,说。 贺赫赫觉得自己真是全身一阵鸡皮疙瘩:“什么‘贺儿’,别这么亲热,叫我小贺啊、老贺就好……”说着,贺赫赫突然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我姓贺?” “想知道吗——”云浪又用那种调笑的表情说话,而且故意将“吗”字拉得很长,十分欠揍。贺赫赫瞬间想到各种狗血小说狗血台词中的“想知道吗,那你来求我啊嘿嘿嘿”,于是贺赫赫就很没节操地说:“我求你了,告诉我吧!” 云浪愣了愣,噗嗤一笑,道:“我没让你求我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本来要说的是‘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于是贺赫赫的脸无可避免地变僵硬了。 云浪正要说什么,却见突然金光乍现,一道灵符疾飞而来。云浪轻巧地以二指夹住了灵符,灵符上的光华渐渐消散,只见上头写着“专*治虫蚁蛇患”。贺赫赫一回头,便见沙玉因站在屋檐上。 果然主角都是要高姿态出场吗?屋檐什么的真是美丽侠客出场的集中地啊!贺赫赫都要怀疑上面是不是有个美型角色专用传送点了。 云浪看着白衣飘飘的沙玉因,脸带微笑道:“原是同涂狐君。你还是神仙的时候,我尚且不怕你,更何况你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凡人?” 沙玉因却很淡定地说:“我是凡人,自然是伤害不了你。但是你擅入人间,扰乱秩序,这可是违反天条。难道天庭也奈何不了你吗?” 云浪笑道:“不劳您操心。我与贺儿在上辈子就已经结缘,现在来找他,也算不上是违反天条。” 说完,云浪抬手在空气中画了一些符号,动作迅速,却见绿光乍现,贺赫赫便随着云浪消失了踪影。沙玉因不禁一窒,忙要追赶,此时却突然有一片飞羽划过他的胸前,挡住他的去路。 沙玉因一转过头,便见到居然是阿沐。 沙玉因冷然道:“让开。” 阿沐却道:“你知道沙明因已经死了,他身体已经被借尸还魂了吗?” 沙玉因冷哼一声,道:“又如何?” “你果然知道。”阿沐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又知道现在这个魂魄是什么来头吗?” 沙玉因这才愣住了:“是什么?” 阿沐便道:“他是‘贺’。” “贺……” “他就是那把伞!”阿沐说道,“在远古之时,人类初生之际,天庭的法律还不完善,因此山海湖泊所形成的妖怪各自为政,人类中还没有修仙修道的,甚为弱势。为了求得山神鬼怪的保护,人们不但自发地进攻祭品,还会按照鬼神的喜好来塑造一种祭品人。每当新任山神上*位,他们就将人祭给他们,说是庆贺他们登位之喜,通常还会伴着别的祭品一起,而这种祭品人就名叫‘贺’。后来这条规矩逐渐被废去了,也再没有‘贺’这种人的存在。你那弟弟的魂魄,在上一辈子便是送给河伯的贺礼,他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是蟒君合法的所有物。蟒君也对他爱护有加,这一点,恐怕许多喜欢八卦的仙人都知道。” 沙玉因却冷然道:“那又如何?他已经转生了。” 阿沐叹道:“你真是顽固。不过你也顽固不起来,这辈子他也接受了蟒君的伞,那伞就是他的本体。他现在已经属于蟒君了。你去追也没有用。” 沙玉因之心却毫无动摇,既已从阿沐处了解到前因后果,他便不作停留,只双足轻点,便飞了出去。 阿沐看着沙玉因消失的背影,心中十分怅惘:如果他对我,有对他二弟一半的好……啊,不只要千分之一,那我就火烧菊*花都愿意了。 广阔的湖水,烟波浩渺,冉冉地生出一层薄薄的烟气。当沙玉因踏足这片树林的时候,就已经置身在这么一片充满妖气的厌烟雾之中了。这点妖气虽然不会伤害到他,但终究是让他有些不舒服,就跟闻到不喜欢的气味一般。换着以前,他应该会掉头就走,离这片妖气远远的,然而,现在,莫说这里只是飘散不会伤人的妖气,即使是笼罩着会令人腐烂的瘴气,他也会毫不犹疑地踏入其间。 这个山头安静得令人心惊,在袅绕的烟气之中,连一只飞鸟也没有。沙玉因柔软的布鞋踩在草丛上,发出的声响也被无限扩大。只是因为太寂静了。 他步伐急促,奔跑一般地在草地上行走。在妖气中不能肆意使用法术,因此他不能飞,也就只能跑了。树林中央有一片湖,湖上白雾袅袅,看来这湖便是妖雾的来源。 沙玉因从怀中抽*出一张符,脱手甩出。那符便如发光的利箭一般刺入了白雾之中,光芒驱散了一些雾气。但也只是一些罢了,四周的雾气依旧泛着鱼肚一般的白色。那光符浮在半空,只散开了方圆一丈的雾气。但这也足够让沙玉因看清湖底的景象。这湖极美,湖面光泽粼粼,水质也好,清澈见底。沙玉因可以看到,贺赫赫闭着眼睛,在湖中缓缓下沉。 贺赫赫身上穿着红色的衣服,红绸缎上以金丝绣着蟒蛇特有的云纹,双足光*裸,双脚脚腕处各缠着两条小蛇,原是这两条小蛇将他拖进湖底。这个湖,就是“贺”当年被祭祀的湖。而这套衣裳,也是贺儿当年被祭祀时所穿的,蟒君一直把衣服保留至今。 ——啊…… 贺赫赫内心在痛苦地呻*吟:这感觉……十分熟悉……十分痛苦。 水波柔柔地在贺赫赫的耳边流动,发出极为温柔的声响,就像是在母体一般,令人容易安眠。可是,这声音对于渐渐苏醒了的贺赫赫来说,却令人恐惧。 “贺儿,这就是你的命啊。” 前面是一方水池,池上洒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花花草草,水池四壁还贴着符一般的事物。贺儿还来不及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突然被人推出池中。贺儿在池中不断挣扎……挣扎……然而,挣扎是徒劳的,站在水池四壁的巫师一直在监督着他被溺死,其后将他的死魂收进了使过法的雨伞中。伞上还写着“贺蟒君喜”。 雨伞和穿上喜服的尸体一起沉入湖中,作为送给新任河神的贺礼。 “啊……”贺赫赫突然睁开眼睛,痛苦地叫出声来。此刻,他已将近沉入湖底了。湖里安静得可怕。贺赫赫转过头,便看到蛰伏在河床底部的那条大蟒蛇——或者说,巨蟒?这条蟒蛇极为巨大,身上的鳞片散发着令人炫目的光芒。贺赫赫挣扎了一下,却仍是没挣动,正如他之前在狐祠睡觉时的梦境一样,他被绑住了。其实,他是被红色的绸带捆住。这也是礼数之一,表示他是绑上红绸带的礼物。 “唔……”贺赫赫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水中仍然能呼吸。☆、第 73 章 蟒蛇缓慢地游动着,移到他的身边。当蟒蛇来到的时候,缠在贺赫赫脚上的两条小蛇也都化作几串水泡消失无踪了。贺赫赫讶然地看着这条巨蟒,他兴庆自己此时还保留着意识,居然没有吓昏过去:“你……你是蟒君吗?” 巨蟒身上金光顿闪,光芒褪去后,便是那云浪蟒君的模样浮在水中。云浪蟒君没有多言,拉起贺赫赫的手便往另一个方向游动。贺赫赫惊讶地说:“你要把我带去哪里?” “新房。”云浪答。 “新、新房?”贺赫赫惊讶地问道,“你买了新房子也跟我没关系呀!” 云浪蟒君没好气地回过头,说:“我要跟你成亲,你明白吗?” 贺赫赫道:“我可没答应跟你成亲!” “可你已经把伞收了!”云浪蟒君答道。 “你这是欺诈!”贺赫赫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完成了收伞送伞的仪式,就觉得火大,“你在骗婚啊蟒君大人!” 云浪蟒君却道:“你明知道收伞送伞的礼仪,对吧?” 贺赫赫愣了愣,道:“对。” “你也清楚还伞的后果,是吧?”云浪蟒君一副很耐心的样子。 “呃,是的。” “伞是你自己交还给我的,并没有一点强迫,对吧?” 贺赫赫确实是否认不来,倒是有些急了,道:“你、你……” “反正你就是自愿的了,并不是逼婚,也不是骗婚。”云浪蟒君自然而然地得出了有利于自己的结论。 “你这么狡诈,不如当律师去吧!”贺赫赫气得七窍生烟,“我可不要莫名其妙地跟条大蟒蛇结婚!” 云浪蟒君笑了笑,眼睛又弯了起来:“对喔,你知道你大哥来找你吗?” 贺赫赫愣住了:“大哥?” 云浪蟒君叹道:“是啊,可惜他现在是俗体凡胎,根本奈何不了我。他自己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却仍是跳了进来这个湖里。” 贺赫赫的心好像有什么跌落了哐当一声的:“你说什么?大哥跳湖了?” 云浪蟒君牵着贺赫赫的手,往湖面那边游去。这次贺赫赫并没有挣扎了,他一心只关注着沙玉因的情况。 他又跟自己说:这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大哥一直待我极为好的,没有一刻不为我打算。此时见我被掳,奋不顾身地跳入这个龙潭虎|丨穴,也是可以预见的。不过我真是既惊讶,又感动。倒是我,老是惹他不快,只能给他带来麻烦,还真是应了那个低能和尚所说,我是个命犯桃花的废柴玛丽苏吗? 在看到沙玉因那一刻,贺赫赫的心跳几乎就停住了。沙玉因被一条巨蛇缠住,整个身体动弹不能,已经因为窒息而昏迷过去了。那条巨蛇掌握着很好的分寸,既没有放松,也没有让沙玉因死掉。 云浪蟒君道:“这条蛇不过是我所幻化的,然而,沙玉因却被这条假蛇给骗了过去,可见是他心中魔障甚多。” “魔障……”贺赫赫作为惯看电视剧的人,对这个词已经甚为熟悉了,“大哥清净修道,又能有什么魔障!” 云浪蟒君却道:“我这湖里的蛇都是你们凡人心里的魔障所化的。你的心里没什么魔障,勉强化了两条小蛇。而一般恶人掉下来,也只是有一两条普通的蛇罢了。而你看你大哥身上那条,啧啧,真是不得了的魔障。想不到那极为神圣的同涂仙君下凡后,心里居然被污染成这个样子。” 贺赫赫心里却是不信的:“你这个人,说话一点都不可信。我才不信大哥心里住着这么大的一条毒蛇!” “你不信?好,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云浪蟒君默念了几句咒语,便见那条巨大的毒蛇顿时化作水泡散了。尽管如此,沙玉因却仍在昏睡之中。云浪蟒君捉起贺赫赫的手,硬拉起来,往沙玉因的胸口探去。出乎贺赫赫意料的,就在他们双手探去的时候,沙玉因的胸口生出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贺赫赫还未及想明白,那漩涡便把他的手吸住了。贺赫赫说不上那只手摸*到了什么,当他的手一探进去后,便什么也想不到了。他没有余地去思考,一种极为冰冷的情绪从指尖传来,一直蔓延到心窝,使得他整个人都发起抖来。 是绝望?是恐惧?是悲哀? 为什么这些感情都会存在在大哥的心中,而且还翻*搅不断,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 为什么? 贺赫赫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血肉淋漓的画面——他突然想起来了,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沙玉因是如何残害怀*孕了的沙青因的。沙青因被开膛破腹——这都是沙玉因干的。恐怕沙玉因狠下心来干的坏事并不在少数,那时候的沙玉因如此,现在的沙玉因也未必不是那般。 那般的冰冷,那般的无情,那般的让人害怕,就像是刚刚那条巨大的毒蛇。 “我说,你知道那个人干过什么吗?”云浪蟒君慢悠悠地说,“虽然那是重生之前做的事,但我觉得你还是必须清楚才是。他为了得到了最强的灵力,残杀了上万的妖怪。等他得到最高的灵力了,就开始屠*杀穿越者,以穿越者的生命作为祭品,利用这灵力来改变九星原本的轨迹,历史的轨道也因此而改变。” “我……”贺赫赫愣了愣,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黑色的情绪还是顺着手臂缓缓地传入贺赫赫的身体,贺赫赫觉得自己的手指仿佛浸在了什么可怕而粘*稠的液体之中。他的手指只需要轻轻动一下,就能听到类似于肉浆搅动的声音。这害得他的手指都一动不敢动了。 云浪蟒君笑道:“因为怨恨。” “怨恨……”贺赫赫慢慢地闭起眼睛,他的确感觉到浓烈的怨恨从沙玉因的心中传来。 云浪蟒君继续说道:“这个大青皇朝本应国运昌隆,延续多个几百年,而现任皇帝及其继任者,也会长命百岁,成就千秋霸业。也是因为他们成了人中之王,即使死后,灵魂也能得到供奉。沙玉因却怨恨着这个皇帝,怨恨着这个皇室,顺带着就怨恨了整个皇朝,所以,他不惜一切改变历史,令这个皇朝的气数迅速走向尽头,并且要让这位皇帝的灵魂永不超生。” “不会的……”贺赫赫有些自欺欺人,心中闪过无数回忆,最后蓦然捉住一个闪光点,双眼发光地质问,“你说的都是假的吧?如果他真的这么恨皇室,当初又怎么会喜欢三皇子?” 云浪蟒君语态中不禁露出一些轻蔑来:“这才是令他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痛恨着皇室,却无法自制地爱上了三皇子,然而,这份扭曲的爱却一直没得到回应,甚至说,他还得伪装着忠诚为皇室效命、伪装着冷静地看着三皇子纳妃生子,就是这样的矛盾让他痛苦至极,最终下定决心要让九星移位,要让这个皇朝彻彻底底地覆灭!” 这些话仿佛一记重锤,打在贺赫赫的头顶,让他全身骨头碎掉那般的剧痛。贺赫赫心中不禁极为感慨:“他心里就有这么强烈的恨意吗?” 贺赫赫仿佛现在才记起,沙玉因是个多么恐怖的男人。沙玉因总是以那张精致的脸和清新的气质蒙骗着众人,那一身不沾一颗灰尘的白衣之下,却是有着一颗冷酷又丑陋的心。 云浪蟒君继续说道:“你也不要天真地以为,重生以后,这种情况就会有所改变。” “什么?”贺赫赫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贺赫赫的确一直抱持着一个天真的念头,重生之后许多事情都不同了,说不定沙玉因也会放下那可悲的执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会改变的。”云浪蟒君以一阵沉重的语气说,“风头正盛的大青要走向灭亡,庄严的灵魂要变得永不超生,除了靠着九星移位所造成的效果外,更要靠着一种诅咒。” “诅咒?” “这诅咒的力量来源就是施咒者的怨和恨。”云浪蟒君轻轻地一笑,说,“也可以说,是来源于他心里的那条毒蛇。” 以前也许有想象过,但这么真切地认识到沙玉因内心的阴暗,对于贺赫赫来说还真的是头一回。他头一回感觉到沙玉因的冷酷、毒辣,也是头一回明白到他所处在的险恶处境。 云浪蟒君的口吻突然改变了,变得极为温柔:“听我说,贺儿,他心里住着一条毒蛇,害人害己,你留在他身边,会被他害了的。” “被他害了吗?” 沙玉因命中带煞,会害死他身边的每一个人。这个批语是从沙玉因出生就开了的,不记得是哪位大师的铁口直断了,一口就说明白了沙玉因这一生的宿命。就是煞和杀。 然而,果真如此吗? 贺赫赫苦笑着摇摇头,说:“不,你现在看到的是他最丑恶的一面,那么你见过他最美好的一面吗?” “啊?”云浪蟒君愣住了。 贺赫赫却道:“他是含*着怨恨或是悲哀而降生的,这一点我早前就知道了。只是不想这点感情,随着他的成长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越发浓烈起来。然而,这又如何呢?即使心里住着一条毒蛇,可他仍然为了保护我而奋不顾身的跳了下来,难道他跳湖救我,也是毒蛇所驱使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解谜章终于到了!我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写着写着忘掉设定又或者忘记解开这个伏笔了!哦也也!! ☆、第 74 章 云浪蟒君一下子被问倒了,竟无从回答。 那阴寒的感情仍顺着指尖传来,贺赫赫却已不觉得恐惧了。贺赫赫将手抽了出来,那漩涡也自然而然地闭合了,变得无踪无影。贺赫赫转过身,对云浪蟒君说:“对不起,我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云浪蟒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难道你不怕死吗?” 贺赫赫便道:“怕是怕,可是我转念一想,自己偷来的阳寿其实也不少了,多活一天是一天,就算立即死了,也算是赚了。而且还赚得沙玉因这样的人对我这么的好。我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云浪蟒君便哀怨地说:“我也能对你很好的,我对你更好都行。” “不用了,谢谢。” 云浪蟒君不死心地说:“可你不是不能接受人*兽吗?他本体也是个狐!” 贺赫赫愣了愣,说:“你说……狐吗?” “是的,狐君同涂。”云浪蟒君解释道,“他出世伊始就集合了天地元气,生而有九尾。不知多少狐狸为了修多一条尾耗尽心力,他倒好,一出生就有九条了。” “这么厉害呀!” “可是他是没有心的,”云浪蟒君叹道,“‘天地无心,万物同涂’,因此他尊号‘同涂’。无心谓无心爱育万物,即不仁也;同涂,谓皆为刍狗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贺赫赫愣了愣,说:“听不明白。” “反正他就是没心的东西,所以其父在寂灭的时候跟他说,如果不能了解人情不能感受万物,即使有了九条尾,也只是摆设。” ——其实有九条尾做摆设也挺酷的啊…… 贺赫赫心里想着。 “于是其父以最后一点真元,植了一颗哀泪到同涂的眼底,让同涂跳入轮回台,到人间品味悲欢离合。而那滴眼泪,则是作为他的心,让没感情的他也能感受人情。”云浪蟒君解释说,“也大概是因为这滴眼泪含哀,所以才让同涂下凡后容易受到颠倒梦想、恐怖哀怨的感染吧。” 贺赫赫深感讶异:“原来智障大师的批语才是对的。果然是含哀而生吗?” 云浪蟒君道:“的确如此。所以,你将要面对一个比死更棘手的问题。” “什么问题?”贺赫赫惊讶地说,“还能比死更棘手?” “如果这一世他不能悟道,那么他将继续投入轮回,而你呢?该何去何从,你想过吗?”云浪蟒君叹了一口气,“你死后,还是得回到我的身边,做我的夫人。” 贺赫赫愣住了:“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结婚吗?” “因为我们本来就结婚了。这是天定的。你之所以轮回,只是因为你说想试试做一次人,过一下完整的一生,所以我才偷偷的将你带到轮回台,这事情,已经被天庭发现了,所以我才急着带你回来。”云浪蟒君露出一丝丝难过的表情,说。 贺赫赫倒是有些难过了,这才觉得云浪蟒君也挺为难的:“对不起啊,大家都不容易。” 云浪蟒君苦笑着耸耸肩,说:“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的生命很长,我可以等你回来。” “我……” “可是你不去轮回,不会喝孟婆汤,所以为人的所有事都会记得。”云浪蟒君认真地说,“你能够回来,我是高兴的,我只是怕你心里还惦念着沙玉因,因此会郁郁寡欢地度过跟我一般漫长的一生。” “蟒君大人你……”贺赫赫十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过,如果大哥能够顺利飞升呢?” “如果这样,”云浪蟒君认真地说,“他那眼泪会滴落,七情六欲也会随之而粉碎,他继续做那个无心的神仙,也不会记得和你的事情。”(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