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0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0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0部分。且交由我来保管吧。” 沙玉因缓缓地站起来,静默无言地将系在腰封上的一双换命金铃递给了天巫,一句话也不多说。天巫本是打了满腹的借口,是要劝服沙玉因将金铃交出的,怎知沙玉因这么静默坦然,反而让天巫觉得心虚不已,一双金铃递到手中,竟觉有千斤之重。沙玉因静静地看着天巫,天巫倒觉得眼前这少年人的目光利如宝剑,令人不忍直视。 沙玉因向天巫躬身行礼,便要退下。 天巫却突然说:“远行在即,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沙玉因步伐一顿,想了一阵,便从袖中取出一张绢帛,将刚拿来诵经的月河花包在绢帛之中,递予了天巫,说道:“请父亲入宫的时候,将此花送给我的二弟。并告诉他,在宫中要小心谨慎,我会尽快回来的。” 沙玉因似有预感,他一旦远行,便有人对贺赫赫不利。可惜沙玉因的势力仍未大得可以遥控禁宫,他又安慰自己,贺赫赫在宫中素来低调,而大皇子也承诺了会保护他,应当没什么问题才是。唉,不过若真发生了什么,也就只能寄望这祈福过的月河花能助贺赫赫消灾解困了。 天巫不敢问沙玉因“你为何知道我一定会入宫”,也不敢跟沙玉因说出拿走金铃的用意,只是他不问不说,但是他知道沙玉因心如明镜。既然沙玉因默许他拿了金铃去,他便也就顺水人情地将月河花送给了贺赫赫。贺赫赫实在很怪责沙玉因不告而别,但是又舍不得迁怒在那朵干枯了的月河花之上,只把月河花以绢帛包着,放入小香袋之中,每天拿出来看一看,嗅一嗅。之前沙玉因所说的话确实不假,沙玉因身上的香气的确与月河花甚为相似,他也只能每天睹物思人了。没过两天,小顺子倒是急匆匆地冲进来,跟贺赫赫说道:“二少爷!二少爷!二少爷!不好了!不好了!” 贺赫赫彼时正在吃烧鸡翅,听到小顺子的话,忙丢开鸡翅膀骨头,说:“怎么了?莫不是大哥……” 小顺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半天说不出几个字,贺赫赫就说:“你先别急着说话,帮我给鸡翅膀沾点蜂蜜。” “哈啊……”小顺子喘够气了,才说,“大皇子将满二十。辟谷夫人给大皇子和三少爷向圣上请求,圣上答应了。” 贺赫赫惊得鸡翅膀都忘了加孜然粉了,讶然说道:“三弟要和大皇子成亲?” “其实这也没什么,他们情投意合,那倒还好。”小顺子急忙地说,“可是九尾夫人说大皇子可以和沙家人成亲,那么二皇子为何不可?正求皇上将二少爷赐给二皇子呢!” “WHAT THE F*CK!”贺赫赫惊得连英文都飚出来了。 小顺子说道:“啊……怎么办啊?” 贺赫赫飚完英文,却冷静下来了,果然是脏话有助于稳定情绪。他说道:“可皇上答应了没有?” 小顺子道:“皇上说要考虑考虑。可九尾夫人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不定他会煽动群臣上书呢。” “群臣是多无聊,我被谁‘合法捅屁股’关他们什么事?” “合法捅屁股?”小顺子始终不忘狗腿本色,“二少爷你对婚姻的理解真是透彻,奴婢佩服。” 贺赫赫正要说什么,此时却突然有宫人前来,说道:“请问沙明因沙公子在吗?” 贺赫赫便说:“不在!” 宫人直接推门冲进来,说:“沙公子有礼,辟谷夫人请您到阁中一叙。” 贺赫赫说:“我能不去吗?” 宫人笑道:“车架已经备好了,公子,请。” 小顺子此时挡在贺赫赫跟前,说:“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半夜三更你打算把我家公子带到哪里去?” 宫人便道:“看来沙二少果然是名不虚传呀。连个奴婢都这么刁蛮。他日沙二少真成了皇妃,那岂不是更目中无人了?” 贺赫赫心中忐忑非常,只强装镇定,说道:“这位姑姑你别误会了。我绝对没什么要当皇妃的远大理想。” 宫人却道:“这话,还是请二少爷到夫人面前说罢。” 辟谷夫人的家族权势熏天,他们一族从来是极为巩固的外戚势力。从大青开国至今,皇后十有**都是他们家族的,不是他们家族的也多数被干掉的,因此每一任太後都是他们族人。他在宫中也是翻手为云的人物,既然执意要见他,贺赫赫深知此刻是不能不去了,便留了小顺子在房中,与宫人一同上了轿子。房门外有着人把守,小顺子也是哪里都去不了。 辟谷夫人的宫离大皇子宫颇近,乘轿的话,转眼间就到了。彼时辟谷夫人正在喝辟谷汤。那汤都是些麻黄、芝麻、天冬之类,熬成一锅,味道好不到哪里去。辟谷夫人却已喝惯了,喝罢了,便对贺赫赫说道:“你来了,怎么不坐?” 贺赫赫便垂首道:“学生不敢。” “没什么不敢的。你是沙家的名门子弟,”辟谷夫人慢悠悠地说,“而且,说不定更大的福气在后头呢。听说了吗,九尾夫人在皇上面前要你做皇子妃呢。” 贺赫赫便道:“学生资质愚钝,相貌平庸,不敢有此非分之想。” 辟谷夫人却又道:“可本宫听闻,你与二皇子实在是有情之人。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是天大的喜事吗?”☆、第 50 章 辟谷夫人话是这么说,但如果贺赫赫真的敢跟二皇子结婚,辟谷夫人一定第一个飞出来把贺赫赫给扑杀了。贺赫赫自然撇清关系:“夫人言重了!那些流言蜚语,不可尽信。再说了,学生留宫已久,非要是从未踏足大皇子宫外半步。若真如传言所说,岂不奇怪?” 辟谷夫人笑笑,说:“本宫也是这个想法。故来问问你的意思。须知有情人成了眷属是好事,若是无情人被硬凑作对,倒是悲剧了。” 贺赫赫便道:“夫人明鉴。” “其实你与大皇子伴读已久,本宫素喜你的聪慧,早把你当半个孩子般看待了。也不愿你受了什么委屈。若你是不喜欢的话,本宫自会做主,带你到皇上跟前,一一说清。你道如何?”辟谷夫人问道。 原来辟谷夫人是打算问问贺赫赫的意思,然后再带贺赫赫到皇上面前大哭,让贺赫赫当面拒婚。 贺赫赫自然也不想和二皇子结婚的,于是只能说:“谢夫人恩典。” 辟谷夫人目的达到了,也不为难贺赫赫了,便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本宫不留你了,你下去吧。” 原来辟谷夫人也就只是来探个口风罢了,贺赫赫松了一口气便告退。只见门外轿子也都备好,只把他抬往大皇子宫的后门。其实以他的身份也不便走正门。而且辟谷夫人还是希望此事低调一点。贺赫赫刚从轿子里下来,正过了后门没几步,却见一名侍婢追了上来,说道:“公子请留步。” “怎么了?”贺赫赫认得那侍婢是辟谷夫人宫里的,便头痛得紧问道,“辟谷夫人又有何吩咐?” 侍婢答:“夫人要请您到一个地方去。” 贺赫赫刚松懈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了?他还想怎样? 所谓封建地主阶级的思想你别猜,贺赫赫作为被压迫的下层人士只能跟着侍婢往回走,只见后门那里停着一顶轿子。侍婢将门打开,说道:“请公子上轿。” 贺赫赫觉得这事透着古怪,却也被迫上了轿。在里头坐了一阵,贺赫赫想看看轿子外的环境,但轿子的两窗居然是封死了的,而轿门紧闭,根本就是个密封的小箱子,只露几条细缝透气。他在里头闷得紧要,心中如同擂鼓,总觉得这绝非辟谷夫人邀约那么简单。贺赫赫在轿子里,越发觉得心胸发闷,这密不透风的窄小空间令他不适之至。轿子里黑暗得紧,他双眼发昏,见不到前方是什么路,他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这轿子平稳地走着,也平稳地停下。传来一阵声音,应该是外头的侍婢将那门上的闩拿了下来,才缓缓开门。外头仍是昏暗的黑夜,只是冲进了些发凉的夜风来,打得贺赫赫一阵冷战。侍婢说道:“公子,请。” 贺赫赫缩了缩,说:“这是哪里?” 侍婢笑了笑,说:“是一个杀了你也没人知的地方。” 贺赫赫不禁大吃一惊。 “既是如此,”侍婢伸出手来,“公子还不听话么?” 贺赫赫却问道:“真的是辟谷夫人叫我来的吗?” 宫人便答:“公子进去了便知道了。” ——那就八成不是了。那侍婢恐怕是别人放在辟谷宫里的细作,见贺赫赫出来了,便假借辟谷夫人的名义,将贺赫赫骗来此地。 贺赫赫现在已无路可退,只能从这窄小的轿子里走出来。他一抬头,却见这里四周荒凉,并不是在大道旁的宫殿。而这宫殿也不大,大门半掩,透出几分凉气,四周却没有旁人,只有几个轿夫和那名宫人。贺赫赫抬起头,却见宫殿的牌匾上分明写着“西凉阁”三个大字。 小顺子告诉过贺赫赫,但不在大道旁的、又带个“西”字的,多半是冷宫。 贺赫赫心里惊疑不定,只缓缓推开了宫门,走了进去。这日久失修的冷宫中,静谧无声,因此推门的声音也显得过分响亮,让人心惊,不由得仔仔细细地放轻了手脚,却仍是不安静。门推开后,便见到青花石地板铺砌的大院子,院子上满满的落叶,似从无人扫。除了落叶外,这空旷的庭院里就只有一口枯井和一架秋千。秋千上坐着一个花衣美服的男子,桃花一样的眼,春风一样的眼神——正是九尾夫人。九尾夫人身旁,站着两个侍卫,在推秋千。 ——这九尾夫人半夜三更的为何要我来看他打秋千?还神神秘秘的!为何他要让人称是辟谷夫人叫我的呢?为何呢…… 贺赫赫只觉得诡异,却仍是道:“拜见夫人。” 九尾夫人笑道:“来了呀?快起来吧。” “谢夫人。” 九尾夫人作了个手势,那两侍卫便不再推秋千了,那秋千便渐渐缓了下来。九尾夫人一边看着贺赫赫,一边微笑,便说道:“沙公子,你可要好好谢谢本宫。” 贺赫赫愣了愣:谢你好好的打断我吃宵夜然后还拉我看你这鬼片一样的情景吗? “学生愚钝。还望夫人指教。” 九尾夫人便道:“若非我早早让人在御膳房记录里做了手脚,那辟谷夫人就一早查出了,微才人头七那晚,只有一个人的宫里头是有鸡翅膀供应的。” 贺赫赫一听这个,便觉心惊:他的食物都是御膳房供应的,而御膳房也都有记录。他可没想到这一层。 九尾夫人说道:“而且宫里吃宵夜的人并不多,要查起来倒也不难。若不是本宫手脚够快,今晚你见的,可不是本宫,而是那口黑洞洞的井了。”说着,九尾夫人便往那枯井一指,又笑了:“那里头倒是有不少跟你同病相怜可与你作伴。” 贺赫赫觉得那口枯井真是让人无法直视,却又没说话。 九尾夫人从袖口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药瓶,说道:“这个是辟谷夫人辣文用的毒。微才人他们,都是死在这种毒的手里。此毒无色无味,死后又难查。确实好用,可惜是难以调配制作。若不是辟谷夫人多年前曾想买通宫人来鸩杀我,我也拿不到。” ——难道这药瓶里装的就是传说中的“狂花”? 贺赫赫看着九尾夫人手中那个药瓶。 九尾夫人继续说道:“宫中各人都看到你坐着辟谷夫人的轿子,曾到过辟谷夫人的宫里去。而那位带你来的侍婢,也是辟谷夫人宫里的人,虽然不是心腹,但也是个叫得出名字的。如果你再死于此毒,你说……除了本宫,还有谁知道你是被谁杀的?” “可是……”贺赫赫心里一惊。 “没有‘可是’的。本宫再叫人将御膳房的记录弄好,让辟谷夫人知道那鸡翅膀是你弄的鬼。还有,本宫不是跟皇上求了你的指婚吗?若你答应了的话,辟谷夫人那边会很不高兴的。这两者加起来,也足够他那种心眼小、爱用毒的人动手了。” 贺赫赫心里千回百转,听了这些威胁之话,竟也能冷静下来,细细揣摩之下,便说道:“若夫人想杀学生,尽管杀便是,为何要说这么一大堆的话呢?” 九尾夫人听了便笑,道:“确实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本宫无聊,爱跟人聊天呢?” ——电视剧里的坏人都有这个毛病,往往因为对着主角吧哩吧嗦一大堆然后错失了杀主角的良机。看《逆水寒》的时候每每都为顾惜朝心急啊,你少说两句是会死是不是啊?举着个剑跟戚少商唠叨唠嗑的,手臂不累吗?同理是戚少商要杀顾惜朝的时候,也是剑架在别人脖子上了,还罗里吧嗦地“你知道老子为啥要杀你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吧,让老子来告诉你,第一点是……第一点的第一小点是……总结:我不杀了你,老天都不答应哼”,轮到顾惜朝要杀他了,顾惜朝就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杀你吗?因为我讨厌你!我讨厌你这么仁义、我讨厌你朋友这么多、我讨厌你头发这么天然直……”所以这对人就这么磨时间——你砍砍我,唠嗑一下,救兵来了!快跑!顾惜朝,你给我记着!!我砍砍你,唠叨一下,救兵来了!快跑!戚少商,你给我等着!!以上段落重复N次终于拍够了40集……而且结局是,他俩都没杀的成对方,两人都活着…… 贺赫赫对九尾夫人说道:“夫人爱聊,那学生就陪聊便是。” “你知道为什么本宫选在今天动手吗?”九尾夫人问道。 ——电视剧的坏人也老喜欢问这一句的。 “呃,不知道。”贺赫赫说。 九尾夫人说道:“眼下,你哥已到了洗石山了。他身负皇命,人将至西陲落石山,恐怕是帮不了你啊。” 贺赫赫心里咯噔一下:“啊?他……” “从那边到这边耗时甚久,这么久的时间,足够我为你布置一个谁都看不出的死因。”九尾夫人笑道,“你想想,他回到宫中,发现你已经被辟谷夫人毒死了,必然能够与本宫同心同德,协力对付那对可恶的父子,你说是吧?” 贺赫赫便道:“你这样不怕事情败露?”☆、第 51 章 “公子大可放心,我能做得很好看的。”九尾夫人笑道,“而且一个人若是十分的伤痛,理智和判断力都是会降低许多的。” 贺赫赫心中十分惊愕,又感心寒:自己若是不明不白的死了,那便罢了,却竟让大哥也遭奸人蒙蔽,那不是最大的惨剧吗? 九尾夫人见贺赫赫如此情状,便一笑道:“你若不想死,那本宫也还是有另外一条路可供你选的。” 贺赫赫便想到:果是如此。他并不是要杀我,之前那么一大堆都是为了恫吓我,让我不敢不听他的话。此刻他要提的,才是他真正想要我做的事。但此刻我确实是被他恫吓得很成功!幸好晚上没多喝水,不然此刻怕是要尿出来了。 “夫人请说。” 九尾夫人道:“我这药既拿了出来,便再无收回之理。” 贺赫赫心想:原来他是想要毒其他人? 九尾夫人将药瓶放到贺赫赫手里,说:“纳兰秀艾在月河寺里头过得很谨慎,吃的菜还是自己种的。不过要是你的话,他大概会信任吧?” 贺赫赫心里咯噔一声,双眼发直地瞪着九尾夫人:“夫人的意思是……” 九尾夫人娇笑道:“你和他,选一个吧。” ——不可能吧?这、这三皇子是未来的大颗皇帝,我要毒他,绝对毒不死的啊!说不定,死的还是我呢!可我要不答应,我现在就得死了,而且还是死的不明不白,白白让大哥伤心。 贺赫赫想了想,还是一咬牙,说:“学生定不辱命!” 九尾夫人又道:“虽然你和他交情不错,他大概会信你。但毒药放在吃食之中,你不吃也难消他的疑虑。” 贺赫赫的脸色又变了变。 “放心,虽然此毒很厉害,但提早帖服解药,也便无事了。”九尾夫人又拿出一个蓝釉的膏盒,说道,“这膏盒里有着清毒膏药,你每天涂在肚脐中,一直到你到达月河寺为止。到时你再服那毒,也不会有事。” 贺赫赫便将膏药接过。那膏盒子很小,应该也就是够他一个人的分量。他要借此来帮三皇子渡过难关,恐怕还不行。九尾夫人随即让侍卫押送贺赫赫离宫,自然是盯得很牢的。出宫之后,贺赫赫便上了一架马车。那马车的车厢依旧是四面密封,只留些缝隙,护送的人中,有一名是个大娘,再来就是一个车夫,然后跟着十个骑马的侍卫。面对如此严密的“护送”,他这个弱鸡书生,是真的没办法逃了。 到了翌日,贺赫赫失踪了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宫里。尽管贺赫赫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他爹是当朝大学士,他哥是风头一时无两的宠臣,还有个快当皇子妃的弟弟,所以他的失踪也被列为需要优先处理的事件。 辟谷夫人听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命人将宫里翻遍,然后又急匆匆地赶到恩批殿里。恩批殿里,九尾夫人早在那儿坐着了。这是当然的了,九尾夫人可算是宫中第一个知道贺赫赫失踪的人。辟谷夫人见了九尾夫人,便笑道:“玉藻弟弟怎么也在?” 九尾夫人的名字是“玉藻”,宫里的妃子们喜欢称兄道弟,就跟贺赫赫那次元的妃子们喜欢姊妹相称一般。九尾夫人便道:“哥哥也来得巧。” 巧? “怎么巧了?”辟谷夫人笑问。 “我们刚才说起沙家那二少爷不见了的事情。”九尾夫人说,“招人来问了,都说他昨晚到了你宫里去了。怎么,你可曾见过他?” 这辟谷夫人一愣,便道:“只是随口说了几句话,便打发他走了,竟不知发生了如此大事。本宫必定会着人仔细查清的。” 九尾夫人便道:“如果有弟弟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一定要说。” “谢谢玉藻弟弟这么关心。”辟谷夫人怡然一笑,心里却想:尼玛哔—— 此事看着和辟谷夫人有脱不了的干系。辟谷夫人阻止贺赫赫与二皇子成亲,又连夜召见贺赫赫,贺赫赫被召入辟谷宫里后,却再没了消息。多数人都会以为辟谷夫人又下什么毒手。反正辟谷夫人仗着母家势力,都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辟谷夫人思前想后,道:“说起来,沙大谏身负皇命,有重责在身,不宜分神,此事还是暂别让他知道的好。” 皇帝想了想,说:“玉藻,你怎么看?” 九尾夫人却道:“小臣觉得辟谷夫人所言有理。再说了,西部边陲离京师甚远,飞鸽传到的时候,恐怕事情也差不多解决了。还是等他回来了,再作论断吧。” 皇帝便说:“那便依你们说的办吧。” 九尾夫人又道:“皇上,小臣又想给儿子求一个恩典。” 皇帝有些头痛,便说:“什么?你说。” “我觉得我儿与沙家那孩子终究是没什么缘分。因此,小臣想求皇上给我儿跟定亲王家的儿子指婚。” 皇帝愣了愣,便说:“那等朕问过了定亲王的意思再说罢。” 九尾夫人便道:“谢皇上恩典。” “唉,说起定亲王,”皇帝摸了摸自己的羊咩须,说,“朕又开始想念飞良人跟燕良人了。你们俩回去吧,朕也要摆驾双飞宫了。” 辟谷夫人对飞燕兄弟真是恨之入骨。辟谷夫人找了许多体态纤瘦的人,逼他们吃辟谷丹,让他们减肥,逼他们练J上舞。结果当然就是,辟谷夫人宫中的大J侍卫们一个一个地因工伤调职,侍卫转太监了。 辟谷夫人怎么也想不到,九尾夫人求指婚贺赫赫只是虚晃一招,逼得辟谷夫人落入陷阱,招惹上杀害贺赫赫的罪名。其实九尾夫人真正属意风头正旺的定亲王府。定亲王每每能送上令皇上满意的玩意,都可算是皇上的一个酒肉朋友,又是皇亲,更是皇太后喜欢的幼子,拿他当亲家,自然是好的。 辟谷夫人现在想明白了,倒是冷笑不止。 二人从恩批殿里走出来,辟谷夫人心神不定,却被那高门槛绊了一下,九尾夫人眼明手快地将辟谷夫人扶住了。辟谷夫人便是一惊,九尾夫人身上有种浓如玫瑰的气味,熏得他是心神一震。九尾夫人媚笑道:“好哥哥,仔细脚下。” 辟谷夫人敛定心神,不着痕迹地甩开了九尾夫人的手,便道:“谢了。” 九尾夫人笑道:“哥哥,您与我亲如手足,哪里需要这么见外。” 辟谷夫人却不言语,径自往前走。 九尾夫人却一把揪住辟谷夫人的衣袖,害辟谷夫人险些又是一摔。他一回头,却见九尾夫人依旧笑意盈盈的,开口说:“好哥哥,走得慢些,仔细又摔着了。” 辟谷夫人道:“谢谢玉藻弟弟如此关心。” 九尾夫人笑道:“好哥哥,若是哪天得了空,记住到弟弟宫里坐坐。弟弟可是对哥哥想念得紧呐。” 辟谷夫人道:“那是自然。” 二人才说着,便到了殿外,各自被扶上了轿辇回宫了。九尾夫人到了宫中,十分惬意地躺在床榻上,由着宫人给他捶腿。九尾夫人笑笑便道:“今天天气不错。也希望这样的好天气会持续多几天,好让他无风无浪地到月河寺。” 宫人笑答:“那是自然。十二个人难道还看不住一个沙明因吗?再说,孙大娘是个仔细人,她定会仔细盯着沙明因,也关注着沙明因有没有每天把那催孕药涂肚脐上。” “沙明因以为那催孕药是解药、春丨药是毒药,自然会仔细涂药。”九尾夫人笑道,“我根本就不在乎三皇子死不死的,说起来,我只希望有一个皇家血脉的‘孙儿’。”九尾夫人叹道,“二皇子不如大皇子的手段,但若成亲后马上有了‘孙子’,而这孙子又的的确确是皇室后裔,过得了龙血珠的那一关,便行了。” 龙血珠是灵塔的一个特产,在塔子中有个神龙雕塑,龙头中咬着一颗珠,那珠子就是“龙血珠”。每名皇帝登基之时,都会将血滴入龙头之中。龙便将血记住。再让孩子滴血入珠中,若是皇帝的子孙,那珠便成赤色,若非皇帝的子孙,便无颜色。并不是每个皇子皇女都得滴血验亲的,不过九尾夫人觉得,混淆皇室血统是永不翻身的大罪,自然要谨慎些才好。 九尾夫人所给的毒药,其实是春丨药,所给的解药,却是催孕药。他只打算让人将三皇子与沙明因关在里头,让他们“酝酿”个孩子出来。三皇子是皇室血脉,而沙明因又是易孕之身,加上催孕药的功效,必然能够怀上。至于催孕药容易伤身、容易导致胎儿先天不足等等的缺点,却不在九尾夫人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他根本不想让沙明因在生子后还活着,更不打算让这个孩子做皇位继承人。☆、第 52 章【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 贺赫赫根本不知道九尾夫人的如意算盘。而那催孕药与春*药都是大青特有的药物制成的,贺赫赫凭借自己的医学知识也认不出。他便乖乖地每日涂药。只是涂药之后,他每每觉得身体不适,腹部隐隐作痛。可他为自己按脉,又没发现身体中含有毒素,只是有些虚而已。只是他的腹部却有种垂坠的痛感,每天都越发分明。他找不到原因,但却深深觉得与这所谓的“解药”有关。 九尾夫人对贺赫赫用药,却不知道贺赫赫是小产愈合之身。这虎狼药,贺赫赫的身体其实是不大受得住的。 赶了几天的路,他们终于到了鲜山。九尾夫人保密功夫做足,不让他们到月河寺里。只让他到鲜山山上的一处茅舍中住下。孙大娘煮了一桌好菜,又对贺赫赫吩咐道:“明因公子,成败在此一举了。” 贺赫赫敛定心神:此次我大概不会成功,而且我也大概活不了了。作为未来的皇帝,纳兰秀艾一定有着历史给他的主角光环。你知道什么是主角光环吗?就算派去杀他的杀手都会爱上他的那一种,连路人也会为保护他而奋不顾身,于是BOSS见个个都不给力就吼一声“放着我来”,冲上来又易容又下毒又勒脖子什么的,最后终于给主角灌了毒药了,怎知主角躺到棺材里还能复活——没错,说的就是狗血刺杀玛丽苏文的鼻祖《白雪公主》。 “我会努力的。”贺赫赫对大娘说。 大娘便道:“那么,请公子在鱼汤里下*药吧。” 贺赫赫便硬着头皮,将药瓶的盖子打开,先往汤里倒了一点点,那汤顿时就沸腾起来还猛冒白烟。 贺赫赫险些就翻白眼了:卧*槽!我本来以为电视剧里什么毒汤水打翻在地就冒白烟的情节太脑残,怎么知道这个次元还有更脑残的!直接就给我冒白烟了,诸位看官请看,那汤里的鱼也瞬间翻白眼了,连死鱼也鄙视这毒药的智商啊!到底微才人他们是有多脑残,才会把这种汤倒进自己嘴巴啊? 过了一会儿,便听得外头有马车来到的声音。只听得一名侍卫道:“大师,请。” 贺赫赫便知三皇子要来了。却见门儿一推,便见到纳兰秀艾走了进来。纳兰秀艾与他已似将近一年没见。他俩初次相见的时候,纳兰秀艾还是十一岁,他也是十三岁,而如今,他已是十六岁,而纳兰秀艾也十四岁了。 看着如今的纳兰秀艾,贺赫赫不禁感叹:真正的俊男不仅禁得起没刘海的考验,更能经得起没头发的考验! 纳兰秀艾比以前抽高了许多,竟有贺赫赫那么高了,身上披着红色的袈裟,头发也已悉数剃干净,然而,这样坑爹的发型却没有改变他英俊本质。纳兰秀艾眉目温顺,真似在佛门修心养性了一般,可见着了贺赫赫,眼里还是有一闪而过的喜悦。 “施主。”纳兰秀艾淡然说道,“贫僧与红尘中的人事早已再无瓜葛。若无事的话,贫僧便告退了。” 贺赫赫愣了愣,便不说话。 大娘却笑道:“沙公子很是想念大师呢。此番能够约得大师一见,也费了不少心思。大师若是还有一点怜悯同情的话,就只和我们公子吃一顿饭,聊一下旧事,吃完就回去,如何?” 纳兰秀艾沉思一阵,便合掌道:“阿弥陀佛。”这么说着,却是动也不动,既不进,也不退。 大娘见状,便将纳兰秀艾拽了过来,按着他坐下,又说:“那么奴婢先告退了。两位慢慢聊。”说着,孙大娘就走了出去,顺手将门反锁。 纳兰秀艾仍是端着,像个得道高僧似的。贺赫赫看着那沸腾得很欢乐的鱼汤,就说:“这个……这个叫鱼跃龙门汤,是不是很厉害,那条鱼都快飞起来了。” 纳兰秀艾便不言语。 “真的啊!我不骗你!这个‘鱼跃龙门汤’真的很厉害,喝了你会升仙的你信我……”贺赫赫却将鱼汤勺到自己碗里,说道,“不过这汤有鱼,是荤的,还是我喝吧。你吃吃斋。” 贺赫赫想,既然自己服了解药,那么就自己把毒汤都给喝了吧,免得害人害己,于是便举头要把汤一饮而尽。纳兰秀艾仔细看着贺赫赫,却突然将碗打掉,却见那汤碗碎在地上,果然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刺啦刺啦地冒白烟。 纳兰秀艾却道:“那汤明明有毒,你为何要喝?” 贺赫赫便说:“我也不想的。其实我先吃了解药,所以吃那个也没事的。” 纳兰秀艾却叹道:“他们既然使那么多手段把我引来此处,便也没什么要你我活的念头了。他既决定了杀我,自然不会只有鱼汤这一招。” 贺赫赫便垂眉叹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警告信和谐】 之前提起过,也不知诸位看官是否记得,纳兰秀艾身边有个叫徐忠的忠仆,自愿跟着纳兰秀艾到月河寺一起剃度礼佛。徐忠在寺庙中远远看到车架来到,见车架讲究,颜色艳*丽,又跟着的几个彪形大汉,便觉得古怪,见大汉入静室后,便躲到车底,四肢撑在车底边缘。果见纳兰秀艾被这几个大汉带了出来,逼着上了马车。徐忠四肢健壮,撑在车底居然没掉下来。车架是停在茅屋附近的一个草棚里的。这草棚应该是临时搭起的,用来放车架和壮士要骑的马。徐忠在草棚里躲着,却始终不见纳兰秀艾从茅屋里出来,十分疑惧。他正自焦躁时,却突然听到茅屋里传出纳兰秀艾的呼叫声,可谓是惨痛欲绝。徐忠一听这声音,就再也站不住了,只留了两匹马在另外地方绑住,又将其他马放掉,掏出火折子在草棚放火。 草棚突然着火,那些个大汉都大惊失色,忙去取水,只剩下两个大汉和那大娘在门外守着。那大汉却对孙大娘说:“里面怎么会在叫就救命呢?没事吧?” 孙大娘却笑道:“谁用了神药‘一秒变禽兽’不喊救命呢?”大娘却又想:呼救的是纳兰秀艾,该不会那沙明因吸了春*药后突然便大力金刚,把纳兰秀艾压倒了吧? 正自思忖间,徐忠却突然扑将上来,将两个大汉打*倒,破门而入,便见室内一阵旖旎香味,纳兰秀艾衣*衫*不*整地抱着贺赫赫。却见贺赫赫已昏迷不醒,整条裤子都染成了血红色。原是贺赫赫那小产刚愈之身用了催孕药,本就不中用,又被那奇猛的春*药刺*激,与纳兰秀艾交*合之事,下*体竟出*血不断。纳兰秀艾就算中了春***药,看到这么多血也该醒了,连忙高声呼救。 徐忠愣了愣,不知发生何事,只说:“主子快跑!” 纳兰秀艾却道:“我不能将明因丢下!” 徐忠听了,一咬牙,便将贺赫赫背了起来,与纳兰秀艾一起跑出来,从茅屋后头找到两只绑好的马,便一起上马去。徐忠将贺赫赫想挂毛巾一样的挂到自己身前,纵马就跑,其骑术确实精湛。纳兰秀艾策马,勉强跟在他后头,红色的袈裟在风中翻飞。其他的马都没徐忠放了,那几个壮士打了水回来,应该也是追不上他们的。 他们一边跑,贺赫赫仍自流*血不止。彼时,贺赫赫双*腿已经是湿漉漉的沾了血,已经*痛得不觉得痛了,每一次呼吸,都吐出仿佛被雪藏过一般冰冻的气息,薄弱地消弭在空气中。每一次的呼吸,都似有多一点的血流出。纳兰秀艾急的不得了,却道:“他怎么能止血呀?” 徐忠不知道贺赫赫是交感出*血,只说道:“小人虽有爆痔疮之经历,但爆得如此汹涌也是未尝试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关于九尾夫人命名的留言……其实和FZ没关系,只是说道九尾狐,我就想起妲己,想到妲己,就想到日本传说的玉藻前而已……和谐问题文案上有解释!☆、第 53 章 徐忠与纳兰秀艾策马狂奔一路飞奔,竟也遇到一处民宅。那宅子院前种满了夏桑菊,香飘飘的。徐忠将马停住,跳下来,又叫唤道:“可有人?” 却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走了出来,见了徐忠大吃一惊。原来徐忠将贺赫赫放在身前策马,贺赫赫的血也顺势染到了徐忠的胯间。此刻徐忠确实是满胯的血,还在滴血珠。那孕夫大叫一声,说:“你还好吧?” 徐忠愣了愣,说:“还好。可有……可有止血药物?” 那孕夫见徐忠胯间猛流*血还如此淡定,心中腾起了油然而生的敬意,便道:“只有些治血崩的……” 纳兰秀艾便道:“那便正好!可有医治交感出*血、精冲血管之症的?” “啊?你们……”那孕夫看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