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9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9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9部分丘狐族的后裔,所以文采是凡人所不能比的。” 因为这个次元是很神神化化的,偶尔会有些奇怪生物也不一定,大众对这种设定的接受度也很高,甚至觉得这种设定很带感。 而无节操帝更加是觉得带感:“你有什么证据?” “九尾狐百毒不侵,学生也是的。” 无节操帝闻言道:“朕不信,你表演给朕看!” 士子便道:“也行。但学生只愿表现给皇上一人看。” 于是皇上便屏退左右,只剩下左右太监以及自称狐族的士子在此。无节操帝说:“现在可以表演了吧?” 士子便答:“皇上信不信我是狐族后人?” “这有什么关系?” 士子便道:“如果我是狐族,那么请皇上以礼相待,封我为夫人。” 皇上看着士子这个娇媚得跟狐狸似的脸,便说:“就算你不是狐,朕也至少封你一个‘良人’之位。” 士子粲然一笑玉齿颊,便接过左太监递来的鸡顶红,将裤子脱下,露出那同样娇媚可爱的**,将鸡顶红涂在**之上,一边涂一边撸,还媚眼如丝的。皇上看了食指大动,但却忍着,依旧记得鸡顶红是要那人撒尿后才能毒发的,因此便催促说:“你还不快撒尿,检验一下会不会毒发而死?” 士子笑道:“撒不出来。” “你耍朕是吧?” “学生怎么敢?”士子媚眼如丝道,“皇上把学生X到失禁的话,不就知道了?” 皇上听了之后,实在是气血涌到下`体,不顾一切地在殿上直接把士子给办了,还把士子办到失禁了。士子果然没有毒发而死。皇上以他为狐,便封他为“九尾夫人”。此后,皇上还和九尾夫人玩了各种play,使用了大青各种猥琐向毒药,乐此不彼。不过二皇子并没有承继九尾夫人的百毒不侵体质,也没有承继九尾夫人的美貌,只长成一个普通颜、普通体质的青年。☆、第 43 章 九尾夫人浓妆妖孽,回眸一笑百媚生,辟谷夫人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倒是两个极端。而微才人是怎样的相貌呢?贺赫赫也不得而知了。 三皇子没来上学,说是忧伤伤身,身体不适。贺赫赫却很挂心他,打算悄悄的去看他。因此大半夜的,他便悄悄地摸了出去,一路摸到了微才人的宫中。只见门庭冷落,连个侍奉的宫人都没有,只有一点暗灯,半夜里叫人看着发颤。贺赫赫跑到后院里,见到三皇子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庭前跪倒烧纸,小小的身板看的贺赫赫很是唏嘘。 因此贺赫赫便走上前,轻轻地唤了一声:“三皇子?” 三皇子见了贺赫赫来,便上前抱住了他,眼泪也禁不住滑落。贺赫赫轻轻拍打着他的背脊,这才想起他还是个孩子。三皇子到底年幼,又刚失去了又是妈又是爸的重要亲人【皇帝这个爸基本可以忽略吧】,所以心理很脆弱。他本就对贺赫赫分外信任,此刻更是毫无心防地大哭起来。 贺赫赫是个心肠软的,所以很受触动,也劝慰起三皇子来。三皇子在宫中忍受多年,一次爆发了,哭得是黄河之水天上来,贺赫赫无法相劝,只能拿个桶接着,待会儿拿去淋花,也算是支持环保,功德一件。三皇子哭够了,才说:“多谢你来看我。你快回去吧!这里是非之地……” 贺赫赫却说:“我很担心你的,我还有话跟你说……” 就在此时,三皇子却捂着贺赫赫的嘴巴,小声道:“有人来了!” “我怎么没听到?”贺赫赫拨开三皇子的手,“有脚步声?” “我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你自不能相比!”三皇子手忙脚乱地想收拾掉香烛器铭。要知道,宫里是不许私自拜祭的。但是,微才人身死数天,皇上一直没有颁布下葬入殓的指令,也没有让人作法祭祀,简直就当微才人不存在一样。但是大青十分注重祭祀,三皇子又极敬爱微才人,到了今天头七,再也忍不住,便私下烧纸,祭祀一下生父。 三皇子正要收拾,贺赫赫却按住了三皇子的手:“肯定来不及的。幸好我带了点东西过来给你,正好能用上!” 辟谷夫人是有心来捉他的,自然是雷厉风行,和人离远埋伏着,看到有火光,就马上过来,不愿意让三皇子有逃跑的机会。想来辟谷夫人是十分狠心,先是杀了微才人,现在又来逮三皇子的错处。辟谷夫人是胜券在握,因他带着仆从一直奔来,看到那火光不但不灭,还越烧越旺。 当他们走近的时候,却囧了——三皇子在烧鸡翅膀。 宫里是规定不能私自拜祭,但没规定不能在自己宫里烧烤。只见盆子烧得很旺,三皇子用佩剑叉着鸡翅膀在火烧,看到辟谷夫人带着一众随从从草丛里爬出来,也一面极为惊讶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施礼道:“夫人万福。” 辟谷夫人正从草丛中爬出来,愣了一阵子才站起来,说:“本夫人的朱钗掉了,正在和大家伙找呢。” 三皇子说道:“原是如此,现在找到了没?若诸位饿了的话,这儿有鸡翅膀。” 辟谷夫人答道:“不必了。我们还要找朱钗。” “那么恭送夫人。”三皇子也施礼道。 辟谷夫人便带着仆从灰溜溜地走了。待辟谷夫人一行人离去之后,贺赫赫才从草丛里爬出来,说道:“还好我怕你肚子饿,专门带了鸡翅膀来!” 三皇子道:“幸亏你够机智,想到用烧烤掩饰祭祀火光才是。” 原来刚才辟谷夫人冲过来的时候,贺赫赫将鸡翅塞给了三皇子,然后抱着香烛冲进草丛里躲着。三皇子会意了,便解下宝剑来叉鸡翅膀,宝剑果然锋利,刺鸡骨如同豆腐,一剑串三只,一气呵成,毫无压力。 三皇子想了想,却叹道:“可惜,他们既然已对父妃下手,想必对我这条命也是志在必得的。” “那倒未必。”贺赫赫利用看了很多史书和狗血文的经验说,“杀妃子跟杀皇子是两回事,更何况,这里是子息凋零的大青,很难动你的,而且动你也很麻烦。” 三皇子问道:“那依你之见,我还有什么活路吗?” 贺赫赫便道:“那就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三皇子苦笑道:“我已忍无可忍,退无可退了。” “非也。”贺赫赫拿着羽扇给自己扇风,一边装出唐国强版诸葛孔明的迷离眼神,说道,“你要退,那还是可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出宫廷。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让二皇子与大皇子这两个傻逼斗死,您,就渔翁得利了。” 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 流苏的斗帐沉沉垂下,又被玉钩勾起。皇上的夏日冰玉床上,躺着一个素衣男子,自是死去七日的微才人。微才人的脸素白如玉,嘴唇发青,双眼微闭着,恰似沉睡了一般。皇上又坐在床边与微才人说了一会儿的话,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唸什么。左太监看了看皇上,便道:“三皇子在外求见,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 皇上微微转过头来,说:“不见。” “可是……”左太监为难地说。 右太监冷冷地开口:“皇上,您这又有何益处?微才人已经死了。” 皇上一听,脸容顿时变得扭曲:“你说谁死了?朕说过,谁敢提‘死’啊‘入殓’啊,朕就杀了谁!” 右太监答道:“那请皇上杀了我。” 皇上怒道:“你以为朕不敢?” “皇上当然可以做任何事,杀任何人。微才人,不也就是因天子而死么?”右太监依旧以那不缓不急的语调说。 皇上渐渐敛去怒容,只一脚踹向右太监。右太监往后栽倒,左太监心疼得紧,忙上前扶住他。皇上怒道:“不许扶!”左太监委屈地说:“可奴才已经扶了……”☆、第 44 章 皇上怒道:“不许扶!”左太监委屈地说:“可奴才已经扶了……” 皇上把袖一甩,说道:“跟朕去见三皇子。” 皇上便带着左右太监,走到殿外,果然见三皇子跪在地上,脸色青白,十分不好看。皇上敛定心神,眼中并无丝毫慈爱之情,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你要晒太阳到别的地方去,朕还要看甩□舞呢!” 三皇子磕头,道:“我想出家。” 皇上愣了愣,说:“啥?” “我想出家。”三皇子抬起头,说,“我想到国寺去剃度,常伴青灯古佛,为我的生父祈福,也为您赎罪。” “朕何罪之有?”皇上冷然道。 三皇子不答,只道:“请陛下恩准。” 皇上突然往他肩上踹了一脚,冷然道:“你那么喜欢出家,那就去吧。有皇子不做做和尚,真是失心疯了没吃药。传令下去,褫夺三皇子的皇子身份,让他做和尚,封他为‘弃子禅师’。谢恩吧。” 三皇子磕头,道:“谢主隆恩。” 皇上一甩袖,便转身回殿去了。 既然三皇子被褫夺了皇子身份,又被逐出了皇宫,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和尚,辟谷夫人也就不再理会他了,只当他已经在皇位角逐中三振出局了,便专心对付九尾夫人及二皇子。辟谷夫人是宗族长老选出来的,辟谷夫人的娘家代代都是做太後的,代表着旧贵族的势力。而九尾夫人,操控着大部分寒门出身的文官,算是朝中新贵。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旧势力不会甘心被替代。而一个精明的皇帝,如果是顺利继承大统的话,绝不会一开始就把旧势力拔除。况且宗族是由来已久的带有血缘关系的庞大势力,早已根深蒂固,轻举妄动只会伤及根本。利用科举制度和后宫外戚培养新贵,不失为一个分权的办法。 这两股势力互相抗衡,就是皇上所愿意看见的,他不愿意看到任何一股势力独大。但他也深深感到,现在这两股势力也太大了,他这个做皇帝的也诸多顾忌。 于是皇帝任用了代表宗教神权的沙玉因为言官。皇帝认为沙玉因为人孤高,不偏不倚,也不结朋党,倒是值得信任。而皇帝所不知道的是,沙玉因看着孤僻,独来独往,其实一直在二皇子和大皇子两党之间游刃有余,两边都有往来,成了一根埋藏极深的毒针。 小顺子将三皇子被贬斥的消息告诉了贺赫赫,贺赫赫听了这个,反而放心了,便暗道:“这也好。他本就是一个锋芒外露的人,因此容易惹麻烦,现在他也算吃一堑长一智,懂得收敛了。” 小顺子又道:“而且今儿个朝上又发生大事了。” “什么事?”贺赫赫问。 小顺子答:“有朝臣参了太傅和左丞相一本。因他们两个是主理科举事宜的。但榜眼、探花和状元都被爆出有人品问题,也借着晚宴与二少爷文斗的事来指他们文采并不出众,批评两个大臣办事不力,不好好为朝廷选拔人才,更有受贿舞弊的嫌疑。” 贺赫赫听了,马上就明白了一切:榜眼探花是被辟谷夫人毒死的,他们两个□老鸨全家什么的也是大皇子诬陷的,而状元出事,也符合大皇子的策略。借此来打击二皇子党的朝臣。要知道,太傅和左丞相是二皇子党中的朝廷主力军啊。 贺赫赫问:“那他们到底怎么了?皇上怎么处理?” “状元也出来了,指证了太傅和左丞相,说他们的确有收受贿赂,但太傅和左丞相都没承认。皇上说容后再议。” 状元难道是受人威胁出来诬陷太傅和左丞相的? 事实上,沙青因搞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场大龙凤,大皇子见沙玉因还是淡淡定定喝茶吃包的,就知道施牧是杀不了的。待施牧醒来,大皇子就去见他,一上来就恐吓他,让他知道连宫里的才人都可以让他随便杀死,然后又拿出他的家人做威胁,威逼完了,最后当然就是利诱,答应给他金银美人,于是施牧就答应了控告太傅和左丞相。 施牧也在朝上承认了自己的确有唐突沙青因。大皇子替他在皇上面前求了情,于是皇上恩准他不用死,只是将他发配到边疆。大皇子答应了施牧,会善待他的家人。过了半个月,施牧在发配途中病死的消息就传回来了。 说到底,施牧知道了这么多,一定是活不成的了。 大皇子向来是个心狠手辣的,对待敌人从不手软,背后又有个心如蛇蝎的辟谷夫人。要不是皇帝有意平衡各方势力,二皇子一早就被斗败了。 不过这些朝堂纷争,贺赫赫也算是置身事外了。如果不是关心大哥,他根本就不会打听。不过,贺赫赫却不知道,大哥在大皇子党和二皇子党之间精分反间得多么欢乐,最近风波不断,其实也有他煽风点火、隔山打牛的缘故。首先,施牧会在那个时候撞破大皇子和沙青因□,是沙玉因故意而为之的。他专门引了施牧去那里,施牧被追杀,他又出来装好人,将施牧放置在太医院。施牧这只棋十分重要,也让大皇子成功打击了二皇子党。然而,微才人的死本来是天衣无缝的,沙玉因却道破天机,让皇上知道其实这是辟谷夫人所为,让皇上心中对辟谷夫人和大皇子心存芥蒂。 现在三皇子选择避世,这一步,确实沙玉因没料到的。他以为三皇子如此性格张扬、锋芒外露的人,会因为微才人被杀的事而行差踏错,怎知三皇子却突然学会了明哲保身,走为上着。☆、第 45 章 午间闷热,贺赫赫心里也很烦躁,又对小顺子说:“三皇子离宫了?” “已经离宫了。”小顺子看了看贺赫赫,又说,“既然少爷这么关心他,为什么不去送送他?” “你以为我弱智的吗?大皇子疑心病这么重,我怎么敢去送他?”贺赫赫躺在床上,心里还是想着三皇子的事情。其实他对三皇子这个孩子还是很多同情的意思的。接触下来,他觉得这个孩子倒不是特别讨人厌,只是这个皇宫逼得他有些变态了。有时候,这个孩子还是很讨人欢喜的,也有些招人疼。即使他将来做不成皇帝,贺赫赫也不会后悔帮他。 过了一阵子,却见有穿着道服的修行者来到,说道:“玉因师兄想请沙二少到冰凝泉一趟。” 贺赫赫一听到“冰凝泉”三字就打了个激灵,夏日炎炎,去洗身降温就最好了。加之他现在十分心烦,如果能见上大哥的面就最好不过了。 冰凝泉是一个室内泉,泉壁是冰玉所砌,水是通过神山紫叶竹的竹管引流而来,天然干净又冰凉。冰玉光洁透亮,长得如同真冰,又比真冰更剔透几分。冰凝宫因是与祭祀有关,所以装修还是颇肃穆的,四壁画着神话相关的壁画。灯饰的质地看着似珐琅,却又很透光,估计也是这个次元的特产矿物所做。 【此段和谐】 ——卧槽,大哥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温和而又清澈的声音和淡定而肃穆的态度来诉说如此重口的神话? 贺赫赫突然觉得此壁画令他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转过头来,对上大哥的眼睛,而大哥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也让他无法直视,于是他只能盯着地板看了。 沙玉因拿出绢巾来给贺赫赫印汗,说:“你很热吗?” “唔,一路过来太阳有点毒。不过这里很凉快。也不热了。” “这样一冷一热,怕是会着凉。”沙玉因让贺赫赫在贵妃椅上坐下,然后半跪在地,抬头给贺赫赫抹汗。被沙玉因如此认真的对待,贺赫赫心跳得很快,将头往后仰了些。对于贺赫赫刻意的躲避,沙玉因心里突然生出一股阴冷的情绪。他将绢巾攒紧了些,脸上依旧平静:“怎么了?” “没什么……”贺赫赫只觉得越来越不好意思了。大哥明明是这么好的大哥,他却有了杂七杂八的想法,实在不敢再和大哥亲近。他觉得自己似是玷污了这份纯洁的兄弟感情。 贺赫赫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抵触或是疏远,沙玉因都是无法忍受的。沙玉因现在就跟个空调似的,浑身冒着寒气,将那绢巾丢开,便坐到贺赫赫身边,说:“你是怎么了?” 贺赫赫就是傻的都感觉到沙玉因在生气。贺赫赫自然不敢惹怒沙玉因的,连忙说:“我可能有些累了。这几天我都很累。” 沙玉因冷淡地说:“是吗?我以为你是在同情纳兰秀艾,为了他离宫而伤心。” 贺赫赫吃了一惊:“你……我……我是有点同情三皇子……” “他现在已不是皇子,是庶人。”沙玉因以一种描述蟑螂的语气说,“他不值得你挂心。” 重生以来,贺赫赫还是第一次听到沙玉因用这种口气说话,连忙道:“大哥你讨厌他?” 沙玉因心中千回百转,最后只是认真地说:“我讨厌谁不要紧,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可以了。当然,你也要喜欢我。” 贺赫赫的脸唰的一红,但他没娇羞多久,又清醒过来:他是当你弟弟那样喜欢呀!贺赫赫,你不要自作多情去做梦啊!自作多情的结果就是自取其辱啊! 沙玉因见贺赫赫不回答,心里又开始不高兴了,便有几分孩子气地说:“你要喜欢我,听到了吗?” 贺赫赫脸红得跟番茄似的,用力地点点头,说:“喜欢的,我是喜欢大哥的。” 沙玉因听了这话,心里不知道多么的高兴,但还是一张很严肃的脸。贺赫赫看了看大哥那仿佛在作报告的表情,觉得自己是真的表错情了,就郁闷地躺下,说:“我累了,想先睡一会儿。”☆、第 46 章 作者有话要说:纵观前面那么多章,我始终觉得大哥才是拥有攻君必备的『真·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我都快憋死了……还是鱼羊比较好,爱写什么写什么…… 此文可能大概会在绿**入V。希望大家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谢谢!☆、结局不是你想猜,想猜就能猜 这章不是更新~只是唠嗑一下 在CP论坛说了一句//童靴,不要这么心急啊……而且你确认看到结局不会一口血吗?我跟亲友说了结局构想,她听了之后沉默了一阵,然后说“你会被读者杀死”……// 于是,大家突然有了各种狗血的结局猜想: 河粉这么有想象力,我觉得应该能排除穿回去、全灭这样的结局。。。大哥和三皇子在一起倒是有可能,穿之前大哥不就暗恋三皇子么。。。 奴家大膽壓一箱青瓜賭赫赫赫最後跟大粒皇帝在一起如何 以下有洝接腥艘⒌?br /> 我觉得结局就是历史会再一次重演……大颗当了皇帝娶了嘤嘤嘤,然后弄死了呵呵呵,而大哥为了报仇又弄死了嘤嘤嘤……(咦,感觉有点混乱?) …一脸血?呵呵呵和嘤嘤嘤在一起么… 猜猜结局。。。呵呵呵难产死了大哥和三皇子一起抚养呵呵呵的遗孤。。。(我还是不要猜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烈的参与关于结局的大讨论,我也来猜一下吧 三皇子登基弄死了大、二皇子然后娶了怀了大哥孩子的呵呵呵 嘤嘤嘤哭到精神分裂弄死了呵呵呵 大哥为了皇位和呵呵呵把大家团灭了 【我只有这么浅薄的想象力原谅我】 我再展开一下:呵呵呵难产死了,然后穿越回去原来的世界……呃,大哥,你一起穿如何? 不雷的话。。。就是二皇子,大哥,呵呵呵3p了 嗯。。。我觉得结局是。。。呵呵呵穿回来了! 我再猜个,呵呵呵各种死了无限来回穿,最后发现梦一场? 来个简单直白一点的 不是说呵呵呵和三皇子要OOXX了吗 那就被大哥看到,然后大哥黑化,但是没有当场爆发 接着处心积虑当上皇帝,把呵呵呵变成肉禁,日夜OX又OX………… 难道三皇子荣登大宝将呵呵呵与大哥都收了做后宫嘛【我已经自暴自弃了... T.T 】 难道是呵呵呵怀了大哥的孩子难产死了!!!最后留大哥跟孩子凄!苦!一!生! ················ 这些猜想说真的,有很多都雷到我了……难道我在大家心目中真的是这么雷的作者吗……一脸血。而且完全没有一个猜中啊!!!!大家猜猜看吧!!猜中有奖!!【喂】 关于章节和谐度的问题,请抬头看文案。我想这章应该没事吧= =☆、第 48 章 皇帝说:“本来朕在和沙大谏议事的,议着议着,就天黑了,索性留他吃饭,不知大家有没有意见?” 当然是没有人有意见的。皇帝假民主。 大皇子便道:“沙大谏与儿臣及皇弟年纪相仿,性情又好,见识又高,我们都将沙大谏视为知己良朋。在十五这么好的日子里能和沙大谏一起吃饭,自然是高兴的。” 皇帝十分满意,便又说:“那行,不如把明因也请过来吧。他是大皇子的伴读,也算是半个家里人吧。而且他又是玉因的好弟弟,多个人多分热闹。” 大皇子便道:“是的,沙明因学识高,对儿臣的学习颇有裨益。儿臣立即命人到宫里将他传来。” 过了一会儿,贺赫赫就来到了。贺赫赫心想:虽然我是很喜欢吃饭,也很喜欢有人请吃饭,但真的不想来这种宴会啊,他喵的,吃着吃着就掉脑袋了。 贺赫赫来到后,便跪下行礼,一个一个地说万福,他真希望带个手卡,将在座所有达官贵人的名字都写上去,就跟节目主持人一样,对着手卡念特别鸣谢。这宫廷礼仪真麻烦,偏要“皇上万福金安”“定亲王万福金安”“辟谷夫人万福金安”一系列地说下去,跟鼠来宝绕口令似的,难道就不能简单地说“大家万福金安”之类吗? 说起来,定亲王一家三口对于贺赫赫来说真是一个错乱的存在: ①贺赫赫后来才知道,“定亲王”是“亲王”,“定”是封号,而不是风流成性又很负责,常常跟人“定亲”的“定亲之王”。还以为这个无节操次元,定亲定得多都能变王了。 ②贺赫赫本来觉得定亲王这对夫夫挺而合拍的,定亲王长得跟巧克力版的关二哥似的,皮肤黝黑又有着巧克力一样的光泽,胡须又长又漂亮,还在末端打了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当然这一点很不“关二哥”】,凤眼虬髯,颇有大将之风。而亲王夫人则是长得挺清秀的,白白净净,笑起来还有酒窝。结果,他一直把这两夫夫弄错了,后来才被告知关二哥才是亲王夫人,那胡须上的蝴蝶结是定亲王送的定情之物……这、这、这……这定亲王你长得那么纯净,想不到口味吃这么重啊。还好生出来的儿子是个水灵灵的正太脸。这孩子十六了,长歪不到哪里去。 ③可是……后来他被告知,白白净净有酒窝的那个不是定亲王,是定亲王他儿子,定亲王是旁边坐着的那个正太!!!! 综上所述,快四十岁的定亲王长着一张水灵灵的正太脸,然后把巧克力版关二哥推倒了OOXX还生了个儿子…… 只能说,真不愧是大粒的兄弟。 贺赫赫也见到了传说中的皇太后、辟谷夫人和九尾夫人了。辟谷夫人据闻当初是个美如谪仙的白莲花,很可惜,现在不是了。不过这也不出奇,从科学的角度解释,辟谷汤都是些高能量难消化的食物做的,几乎不含蛋白质,没了蛋白质,皮肤就会松弛,人也会过早衰老。不过,辟谷夫人有了孩子,而且和皇太后是同宗族的,背靠着老势力,地位还是很稳固的。为保地位,辟谷夫人还是控制了宫中的几个妃子。 而九尾夫人,虽然生了儿子,但还是光彩照人,一看就是狐狸精的样子。 至于皇太后,自然是个老男人了,看着慈眉善目的。 皇帝喝着喝着酒,突然叹了口气来。 辟谷夫人忙问:“陛下因何事而叹气呢?” “朕一眼看下去,咋全都是男的呢?”皇帝又说,“朕真羡慕先皇、羡慕太祖爷,他们都有女儿。朕也想要公主啊,也想要驸马啊。” 皇太后听了这话,便说出了计生办的标语:“生男生女都一样!” “当然不一样啊!朕想要个没**的。”皇帝又叹道,“难道是朕的问题吗?难道是因为朕的神雕太厉害,所以才生不出没小鸟的吗?” “不会呀。想当年先皇的神雕也很大呀。”皇太后道。 皇帝问道:“有朕的大?” 皇太后便道:“我也不大清楚你现在多大。下次你给我去请安的时候……” “不用啊。”皇帝直接就扯开裤头,坦然地说,“父后,你以为如何?” 皇太后看了看,说:“差不多。不过你这个太黑了,要不敷一下青瓜片?” 皇帝便道:“黑不是比较爷们吗?朕还是故意晒黑的。” “可是生出来的公主也黑怎么办?” “父妃所言甚是!朕以后一定会牛奶洗,青瓜敷。” ——这……太不合理了!皇上和皇太后在公众场合讨论先皇神雕的size以及美白之道…… 贺赫赫再一次对这个没节操的宫廷吓到了。 皇帝便道:“既不是朕的问题,那便是谁的问题了?” 这个时候,饶是再笨的人都知道皇帝的意思了。皇太后便道:“说起来,也很久没有选秀了。” 贺赫赫听到“选秀”两个字,却习惯性地想到了现代选秀节目,脑中突然浮现一副诡异的景象:衙差打了个响亮的铜锣,然后说道:“飞扬的声音,跃动的旋律,拥有才华的你,拥有美貌的你,如何能甘心在民间当一辈子的平头百姓?你可有想过,百人近卫队的规模,你可有想过,母仪天下的威仪,你可有想过,艳绝后宫的美名?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来了!美貌与智慧并重的你,岂能错过!” 贺赫赫连忙把头甩了甩,将这副景象挥去。 皇太后继续说道:“不过选秀的确是劳民伤财,而且会离散不少的有情人。实在是不好。不如就在有功之臣和各贵族中挑选几名德才兼备的充入后宫,皇帝以为如何?” 皇上想了想,说道:“还是父后想得周到。就让辟谷夫人和九尾夫人联合操办吧。” 大青后宫制度与周礼的设置极为相似,一皇后三夫人九嫔,以下的还有良人才人等等林林总总不胜枚举再说下去有凑字数之嫌疑,反正大粒的后宫是没凑够这个数的。皇后位悬空,夫人也只有两位。所以要选秀并不为过,但皇太后却每每拦下来。 这顿饭吃过了,皇上只留下定亲王一起,兄弟叙旧。定亲王便笑道:“听闻皇兄还是很喜欢看甩雕舞呀?” 皇上笑笑,便道:“的确是,不过最近有些腻了。”皇上顿了顿,突然双眼发亮:“难道你想到什么跟新奇好玩的玩意?” 定亲王这张正太脸便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是的。臣的夫人收养了一对双胞胎兄弟,二人长得一模一样,十分俊俏,而且还会音乐舞蹈。” “双胞胎?”皇上一听,色心萌动,“啧啧啧。真是有趣啊。” 定亲王便道:“传闻有舞者身轻如燕,能作掌上舞。而我这双佳人的体态也绝不逊于掌上舞者,能作J上舞!” 皇上深深震惊,便道:“那便要见识见识了!” 所谓的掌上舞,是掌上放一水晶盘,然后让舞者在水晶盘上舞蹈。同理可得,J上舞便是让两名大雕壮士躺在地上,**上各顶一托盘。此时,但见有一双佳人穿着纱裙分别飞到这两个水晶盘上,一左一右,伴着箫声鼓声,跳起舞来。这两个人果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绝美少年,体态婀娜,身形纤瘦。 皇上看得目不转睛,忙不迭鼓掌,完全没留意到底下两位壮士那痛苦的表情。皇上便道:“好!好!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定亲王便道:“穿碧纱裙的那位叫小飞,穿蓝纱裙的那位叫小燕。” “好名字啊!飞燕飞燕,身轻如燕啊!”皇上鼓掌道,“这个舞叫什么名字吗?” “这个舞叫‘二泉迎日’。” “迎日?是迎朕来日吗?”皇上很善于将文字往猥琐方向理解。 而这次皇上的理解居然是对的,定亲王说:“没错!” 皇上便道:“二泉,是指他们两个吗?” “可以这么说。”定亲王说道,“他们献舞之前,已经洗净了,并灌了不少清泉泉水。” “诶?”皇上不明所以,只看着飞燕兄弟在舞蹈。一曲终了,飞燕兄弟突然掀起纱裙,撅起屁股,屁眼中飞出清澈的泉水,形成两道闪亮的抛物线,折射出彩虹。原来,他们之前都一直只吃流质食物,到了舞蹈前夕更是灌肠了,所以体内没什么秽物,之后再灌上清泉水,憋着这些泉水跳了一整支舞蹈,真是不可小觑的菊花啊! 皇上一想到他们的菊花有力如同水泵,就觉得很妙,便道:“二人留下伺候朕吧!” 二人喷完水了,便跪下磕头说:“谢皇上恩典。” 当晚,二泉就迎了皇上日,而且是日复一日。 很快,皇上就册封他们二人为良人,地位仅在夫人之下。皇上喜欢他们两个,一时恩宠不断,日日日【前两个字是名词,后面那个是动词】。☆、第 49 章 这件事在后宫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这波再大,也不关贺赫赫的事。贺赫赫只把宫中秘事当小说听,小顺子口才好、消息通,说起这些事来眉飞色舞的,贺赫赫仿佛回到小时候听收音机讲古的时光。 “于是呢,两位良人就住到了‘双飞宫’了。” “双飞?”贺赫赫不由自主地想到“双飞”两字在现代的猥琐含义,便说,“这宫名果然很贴切啊。”他甚至很好奇,这皇宫里有没有“三劈阁”?如果有的话,他就能作一个对子,上联是“双飞宫中起双飞”,下联是“三劈阁里玩三劈”,于是横批就是“大家同乐”。 于是贺赫赫就问道:“那这里有没有什么‘三劈阁’之类的?” 小顺子想了想,说:“不曾听说。不过什么劈的,倒是有一个。是皇上处理政务的地方,由于奏章都在那儿被批阅,得沐圣恩,故而叫‘恩批殿’。御书房就在恩批殿内。” 恩批!!!NP!!! 贺赫赫突然觉得只想到“三劈”的自己实在是太弱了。看来,那千古名对还是得改成“双飞宫中起双飞,恩批殿里玩恩批”,横批就该是“保重龙体”了。 皇上与飞燕良人怎么玩,怎么乐,都不关贺赫赫的事。不过大皇子却觉得很糟心。辟谷夫人和九尾夫人也知自己不是新鲜人了,恐怕很难将皇上的注意力转移开去,于是就在选秀方面加紧努力,希望找出好控制但又比飞燕良人厉害的角色。但是,有身轻能做J上舞的才艺就罢了,还带着“美丽容颜X2”的天然附加技能,简直就是牛掰极了,横扫六宫啊! 九尾夫人还那么美艳,因此恩宠犹在。但是辟谷夫人就惨了,老了残了没人爱了,只能抱着儿子和毒药继续恨恨咬牙。不过飞燕二人正得宠,辟谷夫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天天愤恨地一边诅咒他们一边吃燕窝。 话说,九尾夫人的宫中最近清闲不少,但仆人也不敢怠慢。他那陪嫁丫鬟便跟着九尾夫人身侧,说道:“夫人,您要奴婢查的,奴婢已经查到了。” 九尾夫人便道:“哦?说来听听。” 陪嫁丫鬟便说:“在微才人头七那晚的三更,就只有大皇子宫里的小厨房用了鸡翅膀。” 九尾夫人愣了愣,说:“大皇子?大皇子不是不喜欢吃宵夜的吗?” “是的,但是他的伴读沙明因很喜欢吃宵夜。” 九尾夫人想了想,说:“沙明因……沙明因……是不是沙家那个二公子,以前跟我皇儿有过一腿的,后来摔坏脑子就没成的那个?” 陪嫁丫鬟答道:“是的,但他投靠大皇子后就与二皇子恩断义绝了。” “他投靠大皇子,却也不听见他对大皇子有任何建树啊。反而去帮了三皇子,实在是有趣。”九尾夫人笑了笑,说。“说起来,他和二皇子做了这么久的朋友,本宫都没见过他呢。” 如果说有哪一天,是最适宜让九尾夫人与贺赫赫相见的,那当数这一天了。这一天,皇上一道旨意直接颁到灵塔。灵塔里头烟雾缭绕,是焚香所烧的。沙玉因静静地跪在神像跟前,白玉似也的手拈着一枝白玉似也的月河花。天巫缓缓地推门,缓缓地走到沙玉因身边。沙玉因似未发觉,仍默念了一阵的经文后,方才睁开眼睛,说道:“父亲。” 天巫愣了愣,苦笑道:“你何以在神像之前这么唤我。” 沙玉因不喜不怒地说:“师父前来,所为何事?” “皇上急命你到西陲落石山为西王赐福。”天巫顿了顿,又说,“那金铃你也不便带着去罢(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