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8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8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8部分么瑕疵,反而是越看越好看,这教路人脸的贺赫赫如何不自惭形秽? 就在贺赫赫唉声叹气的时候,却听到门儿一开,原是小顺子进来了。小顺子进来,就惊叫一声:“啊!少爷……” 沙玉因是浅眠的,听了这么一声惊叫,也皱着眉转醒了。贺赫赫便和沙玉因大眼瞪小眼的。沙玉因皱起眉,说:“三弟你先起来。” 贺赫赫说:“呃……你是兄长,您先请。” 沙玉因眉头皱得更深了:“也得你先松手。” 贺赫赫一听,脸都红透了。他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光溜溜的手脚并用犹如八爪鱼一样缠着沙玉因,怪不得小顺子进来时一面“妈妈撞破儿子看□”的表情。贺赫赫连忙缩开,沙玉因便执起搭在架子上的薄丝被往贺赫赫身上一罩,说道:“再热也不能不穿衣服。” 贺赫赫卷着薄丝被,说:“大哥教导得是。” 沙玉因此刻头发有些凌乱,衣裳也被贺赫赫压皱了,幸好没口水渍,不然贺赫赫真是羞愤欲死。沙玉因对小顺子说:“什么事?” 小顺子已经从“刚看见儿子看□的母亲”转变为“淡定给儿子加送纸巾的母亲”了,脸上表情变得波澜不惊,只说:“只是到了午饭时分,大皇子着人来问您是在这儿用膳吗?” 沙玉因便答:“你去告诉他,我跟二弟一起吃。他和三弟随意吧。” 小顺子听了便下去了。 贺赫赫缩在丝被里,面色有些微红,双眼不知看哪里。现在他真愿意上天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他起码会穿条内裤啊!现在他对着凉飕飕的大哥,连小鸡`鸡都是凉飕飕的。不知道有没有冻着了。 沙玉因伸手将贺赫赫连人带被子捞过来,说道:“你睡没睡相,头发乱成什么样子?” 贺赫赫反驳道:“您的头发也乱啊。” 沙玉因说:“那都是你给抓乱的。” 沙玉因才不承认是他摁倒了贺赫赫狂吻,贺赫赫在缺氧的时候乱抓,把沙玉因的衣帽给抓乱了。当然,他在把贺赫赫惊醒之前就罢了手,贺赫赫迷迷糊糊地惺忪了一阵,又睡回去了,所以现在醒来也不记得有这一茬,以为自己睡得这么有攻击性,梦中还抓人头发。 贺赫赫一听,十分抱歉:“对不起啊,我睡相不好。” 沙玉因大方地原谅了他,更拿梳子帮他梳头。贺赫赫的头发虽然有些乱了,但还是很顺滑的,男人的发髻也很简单,不似女人那么麻烦,沙玉因很快帮他梳好了头发,束起收到冠中。贺赫赫便也帮沙玉因篦头,将头发弄齐整了。贺赫赫手里拿着沙玉因的发尾,疑惑地说:“大哥浑身都香喷喷的,连头发都是,是不是有涂香水呀?” 沙玉因便回答:“我像是抹面涂粉的人吗?” ——挺像的。难道大哥你不知道你自己长着一张女人脸吗? “我知道大哥不是。” 沙玉因似也对这个违心的答案很满意,心情好了就告诉他:“我们修行有许多讲究,沐浴必须用我朝圣花‘月河花’泡水洗浴,早起梳头的时候也有以木梳浸泡此水,再来梳头,加上在静室修炼的时候,一直都有焚香,所以我身上一直都带着这些气味。” 贺赫赫听了,觉得十分有趣:“居然是这样!”这个国教的创始人一定是个骚`货。 沙玉因又说:“你许是见过月河花了,我静室的浴室里头有不少。” 贺赫赫一听这个,脸色都变了。他的确是进过很多次那个浴室,但是每次去都要光着身子被沙玉因“帮忙擦澡”,他整个人都慌了,还有什么心思赏花啊? 沙玉因似乎也想起常帮他擦澡的那段日子,不过面瘫的他并没有露出怀念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你夏日里头一天洗多少次澡?” 贺赫赫便答:“夏天里水都是热的,我一天都洗两三回。” 沙玉因便说:“宫里有个冰凝泉,泉壁是用冰玉制成的,因此即使是从湖里引水过来,但水还是十分清凉。” 贺赫赫说道:“唉,那一定是给什么皇上跟妃子去啪啪啪的啊。” 沙玉因皱眉:“‘啪啪啪’?” 贺赫赫愣了愣,然后很正经地说:“就……打水花的声音不就是‘啪啪啪’的?就是……玩水打水花的意思呀!” 沙玉因恍然大悟,依然一面严肃地说:“其实我们也可以去那里啪啪啪的。”☆、第 37 章 沙玉因便说:“你愿意和我一起啪啪啪吗?” 看着沙玉因那张极度严肃认真的脸,贺赫赫不禁心中五味杂陈,只说:“此事容后再议!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须跟您说!” 沙玉因冷然道:“但愿不是跟三弟有关吧?” 贺赫赫愣了愣,说:“咦?难道你也觉得施牧应该死吗?” “不。”沙玉因冷淡地说。 贺赫赫又道:“我看大皇子非常想要施牧死。其实施牧此刻人在宫中,他要让施牧死,不是挺容易办的吗?” 沙玉因却道:“太医院是直属灵塔巫医馆的,不属于宫里的。有时连皇上都管不住。” 贺赫赫一听,说:“这么厉害?那么皇上平常急了,能够冲着太医吼‘如果爱妃死了我就让你人头落地’吗?” 沙玉因却道:“一般宫里有权势的人会另外在宫外找会医术的人作陪护,这些陪护不受灵塔控制,但也不受灵塔保护,这些人就能够经常听到你刚刚说的那句话。” “哦!”贺赫赫点点头:怪不得刚穿越过来那会儿我老是被皇上威胁要人头落地呢!原来我当时就是“陪护”之身啊!估计皇帝平常被太医院那群不听话的弄得很生气,所以就找我这种没靠山的小陪护耍威风吧? 于是贺赫赫转念想道:无怪之大皇子大费周章地通过我、三弟来劝说大哥,也唯有大哥这个天巫高足能够在太医院动手脚了。 沙玉因眯着眼说:“怎么问起这个?难道是大皇子要你来劝我?” 贺赫赫叹了口气,说:“他的确通过三弟来要我劝你,但其实我所说的重大事件并不是这个。” 沙玉因表情略微放松了些:“那是什么?” “我所说的当务之急,是先吃午饭。”贺赫赫捂着瘪了下去的腹部说。 沙玉因从来不会刻薄贺赫赫,相反的,他对贺赫赫是有求必应。这也是贺赫赫越来越依赖他的原因之一。那边小顺子已经传完话回来了,推门而入,见贺赫赫还是披着丝被,便低着头,说:“大皇子已经派人送了饭菜过来了。因为今天大少爷……啊,应该是大谏大人留下用膳,所以皇子还特别吩咐厨房多做了些精致的小菜,饭后也有好吃的甜汤,供两位品尝。” 感觉到这差别待遇,贺赫赫便说:“怎么我平常就没吃得这么好?” 沙玉因笑道:“你喜欢吃这些?我可以叫人特别留心一点。” 贺赫赫就说:“也罢,没有大哥相伴,我也吃不下。” 沙玉因便说:“快穿好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贺赫赫这才想起自己衣服没穿,还裹着个被单,真是成何体统!不知道还以为他被大哥OOXX了! 小顺子便说:“那小的先去备饭?” 沙玉因点点头:“去吧。” 小顺子便领命出去了,还把门关好,免得兄弟□的画面被人看了去——没错,小顺子已经坚信沙玉因和贺赫赫有□了。作为一个尽忠职守的小奴婢,她绝对会将此事保密!她甚至开始想象当残酷的敌人对她严刑逼供时,她会如何贞烈地守口如瓶,即使被狡猾的敌人用羽毛搔脚板底,她都不会供出这兄弟□的!她甚至被自己的想象感动了,自个儿抹起泪来。 时值夏天,贺赫赫根本就不想穿衣服。平常他都是在个凉爽地方穿上短裤就直接吃饭了。只是现在和沙玉因一起吃饭,他又不得不讲究些,穿起了丝绸做的直缀,穿上一对木屐,就跟着沙玉因带外头吃饭了。 沙玉因和贺赫赫吃饭的时候,却见沙青因也走了过来,双眼肿得跟核桃似的。贺赫赫愣了愣,说:“三弟,你被人打了啊?” 沙青因却说:“我是哭肿的!” “哦,叫你别哭那么多的嘛。”贺赫赫让沙青因坐下,便说,“你怎么来了?不是在跟殿下吃饭吗?” 沙青因却说:“唉,我见了他,就想起当晚的情形,我就……” ——就勃`起了吗 “就难过是吧?”贺赫赫叹了口气,带着抑郁的眼神和一面久久的表情啃鸡腿。☆、第 38 章 沙青因估计是哭不出来了,就说:“唉……大哥、二哥,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沙玉因完全开启了无视**,自顾自地在吃饭。贺赫赫也很想无视三弟,但是终究是没沙玉因这么够姜,他是不怕得罪三弟,但他怕得罪大皇子啊,所以他也就跟沙青因虚与委蛇:“咱们先吃饭行么?” 沙青因只说:“我最近难过的饭都吃不下了。” 沙玉因把饭吃完了,漱口完毕,才悠悠地对沙青因说:“你身体如何?” 沙青因便连忙装作可怜地说:“还是很疼!而且晚上时有梦魇,根本说不着觉啊嘤嘤。” “我也料到了。”沙玉因从袖中拿出一个药瓶,从瓶中取出一丸,递给沙青因,说,“吃了它对身体有益。” “谢大哥。”沙青因把药丸接过之后便服下,服下之后没一刻钟就一头栽倒了。侍奉沙青因的丫鬟忙扶住他,十分惊慌。 贺赫赫也很惊慌:虽然三弟真的很烦人,但也不用毒死他吧! 沙玉因却道:“只是睡了。” “睡了?”丫鬟问道,“要睡多久?” “很久。” “什么?”丫鬟大惊。 贺赫赫便说:“我说你真是的,大惊小怪,一看就知你没读过书。三弟饱遭梦魇侵害,必然是夜不能寐,现在多睡十几二十个时辰当做补眠,有什么不好?此乃养生之道,像你这种胭脂搽到额头上的俗人是不会明白的。” 丫鬟抗议道:“不是胭脂,是花钿!” “差不多啦。”贺赫赫挥挥手,说,“你快扶三少爷回去睡觉啊。不然在外头睡着很容易着凉的。” 弱不禁风的丫鬟也只得扛起了三少爷,健步如飞地回去了。请不要觉得这个丫鬟开挂,要知道,一般白莲花小媚娃天然受那都是“比羽毛还轻的”,所以一般人是一根手指都可以挑起他的,像丫鬟这样要动用到肩膀扛,也算弱不禁风了。 看着白莲花三弟被抬走,贺赫赫便叹了口气,不想三弟对此事这么上心,又想到大哥的态度,便问道:“大哥,你对三弟遇袭的事有什么看法?” 沙玉因便说:“你有什么看法?” 贺赫赫想了想,说:“我其实……” 沙玉因愣了愣,说:“你其实什么?” 贺赫赫虽然十分信任大哥,但总是怕隔墙有耳,便小声地问道:“如果皇子跟宫外的人私通,会被怎么责罚?会被杀掉吗?” 沙玉因并不是蠢人,一听这话,便完全明白了。事实上,沙玉因一早觉得白莲花遇袭事有蹊跷,心中很多疑团都指向大皇子,现在看贺赫赫这么提示,便很明白了。于是沙玉因便答:“不会怎么样。小惩大诫必然是有的,但不会很严酷。只是于大事不利。” 大事……作为一个皇子,还能有什么“大事”?自然是夺嫡了。 这明明是个没节操的次元,但是对宫内外私通却十分忌讳。一来,是因为皇上忌讳前朝后宫勾结,皇子与大臣结党营私;二来,是因为大青十分迷信,皇子必须要在吉时吉日在风水好的地方行`房。若是在不好的时辰于风水不好的地方交`合,那就于大青国运不利,算是违反宫规。不过,皇子到了弱冠之年便可离宫住王府,离开了皇宫,没那么多人看着,房`事上就很难卡那么严了。皇帝本人也没什么节操,对此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贺赫赫和沙玉因吃过饭后,十分烦恼地叹气。 沙玉因问道:“怎么了?” 贺赫赫说道:“我一想到你又要回去了,就觉得不舍得。” 沙玉因便道:“我可以多来看你的。” “可是……”贺赫赫顿了顿,说,“毕竟现在两个皇子相争,你作为一个言官,实在不适宜跟皇子走得太近。以免引得皇上猜忌。” 沙玉因笑道:“我也不想三弟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见识。” ——老子运气好的话都担得起你叫我一声大叔了! 贺赫赫说道:“我也并非那么不懂事的。不过总是给大哥惹麻烦。” “并无,”沙玉因执起贺赫赫的手,说道,“我一点都不觉得你麻烦。” 当沙玉因执起贺赫赫的手,那一刹那,又鲜花飘过——是,鲜花!漫天的鲜花花瓣纷纷落下,真不科学啊。更不科学的是,贺赫赫感到他和沙玉因虽然坐着,却在圆周运动,好像地下有个转盘在转动似的,背景似乎还响起了什么音乐来。 音乐响起,花瓣落下,人物转动,大特写……这、这不科学啊! 但是,这一刻,贺赫赫的心跳真的跟着音乐的鼓点一样大声地擂动着。沙玉因的手就似是电鳗一样,贺赫赫一被碰到,就好像触电一样! “哎呀!”贺赫赫将手缩了回去。 很好,音乐停止了,花瓣没有了,地也不转了。 贺赫赫私疑刚刚的都是自己的幻觉——真TM坑爹的幻觉。 沙玉因却问道:“怎么了?” “没事!”贺赫赫慌张地说,“没事,我挺好的。” 沙玉因却说:“可是你的脸很红。” 贺赫赫摸了摸自己的脸,的确是有些发烫,连忙说:“可能、可能是太热了。” 沙玉因便道:“那我们到冰凝泉去吧。” “去、去干甚么?” “啪啪啪啊。” 贺赫赫十分懊悔自己居然口误说出了“啪啪啪”这个词,还给了一个这么不靠谱的解释。每当他看到沙玉因这么天仙一样的人,认真地说“要啪啪啪吗”之类的话时,他就有种羞愤撞墙的冲动,当然,他不会承认比起羞愤撞墙,他更想找个墙角去撸一发。 贺赫赫搔首挠耳的,说:“不用了,下次吧。” 沙玉因点点头,说:“好。” “呃?”贺赫赫突然发现不妥:沟通障碍啊!沟通障碍啊!现代人说“下次吧”,通常是“老子不想”的意思,但是古代人太单纯了,居然认为这是约定的意思……好吧,他并不敢跟沙玉因说“老子不想”,那就只能按沙玉因的思路走了。 沙玉因也不宜在大皇子宫中耽搁太久,因此即使很舍不得贺赫赫,那还是在饭后告辞了,并约定了下次见面要去冰凝泉“啪啪啪”。☆、第 39 章 贺赫赫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手上的白色浊液,他很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他自言自语:我没有因为大哥的拥抱和低声说“啪啪啪”而BO起了,我更没有幻想着大哥赤身裸`体撸射了,这些都是假的,我的幻想对象明明就是女人啊……好吧,幻想女人是大逆不道的,其实我的性幻想对象应该是奥巴马啊……大哥这么白`皙,不适合我的啊! 此时,小顺子却又推门进来了。 贺赫赫一个神龙摆尾将被子卷上自己的身体,好遮掩自己刚刚撸管的事实。 小顺子却以一种洞悉的眼神看他,说道:“二少爷不是刚刚才和大少爷睡了吗?” “我是跟他睡了……”贺赫赫想了想,才发现“睡”字大有乾坤,连忙说,“是很简单的睡!” 小顺子说:“可您的嘴唇很红肿,应当是激吻过了吧?” 贺赫赫说:“分明是今天中午的凉拌太辣了!” 小顺子点点头,以一种理解一切的眼光说:“二少爷说什么便是什么。” ——卧槽。现在真是跳进全自动洗衣桶都洗不清了。 “小顺子……”贺赫赫想了很久,才说,“你会不会觉得兄弟之间很……” “很王道。”小顺子道,“血浓于水,亲上加亲,青梅竹马,天作之合。” ——卧槽!一个丫头都这么有文化,沙家果然是辣文! 贺赫赫却道:“可兄弟在一起不是**吗?” 小顺子愣了愣,歪了歪脖子,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很好奇地问道:“什么是‘**’?” ——这果然是一个没有节操的次元。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听说是不能吃的。” “哦。”小顺子顿时兴趣缺缺的,但为了保持自己的狗腿天性,便对贺赫赫说,“连‘**’都知道,二少爷果然学识渊博,奴婢佩服!” 贺赫赫心情十分复杂,他甚至觉得,在这个次元里,没常识的人是自己。 平日读书,都是三位皇子和三位伴读在一起念的。贺赫赫也有刻意讨好三皇子的心,只是大皇子在旁边盯着了,也不好做些什么手脚。因为夺嫡纷争前期,大皇子一直保持着优势,而没权没势年纪小的三皇子则是悲催小透明一样的存在,要么就被当成是空气,要么就是被踩两脚。不过大皇子一直集中火力和二皇子相爱相杀,所以三皇子也还好,被忽略好过被攻击嘛。 所谓“拍马屁要从娃娃抓起”,贺赫赫纵然曾踩过蕉皮误打误撞救了三皇子一命,但他还是觉得这个功劳不够。因为三皇子在十一岁的时候被救了一次,但到了登位的时候都是大人了,估计这恩情忘得差不多了,到时还是觉得贺赫赫是大皇子党就麻烦了。因此贺赫赫为了表自己对三皇子的忠诚,每天都比所有人早起——要知道,这对于恋床的他来说是多么艰巨——他每天特别早的起床,在三皇子的抽屉里放一颗糖果。 好吧,这个不算什么大恩惠,但是哄小孩子嘛,就送糖好了啊。而且看在民间时,三皇子那么喜欢冰糖葫芦,估计也是喜欢吃糖的。 他要怎么让三皇子知道糖是自己送的呢?他就会每天都很招摇地吃糖,而且那糖无论从外形、包装、颜色都是和给三皇子那块是一样的。所以三皇子只要有些眼力,都会知道是他送的。除了这样,贺赫赫还会在糖纸上写一些励志语句,比如“梅花香自苦寒来”“安得广厦千万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类。 然而,他却忘了,在这个崩坏的次元,诗句也是不一样的。 在这里,“梅花香自苦寒来”的下句是“奴家菊花为君开”、“安得广厦千万间”下句是“大战三四十日不睡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上一句是“不射则已,一射冲天”。当然,也有几句是两边次元都差不多的,但字面差不多,意思却稍有偏差,比如说:“厚积而薄发”、“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攻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以及“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等等…… 以上这些,都写在了糖纸上,被三皇子细心珍藏了。☆、第 40 章【重传修改版】 太傅在教书,教的都是一些仁义君臣的东西。看来这个没节操的次元其实还是有点纲常的,不过这点纲常是为了君主服务的。而比起“纲常”,显然是“肛肠”对大粒皇帝更有吸引力。 大家正在读书之时,却见大粒皇帝带着左右两个太监来了。见了大粒皇帝,众人忙不迭下跪,口中三呼万岁。 “行了,都起来吧。”大粒皇帝状似很亲民地说。 众人平身之后,大粒皇帝又说:“朕刚刚看完舞蹈,就来这边逛逛,恰好经过,想看看诸位皇子的书学得怎样了?” 贺赫赫默默腹诽:还“诸位皇子”,就小猫三两只。康熙二十四子,零头都比你多啊……那才叫“诸位皇子”呢! 大粒皇帝便开始说:“诸位皇子都是国之栋梁,朕是十分关心各位的学业的。” 贺赫赫心想:虽然这个皇帝是没什么节操,但在关心子女学习方面,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贺赫赫正感叹着天下的父亲都是伟大的的时候,大粒皇帝突然霸气十足地将那龙裤子一脱,说道:“大家为朕的大雕吟诗一首吧!”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毕竟三位皇子也还是皇子,没节操的程度还没修炼到帝皇级别,实在是被皇上如此霸气的举动吓到了。 只有侍奉皇上已久的两位太监十分淡定。 左太监说道:“皇上英明!” 右太监说道:“皇上自重!” 此情此景,贺赫赫只能低下头,对这个没节操的世界绝望了。究竟他们选皇帝的标准是不是斗谁的下限低啊?越没下限就越高贵吧……是的,一定是。这个没节操的次元真是可怕。 大粒皇帝又说:“大皇子,你是兄长,你先说!” 大皇子便仔细打量一下大粒皇帝的龙雕,说道:“皇城龙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雕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大粒皇帝笑道:“不错,不错。有点意思!人间能得几回闻……朕就赐你一闻!” 大皇子便露出犹如“吃了屎还得称赞香口好消化”的表情,说:“谢父皇!”然后作势往前闻了闻。 大粒皇帝又对二皇子说:“轮到你这个二皇兄了,来,给朕说说你的感想。” 二皇子想了想,然后朗声开口:“#¥¥#%¥&……&……&……&……@#@!!!!@@¥%¥%……%……” 大粒皇帝愣了愣,说:“啥?” 二皇子便说:“最近儿臣发烧感冒,有些口齿不清,请容儿臣用笔来写。” “准。”大粒皇帝准了。 二皇子便挥毫写道:“皤倒南皤恐諳般侄夷皤夷冥孕俱。呐般勝諳老若婆諦俱倒侄涅缽帝冥怖奢曰知侄除摩缽栗無阿哆特諸怯迦耨逝侄以呐寫迦醯伊有彌奢夢俱若藝老呐心爍不侄大即姪俱朋冥麼礙耶心故迦曳怯謹皤滅冥羯冥若哆跋勝舍有羅呐地楞死罰數奢竟諳夷般吉皤等諦俱呼冥豆哆訶缽盧耨皤究曰所僧罰所是奢伽皤輸蒙侄實梵羅缽亦皤參罰羯侄穆奢至摩呐爍般呐集罰無隸伽吉亦俱蘇俱所者尼栗知勝耨數三冥明侄訶曰楞實知竟哆羯若苦皤爍侄提顛涅俱帝老怯羯侄遮俱智哆夷闍夷摩知呐。怛爍奢彌呐明呐老恐諳若怛等奢遮缽不究那侄是耶多耶依哆礙皤陀麼若數侄豆怯。提盡尼數俱闍呼俱參吉僧呐知缽數侄者梵耨夷故遠亦侄耶侄舍侄特上諳帝顛哆南密密梵者哆若孕滅栗悉缽者等奢輸皤闍殿除瑟梵姪智呐藝俱婆俱迦侄顛怯羯瑟罰那真缽者怯盧吉盡上罰盡度皤上哆藐梵故逝怛瑟缽謹奢大俱薩冥等缽穆冥朋俱闍罰神栗罰伽般皤槃伊缽一諳諦除究諳夜悉醯怯隸諳訶缽地醯罰上皤苦諳是缽夷侄世怯伊俱伊呐知曳缽藐上缽謹呐逝怯耶若罰數奢蒙孕冥跋醯皤羯至冥心哆盡栗諳涅有盧跋他侄恐俱數遮奢藐怛能亦缽薩伽蘇離缽想所奢真呐穆諸缽上夢罰者怯有侄倒遠殿缽是冥苦怯數呐楞涅奢世侄無僧勝哆殿皤悉究神梵得喝皤無諳苦羅諦哆諦侄他冥遮諳寫呐波怯是知缽倒波缽三哆醯諳遠般藐涅皤他實喝缽夢罰所醯俱沙無呐者伊諳夢俱帝缽想諳蘇哆恐!” 当二皇子写完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 就在此时,太傅突然鼓掌说道:“好!太好了!真是千古未见之好句!更运用了诸多上古典籍的典故,实在令人击节称赞!若非学识渊博之人,一定看不明白!” 贺赫赫探头一看,心想:有什么好看不明白的,不就是乱码嘛…… 二皇子十分高兴地说:“是啊,我想父皇学识渊博,一定能够感受到儿臣的心意。” 大粒皇帝清清嗓子,说:“朕当然明白!写得很好,很好。” ——这太傅根本就是二皇子党的吧……二皇子就是揪着这一点,来一场“皇帝的新衣”,什么只有聪明人才能看明白,大粒皇帝这么没文化之余又爱面子,当然会说好了。 贺赫赫心中也有了定论。 大粒皇帝摸摸下巴,又道:“好了,轮到三皇子了。你可不要输给两位兄长呀!” 三皇子却突然抬起头,双目发红流泪。 大粒皇帝吃了一惊,裤子都来不及穿就上前扶住他,说:“秀艾,你怎么了?” 三皇子掩面道:“孩儿恳请父皇先把裤子穿上!” 大粒皇帝便提起裤子,说道:“现在呢?” 三皇子再抬头,果然好了很多,眼睛也不掉泪了。 大粒皇帝问道:“要不要传太医呀?” 三皇子说道:“不是的。其实是儿臣的错。” “怎么了?” “儿臣为了能作出好诗,不负父皇的期望,因此专注打量着父皇的龙雕。但儿臣的眼力太差,道行太浅,竟被皇上龙雕所散发的帝皇光芒刺伤,险些刺瞎了眼!”三皇子捂着胸口,说,“儿臣现在也正是惊魂未定,恐怕不能作诗。求父皇恕罪!” 贺赫赫不禁感叹三皇子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皇上此行要考各位皇子文学功底是假,想听大家奉承他的大雕是真。所以作诗做的好是没用的,只有马屁拍得响才是让龙颜大悦的办法。三皇子这个马屁拍得独具一格、别出心裁,确实很合这位无节操帝的心意。 皇上果然是圣心大悦,说道:“好,那么朕就赐你千年人参、白玉凉枕,让你好好调养调养。说到底,是朕龙雕太霸气太光彩的过错。” 左太监说道:“皇上英明!” 右太监说道:“皇上自重!”☆、第 41 章【修改版】 贺赫赫却又惧怕三皇子这么早就锋芒外露,恐怕会引起两位兄长的嫉恨。不过贺赫赫又想,现在二皇子和大皇子斗得这么激烈,应当是不会对三皇子这个小屁孩太上心的。 不过,贺赫赫却忘了,大皇子是多么的心狠手辣、步步为营。为了掩盖和沙青因OOXX的事,大皇子就狠下杀手。更何况是对一个皇位竞争者?而且大皇子认为,要铲除敌手,就要趁对手还很弱的时候动手。三皇子年纪轻轻就这么锋芒外露,等长大了哪里还管得住? 过了一些天,贺赫赫再去上学,却不见了三皇子。太傅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讲课。贺赫赫十分疑惑,回到了宫中,却问小顺子道:“你不是消息很灵通么?你可知道三皇子发生了什么事?” 小顺子答道:“这事其实宫里都知道了,是微才人过身了。” “微才人?谁?” “就是三皇子的生父妃子。” 微才人?三皇子的生父不是一位夫人吗?怎么仅仅是地位低微的才人呀? “怎么死的?”贺赫赫惊讶地说。 “说是急火攻心吐血暴毙的。” “急火攻心、吐血暴毙……”贺赫赫仔细一想,这不是跟榜眼和探花一样吗?难道也是中了狂花毒? 贺赫赫忙问道:“那么,榜眼和探花的命案结了没有?” “早结了。”小顺子答道,“说是被毒杀的。因为榜眼和探花招`妓不给钱,老鸨去讨钱还被他们强`奸了全家。老鸨心生不忿在自己菊花里下了毒,将两人毒杀。事后官兵抓了他,他也认罪伏法了。” ——这……好重口。 贺赫赫问道:“那是什么毒?” “就是居家旅行必备良毒之一的‘鸡顶红’,专门抹在**上的,中毒之后,撒尿就会毒发了。” 贺赫赫愕然:这个次元连毒药都这么没节操,简直是令人不忍直视。不过大理寺那两位青天不是说他们中的是“狂花”吗? “那么……包大人和狄大人怎么说?” “两位大人因为涉嫌贪污被流放了。” “青天都贪污?”贺赫赫讶然,“会不会有冤情?” 小顺子说:“这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贺赫赫总觉得事情十分蹊跷。但他又不是狄青天又不是包仁杰,自然不好深究,以免惹祸上身。但好奇还是免不了的,因此贺赫赫又追问:“皇后有儿子吗?” “没有皇后。”小顺子回答,“不过目前统领内宫事务的是辟谷夫人,大皇子的生父。” “屁股夫人?”这封号也太直白了吧?皇帝已经无耻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辟谷’。就是不吃饭的意思。” “哦……辟谷!不吃饭夫人?” “对,他本来是修道的,喜欢通过断食来锻炼自己的心智。又认为五谷杂粮会在人体体内产生秽气,所以几乎不吃饭,多数都只服食以自制的辟谷丹和辟谷汤。” 贺赫赫说道:“他该不会还会说什么‘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吧。” “正是!正是!二少爷如何得知?” “因为我有文化啊。”贺赫赫骄傲地说。 该不会是辟谷夫人很喜欢下毒毒死别人,怕自己也被别人下毒,所以就索性不吃饭吧? ——也不能说贺赫赫多疑。只是因为贺赫赫看了《后宫甄嬛传》,里头的皇后绝对是计生办主任穿越过去的,每天在宫里啥事不干就是打胎。她善于制香,也怕别人用香来害自己,所以就自己都不用香。另外,关于甄嬛传,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作为妇科医生的贺赫赫真的很想吐槽。麝香虽然能让孕妇掉胎,但却不会导致普通女性不孕啊!麝香是一味好药啊!能活血能化瘀还能治痛经啊!《甄嬛传》的作者你就是麝香的黑黑吧!☆、第 42 章 经贺赫赫派小顺子去打听,才知道微才人本来是个戏子,入宫唱戏的时候被醉酒的无节操皇帝OOXX了。事后皇帝很后悔,觉得对方地位低微,但因为OX过了,也不好放出宫外,就留在御书房做奉茶磨墨的宫人。 虽说是杂役,但皇帝还时不时兴起就OOXX他。这些OOXX是没记录在案的,多数是即兴发挥。但皇帝坚称自己勤政爱民,坚决不承认如此勤政爱民的自己会在神圣的办公地点做`爱,也不承认自己在醉酒那一次之后碰过这个贱籍奴才。他们第一次OOXX的时候,皇帝喝得有点大了,直接在台上OOXX了他,有太多目击证人,台下太後磕着瓜子就变O字嘴了,好几天都缓不过来,嗑不了瓜子。由于目击人太多,所以才不好不承认。 其实,也许皇帝对微才人也一直很微妙吧。即使被他吸引了,但又不愿意承认。没给他名分,却将他留在了最接近自己的御书房,而且还一次又一次地在御书房里幸了他。直到这名杂役怀孕了。有位夫人妄自揣测帝心,拿着《皇宫OOXX时间表》,说,既然OOXX表上面没他的名字,就是说他没和皇帝搞过,没搞过还有孩子,还不是通奸?这个奴才好大胆,通奸的奴才绝对要拿去剁**浸猪笼! 皇帝认真思索了三日三夜,最后给予这位夫人的回复是:“朕的确幸了他。”于是,他拿出了一本《皇宫OOXX时间表》——其实这本东西是左太监漏夜赶工弄出来的,只是比原版加了一个和微才人OOXX的记录而已。 夫人大惊:“怎么可能?为什么和我这本不一样?” 皇帝答:“因为你拿的是盗版。” 左太监甚为明白帝心,连忙叫道:“XX夫人你好大的狗胆!《皇宫OOXX时间表》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也敢买盗版!奴才认为,皇上应该重重罚他!” 皇帝说道:“来人,拟旨:皇宫重地,庄重肃穆,盗版泛滥,朕心甚痛。为正版权之风,扬天朝国威,盗版必严惩,现,褫夺XX夫人封号,打入冷宫,终生不得供应黄瓜、香蕉等长物,钦此。” 最后那个太毒了,XX夫人一口血喷了出来,跪地求饶,然而为时已晚。 一般有孩子的都能封“夫人”了,但微才人却只得到“才人”的位分。不仅如此,皇帝还给了他一个“微”的封号,意思是警告他:即使你被封为才人,但你还是微贱之身。 既然成为了才人,他就不能继续打杂了。皇帝安排了他一个在风水上、学术上、地理位置上、人文认识上都非常近似且约等于冷宫的地方居住。他在那个宫里住下后,皇帝就再没去见过他了,更加没有幸过他。三皇子之所以没被两位皇子列为竞争对手,除了因为年幼外,还因为他的生父太不给力。 微才人一直小心隐忍地活着,最后还是因为三皇子锋芒外露,而难逃一死。因为大青注重子嗣,辟谷夫人不敢对皇子下手,所以就对那个无人问津的失宠妃子下手了。 既然打听了微才人和辟谷夫人,小顺子也顺便打听了一下二皇子的父妃。这位夫人也颇算是传奇,他本来是通过科举来到陛下眼前的。科举最后一关是殿试,无节操帝他是一个颜控,一看这个士子长得娇媚滴水的,就青眼有加,于是殿试的题目从“谈谈你对封建制度的看法”变成了“你什么地方的人什么血型什么星座三围是多少”。 这位士子袅袅婷婷的,抛了个媚眼,说:“学生是青(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