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7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7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7部分贺赫赫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大哥还记恨着我去勾栏的事呢! 沙玉因仿佛能看穿贺赫赫的心思,又道:“我不是跟你算账,我是怕你入宫后处事不得体。” 贺赫赫这才抹抹冷汗,说道:“原来是这个缘故。我说呢,大哥绝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是的,若你乖乖的,大哥自然对你好。”沙玉因说这话时是笑着的,贺赫赫却总觉得有些寒气逼人。 贺赫赫颔首道:“是,我一定听听话话的。” 沙玉因笑道:“不听话也没关系。” “诶?”那么好说话? “我可以教到你听话。” 一听这话,贺赫赫又想起那顿鞭子,实在是浑身发颤。 沙玉因吹了吹茶,仍是一笑,将茶杯送到贺赫赫手边,说,“这茶温寒正好,你吃吧。” 贺赫赫便将茶杯接过,喝了一口。 沙玉因对下头的人说:“先唱个《菊花亭》吧。” “是,公子。”那头的人忙答应。 ——《菊花亭》?是《牡丹亭》的BL版本? 贺赫赫低头想着。 沙玉因道:“如果喜欢听戏的话,可以叫戏班来这里唱,你的身份不比他人,莫与市井之徒混迹。” ——还说不是算账呢! 贺赫赫很受教的样子:“二弟明白了。” 那沙玉因却笑道:“你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打紧,只要不犯就行了。” 沙玉因这话听着不通,但贺赫赫却知道沙玉因的意思:你不明白道理也不打紧,只要不犯就可以了,既然道理说不通,他就可以动手打人把道理打通…… 贺赫赫心想:大哥,你这个教育方法很有问题啊!你这个乐在其中的态度更有问题啊! 这几天沙玉因果真是和贺赫赫在一同吃饭看戏。所看的都是大青的经典曲目,无非是些历史小故事以及一些**小故事,偶尔来几个男女绝恋,沙玉因还会跟贺赫赫讲讲戏,因为贺赫赫是老人家爱好,本来就很喜欢看大戏,所以也听得很入神。而这几天二人都在一处,三弟的事倒也没被提起。 贺赫赫也不敢提起。他都知要瞒大哥是瞒不住的,但是大哥不说,他自然也不说,心里却不时担心入宫之后,三弟会被如何炮制? 因此贺赫赫终究是按捺不住,看了一出花季少男失足戏目之后,借机提出:“我看少年人都比较热血,人又单纯,都是容易犯错的,能改过来就好了。” 沙玉因听了,便捧起茶盅喝了几口,才慢慢说:“那也是,伤心不好,伤身了也不好的。” “诶?三弟伤哪里了?”贺赫赫先按捺不住问道。 沙玉因冷道:“我说的是你!” 贺赫赫愣了愣,说:“我?” “是的!虽说沙家的人比较容易受孕,怀胎之时也比一般人硬朗,但那也是比一般的大青人而言。”沙玉因缓缓地说,“你那小产让你身体元气大伤,不过你好好休息了,是有些回转,但这两年内,决不可再行那种事了,明白吗?” 贺赫赫听了“那种事”这三个字,总觉得颇为微妙:大哥您怎么说的我很期待做那种事似的呢?其实我真的对肛`交没兴趣呀!再说,我二十几年都忍过来了,难道还耐不住那两年寂寞吗?虽然沙明因是怀过孕的,可我贺赫赫真的是纯种小处男啊!我的灵魂还是纯洁的! 沙玉因见贺赫赫发愣,便有些不悦:“怎么?你难道还想跟二皇子重温旧梦吗?” 贺赫赫见沙玉因不开心,连忙说:“我没这个打算呀!而且我……我都失忆了,从精神上来说,我还是个处男啊!没那么容易心痒的,还请大哥放心。” “精神上的处男?”沙玉因嘴角牵动了一下,说,“真是有趣的说法。” 贺赫赫赔笑道:“这、这也没什么好夸耀的,我看大哥……您、您是精神跟肉`体都很纯洁的处男吧?” 沙玉因将茶杯搁下,说:“看戏。” “这戏不是演完了吗?”贺赫赫小声地嘀咕。☆、第 30 章 时光飞快,看了几天戏,贺赫赫就要入宫了。那沙青因又哭闹了一阵,贺赫赫好久才劝平了,又说:“我进宫去是做伴读,又不是做太监,哭成这样,至于吗?” 沙青因抽抽嗒嗒地说:“二哥你是不知道,从前入宫做伴读的,死亡率可高着了。而特别是沙家进宫做伴读的,十个有八个是出不来的。” 贺赫赫一听惊出一身冷汗:“你开玩笑的吧?进宫做伴读不是读书吗?可真是‘读死书,读书死’呀!” 此时,却见沙玉因缓缓地走了过来。沙青因见了沙玉因,仿佛见了瘟神一样,只说:“我还是先回去了!”话音未落,他就一溜烟的跑了,可怜他的几个婢子还在后头追着呢。 贺赫赫见了沙玉因来,又笑了:“大哥昨晚灵塔当值,我以为大哥今早来不及看我了。” 沙玉因便简单地“嗯”了一声,又对小顺子说:“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吗?” 小顺子忙回答:“都准备妥当了。而且都是照着大公子您列的单子备下的,都逐一对照过,没有遗漏,还请大少爷放心。” 沙玉因点点头,又对贺赫赫说:“你对大皇子恭敬着些。” 贺赫赫记得大皇子和二皇子相争,是大皇子胜利的,因此不需要沙玉因吩咐,他也知道要讨好大皇子,便答:“我知道的。” 沙玉因又说:“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下一句是“有大哥给你顾着”,但这话大哥却没说出来,贺赫赫也会意了,倒也放心了七八分,也不知怎么的,他就是特别信任大哥、也特别依赖大哥,真似是有了血缘的兄弟一样。 大哥也果不欺他,贺赫赫一进宫,一切都已打点好。宫人也没有对他不尊敬的,还在大皇子宫里最舒适的客房住了,各个太监侍婢都对贺赫赫十分关照。而大皇子对贺赫赫也算是有礼貌,全然不提之前沙明因开罪大皇子的事。沙明因本来是个性格跋扈的人,和二皇子在一起曾得罪过大皇子许多,所以大皇子在日后争斗中对沙明因那么狠,也不是没道理的。只是沙明因遭逢巨变后,为人就收敛许多。痛失爱子又没了双腿,有再多功名富贵也只能算是一点慰藉。 不过现下沙明因已死,是贺赫赫占领了这个身体,贺赫赫自然不会去惹他。大皇子似乎对贺赫赫是没什么报复之意,但也不亲近。就是晨早起来一起读书,旁的什么都不谈。 贺赫赫负责一早起来和大皇子读书,下学之后,大皇子就去和二皇子党斗生斗死,贺赫赫就回房睡回笼觉。皇宫的房间自然是不同凡响的,然而他不慕虚荣,这皇宫的卧室对于他来说只是陋室,不过是连网络和电脑都没有的宿舍而已。 这天贺赫赫在宿舍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这不但是个没有网络和电脑的宿舍,更是一个连风扇都没有的宿舍。他都不想说自己有多么怀念空调和冰淇淋了!伸着舌头蹲在榕树下,他心中暗暗发誓:如果有人能给他一罐冰可乐,他愿意与全世界为敌! 小顺子拿着个蒲扇给贺赫赫扇风,又说:“这天也真热啊,好像比上年还热了许多。” 贺赫赫把头凑近那摇动的蒲扇,说:“救命啊!你说皇上是怎么过夏天的?难道是叫御林军全体围着皇上扇风吗?” 小顺子笑道:“二少爷不要开玩笑了。难道二少爷不知道流霰山有冰玉可采?” “冰玉是什么东西?”贺赫赫对于这个次元的土产太不懂了,只觉得听着很像游戏装备。 “对喔,二少爷还没记起事儿来,原是连这个都忘了。”小顺子便娓娓道来,“那冰玉是流霰山特有的矿产,好不容易才能采取精炼而成,天然散发着凉气,只须一斤放在室内,就可让室内十分冰凉。皇上宫里都放着呢!” “那大皇子宫里有没有啊?”贺赫赫追问。 “就只有书房里才有。” “怎么这么少啊?他不是皇子吗!”贺赫赫一边擦汗一边问。 小顺子迟疑了好久,才说:“二少爷您不记得了。之前皇上分冰玉给诸位皇子、妃子以及大臣的时候,二少爷以您的聪明才智指导二皇子,把大皇子的那份分薄了,分了许多到二皇子的宫里去。” “居然有这样的事?”怪不得大皇子这么讨厌沙明因呀!要是大热天的谁跟我抢冰淇淋我也跟他急呀!这仇恐怕是结大了,居然还让我这个无辜的受热。☆、第 31 章 贺赫赫又想了想,说:“原来我以前多次得罪过大皇子,大皇子此番还能不计前嫌,也算是不错了。” 小顺子却说:“听说是大少爷暗中跟大皇子走动频繁了,才换得二少爷在宫中的安宁的。” 贺赫赫听了这个就觉得愧疚:想大哥是个多么高岭之花的人物啊,为了我这个不成材的二弟居然跟别人服软示好!原来都是我的错! 他自己又雷文狗血剧情上脑,居然在脑补平素清冷的大哥嘤嘤嘤地对大皇子服软,大皇子却邪魅一笑,说:“哼!想要保存你弟弟的狗命?那得看你有多少诚意!”然后他脑中的沙玉因就脸红耳赤地说:“好吧,俺都从了殿下。”大皇子便哈哈哈大笑,一把搂住沙玉因那不盈一握的细腰…… “好雷!”贺赫赫不禁冲口而出地叫道,脑中都是在幻想沙玉因眉目含情的模样。 “二少爷!”小顺子大骇道,“二少爷您流鼻血了!” “怎么了?” ——又是那熟悉的清越声音。 小顺子一回头,便忙跪下行礼:“参见沙大谏!” “‘大件’?谁的名字叫‘沙大件’这么霸气?”贺赫赫不知大哥封了官,平常狗血雷文又很少提及“大谏”这种古老的官职,竟觉得很疑惑,一转头却见到沙明因穿着一身墨绿色的窄身朝服,衣服上绣着湖绿色暗花,看着倒是很端庄大气,但也不庸俗,颈上挂着一串老琉璃蓝珠子,头上罩着薄如蝉翼的乌纱冠,看着仍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那身朝服也不显得他似个官,还是像个英俊得不修道恐怕会让人多怀孕的修道人。 贺赫赫见了沙玉因如此,便问:“你……哥哥你当官了?” “不过是个虚衔,朝中的事你也不用理会,安心在这儿过日子便是了。”沙玉因又微笑,握着贺赫赫的手。 沙玉因本人就是一块天然大冰玉了,那手心都是凉的,热到快要蒸发的贺赫赫如获至宝,忙回握着沙玉因的手,又说:“大哥,我可想念你了!” 沙玉因牵着贺赫赫的手,带他到凉亭中去坐着,又说:“我之前在灵塔修行,连家人也少见。不过现在当了谏官,倒是可以频繁出入禁宫多些。” 贺赫赫听了就高兴:“那可真好!”说着,贺赫赫又凑近了些,鼻尖间萦绕着沙玉因身上的冷香,再凑近些,便觉得沙玉因的身体似冰柜般的凉爽。他忖着自己现在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又是沙玉因的亲弟弟,亲近些也无妨。于是他便一把抱住沙玉因,果然跟抱了冰块似的,乐得紧啊,嘴上却说:“大哥,我太想你了!你以后一定要多来看我!” “瞧你,没个正经。”沙玉因虽是这么说,却没把贺赫赫推开,反而是将他搂住了。☆、第 32 章 沙玉因看着贺赫赫,想了好一阵子才说:“皇子们要斗争,自然会有很多牵扯。你如今做了皇子伴读,自然是无法置身事外的。更何况你是沙家的子孙,是易孕之身。在以前,也有一些不知廉耻的皇子为了争斗,奸`Yin沙家子,求得生下皇孙,威逼沙家公子说是两情相悦。大青注重子嗣,自然会让有皇孙的皇子得到厚待。至于皇孙怎么来的,一般来说,是不会太在意的。” 真是人间惨剧!贺赫赫光听着都觉得菊花疼。贺赫赫又想起大皇子那个帝皇级别的大青瓜,如果被他强X的话……那他该变成一个肛裂的壮士了。 贺赫赫越想越觉得沙玉因之所以入朝为官,完全是为了加重沙家在朝中的分量,好让宫中的人对贺赫赫这位沙家二少爷有所忌惮。贺赫赫又想起小顺子说“大少爷和大皇子多有走动”,便想莫不是沙玉因为了保存贺赫赫而投了大皇子党?也对了,沙玉因虽然当了官,但哪有这么容易到宫里来?他在大皇子宫中行走这么自如,下人见了他也都认得,想来大哥必不是第一次到大皇子宫中走动了。看来在贺赫赫入宫之前,沙玉因早已在大皇子宫中打好关系了。 贺赫赫越想越是心烦,即使告别了沙玉因,晚上躺床上的时候也是非常烦闷,久久不能入寐。他始终是无法接受心高气傲的大哥为大皇子所用的事实,若是因为他才致使目下无尘的大哥讨好大皇子的话,他更觉得揪心难过。因他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又迷迷茫茫的,竟然看到小窗半开,漏出溶溶月色和喁喁人声。人声中似有熟悉的声音,贺赫赫心中迷茫,强挣着起床,把那小轩窗一推,却见窗外半月斜斜映在疏林中,月色洒在那冰雪似也的肌肤上的。贺赫赫睁眼一看,竟是大哥衣裳半褪,露出香肩玉`腿,双唇微启,恰似新采樱桃,大皇子如同禽兽一样伏趴在他的身上,裤子半褪至膝盖处,露出屁股,又黑又圆,恰似出炉卤蛋。 贺赫赫心火一起,从窗内跳出,一脚蹬往大皇子的屁股上,叫道:“滚开!让专业的来!”说着,便要把裤子脱下,提枪上阵。 就在此时,贺赫赫突然就惊醒了——方才竟是一场荒唐的梦。 “太荒唐了,我怎么会梦到这些呀!”贺赫赫心中暗道,又拿汗巾来擦汗,却发现腰上系着的汗巾湿嗒嗒的一片。他把手往自己的要害处一摸,那里是湿湿凉凉、黏黏腻腻的……“我……”贺赫赫脸上青转红红转青,色彩变幻犹如绿灯转眼变成红灯,“天啊,我从没有一刻是这么希望自己尿床了……我一定是尿床了……一定是……” 贺赫赫正打算将汗巾裤子等物拿去毁尸灭迹,却突然看到小窗半开,漏出溶溶月色和喁喁人声。人声中似有熟悉的声音,贺赫赫心中迷茫,强挣着起床,把那小轩窗一推,却见窗外半月斜斜映在疏林中,月色洒在那冰雪似也的肌肤上的。 “卧槽……”贺赫赫捂住嘴巴,看着窗外的□景色。 竟是三弟衣裳半褪,露出香肩玉`腿,双唇微启,恰似新采樱桃,大皇子如同禽兽一样伏趴在他的身上,裤子半褪至膝盖处,露出屁股,又黑又圆,恰似出炉卤蛋。 贺赫赫连忙摔回床上躺好,紧闭着眼睛告诉自己——这是梦!这一定也是梦!所谓梦中梦!看过《盗梦空间》没有?就是这个事儿!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嗯……” 窗外连绵不绝如同黄河河水一般的嘤嘤嘤声声入耳,贺赫赫实在没法子催眠自己,如果这都是梦,那么贺赫赫的大脑也太□了些。但贺赫赫也不想听着三弟那如魔似幻风中凌乱的叫`床声入眠,恐怕他今晚会因此噩梦不止、尿床不休。于是他只能学着电视剧的人那样清清嗓子:“咳咳咳……” 结果,他那微弱的“咳咳咳”完全被三弟那男高音一般的“嘤嘤嘤”盖了过去。 “卧槽,这么高亢嘹亮你干嘛不去演歌剧呀!”贺赫赫心中默默暗骂。 于是他只能在丹田提了一口气,高声唱道:“给我一个眼神,热`辣滚烫!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然而,濒临高`潮的三弟战斗力实在不容小觑,那绵绵不断的嘤嘤嘤之声响彻云霄,引得树林穿风,百鸟惊起,一声声,一句句,犹如phantom of the opera的christine,在舞台上大放异彩,声线似也能发光,好像歌剧院上那熠熠生辉的水晶吊灯一般,贺赫赫自认为浑厚的歌声只能算得上是被淹没了的背景音。 他们终于惊动了侍卫——“有鬼啊!”“有刺客!”“护驾!”☆、第 33 章 贺赫赫连忙关上窗户,大被蒙头装死人。外头闹得沸沸扬扬的,大皇子饶是在沉浸色`欲也该醒了。而且他们刚刚是快高`潮才那么不知天地日月乾坤,等射了一发,就都清醒了。 由于贺赫赫坚持“绝对装死原则”,所以这一晚虽然都打打闹闹沸沸扬扬,却始终没牵涉到他什么事。也幸好第二天是休息日,不用去上书房读书。他想大皇子之所以和沙青因毫无顾忌的啪啪啪,也是抱着和现代人friday night一样的心态。小顺子服侍他起来,又问道:“二少爷,您可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贺赫赫便睁眼说瞎话:“有事吗?我昨晚睡得可好了!” 小顺子惊讶地说:“昨晚那么大动静,您都能睡得好好的?” “对啊,我出了名是睡觉一睡死的,你忘了吗?” “好像也是……不过那不是在很久之前的事吗?自从您从灵塔出来之后,就没那么爱睡了。” 事实上是贺赫赫孩子掉了之后就没那么嗜睡了。只是孩子这事,只有贺赫赫和大哥知道。 “得了。”贺赫赫转头问小顺子,“到底什么事?说吧。” 小顺子便说道:“二少爷您有所不知啊,昨晚的动静可大了!几乎整个宫中都能听到三少爷的惨叫呢!” “惨叫?”贺赫赫很想修正:那是“□”啊没文化! 小顺子点点头:“是啊!昨天皇上请了许多臣子及其家属进宫,其中也包括了三少爷。末了,三少爷说想要探望您,便打算在大皇子宫中过夜,皇上准奏了。” “他想找我?”贺赫赫心想:这分明是说大话啊!他哪里是想找我?他是想要找大黄瓜吧? “是啊,三少爷可真是有心,说是要给您问安呢。” ——是啊,真是有心,在我的窗外张开大腿带着小弟弟摇头晃脑地捎上两黑卤蛋来给我问安呢…… 贺赫赫故作疑惑地说:“可我昨天都没见着他呀!” “唉……”小顺子叹气道,“因为三少爷遇袭了!” “遇袭!”贺赫赫演技浮夸地打翻了杯子——因为电视剧里教会他,惊慌必须随便砸掉手上一件东西。 “二少爷!”小顺子被贺赫赫浮夸的演技所折服了,“二少爷无须太过惊慌失措,那个歹人已经被捉着了。” 贺赫赫料得那定是大皇子找的替死鬼,但也必须装出一副好奇的模样:“谁?是谁?谁那么大胆!我一刀阉了他!” 小顺子便道:“这口气大皇子也给您出了,他一刀砍断了歹人的一条腿。” “这么狠……狠狠狠很很好。”贺赫赫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话,赶忙改了口,清清嗓子,又说,“是谁?” 小顺子答道:“竟然是新科状元郎施牧!这个衣冠禽兽居然垂涎三少爷的美色,趁着夜色昏暗、四下无人,对他欲行不轨,幸好大皇子及时出现,将施牧这个禽兽制服了!” “禽兽,果然禽兽。”贺赫赫叹了一口气,说,“那么施牧现下何处?” “施牧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现在还没醒。”小顺子十分不屑地说,“哼,我看他不死也废了。” 贺赫赫心中却感到有些寒气:这大皇子果然是心狠手辣!然而为什么偏偏挑中施牧来杀?莫不是三弟的主意吧?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施牧那时刚好路过,好死不死撞在枪口上。大皇子为了保存自己的声誉,就打算将施牧杀了。然而,三弟看着这个情形,会是什么想法呢?毕竟三弟年幼,施牧就算是负心,但也好歹和三弟有过一段情,向来三弟年幼心软白莲花,必然不会好过的…… 这么想着,贺赫赫便问道:“三弟现下何处?” 小顺子答道:“三少爷已经被送返家中了。可是他在家中一直梦魇不断,嚷着要来见您。沙大学士和大皇子都在今天早朝向皇上请旨,恩准三少爷入宫和您同住,皇上也恩准了。” 贺赫赫看了看时刻钟,又看了看小顺子,说:“早朝的事你这么快就知道?” 小顺子抿嘴一笑,道:“我之所以叫小顺子,并非因为我名字有个‘顺’字,乃是因为我消息灵通,有‘顺风耳’之称。” “诶,那为什么不叫‘小疯子’或者是‘小耳子’?”贺赫赫问道。 小顺子愣了愣,想了很久,才说:“应该是因为不好听吧。” “我觉得‘小顺子’才俗。”贺赫赫答道,“小疯子挺好的,你是风儿我是沙嘛!” “什么意思?”小顺子愣了愣。 贺赫赫想了想:我是沙,可她也不是风儿呀,这不BG了嘛!BG是断子绝孙的,不能想!不能想!☆、第 34 章 正在思忖着,外头就有个宫人进来,说道:“沙青因来了。” 贺赫赫听了,便说:“快请他进来呀!”他刚刚听小顺子说沙青因梦魇不断,倒是很关心。他想沙青因是个心软的白莲花,见了大皇子手起刀落,必然是很害怕的。况且被害人还是沙青因昔日的心上人呢!如何能教沙青因不难受? 沙青因便被扶了进来,脸上泪痕尤未干的,甚是楚楚可怜。小顺子忙要去搬椅子,贺赫赫却说:“不要搬了,这里没那么多规矩!三弟到我床上来坐就好了。” 沙青因便嘤嘤嘤地坐在了贺赫赫的床上,自是啼哭不住,双眼红得跟小白兔似的。贺赫赫便记起之前沙青因那单纯烂漫的样子,十分感慨。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认识成|人的沙青因,是很厌恶他哭哭啼啼的。但现在,经过这么久的相处,贺赫赫也当了沙青因是亲弟弟看待,见他这样,是十分痛心的。 贺赫赫将婢子们都屏退了,就是小顺子,也是上茶之后就退下,不曾留一个外人在房内。贺赫赫便牵着沙青因的手,说道:“你别把这儿当宫里,这儿就你我两兄弟。有什么委屈,你跟哥哥说。” 沙青因大概是哭得有点累了,便只是抽抽嗒嗒的,没什么眼泪,就说:“我是委屈!其实跟外人说我并无被伤,那是为了保存家声。事实上……我……我已被……” 贺赫赫愣了愣,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青因便哭道:“那施牧见了我,贼心不死,竟对我强来!大皇子虽然来到,但却也晚了。” 贺赫赫心凉了半截,握着沙青因的手也不觉松开:“你说……你说施牧欺侮了你?” “是!”沙青因哭着说,“可现在他昏了,皇上的意思是这就当小惩大诫!如何使得?我是真的被欺侮了啊!” 贺赫赫心凉得紧,看着沙青因这张稚气未脱的脸,声音不觉有些发颤:“那你想如何?” 沙青因便说:“我素知您跟大哥比较亲近,若是你和大哥开口的话,这个举手之劳他一定会帮!” 昨晚贺赫赫看得分明,沙青因根本是在和大皇子苟合。但这种苟合是违反宫规的。想来是施牧撞破了沙青因和大皇子的□,被大皇子追砍。但也因为他们的叫声引来了侍卫们,所以才没杀得成。现在施牧在太医院那里养着,倒是很难下手。沙青因也害怕施牧醒来会供出实情,索性要杀了他。 “你要我跟大哥说这个?”贺赫赫盯着沙青因,说,“你是想要施牧……死?” 沙青因颔首,道:“其实这并不难办!难是难在若大庭广众的杀了他,便说明我的身子已经被污了。所以大哥为保家声,才没有发话。但现在大哥是巫医之首,要在太医院动点手脚,也是容易得紧的。皇上也不会追究!” 贺赫赫差点没气得跳起来:你自己做了这种事,还想大哥帮你杀人? 沙青因见贺赫赫不答话,便加紧缠功,哭哭啼啼地说:“二哥不是最疼三弟的吗?” 听着沙青因那嘤嘤嘤的哭声,贺赫赫很想糊他一面狗屎,但碍着大皇子的情面,却是忍了下来。沙青因这么小,应当是没那么多心计的,估计是大皇子知道大哥看重贺赫赫,才煽动沙青因演这么一出。所以什么梦魇不断呀、哭喊着要见二哥,都是为了杀死施牧。 贺赫赫便道:“朝中之事,我都不懂的。不过我想大哥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 沙青因却哭道:“二哥这不是不管我了吗?” ——我管尼玛!好端端的在我窗外□叫那么大声我都还没跟你算账呢!现在又来赖我!赖我就算了我都忍了!可你还想拖大哥下水我是真的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二哥不是不管。”贺赫赫叹了口气,说,“等大哥什么时候来看望我了,我就跟他说说。” 沙青因立马破啼为笑语:“谢谢二哥!” 贺赫赫说道:“你闹腾了一晚上,估计也没睡好,你先去躺一躺。” 沙青因便撒娇说:“可我没二哥陪着,怎么睡得着呢?” ——尼玛我是安眠药呀? “嗯,说起来,你来这儿也当跟屋主打声招呼才是。”贺赫赫喝了口茶,又说,“要不你先去跟大皇子见个面,叫他给你安排一个好的房间。说不定就睡得着了。” 沙青因正愁找不到由头去见大皇子呢,贺赫赫的建议实在是正中下怀,他便笑着说:“好,我现在去找大皇子。” 贺赫赫送了沙青因离去。他心想:这沙青因以后是不能再惹了,既不能得罪,也不要太过深交。 想着这个,贺赫赫又满怀感慨:当初相见的壮士娘娘,虽然很暴躁,但为人真诚,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就算是对着皇帝,也敢表达自己的厌恶。而且为人单纯,容易被感动,相信世界上有纯粹的爱情。虽说是朵白莲花,碍眼得很,但却不会咬人。现在他来改变历史,让沙青因与施牧分开,却害得沙青因变成这般性情,又害的施牧无端受伤…… 如果是按照原来的历史来,施牧就应当一早发现本来拿来解闷的小情人就是沙家公子。那么以施牧的滑头和沙青因的单纯,应当是可以凑成一对的。而沙青因也应当一直被照顾的很好,享受到贵公子应有的待遇。而不是在外卖醉□,最后还搭上大皇子□宫闱,现在竟还指望拖自己兄弟下水帮忙杀人,真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 贺赫赫也想到:此刻沙青因心急火燎地去找大皇子:一来是要跟大皇子报喜,说贺赫赫已答应帮口;二来是要跟大皇子啪啪啪啪去了。 怎知,贺赫赫错了。☆、第 35 章 他喝了三两口茶,小顺子就突然冲了进来,口中大叫着“不好了不好了”,又来扯着贺赫赫往外走。贺赫赫心想自己早饭还没吃呢,便说:“怎么了?” 小顺子满面焦急:“不好了!三少爷要上吊呀!” ——卧槽,一哭二闹三上吊! 贺赫赫心想:我还是想先吃完早饭。 “那他上吊了没有啊?”贺赫赫问道。 “吊完了……”小顺子说,“就是在吊的时候被发现,给救了下来,现在十分虚弱的样子,口里还喊着二少爷呢!” ——这不没死嘛。 贺赫赫便说:“他刚上吊完,一定是很累的,让他躺一躺。我去了反而教他激动。等他冷静下来了,我再去见他不迟。” 小顺子便说:“二少爷说得有理,是奴婢太着急了。那么依二少爷之见,什么时候见他为宜呢?” “就等我吃完早饭去见他差不多了。”贺赫赫坐下开始吃饭。 小顺子伺候过贺赫赫吃饭后,就送贺赫赫去见沙青因。沙青因见了贺赫赫又开始嘤嘤嘤,贺赫赫真是被轰炸到快昏倒了,双耳都快出现幻听了。 “你别哭、你别哭!”贺赫赫喊道,“我不能理解你‘嘤嘤嘤’是什么意思呀!你说句汉语可以吗?” 沙青因便抽抽嗒嗒地说:“我……我只是越想越难过……若任着此等贼人逍遥法外,我不如死了算了!” 贺赫赫坐下,跟他说:“你死有什么用?你死了他就能死掉吗?” 沙青因便说:“我知道不能!可我心里堵得慌呀!以前在书院的时候,他对我虚情假意的,欺骗我的真心。好不容易我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他却依然不肯放过我。还那样子欺侮我……嘤嘤嘤……” 贺赫赫知道沙青因闹那么多,就是要贺赫赫表个态而已。贺赫赫只能把双眼一瞪,吼道:“那个贼人!如此狼心狗肺!见你如此憔悴支离,我实在是心如刀割!若是让我见着这个贼人,必然要割了他一双蛋蛋,剁了他一条**,让他以后再不能欺侮他人!” 沙青因听见贺赫赫这么说,就放心了:“二哥您一定要劝劝大哥!让他答应铲除这个贼人!” 贺赫赫便道:“我一定会劝服大哥的!”才怪。 贺赫赫拍硬心口地承诺了沙青因,又露出对施牧这个阶级敌人同仇敌忾愤怒得恨不得啖其血肉的情怀,沙青因才方作罢。贺赫赫心想沙青因如此纠缠不休,大多是收了大皇子的挑唆。然而,大皇子毕竟也算是个在宫中有势力的,为何不自己动手铲除了施牧呢? 大概是大皇子有意让贺赫赫办成此事,因此第二天下了早朝,大皇子就走到沙玉因身边,笑着问道:“沙大谏,请问你可有兴趣到我宫中做客?也好看看你两位弟弟?” 沙玉因意思意思地说:“这可怎好?” 大皇子便道:“此刻您有两位弟弟都在我府中,且令幼弟也遭逢袭击,若大谏大人心中担忧,也是人之常情。” 沙玉因便拱袖说道:“那便叨扰大皇子了。” 大皇子与沙玉因到了宫中,大皇子便说道:“大谏大人可要先见见三少爷?” 沙玉因却说:“他年幼任性,最近又遭逢这样的变故,估计这会儿还没起床。我还是先去看明因吧。” 大皇子便道:“大谏果然体贴入微,十足的长兄风度,教我这个皇家长兄也十分汗颜。” 沙玉因冷笑道:“我怎敢与皇家长兄相提并论?” 大皇子却摇头道:“我的亲弟弟都不与我亲近,想来都是我素日失于友爱,不似沙大谏,一直关爱幼弟,兄友弟恭。” 沙玉因知道大皇子不是兄友弟恭的人,也不会因为没了兄弟情而惋惜,他今日这番话说得很蹊跷。但沙玉因也没闲情逸致胡乱猜度,姑且说:“我还是先去看看明因吧。” 贺赫赫每天和大皇子读完书就会回去睡觉,今天也不例外。因为他也没什么学业压力,又不用高考,就算考得好也不会有皇帝做,倒不如显得蠢钝些,来映衬大皇子天资聪颖。小顺子在门外守着,看到沙玉因来了,连忙说道:“大公子您又来啦?” 沙玉因冷淡地点点头。 “二少爷在里面睡着呢。” “我猜也是。”沙玉因并不意外,只是轻声说,“你忙去吧。” 小顺子便十分知情识趣地退下。沙玉因缓缓推门入,打起帐帘,便看到贺赫赫躺在床上,呼吸均匀,显然是睡得很熟。这些天十分炎热,也唯有上午和晚间比较清凉好睡。贺赫赫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午睡,也因为天气炎热和没空调而被扼杀了。因此,贺赫赫分外珍惜夏眠的每分每秒,寻着凉爽点了就要爬上蒲席上睡,抓紧不放松。 沙玉因便在床边坐下,静静看着贺赫赫的睡颜。贺赫赫的睡颜并不美丽,也不英俊,甚至说有点不雅。因为天气太炎热的缘故,贺赫赫在裸睡。所以他才让小顺子在外面守着,以免什么人冲进来了,他一个大男人被看了不要紧,他只是怕对方看了长针眼。果真是医者父母心,他这份悲天悯人的情怀令小顺子十分感动。☆、第 36 章 贺赫赫少年的线条十分柔软,皮肤光滑,却因为没怎么运动而显得有些病态的白`皙清瘦。沙玉因将手指碰了碰贺赫赫的□,似觉很好玩般的,又揉了揉,那□分明硬了,似一颗红豆般的。沙玉因还是一脸正直严肃端庄贞烈的,那细白的手却在贺赫赫赤`裸的身体上摸来摸去。 贺赫赫在睡梦中十分闷热,却突然感到有冰凉的东西在身体上划来划去,倒不觉厌烦,反而很喜欢,便下意识地一把将沙玉因扯进怀内,感觉满怀都是冰凉,实在舒服至极,索性就抱着个冰块继续睡。沙玉因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就和贺赫赫抱成一团躺在床上了。倒是贺赫赫再在沙玉因怀内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睡死过去,沙玉因才反应过来,倒是有些哭笑不得。 待到日中,贺赫赫便醒来了,睁开眼睛,却觉得鼻头冷香缭绕。他的脑袋稍稍往后挪了些,便看到沙玉因的睡颜。沙玉因的睡颜自然不是和贺赫赫一个层次的……怎么说呢?如果沙玉因没穿衣服而且背上长珍珠鸡翅膀的话,就真称得上是“熟睡的天使”了。真正的美人是经得起高清大特写的,贺赫赫离这么近看他,竟然也看不出他面部有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