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6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6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6部分落成灰的,好像不是很吉利啊!” 探花立即九十度仰望天空了。 皇上说:“不过对诗好像又有些沉闷了,不如对对子吧?” “好啊!对对子好啊!”“对啊!成双成对好意头!”“皇上英明!”…… 此时沙大学士便出对:“对子又字数多至少出。第一题字数最少,最后一题字数最多。” 贺赫赫此刻也只能仰望天空了,因为对对子真的不怎么能出术。 沙大学士便道:“金童。” 探花、榜眼和贺赫赫同时对:“玉女!” “金童玉女。” 探花答:“才子佳人!” 榜眼答:“英雄尤物。” 贺赫赫无法可行,只能硬着头皮答:“奸夫□!” 沙大学士又说:“三位对得也算可行,再来就是五个字的对,之后便是七个字的对,然后就是九字对,对对加长,直至有人无法对下去为止……” 贺赫赫听了就满头冒汗,忙说:“我想去厕……去更衣。” 皇上便说:“也是,喝了这么多酒,应该是要去的了。小蚊子,带沙二少去更衣吧。” 贺赫赫不认识这叫小蚊子的太监是谁,但他记得,每次说“皇上英明”的就是这个太监。这么没技术含量的马屁居然也能达到大内总管的职位,实在是令人费解!贺赫赫到了茅厕蹲了蹲,敛定心神,做了一套广播体操,推门出来的时候,却见探花和榜眼在。出于礼貌,贺赫赫便说:“两位也来上厕所啊?” 探花和榜眼却对他不屑一顾,那探花只冷笑道:“名门子弟不外如是。”榜眼又笑着答:“书香世家也就尔尔。” 贺赫赫当年那么多痛恨直接出国读书不用高考天天在课室打PSP的有钱人,所以也很理解两位的心情,便打算洗洗手就回去。怎知探花继续攻击他:“寒窗苦读,不如生在富贵门楣。” 贺赫赫想想,觉得其实挺有道理,也觉得自己坐在这里,有些不公道,便打算摸摸鼻子走了算。 然而榜眼又要去对探花的对子:“暖阁甜思,何妨死于皇家睡床。” 贺赫赫这才发现,榜眼居然攻击自己和皇子有□! 贺赫赫已有些不悦了,因那又勾起他无端有孕和流产之思。探花却又指着他说:“一门妖媚,原是代代熟人有鸾桃。” 卧槽!这已经将沙家一门祖宗都骂了,只是说沙家只懂得跟皇家生孩子来维持地位! 贺赫赫对沙家和沙玉因等人已很有归属感,听了就怒道:“两张臭嘴,绝对年年生子没菊花!” 探花闻言吐血! 榜眼怒指贺赫赫,便说道:“大庸才下流,猪脑连着一张狗嘴。” 贺赫赫答道:“小榜眼低能,□生出两个gui头。” 榜眼也是喷出一口老血。 贺赫赫这才发现,自己原来真的很有文采!☆、第 23 章 贺赫赫又想,原来沙明因做人不低调到一个境界了。在媒体这么不发达的古代,居然连外省人都知道他和二皇子有染。真是……他以后一定要和二皇子划清界限,免得日后麻烦大。 宴会结束后,皇帝却私下召见贺赫赫。贺赫赫十分紧张,对沙玉因说:“皇上召见我不会有事吧?” 沙玉因很镇定地说:“不会。” 贺赫赫却仍是很紧张:“他会不会仰慕我的文采、垂涎我的美色啊?” 沙玉因愣了愣,说:“他对容貌是很有要求的。” “那我就放心了。”贺赫赫摸摸自己那张炮灰脸,心想:在这个强权至上的搞基次元,长得漂亮不如长得安全! 于是乎,贺赫赫就坐上了轿子,被抬到了皇宫中不知某个地方去了。下轿的时候,眼前是红红绿绿的帷帐,掀开帷帐,便见到一群好汉在跳甩□舞,吓了贺赫赫好一大跳。 皇上很高兴地在看,又抚须道:“这个舞应该在刚刚的宴会上表演的,普天同庆嘛!” 站左边的太监便道:“皇上英明!” 站右边的太监说:“皇上自重!” 贺赫赫忙道:“拜见皇上!” 皇上笑道:“来了啊,快来坐坐。” 贺赫赫推辞了一番,就跳了在一个不容易看到舞者甩□的位置坐下,看这种舞蹈,作为直男,他就是不尴尬也会很自卑的。 皇上笑道:“沙公子何必这么害羞呢?这些舞者个个都经过精挑细选,每条大雕都经过一番锻炼,每天都练习,才能有这样壮观的成效。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 贺赫赫只能说道:“皇上英明!”但其实他是很想说“皇上自重”的。 皇上又笑道:“对了,你要是看到有什么喜欢的,尽管跟朕开口,朕让你带回去!” 贺赫赫忙推辞道:“皇上太客气了!实在是没这个必要!”开玩笑,我带只御赐大雕回去干什么?甩吗?摆吗?耍吗?遛吗? 皇上却道:“爱卿完全不需要跟朕客气的!朕很赏识你的才华,也很想给你什么礼物。” “给礼物吗?也不用这么慷慨的,随便给小人一些金银财宝就好了!”贺赫赫便答。 皇上又笑道:“金银财宝这些,不是俗了吗?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而且又那么有文采,朕认为应该送你点什么特别一点的。” 就在此时,伴奏的鼓点突然加强加急加快,恐怕舞蹈的高`潮要来了。皇上目光也从贺赫赫身上抽走,双眼发光地盯着一众舞者。贺赫赫也不免有些好奇,一回头,果然是高`潮来了!在最后一声鼓点落下时,那十二名甩□壮士一齐射了出来,成一道抛物线,浊白闪光的【哔——】液射到了每个壮士身前摆着的银瓶里头。真是好准头!他们可以用□来投篮了! 贺赫赫此刻真是目瞪口呆。 皇上笑道:“哈哈哈!实在是太棒了!爱卿,你说厉害不厉害!” 贺赫赫忙道:“太厉害了!简直就是——万箭齐发啊!” “万箭齐发!”皇上哈哈笑道,“好!不愧是大学士之子,果然好文采!” 贺赫赫忙俯首道:“愧不敢当!” 皇上笑道:“这样吧,我便把这十二银瓶送给你,如何?” 贺赫赫苦逼着一张脸,说:“皇上……英明!” 皇上自重啊…… 皇上又说道:“那么沙二少认为,哪位皇子的资质最好呢?” 贺赫赫便答:“每位皇子的资质都非常之好,好到不得了,他们的文采学识个个都在草民之上。” 皇上却说:“那么你想做哪位皇子的伴读?” 贺赫赫便道:“三皇子与我年纪比较相近,又天真烂漫,活泼可爱,所以草民跪求成为三皇子的伴读。” 皇上抚须说道:“也是,之前也听说了你和三皇子在赐福礼期间有过接触,是那时交了好友?” 贺赫赫心里打了个突:他与三皇子私自游玩的事,明明是没告诉别人的啊?皇上居然知道! 皇上看了看贺赫赫的脸色,又很和蔼地说:“不用怕,年轻人嘛,是这样的,尤其是年幼的皇子,难免对民间有些好奇。不过,要是闹出什么意外来,那也不知谁负责才是。怎么说都好,每个皇子都是江山社稷的栋梁,如何出了什么事,朕也难对列祖列宗交代。以后可不要胡闹了。” 贺赫赫忙跪下叩头说道:“草民该死!” 皇上也是和和气气地说道:“其实你年纪也很小,才十三四岁?和三皇子也是差不多年纪,都爱胡闹,恐怕在一起顾着玩了。不如跟大皇子吧?大皇子内敛平和,对你修心养性也有帮助。毕竟沙家之中,大公子要当天巫,就数你将来最有可能接替你父亲的位置成为内阁大学士的,跟着大皇子,能早些接触要务,也算是一个锻炼罢。” 贺赫赫也不敢拒绝,只能叩头拜倒说:“谢皇上恩典!”☆、第 24 章 沙大学士难得在府上,正和大公子在喝茶聊天。沙玉因也就是例行地跟沙大学士交代一下府里的事务,只将施牧和沙青因那段事情略去不提。却见贺赫赫回来的时候,身后跟了四个大汉挑着一口大箱子。那箱子打开,里头放着十二个光彩夺目的银瓶。沙大学士觉得十分好奇,忙道:“这是什么家伙?” 贺赫赫答道:“回老爹的话,这是皇上见我文采风流,十分赏识,因此而御赐的。” 沙大学士笑道:“是啊,皇上特别钟爱文采好的学士,你看他这么宠信我就可以看出来了。” 贺赫赫和沙大学士对视一眼,只默默看着对方想道:这家伙真不要脸! 然而,二人还是笑呵呵的。沙大学士又指着那口箱子说:“那里头装的是什么啊?” 贺赫赫笑道:“老爹这么文采风流,一定能猜到吧?” 沙大学士抚须一想,道:“应当是御赐的陈年佳酿?” 贺赫赫想想那帮壮士大概是十八二十岁左右,便笑道:“是啊,起码十八年陈酿!” “那也很不错啊!皇上真的很赏识你!” 贺赫赫却说道:“唉,不过我又不是很喜欢喝酒的。这些就送给老爹吧!” 沙大学士却道:“这怎么行!这可是御赐的!” “你我是父子,哪有这么多计较!”贺赫赫大方地说,“而且这些能补肾的!” “哦,那管家过来,叫人给我抬回去!”沙大学士连忙命令管家道。 沙大学士乐呵呵地叫人将“补肾酒”抬了回去,然后又回房休息了。贺赫赫见沙大学士走了,才在炕头挨着沙玉因坐着,说:“大哥,我好累啊!” 沙玉因给他倒了杯茶,递到他手上,说:“怎么了?皇上也没有为难你吧?” 贺赫赫喝了一口茶,说:“皇上知道我私自带皇子出宫的事了!” 沙玉因却说:“就在天子脚下发生的事,闹这么大,只要是有几个眼线的都知道。” 贺赫赫咋舌道:“天啊!那你又说你能摆平?” “大家都知道,可大家都装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摆平了?”沙玉因眯着眼有些笑意地问道。 贺赫赫想了想,笑着说:“大哥好厉害!小弟佩服!佩服!” 沙玉因却说道:“那么你要到哪个皇子的宫里去?三皇子?” 一听到这个,贺赫赫就苦瓜干似的口面:“我都想啊!我提出了,可皇上就拿这件事来堵我!然后说我性子坐不定,叫我跟性情沉稳的大皇子在一块儿,好好学习什么的!” 沙玉因闻言脸色一变,说道:“那皇上是要借刀杀人。” 贺赫赫一听就咋舌:“什么意思?” 沙玉因却说:“你在失忆之前,一直和二皇子过从甚密,三番四次跟大皇子使绊子,早已有了过节。你若到大皇子宫里去,他怎么可能会给你好过?” 贺赫赫听了,简直是浑身发冷。因贺赫赫又想起来了,大皇子和二皇子仇口极深,因三皇子年幼,他们两个不当三皇子是一回事,只将对方当成劲敌往死里掐,结果三皇子隔岸观火最后渔翁得利。原先版本的历史中,沙明因的儿子就是因为大皇子陷害才死去的,而沙明因的双腿也是大皇子给弄断的。大皇子对敌手,是超级无敌狠的啊! 可沙明因现在已经得罪了大皇子了,而皇上既然明知他们有仇、明知大皇子眦睚必报,还将沙明因往大皇子身上推,显然是因为他私自带三皇子离宫之事触怒龙颜。但皇上为了保持“风度”,不去动他,只是借刀杀人,因此他也不用指望皇上能收回成命。可贺赫赫除了妇科知识和猜测狗血剧情之外别无所长,如何能度过这个难关? 他可不想再死啊! 贺赫赫思忖再三:啊!只有这个办法了! 只有、这个、办法、了!!!! 贺赫赫一转身,扑倒沙玉因怀里,说:“大哥救我啊!” 沙玉因愣了愣,说:“哦,好吧。”☆、第 25 章 沙玉因摸摸贺赫赫的头顶,说:“能,你先把茶喝了,大哥与你慢慢说。” 贺赫赫慢慢地啜着茶,心里想道:大哥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好了,彼此兄友弟恭,真是家庭和睦! 沙玉因所想到的法子也很简单,就是贺赫赫与二皇子彻底断绝关系。至于之前沙明因得罪过大皇子的,沙玉因说有办法帮贺赫赫弥补回来。所以说,贺赫赫现在只需要做的,就是大庭广众地与二皇子分手就是了。 可是贺赫赫也愁眉苦脸:这个分手我是没什么经验啊,更何况是大庭广众的分手呢? 贺赫赫正自愁苦之时,便步出了中庭,却见管家走了过来,跟贺赫赫行礼说道:“给二少爷请安。” 贺赫赫便说:“有事吗?” 管家满面愁容地说:“也只有二少爷您能劝劝三少爷。三少爷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了。” 贺赫赫愣了愣,说:“他没回家?这事儿大哥也不管吗?” “这些天大少爷都跟二少爷在灵塔,一直没有回来,老爷也在宫中忙着修编字典,所以一时家里也没个能做主的。”管家答道,“而且老爷跟大少爷都不如二少爷跟三少爷那么亲近又有话说,所以老身才先来跟二少爷说话。这事要传到大少爷耳里,恐怕要家法伺候!” 贺赫赫蓦地想起灵塔里大哥那顿鞭打,倒是有点发怵:“是啊,大哥他挺狠的。” 管家又说:“说起来,那天三少爷到外头去借酒浇愁,喝醉了还被人占了便宜呢!” 贺赫赫大吃一惊:“什么?被占便宜了?占得严不严重、深不深入?” 管家愁容满面地说:“依老夫纵横情场数十年的经验,怕是很严重、很深入。” “什么?”贺赫赫吓了一跳,“禽兽啊!我弟他才十二岁啊!那Yin贼是怎么下得了手的?” 管家答道:“现在人心不古,有些人的口味是特别无良的。” “那也是。”贺赫赫急急问道,“那么三弟他如何了?他怎么说?” “三少爷他只说了个‘爽’字,然后就每天都外宿,不再回家了。” “卧槽。”贺赫赫掩面:古代人真是开放啊! 管家却说:“二少爷,您可真得管管他。这事要落在大少爷耳里,三少爷一定会受罚的!您必须得劝劝三少爷呀!” 贺赫赫却是叹道:“你无法去阻止一个少年的刀客入江湖,正如你无法阻止一个□的少年入花丛。” 管家只是哭道:“少爷,我知道你有文化。” “知道就好。”贺赫赫点点头,说,“话虽如此,不过我还是尽尽人事,去劝劝他吧。” 商议定了,翌日,贺赫赫便坐着轿子到花街去。贺赫赫正要下轿,却见两个很熟口面的人走了过来。他们见了贺赫赫,也露出笑容,说道:“原来是沙二少!” 贺赫赫笑着答:“两位好英俊啊,不知道是……?” 那两人便答:“我们是大理寺的人,负责查案的,我叫狄青天,他叫包仁杰。” 贺赫赫愣了愣,说:“原来是狄大人跟包大人!如雷贯耳啊!一听名字就知道两位一定断案如神!佩服佩服!” “不敢当!不敢当!” 贺赫赫又说:“两位今天这么好兴致来妓院查案呀?” 狄青天答道:“不是,我们两个正好路过来吃个包而已。” “这么好兴致好妓院吃包子呀!”贺赫赫寒暄道。 那包仁杰却说:“对了,沙二少,其实我们也正想去找您了。” “干嘛?”贺赫赫问道。 狄青天答道:“宴会上探花与榜眼双双吐血的时候,沙二少也在现场吧?” “在呀,怎么了?”贺赫赫问道,“他们尿着尿着就吐血了,实在是人间悲剧!所以说,平常读书之余也要多多锻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包仁杰愣了愣,说:“果真是在小便途中吐血的?” 贺赫赫答道:“我也不清楚,毕竟我跟他们虽然在同一个茅厕,但却不是在同一个茅坑。” 狄青天却道:“原来如此。不过他们两个已经死了。” 贺赫赫一听,心中突然拨凉拨凉的:“死了!” 包仁杰却说道:“是的。我们发现他们可能中了‘狂花’之毒。” “狂花?” “没错!这种毒会让人暴躁易怒肝火盛。” “这不是上火的症状吗?就是吃炸鸡也会吧?” “呃……这么说的话,这个狂花就相当于十几斤的炸□……”包仁杰又说,“所以他们才那么容易急火攻心而吐血。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急火攻心吗?” “估计是因为尿频尿多尿不尽吧?”贺赫赫说道。 狄青天却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贺赫赫却说:“那我也不打扰两位大人上青楼吃包了。” 见两位走了,贺赫赫心情却十分复杂。居然有人对两位下毒吗?这“狂花”毒会让人易怒易肝火盛,然后一经挑拨就会肝火盛而肠断死!实在是很阴毒啊!但是谁对这两个人下毒呢?又为什么要下毒呢? 想来想去,嫌疑最大的——果然是贺赫赫本人啊……怪不得这两个青天大人要来问自己。☆、第 26 章 贺赫赫想了想,还是直接走进了这家京城最top的妓院。老鸨一见到贺赫赫,便笑道:“这位公子,你喜欢怎么样的小官啊?” “我不是为这个而来的!”贺赫赫正要解释。 “哦,那我们这儿也有马啊狗啊什么的!”老鸨答道。 ——古代人真是开放! “我来找人的。”贺赫赫清清嗓子,说,“我是沙明因,我找沙青因的。他在吗?” 老鸨便说:“不知道诶!你看我们这儿客人那么多,哪记得清呀?” 贺赫赫只能塞些钱给老鸨,说:“那这些钱给你买些补品补补脑……现在,你记得了吗?” 老鸨便道:“记得了!我这就叫人送您上去。” 贺赫赫跟那人上楼,将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听到了沙青因Yin`荡的嬉笑声。一股身为兄长的怒意从胸口迸发,贺赫赫一脚将那门踹开,叫道:“三弟,你给我出来!” 沙青因一听,抖了抖就射了,说:“‘出来’了。” 贺赫赫拨开帷帐,却吓了一跳——原来大皇子衣冠楚楚只松开裤头地插着沙青因的屁股! 贺赫赫一抖,纳头便拜,道:“参见殿下!殿下万福金安!小人告退!”他真是怎么都想不到原来沙青因的姘头是大皇子!他更想不到,大皇子这么好身份的人,居然和沙青因这个身份也不坏的人在妓院里偷情。 沙青因一听,竟将大皇子推开,说道:“你是‘殿下’?哦!你是大皇子?” 大皇子的【敏感词】还是笔直笔直的,显然是还没插够,却被沙青因一把推开了,不上不下,十分难受。贺赫赫尴尬地别开视线,转过头就走。大皇子却说:“我是大皇子,难道就不能和你一起吗?” 沙青因却说:“你不懂的!你可是高贵的皇子,你是当今皇上的长子,你是国家的栋梁,你是皇族里的精英……” “慢着,”大皇子情深款款地说,“你可否让我多插一会儿再称赞我?” 沙青因见大皇子那儿竖着还真可怜,就趴在床上、撅起屁股说:“就一会儿。” 于是大皇子忙□去,怕沙青因突然又闹别扭,便将他的腰用力握住,才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贺赫赫站在外头,听着他们“啪啪啪啪”“啊啊啊啊”的声音,实在是十分的尴尬,忙将门打开要走,怎知一打开门,就看到二皇子迎面而来。贺赫赫条件反射地将门关上,又冲进房来。 大皇子一边插着沙青因,一边不悦地说:“你又回来干什么?” 贺赫赫想自己这下真是彻底开罪大皇子了,但他转念又想:还是先把沙明因之前和他的帐平了先。于是贺赫赫说道:“我看到二皇子在外面!我……我跟他分手了,可他最近老缠着我,唉,连上个妓院都碰得见面,真是冤孽。” 大皇子却眯着眼睛说:“你和他分手?本来不是好好的吗?” 贺赫赫却说:“是啊,感情这种东西很难捉摸的。不想在一起就不想了。我现在想想,像他这种男人实在没什么好的,幽会的时候还要拜见殿下,做皇子什么的架子又大。不如找根黄瓜还能随时随地用。” 突然听到外头有人敲门,贺赫赫便将帐子一层一层地放下,好挡住室内春光,才去开门。怎知一打开门,就见到是二皇子。贺赫赫忙将门关上,二皇子却硬是闯了进来,说道:“明因,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了?” 贺赫赫知道大皇子在里头听着,自然态度冷硬:“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们已经没有爱情了!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找包大人和狄大人告你非礼!” 二皇子却说:“你怎么突然如此无情呢?自从你堕马之后,就一切都变了!” “是啊,我清醒过来了。”贺赫赫忙搬出电视剧必备分手句子,“我们两个不适合。我们的缘分就是这么多的。” 二皇子却说道:“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此话一出,不仅是贺赫赫,连里头趴着的沙青因也是菊花一紧,夹得大皇子一下不留神就射了。 贺赫赫连忙说:“什么孩子?我骗你的!” “什么?骗我的?”二皇子讶然说道。 “当然,我要有了孩子,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没见肚啊!你瞧都多少个月了?我要说便秘不拉屎三个月,肚子都凸起来了。你看我现在小腹多么的平坦,腰身多么的纤细,怎么可能有孩子呀?”贺赫赫信口胡诌,为了让大皇子舒心,他还不忘数落二皇子,“我为什么不爱你?就是因为你蠢啊!我之前跟你上床,也是当扶助一下弱智!我这是日行一善,意思就是:我给你日,是当行善!你懂不懂?” “我……”二皇子简直眼睛都红了,十分可怜,“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贺赫赫指着门口说,“门在那边,好走不送!你再蠢也读过书吧,知道‘羞’字怎么写吧?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吧?”☆、第 27 章 “我怎么会?”贺赫赫指着门口说,“门在那边,好走不送!你再蠢也读过书吧,知道‘羞’字怎么写吧?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吧?” 二皇子突然就怒了,指着贺赫赫说:“沙明因,你给我记着!” 贺赫赫也被怒视得有些发怵,但还是说:“我还怕你了!” 二皇子拂袖而去。贺赫赫这才松一口气。里头有些窸窣响动,原是沙青因披起了衣服和大皇子一起出来了。沙青因见了贺赫赫,便哭道:“二哥,我有负你的寄望!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父兄,所以一直没有回去!”贺赫赫扶住沙青因,柔声说:“傻孩子,先把裤子穿上。” 沙青因哭了一会儿,才回去穿裤子。 贺赫赫见了大皇子,便说:“请殿下原谅小人的莽撞!小人也是一时爱弟心切,才会冲撞到殿下的!” 大皇子便答:“无妨。我也很理解你的心情。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贺赫赫便道:“谢殿下。殿下宅心仁厚,实在是万民之福。” 大皇子看了看贺赫赫,又说:“你果真与二弟划清界限了?” “千真万确。” “嗯,好吧。”大皇子整了整衣冠,又道,“看在你兄弟的份上,我们便喝一杯。” 贺赫赫与大皇子喝了一杯之后,又说:“其实家父和家兄都非常担心三弟,小人打算带三弟回去,大皇子不介意吧?” 大皇子答道:“沙公子言重了,请。” 沙青因却扭着身子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地说:“不要!我回去会被大哥教训的!” 贺赫赫扯着沙青因说:“怕什么?大哥要罚你,有二哥给你挡着!” 沙青因十分感激地抱着贺赫赫,说:“二哥,您真好!”贺赫赫抱着他,心却想:当然啦,如果挡不住我还是会闪的…… 贺赫赫早命人在外备轿等着了,见沙青因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了,才和他出门上了轿子。这么久不见,沙青因仍是很爱撒娇,趴在了贺赫赫的膝上说话。贺赫赫见气氛正好,就问道:“你跟那个大皇子怎么回事呀?” 沙青因便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大皇子,我知道他是皇子的话就不招惹他了。” 贺赫赫便道:“这也是,我看他正正经经的,想不到会来这种地方!” “这有什么出奇的?刚刚二皇子不也来了吗?” 贺赫赫愣了愣,说:“对喔!怎么这些皇子每个都对妓院这么有兴趣呀?” 沙青因脸色一冷,答道:“天下的男人都是如此的!” 贺赫赫心想:你也是男人……重点是,我也是男人…… 沙青因却又说:“唉,不提也罢。” 贺赫赫却道:“那你对大皇子是真心的吗?” 沙青因想了想,说:“经过了施牧的事情,我现在都不会分真心还是假意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是真心觉得爽的。” 贺赫赫愣了愣,说:“我看……你也没跟过别人,说不定跟别人更爽呢!” 沙青因想了想,便说:“不是的,我跟过别人了。” 贺赫赫露出了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怎么……你才……你才几天啊……” 沙青因便娇羞地说:“哎呀,我喝醉的时候好像跟很多人做过了。可醒来的时候只记得大皇子,兴许这就是缘分吧。” “好浪漫啊。”贺赫赫违心地答道。 沙青因又说:“可这事你千万别跟大哥说!” 贺赫赫便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难道看着你被大哥打死吗?” 沙青因点点头,迟疑地说:“那我跟大皇子……” “想都不用想!大皇子那是违例出宫,还出宫到妓院呢!要是被那两个青天看到也不知怎么办。我看你最好检点些,要幽会也找个少人点的地方呀。” “二哥教训的是。可哪儿也不及那里‘器用齐全’啊。” 贺赫赫看着沙青因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简直要以为沙青因被人魂穿了,又说:“三弟,你现在年纪还小,要顾着些!再说,你不怕怀孕呀?” 沙青因便说:“能怀上的话最好,那么大皇子就能跟我成亲了。” 贺赫赫突然想道:大皇子将来是要被三皇子剁成肉酱的,如果沙青因嫁给了大皇子……岂不是……唉,“嫁给”这个词真雷。 贺赫赫连忙劝他:“你想清楚没有?这个大皇子真的值得托付终生吗?” 沙青因便道:“他可是皇子,哪里不值得了?” “你须知掉毛凤凰不如鸡啊。” “凤凰为什么要**呀?” 贺赫赫拍拍脑门,说:“是这样的……你想……你……” 沙青因眨巴着眼睛看贺赫赫,显然是一副准备受教的模样。 贺赫赫想了想,认为用正常思路跟沙青因沟通是不可能的,于是他立马切换到雷文狗血频道,苦大仇深地说:“三弟呀,你听二哥说……” 沙青因点点头,说:“二哥,你说。” 贺赫赫甩了甩头发,只把狗血台词搬出来:“难道你忘了吗……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沙青因一听,仿佛被戳中了开关一样,也苦大仇深地说:“啊!是的!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都是骗人的……骗人的!”☆、第 28 章 沙青因一听,仿佛被戳中了开关一样,也苦大仇深地说:“啊!是的!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贺赫赫知道自己打动了沙青因,连忙很有文化地吟诗一句:“自古男人皆薄幸,嫩口男孩嘤嘤嘤。”说的跟咱们不是男人似的呢!雷文的思路果然不同凡品,不过是难不倒我才思敏捷的贺赫赫的! 沙青因一听,为贺赫赫的才情所打动,更是泣不成声,又是嘤嘤嘤的不断。 贺赫赫忙为沙青因抚顺背部,又一副女二号嘴脸说:“你看,施牧就是当了个状元罢了,就开始乱打主意、宿花眠柳了,更何况那贵为皇子的大雕佬?” “你也知道他大雕?!”沙青因指着贺赫赫,似是控诉他。 贺赫赫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我都想看不到啊!刚刚你们两个啪啪啪,我又不是瞎子!想那大皇子虽然长着一张炮灰脸,但那大雕也是帝皇等级的,不容小觑,怪不得让沙青因如痴如醉,就是喝醉断片也忘不了呢! “我知道……那都是听说的。”贺赫赫说,“妓院里头人人都知他有大雕呀!因为他常常遛大雕,见到小虫就去啄的。简直就是禽兽呀!”贺赫赫真佩服自己胡诌的水平,更佩服自己生动的比喻。为什么活了这么多年,死了这么多次,他到现在才发现自己不但是个妇科高手,还是个风流才子、狗血大手呢?他不该去做医生的,他应该去写小说呀! 沙青因闻言又哭,却说道:“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再也不要见他了!” 贺赫赫陪着沙青因进府,好言劝慰了一番,让沙青因彻底断了和大皇子再相逢的念头,才对沙青因的侍从说:“安安分分照顾三少爷,若有什么多嘴饶舌的,仔细我勾了你的舌筋!” 那侍从一听便吓道:“小的怎么敢呢?” 贺赫赫见仆人抖成筛子,突然有了一种欺压小动物的快感,又继续说:“我也知你不敢的!但是如果你真的不小心那么大胆的话,我就要让你领教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从此没得投胎的苦楚!” 那仆从呆呆地看着贺赫赫。 贺赫赫才想道:哎呀,耍威风的话句子不宜太长,不然NPC的脑容量太低,跟不上! 此时却突然听到有一把清冷的声音响起:“好威风啊。” 贺赫赫才说:“好说好说……”说着,贺赫赫一转头,便看到沙玉因一身白衣拂花分柳而来,倒是如同神仙一样。 沙玉因一走过来,那仆从就逃难似的跑了进房。显然沙玉因的威力更胜过贺赫赫一头,根本什么都不用说,就已经能让人吓得圆润地滚走了。贺赫赫见了沙玉因,也自然而然地露出狗腿的笑容,说:“大哥您怎么来了呢?” 沙玉因并不答,只是问他:“你怎么又来了?” 贺赫赫想了想,说:“我这是……我这是来看望三弟呀,不过他身子不舒坦,刚刚才睡下。” 沙玉因冷笑道:“胡闹了那么多天,是该累了。” 贺赫赫心想: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哥啊!这大哥是真的会算命呀? “大哥……这……这年轻人哪有不做错事的!”贺赫赫还是劝道,“他知道回家就行了。而且我也劝过他了,他会好好的。” 沙玉因便答:“你这话我且听着吧。” 贺赫赫便赔笑着说:“大哥能听我说话就最好!大哥来这儿是要找三弟的?” “不是。”沙玉因顿了顿,答,“我是来找你的。” “大哥连我在这儿都知道呀?”本来贺赫赫老觉得沙玉因很万能,现在却觉得沙玉因有些可怕了。 就在贺赫赫觉得沙玉因可怕的时候,却见沙玉因露出一个十分柔和的笑容,这笑容瞬间打倒了颜控贺赫赫心里的所有惧怕,贺赫赫也白痴一样地露出笑容。沙玉因便笑着去揽贺赫赫的肩膀,说:“你过两天就进宫了,大哥想多陪陪你。别的事,大哥都先不管。” 看着大哥的笑容,贺赫赫只觉得十分幸福,仿佛弥补了缺失多年的亲情友爱。当然,他自然不知道大哥对他的,并不是亲情或者友爱。 贺赫赫就真似个十三岁的孩子一样问哥哥:“大哥你带我去哪里玩?”☆、第 29 章 贺赫赫就真似个十三岁的孩子一样问哥哥:“大哥你带我去哪里玩?” 沙玉因笑着说:“你不是很爱看戏?我带你去看戏。” 贺赫赫却突然想起《梁山基友传》……大哥不会带我去看那个吧? 怎知沙玉因却带了贺赫赫去人工池上的水榭,那边正来了一个戏班,原是沙玉因请来的。沙玉因将贺赫赫拉到席上,让他坐下,却见桌子上也摆好茶果糕点了。沙玉因对贺赫赫说:“你爱看什么戏,就点吧。” 贺赫赫却说:“你给个名单我吧,我也不知怎么点。以前的事也忘了,更不记得戏。” “我料你不记得。”沙玉因拿出了一个罗绢做的折子,折子摊开便是用墨水字写好的戏名。贺赫赫摸着这罗绢menu,觉得古人真是奢侈,而且纸又不是还没发明,干嘛这么浪费呢? 沙玉因呷了口茶,说:“你只放心点,这些都是正经的戏。” 贺赫赫愣了愣,说:“大哥,你……” 沙玉因却道:“宫里的娘娘最喜欢看戏了,少不得拉你一起去看,倒是你若只识得些上不了台面的,可是不好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