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3部分_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3部分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3部分像还是不对…… 他清清嗓子,说:“殿下,作为伴读也不能时刻陪伴呀。就是底`裤什么的,洗澡也得脱了呀。” 二皇子愣了愣,说:“你……你怎么这样?难道你已经不愿意进我的宫里来了吗?” 当然不愿意啊!好好的谁要跟你扯上关系! 贺赫赫却说:“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什么都忘了,也不知道要跟谁。” “你必须得进我的宫中!”二皇子说的斩钉截铁。 “为什么呢?”贺赫赫有些不解。 二皇子脸上顿露难色,说道:“你……你……” “怎么了?”贺赫赫皱着眉。 二皇子沉吟了一阵,顾盼四周,又跺了跺脚,俯身小声说道:“不然见肚了怎么办?” “见肚……”贺赫赫斟酌一下这个词,顿时脸都黄了,“你说我……” 二皇子点点头,说:“你有了我的骨肉!” 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爽都没爽到,居然就怀孕了! ——贺赫赫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二皇子便说:“我也知道你挺难的,不过你要不到我宫中,要到哪里呢?你家人本来就不喜欢我,要是知道你有了,肯定是不高兴的。我现在也不能跟你成婚,你只能到我宫里养胎了。” 贺赫赫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这怎么可能?我之前不从马背上摔了吗?记忆都掉了,这胎还不掉?这婴儿也太顽强了吧?” 二皇子说道:“这不足为奇,沙家的胎本来就特别顽强的。更何况,如果你流产了,必定会见红,你家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贺赫赫忙将手指搭在自己的脉上,把了一下:卧槽,果然喜脉! 二皇子又说:“你还好吧?脸色真差!” 说着,二皇子便伸手去抚摸贺赫赫的脸,贺赫赫条件反射地将他的手打开。二皇子登时露出伤心的表情:“你……” 贺赫赫也觉得尴尬,退后了几步,说:“草民告退。” 二皇子正要追上去,却见沙玉因走了上前,将他一拦,说:“殿下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想必不是私事吧,若为私事擅自离宫,那可是大罪。若是公事的话,请移尊驾到书房。” “你……”二皇子怒瞪着沙玉因。 沙玉因不卑不亢地道:“那我先告退了。” 二皇子虽然极恨沙玉因,但沙玉因既是沙大学士之子、沙明因的大哥,又是天巫传人,也不好发作,只能暗暗记恨,咬牙看着沙明因跟着沙玉因离去。 贺赫赫跟着沙玉因走,心里却因为刚才二皇子说的事而心里七上八下的。要数穿越重生到古代的,人家是身怀绝技,他却是身怀六甲,真是同人不同命!果然相貌决定命运,他的炮灰脸决定了他的炮灰命! 沙玉因看出了贺赫赫的不安,便问道:“怎么了?” 贺赫赫便道:“大哥……你……你们大家都不喜欢二皇子和我……吗?” 沙玉因答:“我只是不喜欢二皇子而已。” 贺赫赫便又说:“那……” 沙玉因转过头,对他说:“你把他忘了是件好事。此人野心有余,智能不足,又生在帝皇家,终是祸大于福。你还是少跟他牵扯是好。” 贺赫赫心想:我哪里不知道呢?可我现在有了他的孩子,怎么不跟他牵扯? 光想着这个,贺赫赫就开始胸闷犯恶心了,该不是真的害喜了吧?卧槽。 贺赫赫的脸色越发难看,沙玉因便问:“二弟,你真的不舒服吗?” 贺赫赫摇摇头,说:“有酸梅吗?” “没有。”沙玉因便答,“你想吃?” 贺赫赫点点头,说:“超级想!” “炒鸡想?”没听过“超级”这个形容词的古人沙玉因愣了愣,“什么意思?是想吃酸梅、还是想吃炒鸡?” 贺赫赫便答:“酸——哇哦……”还没说出个“梅”字,胃酸就涌了上来,他哇哇地吐了。他开始懊悔自己为什么吃这么多了。他这个人食量大,而且是多吃多餐,也不能怪他,府里的厨子手艺好,加上他在府中整天无所事事,所以只能吃吃吃了,于是现在就只能吐吐吐了。 沙玉因脸色都变了,贺赫赫心想:糟了!这下开罪他了!他这么爱惜自己的衣服,鞋头都不能弄脏,我现在吐了他一身蛋黄酱,他还不杀了我?好不容易才让他好好当我的大哥,现在好感值都降为-5啦! 贺赫赫好不容易将东西都吐完了,才瘫在曲径上。沙玉因便说:“你……你……” “我?”贺赫赫拿出汗巾擦嘴,又看了看沙玉因。 沙玉因便道:“你还想吃酸梅吗?” 贺赫赫愣了愣,说:“想。” “可你……吐了。” “我那是想吃酸梅想吃到吐了。” 沙玉因便答:“好,我马上叫人准备。你先回房吧。” 贺赫赫说道:“那这儿……” 沙玉因便道:“我会叫人清了的。” 此时刚好有两个小厮经过,沙玉因便将他们唤住,说道:“快叫人把东西清清。先扶二少爷回去。小心伺候。” 府里的下人没有不怕沙玉因的,便忙诺诺答应。贺赫赫不禁感叹沙玉因细心,他刚吐完,整个人脱水状态中,光站着都双腿发抖,要走大半个花园回去恐怕是不行。小厮上前将贺赫赫搀扶着,也挺恭敬的。其实平常那些有些脸面的奴才丫鬟也不把沙明因放在眼内,不过他们都惧怕沙玉因,现下才那么恭敬。沙玉因便对贺赫赫说:“我先回去换身衣裳,过后再去看你。” 贺赫赫回到房间里躺下,感觉还是很不舒服。果然孕夫是要吃些酸的才好啊!果然……怀孕是一件令人作呕的事啊! 他将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心里有种很莫名的感觉:这里真的有个什么鬼东西吗?他会在我肚子里发育,变成一个人的样子,然后从我的菊花钻出来吗?天啊,怎么想都觉得很可怕。那些女人们是怎么会因怀孕而欣喜的啊?太可怕了吧!☆、第 9 章 他将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心里有种很莫名的感觉:这里真的有个什么鬼东西吗?他会在我肚子里发育,变成一个人的样子,然后从我的菊花钻出来吗?天啊,怎么想都觉得很可怕。那些女人们是怎么会因怀孕而欣喜的啊?太可怕了吧! 但又能怎样?难道要把这孩子弄没掉么?这也不行啊,贺赫赫虽然不是个高尚的人,但也没这个狠心。他又是个医生,照顾过那么多孕妇,也觉得新生命是不能随便扼杀的。接触过的堕`胎案例让他更加觉得堕`胎是件很折堕的事情。 贺赫赫烦躁地在床上翻了个身,又想道:可这个胎要怎么办?既然不能杀,那就只能生了。生他下来?怎么生啊?到时腹大如鼓的……傻的都知道你有了啊!到时怎么办?未婚先孕会不会被浸猪笼啊?——为什么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要考虑“未婚先孕”的事情啊!为什么啊!难道真的要到二皇子宫里去吗?天啊,跟他扯上关系可不好啊!说起来,大青原本的历史上,沙明因确实是有个儿子的,在党派之争中无辜惨死,莫非就是我腹中这一个? 这个念头滑过脑海,贺赫赫的心猛地狂跳。尽管觉得腹中有胎儿是很可怕的事,但一旦想到这个孩子会在日后惨死,却又觉得这更为可怕,他实在是不想这个孩子死掉的。 却在此时,听得小顺子在外头说话:“给大少爷请安。” 贺赫赫这才坐起来,见沙玉因走了进来。他已将那被吐脏了的衣服换下,重穿上了一件新的。贺赫赫作为直男,实在不懂得分辨服饰,总觉得沙玉因每件衣服都是一样的,衣袂飘飘,颜色浅淡,以白衣居多。虽然颜色是很不耐糟蹋的,可件件都那么光洁如新。 沙玉因提着个食盒过来,在贺赫赫床边坐下,说:“好些了没有?” 小顺子过来上茶,沙玉因便命她将茶杯放下,又说:“这儿没你的事儿了,到外面伺候吧。” 小顺子便称是,然后退了出去,关门在门外守候。沙玉因见小顺子走开了,脸上冰冷的颜色稍缓,又对贺赫赫说:“好点了没有?” 贺赫赫便说:“好很多了,谢谢大哥关心。我看也只是最近吃太多了。” “是啊,我看你最近真的吃得太多了,还尽是些鲜肥味厚的,以后可不许这么乱吃了。” 贺赫赫便很顺从地说:“是,大哥。” 沙玉因便打开食盒,便说:“我给你熬了碗药,能助你消食养胃。你快趁热喝了吧。” “那谢谢大哥了。”贺赫赫心想喝个养胃的药也无甚不可的,只是那食盒一开,一阵浓烈的药味扑面而来,按照他从医多年的心得,这味道绝对不是消食药的味。那个如此难闻的气味,绝对是——藏红花!味道这么浓,一定放了超多的藏红花。果然是高门大户,藏红花那么贵的东西都能放这么多……诶,重点好像不是这个,应该是——藏红花可没有养胃的功能啊!不过它能堕`胎! 沙玉因便道:“你愣着干什么?快吃药呀。” “啊?”贺赫赫愣了愣,看着沙玉因。 沙玉因便说:“你把这药吃了,就不会再吐了。” 贺赫赫总算是明白了:沙玉因一早知道了沙明因身怀有孕。也是啊,沙明因从马背上摔下来之后都是沙玉因照顾。沙玉因精通医术,大概已经看出来的,只是默不作声。之前刚刚伤愈,堕`胎的话会对身体不好。所以才拖到现在。 “你快吃了吧。”沙玉因催促道。 贺赫赫便说:“这药味道太重了。想必是下了猛药吧?我听人家说胃病是三分治七分养的,我又不是大病,这样的药恐怕反而伤了肠胃。” 沙玉因说:“你原也懂些医理呀?” 贺赫赫心想:老子可是21世纪妇科圣手!医术可比你精通多了! “略懂,略懂。”贺赫赫谦虚地答。 “我是巫医,天巫的传人,如何会坑害你呢?” 贺赫赫想了想,说:“也是,你是不能接生、也不能杀人的,对嘛?” 沙玉因面不改色地说:“那是自然。” 贺赫赫心中吓了一跳:他本以为沙玉因至少会有片刻的怔忡,怎知他竟然不假思索地回答,神色还这么自如!他现在才还是少年人啊,居然还这么冷血冷静,长大了还得了! 沙玉因便又说道:“你要明白,大哥都是为你好。” 贺赫赫的脸色煞白,看了沙玉因很久,竟无法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破绽,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真是白活了,这沙玉因才多少年纪就这么的两面三刀! 贺赫赫在观察沙玉因,沙玉因也在观察他。沙玉因仔细端详了贺赫赫一阵子,便说:“明因,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孩子的事?” 贺赫赫脸色一白,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沙玉因不悦地说:“定是刚刚二皇子跟你说的吧。” 贺赫赫僵硬地点点头,便开始使出苦肉计,抱着沙玉因的手臂,说:“大哥,我求你放过我和我的孩子吧!” 沙玉因便又说道:“你要明白,大哥都是为你好。” 贺赫赫的脸色煞白,看了沙玉因很久,竟无法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破绽,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真是白活了,这沙玉因才多少年纪就这么的两面三刀! 贺赫赫在观察沙玉因,沙玉因也在观察他。沙玉因仔细端详了贺赫赫一阵子,便说:“明因,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孩子的事?” 贺赫赫脸色一白,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沙玉因不悦地说:“定是刚刚二皇子跟你说的吧。” 贺赫赫僵硬地点点头,便开始使出苦肉计,抱着沙玉因的手臂,说:“大哥,我求你放过我和我的孩子吧!” 沙玉因的声音很冰冷:“我不是不放过你,我是在救你。” 贺赫赫便说:“你哪里是救我啊?你这是逼我堕`胎啊!” “你这个胎是个祸!是要趁早除掉的!”沙玉因难得地情绪不稳,“你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大哥的苦心?” 贺赫赫便答:“我只知道人命关天!至于是福是祸,那是由天去定的。你不是天巫传人吗?你不是能杀人的吗?” 沙玉因便说道:“我是在帮人。你现在还小,不知道大哥的用心,你以后就会明白了的。” 贺赫赫心想:你才多大?连“以后就会明白”这种家长的经典台词都给我搬出来了?老子吃盐多过你吃米呢小子! 贺赫赫便说:“不能害人性命,那是多大的人都要遵守的道理。难道你为了帮人,就能杀人了?” 沙玉因没有回答,但他那阴冷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 贺赫赫为了保住孩子,脑中又开始翻阅狗血剧情,心中猛地一跳,然后突然说:“你要我堕`胎,那是一定能办到的,你可以灌药,也可以弄点麝香什么的,可是,我的孩子要是没了,我也要上吊自尽!”这话说完,贺赫赫自己就先起了一层鸡皮。一个大老爷们儿弄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还真是…… 然而,这么狗血又烂大街的台词居然让沙玉因有所触动。沙玉因先是一怔,然后咬牙说:“你怎么都不懂大哥的心?” 贺赫赫便搬出经典句式说:“我知道大哥都是为了我好,绝不是要害我的。可是这是我的决定,希望大哥能够尊重我的意愿。无论何时,我都会感念大哥对我的好,也会感激大哥的包容。” “谁稀罕你记得我的好处?”沙玉因说着,猛将那碗藏红花往地上一掷,顿时散了个破碎满地,药汁也溅湿了沙玉因那雪白的裙脚。贺赫赫还是头一回见沙玉因这么冷静的人生气,竟也有些害怕地缩了缩。沙玉因瞟了贺赫赫一眼,冷笑道:“怕我做什么?你还以为我真要逼死你吗?” 说完,沙玉因便拂袖而去。 贺赫赫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一地的药汁,便想:好浪费啊……真品的藏红花可不便宜呀! 他又想了想,扼腕叹息:好不容易讨好了沙玉因,让他惦念我这个做弟弟的,怎么知道现在又惹恼他了! 贺赫赫好不烦闷,不过又很困,在床上直接就睡了。等他醒来之后,已经是掌灯时分了,睁开眼正好见到小顺子在点灯。小顺子见到贺赫赫起来,忙说:“少爷醒啦?那小的就去备饭吧。” 贺赫赫记起自己昨天吩咐的那些菜单,都是些鲜肥味美的,现在可是光想想就想呕了。于是他便道:“不用麻烦了。我没胃口。” 小顺子笑笑,说:“早知道了的。菜单都改了。” “都改了?”贺赫赫很惊讶:小顺子这么机灵? 小顺子却说:“那是大少爷吩咐的。他刚刚命人送了一坛子的酸梅过来,说是您要吃的。” 贺赫赫愣了愣,想起自己早上的确说过要吃酸梅的话。 小顺子也知道大少爷与二少爷下午的时候吵了一架,便对贺赫赫问说:“您跟大少爷还好吗?” 贺赫赫揉揉额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小顺子便说:“大少爷一直清冷清冷的,也没见他那么生气过,也没见他对人那么关心的。奴婢想……” “你想什么?”贺赫赫问道。 小顺子顿了顿,说:“奴婢想他这么生气,一定是因为特别在乎二少爷。”☆、第 10 章 贺赫赫没想到沙玉因对他是如此的。沙玉因早提醒过贺赫赫,说二皇子野心大本事小,必然会在夺嫡之争中落败。因沙玉因不愿意看到贺赫赫受到牵连,才不要贺赫赫和二皇子有再多牵扯。而且贺赫赫……应该说是沙明因,年纪又小,这样产子是很有风险的,趁肚子没大将孩子流了,的确是沙玉因一个体贴的考量。但这是体贴了沙明因,却没体贴沙明因腹中的骨肉。这样在贺赫赫看来,根本就是杀人。 只是沙玉因为了贺赫赫出发,便让贺赫赫很感叹:沙玉因到底是个讲情的人,对父亲恭顺,对弟弟保护,只是父亲的教育方式很有问题,才让沙玉因的脑回路出了差错。 贺赫赫心想:既然他是对我真心好的,那我也不能对他假了。不然枉作有礼貌、讲文明的现代人。从今开始也要将沙玉因当成亲哥哥对待才是。 贺赫赫吃过饭之後漱口,又开始有些犯困了,果然怀孕就是这麽烦的。他开始理解那些孕妇为什麽那麽暴躁了。他慢慢地踱步回到床上,却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叫:“二哥、二哥……二哥救我!” 贺赫赫转头对小顺子说:“你有兄弟吗?” 小顺子摇头答:“没有。” “你没有兄弟,”贺赫赫点点头,“那麽在门外叫的就是我的兄弟了?” 小顺子颔首,说:“的确就是您的兄弟。” “是我的弟弟?”沙青因壮士娘娘? 却见沙青因已经闯了进来,他穿了粉红粉绿的衣服,脸上粉粉白白的,长得倒是挺标致的。虽然现在五官还没长开,但已经可见将来的确是个“磨人的小妖精”、“绝色的美人儿”、“迷人的大肚佬”。沙青因扑到贺赫赫怀里,开始“嘤嘤嘤”地哭了起来。贺赫赫不禁大为佩服,原来白莲花蹦躂受真的可以“嘤嘤嘤”地哭的,这样猎奇的哭声还真是挺别扭的。 小顺子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景,和婆子们将食餐用品收拾收拾就走了,走了也不回头,恐怕早已领教过沙青因的夺命连环“嘤嘤嘤”,不愿再回来受罪了。 贺赫赫可受不了这样无间断、无标点式的“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但鉴於沙青因是未来的壮士娘娘,他又不好发作,只能装出一副知心哥哥的模样,轻抚他的背脊,笑著说出经典句式:“瞧你哭得跟花面猫似的,快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沙青因哭够了,就抽抽嗒嗒地说:“二哥你一定要帮我呀!” 贺赫赫也只能继续搬经典句式:“二哥当然帮你啦,二哥不帮你帮谁呢?” “大哥他……”沙青因又有要哭的趋势。 贺赫赫忙抓起一把酸梅塞进沙青因张开了的口中,以免他再“嘤嘤嘤”,一边塞一边柔然笑道:“你惹了谁都好说,要是惹了大哥,我可帮不了你。” 沙青因酸到都忘了哭,牙关都发软,好不容易才重新开了口:“我先前在家中坐不住,父亲又忙碌,见各位先生顾忌我的身份,不敢严加管教,便将我送到一家书院里读书,也不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然後……” 饱读诗书的贺赫赫便说:“你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 “我当然明白了!”贺赫赫清清嗓子,说,“你们必然是在书院中认识了一名俊秀的书生,虽然暗有窃慕之意,但并未发迹。每日一入学,两处各坐却四目勾留,或设言托意,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却外面自为避人耳目。不料落在些狡猾子弟的眼中,却已是落入了形迹。”【致敬名著】 沙青因讶然道:“你如何得知?”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我只是看了《红楼梦》而已。” “那是什麽?”沙青因问道,“你看了它就知道我的事,莫非是命书一类?” “呃……差不多。”贺赫赫有点尴尬地说,“反正你们的心思被旁人看破了,於是他们跟你们闹,你或是气不过,或者打了人,又或是你的书童动了手,於是事情闹大了,他们恶人先告状,状告到大哥跟前,添油加醋了一番,大哥要重重罚你,是与不是?” 沙青因讶然道:“便是、便是!我道大哥的天巫高徒,十分厉害,怎知二哥你也会算命?” 贺赫赫突然记起,重生前沙青因说自己情史的时候提起过,沙青因本来也挺敬畏沙玉因的,却因为沙玉因将他与情人棒打鸳鸯了,才十分变得对沙玉因是又怕又恨。 “那你和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贺赫赫问道。 沙青因那张脸红透了,便说:“我和他是真心的。” 贺赫赫看着沙青因的小红脸,不禁感叹:古人真是早熟!这么快就早恋了!我更牛,还早孕了。现代人什么的真是弱爆了。 沙青因又说:“二哥你素来是最疼我的。听说最近大哥很看重你,你一定要护我啊!” 贺赫赫苦笑着说:“我也刚惹恼了大哥……” 就在此时,小顺子却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沙青因没有“嘤嘤嘤”,显然松了一口气,便作揖说道:“二少爷,大少爷刚着人叫您过去。” 沙青因惊恐地抱紧了贺赫赫,猛地摇头:“我不要去!” 贺赫赫看着沙青因这一脸进鬼屋的表情,便想沙玉因果然是个治家甚严的人,据他看来,那沙大学士脑子缺根筋的,沙府真正的当家其实是沙玉因。人还没死呢,就“长兄为父”了,这沙大学士真的就只是个很能生养的废柴而已。 小顺子便说:“大少爷着人来话了,说是一盏茶时间内必须得到。如果迟了一刻钟,便多打十下板子,迟了两刻钟,那便要多打二十下……” 沙青因脸色一青,抱着贺赫赫惊疑不定的。贺赫赫没办法,只能说:“好吧,我跟你一起去见大哥。” 沙青因遗传了舞者父亲的柔软身材和娇小个头,而沙明因则遗传了樵夫父亲的身高,因此二人虽只是一岁之差,身材却差得多。沙青因那完全是萝莉体态,柔软娇小易推倒,符合许多**文中的柔美娇弱平胸小受受审美。 沙明因比沙青因高出一截,沙青因只是长高到沙明因肩膀。而沙玉因虽然是长得各种“比女人还”的句式,但其实身量修长,气势上也很有压迫感,往那儿一站,沙明因和沙青因就会自觉缩成一团,希望不被发现。 沙玉因吃了一口茶,见贺赫赫居然也来了,便轻轻蹙了蹙眉,指着凳子说:“坐。” 贺赫赫和沙青因小心地坐下。沙玉因却把眉一挑,对沙青因说:“没叫你坐。” 沙青因便只能战战兢兢地站着。沙玉因泡了一杯茶,递给了贺赫赫,说:“毛尖,喝吗?” 贺赫赫点点头,说:“谢谢大哥。”其实他根本不懂得分辨茶的味道,但沙玉因这么讲究的人,用的恐怕都是贵价货,给贺赫赫这种没品位的人喝真是浪费啊。 沙玉因转过头,对沙青因说:“你知错了吗?” 沙青因虽然很怕沙玉因,但爱情的力量让他又了反驳的勇气,又开始说一些经典句式:“我没错!爱上一个人有错吗?我跟他是真心的!” 沙玉因答:“你对他是真心的,我看他未必。” 沙青因却恼红了脸:“你又不认识他、不了解他?凭什么妄下定论?” 沙玉因冷哼一声:“那种人,我也不屑认识。若说了解,我只看他一眼,听他说两句,便知是什么货色了。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徒,也只能蒙骗你这种无知少年。我现下是代父亲管教你,莫让你误入歧途。” 沙青因涨红了脸,声调也拔高了:“说到底,你不过是嫌他不是高门大户罢了!你说自己是什么天巫传人,不过也是个狗仗人势、嫌贫爱富之徒!” 贺赫赫暗暗感叹:不愧是书香世家,骂架也是这么文绉绉的!若吵起架来,他这种文盲会说的四字词语无非就是“玛丽隔壁”“卧槽泥马”之流。 沙玉因冷然道:“我看你对他也不过是孩子气的,这什么情爱烈焰,怕是打个二十板子就可消了。”说着,沙玉因便着人对沙青因动家法。 沙青因眼泪都流满一脸了,但还是说:“如果我被打二十大板都不吭声,是不是就能和他在一起了?” 沙玉因便答:“你先熬过了再说。” 说着,几个家丁上来便要将沙青因按在条板凳上打板子。贺赫赫瞧沙青因这小身板,怎么熬得住二十大板呀?怪不得日后沙青因这么怨恨沙玉因,原来沙玉因不但对他棒打鸳鸯、还对他棒打屁屁!☆、第 11 章 说着,几个家丁上来便要将沙青因按在条板凳上打板子。贺赫赫瞧沙青因这小身板,怎么熬得住二十大板呀?怪不得日后沙青因这么怨恨沙玉因,原来沙玉因不但对他棒打鸳鸯、还对他棒打屁屁! 贺赫赫见状忙道:“且慢、且慢。” 沙玉因便说:“你莫管。” 贺赫赫却将沙青因从家丁手上拽了回来,说:“你要打他,就先打我吧!”当然,这只是贺赫赫随口说的经典句式,如果真要动手的话,他绝对会义不容辞地将沙青因推出去。 沙玉因竟信以为真,便无可奈可,只示意家丁退下,又道:“你这样其实是害他。” 贺赫赫说道:“青因你告诉我,那人叫什么名字?家境如何?年岁多大了?” 沙青因便答:“那人叫施牧,家境清贫,只能吃清粥度日,以粗裳蔽体。他年纪与大哥相若,文采不凡,却因要上京赶考而为钱财发愁。” 贺赫赫便拿捏起古人腔调,尽力使用四字词语地说:“大哥请听我一言。以事论事,三弟的确年纪尚浅,不及大哥阅历丰富。但情之所至,实在令人纠结肺腑。你尽管棍棒相加,他亦不会就此屈服。恐怕与情无益,于理不合。若大哥认为那人其实是个金玉其外的斯文败类,又以为三弟是少年心性、一时迷惑,那愚弟倒是有个法子试验,大哥不妨一试。” 说完这一段话,贺赫赫在心里为自己鼓掌:每一句都有四字词语,太牛掰了!我对得起老师!对得起学校!对得起高考! 沙玉因有些兴趣,把眉一挑,问道:“你有什么法子?” 贺赫赫也拿捏着四字词腔调说:“不如让三弟告诉那施牧,说父亲遭逢巨变,家道中落,也不问他可有钱财赊与,却拿出真金白银,说是要资助他去上京赶考。如果他明知你家里有难,却还大方接受了你的钱财,此人的人品已可打个六折。当然,也可看他到了京中赶考可榜上有名,若他榜上有名了,却也不回头找你,那必然是个坏人了。若他一开始不肯受你的施予,那八成是个好人,但他若榜上有名后回来找你,仍将你视若珍宝,那也不坏。” 沙玉因却道:“此法不错,也好让这孩子死了心。” 沙青因便说:“我想他必不会负我。也不怕你所谓的‘试验’。” 贺赫赫便道:“除了试验那施牧的情外,也要试验三弟的情。在此期间你也不能再见他了。若隔这些时日不见不闻,还是情有独钟,那么应该便是真心,不是孩子意气了。” 沙玉因与沙青因也稍稍点头,认为他此法算是公正了。其实贺赫赫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只是受了《西厢记》《会真记》的启发。果然,多读小说有利于穿越! 沙青因虽然和沙玉因还大眼瞪小眼的,但气氛也不似适才那么剑拔弩张了。贺赫赫总算放下心来。 综合重生前他所获得的资讯加上现在的资讯推断:在成为情敌之前,沙玉因虽然也不大满意沙青因受尽宠爱、娇生惯养,但终还是有尽长兄为父的责任,因此送沙青因去私塾读书,又管束沙青因的行为。不过沙青因可是中二少年呀!家长是绝对要被被中二少年拖入阶级敌人名单的。沙青因本就不喜欢沙玉因,在沙玉因棒打鸳鸯之后,他完全敌视沙玉因。之后沙玉因爱上了大颗皇帝,并受到大颗皇帝的宠爱,所以沙玉因也开始妒忌了。沙玉因本就在奇怪的教育下变得很偏执,所以对于沙青因一旦有了恨意,就一发不可收拾。最终酿成nice boat的杯具。 贺赫赫看着沙青因,笑着说:“吃饭了没有?” 沙青因说:“刚吃过了。” 还没等到贺赫赫接话,沙玉因就说:“既然吃了饭,那就回房间念书吧。” 贺赫赫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磨磨蹭蹭地吃饭,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吃得越慢看得越多,最后终于吃完了,家长就一声令下“吃完饭就回房念书”! 沙青因脸上那不情不愿的表情与少年的自己是如出一撤啊,只是当时的贺赫赫比沙青因多了几颗痘痘和一副厚瓶底眼镜。 贺赫赫不能卖萌不能打滚,也没有好家底,所以是一路勤勤勉勉地念书。能找到女朋友,的确算是奇迹。但与其说是“他找女朋友”,不如说是“女朋友找他”。 当时他的女朋友也是个读书很棒的女生,经常名挂年级成绩排行榜榜首。各科目排行榜榜首几乎被贺赫赫和她占尽。有一次,这个女生来找他,说因为他生物是榜首,所以向他讨教生物学。贺赫赫是个不敢开罪人的包子,所以就答应了。教了很久很久,有一天看着排行榜,他才蓦然醒悟:“这个女生是文科生啊!根本不用考生物!”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当时在他们学校,“我想和你学生物”是别有一番涵义的……只是他这个死读书的家伙不知道。 贺赫赫突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他已经死了两回啦,不但是“恍若隔世”,简直就是“恍若隔隔世”。 沙玉因又问贺赫赫:“你也吃了吗?” 贺赫赫愣了愣,才回过神来:“什么?” 沙玉因说:“你吃了饭没有?” 贺赫赫心里有些尴尬,说:“吃了。刚吃完就被青因闹了一回。” 沙玉因便答:“他一点规矩都没有,你不用理他。” 我当然也不想理中二少年,但中二白莲花一般都是雷文的世界中心啊。所有攻1攻23456都绕着他转,而且个个攻都有权有势伤不起啊。 ——贺赫赫却笑着说:“他可是我的亲弟弟啊。哪里能不理?” 沙玉因微微点头,似是找不到话说了,就慢慢地站起来,说:“我着人送你回去吧。” 贺赫赫看着沙玉因转过身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些难受,将沙玉因的手臂拉住,说:“大哥!” 沙玉因愣了愣,半晌才回过头来,眉毛轻轻皱了起来,说:“怎么了?” 贺赫赫握紧着沙玉因的手臂,说:“我知道大哥您是为了我好才那么做的,你也是为了青因好才要罚他,但你这样做,真的能帮到人吗?” 沙玉因脸色有点冷了:“你是来训我的吗?” 贺赫赫摇摇头,说:“不是的,我是很感激你。” 沙玉因脸更冷了,将贺赫赫的手甩开,说:“我说过,我不稀罕你的感激。” 贺赫赫心想:平日假话说那么多,一开口就是几百句狗血煽情台词,现在怎么都说不出话来了? 沙玉因见贺赫赫没话说,只对外头唤了声:“来人,送二少爷回去。” 贺赫赫决定先回去打好腹稿,明天才再来找沙玉因煽情,希望能沙玉因能够消气。他现在倒是真心希望沙玉因对他消气的,不为别的。贺赫赫回去后又犯困了,便很快睡着了。梦里头却是重生以来的各种事,有是贺赫赫给沙玉因送水果吃,沙玉因吃了一口,笑了笑,说“酸成那样好意思送人,怕不是自己吃不下借花敬佛吧”。那是贺赫赫第一次见沙玉因笑了。沙玉因平常很冷,笑起来眉眼却柔和得很,眼睛微微眯起来,长长的睫毛看着很柔软,没了平常那种锐利。 贺赫赫醒来后有些唏嘘,却又赶忙起身梳洗,问小顺子:“大少爷起来了吗?” 小顺子答:“二少爷不知道吗?今天是赐福礼的日子,大少爷一早就到灵塔去了。” 贺赫赫吓了一跳,忙说:“赐福礼?是三皇子的赐福礼?”☆、第 12 章 小顺子颔首道:“就是。” 贺赫赫头也不梳了,随便套上鞋子衣服就冲了出去,一边冲一边叫人备马车。他也不知要怎麽阻止沙玉因出席赐福礼,只是一味地催车夫。那车夫却道:“这里是皇城啊!马车哪里能横冲直撞的?” 贺赫赫只恨自己不懂得骑马,却也拿出了一锭金子,说:“这个够不够?” 於是那马车就全速向前,都快要飞起来了。贺赫赫便袖起手,心想:“这车夫真当我是傻瓜!这京城又不是现代的京城,开得快些了还有交警追麽?” 那灵塔真是非同凡响。就像是3D网游的场景给三次元化了,正是有诗为证: 宝塔凌苍苍,登攀览四荒。顶高元气合,标出海云长。 万象分空界,三天接画梁。水摇金刹影,日动火珠光。 鸟拂琼帘度,霞连绣栱张。目随征路断,心逐去帆扬。 露浴梧楸白,霜催橘柚黄。玉毫如可见,於此照迷方。 【李白《秋日登扬州西灵塔》】 贺赫赫承认自己不是诗情画意之人,一看到这塔,想到的第一句是──“电梯在哪”。 这灵塔的守卫却说:“你是何人?这里是禁地,快快离开。” 看著(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