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第1部分_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第1部分
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第1部分《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就像鲸鱼没入孤单深海 很久不见我想你。 下辈子,我还是愿意遇见你。 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说好的在一起,怎么就松手了呢。 那一年夏天的一晚,是我最孤独的一晚,还好遇见了你,吴亦凡。 “小姐,不好了。”佣人贝贝焦急的跑过来对我说。 那天是我的生日。 我放下刀叉,冷静的对她说“怎么了?” “先生和夫人。。。在和吴氏集团签约的路上。。。”贝贝双腿摊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痛苦着。 我的心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坏的事情,不断做着深呼吸,颤抖着问她“先生和夫人怎么了?” “他们在。。。在高架上出了车祸。。。”贝贝的双眼不断涌出泪花。 我紧紧咬住下唇,一滴眼泪不争气的顺着脸庞滑下,拿起手包就往外冲。 那年我17岁,如今21岁,四年就这样过去了。 当我赶到医院时,医生已经送走他们,我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我抡起手包就向医生砸去,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后用他那健壮的手臂抓住了我。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吴亦凡。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露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黑色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无一不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他突然开口“医生已经尽力了。” 我还期待这个男生会安慰我几句,谁知一开口就是这么伤人的话。我努力挣脱他的手,可惜力气太小,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没有拥抱他,没有蹲下,没有用另一只手捂住脸,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哭着。 哭了一会儿,眼泪都没有了,这是用声音嘶吼着。 “吴亦凡!你怎么把夏初弄哭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想起,紧接着就是一个尖细的女声,“亦凡,手松开,弄疼人家了。” 吴亦凡先是“切”了一声就甩开了我的手。 我两眼通红的看着这对夫妇,“吴叔叔,吴阿姨。” “夏初,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你先回去吧,这里由叔叔阿姨来处理。”吴叔叔拍了拍我的肩膀,“吴亦凡,你把夏初送回去。” 吴亦凡顶了一句“凭什么?” “就凭你是男生。”吴叔叔突然吼了起来,确实把我吓了一跳。 吴亦凡猛地抓起我的手走出医院。 正常人都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吴叔叔在白玫瑰墓地举行了父母的葬礼,同时,作为总裁的女儿,还没有达到接管公司的水平,所以我主动提出两家公司合并的计划。 还好,父亲的奋斗的一切没有结束。 别墅的佣人和管家都离开了,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突然门铃响了,我起身去开门。 吴亦凡这187的高个子我不得不仰视他,他穿的一件干净的白衬衫,简单帅气。 “你怎么在这里?”我话还没有说完,吴亦凡就开口说“给你二十分钟收拾好行李跟我离开。” 也许是我语文水平不好,听的意思有点扭曲,“跟你离开?我们还没有那么熟吧。” 吴亦凡盯着我看了三秒,我立刻觉得是我理解错了。 他把我送到了他家。 佣人站着两排像我说“小姐好。”换做以前,贝贝她们一定早就忙着其他事了。 吴阿姨一副贵妇的打扮,左手两个戒指,右手一枚翡翠戒指,看上去就是的土豪。 吴叔叔拉着我坐下,吴亦凡这时说“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今晚在家吃饭。” 吴亦凡就和没有听见一样,甩门离开了家。 叔叔阿姨无奈的对视了一下,就拉我到餐桌上吃了晚餐。 这晚过的很不习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陌生的人,这也许是吴叔叔的一份愧疚吧。 第二天很早就起床了,还是决定去汉江边跑步。 跑了一半,就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背心,雪白皮肤的男生,他带着毛线帽,听着音乐一下子在我前面一下子在我后面跑。 “吴世勋?”“不是吧。” “吴世勋?!”我惊讶的叫起来,吴世勋突然捂住我的嘴,拉着我跑向了一个亭子里。 我立刻捏着他的脸说“吴世勋,你不是应该在纽约拍杂志呢嘛!” 他倒是淡定的喝了一口水说“公司里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我怎么可能不回来陪你呢?” 我一把抱住了他,两眼已经染红,静静忍着快要流出来的眼泪。 吴世勋慢慢的拍着我的背轻声说“没事,没事。”有那么一瞬间,我看见了一辆明黄|色敞篷跑车突然启动离开。 今天12个小时吴世勋都在陪我,态度也没有了以前的急躁,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虽然一路上被不少粉丝认出来,就说我是他的助手正在拍摄短篇。 回家时很早就吃饭了,这根本和我的生活不一样,但是,吴亦凡还是没有回家吃饭,所以只好陪叔叔阿姨吃了。 晚上我就和他们说出去找一下朋友,他们就把我放出来了。 “沐沐,你的新酒吧在哪里?”沐沐,我的宇宙好闺蜜,酒吧老板一枚。 我按照地址开去了她的酒吧,黑色的玻璃墙一下子就让我好感倍增。 “老板娘,你们缺不缺驻唱的歌手?”我走到吧台面前调戏着沐沐说。 “美女,上去试试啊。” 我看了看吧台上,除了酒以外,还有一个纯白色的面具,我拿上面具就冲上台去。 “大家好,我是这里新任驻唱歌手,下面给大家送上一首,《像中枪一样》。” 台上我努力的演唱,台下沐沐无奈的笑着,突然,一个锐利的目光打量着我。 吴亦凡,他怎么在这里,如果他说出去我就完了,怎么办。 唱完了,下台一个踉跄撞在了吴亦凡身上。 “唱的不错。”他低着头说,我就他的肩膀只有几厘米,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谢谢夸奖。”说完我准备离开,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叫什么?” “请你松开。” 他缓缓的松开了我的手,趁他还没有意识到,我就匆匆离开了酒吧。 酒吧中,吴亦凡饶有兴致的坐在沙发上喝酒,仔细回味着刚才的那个戴面具的歌手,这倒是让他想起了家里的那个夏初。 沐沐看他有点不太对劲,不要给夏初添麻烦,就端起一杯酒走过去说“你好像是在找什么人,我是这里的老板娘,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 “老板娘?”吴亦凡迟疑了一下。 “怎么不像?” “不是,打听个人。刚刚驻唱的歌手。” “打听她有事?” “你不需要知道。”他抿了一口酒看着她。 “看上她了?” 吴亦凡突然冷冷的开口“如果你没有我想要的答案,那我就没有必要继续和你说下去了。” “玩的愉快。”说完沐沐起身离开,可是吴亦凡还是急切的想知道答案,“她,她叫什么?” 沐沐心里想着,我家女人的魅力还是不错的,“如果你们还见面的话,这个问题还是你来问她吧。” 吴亦凡重重的放下了酒杯。 第二天,家里像是被小偷洗劫过一样,什么东西都没了,只留下必要的生活用品,问了管家才知道,澳洲公司出了一点问题,老爷和夫人一早就赶去了,家里的东西也是连夜打包空运去了澳洲。 出门买菜回来,发现吴亦凡的车停在了车库,才回来么。 我一个人努力的做着饭菜,没有妈妈,没有仆人,我照样可以生活。 走过吴亦凡的房间,门没有关,他像个孩子一样趴在床上熟睡,我轻轻的带上房门,看见门框边的花瓶里有一束白玫瑰。还记得,妈妈最喜欢了。 墓地,由于害怕,叫上了吴世勋一起,他也正好没有通告,就一起来了。 看见一块黑色的墓碑,都没有勇气念下上面的名字。 眼睛一阵刺痛,身体一震,下意识吸了吸鼻子,滚烫的泪珠流了下来。我一个人抱着白玫瑰抽泣,吴世勋搂着我的肩膀,我无力地趴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别墅,我走后,吴亦凡也抬头看了看手表,打开房门准备下楼倒水。 走进厨房闻到了喷香的饭菜味,就忍不住瞄了一眼,拿起餐桌上的留言:这是午饭,如果醒来就热一热吃了吧。 看完之后立马扔掉,拉开椅子认真的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她去哪里了? 突然,吴亦凡似乎想起了什么,披上外套就出门了。 到了墓地才发现,她其实不需要自己。吴亦凡其实是害怕她一个人伤心才过来的,不过,好像有点自作多情了呢。 结束后,吴世勋把夏初送到了别墅,吴亦凡僵着脸看着电视,夏初邀请吴世勋进去坐坐,吴亦凡却说“世勋啊,今天公司那里没有去练习吧,快回去吧。” 吴世勋也发现了吴亦凡的不友好,于是就应了一声离开了,夏初把他送到了门口。才进来收拾桌上的碗筷,吴亦凡就说“开心么?” 夏初一脸迟疑“什么?” “我让世勋搬进来。”夏初翻了个白眼说“无聊。” “你刚刚去哪里了?” 夏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又恢复平静说“墓地。” “下次不要去那种地方了,看起来就比较可怕,据说阴气很重,最好少去,一定要去的话我。。。”吴亦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夏初打断了“吴亦凡,你是在干嘛,我连见我父母的权力都没有了?去哪里还要问过你是吗?你是在幸灾乐祸吗?以后我每次过完生日之后还要少一把纸钱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 夏初说完就放下了所有的碗筷,直奔向自己的房间。 吴亦凡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自嘲的笑了笑,我是不是对这个丫头有点关心了?脾气和小时候一点都没有变。 吴亦凡离开别墅去了酒吧,夏初听见关门的声音之后也收拾好了东西去了酒吧。 一进酒吧,夏初就带上了面具,没有和沐沐打招呼就拎着吉他去了舞台。 今天的歌很悲伤,夏初唱的时候没有一丝笑意。 下来之后,吴亦凡从旁边冒出,夏初现在真的不想看见这张脸。 “有事?” 吴亦凡眯着眼睛看着她说“你叫什么?” “夏凉。”她冰冷的说完离开去了吧台,留下吴亦凡愣愣的站在那里。夏凉,夏初。 沐沐发现了夏初的心情不好,就微笑着说“美女来杯酒呗。” 夏初也不想扫兴,于是就点了一杯。 “那个帅哥一直在看着你哦。”沐沐端上酒说。 夏初掉了头看看,果然是吴亦凡。 “呵,这么帅的人还怕身边没有美女吗,问起我决定是找乐子的。”夏初果断的说。 “我看不见得哦。” 夏初就说了一句别逗,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准备离开。 一掉头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夏初抬了头看看,又是吴亦凡这个家伙。 “我叫吴亦凡。”他估计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自我介绍,在夏初的印象里是的。 夏初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离开了酒吧,总是觉得有人跟着她,于是回头看“你怎么跟着我?” “你一个女生不安全。”吴亦凡说着就迈着大长腿走了过去,“你家在哪里,我送你。” “不需要。”夏初的冷漠丝毫没有让吴亦凡放弃,于是绕来绕去就走进了一个小区,说“这就是我家,你可以回去了。” “我看着你上去。”夏初只好走进楼道里,在窗口看见他的背影才下楼离开,谁知这一跟就说一个星期。 这天,夏初准备离开酒吧,用余光瞄到吴亦凡也穿上外套离开,突然回头,“吴亦凡,你说过不要跟着我了。” “很好,最起码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吴亦凡有点不要脸的说。 “我不是你可以找乐子的那种女人,来这里唱歌只是我喜欢罢了,你不必要每天都来的,你有你的时间,我有我的生活,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吴亦凡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冷冷的说“我跟着你是我愿意。” 旁边的人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幕,还喊着“在一起。” “够了,如果你执意要跟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吴亦凡的嘴角似乎向下弯了一下,“我们的距离必须容得下三个人,就像现在。”说完,夏初头也不回的走了。 “好!” 这句话是在一个红绿灯前听见的,“好,我同意。” 夏初不可思议的调过头看着他,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点开心,不过,吴亦凡,你不要这样。就像中毒无法自拔 “喂!夏初,好了没有!”吴亦凡焦急的在休息间等待他的新娘。 夏初一把拉开换衣间的帘子,身穿着的婚纱有着华丽丽的蕾丝薄纱,搭配上各种刺绣和水晶,散发出梦幻色彩,让吴亦凡看的愣住了,夏初瞪着他喊着:“吴亦凡!催什么催!还有几分钟我才嫁给你呢!逃婚分分钟的事情啊!” 吴亦凡听了歪嘴一笑,走上前去搂住她说“逃婚?那你要看看我送不松手啊。” 沐沐穿着伴娘服走过来着急的说:“你们两个还有工夫在这里调情?婚礼开始了!” 听完两人立刻规规矩矩站好,互相挽着对方,满满的幸福感。 此时他们不知道,一袭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的男子已经吸引了全场女性的目光。 当婚礼进行曲奏响的时候,夏初和吴亦凡缓缓入场,两边的亲友都向他们送向祝福的目光。走到那个墨镜男子的时候,夏初心里想他怎么坐在自己亲友的位置上?对他怎么没有印象? 当神父宣布他们成为合法夫妇之后,两人深情拥吻。 当然,在婚礼结束之后,新娘应该丢捧花,谁接住了就是下一个获得幸福的那个。 夏初慢慢的转过身,向后丢出了捧花,本来应该尖叫的女生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夏初看见身边的吴亦凡脸色也黑了下来,连忙转过身看看发生了什么。 男子缓缓摘下墨镜,露出了那双闪亮的大眼睛,冲着夏初笑着说:“妹。” 夏初又惊又喜的说:“鹿晗?” 婚礼结束,夫妇和鹿晗来到了星巴克,买了三杯咖啡就坐在角落里谈了起来。 “鹿晗,你怎么来了?”夏初对这样的美男子毫无抵御能力,吴亦凡不由得把夏初往怀里搂的更紧些。 鹿晗笑了笑看着他们,说:“妹妹结婚都不叫哥哥来,真的是太过分了。” 夏初赔笑说道:“哎呀,说,究竟是回来干嘛?”夏初的脸渐渐严肃了起来。 鹿晗眉头一紧,“你知不知道,那年车祸的原因?”说完还看了看吴亦凡。 夏氏集团总裁的车祸已经过去了两年,警方已经定为天气原因导致的事故,但是在鹿晗眼里看来,没有那么简单。 “据我了解,那天是夏初的生日,全家上下都在准备着你的生日,不过,我调查到了生日现场监控的一个画面。”鹿晗说完,就拿起手机放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的男子是,吴亦凡的父亲,视频里他正在打电话,只听见了“刹车剪断了吗?” 夏初看了木讷了很久,吴亦凡也是一动不动的,显然,这就是车祸的真凶。 “虽然现在没有证据,当时作案的凶手已经消失,吴总裁的罪名已经构成不了,不过,不是他的东西就应该还回来。”鹿晗的面容渐渐凶狠,夏初的指甲已经深陷进了手掌间。 “你们自己冷静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鹿晗站起来深吸一口气离开,虽然那个男人离开了他们母子,虽然对他没有一丝感情,但是,那个男人亏欠他们母子的太多了。 鹿晗走后,夏初开口:“他是夏秋生和鹿雨的儿子,也就是和别的女人的私生子,那年爸妈还在准备结婚,鹿雨跑过来讨个说法,爸爸只是给他们一笔钱去了意大利生活,并且每个月给他们生活费,这一切,只是被我发现了,那时候看他们母子可怜,就认下了他这个哥哥,我想,对他们亏欠的太多了,鹿晗现在是想要把他应该拥有的全部拿回来吧。”夏初把头靠在吴亦凡的肩上说,“亦凡,这是我欠他的,我必须要把公司抢过来了,你呢?” 吴亦凡微笑着看着她:“笨蛋,既然是我爸犯下的错,我也有责任负责,我会帮你的。” 看见吴亦凡这样,夏初也是很幸福,看来自己没有找错人,给鹿晗发了条短信:我们可以帮你。 鹿晗这里,怎么说呢,连拿出手机的空间都没有。 几分钟前,鹿晗上完洗手间准备出来洗手,却看见穿着卡其色无袖裙的长发女子戴着墨镜躲在男洗手间的门口慌张的看着外面。 “小姐,这是男洗手间,要上残疾人洗手间也是在对面啊。”鹿晗看见这个女的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有做什么好事。 突然几个黑衣男子走来走去说“她会不会在洗手间里?先去男洗手间看看。” 听见这个,两个人都睁大了眼睛,鹿晗刚准备说“你一直有进男洗手间的癖好?”就被女生拉近了男洗手间。 关上门,女生摘下墨镜,露出了可以和鹿晗的眼睛相媲美的双眼,把食指放在最前说“嘘!” 鹿晗笑了笑,这个女孩怎么这么幼稚。 听见了那群男人的声音,“这里全是男的。” 他们以为这下子可以送一口气了,谁知一个男人一拳头砸在了门上,大喊:“女人,我知道你在里面,我看见了你的脚!” 女生以为把高跟鞋拎起来就可以了,谁知忘记了自己脚。 鹿晗指了指门,用这口型说:“找你的?” 女生 点了点头。鹿晗先是随意的笑了一下,就一把拉住女生的胳膊让她靠着自己吻住了她,女生使劲推开他可是做不到,嘴唇被堵得死死的,女生只是“唔唔”的呜咽着。 “大哥,里面好像在办事。”一个男的对那个砸门的人说。 这时鹿晗放开了她,女生满脸通红的看着她,鹿晗受不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只好瞥在一边说“滚开。”说完,手游走到了女生的腰上,女生坚持不住呻吟了一声。 他是在帮我还是在玩我? 男人的脚步声渐渐减小,看样子已经离开了。 女生离开狭小的空间,穿上高跟鞋就跑。 鹿晗也只是笑笑看着她离开,似乎,她的魅力很大呢。 尚薇薇从出生到现在估计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今天了,闺蜜的婚礼没有参加,还差点被暴发户xx,薇薇走出星巴克想想都恐怖。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就在夏初父母身亡的前两个星期。 kiss绯闻的记者朴娜恩就接到了社长的命令。 社长在办公桌前一本正经的说:“娜恩啊,作为我们kiss绯闻的重要实习记者,你去江边公关找这两个人的关系,多拍点照片。” 娜恩拿起桌上的照片翻阅起来,男生是最近走红的模特金钟仁,女生就是当红女星宋茜,他们在一起了? 社长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娜恩啊,如果你这次成功抓到他们的绯闻,你就是我们kiss绯闻的正式记者了。” 一想到自己快要是正式记者了,就开心的笑着对社长说“社长,我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江边公馆,顾名思义是一个坐落在汉江边的高级公馆,四周都有绿树环绕,春天院子里百花争艳,是不少社会名流出席的高档会所。 娜恩和伙伴灿荣(2pm 成员)化妆成服务员收买了看门的大爷,从后门悄悄的溜进去。 娜恩端着蛋糕,灿荣端着香槟,看见娜恩娴熟的样子,灿荣不禁失笑说“怒那似乎很熟练啊。” 娜恩骄傲的笑了说“我以前经常在爸爸的拉面馆帮忙,自然就会啦。” 灿荣点了点头说“对啊,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伯父的店里了。” 娜恩似乎秒到了目标,端好盘子说“好了,我发现他们了,耳机联系。” 说完就端好盘子向他们走去,宋茜和金钟仁交谈甚欢,娜恩一连几次从他们身边走过都没有注意到。 “怒那,酒会结束了。”灿荣在角落的落地窗小声的说。 娜恩很快的和他会和,一起去储物间换好便服假装工作人员走进后院。 “我听见他们要去没有摄像头的路灯下见面,就是这里了。”说完,灿荣就拿出包里的相机递给她,然后就拍了拍自己的肩意识她上去。 娜恩一跳,灿荣也接住了她。 果然没错,那辆黑色的保姆车是水晶的,她身边的那个就是金钟仁,娜恩在心里偷笑,哈哈哈,在这里幽会,还不干好事,被我抓到了吧,明天头条就是你了,我的正式记者希望满满的。 就在娜恩得意洋洋的时候,背后突然出现了男声“你们在干嘛。” 两人机械的转头,灿荣一个不稳,两个人都摔在了草坪里。 “灿荣你的腿。”娜恩被压的吃痛。 灿荣站起来小声的叫着“怒那。”可是娜恩就是没有听见。 娜恩整理好头发猛的一抬头,对上了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双眸。 这张绝美的脸她朴娜恩怎么会不认识呢,他们曾经是高中同班同学啊,可能是世勋太红来的学校次数太少,连班上同学名字都记不住,怎么会记住她呢。 吴世勋夺过娜恩手中的相机,娜恩只好垂头丧气的说“不要弄脏镜头也不要删照片。” 吴世勋看着看着,好看的眉头毅然紧皱,抬头看着她说“你们这些八卦记者就是这样吃饭的么?总要利用别人的隐私么?大家只是工作不一样而已,要互相谅解,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平常最讨厌这种跟踪抓拍的记者了,一点事情就炒作,我看你们还是趁早转行吧。”说了一大串,吴世勋把相机丢给灿荣就离开了。 在吴世勋背后,娜恩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嘟囔着“为什么工作关你什么事!” 随机掉头准备继续拍,谁知道当娜恩爬上围墙的时候,水晶和金钟仁就这样看着她伸出手,示意交出相机。 第二天,社长又是一顿大骂,“看看你们,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被别人说了一顿,怎么当正式记者。”犹豫说是被吴世勋骂了一顿太难堪,就说了是被保安发现的,“好了,下一个任务,调查他们的关系,如果没有我满意的答案,你们就收好工作牌走人吧。” 这回社长真的是生气了,看着桌上的照片,耶嘿,这不是吴世勋那小子嘛,不过旁边的是。。。夏氏集团的千金。哇塞,这小子这么厉害。 哼哼,给我等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