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4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4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4部分池正新來说,邹绍闲则与陌生人不一样。 作为除了孟晋扬之外孟家权力最大的人,池正新总是尽职尽责地确保把所有的资料都第一时间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包括孟家的医生邹绍闲,池正新对他也了解得很是透彻。 除了钻研医学之外,邹绍闲对待任何事情都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三分钟热度而已,所以他在表明对池正新产生了兴趣之后才会遭到孟晋扬的极力反对。 孟晋扬实在是太了解邹绍闲了,自从儿时差点被自己的父亲杀死却失手杀了父亲之后,邹绍闲心里的伤就再也不曾痊愈过。医病者总是不能自医, 别看邹绍闲表面风光,其实这么多年他过得一直很苦闷。 孟晋扬何尝不想邹绍闲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可是他不能拿池正新的感情來赌邹绍闲的热度能够持续多长时间。所以,孟晋扬总是竭力阻扰邹绍闲对池正新出手。 但是后來,事情的发展就由不得孟晋扬控制了。直到现在,孟晋扬都无法理解池正新究竟是怎么看上邹绍闲的。 如果邹绍闲知道了孟晋扬的想法肯定会被气死的,他怎么就不能被池正新看上了?他邹绍闲要学识有学识、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连床上的技术也是不错的……咳咳,扯远了。总之,邹绍闲认为自己还是配得上池正新的。 很多时候,邹绍闲总是像一条大狼狗似的缠着池正新,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池正新刚开始还正正经经地回答大概是什么时候。后來,被缠得烦了,池正新就直接说道,“我不记得了。” 邹绍闲很是失落,他总是觉得池正新好像不是很爱自己,只是因为当初被自己纠缠得太久才无可奈何答应与自己在一起的。 这个想法一旦萌生了出來,邹绍闲整天都提不起精神來。 在察觉到邹绍闲的不对劲并询问了原因之后,孟晋扬还笑话他像个小媳妇,除了在床上占有主导地位之外总是被池正新牵着鼻子走。 邹绍闲洝接蟹床得辖锏乃捣ǎ档暮芏浴?br /> 相比于邹绍闲來说,池正新真的很忙,孟家一小半的事情由孟晋扬处理,剩下的一大半事情都是由池正新处理的。 邹绍闲这个小媳妇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早上送池正新出去,晚上迎接他回來,日复一日。呵呵,邹绍闲真的不想在刚才那句话的末尾再加上一个“年复一年”。 为了能够和池正新多一些相处的时间,邹绍闲甚至找到孟晋扬让他再多招一些贤才,好让池正新歇一歇。但是结果也很明显,池正新更忙了,因为他还要指导那些新來的怎么着手处理各种问睿?br /> 这天晚上,池正新又是很晚才回來。 “我不是告诉你要早一点睡,不用等我了吗?”池正新脱了外衣,把它挂在衣架上。 邹绍闲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來到池正新的身后为他捶捶酸痛的肩膀,活脱一个小媳妇的模样。 “你吃饭了吗?”邹绍闲问道。 池正新摇头,“还洝絹淼眉俺浴!?br /> 邹绍闲立即说道,“我去吩咐佣人给你做饭。” “先不用着急。”池正新抓着邹绍闲的手,笑着说道,“你还是先给我捶肩膀吧,最近它总是牵扯着以前的伤口,疼得厉害。” 邹绍闲很是无奈,“之前就告诉过你,等伤口完全愈合了再投入工作也不迟,可惜你总是不听我的话。等到将來老的时候,伤口引起的各种后遗症就有你受的。” 池正新倒是不担心,“有你这个医生在我的身边,我怕什么?” 就因为这一句话,邹绍闲总是拿池正新洝接邪旆ā?br /> 池正新被邹绍闲按摩得很是舒服,慢慢地,他已经快要睡着了,但是却突然听见邹绍闲说道,“阿新,我们总不能一辈子都这样吧?” “什么意思?”池正新不是很明白。 邹绍闲说道,“我不想年复一年地过这种白天送你离开晚上再等你回家的日子。” “你是嫌我陪你的时间太少?” “……”邹绍闲怎么觉得自己很像是被池正新包养了却得不到滋润的怨妇。 得不到问答,池正新又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唉,算了算了。”邹绍闲略显烦躁,“我们都是男人,我知道男人理应以事业为重。你就当我什么都洝剿蛋桑 ?br /> 邹绍闲不说,池正新也不再问。于是第二天和之前的每天都一样,天未亮,池正新就离开了家。 邹绍闲一边骂自己像是一个深宫怨妇,一边又忍不住把手放在池正新刚刚睡过的地方,感受着他的余温。再想见他的话,又要等到晚上了。 这一天邹绍闲依旧是无精打采的,给戎皓龙送來的小警察包扎时还差点不小心用剪刀伤了他。 但是很快邹绍闲就精神了,因为今天池正新回來得很早! 在替戎皓龙把小警察送回警局之后,池正新找到邹绍闲,“从现在开始,我就有很多的时间可以陪你了。” “真的?”邹绍闲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池正新主动把自己送进邹绍闲的怀里,“那天你让大少爷多招一些贤才,你还记得吗?” “记得。” “我反应比较迟钝,暂时不是很理解你的意思,但是大少爷却很明白。所以他让我把手里的工作转交给其他我信得过的人,也好抽出时间陪你。最近一段时间我都在忙着交接的事情,今天终于忙完了。” 邹绍闲心疼了,“仅仅只是交接的工作都忙了这么久?姓孟的也太欺负你了,他是把你当做奴隶來用了吧!” 池正新笑了,“就算大少爷是奴隶主,那也是最好的奴隶主,谁都比不上大少爷。” 邹绍闲很不乐意,“禁止你对孟晋扬那个混蛋进行个人崇拜,要崇拜也只能崇拜我。” 池正新的耳朵动了动,对邹绍闲说道,“你完了。” “嗯?” 孟晋扬和顾成溪不知何时站在了医疗室的门口。孟晋扬说道,“混蛋是吧?阿新,我看你还是继续工作吧,某些人好像不是很领我的情啊。” 邹绍闲的嘴角抽了抽,“我哪有不领你的情?”边说边抱紧了池正新,任何人都别想抢走他。 孟晋扬但笑不语,顾成溪则说道,“你不用抱那么紧,洝饺撕湍闱腊⑿隆!?br /> “那倒不一定。”邹绍闲可洝接型前装材歉鲂∽樱澳忝莵碚椅易鍪裁矗俊?br /> 孟晋扬说道,“我和成溪要去国外登记结婚,登记处需要两个人的体检表,所以特意來找你帮忙。” 对此邹绍闲表示严重地不理解,“两个人在一起不就行了吗?为什么一定要用婚姻來束缚彼此?” 顾成溪说道,“如果你也和阿新结婚的话,再有别的男人骚扰阿新,你就可以特别有底气的说一句‘我才是阿新的合法伴侣,你们全都给我靠边儿站’,你不觉得很爽吗?” 听顾成溪这么一说,邹绍闲也心动了,然后问池正新,“你想和我结婚吗?” 池正新点头,“想。”池正新的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总觉得洝接心且恢交槭椋械母星槎枷缘煤懿豢煽俊?br /> 得到了回答,邹绍闲兴奋得立即开始准备几个人的体检表,高兴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池正新对孟晋扬说道,“不如询问一下凌溪他们几个人,万一他们也有结婚的打算,不如我们一起把事情办了吧。” 顾成溪说道,“我之前联系过皓龙,他说凌溪太累了所以在睡觉,他估摸着凌溪最起码要睡上两天。” “我还是第一次觉得凌溪傻得可爱。”孟晋扬说道,“书上说什么他都信,整整四十九天的守灵时间,也亏得他能够坚持下來。为了他,我和成溪的婚礼一直推到现在才敢开始筹备。” 池正新的心情突然有些低落,“如果我那一天也在的话,也许白安就不会死。我一直以为是老天给的缘分,让凌溪和白安这对亲兄弟团聚,可是洝较氲秸庠捣志谷徽饷炊淘菥徒崾恕!?br /> “阿新……”邹绍闲从背后抱着池正新,“我们不是说好再也不提白安这个名字了吗?凌溪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万一被他听见,又该伤心了。我们只用把他放在心里就好。” 池正新点头,“我明白。” 有些人是靠心來铭记一辈子的。番外7 番外7 白色西装袖口处的纽扣被几根手指來回地拨弄着,顾成溪在紧张。 面临着结婚这件人生大事,顾成溪真的洝接邪旆ǖǎ芨嫠咚换岫诿娑悦辖锏氖焙蚋迷趺吹坏厮党瞿蔷洹拔以敢狻保?br />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成溪居然觉得很陌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而已,顾成溪已经忘记了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模样的。 有时候,顾成溪还会想念父亲和母亲,在梦里也问过他们是否怨恨自己选择与孟晋扬在一起。可是自始至终,顾成溪也听不清他们在梦里究竟说了一些什么。 其实不管父亲与母亲在说什么,顾成溪都明白那是说明自己的心里还是存着一个疙瘩,但是他不打算让孟晋扬知道。 也有一些时候,顾成溪会想到魏传文,那个想要带他奔向自由的男人虽然已经长埋于地下却总是能让他的心莫名其妙地疼一下。 这么多人在为自己的幸福铺路,顾成溪知道如果自己过得不幸福实在是很对不起他们。 最后一遍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房门,顾成溪走了出去。 顾子雨在门口站在,“哥哥,你准备好了?” 顾成溪点头,“你在这里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忘记了今天也是你和远晨结婚的日子。” “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顾子雨突然把顾成溪抱进怀里,“哥哥……” 顾成溪笑着说道,“快要结婚了才想起來向哥哥撒娇吗?” 顾子雨不说话,只是眼泪不受控制地滴落在顾成溪的脖子里。短短的二十几年,顾子雨却觉得自己的哥哥走得很辛苦,如今和孟晋扬结婚究竟是对是错也只能全凭时间來证明。幸福这种东西如果真的存在,请老天全都赠与哥哥,好不好? 感觉到脖子湿了,顾成溪的眼眶也禁不住湿润了起來,“小雨已经比哥哥还要高了居然还哭鼻子,羞不羞?” 顾子雨擦干了眼泪,“在哥哥的面前,小雨可以永远都是孩子。” 顾成溪像是小时候那样在顾子雨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小雨这么乖,这是哥哥奖励小雨的。” “……”顾子雨忍不住说道,“哥哥还真的把我当成小孩子了,我很洝接忻孀拥暮寐穑俊?br /> 顾成溪笑了。 整点的钟声响了起來,于是顾成溪牵起顾子雨的手,“走吧,时间到了。” 六对新人一起举办婚礼,这也算是孟家有史以來最大的喜事了。 看到不远处微笑着的孟晋扬,顾子雨推着哥哥向前走,“去找你的幸福吧。” 顾成溪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上翘着,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走向孟晋扬,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上。 “成溪今天真的是好看极了。”孟晋扬说道,“我体内的色/狼因子又在蠢蠢欲动了。” 明知道这种话很是夸张,顾成溪却忍不住高兴起來,“不过是和平常一样的西装而已,能好看到哪里去?” 孟晋扬突然把顾成溪的手放在自己已经胀起來的下体处,“你说呢?” “……”顾成溪哭笑不得,赶紧把孟晋扬拉扯进他刚刚才走出來的房间里,“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话音刚落,就被孟晋扬狠狠地吻住了。 眼看着一场大战在即,顾成溪只好推着孟晋扬,“别闹,婚礼的时间就要到了。” 孟晋扬立即通知池正新,让他们的婚礼先进行,自己和顾成溪的婚礼则推迟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顾成溪的眼睛里开始冒星星,直接昏过去是不是比一会儿被做昏过去要好一些? 孟晋扬舔舐着顾成溪的耳朵,“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顾成溪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所以提出唯一的要求,“别把衣服弄脏了,否则一会儿还怎么穿着它结婚?” 孟晋扬奸诈地笑着,“我就要你穿着这身衣服。” 顾成溪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孟晋扬的手在顾成溪的身上移动着,瞬间就解开了彼此衣服上所有的扣子,然后与顾成溪的身体紧紧地相贴在一起。 “成溪,”孟晋扬问道,“你是否愿意迎娶你眼前这位霸道、冷血、强硬、且容易伤害你的青年做你的妻子,爱他、安慰他、尊重他、守着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于他,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顾成溪不想哭,可是却控制不住,“我愿意。” “现在该你问我了。”孟晋扬低下头,吮吸着顾成溪胸前的两粒红果。 顾成溪的身体猛地一颤,立即抱紧了孟晋扬。 孟晋扬使坏地咬了一下顾成溪,“快问。” 顾成溪的身体又是一阵震颤,“晋扬,你是否愿意嫁给你眼前这位不温柔、不坚强、不成熟、且容易无情的青年做你的丈夫,爱他、安慰他、尊重他、守着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於他,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说完,顾成溪松了一口气,天知道他为了不发出任何呻/吟的声音忍得有多么的辛苦。 孟晋扬抬起头,看着顾成溪,眼睛里溢满了那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我愿意。” 顾成溪擦了擦孟晋扬的眼角,“你哭了?” “傻瓜。”孟晋扬说道,“这是你的泪,掉落在我的脸上了。” 顾成溪傻笑着,不拆穿孟晋扬的谎言,“好吧,我承认那是我的眼泪。” 眼泪总是亮晶晶的,顾成溪和孟晋扬好像都从这些晶莹剔透的眼泪中看到了他们美好的未來。 三个小时后,孟晋扬终于抱着实在是站立不起來的顾成溪从屋子里走了出來。 池正新他们几个人的婚礼早就举行过了,“大少爷,你和成溪的婚礼要现在开始吗?” “不用了。”孟晋扬说道,“我们已经用另一方式举行过了。” 怀里的顾成溪低声说道,“你还是背着我走吧,这样比较不丢人。” 孟晋扬把顾成溪放在地上,然后蹲在他的面前,“上來吧,我背着你。” 顾成溪爬到孟晋扬的后背上,说道,“这匹叫做晋扬的马可以走了,驾!” 孟晋扬背着顾成溪就往前跑,一边跑还一边问道,“请问主人,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顾成溪笑得幸福极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去哪儿都无所谓。” “这样啊?”孟晋扬说道,“那和我一起浪迹天涯可好?” “好啊。”顾成溪说道,“不过我最近被一个叫做孟晋扬的家伙养得比较懒,所以你要一直背着我才行。” “洝轿暑}!”孟晋扬转头亲吻顾成溪。 咔嚓一下,这一幕被手里拿着相机的邹绍闲拍了下來,和今天拍出來的其它照片一样,都成了永恒。 番外end 【番外写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各位朋友的跟读。 一些读者想要看白安的番外,我在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洝接行此?br /> 白安这个角色本來就是我创造出來打酱油的,能够获得你们的喜爱说实话我真的很意外。 文章本來对白安的设定就不多,他又洝接衏p,所以写起番外來会比较困难,因此我就故意无视了某些读者的要求,洝接行窗装驳姆狻#?^__^*) 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另外,很多读者询问我下一篇开什么类型的文,谢谢你们的关心。 虽然我比较擅长写现代文,但是下一篇我打算尝试写古代耽美武侠,书名暂定为《江湖无意了沧桑》。 一些读者不喜欢看古文,觉得大部分古文都写得神神叨叨的,既看不懂又不好看。在这里,我可以保证,我的文章里绝对不会出现那些过于华丽却洝接惺翟谝庖宓拇试澹钥垂吡讼执牡亩琳咭膊环潦宰哦炼量础?br /> 其他的也洝绞裁春盟档牧耍故悄蔷浠埃恍荒忝且恢币詠矶云蠖斓闹С帧T勖窍卤臼槔镌偌 ?br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