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3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3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3部分住了下來。 萧齐的伤势很严重,在前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动也不能动,连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是沈遥帮他解决的。说实话,萧齐真的很感激沈遥,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细心照顾到这种地步。 在这短暂却又漫长的养伤时间里,萧齐活得很是惬意,人生的前三十年全都用來厮杀,并洝接泻煤玫叵硎芄睿患热焕咸於嶙吡怂囊磺校筒环了匙爬咸斓囊猓嬲嬲匚约夯钌弦淮巍?br /> 在无聊的时间里,萧齐不是洝接邢牍顺上淙凰攀呛Φ米约阂晃匏械淖锟鍪祝窍羝刖褪俏薹ê匏?br /> 有时候,萧齐也觉得自己的爱很贱,就好像沈遥的絮叨一般,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在听,就一直说啊说的,完全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真的想听他说话。 想到沈遥,萧齐就无意识地笑了。那个只有二十岁的大男孩,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魔力,很是阳光,也很是温暖。萧齐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沈遥多一些,就算有时候他啰嗦得萧齐直想用自己的嘴來堵上他的嘴。 又过了一段时间,萧齐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沈遥嘴里的那个无良医生的医术很是不错,留下來的药在被用完的时候,萧齐身上的伤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看到萧齐好了,沈遥就说道,“既然你已经好了,那就快点离开吧。” 听到这句话,萧齐愣了,“你是在赶我离开?”萧齐以为,沈遥也是想和自己永远生活在一起的。 沈遥挠了挠头,“抱歉,我说话比较直,你可能不喜欢听。那个你想住在这里的话也可以接着住,不过你还是尽快找到房子搬出去吧。我这里本來地方就小,两个人住很是拥挤,再说,我的工资实在是养不起两个人了。” 萧齐明白了,沈遥对他根本就洝接心歉龇矫娴囊馑迹磥硎撬攵嗔恕C娑哉庋慕峁羝牒懿桓市模墒且参蘅赡魏巍9顺上睦泳桶谠谀抢铮羝胧翟谑遣桓以偾嵋椎厍科壬蛞A恕?br /> “我知道了。”萧齐说道,“我明天就搬出去。” 萧齐还有两三处私人房产,孟晋扬就算找到了那几处房产想必也不会处理它们。 在离开之前,萧齐第一次问沈遥,“反正你也洝接邪椋裁床幌牒臀易≡谝黄鹉兀俊?br /> 沈遥觉得奇怪,“我洝接胁幌牒湍阕≡谝黄鸢。懈鋈四芄慌阄遥腋咝嘶箒聿患澳亍V徊还憧纯次艺庑∥眩睦锵袷强梢宰×礁龀赡耆说难樱课一骋筛盖拙褪蔷醯谜饫锾妨耍圆盘嵩缛ヌ焯孟砀5摹!?br /> 萧齐笑了,沈遥这个人脑子太过简单了,如果自己不说,他是永远不会往那方面想的。 所以萧齐在确认了自己的房子还可以住之后,又回來见沈遥,“跟我离开吧,我保证给你一个好生活。” 沈遥不明白跟着萧齐离开这句话是几个意思,但是有一点沈遥很明白,那就是萧齐洝接泄ぷ靼。瑳〗有工作的人该怎么赚钱过好的生活? 为了沈遥的这个想法,萧齐很快就在码头找到了一份搬运的工作。他害怕被孟晋扬和张敬的人发现,只好选择在最危险却反倒最安全的地方先暂时找一份工作打发了沈遥再说。 有了工作,也有了住的地方,萧齐成功地带走了沈遥,虽然是以朋友之名。 沈遥的工作只是在每天下午才开始的,所以上午他总是來到码头來为努力工作的萧齐做一些擦擦汗、倒杯水之类的事情。 同样在码头工作的其他人总是调侃沈遥是萧齐的小媳妇,沈遥刚开始听着还觉得挺别扭的,后來就觉得也洝绞裁矗凑约阂膊豢赡苡邢备荆敲醋鱿羝氲南备居Ω脹〗什么吧?就是不知道萧齐是怎么想的。 这天沈遥同样在给萧齐擦汗,突然发现萧齐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洝绞裁础!毕羝肭啃邪炎约旱哪抗獯硬辉洞δ翘跫唇肟庾鞘械拇弦屏嘶貋恚顺上沼谝吡耍羝胫暗哪嵌螞〗有结果的爱终于要正式结束了。 萧齐接着去干活,沈遥扭头看着刚才萧齐可能看着的地方,然后就与一个年轻人的视线相撞。那是顾成溪,可惜沈遥并不知道。 下了班,萧齐与沈遥一起回家,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那是邵哲,萧齐能够感觉得出來。 随邵哲跟着吧,萧齐想,他只要护着身边的人就可以了。 “我们买些菜回去吧。”沈遥说道,“家里冰箱里的菜都吃完了。” 萧齐突然牵起沈遥的手,“我现在被你宠得以后其他人做的饭我全都不想吃了,所以你要对我负责一辈子。” 沈遥的心里在小鹿乱跳,“可以啊,只要你不觉得我烦就好。”番外3 番外3 “哥哥,为什么我和远晨都是你的弟弟,你却要对远晨那么好?” 睁开眼,孟哲瑜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梦见了初识人情冷暖的小时候。 自从孟晋扬和凌溪失踪之后,孟哲瑜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这样的梦。 孟哲瑜不能否认,他在担心孟晋扬。那个人不久之前才把自己从詹烨修的恶魔羽翼下救出來,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掉了?孟哲瑜不相信。 打开灯,孟哲瑜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好像压下了心里的那份忧心。 池正新的眼睛失明了却还在为了保卫孟家努力着,连从來不问世事的孟远晨、与孟家毫无联系的顾子雨都在为孟家的未來奋斗着,可是孟哲瑜却一点都洝接姓庵中乃肌?br /> 现在孟哲瑜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做梦,美梦或者是噩梦。 美梦倒是洝绞裁矗薹蔷褪敲渭宋抻俏蘼堑男∈焙颍饫锏男∈焙蜃匀皇侵该险荑さ哪盖姿廊ブ暗氖惫猓?br /> 噩梦就更洝绞裁戳耍险荑ぜ负醣丈涎劬湍芸吹秸察切扌缀莸刈急赴驯拮铀υ谧约旱纳砩稀?br /> 想到詹烨修,孟哲瑜就觉得自己的後|丨穴在隐隐作痛。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彻底忘掉这个恶魔? 也许是最近经常梦见小时候的关系吧,孟哲瑜突然想要搬回孟家的祖宅。那里虽然死过很多人,但是一个人活到孟哲瑜这种份上,难道还能怕鬼不成? 既然起了这种心思,第二天孟哲瑜就找到了池正新,并且说出自己的想法。 池正新不想同意孟哲瑜的要求,孟家正值多事之秋,哪里还有多余的人手专门排到祖宅里去保护这个二少爷? 孟哲瑜知道池正新的难处,所以说道,“大哥虽然失踪了,但是魏献好歹还在,一般人不知道我们和魏献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所以忌于魏献的势力,孟家的祖宅暂时还是安全的,不需要你派多余的人手來保护我。” 失明已经让池正新处理普通的事务时也要耗费很大的精力,所以他实在是无暇顾及这些小事情了,“回祖宅散散心也好,但是务必请二少爷随身携带武器保护自己。” 孟哲瑜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给池正新添乱,然后很快就搬回了祖宅里。 在搬回祖宅的第二天孟哲瑜就后悔了,因为詹烨修跟着他也住进了祖宅里。 孟哲瑜仗着自己是孟家的二少爷所以想要赶詹烨修离开,但是后者仗着自己带來的人多,孟哲瑜不能拿他怎么办,所以一直死皮赖脸地待在这里。 一个人可以洝搅硾〗皮到这种境界,孟哲瑜真的是佩服至极。 好啊!你不走,那我走总可以了吧!孟哲瑜也不用收拾任何的行李,只是带着自己的武器立即离开祖宅,但是洝阶叨嘣毒捅徽察切薜娜俗チ嘶厝ァ?br /> 孟哲瑜觉得自己的噩梦又要重演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詹烨修并洝接性俣运斜薮蚧蛘呤桥按?br /> “我就是想好好的和你过日子。”这是詹烨修的原话。 孟哲瑜相信詹烨修的话才有鬼!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大哥!”孟哲瑜真的是快被气疯了,“我究竟是哪里和大哥相像,你说出來,我改还不行吗?” 詹烨修笑得很奸诈,“哪里都不像,你要怎么改?况且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的大哥了,我反而很喜欢你。” 孟哲瑜壮着胆子给了詹烨修一个耳光,“别耍我了行吗?有意思吗?你不就是想让我翘着屁股等你來操吗?!來啊!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然后就请你滚蛋!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詹烨修擦干唇角的血,眼神很是痛苦和纠结,“孟晋扬带你离开我的那一刻,我就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你了,请你相信我好吗?我知道之前是我太坏,对你不好,但是请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的真心。” 孟哲瑜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别说了,你想住就住吧,别來烦我。” 说完,孟哲瑜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把詹烨修隔绝在了门外面的世界里。 孟哲瑜洝接写蛩阍抡察切蓿胍按约旱氖焙蚓团按胍玫阶约旱脑拢约壕鸵欢ㄒ滤穑孔雒危?br /> 初战未捷,詹烨修并洝接衅伲緛硭矝〗有抱很大的期望孟哲瑜会第一时间原谅自己。以后有的是时间,加油吧!詹烨修知道孟家的人看似冷漠,实际上一个个都心软得要命,只要他坚持,孟哲瑜早晚会动心的。 第二天一大早,孟哲瑜就吃到了詹烨修亲自做的早餐。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詹烨修是在孟哲瑜吃完之后才告诉他早餐是自己做的。 看着孟哲瑜想吐却吐不出來的表情,詹烨修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但是他说服自己要习惯,不能这么简单就被打击到了。 第二天的中午、晚上,以及之后的每一顿饭都是詹烨修做的,孟哲瑜不想吃,但是不吃他就得饿着,詹烨修不允许孟家的佣人给孟哲瑜开小灶。 孟哲瑜很是无奈,詹烨修这哪是在求得自己的原谅,他这是想出了一种新的方法來折磨自己! 第三天的中午,孟哲瑜就饿得受不了了,主动向詹烨修提出吃饭的要求。 詹烨修很高兴,特意给孟哲瑜做了一顿好吃的,并且在吃饭之前问道,“以后每一顿饭都由我來做给你吃,可以吗?” 孟哲瑜盯着桌子上的饭菜,无意识地点头,“随便你。” 得到詹烨修的许可之后,孟哲瑜就开始横扫桌子上的食物。 半个小时之后,詹烨修才问道,“好吃吗?” 孟哲瑜点头,“好吃。” 詹烨修笑了,再次问道,“以后每一顿饭都由我來做给你吃,可以吗?” 孟哲瑜手里的筷子停了一下,然后说道,“随便你,看你能坚持多久。” 詹烨修很满意今天的成果,“我会坚持很久的,你放心。” 之后的每一天,孟哲瑜都能吃到詹烨修亲自做的饭菜,终于有一天,孟哲瑜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会做饭?”同样都是少爷出身,孟哲瑜真的什么都不会。 詹烨修说道,“如果我说我是为了你特意学的,你相信吗?” 孟哲瑜摇头,“不信。” “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洝剿怠!闭察切匏档溃敖裉煳乙丶乙惶舜硪恍┦虑椋矸咕腿糜度俗龈愠园伞!?br /> 孟哲瑜表面上什么都洝剿担睦锶丛谙肽阕詈米吡司筒灰倩貋砹恕?br /> 但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孟哲瑜就不这样想了,因为佣人做的饭实在是洝接姓察切拮龅暮贸浴W彀鸵丫谎鹆耍话愕氖澄镎娴娜妹险荑つ岩韵卵省?br /> 直到这个时候,孟哲瑜才意识到詹烨修的诡计已经得逞了,就算自己洝接性滤侨匆丫薹ɡ肟恕?br /> 想到这里,孟哲瑜突然很是懊恼,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做饭。可是仅仅一个小时过去了,孟哲瑜的手上已经被烫出了七八个泡,疼得他直想放弃。 “你这是做什么?”詹烨修抓着孟哲瑜的手,心疼得不行,他刚从外面回來就听佣人说二少爷疯了。 孟哲瑜挣脱詹烨修的手,“不用你管。” 詹烨修听到孟哲瑜的肚子在咕咕地叫着,“怎么回事?晚上洝匠苑梗俊?br /> 孟哲瑜捂着自己的肚子,突然不想再逞强了,“我饿了,你给我做饭。” 詹烨修笑了,然后指着自己的唇,“亲我一下,我就给你做好吃的。” 孟哲瑜就知道詹烨修不安好心,“你爱做不做!” “唉,你这脾气……”詹烨修说道,“不要生气了,我做还不行吗?” 虽然一直得不到孟哲瑜的原谅让詹烨修很是失望,但是孟哲瑜的转变他还是能够感觉到的,所以希望还在,詹烨修需要做的就是坚持下去。 詹烨修一边做饭,一边对孟哲瑜说道,“你想学做饭的话,我可以教你。当初我学做饭的时候,手上也是伤痕累累的,比练功造成的伤口还要多得多。” 话音刚落,突然唇就被袭击了,詹烨修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才是孟哲瑜主动亲吻了自己。 孟哲瑜捂着自己的唇,“我只是不想听你说话而已,你不要多想。” 詹烨修立即表示明白,不拆穿孟哲瑜的借口。 既然已经主动献吻了,是不是表示他们的关系还可以更进一层? 于是詹烨修趁孟哲瑜刚吃了饭最满足的时候问道,“今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可以吗?” 孟哲瑜的脸色变了,“我就知道你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你这头色/狼!” 詹烨修很倒霉地被孟哲瑜打了一拳,但是他却莫名地觉得舒心,这可真是犯贱到了一定的程度,可是谁让他喜欢呢,这也洝接邪旆ā?br /> 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詹烨修知道孟哲瑜最终会接受自己的。想想未來美好的日子,詹烨修就兴奋到不行。 孟哲瑜看着詹烨修发呆傻笑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也许他对自己是真心的吧? 想了想,孟哲瑜突然下定了决心,那就试着在一起吧。番外4 番外4 最近邵哲的日子过得很不顺心,因为芮季屿想要带自己回家见他的父母。 洝酱恚蜕壅苷庵止露煌嗣辖锼钦庑┡笥阎猓羌居旎故怯屑胰说摹?br /> 芮家在这座城市也算是名门望族,特别是因为芮季屿和孟晋扬的亲密关系,芮家也是无人敢惹的。虽说是狐假虎威,但是芮家有的是资本。 芮季屿求了邵哲很久,但是后者都不为所动,说什么都不答应芮季屿的请求。 见他的父母?开什么玩笑!邵哲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去的! 芮季屿很是无奈,所以特意找來孟晋扬和顾成溪帮他劝邵哲。 但是也不知道邵哲是用的什么方法,洝接枚嗑茫辖锖凸顺上驼驹诹怂哪且槐撸⑶胰败羌居旆牌飧鱿敕ā?br /> 芮季屿不甘心,又找來凌溪和戎皓龙,还有池正新和邹绍闲轮番对邵哲进行思想轰炸。结果显而易见,他们最后全都被邵哲收服了。 ……芮季屿无奈了。 其实如果可以永远保持现状,芮季屿又何尝想要洝绞抡沂拢康撬丫怂炅耍缂改昙依锶嘶骋伤兔辖锏墓叵邓跃鸵丫急苹榱耍衷诟潜频迷絹碓郊薄?br /> 面对家里人送來的一箱箱女人的照片,芮季屿真的快要疯了!所以,他要带邵哲回去,然后告诉家里人,他早就找到可以携手共度一生的伴侣了。 但是,邵哲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邵哲不是不明白,只是他不敢面对。邵哲可以跟着芮季屿去见他的家里人,也可以挑明他们之间的关系,然后呢? 这怎么想都是一件洝接形磥淼氖虑椋壅芑共蝗绮幻跋眨孟衷谀芎蛙羌居於啻谝黄鹨幻胫幽蔷秃煤谜湎д庖幻胫樱溆嗟氖虑樗幌肟悸恰?br /> 虽这样想,但是每一次听到芮季屿说家里人又为他安排了一场相亲,邵哲的心里就乱得厉害。 今天,芮季屿已经推掉了三场相亲会,眼看着家里人就要发火然后派人把他绑回去,所以芮季屿不得不答应了出席第四场相亲会。 邵哲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的照片,实在是漂亮极了。她越漂亮,邵哲就越心慌。 “别去。”邵哲说道。 芮季屿一直在等着邵哲开口说要和自己一起去,所以故意说道,“我不能不去,你是知道的。而且我只是去走个过场,我绝对不会看上那个女人的,你放心。” 邵哲的心里异常苦闷,已经听不进去芮季屿在说什么了,只是一味地请求道,“别去,好吗?” 等不到邵哲开口,芮季屿很快就心疼了,“好吧好吧,我不去。但是你要跟着我一起回家,可以吗?” 邵哲洝接幸⊥罚矝〗有点头,整个人很是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邵哲说道,“我和你一起回家。”邵哲已经做好了即将失去芮季屿的准备。 芮季屿抱着邵哲,承诺道,“相信我,只有死亡能够把我们分开。” 邵哲洝接兴祷埃⒉痪醯盟劳隼胨呛茉丁?br /> 芮季屿就这样把邵哲带到了自己父母的面前。 在看到邵哲的第一眼,芮母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但是在知道了他是自己儿子的爱人之后,芮母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昏了过去。而芮父则派人准备把邵哲打死,就算打不死也要把他从自己的家里赶出去! 芮家很快就因为邵哲的到來而陷入一团乱麻之中。 对于这样的结果邵哲早就料到了,所以并洝接芯醯煤苣呀邮堋?br /> 当邵哲把所有想要袭击自己的芮家人撂倒之后,他对芮季屿说道,“我洝接屑胰耍虼艘膊簧贸ご砗图胰擞泄氐氖虑椋椅ㄒ换嶙龅闹挥械却K缘饶惆岩磺卸及才藕昧嗽賮碚椅野桑偌!?br /> 芮季屿紧紧地握着邵哲的手,“这么快就想要逃走?” 邵哲看着周围对自己仇恨至极的芮家人,问道,“不然呢?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芮季屿说道,“你需要做的就是反握着我的手,站在我的身侧,与我并肩作战。你不需要开口说话,只要你在,我就有信心把一切事情处理好。” “听起來好像很简单。”邵哲反握着芮季屿的手,表示自己愿意暂时留下來。 其实芮季屿也洝绞裁春玫姆椒ǎ皇窍肴眉依锶酥郎壅艿拇嬖诙眩渌氖虑樗揪蜎〗有考虑太多。 面对现在混乱的局面,芮季屿只好很俗套地威胁自己的家人,如果不能与邵哲在一起,他宁愿不做芮家人。 芮父刚开始只想赶邵哲离开,但是在看到邵哲的功夫那么厉害之后又起了想把人收归于自己旗下的心思,所以态度突然转变了很多,愿意心平气和地和他们两个人谈一谈。 芮季屿知道自己的父亲安的是什么心思,所以直接说明邵哲只愿意跟随孟晋扬。 其实对于有些父母來说,子女的另一半是男是女完全不重要,只要他们能有一个亲生的孩子,什么都好说。 所以为了招贤,芮父告诉邵哲,只要他愿意为自己工作,他便可以和季屿在一起。至于孩子的事情,芮父暂时洝接刑峒埃幌氚焉壅芟排堋?br /> 这是个机会,邵哲明白,错过的话也许他和芮季屿的未來就真的洝接邢M恕?br /> 其实芮父不仅是想把邵哲收归于自己的旗下,更是想把自己这个儿子的心也从孟家那边拉回來,总不能自己的儿子却一直在为外人卖命吧?! 这个道理,邵哲又何尝不明白? 邵哲特意向芮父要求三天的考虑时间,然后就和芮季屿回到了孟家。 芮季屿和邵哲都觉得这个事情很严重,好像是对孟晋扬的一种背叛。但是孟晋扬在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却觉得洝绞裁矗缇椭涝缤砘嵊姓饷匆惶斓摹?br /> “回家吧。”孟晋扬这样说道,“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为了所谓的‘友谊’就抛弃了家人。你的父亲用这种方法,只是为了既能留住你的身,又能留得住你的心。所以你们还在考虑什么?” 芮季屿说道,“晋扬,你要知道,一旦我回去,在某些事情上我们就是对立关系。” 孟晋扬拍了拍芮季屿的肩膀,“以前你和我对着干的时候还少吗?大不了和你们芮家存在着竞争的产业我全都不要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邵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孟晋扬总是这么霸气,那么多的产业说不要就不要了,真的和过家家一样。 芮季屿则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不要了,那些产业就全都归我吧?我和阿哲这就回家了,但是记得把我们的卧室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还想回來住一个晚上呢。” “……”孟晋扬开玩笑地给了芮季屿一拳,“这才刚准备回去,就从我这里骗走这么多产业,看來我以后不能小看你了。” 芮季屿笑得很奸诈,“反正你的就是大家的嘛。赶紧把那些产业的转让合同打印出來,我好回去向老头子邀功。” 邵哲轻声问道,“季屿,我们这样不好吧?” 孟晋扬笑了,“还是阿哲懂事。不过你不用多想,季屿说的很对,我的就是你们的。只要你们过得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几句话说得让芮季屿和邵哲都酸了鼻子。 芮季屿拿着厚厚的合同转让书带着阿哲又回到了芮家,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总是嫌我为晋扬卖命,喏,你看,这是晋扬给我和阿哲的酬劳。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再问晋扬要。如果你满意的话,我和阿哲就回去了。想來想去,我还是比较习惯住在孟家。” 芮父看着那厚厚的一沓合同转让书,震惊得说不出來话。那些产业绝对是他奋斗一辈子才能得到的东西! 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缓过來劲,芮父发现芮季屿和邵哲早就离开不见了。 回到孟家,一直很不理解的邵哲问芮季屿,“这不还是和以前一样吗?今天又何必要带我回去折腾一番?” “一样吗?”芮季屿说道,“从今天开始所有芮家的人都知道我找到另一半了,我另一半的名字是邵哲,这能一样吗?说句不好听的话,万一以后我先死了,我的家人也不会不管你的。” “别说了。”邵哲终于明白了芮季屿的良苦用心,“如果你真的先死了,我一定会活得好好的。” “……”芮季屿无奈了,“一般这种感人的时候,对方应该这样说:如果你真的先死了,我一定不会独活的!这样才对嘛。” 邵哲想笑,但是鼻子却又酸酸的,“如果你真的希望我为你殉情,又何必多此一举为我安排退路?” 芮季屿抱着邵哲躺在床上,“我知道虽然你很强,功夫又高,但你的心里总是少了那么一份安全感,特别是萧齐的事情更是让你认识到了人心的不可靠。所以我要帮你把这份安全感填满,让你知道我是可以让你依靠的,这样你才能安安稳稳地待在我的身边过日子。” 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多么吸引人的几个字,听得邵哲的眼泪都流了下來。 所以,以后的日子里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对不对?番外5 番外5 戎皓龙回到家里,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面对的都是空荡荡的屋子,看不见凌溪的身影。 两个人也洝接谐臣埽徊还柘苁窍不洞诎装驳姆啬古员撸蛔褪且徽欤钡酵砩喜胖阑丶摇?br /> 他们现在住的是白安的家,凌溪回到家里之后也是看着白安用过的东西发呆,完全忘记了戎皓龙的存在。 知道凌溪的心里难过,所以戎皓龙一直都在忍让,可是最近他真的快要忍不下去了,因为凌溪竟然连晚上也不回來了,直接靠着白安的坟墓就能睡着,一夜就那么过去了。 凌溪第一次晚上不回家的时候,戎皓龙在墓园找到他还心疼得不行。如今,戎皓龙已经习惯了夜不归宿的凌溪。 戎皓龙真的想陪着凌溪,不管怎么样都想陪着他,可是凌溪却总是露出一副据他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戎皓龙的心虽然不是玻璃心,还算经得起摔打,但是这颗心也是会受伤的啊! 有的时候,戎皓龙真的担心凌溪会出事,所以晚上也來到墓园,在凌溪身后的不远处待着。纵使是这样,凌溪也洝接凶穪砜此谎刍蛘呤嵌运稻涔匦牡幕啊?br /> 心有些累了,戎皓龙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第一次想着,如果死的是自己就好了。 不过是一个才认识半个多月的白安罢了,为什么就能让凌溪变成这样? 戎皓龙真的不懂,他与凌溪已经相识一年了,难道还抵不过这区区的半个月? 房子空荡得让戎皓龙无法忍受,所以他穿上衣服又离开了家,打算去外面随便走走,总比待在家里要好一点。 走着走着,戎皓龙就來到了以前做警察时经常抓捕毒贩的地方,果不其然又看到了几个毛头小子在兜售摇头丸之类的毒品。 那种做警察的使命感突然又从戎皓龙的身体里冒了出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靠近那些人,准备把他们一网打尽。 安逸的生活过得久了,功夫自然略显生疏,所以戎皓龙洝接幸馐兜缴砗蟮奈O铡?br /> “小心!”一个少年突然推开了戎皓龙,但是少年的手臂却被锋利的刀划了一道,鲜血直流。 看到这种情况,戎皓龙立即速战速决,解决掉那几个毛头小子,然后把少年从地上扶起來,在检查了少年手臂上的伤口说道,“伤口很深,必须马上进行缝合,跟我走。” 少年摇头,“等一下。”少年从身上拿出两副手铐,把刚才被打趴下的几个小子铐起來,然后说道,“我先把他们送回警局。” “你是警察?”戎皓龙突然萌生了一种找到组织的亲切感。 少年捂着自己的手臂,脸上带着痛苦之色,却还腼腆地笑着,“我只是才刚刚被派到警局的实习生而已,我叫做姜草。” 戎皓龙很好看这个少年,是个做警察的好苗子,所以一定要赶紧把他的手臂缝合上,千万不能留下什么后遗症。 于是戎皓龙通知自己以前的队长,让他把那几个贩毒小子带回警局。戎皓龙则带着姜草去孟家包扎伤口,所有的医生中,他只信得过邹绍闲。 戎皓龙向姜草介绍完自己之后,姜草就高兴得差点疯掉了,谁曾想过他竟然会救了自己整个学生时期的偶像!这个城市大概所有警察的偶像都是戎皓龙吧,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做警察了,但是他的事迹却还是在广为流传着。 姜草看着戎皓龙一直傻笑着,直到两个人來到孟家,邹绍闲开始为姜草包扎,他还是看着戎皓龙在傻笑。 顾成溪觉得很不对劲,于是让孟晋扬赶紧派人把凌溪找來,然后询问戎皓龙那个姜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戎皓龙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啊,当初他见到自己偶像时的反应比姜草好不到哪里去。 姜草的手臂被包扎好了之后,戎皓龙就准备送他回警局。 突然,姜草用另一只可以自由活动的手臂抱着戎皓龙,“你真的是我的偶像啊?我怎么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如果回去了之后我告诉同事这件事情,我肯定会被他们嫉妒死的!” 被人崇拜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戎皓龙哈哈大笑起來,“我可以把你送回警局,让你好好地炫耀一番,当做是你替我挨了一刀的报答。” 突然,戎皓龙收起了笑容,因为他感觉到凌溪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戎皓龙立即推开姜草,做贼心虚也罢,此地无银三百两也罢,总之他很快就和姜草隔开一个安全距离。 “凌溪……”戎皓龙转身,轻轻地喊着凌溪的名字。 凌溪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洝接校苁瞧骄玻案一丶摇!比缓笞砭妥摺?br /> 戎皓龙嘱咐池正新送姜草回警局,接着就快速地跟着凌溪离开了。 被留下的姜草满脸带着疑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姜草有一种感觉,他好像把自己的偶像害惨了。 一路上沉默着回到家里,凌溪和戎皓龙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 良久,戎皓龙说道,“他今天替我挨了一刀,所以我才……” “不用解释。”凌溪说道,“我洝接猩皇切睦镉行┎皇娣选!?br /> 听到这句话,戎皓龙还是很高兴的,凌溪的心里不舒服,只能说明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凌溪接着说道,“我之前看了一本书,书上说只要守着刚刚死去亲人的坟墓七七四十九天,他们的灵魂就会升入天堂,今天正好是第四十九天。” 戎皓龙被震惊了,“你怎么洝接懈嫠吖遥俊?br /> 凌溪摇头,“书上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书上还说这四十九天的时间里守灵的亲人要格外专注,不能为杂事分神,更不能说太多的话,以免泄露元气让亲人走得不安稳。很扯是吧?但是我却相信了。” 戎皓龙忍不住把凌溪抱进怀里,“傻瓜。” 凌溪问道,“笨熊,你觉得小白的灵魂已经升入天堂了吗?” 戎皓龙点头,“这是一定的。” 得到了回答,凌溪安心地在戎皓龙的怀抱里睡了过去。整整四十九天的时间,凌溪洝接惺媸娣厮淮巍O衷冢钦娴睦哿恕?br /> 戎皓龙小心翼翼地把凌溪抱到床上,为他盖上被子。 看着凌溪疲惫的面容,戎皓龙已经自责到不行,他从來洝接兄鞫匦墓柘烤乖谙胧裁矗媸亲锎蠖窦?br /> 凌溪这一觉整整睡了两天两夜,醒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吃饭,他实在是饿极了。 好在戎皓龙早有准备,知道凌溪睡得差不多要醒过來,所以一早就在厨房里忙活。 跟随着香味,凌溪來到厨房里,然后从背后抱着正在炒菜的戎皓龙,“笨熊,你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戎皓龙笑着说道,“我现在给你一盘窝窝头,你也会觉得那是好吃的。” “你舍得让我只啃窝窝头吗?”凌溪伸出手就要抓放在盘子里已经炒好的鸡蛋。 “啪!”戎皓龙打掉凌溪的手,“还洝较词帜鼐拖氤苑拱。俊?br /> 凌溪可怜兮兮地说道,“饿……” 戎皓龙笑了,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鸡蛋放入凌溪的嘴里,“慢点吃,别噎着了。” 凌溪吃得很开心,“好吃!笨熊,你的厨艺又进步了!不过,锅里的菜已经糊了,你知道吗?” “糟了!”戎皓龙赶紧关火,“只顾着喂你吃饭,我都忘记了自己还在炒菜。” 凌溪撇嘴,“自己厨艺不精还怪我?” 戎皓龙无奈地笑着,“是谁刚才还夸我厨艺进步來着?” “有吗?”凌溪打死不承认,“是你听错了吧,不仅厨艺不精,连耳朵也不好使了。” “好好好,我厨艺不精。”戎皓龙推着凌溪去洗漱,“等你洗漱完毕,我们正好开饭。” 很快,两个人就坐在饭桌前开动起來。 吃着饭,凌溪突然想起來,“前天那个小警察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洝絹淼眉拔誓隳亍!?br /> 戎皓龙埋头吃饭,不敢抬头,“你不是说你不生气吗?” “不生气?”凌溪把手里的筷子握得咯吱咯吱响,“老子是那么大方的人吗?我凭什么不生气!老子为了净化心灵,四十九天都洝接杏当Ч懔耍愕购茫尤缓湍歉鲂【焱骊用粒 ?br /> 戎皓龙举双手投降,“哪里有什么暧昧?不要胡思乱想好吗?你明明知道,我最想抱的人是你。” 凌溪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我操!说这么直接做什么?你不知道老子的脸皮很薄吗?” 看着凌溪红扑扑的小脸,戎皓龙真的是心痒难耐,“你吃好了吗?” 凌溪知道戎皓龙想做什么,所以立即摇头,“洝匠院茫 ?br /> 戎皓龙只好又忍了几分钟,等凌溪多吃一些东西再行动。 后來戎皓龙忍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凌溪在偷笑,根本洝皆诔远鳌?br /> …… 戎皓龙立即色熊附身,抱着凌溪走向卧室。 凌溪故意说道,“你要轻一点,老子的身子骨现在弱着呢。” 戎皓龙一个洝饺套⌒α顺鰜恚畹惆蚜柘釉诘厣稀?br /> 凌溪也在心里偷笑,自家笨熊果然还是不禁逗,太有意思了。番外6 番外6 说实话,邹绍闲真的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池正新的了,毕竟自他有记忆开始就一直生活在孟家,和池正新一样为了孟晋扬而活着。 池正新是一个很有能耐并且事事以孟晋扬为中心的人,在动心之前,邹绍闲对他的评价就是这样简单。当然,大多数孟家人对池正新的评价也是这样的。 作为孟家的医生,邹绍闲与池正新的接触却不是很多,因为后者的功夫很好也很会保护自己,所以几乎洝接惺芄恕R虼耍杂谧奚芟衼硭担卣潞鸵桓瞿吧藳〗什么区别。 但是对于(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