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2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2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2部分直升飞机的爆炸,凌溪傻眼了,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飞机的残骸在空中打着旋,过了很久才缓缓地落在地面上。 凌溪摇摇晃晃、一步一步地走向这些残骸,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哥!” 凌溪的世界瞬间塌陷了一大半,天昏地暗。 有时候,血缘关系哪里需要用一张纸來证明,凌溪早就在心里承认了白安是自己的亲哥哥,可是老天怎么能如此待他?缺失了二十多年的亲情,凌溪才刚刚把它抓在手里,却瞬间成了一把骨灰。 芮季屿把凌溪抱进自己的怀里,好让他哭个痛快。 可是凌溪的眼泪却好像瞬间被抽干了一样,再也挤不出來一滴。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來过,凌溪绝对不会自私地留下白安;如果一切可以重新來过,凌溪宁愿选择从來不认识白安。 可是一切都晚了,时间如何才能够倒退?一九四、生离死别的爱情 一九四、生离死别的爱情 池正新带着其他的人赶回來的时候,魏家老宅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看到邹绍闲在给芮季屿额头上的伤口包扎,池正新松了一口气,他洝绞率翟谑翘昧恕?br /> 邵哲心疼地看着芮季屿,“笨蛋,怎么连自己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保护我?” “那也洝桨旆ò !避羌居焖档溃拔业笔敝还吮匙判∮晖馀埽揪蜎〗注意头上砸下來的东西。” 顾子雨被砸断的腿已经被邹绍闲用石板固定住了,孟远晨从回來就寸步不离地守着他。 找了一圈,池正新问道,“大少爷和成溪呢?凌溪和皓龙去哪儿了?还有白安呢?” 听到池正新的问话,芮季屿和邹绍闲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 芮季屿给邹绍闲使了一个眼色:还是你说吧,我说不出口。 邹绍闲不敢看池正新的眼睛,闷头说道,“大少爷和成溪到现在都还洝接谐鰜恚峙率切锥嗉倭恕A柘宛┝谙氚旆ù诱馄闲胬镎业剿牵钦业降募嘎屎苄 V劣诎装病谀抢铩!?br /> 邹绍闲指了指不远处的飞机残骸。 池正新只是花了几秒钟來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很快就对邵哲、孟哲瑜和詹烨修说道,“我们快去帮忙寻找大少爷和成溪,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 顾子雨和孟远晨只是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孟远晨说道,“我一定会找到我们的哥哥,你放心。” 说完,孟远晨就加入了营救的队伍。 刚被包扎完的芮季屿也想去尽一份力,邹绍闲拦着他,“你也失了不少的血,如果再浪费力气的话很容易昏厥,所以就不要给他们添乱了。” “好吧。”芮季屿问道,“爆炸发生的时候你在哪儿?凌溪刚开始还以为你和晋扬、成溪一样也被压在废墟里了,再加上白安的死对他的打击,如果不是皓龙及时出现,凌溪真的差点疯了。” 邹绍闲说道,“我在做实验,正好缺了一种孟家才有的试剂,所以就让司机带我回孟家了。听到爆炸声之后我立即吩咐司机赶紧回來,洝较氲交故峭砹恕!?br /> 邹绍闲看着那一堆飞机残骸,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白安的尸体一块不落地找出來,决不能让他和魏献那个混蛋的尸体混在一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多塌陷下來的水泥板被移走了,但是凌溪还是看不到孟晋扬和顾成溪的身影。 “晋扬!成溪!”凌溪哑着嗓子在呼喊着,“如果你们还醒着的话回答我啊!” 看着脚下成堆的废墟,凌溪崩溃极了,如果不是戎皓龙还在他的身边,他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戎皓龙给了凌溪一个拥抱,“再坚持一会儿,孟晋扬和成溪还在等着我们,我们不能放弃!” 凌溪重新凝聚起力量,开始再一次的寻找。 被炸弹轰炸过后,这里的地基变得非常脆弱,所以凌溪不敢启用起重机,害怕它的震动会带來不好的连锁效应,造成新一轮的塌陷。 因此,凌溪带着孟家的人手动清理废墟,这种清理方法真的让人很绝望。 好在池正新很快就带着人前來帮凌溪和戎皓龙,在看到哥哥的一瞬间,凌溪终于觉得孟晋扬和顾成溪有救了。 池正新对戎皓龙说道,“你带着凌溪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凌溪洝接芯芫勒飧鍪焙虿荒芨绺缣砺摇?br /> 池正新根据之前芮季屿说明的情况判断出孟晋扬和顾成溪应该还洝絹淼眉白叱鑫允揖统鍪铝耍运业街拔允掖笾滤诘奈恢茫缓笥终业椒闲娌阕畋〉牡胤椒愿老氯丝记謇怼?br /> 很快,废墟层就被清理出一个可以潜进去的洞,池正新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凌溪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就呆住了,“哥哥!” 池正新是在拿自己的命去救孟晋扬和顾成溪,其他人也被震惊了,这个时候如果废墟层上面的人稍有不慎,池正新就会被掩埋在下面。 在这个时候,詹烨修吩咐大家,“都不要动。” 废墟下面的空间还算是宽敞,有些房梁正好交叉在一起,下面就形成了一个暂时的安全地带。 很快,池正新就找到了相拥在一起的孟晋扬和顾成溪。 池正新伸出手探了探他们的鼻息,还好,虽然微弱,但不是洝接小?br /> 池正新看到孟晋扬的后背已经被炸弹炸得血肉模糊,所以决定先把孟晋扬背出去。但是顾成溪抱着孟晋扬抱得实在是太紧,连池正新都无法分开他们。 池正新在顾成溪的耳边说道,“成溪,快松手,否则我怎么救你们出去?” 在说了几遍之后,顾成溪突然就醒了过來,“快……快救晋扬……出去……”由于被孟晋扬护着,这次顾成溪根本洝接惺苌耍槿醯脑蛑徊还且蛭耙丫煲系纳丝谟至芽恕?br /> 池正新背着孟晋扬就往外走,“成溪你等着,我很快就回來。” 顾成溪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许这辈子真的到头了,所以就对池正新说道,“告诉……晋扬,我……原谅……他了……,还有……我爱他……” 顾成溪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更不想让孟晋扬以后都活在悔恨与愧疚当中,所以顾成溪选择原谅。 池正新答应着,然后背着孟晋扬离开。 在孟晋扬被池正新送出去之后,等在一旁的邹绍闲立即对他实施了急救。 池正新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但还有另外一块石头压在心头,成溪还在下面。 但是在池正新刚想再跳下去的时候,废墟塌陷了。 世界瞬间变得很安静,好像在为顾成溪哀悼。 一切都静止了下來,正在被抢救的孟晋扬、还在为救出孟晋扬而欣喜的凌溪、额头上缠着纱布的芮季屿、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來的顾子雨、眼睛里还含着泪水的孟远晨…… 所有人的表情都僵硬在了脸上,刚才只是幻觉对不对?只要他们把各自的表情收回去,时间就可以倒转是不是? 但是世界并洝接姓娴谋涞煤馨簿玻渎÷〉乃萆乖诩绦孟裨谙蛩墙邢牛喝死嗑褪侨绱巳跣。?br /> 时间还在不停地走着,眼泪终究还是从孟远晨的眼眶里掉落;顾子雨从病床上爬向废墟,声嘶力竭地喊着“哥哥”;芮季屿抱紧了邵哲,无可奈何;凌溪还來不及收起心里的欣喜就直接昏了过去;而孟晋扬身上的伤口被止住了血,整个身体好像瞬间又有了生机…… 是谁相信生或者是死,只是一场轮回? 顾成溪相信,所以他选择把死亡留给自己。 就算所有的人都因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而几近崩溃,池正新却还清醒着。 这一轮的塌陷刚刚停止,池正新就吩咐手下接着清理废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刻洝接锌醇顺上氖澹卣戮鸵豢滩换岢腥媳绲姆⑸?br /> 顾成溪一直都是幸运的!所有的人都相信就算他这辈子很倒霉地遇见了孟晋扬,他也是幸运的! 由于池正新的不放弃,其他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在心里祈祷着顾成溪会平安无事。 也许是奇迹真的发生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池正新终于把顾成溪救了上來,“成溪还洝剿溃∷箾〗死!”池正新难得这么高兴,他真的想抱着顾成溪大哭一场,洝接腥酥栏詹潘莘⑸保卸嗝醋栽鹩牖诤蓿且豢痰奈拗撬觼頉〗有经历过的。 今天最忙的人就数邹绍闲了,刚为孟晋扬上了药包扎完,立即就开始为顾成溪诊治。 检查了顾成溪的身体,邹绍闲忍不住拥抱着池正新,“我的爱人真是太伟大了!你知道吗,再晚几分钟,我就救不活成溪了。” 拥抱只是短暂的,邹绍闲放开池正新开始救治顾成溪之后,池正新就全身无力地蹲在地上,整个人呈现虚脱状态,他从來都洝接姓饷蠢酃?br /> 邹绍闲很是担心池正新,所以在确保顾成溪洝接猩O罩蟾卣伦?射了一针营养剂。 魏家的老宅被毁了,池正新只好组织孟家的人搬离这个地方,本來他们也洝接写蛩阍谡饫锍ぷ ?br /> 虽然放眼过去一片狼藉,但是每个人都好像重生了一般。 顾成溪的身上多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大概是被刚才的塌陷造成的; 孟晋扬的呼吸已经变得正常,只是后背上缠着的大片纱布看起來太过吓人了; 凌溪昏过去不久之后也被邹绍闲打了一针营养剂,现在已经醒过來了; 顾子雨在看到哥哥被救上來之后终于心安了,这才觉得骨折的腿疼得厉害; 孟远晨则在顾成溪、孟晋扬和顾子雨之间來回跑,哪个他都不放心,哪个他都想照顾; 最后的最后,孟哲瑜把孟远晨赶到顾子雨的身边,由他和詹烨修照顾孟晋扬,而芮季屿和邵哲则照看顾成溪。 夜晚即将來临,也许明天是一个晴天。 但是,谁知道呢?一九五、无与伦比的美好 一九五、无与伦比的美好 魏献死了之后,好像真的洝接腥烁以儆朊辖镒鞫粤耍蕴饺兆佑只貋砹耍敲霞一故钦毡灰徊阋踉屏肿拧?br /> 邹绍闲不停地进行仔仔细细的dn比对,终于把白安与魏献的尸体碎块分离开來,然后魏献的尸体碎块就被扔掉喂狗了。 将白安下葬的那一天,凌溪洝饺ィ桓胰ァ?br /> 凌溪明白了为什么世界上的很多人都只愿活在他们臆想出的世界里,只是因为现实太过残酷。 与白安相识相知的那间屋子被毁掉了,白安随身携带的枪支也被炸得粉碎,凌溪甚至连一份可以用來纪念他的物件都洝接小?br /> 也许是知道了凌溪所想,戎皓龙参加完葬礼回來之后特意带给凌溪一件东西。 “这是?”凌溪接过戎皓龙手上的小盒子。 “阿新去了一趟白安曾经禁锢了他两天的地方,也就是白安的家,从里面拿了几样白安经常用而且还很喜欢的东西。” “小白的家?”凌溪把盒子抱进怀里,也不看是什么,“笨熊,我们搬到小白的家里住吧?” 戎皓龙点头,“只要你喜欢就好。” 凌溪想做什么就必须要做,所以半个小时后他就和戎皓龙拿着各自的行李來到孟晋扬和顾成溪的面前,和他们告别。 孟晋扬的伤全都在后背,所以一直趴在床上;顾成溪的伤在胸口,所以平躺毫无阻碍。 不管凌溪的心里有多么难受,在看到孟晋扬翘着屁股趴在床上的时候就总是忍不住想要笑出來。 孟晋扬丝毫不觉得尴尬,反正在床上趴着的一个星期里,他已经被所有的人都嘲笑遍了。 在听到凌溪和戎皓龙要搬出去住的消息后,孟晋扬说道,“常回來看看。” 凌溪点头,眼睛和鼻子都开始泛酸,“我知道了,你和成溪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总是生气吵架。” 顾成溪说道,“只要他不惹我生气,我是绝对不会和他吵架的。” 孟晋扬明知故问,“我什么时候惹你生气了?” “你说呢?”顾成溪伸直了腿,在被子下面踹了孟晋扬一脚,“你现在只能趴着了,居然还总是在想些有的洝降摹I芟兴倒松硖迦叭媚憬?色,结果你是怎么做的?” “成溪,你真的是越來越啰嗦了。”孟晋扬捂着耳朵,“我只不过是想亲亲你而已,不算破戒吧?” 顾成溪说道,“那你问凌溪,这究竟算不算破戒?” 顾成溪看向凌溪,却发现他和戎皓龙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孟晋扬伸出手握着顾成溪的手,“成溪,既然我只能趴着,那我能不能趴在你的身上?” “……”顾成溪说道,“可以啊,只要你觉得我身上的伤口在裂开之前能够承受得住你的体重的话,我完全洝接幸饧!?br /> “……”孟晋扬蔫了,他永远都说不过顾成溪。 “好了好了。”顾成溪最看不得孟晋扬这一副欲求不满却又不敢开口的模样了,所以就主动亲吻上他的唇,先让他过把瘾吧。 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地过着,只能靠着顾成溪奖赏的亲吻來过把瘾的孟晋扬在被身上的伤禁锢了大半个月之后,终于可以自由地下床活动了。 而顾成溪身上的伤在反反复复地被折腾了几次之后也终于要痊愈了。 痊愈后的第一件事,孟晋扬想的是和顾成溪那什么,但是顾成溪却直接奔出卧室,去看顾子雨了。 孟晋扬看着顾成溪的背影,无奈极了。 顾子雨被孟远晨照料得很好,但是腿骨折了也不是大半个月就能好的事,所以顾成溪劝他看开一点,趁这个机会多和孟远晨巩固一下感情也不错。 顾子雨想问自己的哥哥还恨孟晋扬吗,但是又觉得自己是在洝绞抡沂拢灰窍衷诠煤煤玫牟痪托辛寺穑吭诠俗佑昕磥恚彩谴虐獾暮薅疾挥Ω帽患岢帧?br /> 看望了小雨,顾成溪准备回房,在路过孟哲瑜和詹烨修的房间时却看到他们正在收拾行李。 顾成溪问道,“你们也不打算住在这里了吗?” “成溪,你怎么下床了?”孟哲瑜站在走廊上看了看,洝接蟹⑾置辖铩?br /> 顾成溪说道,“身上的伤都好了,当然可以下床了。” 孟哲瑜说道,“我们要出去旅行,你们要一起去吗?反正你们身上的伤都已经好了。” 顾成溪看了一眼詹烨修,他好像更希望进行一场只有两个人的旅行,所以顾成溪说道,“不用了,你们去吧。我和晋扬另有打算。” 告别了詹烨修和孟哲瑜,顾成溪回到卧室里对孟晋扬说道,“我们也來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好吗?” 孟晋扬兴奋了,“做/爱吗?” 顾成溪摇头,“我们去领养一个孩子吧!” 孟晋扬被震惊得口水都差点喷了出來,“成溪,你是在开玩笑吗?孩子我们养得起,但是责任担不起。” 顾成溪捧着孟晋扬的脸说道,“晋扬啊,我们都是快要步入三十大关的人了,难道不应该为将來打算一下吗?” 顾成溪的眼睫毛扑闪扑闪的,看得孟晋扬的心直痒痒。 于是孟晋扬把顾成溪推到在床上,自己则扑了上去,“先把我喂饱了,再商量养孩子的事。” 虽然顾成溪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但是也随他去了。当然主要的原因是顾成溪也禁欲得太久,实在是禁不起孟晋扬的撩拨,很快就沦陷了。 这一次孟晋扬格外疯狂,大概是因为失而复得的感情让他既敏感又恐慌,他害怕一不小心就会再次失去顾成溪,所以他要在顾成溪的身上留下只属于自己的印记。只有看着那些印记,孟晋扬才相信,和自己合二为一的人真的是顾成溪。 顾成溪在做/爱的时候最不喜欢呻/吟,但是这一次却忍不住连连说道,“晋扬,轻一点,疼。” 孟晋扬咬着顾成溪的耳朵,“疼的话说明这不是梦,是现实。你是真的,而我也是真的。” 顾成溪伸出手擦干孟晋扬额头上的汗:你也曾和我一样梦见与彼此缠绵,醒來后却发现一切只是场梦,对吗? 孟晋扬吻上顾成溪的唇:以后这都不会再是梦了,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数小时的疯狂过后,顾成溪无力地躺在床上,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洝接辛恕?br /> “成溪,你还好吗?”孟晋扬怕伤到了顾成溪,但是却又控制不住自己。 “一点都不好。”顾成溪说道,“我快要饿死了。” 顾成溪的肚子还非常应景地咕噜了两声。 孟晋扬笑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准备吃的东西。” 顾成溪问道,“你知道我想吃什么吗?” “你想吃什么不重要,”孟晋扬拍了拍顾成溪的屁股,“关键是你只能吃什么。” 顾成溪表示非常后悔刚才随了孟晋扬的意,现在他神清气爽了,结果自己却只能躺在床上喝粥。 半个小时之后,顾成溪才发现自己只能躺在床上喝糊了的粥。 孟晋扬说道,“我第一次熬粥,将就一下吧。” 顾成溪问道,“米洗了吗?” “……”孟晋扬反问道,“难道米本來不是干净的吗?” 顾成溪发现有些米还是生的,“水煮开了吗?” “应该开了吧。” 顾成溪无奈了,“厨房里难道就洝接斜鹑肆寺穑磕阄裁匆鬃远郑俊?br /> 孟晋扬很是失落,“阿新经常煮饭给绍闲吃,我觉得绍闲吃得很开心,所以我想……” 那也是池正新的厨艺真的很不错,邹绍闲才能吃得开心好吗? 虽这样想,顾成溪还是喝了一口粥,“熬得不错,很香。” “真的?”孟晋扬的心里终于舒服了一些,也不枉他刚才做出的一番差点把厨房毁了的壮举。 米都洝接兄笫欤趺纯赡芟悖坎还顺上吹贸鰜砻辖锸钦娴南肴米约焊咝耍院伪厣怂男酥拢?br /> 顾成溪想着想着突然笑了出來,一碗洝接斜恢笫斓闹嗑尤换鼓鼙恢蠛耍辖锏墓αφ娴牟淮怼?br /> 看着顾成溪的笑容,孟晋扬的心又蠢蠢欲动起來。 突然,孟晋扬想起來有一件大事还洝桨臁?br /> “成溪,”孟晋扬单膝跪在地上,“我们的婚礼还洝桨炷兀悴换崾峭税桑俊?br /> 顾成溪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手,洝接薪渲浮?br /> “戒指在我这里。”孟晋扬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戒指然后套在顾成溪的手上,“不要再把它扔掉了,好吗?” 顾成溪点头,“上一次扔掉之后我就后悔了,如果留着的话怎么着也能卖几千块钱。” “……”孟晋扬说道,“这是纯手工打造的戒指,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果只是卖几千块钱的话,你就亏大了。” 顾成溪仔细看着戒指,“原來它这么值钱啊,可是我也洝骄醯盟惺裁刺乇鸬牡胤健!?br /> 孟晋扬说道,“能够属于你就是它最特别的地方。” 顾成溪笑了,“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我勉强答应你的求婚了。” 孟晋扬依旧单膝跪在地上,无比痴迷地看着顾成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觉得世界上再也洝接斜日庑θ莞篮玫氖挛锪恕?br /> the end 【这篇文章的正文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各位读者朋友们一直以來的支持,下一个月2号会继续更新番外。 今天和明天企鹅有事不方便上网,所以朋友们的留言我会回來之后再一一回复。 不能在文章完结的时候和你们一起讨论实在是很扫兴,但是也洝接邪旆ā!。?^__^*) 】询问除了已经被要求的孟远晨和顾子雨的番外、萧齐和他另一半的番外,你们还想看谁的?番外1 番外1 顾子雨看着学校的实习通知单,不明白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才大二啊,学校为什么这么着急给他安排实习公司? 最让顾子雨觉得不解的是,为什么其他的同学都可以自行找实习单位來进行毕业前的实习,而他却那么特殊要由学校來安排?而且什么“远晨国际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一听名字就像是一个入社会不久的菜鸟刚刚注册的公司。 总之,顾子雨对自己的前程很是担心。可以选择不去吗? 但是洝接邪旆ǎ5暮托3さ牧礁鱿屎斓拇笳露荚谕ㄖド细亲牛刹坏霉俗佑瓴蝗ァ?br /> 算了,顾子雨想着,反正他的目的就是挣钱养活哥哥,能够早一点工作积累经验也许是好事。 本着这样的想法,顾子雨就站在了那个远晨什么公司的门口。洝桨旆ǎ痔ち耍讼袷且桓鋈嗣摹霸冻俊绷礁鲎滞猓俗佑暾娴氖裁炊技遣蛔 ?br /> 看到了公司的模样,顾子雨反倒还有一丝期待,因为这个公司从外面看來装潢就已经很不错了,奢侈而不华丽,目测这个入社会不久的菜鸟家里很有钱,也很有品味。 接到顾子雨的实习通知单,孟远晨也是一头的雾水,他并洝接幸笳飧鲅M纠锱汕彩迪吧 ?br /> 孟远晨刚刚开了这家公司,所以不是很明白公司与学校的合作关系是怎么建立起來的,于是立即联系孟晋扬,询问这个有经验的人。 孟晋扬当然不可能承认他是因为顾成溪才从中作梗,特意把顾子雨安排到孟远晨的身边去的,只是建议孟远晨收下这个实习生,既然是免费的,不要白不要,你说是吧。 于是,孟远晨和顾子雨开始了共同工作的日子。 两个人都是刚入社会的人,洝接幸坏憔椋偌由厦显冻烤芫辖锏陌镏栽诟湛嫉囊欢问奔淅铮礁鋈吮灰恍┚有呢喜獾娜似瞬簧佟?br /> 在成功接到第一张单子之后,孟远晨激动地抱着顾子雨,开心得说不出话來。仔细想想,顾子雨认为自己就是在这个时候喜欢上孟远晨的吧,因为他头发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让自己有了心动的感觉。 至于孟远晨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顾子雨的,后者还真的不知道。顾子雨问过很多次,孟远晨每次都回答得模模糊糊,言辞很是躲闪。 其实不是孟远晨在躲闪,而是他根本就记不起來自己是什么时候动心的。 大概是看见顾子雨的第一面,孟远晨就动心了吧,那双和顾老师一样干净的眼睛,实在是有种令人无法忘记的魔力。 但是孟远晨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这么早就动心了,因为很丢人好吗?一定会被顾子雨笑话一辈子的。 那段时间,孟远晨和顾子雨都以为这样简单的日子会是永远。 但是不好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那天,两个人刚刚从外面签了一份合同回到公司里,就被孟宏瑞派來的人绑架了。孟远晨虽然会一些拳脚功夫,但奈何寡不敌众,最终还是被擒。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顾子雨才知道原來孟远晨竟是孟晋扬的弟弟,那个抢走自己哥哥、并且虐待哥哥的大混蛋! 孟远晨一直不知道原來大哥对顾老师竟如此不好,所以只能替自己大哥向顾子雨道歉,并且请求顾子雨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不理自己。 都已经被人绑架了,性命岌岌可危,顾子雨哪里还有时间生气,考虑如何逃出去才是当下最重要的。 顾子雨虽然聪明,但是也无法从孟宏瑞特意建造的铜墙铁壁里逃出去,特别是当这铜墙铁壁还被建造在水底下的时候,想要逃出去更是难上加难。 孟远晨一直坚信,大哥会來救自己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很快,孟晋扬和池正新、凌溪就同时出现在了岸上。 孟远晨不停地在喊着:大哥,我在这里! 但是孟晋扬什么都洝教土卣潞土柘矝〗发现他们两个人就被关在水下。 然后,孟远晨就看到大哥突然拥着池正新和凌溪跳入水中,岸上的火苗窜了出來,顿时,水面也被血染红了。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孟远晨真的洝接幸坏阈睦碜急浮?醋湃鋈说纳硖宥妓匙潘髌蛟洞Γ显冻恐沼谠呜柿斯ィ诘沟氐哪且簧材潜还俗佑瓯Ы嘶忱铩?br /> 醒來的时候,孟远晨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孟家,顾子雨在床边照看着自己。 在得到大哥和凌溪两个人失踪、而池正新失明的消息后,孟远晨顿时觉得天崩地裂也不过如此,因为孟家要完了。 几天的安全搜索期过去了,孟晋扬和凌溪还是一点消息都洝接小C显冻恳丫搅薅伎薏怀鰜砹耍绻皇枪俗佑暌恢迸阕潘娴某挪幌氯チ恕?br /> 在看到池正新的时候,孟远晨十分无情地问道: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话说出口,孟远晨就后悔了,整个孟家谁不知道大哥是池正新的天,如今天塌了,池正新又能好过到哪里去? 池正新虽然也很绝望,但是整个城市的人都在看,所以他不能倒下。 为了保卫孟家,孟远晨答应池正新暂时成为孟家的主人,他恳求顾子雨留下來帮自己。虽然顾老师已经跟着萧齐离开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从此以后就要和顾子雨一刀两断。 好在顾子雨并洝接欣肟拇蛩悖谇卓谔焦俗佑甑某信岛螅显冻恐沼诰醯萌松钟邢M恕?br /> 后來孟远晨问顾子雨当时为什么要选择留下來,因为顾老师的事情,他明明很讨厌与孟家的人进行过多的接触。 顾子雨很是坦诚: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你了。 当孟远晨在水下因为接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打击而昏厥的那一刻,顾子雨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哥哥之外,原來他还会如此紧张一个人。 既然爱上了,就不要放手。这是顾成溪曾经教顾子雨的道理,虽然当时顾成溪并洝接凶龅剑枪俗佑曜龅搅恕?br /> 至于两个人的关系是什么时候确定的,孟远晨和顾子雨全都想不起來了。好歹也是一个纪念日,但是两个小糊涂蛋谁都洝桨阉弊鲆换厥隆?br /> 孟远晨记得是顾子雨主动亲吻自己,然后两个人才挑明关系的;可是顾子雨却记得是孟远晨先勾引自己的,所以自己才会把持不住亲吻了他。 两个小糊涂蛋经常会为了这件事而争吵,但往往都是顾子雨妥协,洝接邪旆ǎ盟帽冉仙钜恍┠兀?br /> 在孟晋扬和凌溪从另一个国家回來之前,孟远晨和顾子雨经常在池正新的指挥下忙个不停,每天都累得要死,所以就算两个人在确定关系之后就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却也洝接锌障邢氡鸬氖虑椤?br /> 但是在孟晋扬回來之后,孟远晨就和顾子雨闲了下來。每天晚上再拥着孟远晨入睡,顾子雨就开始有些按捺不住了。 虽然在孟家这个大染缸里长大,但是由于被孟晋扬保护得很好,所以孟远晨真的什么都不懂。 以前孟远晨偶尔会看见那些被孟晋扬玩死的少年被拖出去的情景,后面还流着血。孟晋扬骗他说是那些少年不听话所以被打板子打死的,这种拙劣的理由孟远晨居然也信了。 至于顾子雨,他虽然知道男人和男人是怎么做的,但他也是纯菜鸟一个,完全洝接惺导S捎诤ε律说矫显冻浚俗佑暌泊觼矶疾桓姨岢鍪导囊蟆?br /> 所以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拥抱着入睡,竟也安安稳稳地过了几个月。 后來,凌溪在向孟远晨八卦了他和顾子雨的日常生活后受不了了。从來洝郊饷幢康牧礁鋈耍?br /> 于是凌溪开始向孟远晨授课,怎么勾引顾子雨,好让他付出行动。 孟远晨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有一点他明白了,原來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只是搂搂抱抱亲亲那么简单的,原來还有别的表达爱意的方式。 关于第一次,孟远晨和顾子雨真的是记忆犹新。全世界做/爱能够做得如此失败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个了。 其实孟远晨觉得还好了,后面的确是流了不少的血,但是该享受的他还是享受到了。 但是顾子雨却觉得自己很是失败,当时看着半个床单都被血染红了,他居然慌慌张张地把自己的哥哥给叫來了,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想想,顾子雨就想撞墙,真的不想活了。 好在顾成溪能够守得住秘密,否则这件事早就会成为孟家人的笑料。 这是顾子雨最想删除的一段记忆,却也美好得不像样子,每每想起來,他都能与孟远晨乐上大半天。 怀里的孟远晨突然在熟睡中翻了一个身,顾子雨立即捂上自己的嘴,还以为是刚才笑出声音所以吵到他了。 骨折的腿太过疼痛让顾子雨无法入睡,但是偶尔想想以前的事,他便觉得一切的疼痛都不算什么了,只要能与孟远晨厮守在一起就很好。番外2 番外2 沈遥以为自己这辈子大概是要孤独终老了,因为他子承父业成了一个大型垃圾站的“站长”,专门负责处理这个城市的垃圾。试想哪个正常的女孩愿意和一个每天与垃圾为伍的人交往、结婚、生孩子? 也许有人在疑惑,沈遥的父亲不就是找到了另一半,所以才有了沈遥吗? 唉,忘了告诉你们,沈遥只是他的父亲从垃圾堆里捡回來的孩子,所以他的养父是真的独自一人走完了这辈子。 由于前车之鉴,沈遥本來是不打算做这个垃圾站站长的,但是谁让他因为家里穷所以洝缴瞎柑煅兀砍俗稣飧稣境ぶ猓鼓苋ツ睦镎乙环菸榷ǖ墓ぷ鱽硌钏约海?br /> 但是自从家里多了一个人之后,沈遥发现自己微薄的工资真的不够用了。 沈遥的父亲是在垃圾堆里捡到了小孩子,沈遥倒是更厉害,直接捡回來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全身都中了枪的男人。 说实话,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沈遥真的是被吓坏了。虽然只是活了二十年,但是他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根本就洝接屑故鞘裁茨Q摹?br /> 所以沈遥当时被吓得蹲在了地上,直到听见那个男人在呻/吟着“救我……”,沈遥才反应过來,壮着胆子把男人弄回了自己的家里。 把男人搬回家里之后,沈遥便后悔了,万一这个男人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大坏蛋,那他该怎么办?万一这个男人一不小心死在他的家里了,那他又该怎么办? 想來想去,沈遥还是决定先救人吧。见死不救的话,他那个不知道在阴曹地府还是在天堂的父亲一定会骂他的。 沈遥为那个男人请來了当地最有名的无良医生,就是专门为那些不能见光的人看病的医生。 无良医生在看到男人的第一眼就说道,“哟,这不是‘冥界’的主人萧齐吗?竟然也会落到如此的地步,真是大快人心啊!” 沈遥一听这话,还以为医生不愿意出手相救,心里就急了,还洝娇谇笠缴吞飧鲆缴炙档溃澳惆严羝刖然貋硪膊恢歉J腔觯撬荒芩涝谀阏饫铮裨蚰愕穆榉尘痛罅恕?丛谀闶歉隼鲜等说姆萆希揖统鍪职锬阋话眩悄悴荒馨咽俏腋羝胱鍪质跽饧滦孤冻鋈ァ!?br /> 沈遥连连答应着,表示自己的嘴巴很紧,绝对不会乱说话。 在花费了几个小时把萧齐身体里所有的子弹都取出來之后,无良医生留下一些药给沈遥,然后就表示自己不会再來了,至于萧齐是生是死全凭他自己的本事。 送走了无良医生,沈遥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捡回來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因为无良医生能够叫得出名字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萧齐……”沈遥默默地念着萧齐的名字,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个字究竟该如何写,但是他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 在沈遥反复地把这个名字念了很多遍之后,他突然发现萧齐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來并且正在用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你你醒了?”沈遥莫名地觉得很紧张,这个男人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萧齐点头,想要说话但是却发不出來任何的声音。 “那个你不用着急,医生说了因为枪伤,你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能够活下來已经是万幸,喉咙还有你的四肢都会慢慢地好起來的,你不用担心。”沈遥偷偷地看了一眼萧齐的表情,突然觉得其实他还真的洝皆趺吹P摹?br /> 萧齐不能说话,只好听着沈遥在不停地说。沈遥好像很多年都洝胶腿私惶腹频模豢罢⒃趺炊纪2幌聛恚瑳〗用多久,萧齐连他只认识哪几个字都已经知道了。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沈遥是真的已经很久洝接泻捅鹑撕煤盟倒傲恕K陨蛞:芨咝讼羝肽芄惶祷埃一勾觼矶疾淮蚨纤?br /> 萧齐本來以为沈遥是孟晋扬或者是张敬派來想要对他赶尽杀绝的人,但是现在看來完全不是,所以他放心地闭上眼睛,在沈遥的叨叨絮语中睡去。 就这样,萧齐在沈遥这里(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