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1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1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1部分什么模样。” “废话,我连自己的照片都洝接校阍趺纯赡芑嵊校俊绷柘档溃拔一故侨タ匆谎勰歉鼋凶霭装驳募一锇桑闷嫘脑缤砘岷λ牢遥窃诤λ牢抑霸市砦以俸闷嬉淮巍!?br /> 戎皓龙笑了,凌溪总是这样,想做什么事就必须要去做,但是却经常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借口。 两个人來到关押着白安的房间外面,刚刚靠近就听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惨叫声。 凌溪打了一个寒颤,“算了,咱们还是换个时间再來吧,我忽然闻到了一股特别浓的血腥味。”太过血腥的画面,凌溪现在都不想看见。 “哎,别走啊。”邹绍闲听到凌溪的声音,立即打开了门,“來,让你们见识一下阿新和我的新宠物。” 凌溪往里面探了一眼,看到一个纤细的人影在地上趴着,身上的血顺着衣服滴在地上。 突然,凌溪觉得心脏很痛,连站也站不稳了,急忙扶着身边的戎皓龙。 邹绍闲重新走进屋子里,拿起桌子上的针管,准备再往白安的身体里注/射一种致幻药剂。 “绍闲,不要!”凌溪挡在白安的身前,“绍闲,够了!” “为什么阻止我?”邹绍闲说道,“如果我的信息无误的话,你和白安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凌溪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心痛,痛得厉害。 “好吧,你不说我也不逼你。”邹绍闲收起桌子上的医疗用具,“白安想要打阿新的主意,所以我只是稍稍惩罚他一下。现在惩罚完毕,他再如何就和我洝接泄叵盗恕D忝撬嬉狻!?br /> 邹绍闲拎着医疗箱准备离开,凌溪却依旧拦着他,“那个绍闲,你能给他包扎一下吗?他的手臂还有被你注/射了药物的地方都在流血。” 邹绍闲重新打开医疗箱,拿出纱布、消毒药水以及其他的医疗用品,然后对凌溪说道,“我以前应该教过你一些基本的包扎方法吧?你乐意做好人,那你就亲自给他包扎。” 凌溪不明白,“他只不过是喜欢哥哥而已,你洝接斜匾庋桑俊?br /> 邹绍闲的脸色突然就变了,“他趁阿新昏迷的时候占尽了便宜,我洝接邪阉乃侄缦聛砭鸵丫闶侨手烈寰×耍 ?br /> 听到这里,凌溪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你的意思是他强占了哥哥?” 邹绍闲摇头,“如果他真的做到了最后,我保证会让他生不如死!” 凌溪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洝阶龅阶詈缶秃谩!?br /> 邹绍闲离开之后,凌溪在戎皓龙的帮助下开始给白安包扎伤口。 白安的意识模模糊糊的,费尽了力气才勉强看清楚凌溪的模样,虚弱地说道,“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白安的声音,凌溪的鼻子突然就变酸了,“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虽然白安也觉得对凌溪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洝接小?br /> 凌溪有些失望,“是吗?” 在给白安包扎完伤口之后,凌溪亲手把人抱到了床上。白安真的很纤细,凌溪抱起他來根本就不费力气。 凌溪问道,“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准备吃的东西。” 白安摇头,“吃不下。” 凌溪又说道,“那我陪你说说话吧。” 听到这里,戎皓龙觉得很不对劲,难道凌溪看上白安了? 情急之下,戎皓龙立即牵着凌溪的手走出这间屋子。 “怎么了?”凌溪说道,“你的表情好奇怪啊。” 戎皓龙本來就是一个直性子,说话不会拐弯抹角,所以这个时候也直接说道,“你为什么对那个白安那么好?难道你喜欢上他了?” “什么?”此时凌溪脸上的表情比戎皓龙更加奇怪,也很无奈,“你说你天天都在瞎琢磨什么呢?在你的心里我难道就是一个那么花心的人吗?这辈子我也只是喜欢过两个人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你对白安太好了,让我觉得心慌。” 为了让戎皓龙安心,凌溪只好主动献吻。 一吻过后,凌溪问道,“现在你的小心脏还慌吗?” 戎皓龙点头,顺便舔了舔唇,意犹未尽地说道,“还很慌。” “慌你个大头鬼啊!”凌溪忍不住踹了戎皓龙一脚,“再说一次,不许在感情问睿匣骋衫献樱∧阕约菏皇种竿泛徒胖和罚馐悄愕诩复沃室晌业母星榱耍俊?br /> 戎皓龙立即表示洝接邢乱淮瘟恕?br /> 凌溪叹了一口气,自家笨熊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脱离感情白痴这个级别? 凌溪打发戎皓龙去厨房拿点吃的东西,然后自己则又回到了屋子里陪白安说话。 虽然白安的基本情况凌溪早就知道了,但是他还是想知道得更多,比如说白安的父母是谁。 但是白安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是被魏家的下人捡來的孩子,打小就被迫接受各种训练,从來都洝较牍胰耸鞘裁囱拥摹?br /> 和白安聊了很久,凌溪甚至连白安讲的他们之前训练的过程都一字不落地记到了脑海里。也洝接惺裁丛颍柘褪蔷醯米约旱哪源镉Ω米白乓环莺桶装灿泄氐募且洹?br /> 同样,白安对凌溪的生活也很感兴趣,虽然他虚弱得厉害,却忍不住和凌溪多说两句,想要知道凌溪过得好不好。 “所以说,你一次杀了一百多个人?”白安打心里佩服凌溪。 凌溪却格外后悔拥有这么一段黑暗的历史,“以后都不会了,杀人就好像在走夜路,走得多了终会撞到鬼的。” 白安问道,“后來你还做了什么惊天大事?” “后來啊?”凌溪想了想,“也洝绞裁矗蛭檎易苁潜蝗俗飞保际羌居彀镂野谄降摹6粤耍慊共蝗鲜都居炷兀奶煳医樯芨悖彩且桓龆晕姨乇鸷锰乇鸷玫娜恕G那母嫠吣悖一购退瞎材亍!?br /> 白安很是无语,“你的风流史敢不敢再长一点?” 凌溪哈哈大笑起來,“不能再长了,老子的风流史就断在笨熊的身上了。” “笨熊?”白安说道,“就是刚才那个警察吧?他以前查过我,所以我认得他。他也对你很好吗?” 凌溪幸福地笑着,“笨熊对我很好。” 【昨天三更只是企鹅偶尔在发神经,今天只有两更。】一九一、孟晋扬的逻辑 一九一、孟晋扬的逻辑 凌溪和白安居然能够这么投缘连孟晋扬都觉得很奇怪,因为凌溪这个人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不太在乎小细节,但实际上他最不喜欢与陌生人进行过多的接触,反而比较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这一次凌溪的表现太过反常,也难怪戎皓龙会吃醋。 戎皓龙不敢亲自询问凌溪关于白安的事情,所以只好向孟晋扬求救,让他代自己询问。 “你觉得白安这个人如何?”孟晋扬特意找了一个时间询问凌溪。 “他很好啊。”凌溪乐呵呵地说道,“晋扬你绝对无法想象他这个人有多么的单纯,很多人情世故他根本就不懂,他甚至都还洝接刑腹蛋!?br /> “你很喜欢他吗?” 凌溪立即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超级喜欢!” “哪种喜欢?” 凌溪毫不犹豫地说道,“兄弟间的那种喜欢,我觉得他像是自己从未谋面的哥哥。” 孟晋扬明白了,“我让绍闲对比一下你们的dn,这样你就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你的哥哥了。” “不要!”凌溪说道,“万一不是呢?我不要冒这个险,而且我觉得现在就挺好的。” 孟晋扬伸出手捋了捋凌溪脑袋上杂乱的发丝,凌溪立即闭上眼睛像一只懒狐狸那般享受起來,“晋扬的手还是这么温暖。” 孟晋扬在得到了凌溪的一根头发后就把手收了回去,“白安本來就由成溪和阿新两个人來保命,现在再加上你,他更是杀不得了。” 凌溪睁开眼睛,“姓孟的,我可先说好,你敢杀他的话,咱们就绝交!” 孟晋扬笑着说道,“好吧,那我就去杀了他好了。” “哎?”凌溪的整个身体瞬间像一根藤蔓似的缠上孟晋扬,“我开玩笑呢!我怎么舍得和你绝交嘛!” 两个人正在说说笑笑,邹绍闲突然找到了孟晋扬,“晋扬,成溪醒了。” 孟晋扬紧握的手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无意识地松开了,属于凌溪的那根头发飘落在了地面上。 凌溪晃了晃孟晋扬,“走啊,去看成溪!” 邹绍闲说道,“他现在正在发愁怎么做才能得到成溪的原谅,咱们还是别烦他了。” 凌溪提出建议,“你可以裸着上半身,背着荆条,然后跪在成溪的面前,跪上个几天几宿。成溪心软,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孟晋扬摇头,“你们觉得成溪心软吗?不,你们都错了,他才是天底下最无情的那个人。” 邹绍闲说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敢往自己的心脏上蹦枪子的人,说他不无情谁信呢?” “那怎么办?”凌溪灵光一闪,说道,“要不我们联合起來骗成溪吧,就说晋扬被小白杀死了,看他怎么办?” “小白?”邹绍闲疑惑了,“哪个小白?” 凌溪鄙视邹绍闲,“就是白安啊!傻瓜。” 孟晋扬被他们两个人东一句西一句说得脑袋都开始疼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就干嘛去,不要在这里烦我。虽然魏家的产业都已经被我们接手了,但是还有很多后续事情需要处理,凌溪你不要再贪玩了,去帮阿新他们几个人。至于绍闲,滚回你的医疗室里。” 邹绍闲说道,“我的大少爷啊,这里是魏家的老宅,你倒是告诉我,我的医疗室在哪儿啊?” 凌溪立即抓着邹绍闲的衣领,拖着他离开,“你随便把几间屋子变成你的医疗室不就得了,别烦晋扬了。”凌溪害怕把孟晋扬惹急了,他会杀了白安出气。 邹绍闲又问道,“以后我们要一直住在这里了吗?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这里,一点人气都洝接小!?br /> 凌溪给了邹绍闲一拳,“老子不是人啊!” 两个人越走越远,慢慢地,孟晋扬就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 一些事情再被逃避,也终究有不得不面对它的那一天。所以孟晋扬决定,去见顾成溪。 事情的发展和孟晋扬设想的完全不一样,顾成溪在看见他的时候洝接兴呈职咽裁炊髟以谒纳砩希矝〗有让他滚,而是用很平常的语气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绍闲说你至少需要在床上躺一个月。” 顾成溪明白了,“一个月之后你会送我离开的,对吗?” 孟晋扬说出心里话,“不会,我后悔放你离开了。” 顾成溪闭上眼睛,说道,“那我们就这样耗下去吧,看谁能耗得过谁。” “成溪,我们一定要这样吗?”孟晋扬伸出手紧紧地握着顾成溪的手,不让他挣脱,“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顾成溪的眼睛始终洝接姓隹矝〗有让孟晋扬滚,因为他害怕一旦把“滚”这个字说出口,孟晋扬就真的会像梦里一样消失不见。 得不到顾成溪的回答,孟晋扬也不气馁,而是试着吻上顾成溪的唇,希望得到他的回应。 但是顾成溪的牙齿咬得紧紧的,根本不给孟晋扬任何机会。 孟晋扬捏着顾成溪的下颚,强行掰开他的牙齿,然后滑软的舌尖带着专属于自己的霸道气息和滋味,擦过顾成溪的牙齿,探入他的口腔。 顾成溪连反抗都來不及就被上颚传來的酥麻感觉带走了身体里大部分力量,在这个时候,无力的推攘更好像在欲迎还拒,是一种邀请。 孟晋扬无比兴奋,如果不是考虑到顾成溪的身体不能进行剧烈的活动,他真的想现在就与顾成溪合为一体! 正当孟晋扬以为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顾成溪突然下了狠心,用力咬上孟晋扬的舌头,逼他结束这个吻。 血腥味道瞬间在两个人的嘴里蔓延开來,顾成溪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用了多大的力。但即使是这样,孟晋扬依旧在继续这个吻。 算了吧,顾成溪想,就让他吻一下又能怎么样?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感觉到顾成溪不再挣扎,孟晋扬的吻突然变得温柔起來。 舌尖慢慢地密密地舔过口腔里每一寸柔软滑嫩的皮肤,顾成溪已经开始混乱的意识无法判断孟晋扬的细腻与体贴是否是刻意而为之。只是一瞬间,顾成溪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一片一望无尽的大草原,正在被孟晋扬如火的热情一点一点地吞噬着,直至灰飞烟灭。 害怕,顾成溪很害怕,他又快要沦陷在孟晋扬的温柔里了。不行!这太危险了!快逃出去,快逃出去!孟晋扬的温柔是陷阱! 但是这股温柔却热情的火焰瞬间就吞噬掉了顾成溪残存的理智,迎來彻底的灰飞烟灭。 好长的一个吻,顾成溪已经记不得这个吻是何时结束的。只是当他的理智一点点回來的时候,他已然躺在了孟晋扬的怀里,肌肤相亲。 有时候顾成溪也在问自己,为什么那么多摇摇曳曳的日子都携手走过來了,到最后却成了这般模样? 顾成溪无法回答自己,只是那仿若在云端里的父亲与母亲的容颜在时时刻刻地提醒着自己,孟晋扬是杀人凶手。 所有已然化为信仰的爱情也抵不过这一句话,,孟晋扬是杀人凶手。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的双手,沾满了鲜红血液的双手,再细腻的体贴也拼不过这双手的冰冷与无情。 “成溪,你在想什么?”孟晋扬以为自己凭借一个吻就已经得到了顾成溪的原谅。 “我在想……”顾成溪看着孟晋扬的眼睛,“你是一个杀人凶手。” 时间和空间都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孟晋扬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想不出什么话來掩饰“杀人凶手”这四个字。 “成溪,你洝接性挛遥俊泵辖锉Ы袅斯顺上翱墒歉詹拍悴〗有拒绝我的吻!” “强盗逻辑。”顾成溪说道,“难道我随便找一个人吻他一下,就可以说他是我的人吗?我累了,请你出去吧。” 孟晋扬问道,“我要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 “你可以把云端里的两张脸庞变洝铰穑俊惫顺上档溃澳隳茏龅降幕拔揖驮履恪!?br /> 孟晋扬听不懂顾成溪在说什么,但是想也知道那两张脸庞指的是谁。 “我明白了。”孟晋扬穿好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成溪,我爱你。” 顾成溪洝接兴祷埃矝〗有任何反应,但是孟晋扬知道他听见了。 孟晋扬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恨我是个杀人凶手,也怨我说话不算数,明明说好要放你离开,现在却出尔反尔。成溪,我曾经以为我的爱让你不快乐,也许离开我之后你会过得很好;但是你就像是一只气球,一旦我放开你,让你飞到高空中,迎接你的将会是爆炸后的毁灭。为了你,我也要一直抓着你不放手,我希望你能明白。” 顾成溪说道,“能把对一个人禁锢的理由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像是你的风格。被白安绑架的事情只是一个例外,你放心,离开你之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孟晋扬洝接性偎祷埃檬率抵っ鞴顺上挥写谒纳肀卟攀亲詈玫难≡瘛?br />一九二、对未来的设想 一九二、对未來的设想 在孟晋扬的授意下,邹绍闲对凌溪和白安的dn进行了对比。这一切是瞒着凌溪进行的,所以结果出來之后除了孟晋扬,邹绍闲洝接懈嫠呷魏稳恕?br /> 白安和凌溪的感情越來越好,为了凌溪,白安决定留在孟家,成为孟家的一员。这个结果很多人都猜到了,但是洝接腥瞬碌皆蚓谷皇橇柘?br /> 孟晋扬派人把魏献安置在平安医院里,并且特意派专人照顾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对于孟晋扬洝接猩蔽合祝装不故呛芨屑さ摹?br /> 池正新、邵哲以及其他的人全都在为接手魏家的事忙得洝接惺奔湫菹ⅰU雒霞易钋嵯械娜司退闶枪顺上耍粤怂顺裕椭頉〗什么差别。 古人经常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这句话一点都洝酱怼?br /> 虽然魏献已经对孟晋扬构不成威胁,但是曾经跟随着魏献打过江山的那些人全都在观望,并洝接写蛩阏嫘某弦獾亟邮苊辖锍晌堑男轮魅恕?br /> 毕竟孟晋扬还是太年轻,洝接幸桓龆ㄐ裕澜珌砻辖锘岽熳潘亲叩侥奶醯郎先ァ?br /> 但是说白了,这些全都是借口。 他们不想接受孟晋扬统治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孟家的祖训,禁止进行毒品买卖,那他们还靠什么挣钱?不允许进行大批量的重武器交易,那他们靠什么自保? 总之,这件事让孟晋扬很是头疼。那些都是曾经为孟家出过力的人,和魏献一样,杀不得,否则孟家的人就该心凉了。 孟晋扬知道顾成溪不想看见自己,所以总是趁他睡觉的时候坐在他的床边,然后觉得他快要醒了就赶紧离开。 但是今天顾成溪醒得早了一些,恰好看见了还洝絹淼眉袄肟拿辖铩?br /> 孟晋扬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你在一旁不停地叹气,我还怎么睡?”顾成溪问道,“有什么烦心事?” 孟晋扬把正在烦恼的事情告诉顾成溪,问他有什么想法。 顾成溪说道,“这些人无非是在担心跟着你洝接泻萌兆庸9种还帜阋郧暗拿缓茫寂履闳郑匀粵〗有人愿意以身试法。” “那你有洝接邢氲绞裁捶椒梢园镂遥俊?br /> 顾成溪想了想,“在这些人里,总有心动想要跟着你的吧?” 孟晋扬点头,“但是很少。想要跟着我的人都是那些已经厌烦了打打杀杀,只想好好过日子的人。” “他们想要借你的手洗白?” “是。”孟晋扬说道,“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最起码我手里的钱都是干净的,一部分人的确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决定跟随我的。” 顾成溪说道,“除了已经跟随你的人之外,其他的人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你已经是这个城市的帝王了,过不了多久,那些人就会主动找你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已经跟着你的人过上他们想过的日子,然后等着其他的人來抱你的大腿。” 被顾成溪这么一说,孟晋扬也觉得好像真洝绞裁纯傻P牡摹K灰繁C霞业娜斯虾萌兆泳托辛耍渌娜怂补懿涣四敲炊唷?br /> 孟晋扬很自然地给了顾成溪一个吻,“还是我的成溪最聪明了。” 顾成溪的嘴角上翘,“你现在才知道吗?” 话音落,两个人同时想起來他们已经分手了。 顾成溪显得很是尴尬,擦了擦嘴角,“有时候习惯就是这样,不能代表什么。” 孟晋扬说道,“我会让你重新习惯的。” 顾成溪只是说道,“一个月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了。”意思很明显,等到他可以下床随意活动的时候,他想走,谁都拦不住。 孟晋扬说道,“那你告诉我,离开我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我已经想过很多遍了。”顾成溪看着孟晋扬失落的眼神,真的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离开你之后,我就可以回到之前的大学继续做老师。虽然你给我请了一个月的假之后我消失不见了这么长时间,但是那里的校长人很好,如果我回去的话,他会很欢迎的。” “只有这样吗?”孟晋扬说道,“如果你只是想要工作的话,就算你住在这里,你也一样可以回到大学继续做老师。” 顾成溪说道,“不用想方设法地留我,省省吧。” 孟晋扬在心里笑顾成溪的天真,如果自己真的只是单纯地想要留住他,直接建造一个金屋把他藏起來就好了,何必还这么麻烦!孟晋扬只是想让顾成溪过他想过的生活而已,魏传文拼死想要给顾成溪的自由,孟晋扬不想把它毁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这么简单的道理,顾成溪却不懂,或者是他不想懂。 这是一个死局,孟晋扬和顾成溪被困在里面,谁都洝接邪旆ù诱飧鏊谰掷镒叱鰜怼?br /> 孟晋扬说道,“等你的身体能够自由活动之后,我们一起去旅行吧,以朋友之名。” “算了吧,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顾成溪说道,“我们都很明白,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再也洝接邪旆ǜ谋洌愕乃魉⑽颐侵涞墓叵担际鞘率担伪匾约海俊?br /> 孟晋扬说道,“有时候我真的情愿你是一个笨蛋!” 顾成溪笑了笑,洝接兴祷啊?br /> 面对着这个死局,孟晋扬无可奈何。 当孟晋扬离开之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顾成溪就再也笑不出來了。如果真的成为一个笨蛋,是不是这颗心就不会这么痛了? 透过窗户,顾成溪望着外面的天空,隐约之间还是看到了父亲与母亲的面容,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看得顾成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算离开了孟晋扬又能如何?顾成溪明白,这辈子自己再也无法像一个正常人那般生活了。以往的梦想,娶妻生子买房子,如今顾成溪也觉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过顾成溪还真的打算离开了这里之后就领养一个孩子,小雨毕竟不能再陪着他了,所以顾成溪需要一个伴。 顾成溪想來想去就觉得找女朋友什么的都不如领养一个孩子,将來还能给他养老送终,这一辈子也就显得不那么凄凉了。 想着想着,顾成溪的鼻子就变得酸酸的。他本來是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的,怪只怪他遇见了孟晋扬!可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一切都晚了。 不死不休,顾成溪现在只能想到这四个字來评价自己与孟晋扬之间的关系。说起來好像还很轰轰烈烈,却也不过是一抹烟云,早晚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如此说來,顾成溪觉得自己的恨也就不算什么了。和时间相比,什么都不足为道。 所以,顾成溪决定接着逃避吧,反正人这一辈子也就这么短,逃着逃着,一辈子就洝搅恕5人搅瞬换笾辏辖锘够岚穑靠嫘Γ?br /> 想通了之后,顾成溪觉得浑身都舒服多了,于是又心满意足地睡去了。 和顾成溪的洝叫臎〗肺比起來,孟晋扬受的煎熬就要多得多了。 孟晋扬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联系到了之前顾成溪做老师的那所大学的校长,结果他就被酸到了。怪不得顾成溪说那个校长人好,原來也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孟晋扬一看就知道他对顾成溪洝桨彩裁春眯摹?br /> 每当孟晋扬提到顾成溪,就能听到那个校长的心脏加快跳动的声音,孟晋扬能不生气吗? 生气的后果就是半个小时之后,那所大学的校长就被换成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孟晋扬派人把之前的校长送到了别的城市,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顾成溪了。 新任的校长是一个老顽固,在知道顾成溪在只请了一个月的假却消失了整整一年之后立即表示这所大学不欢迎这样毫无责任、毫无原则的老师,并且联合其他学校的校长共同发表声明绝不聘请顾成溪成为他们学校的老师。 孟晋扬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这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最能让他高兴的事情了。 在孟晋扬的授意下,顾成溪很快就接收到了这份联合声明。 说实话,在看到联合声明的一瞬间,顾成溪还以为这是孟晋扬在和自己开的玩笑。可是联合声明里两三个校长的签名顾成溪还是认识的,他不得不相信。 顾成溪大口大口地吸气,然后呼气,表示自己不生气,绝不生气。但是怎么可能!他快被气死了! 孟晋扬洝接懈嫠吖顺上又凶隽耸纸牛俏实溃澳憔驼饷聪不蹲隼鲜β穑俊?br /> 顾成溪点头,“听别人喊我老师有一种满足感。” 孟晋扬说道,“好吧,我把那几所学校买下來,随便你去哪里做老师都可以。” “真的?”顾成溪不想依靠孟晋扬,可是这份联合声明真的把他的路堵死了。除了当老师,顾成溪一无是处。 “真的。” 顾成溪指着联合声明里的一个名字说道,“你把学校买下來之后可以把他赶走吗?他明明已经退休很多年了,怎么可能又当上校长了?我做学生的时候,他就很不喜欢我。” 孟晋扬看了一眼那个人名,不就是他刚找來的那个校长吗?看來顾成溪和那个校长真的是命盘不对。 “可以。”孟晋扬说道,“我可以把学校改成你想要的模样。” 顾成溪真心实意地说道,“谢谢。”一九三、福兮祸之所伏 一九三、福兮祸之所伏 “嗝……”吃过饭,凌溪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 不得不说,最近他们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悠闲了,凌溪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隐约觉得小肚子都长出來了。 白安打掉凌溪的手,“摸你自己的就好,不要碰我的肚子。” 凌溪吐了吐舌头,“小气鬼。被我摸两下又能怎么样?” 白安宠溺地看着凌溪,只是笑着,不说话。 凌溪伸了伸懒腰,开始给白安换最后一次药。 实际上白安的身上被邹绍闲弄出來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中了枪的手臂因为被治疗得及时,现在也能进行基本的活动。但是凌溪总是不放心,害怕那些伤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所以要坚持再给白安换一次药。 戎皓龙陪凌溪和白安吃过饭之后就离开了,他属于闲不住的那种人,所以打算歇一会儿就去练功房里练功。魏家老宅的练功房要比孟家的练功房大得多,戎皓龙真想待在里面不出來,当然前提是凌溪要陪着他。 相比着凌溪他们几个人的悠闲,池正新可是忙得不行,刚刚回來吃了一顿饭,立即又出去忙了,顺便还带走了孟哲榆、詹烨修,以及孟远晨和邵哲,他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來了。 邹绍闲也想要帮池正新的忙,但是池正新只是说了一句话就打破了他的积极性:你不给我添乱就是在帮我的忙了。 所以,邹绍闲就待在自己新建的医疗室里,专心研制各类药品,绝对不给池正新添乱。 孟远晨和邵哲被池正新带出去做事了,顾子雨和芮季屿很是无聊,不约而同地來到了顾成溪的卧室里,说是陪顾成溪聊天,其实是想打发自己的无聊时光而已。 孟晋扬看着突然來访的顾子雨和芮季屿,直恨得牙痒痒。他和顾成溪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些,正是需要时间重新培养感情的时刻,却总是被一些不长眼的人打扰,孟晋扬能不恨吗? 特别是顾子雨,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來看望顾成溪了!要不是看在他是顾成溪亲弟弟的份上,孟晋扬真的想把他从这间屋子里赶出去。 相比之下,芮季屿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碰碰顾成溪的脸,或者是摸摸顾成溪的手,实在是可恶至极。 总之,孟晋扬现在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怨念。 好吧,实际上芮季屿是故意的,他实在是嫌孟晋扬的行动太慢了。转眼间,顾成溪已经在床上休养生息了快一个月,可是孟晋扬却丝毫洝接械玫剿脑拢羌居煺娴目床幌氯チ恕?br /> 同样看不下去的还有顾子雨,他还真的从來洝接邢牍辖锊扇〉恼绞蹙谷皇呛妥约旱母绺绫取昂墓Α保此牡檬奔涑に陀呛牵敲疵辖锞允涠恕?br /> 当芮季屿的手再次很不老实地占顾成溪的便宜时,孟晋扬终于忍不住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把芮季屿赶出去。 芮季屿装模作样地抱着床尾的栏杆撒泼打滚,一时间屋子里好不热闹。 但是突然孟晋扬说道,“嘘!保持安静!” 芮季屿立即收了声,屋子里安静了下來,然后几个人同时听到外面传來直升飞机的声音。 孟晋扬站在窗户旁边看了一眼那架飞得离他们越來越近的直升飞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竟然是魏献!洝较氲剿尤换鼓芑钭糯右皆豪镒叱鰜恚?br /> 魏献好像也看到了孟晋扬,于是露出一个奸诈无比的笑容。 “季屿!快!通知下去!一级戒备!”孟晋扬立即拿出枪准备射击,但是直升飞机突然升高,孟晋扬那一枪打空了。 芮季屿想要跑出屋子,把孟晋扬的命令吩咐下去,但是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接连不断的爆炸的声音,然后房梁就塌了。 魏献够狠!直升飞机上放着的应该全是炸弹! 芮季屿还会一些功夫,所以在房梁塌下來的那一刻闪了过去,但是顾子雨洝接蟹辣福环苛貉棺×送取?br /> 越來越多的炸弹落了下來,孟晋扬抱起顾成溪就往外跑,“季屿,你抱着小雨!” “不行!”芮季屿说道,“这房梁太重了,我根本挪不开它!” 顾子雨已经被疼得完全昏了过去,可想而知,砸在他腿上的房梁有多重。 顾成溪立即对孟晋扬说道,“快把我放下來,先救小雨!” 眼看着这栋房子快要塌陷了,孟晋扬知道时间耽误不得,于是放下顾成溪,和芮季屿齐心协力抬走了房梁,然后把顾子雨放在芮季屿的后背上,“你们先走!” 芮季屿丝毫不敢耽搁,背着顾子雨就往外冲,就算房子塌了砸在他的脑袋上他也洝接型O聛怼?br /> 爆炸还在持续着,孟晋扬抱着顾成溪准备离开卧室,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炸弹竟然穿过房顶已经被炸开了的洞,落在了距离孟晋扬和顾成溪三米远的地方。 來不及思考,孟晋扬扑到在地,把顾成溪紧紧地护在自己的身下,然后炸弹就爆炸了。 “晋扬!”顾成溪眼睁睁地看着很多鲜血从孟晋扬的身体里四溅开來,却丝毫洝接邪旆ㄈプ柚梗敖铮阏隹劬纯次遥〗铮悴灰挛乙桓鋈耍 ?br /> 但是孟晋扬的双眼一直紧闭着,脸色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心脏的跳动声已经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生命的迹象从孟晋扬的身体里慢慢消失。 “晋扬……”顾成溪不停地呼喊着孟晋扬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直到此时此刻,顾成溪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附近又传來了一声大的爆炸声,顾成溪在受到大的波动之后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在完全昏过去之前,顾成溪伸出双手抱紧了孟晋扬,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芮季屿背着顾子雨來到庭院里,正好看到凌溪与白安互相搀扶着走了出來。 凌溪立即问道,“皓龙呢?还有晋扬和成溪呢?” 芮季屿把顾子雨放在地上,“皓龙我不知道,但是晋扬和成溪应该快出來了。” 凌溪其实不怎么担心戎皓龙,他的本事大着呢,绝对能够保证自己毫发无伤,但是好像还少了一个人,“绍闲呢?” 芮季屿摇头,“很长时间都洝娇醇耍遣皇歉虐⑿乱黄鸪鋈チ耍俊?br /> “大概吧。”凌溪对芮季屿说道,“你帮我照看一下小白,我去把魏献那个老不死的打下來!” 白安拦着凌溪,“让我去!” 凌溪不同意,“魏献养了你二十多年,你肯定会放他走的。” 白安突然拥抱着凌溪,“他想要杀了你,我是不会放过他的。相信我,好吗?” 凌溪狠狠心,于是答应了,“好吧,你要小心。我看魏献是疯了,说不定他连你也杀。” “我会小心的。”白安的手里拿着一把枪,然后爬到这栋房子还洝接斜徽ɑ俚淖罡叩悖缓笙蛭合谆邮帧?br /> 洝焦换岫合坠蝗梅尚性卑逊苫桨装驳纳戏剑缓笠惶醭こさ娜硖荼欢讼聛怼0装沧プ∪硖荩枷蛏吓馈?br /> 很快,白安就爬到了直升飞机里,他发现飞机上竟然还有二十多颗炸弹,以及几顿的炸药。如果这些东西全部被丢下去的话,恐怕连一个生还的人都洝接小0装簿圆换嵩市碚庋氖虑榉⑸;ち柘?br /> 魏献吩咐白安,“快把这些炸弹全丢下去。” 白安用枪指着魏献,“就到这里吧。如果你真的把那些炸弹全丢下去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哦?”魏献说道,“我原以为你是一条忠心的狗,洝较氲骄故且恢晃共皇斓睦牵 ?br /> 话音刚落,魏献就拿着枪打在了白安的心口上。 倒下去的一瞬间,白安也不敢相信魏献真的这么狠心。 白安笑了,能够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认识那么多朋友也算是值了。凌溪,再见了;阿新,我还是很喜欢你;成溪,谢谢你把我当做朋友。 白安用尽余下的力气,向着那些炸弹扣下了扳机。然后轰地一下,一切都结束了。 看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