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0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0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40部分光了衣服占便宜的事情,虽然洝绞裁创蟛涣说模勺芄椴皇呛檬拢裕按笊僖饧禄故遣灰蒙芟兄赖暮谩!?br /> 孟晋扬洝接幸煲椋徊还行┖闷妫鞍装捕阅阕隽耸裁矗俊?br /> 池正新立即摇头,“洝绞裁础!?br /> 看到池正新的反应,孟晋扬明白了,“刚才放白安离开之前应该先把他的双手剁下來。” 池正新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虚汗,“其实白安真的洝蕉晕易鍪裁矗裨蛭以缇投职阉绷恕!?br /> “这是你的私事,你喜欢怎么处理也是你的事。”孟晋扬顿了一下,还是说道,“不过白安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还是做好他重新找上你的准备吧。” “我明白,我会处理好的。”池正新趁此机会询问道,“大少爷,我可以保白安一条命吗?” 话说完,池正新就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如果大少爷想要杀了白安的话,刚才就可以动手,也不会任自己放他离开。 孟晋扬说道,“从现在起,白安这条命就是你的。要抓要放,还是要杀要剐都随你,不用特意向我报告。” 听到从孟晋扬嘴里说出來的“随你”这两个字,对孟家的所有人來说就和大多数女人听到了拿着信用卡的男人在说“随便花”时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是那么的激动与畅爽。 池正新忍不住说道,“谢谢大少爷。” 孟晋扬说道,“回家之后如果你能够替我打凌溪一顿就更好了,只有你打他的时候,他才不会还手。” 池正新不知道凌溪又惹出什么事了,只好先点头答应着,“我会的。” 说话间,车就开回了孟家。 凌溪早就得到了消息说是孟晋扬带着人去救哥哥了,所以一直在大门口等着。现在真的看到池正新回來了,凌溪激动得直接从开着的车窗钻进了车里,然后抱着他不撒手。 孟晋扬对池正新使了一个眼色,池正新立即伸出手揪着凌溪的耳朵,“说,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哎……疼啊!我哪有不听话?”凌溪恶狠狠地瞪了孟晋扬一眼,“哥哥,你不要听姓孟的瞎说!他总是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孟晋扬说道,“阿新,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池正新洝接邪旆ǎ斐鍪忠话驼婆脑诹柘钠ü缮稀?br /> “哎唷,我操!”凌溪立即向孟晋扬求饶,“我错了还不行吗?下一次我再也不质疑你的决定了!” 孟晋扬用手挑着凌溪的下巴,“早这样不就好了吗?为了让你记得更清楚一点,这一次就委屈你了。阿新,接着打。” 池正新一脸的无奈,只好再次扬起自己的手掌。一八七、全都走吧! 一八七、全都走吧! 戎皓龙看到走路一瘸一拐的凌溪,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看到自家笨熊,凌溪被打的委屈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來,“姓孟的让哥哥打我,他们全都不是好人!” 戎皓龙想笑又不敢笑,只好背对着凌溪,在他的身前蹲下,“到我的背上來吧,我背你回房。” “还是我家笨熊好。”凌溪趴在戎皓龙的后背上,冲着孟晋扬和池正新吐舌头,“你们一个不能见成溪,一个见不到绍闲,全都羡慕老子去吧!” 孟晋扬和池正新相视一眼,两个人都无奈地笑了。只要有凌溪在,他们的日子就不会无聊到哪里去。 池正新问道,“大少爷还是洝接腥タ赐上穑俊?br /> “洝接小!泵辖锼档溃八寄钫庵侄鳎咀虐咀乓簿拖肮吡恕!?br /> “是吗?”池正新说道,“可惜我还不怎么习惯,所以我现在想去看望绍闲。” 又一个秀恩爱的。 孟晋扬摆了摆手,“去吧。” 池正新问道,“大少爷不需要我向成溪捎几句话吗?” 孟晋扬摇头,“不需要。” “我知道了。”池正新刚回來,连卧室都洝絹淼眉敖陀掷肟フ易奚芟辛恕?br /> 孟晋扬的手放在衣服口袋里,摩挲着那枚成溪亲自从手上摘下的戒指,一时间早已在心脏里溢成海洋的相思又翻滚了起來。 “成溪……”孟晋扬喃喃自语道,“难道我们真的洝接锌赡芰寺穑课腋迷趺醋霾拍苤匦掠涤心悖俊?br /> 突然,孟晋扬的后背上多了一个重物。 芮季屿趴在孟晋扬的身上,慵懒地说道,“这么多愁善感、婆婆妈妈的,可不像你的性格啊。需不需要哥哥來安慰你这颗受伤的小心脏呢?” 孟晋扬被芮季屿压得差点直不起腰來,“你好像又重了不少,阿哲是在用养猪的方式來养你的吗?” “……”芮季屿象征性地给了孟晋扬一拳,“你说话小心点,要不然我真的会把你的脸打成猪头。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也可以让阿哲來打你。” 孟晋扬扶额,愈加无奈,“所以说你们今天是商量好了全都要在我的面前秀恩爱吗?” 芮季屿缠在孟晋扬腰间的手臂突然收紧,“你这个笨蛋!明明那么思念成溪,为什么不去看他?你这样永远不见他,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原谅你了?我听绍闲说几天前的晚上成溪做噩梦了,好像被吓得不轻,连饭都吃得少了。” “做噩梦?”孟晋扬苦笑,“大概是梦见我杀了他父母的场景吧。之前我杀了魏传文,他已经恨死我了,现在哪里还有可能原谅我?”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芮季屿知道这一次是孟晋扬错得太离谱,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心疼孟晋扬。 “所以就这样了?”芮季屿问道,“你甘心?” “不甘心又能如何?”孟晋扬说道,“感情最无奈的地方就在于我觉得我和成溪之间的关系不止是这样,却又只能是这样。” 芮季屿突然抬起手臂用力地揪了一下孟晋扬的脸,“你不是晋扬,你是假的!晋扬对待感情才不会像懦夫一样!” “……”孟晋扬揉着自己的脸,“你不至于这么狠吧?” 芮季屿说道,“我现在就联系绍闲,让他通知成溪就说你快要死了,我看成溪着急不着急!” “多事。”孟晋扬说道,“我何尝不想把成溪永远地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只不过当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绝情地朝自己开枪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如果不放手,我的爱最终会毁了他。” 芮季屿表示不敢相信,“所以你是要转型做圣父了吗?我真的想在你的身边画一圈光晕,也好让你耀眼的好人光芒可以普照大地。” 孟晋扬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哲!我在这里!”芮季屿冲着正在四处寻找自己的邵哲摆了摆手,然后对孟晋扬说道,“圣父,我和阿哲也要去看成溪了,你自己在家里独守空房吧!” 邵哲询问道,“大少爷不去吗?” 芮季屿拉扯着邵哲,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不用管他!他自己乐意饱受相思的折磨,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邵哲说道,“二少爷和詹少爷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说是要和我们一起去看成溪。” 芮季屿非常不满,“他们不会和我们挤一辆车吧?我还想在路上和你温存一下呢。” “你的声音小点。”邵哲真的受不了芮季屿总是这么露骨的说法,“他们乘坐别的车,不和我们坐在一起。” “这还差不多。”芮季屿回头看了一眼,孟晋扬已经离开刚才站着的地方,不知道去哪儿了。莫名地叹了一口气,芮季屿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去看成溪一定要替孟晋扬多说几句好话。 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走着,孟晋扬也实在是无处可去。关于接手魏献产业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所以突然一下子,孟晋扬闲了下來,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路过客房,孟晋扬看到张敬和林一正在打包行李,所以问道,“你们这是准备离开?” 张敬刚被林一的笑话逗笑,脸上还带着來不及藏好的笑容,“是啊,我们打算今天下午就坐船离开。” “这么着急做什么?”孟晋扬愈发觉得这房子太过冷清了。 张敬说道,“魏献的产业你也接手得差不多了,我们当初的约定你也算是做到了,不回去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孟晋扬感觉到张敬变了,最起码不再热衷于拓展自己的势力,这大概是受了林一的影响吧。 “一路顺风。”孟晋扬说道。 张敬说道,“谢谢。我们的合作关系是永久的,所以将來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洝轿暑},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孟晋扬看着他们快要打包好的行李,问道,“吃了饭再走?” 林一说道,“我们不在这里吃饭,我要去看望顾老师,所以我们在那里吃过饭之后直接坐船回家。” 又一个去看成溪的。 孟晋扬烦躁地想着,全都走吧,反正成溪在哪儿,你们一个个全都会马不停蹄地赶去哪儿! 林一不会看人的脸色,所以洝接蟹⑾置辖锏那樾鞅涞煤芙孤牵尤换箍谖实溃澳阋灰臀颐且黄鹑タ垂死鲜Γ俊?br /> 看着孟晋扬徒然握紧的拳头,张敬一个闪身把林一藏在身后,“我们的时间很紧,打包完行李之后就不去和你告别了。” 孟晋扬很快就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我会让司机准备好,随时都开车送你们离开。” 张敬本來想着以“旁观者清”的角度关于顾成溪的事情对孟晋扬说上几句话,可是后來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所有的结总会有被解开的那一天。 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孟晋扬紧绷的情绪终于开始崩溃。 每一个人都在提醒孟晋扬这个名字,成溪!成溪!成溪!洝接腥酥浪丫⌒牧ο胍酥谱∪ゼ上挠呐η崆崴伤傻鼐捅徽饬礁鲎只俚袅耍?br /> 孟晋扬找來一副手铐,把自己的一只手臂铐在床头上,然后把钥匙扔得远远的。他不能去见成溪,不能! 心里的世界终于安静了下來,孟晋扬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尽量放空自己,不去想顾成溪。 但是很快,安静的世界就被打破了。 “晋扬!晋扬!你在里面吗?”凌溪捶打着卧室的门,“成溪出事了!” 什么!孟晋扬快速下床准备开门,但是手腕处传來的疼痛提醒着他,手铐还洝酱蚩?br /> 凌溪听到卧室里传來金属制品撞击的声音,所以接着门外喊道,“晋扬!你快出來!成溪真的出事了!不是骗你的!” 手铐上的钥匙被扔到了远处,孟晋扬也來不及找另外一把备用钥匙,于是情急之下竟然徒手掰开了手铐,赶紧打开了卧室的门。 孟晋扬急声问道,“成溪究竟怎么了!” 凌溪说道,“白安不知道是怎么得到绍闲是哥哥爱人的消息,所以打算派人绑了绍闲。但是那些杀手只知道绍闲是一个不会功夫的男人,所以他们认错人了,居然把成溪当作绍闲绑走了!” “一个小时之前阿新不是去那里了吗?对方怎么可能得手?”还有季屿和阿哲,他们不是都去看成溪了吗?远晨和小雨也在那里,这么多的人怎么就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凌溪说道,“晋扬,对不起。哥哥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孟晋扬实在是无法冷静了,“那里的守卫都是干什么吃的!” 凌溪被孟晋扬的模样吓了一大跳,小声说道,“那些人是利用下水管道潜进屋子里的,所以刚开始其他人都洝椒⑾帧5鹊椒⑾质保惨丫砹恕!?br /> “我本來是想一步一步來,但是现在看來白安是等不及了。”孟晋扬吩咐凌溪,“告诉阿新,白安这条命我收回。这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我!”一八八、将错就错 一八八、将错就错 一觉醒來,眼前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有一个人恶狠狠地盯着自己,顾成溪很快就反应过來自己恐怕又被孟晋扬牵连了。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所以顾成溪并洝接斜硐殖龉嗟木牛皇强醋叛矍澳吧娜耍谙耄遣皇橇柘男值埽瘟礁鋈说纳窈托味颊饷聪嘞瘢?br /> 在顾成溪被带回來的时候,白安就想开枪杀了他,但是又觉得直接杀了他那么把人绑回來的这个举动就失去了意义。所以白安要等顾成溪醒过來,然后好让他死个明白。 可是当顾成溪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白安就不想杀他了。因为白安从來都不知道原來这个世界上竟会有人拥有一双这么漂亮迷人的眼睛。 顾成溪被白安盯得浑身都不自在,“请问……能给我一杯水吗?” 顾成溪被前几天的噩梦惊吓到了,所以这两天总是在反覆地发烧,很容易口渴。当然,顾成溪是绝对不会亲口承认他是真的被那个噩梦吓到了。 白安给顾成溪倒了一杯水,然后递给他,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顾成溪的手上全都是结了疤的伤口,所以他提议,“还是我喂你吧。” “谢谢,不用。”顾成溪说道,“我的手只是看起來比较吓人,但是洝绞裁创蟀梢越谢镜幕疃!?br /> 喝着水,顾成溪问道,“既然你把我抓到这里來,说明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所以我就不用再介绍自己了。但是你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白安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叫做白安,是你的情敌。” “噗……”顾成溪一个洝饺套“芽谥械乃缌顺鰜恚拔业那榈校俊?br /> “对!”白安说道,“我把你抓來就是想杀了你的,但是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主动离开他,我就不会为难你。” 顾成溪被震惊到了,他从來都洝接邢牍飧鍪澜缟铣俗约壕谷换够嵊械诙錾底影厦辖铩R皇奔洌顺上男睦锼崴嵘髦秩萌瞬皇娣淖涛度济傲顺鰜怼?br /> 顾成溪问道,“你爱他?” 白安点头,“也许以前只是喜欢吧,但是今天上午他故意放我离开之后,我就发觉自己是真的爱上了他。” “故意放你离开?”顾成溪苦笑,“看來他的确对你有心,那他可有亲口承认喜欢你吗?” 白安摇头,“我暂时还洝接械玫剿男模晕也乓裟阏飧稣习!?br /> 顾成溪的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其实顾成溪大可以把他与孟晋扬的关系早已结束的这个事实说出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不想说出口,他不想亲手把孟晋扬推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 人大概就是这般自私吧。就算是自己不要的东西,只要它曾经属于自己,那么它就不能被别人所占有。 白安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些时间考虑是否要主动离开他。” “一些时间是多久?” “那要看他什么时候能够找到这里。” 顾成溪问道,“如果我说不呢?” 白安看着顾成溪的眼睛,故意用狠话來威胁他,“因为你这双漂亮的眼睛,所以我不想杀你。但是如果你说不的话,我会先把你的眼睛挖出來,然后再杀了你。” “够狠心。”顾成溪说道,“的确和他很相配,怪不得你会爱上他。” 白安在舌尖上品味着这句话,为什么会听起來怪怪的?但是时间不允许白安从这句话里品味出别的意思,因为很快魏家的手下就一个个地前來传递一些不好的消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坏的消息,无非就是魏家的哪个地方又归了孟晋扬而已,反正这两天白安也已经习惯了总是接收到这样的消息。 但是当白安接到魏家的老宅被孟晋扬攻陷的消息时,他就再也洝接邪旆ㄕ蚨ㄗ匀粝氯チ耍蛭合谆乖谀抢铮?br /> 好一个孟晋扬!白安恨得直咬牙切齿! 白安知道孟晋扬的弱点是一个叫做顾成溪的男人,如果他能把这个顾成溪抓來就更好了,再加上刚刚抓來的邹绍闲,白安就不信用两个人质还威胁不了一个孟晋扬! 所以,现在关键的是,顾成溪在哪儿? 白安打算从邹绍闲的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所以在离开了只有十几分钟后又回到了卧室里。 顾成溪看到白安又回來了,还以为他给自己用來考虑的时间已到,于是心里立即忐忑起來。为了保命,自己难道真的要做出选择吗? 白安像是在与顾成溪闲话家常,“你为什么不和其他人住在一起?像是凌溪还有芮季屿,你们应该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偏偏只有你自己搬了出來?” 从小一起长大的?顾成溪侧眼看着白安,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等一下!顾成溪瞬间反应了过來,白安大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 白安说道,“我在问你话呢,你在想什么?” “洝绞裁础!惫顺上档溃拔抑皇蔷醯媚阏飧鋈瞬淮恚胍湍憬桓雠笥眩比磺疤崾侨绻悴唤橐獾幕啊!?br /> 白安的神智好像一下子就被顾成溪的眼睛吸引过去了,“我不介意。” “太好了,那我可以称呼你小白吗?”顾成溪说道,“当然你也可以喊我的名字。” 白安试着喊道,“绍闲?” 顾成溪突然就松了一口气,原來白安喜欢的人是池正新,不是孟晋扬。顾成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感觉像是刚刚打了一场胜仗,虽然他早已放弃了那个叫做孟晋扬的战利品。 白安伸出手帮顾成溪擦汗,“你这是怎么了?” 顾成溪开玩笑地说道,“害怕哪句话说的不对就会丢了性命,自然战战兢兢,满身冷汗。” 白安正在心里担心着魏献的安危,所以并洝接刑鰜碚馐且痪渫嫘埃吧芟校肽阆嘈盼遥灰阍敢庵鞫肟沂钦娴牟换嵘撕δ愕摹!?br /> 顾成溪说道,“你是真的爱阿新吗?” 白安点头,“是真的,我发誓。” 顾成溪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绍闲,对不起”,然后就对白安说道,“我愿意主动离开阿新,成全你。” 白安洝接邢氲秸饷慈菀拙痛虬芰苏飧銮榈校谑羌ざ赂斯顺上桓鲇当В靶恍荒悖乙欢ɑ岫园⑿潞芎煤芎玫模 ?br /> 顾成溪觉得白安这个人不是过于天真就是在装傻,这天底下哪会有一个人这么容易就放弃自己的爱人?这么简单的谎言白安却看不穿,顾成溪真的想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在顾成溪恍惚的时候,白安居然拿來了纸和笔,让顾成溪把他刚才说出的愿意主动离开的话写下來,然后再签上自己的名字。 顾成溪照做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保命要紧,反正他又不是真的邹绍闲,这种字据之类的东西,就算他写了也不作数。 写完之后,签上邹绍闲的名字,然后顾成溪说道,“可以放我离开了吗?” 白安问道,“你知道顾成溪在哪儿吗?” “什么?”顾成溪随即反应了过來,“不知道。我单独搬出來了,所以其他的事情我全都不知道。” 恰好白安刚才派出去查找顾成溪下落的人也回來了,但是他们什么都洝接胁榈健C霞业南⒎獗盏煤芎茫侵爸阅敲慈菀拙驼业阶奚芟幸参薹鞘且蛭姑ㄗ布怂篮淖樱钦庵中以酥挥幸淮巍?br /> 找不到顾成溪,白安只好拿邹绍闲充数,“既然你和孟晋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我相信他不会不管你的。所以,暂时还要委屈你待在这里一段时间。” “你这是在出尔反尔吗?”顾成溪失望地看着白安,“我当你是朋友,相信你会放我离开,可是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朋友的吗?” 白安真的受不了被这种失望的眼神盯着,但是他也洝接邪旆ǎ爸灰夷苋繁N豪习踩乙欢ɑ岱帕四愕摹D闶堑谝桓瞿梦业迸笥训娜耍还苣闶遣皇前⑿掳诺娜耍叶疾换岷δ愕摹N野装菜淙徊皇鞘裁垂饷骼诼涞暮煤海撬党龅幕笆且欢ɑ嶙龅降模 ?br /> 听完这番慷慨陈词,顾成溪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就不再说话,安静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白安派人向孟晋扬提出用邹绍闲來换魏献,很快孟晋扬就发出了回应,“那个人要杀要剐都随你,和我洝接泄叵怠!?br /> 在听到孟晋扬的回应后的一瞬间,白安还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 顾成溪苦笑,“对不起,忘记告诉你了,我之所以独自从孟家搬了出來,只是因为得罪了孟晋扬。现在对于孟晋扬來说,我和一个陌生人洝接惺裁辞穑员噶耍锊簧夏愕拿Α!?br /> 手里的底牌洝接杏么α耍装餐蝗缓苁蔷ε陆酉聛硎盏降牟恢故且惶跸⒛敲醇虻ィ残斫酉聛肀凰偷秸饫锏幕崾俏合椎氖澹?br />一八玖、敢抢我的人? 一八玖、敢抢我的人? 孟晋扬站在魏家的老宅里,看着在床上静静躺着的魏献,说道,“过了今天,你将一无所有。” 而魏献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手打拼出來的事业竟然会垮得这么快。 其实除了白安,魏献的旗下不是洝接斜鸬娜瞬牛撬窃缭谡獬≌秸崭沾蛳斓氖焙蚓捅幻辖锸章蛄耍切┎荒鼙皇章虻娜俗匀欢既サ馗宋壕埠臀喝弧?br /> 一些为孟家出过力却一直跟随着魏献的元老级人物在刚开始的时候还象征性地与孟晋扬抗争一下,但是自从魏献中风昏迷之后,那些人也是只顾着自保,与孟晋扬分庭抗礼的心也被收了起來。 总之,这一仗孟晋扬打得虽不容易,却还算顺利。 如果不是因为白安绑走了顾成溪,孟晋扬还真的打算再让他们苟延残喘几天,但是谁让他们要往死路上走呢,怪不得孟晋扬。 现在除了跟在白安身边的魏家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经被孟晋扬的人制服住了。接下來,孟晋扬要做的就是等,过不了今天,走投无路的白安就会自己跳出來。 所以,过了今天,魏献将会一无所有。 白安的确已经走投无路了,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在考虑该如何得到池正新,等到晃过神來的时候,手里的江山已经全都被孟晋扬夺走了。 但是白安还不至于太过绝望,毕竟他已经向池正新靠近一步了。看着手里邹绍闲写的字据,白安甚至已经开始设想自己与池正新未來的美好生活。 白安过于幸福的笑容总是让顾成溪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何必给他这么大的一个希望然后再由池正新亲手打碎它? 终于,白安决定了要去找池正新。 “我会派人把你送回去。”白安对顾成溪说道。 顾成溪很不明白,“既然你还是要去找阿新,昨天早上又何必拒绝阿新想要带你回孟家的提议?” 白安说道,“我当时洝接邢氲矫辖锘嵬蝗环⒑荩饷纯炀桶盐冶频秸庵智拔藿泛笪尥寺返牡夭健V徊还惶斓氖奔涠眩乙丫晃匏辛恕!?br /> 顾成溪明白了,大概是因为自己,孟晋扬才突然发疯的吧。这样一想,顾成溪对白安的愧疚感又深了一层。 “你要单枪匹马去找阿新吗?”顾成溪仿佛已经看到了白安被孟晋扬杀死的画面。 白安点头,“最后跟着我的兄弟,我都让他们各自离开寻找生路去了,剩下几个兄弟在护送你回去之后也会各奔东西。” 顾成溪说道,“你让他们都走吧,我和你一起去见阿新。” “怎么?”白安大惊,“你不是已经答应我要离开他的吗?” 顾成溪说道,“最后的告别,不可以吗?” 顾成溪打算如果白安说不可以的话,自己就立即该去哪儿就去哪儿,不会再管白安的死活;但是如果白安的心软一点,说可以的话,自己一定要护白安周全。 最后的告别?白安的心里矛盾极了,他实在是不想让池正新再见这个邹绍闲了。因为只是看着邹绍闲的眼睛,他自己就快要被吸引过去了。如果真的让他们再相见,他的感情还会有未來吗? 所以白安摇头,“不可以。” “好吧。”顾成溪叹了一口气,“那么送我回去吧,再见。”大概是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顾成溪走到卧室的门口,却听白安喊道,“等一下!让我再考虑考虑。”白安是第一次处理感情问睿孕穆胰缏椋恢栏迷趺窗臁?br /> 但是当白安看到顾成溪那双清澈的眼睛时,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就让你们见一面吧,但这是最后一次,你能答应我吗?” 顾成溪点头,“洝轿暑}。” 魏家的老宅早已经被孟家的人控制住了,所以当顾成溪和白安一起出现的时候,立即有人喊道,“顾少爷回來了!快去通知大少爷!” 顾成溪扶额,孟晋扬真的是养了一群白痴。 白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顾成溪,“他们刚才喊你什么?” 顾成溪后退一步,与白安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他们喊我‘邹少爷’。” 白安向着顾成溪前进一步,“是吗?不是说你得罪了孟晋扬吗?为什么他们看到你会这么高兴,还第一时间通知孟晋扬?你到底是谁?” 反正已经來到孟晋扬的地盘了,顾成溪也不再害怕,所以实话实说道,“对不起,我就是你要找的顾成溪。” “呵呵,是吗?”白安在笑自己太笨,竟然被一个不会功夫的顾成溪耍得团团转!现在想想,为什么孟晋扬会突然发疯?那是因为自己绑了他最重要的人! 顾成溪看到孟晋扬远远地跑了过來,慌乱的心一下子安稳了不少,“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只不过是将错就错而已。” “不要再说了!”白安拿出枪指着顾成溪的胸口,“亏我还把你当作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你真的是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顾成溪说道,“把你当做朋友这件事,我洝接衅恪!?br /> 感觉到周围突然多出了很多人用枪指着自己,白安立即用手禁锢着顾成溪,然后把枪抵在他的脖子上,接着对赶來的孟晋扬喊话,“放我和魏老离开,并且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追杀我们,否则我立即开枪杀了顾成溪!” 顾成溪对孟晋扬说道,“抱歉,分手了还要麻烦你再救我一次。” 听到这句话,孟晋扬明白了顾成溪的意思,他想要放白安离开,他是故意成为白安的人质的。孟晋扬真的很好奇,这个白安究竟有什么本事,可以让池正新和顾成溪都为他保命。 孟晋扬吩咐手下,“把魏献抬出來。” 几分钟后,魏献被抬了出來,随着魏献走出來的还有池正新和邹绍闲。 看到池正新,白安的手就开始发抖,语调也开始慌乱,“阿新,我是來找你的,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我本來已经让邹绍闲离开你了,可是他是假的!他怎么会是假的!” 邹绍闲看着池正新,低声说道,“你好像瞒了我不少事情,把成溪救出來之后咱们再算账。” “稍后我会向你解释的。”然后,池正新对白安说道,“昨天早上的提议依旧算数,只要你放下手里的枪,我们就当你是一家人。” 白安说道,“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们吗?你们全都是骗子!一旦我放下枪,我和魏老的命就都洝搅耍 ?br /> 白安过于激动,禁锢着顾成溪的手也在加大力量,瞬间,顾成溪胸口处好不容易开始愈合的伤口又被崩开了,鲜血立即染红了他的衣服。 孟晋扬心疼极了,也不管顾成溪是不是打算放白安离开,直接拿出枪打在白安的手臂上,然后白安手里的枪就掉落在地面上。 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顾成溪已经被孟晋扬抱进了怀里,池正新抓到了白安,邹绍闲则突然在白安已经受伤的手臂上注/射了一针药剂。 池正新问道,“绍闲,你给他注/射的什么?” 绍闲笑嘻嘻地说道,“放心吧,这可是好东西。我最新研制出來的,正好拿他來做实验,不会要人命的。”谁让他敢打你的主意呢? 刚被打了一针,白安很快就说不出话來了,只能瞪着眼睛怒视着身边这个真正的邹绍闲:你等着,我不会放弃阿新的! 邹绍闲不屑地拍了拍白安的小脸:就你?省省吧。 “绍闲!”孟晋扬喊道,“快來看看成溪,他昏过去了!” 邹绍闲顺手把刚用过的针管插在白安的手臂上,“我这就來。” 白安已经开始模糊的意识瞬间被扎得清醒了过來。 池正新对白安说道,“你放心睡吧,我和成溪都不会让大少爷杀了你的。” 白安的意识随着池正新的这句话又开始模糊了起來,但是当他快要入睡的时候,身体里突然传來了一阵比中枪了的手臂还要厉害百倍的疼痛。 这就是邹绍闲研制的用來逼供的新药,只要洝接凶奚芟械慕庖装舱獗沧泳捅鹣胨趿恕?br /> 池正新很是无奈,邹绍闲的本质也是恶魔一个,不让他出这口气,他永远都不会消停,所以池正新暂时洝接形首奚芟幸裁唇庖?br /> 利用手里的工具,池正新开始给白安的手臂清理子弹,受伤受得多了,这种简单的小手术他还是会的。 池正新一边清理,一边问白安,“死心了吗?” 白安说不出话來,只能摇头。 “成溪是真心待你如朋友的,你不要恨他。” 白安点头。 “我再问你一次,愿意留在孟家吗?” 白安摇头。 “好吧。”池正新说道,“等所有的杂事都被处理完,我会送你和魏献离开这里。不管你信不信,大少爷从來都洝接邢牍绷宋合住2还故窍胍绷四悖阅愫米晕灰僮錾撕Τ上氖虑椋裨蛭颐撬季炔涣四恪!?br /> 白安无力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着在一旁被施与急救的顾成溪,白安在心里说道:对不起。一九零、那种熟悉感 一九零、那种熟悉感 对顾成溪进行基本的急救之后,邹绍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孟晋扬说道,“从现在开始,成溪必须在床上躺够一个月。胸口上挨了一枪,能救回來已经是万幸。再这样折腾下去,就算我是个医仙,也难以从阎王的手里把成溪抢过來。” 孟晋扬连连点头,“我知道了。” 邹绍闲说道,“趁成溪还洝叫眩阆胛撬透辖粑牵獾玫人压齺碇竽懔龆疾荒芘觯胰ザ憾耗歉鱿牒臀仪腊⑿碌男“琢场!?br /> “去吧。”孟晋扬说道,“玩归玩,但是别把人弄死了。”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邹绍闲离开之后,孟晋扬就迫不及待地吻上那个让他思念了许久的唇。 “成溪,”孟晋扬握住顾成溪的手说道,“既然是老天让我们再见面,我就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这辈子你也只能待在我的身边。我想过了,我就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我不要装什么圣父把你推得远远的,洝接心愕娜兆游腋炯岢植幌氯ァ!?br /> 孟晋扬亲吻着顾成溪布满伤痕的手,一时间难掩心痛。 “我操!姓孟的原來这么会煽情啊!”凌溪吩咐监视器前的手下,“快把这一段单独刻录出來,这么精彩的话成溪却听不到实在是天理难容啊!” 戎皓龙连忙阻止凌溪,“孟晋扬如果知道你偷听他说话,他一定会让阿新打你的。” 凌溪立即捂着自己的屁股,“他敢!如果姓孟的再让哥哥打我的话,老子就诅咒他永远不能和成溪破镜重圆!” 戎皓龙笑了,“别闹,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洝接斜匾迨帧!?br /> 听到“别闹”这两个字,凌溪好像真的被驯服了似的,“好吧,不插手就不插手。不过人生好无聊啊,笨熊你要负责给我找点乐子。” 戎皓龙看了一眼窗外,小声说道,“太早了吧,现在还是白天啊。” “噗哈哈……”凌溪乐了,“你这头色熊在想什么啊?我说找点乐子,又洝剿狄ゴ采险摇!?br /> 戎皓龙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要不我们去看一看那个白安吧?听说你们两个很相像。” “是吗?”凌溪狠狠地踩了戎皓龙一脚,“你不许去!万一他比我好,你看上他了,那我怎么办?” 凌溪这一脚踩得可不轻,连戎皓龙这种硬汉都差点忍不住叫了出來,“好,你说不去咱就不去。” “真的和我很像吗?”凌溪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出來。 戎皓龙摇头,“我也洝郊圆恢馈2唬皇牵霸谄桨惨皆旱氖焙蚣淮危俏覜〗有仔细看他的模样。” 凌溪问道,“你以前当警察查案子的时候就洝接胁榈焦歉鼋凶霭装驳穆穑俊?br /> “我倒是查过。”戎皓龙说道,“不过孟家和魏家的保密工作都做得太好,我查了那么多年,连你们一张基本的照片都洝接校愿揪筒恢腊装渤?br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