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9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9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9部分非是因为他太爱你了,但是你却杀了他的父母,因此他对你的这份爱就转化为对逝去父母亲的罪恶感。他有多么爱你,这份罪恶感就会有多深。” 孟晋扬揉着脑袋,“我明白,是我以爱之名把他逼到这一步的。” 池正新什么都不再说了,其实这两个人什么都明白,只不过难以跨过那道坎儿。钟表滴答滴答地走着,也许随着时间流逝,一切会好起來的。 仅仅过了一天两夜,池正新就差点完全忘记了白安这个人,但是对方可不想那么容易就放过池正新。 吃过早饭,池正新就收到了一个白安特意放出來想让他快速知道的消息。 因为事情过于紧急,池正新不得已向其他人求助。在孟家待得很是无聊的张敬和林一也兴致勃勃地参加了这次的讨论。 “凌溪,你先说说自己的看法。”孟晋扬最喜欢凌溪的一点就是他的思维很是天马行空,说不定下一秒脑袋瓜里就能窜出來一个好主意。 “我?”凌溪说道,“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就会建议不要管他就好了。虽然白安放出消息说如果哥哥不去见他,每过半个小时他就会杀掉十个人,可是他杀的人我们都不认识啊,这关我们什么屁事?” 芮季屿问道,“那现在呢?难道这就关我们的屁事了?” 凌溪说道,“每过半个小时就要杀掉十个人,意思就是现在已经有十个人的命快要被我们害死了。我们能不管吗?以前杀的人太多,我早就决定不再让任何人因自己而死。” “说得好。”戎皓龙忍不住说道,“我会帮你坚守这个决定。” 凌溪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现在离第一个半个小时只剩下十五分钟了,怎么坚守?” 池正新说道,“我现在就去见他。” 张敬突然拦着池正新,“不要去,白安就是认准了你们的心里还存着一丝慈悲,所以才出此下策引诱你们上当。你们就让他杀几个人好了,反正这个城市的人那么多,又杀不完。” 张敬的话音刚落就被林一的拳头袭击了,“我操!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合着杀的不是你的亲人,所以你不担心是吧?” 张敬很快求饶,“如果池正新去的话,死的就是他了。陌生人与相识的人,我们当然选择让相识的人活着,这是人之常情。” 这的确是人之常情,所以林一收起拳头,也不再言语了。 气氛突然一下子变得很凝重,每个人都在利用这有限的时间想要想出最好的办法。 离第一个半个小时只剩下五分钟的时候,池正新派手下的人放话给白安,他会去的,所以请白安先不要大开杀戒。 白安很快就收到了池正新放出來的消息,但是当五分钟过去的时候,事先被捆绑在一起的十个人还是死在了白安的枪下。 得到这个血腥的消息后,书房里的人全都气愤不已,可是他们却丝毫洝接邪旆ā?br /> 如果白安提前给了池正新见面地点的话,他们还可以派人提前做好埋伏,可是白安什么都洝剿怠H绻卣孪胍业剿灰ザ莱隽嗣霞易曰嵊腥肆炻罚饩图哟罅顺卣氯ゼ装驳奈O招浴?br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孟晋扬突然说道,“凌溪,你把我化装成阿新的模样,我替阿新跑一趟。” “不行!”池正新第一个提出反对,“大少爷是一家之主,不能冒这个险。” 孟晋扬说道,“就因为我是一家之主,所以我有责任护你们周全。” 池正新摇头,“还是我去吧,也许白安只是想和我切磋一下,并不想要我的命。况且任凭白安这样虐杀下去,对孟家的名声也不好。过不了多久,整个城市的舆论导向就该偏离我们了,铁石心肠、见死不救,这都是人性之大忌。” 池正新这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一时间连孟晋扬也想不出话來反驳他。 凌溪突然笑得很奸诈,“讷讷,我倒是想出來一个主意。” 其他人都心下一喜,连忙问道,“什么主意?” 凌溪说道,“我可以把你们全都化装成哥哥的模样,然后你们从不同的方向离开这里。白安的人肯定不知道哥哥会走哪条路,所以周围应该有很多他的人,况且他的人又不怎么认识哥哥,说不定会把你们全都带到目的地去。” “好主意!”连张敬都忍不住夸赞凌溪,“白安大概洝接邢氲轿颐钦饫锘褂幸桓龌案呤帧!?br /> “那是。”凌溪骄傲地说道,“我和笨熊刚认识的时候,我装扮之后的模样连笨熊都洝娇闯鲆凰科普莱鰜怼:髞泶蛳羝氲氖焙颍一拱呀镒鞍绯梢缴捅o冢羝胍矝〗能认出來。” 戎皓龙低声说道,“说你胖你就喘,能不能低调一些?” 凌溪冲着戎皓龙吐了吐舌头,“谁让你平时都不夸我?好话听得少,现在好不容易听到一句,我自然要飘一会儿才行。” 戎皓龙把声音压得更低,“你刚才吐舌头的模样很可爱。” 凌溪的脸咻地一下就红了,然后就装作若无其事地找來化装用的材料,开始工作。戎皓龙傻乎乎地笑着,在心里想着自家的人果然怎么看怎么可爱。 在以前迷恋池正新的时候,凌溪做了很多很多张池正新模样的面具,用的材料主要是煮熟之后鸡蛋外面的一层白皮,这是凌溪独创的,绝无二家。 现在这么些个面具竟然能够派上用场,连凌溪都觉得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奇妙啊,当初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无心之举能够用來救人。 为了及时阻止白安的虐杀,池正新率先离开了孟家。随着凌溪一个个地把孟晋扬他们几个也装扮好,慢慢地,书房里只剩下了功夫很弱的芮季屿和张敬绝不想让他冒险的林一。 凌溪把自己也化装成池正新之后,看着镜子里的模样,一时间心里竟有些沧海桑田的感概。 “你们两个好好看家吧。”凌溪检查完毕自己的武器之后说道,“我也走了。” 芮季屿给了凌溪一个拥抱,“万事小心。” “洝轿暑}。” 离开了孟家,洝阶叨嘣叮柘吞揭桓鱿感〉纳粼谝苫笞抛匝宰杂铮案詹耪飧鋈瞬皇且丫涣熳吡寺穑吭趺从忠桓觯坎还飧龊孟癖饶歉鍪菀坏恪U饪稍趺窗欤俊?br /> 凌溪清了清嗓子,“我是池正新,洝饺肆炻仿穑俊?br /> 刚才声音的主人跳了出來,是个模样挺年轻的男孩子,一看就洝绞裁瓷缁峋椋米徘苟叨哙锣碌刂缸帕柘澳闶浅卣拢磕歉詹疟涣熳叩氖撬俊?br /> 凌溪装作很是吃惊,直接上前揪着男孩子的衣领,“竟然有人敢冒充我?快说,他们去哪儿了!再不说坏了大事你來负责!” 男孩子被凌溪唬得一愣一愣的,直接开口说道,“他们去见白大哥了。” 这不是废话吗?凌溪的眉头又皱了一些,显得很不耐烦,“你个笨蛋!我问的是地点!地点!” 男孩子快要哭了,“平平……平安医院。”同时,远处传來一声爆炸的声音。 “真熊!”凌溪一个手刀劈在这个男孩的脖子处,然后把他扔给了不远处孟家的人,“等我们都安全回來之后再把他放了。” “是!” 凌溪快速赶到平安医院附近,发现急诊部的一部分已经成了废墟,想來刚才的爆炸声就源自这里。 探测了基本的情况之后凌溪就从医院后面的住院部翻到前面的急诊部。凌溪有感觉,暂时还洝接腥顺鍪拢馊盟判牧瞬簧佟?br /> 刚翻入急诊部,凌溪的嘴就被捂上了,“是我。” “晋扬?”凌溪问道,“情况怎么样?” 孟晋扬说道,“我们差点活捉白安,可惜他竟然在这里安装了炸弹,趁乱之际跑掉了。但是詹烨修和哲榆在前门守着并洝接蟹⑾职装驳男凶伲壅芎驼啪丛蛟诤竺攀刈牛矝〗有任何的发现。所以阿新和皓龙断定白安还在这里。” 凌溪顿时充满了斗志,“这一次一定要抓到他!”一八四、所谓的限度 一八四、所谓的限度 其实白安的打算还是很好的,平安医院本來是魏传文名下的,不属于孟晋扬,所以在这里几乎洝接惺裁疵霞业氖屏Γ?br /> 魏传文死后,为了确保这家医院的正常发展,平安医院更是被孟晋扬列为这个城市的禁地,任何势力都不许靠近这里; 再加上医院本身就人多,白安不用浪费任何人力就能抓到一大批人质來威胁池正新; 所以白安才选择医院作为这次的行动地点。 但是白安洝接邢氲剑姓帕技疲苑骄陀泄教荨?br /> 当三四个池正新被领到白安的面前时,他真的不知道哪个是真的。白安已经很多年都洝接屑卣铝耍宜膊蛔急改米徘拱阉侨忌绷耍蛞焕锩嬲娴挠幸桓鍪浅卣拢歉迷趺窗欤菔被共淮蛩闵绷俗约旱摹芭枷瘛薄?br /> 正当白安考虑该怎么分辨时,那些看守人质的人就被解决掉了。 白安把这次的行动定位为“速战速决”,只要池正新來到这里,白安就可以利用人质逼迫他乖乖就范,擒拿池正新的铁链早已准备好了,然后白安就可以带着池正新回到自己的地盘上。 所以,白安带來的手下很少,只有二十几个罢了。 解决完这几个手下,张敬、孟晋扬和戎皓龙也同时出现在白安的面前。看着眼前突然又多出來的三个池正新,白安真的是彻底傻眼了,手里的枪也不知道该指向谁。 这里面肯定有一个是真的,可是究竟他妈的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白安快要疯了,所以把枪口移來移去,最后定在孟晋扬的身上,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白安一定会开枪的! 池正新慢慢地走到孟晋扬的身前,说道,“你不是要找我吗?我在这里。” 孟晋扬推开池正新,“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开枪。” “我记得你的声音!你是孟晋扬!”白安窃听过孟远晨和孟晋扬的通话,所以他记得孟晋扬的声音,那种低沉的、带有磁性的、任何人都视若圣旨的声音,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孟晋扬不屑地说道,“那你可以开枪,我倒是看看你究竟有洝接姓飧龅ㄗ印!?br /> 白安的手开始发抖,他洝接邢牍裉炀尤豢梢约矫辖铮饧蛑北瓤煲サ匠卣赂苋盟朔堋?br /> 孟晋扬开始走向白安,冲着枪口,毫不闪躲,“如果你不开枪的话,下一秒你就要成为孟家的阶下囚。” 白安突然说道,“魏老醒了,你们知道吗?虽然你们趁魏老昏迷的时间里夺走了很多魏家的产业,但是现在魏老醒了,你们就都完了。” 孟晋扬说道,“如果魏献真的醒了的话,你还会在这里吗?说实话,我对你很失望,你的确比不上阿新。” “哪里比不上!”白安手里的枪又开始胡乱指着,“你们谁是真正的池正新,出來和我比试一场!” 池正新真的害怕白安手里的枪会走火,所以立即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在这里。” 白安看着池正新,好像一下子能和记忆当中的那个人对上号,“就是你吗?” “对,就是我。”突然,池正新说道,“大少爷,快回來!我听到了定时炸弹的声音,我们快撤!” 说话的瞬间,孟晋扬就夺下了白安手里的枪,并且用手钳制着他。 白安哈哈大笑着,“看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能够拥有孟晋扬和池正新的陪葬,我荣幸之至。” 孟晋扬依旧很是淡定地吩咐道,“你们几个把炸弹找出來。” 池正新顺着刚才听到的声音很快在天花板上找到了炸弹,“大少爷,我们还是撤吧。这种炸弹我是第一次见,线路太多,而且还是多重炸弹,拆掉它需要浪费很多时间,但是我们撤离的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了。” 既然池正新已经这样说了,孟晋扬就做好了撤离的准备,“你们先撤,这是命令。阿新,你把白安事先准备好的铁链拿过來。” 孟晋扬用铁链把白安的双手禁锢在身后,然后就带上白安和阿新一起撤离。 刚刚抵达安全地带,炸弹就爆炸了,转眼间,半个急诊部就被毁掉了。硝烟的弥漫过后,孟晋扬发现池正新的手里只剩下一根铁链,而白安已经不见了踪影。 “对不起,大少爷。”池正新看着空空的铁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孟晋扬说道,“洝焦叵担残淼囟莶攀前装舱嬲谋臼隆!逼桨惨皆旱呐潘低澈芎茫獯蟾乓彩前装惭≡裾饫镒魑卸氐愕脑蛑话伞?br /> 白安的嘴里一直含着铁链的钥匙,所以很容易就打开了铁链。利用下水管道逃跑虽然很拿不出手,但却是白安最拿手的本事。整个城市的下水管道分布图都被他记到了脑子里,这就是白安能够活到现在的资本。 但是不管怎么样,白安终究还是要回到地面上,这就给了孟晋扬抓捕他的机会。 孟晋扬吩咐道,“阿新你去医院的保卫科,切断这里的下水管道。哲榆和詹烨修你们守在医院的前门,邵哲和张敬你们两个就守在医院的后门。如果我洝郊谴淼幕埃懊藕秃竺鸥浇牡叵率橇教鹾艽蟮南滤艿馈V劣陴┝愫臀曳直鹪谝皆豪锼蜒埃装才懿涣说摹!?br /> 魏传文送昏倒的顾成溪來医院的那一天,孟晋扬站在医院门口接顾成溪回家,无意当中听到过哗啦啦的流水声。 几个人领了各自的任务,就四散走开了。 孟晋扬在医院里搜寻着,竟在急诊部与住院部相连的地方碰到了刚刚才到这里的凌溪,于是两个人便一起行动。 二十分钟后,搜寻无果。同时,孟晋扬与池正新的联系断了。 孟晋扬暗暗说了一声:糟糕。 孟晋扬真的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怎么会这么大意!之前吩咐任务的时候,白安根本就洝接凶咴叮且恢痹谒堑慕畔隆T诘玫匠卣乱ケN揽频南⒅螅装部峙卤瘸卣略缫徊骄偷搅四抢铮?br /> 几个人匆匆忙忙地來到医院的保卫科,哪里还有池正新的影子! 死在一旁的保安人员和掉落在地面上的池正新的枪,都表明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凌溪甚至在桌子下面找到了一针已经用完了的麻醉剂。 白安的目标一直是池正新,孟晋扬暗恨自己怎么会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 凌溪不想在这个时候干扰孟晋扬,但还是忍不住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白安不会杀了阿新的,你们放心。”孟晋扬想了想说道,“把家里的人全都派出去,加快接手魏献旗下产业的速度。至于阿新的事情,暂时先放一 放。” “先放一放?”凌溪不答应,“不行!那个白安摆明了对哥哥不安好心,我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孟晋扬说道,“我自有打算,你不必多说。” 凌溪快被气死了,“好好好!你自有打算!老子就是在杞人忧天!笨熊,我们走!姓孟的不去救人,我们自己去救!” 戎皓龙知道池正新在凌溪心里的位置很不一般,从他收藏这么多张与池正新一个模样面具的行为中就可以看出來。现在又看到凌溪为了池正新和孟晋扬吵架,戎皓龙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所以在凌溪喊他离开的时候,戎皓龙并洝接辛⒓醋龀龈孀帕柘肟木俣?br /> “笨熊?”凌溪说道,“连你也觉得我们应该把哥哥的事情先放一放?” 戎皓龙连忙摇头,“不是……” “你不用说了!”凌溪失望地看着戎皓龙,“我自己去就好。” “站住!”孟晋扬说道,“任性也要有限度。阿新对你很重要,难道对我就不重要吗?你以为我真的会对他不管不问吗?” 凌溪觉得委屈极了,“可是你刚才说……” “傻瓜。”孟晋扬把凌溪抱进怀里,“不许哭。” 从小到大就是这样,一旦被孟晋扬训斥,凌溪就委屈得想哭,止都止不住。 戎皓龙说道,“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了。爆炸之后我通知队长半个小时之后再派警察來这里,如今半个小时已过。” 孟晋扬把凌溪推到戎皓龙的怀里,“我们这就走。” 回到家里之后,凌溪的心情还是很低落。孟晋扬本來想要逗凌溪开心,但是又觉得这种事情早就应该让戎皓龙來做了,所以他便不再插手。 戎皓龙除了身体结实之外也就洝接斜鸬挠诺懔耍远粤柘档溃耙荒愦蛭壹溉龀銎俊?br /> 凌溪摇头,“就你这铜墙铁壁的身子,我打你还嫌自己手疼呢。” 唯一的优点却用不上,戎皓龙就真的洝接邪旆恕?br /> 想來想去,戎皓龙就重新戴上了池正新的面具,然后想要亲吻凌溪,但是下一秒却被凌溪推开了。 “你这是做什么?”凌溪真的是快要被戎皓龙气死了,伸出手把那张面具撕得粉碎,“老子真的是服了你了!他妈的你究竟是从哪里看出來我想要亲吻哥哥了?姓孟的说我任性要有个限度,那么请你也笨得有个限度好不好!” 戎皓龙看着地面上碎了一地的面具,突然意识到过去始终是过去了。一八五、什么叫做卑鄙 一八五、什么叫做卑鄙 凌溪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得太重了,可是他不想道歉。 虽然凌溪和戎皓龙在一起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月,但是他既然付出了真心,就不想受到任何的怀疑。所以这一次,说什么凌溪也不会主动开口说抱歉,反正以往和戎皓龙闹别扭,他也从來都洝剿倒圆黄稹?br /> 戎皓龙也觉得自己笨出了一个新的高度,难怪凌溪会生自己的气。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 算了算了,凌溪又想自己何必和一个笨蛋置气?说不定这个笨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在生气。 凌溪冲着戎皓龙勾了勾手指,“笨熊,你过來。” 戎皓龙捧着刚从地上捡起來的面具碎片走到凌溪的面前,“你不生气了?” “说你错了。” “我错了。” “说你是笨蛋。” “我是笨蛋。” “说你要和我一起去救哥哥。” “我要和你一起去救哥哥。哎?这这这……”戎皓龙连连摇头,表示不行。 凌溪变了脸色,“你已经答应了,现在想反悔吗?” 戎皓龙接着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不就得了。”凌溪给了戎皓龙一个深吻,然后问道,“还想要吗?” 戎皓龙舔了舔唇,“想。” 凌溪说道,“把哥哥救回來之后,你想要几个吻都可以。但是如果救不回哥哥,这一年之内你就别想再碰我了。” “……”戎皓龙知道凌溪从來都是说到做到的,所以为了以后的Xing福生活,戎皓龙拼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阿新救回來的。” “我也会和你一起去的。” 戎皓龙不答应,“我不许你去,这次的行动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最大的问睿殖鰜砹耍蔷褪遣还苁敲辖锘故侨逐┝侨疾煌饬柘斡胗瘸卣碌男卸?br /> 戎皓龙说道,“不是不让你去,而是现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白安把阿新关在哪里。这个城市这么大,白安可以随便买下或者租赁一套房子关押阿新,我们等于是大海捞针,怎么找?我觉得孟晋扬说得对,我们应该先把这件事情放一放,趁白安把注意力放在阿新的身上时,抓紧时间接手魏献旗下的产业。至于阿新,他那么聪明,一定会想到办法透露给我们一些消息。” “我知道你们说得有道理!我当然也知道白安不会杀了哥哥!”凌溪烦躁地揉着头发,“可是你们根本就不明白我在担心什么!” “那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那个我说了你不许生气。” “我不生气。” “我只是害怕白安会强/奸哥哥。”凌溪立即解释,“这并不是说我还爱着哥哥,只是……只是……我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噗哈哈……”戎皓龙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你在担心这个。我觉得你根本就不用担心,白安比你还瘦削一些,他怎么可能会强/奸阿新?” 凌溪的额头上顿时布满黑线,“怎么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老子现在就强/奸了你!你以为老子身上长的那个东西是白长的吗?” 戎皓龙立即举双手投降,“我知道你是猛男一个,这个不用证实。” “这还差不多。”凌溪检查一下自己的武器,准备出发。 “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打算去救阿新?” 凌溪说道,“不是说要抓紧时间接手魏献的产业吗?我去帮忙,说不定还可以顺便查到哥哥的下落。” 戎皓龙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我和你一起去。” “嗯,出发。” 按照魏传文整理的资料來看,孟晋扬现如今已经接手了魏献旗下一大半的产业,就算魏献这个时候真的醒了过來,他也不再是孟晋扬的对手。 可是魏献的产业毕竟很多,仅仅残留一小部分,也足够白安再蹦跶上大半个月了。而且接手得越多,孟晋扬就越忙,越來越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很多时间孟晋扬甚至忙到忘记了思念顾成溪。 一天一夜很快过去,天微微亮时,未曾离开书房的孟晋扬抬头看了看窗外,计算着时间。按照那一剂麻醉药的量度和浓度,池正新现在该醒了。 孟晋扬计算得分毫不差,池正新的确是在这个时候慢慢地醒了过來。 醒來的一瞬间,池正新镇定地握了握双手,看看自己还余下多少力量。结果还好,残余的力量最起码可以打昏一个人。 下一秒,池正新就无法淡定了,因为他发现被子下面自己的身体是裸着的,衣服全都不见了。 白安在得到池正新醒來的消息后立即走了进來,“你醒了?要吃东西吗?” 池正新问道,“我的衣服呢?” 白安说道,“你的衣服上沾满了那几个保安的血,已经脏了,所以我就把它们脱下來扔掉了。” “我昏迷了多久?” “一天一夜。” 池正新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很陌生,“这是哪儿?” 白安说道,“这是我家,我自己的家。孟晋扬绝对想不到我会把你藏到这里,就算他想到了,他也不知道在哪儿。” 池正新问道,“你打算让我做什么?和你比试吗?” 白安摇头,“本來是这样打算的,但是现在我不想这样做了。” “你最好把话讲清楚。”池正新说道,“我比较喜欢直來直去的说话方式。” 白安突然伸出手抚摸着池正新的脸,“好嫩的皮肤,昨天我帮你脱了衣服之后,就再也舍不得把手从你的身上移开。” 池正新突然觉得胃里有些不舒服,他想要给白安一拳,但是说不出來白安哪里有些像凌溪,所以池正新下不去手。 白安把自己的脑袋放在池正新的胸膛上,“和我在一起吧?我很喜欢你,或许是爱吧。这么多年以來,对我有意义的名字,除了魏献就是池正新。所以只要你选择和我在一起,我是绝对不会杀你的。” 池正新只觉得白安的头发拨弄得自己的心都乱了,他实在是太像凌溪了,而池正新这辈子在感情问睿献疃圆黄鸬娜司褪橇柘?br /> 恍惚之间,池正新还以为现在抱着自己的人是凌溪。 “凌溪……”池正新忍不住伸出手揉弄着白安的头发。 “凌溪?”白安问道,“他就是你爱的人吗?” 池正新摇头,“不是。” “你不用为他掩饰了!”白安说道,“我现在就派人杀了那个叫做凌溪的!” 池正新说道,“那你最好多派几个人,别怪我洝礁嫠吣悖柘褪腔鸷H松俚幕埃拐娴牟还凰妗!?br /> “火狐?”白安苦笑,“原來你喜欢的人这么强,怪不得看不上我。” 池正新洝接性俳馐停装才扇税瞪绷柘鼙人扇税瞪弊奚芟幸恳坏恪W奚芟心歉霾换峁Ψ虻谋康埃诒话瞪钡囊凰布淇隙ɑ岜幌呕韫ィ蓝疾恢朗窃趺此赖摹?br /> 想到这里,池正新突然笑了。 看到池正新的笑容,白安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立即吻向池正新的唇。 池正新虽然还在想邹绍闲,但是基本的反应能力还是在的,所以把头稍稍一偏,躲过了白安热情的袭击。 “给我衣服,我要起床。”池正新洝接欣链驳南肮撸源雍兔辖锉仁匀丛獾讲野苤螅刻煸缟显谄鸫仓蠖蓟崃饭Π敫鲂∈薄?br /> 白安抱着池正新的手臂,“你让我亲一下,我就让你起床。” 池正新说道,“你真的很像凌溪,他很早之前也是这么向我撒娇的。” 白安说道,“那你就來爱我,不要再爱凌溪了。就算只是做一个替代品,我也无所谓。” 池正新不想利用感情这种东西來达到自己的某个目的,因为这样太过卑鄙。 但是面对白安,池正新真的无法实话实说自己不会爱上他,所以只是说道,“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白安欣喜若狂,立即为池正新找來一套衣服。 池正新在白安的视/奸之下穿好了衣服,然后说道,“吃完饭陪我练功吧。”池正新想要试试白安的深浅,如果他是个人才,池正新不妨替孟晋扬把他收归于自己的旗下。 陪池正新吃饭,然后再陪他练功,这种惬意的日子真的是以前的白安连想都不敢想的,“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你。” 池正新故意问道,“那你也可以陪我回孟家吗?” 白安不说话了,在气氛冷到极致的时候,白安下定了决心,“只要你不抛弃我,我愿意跟着你去任何地方。” 池正新再一次觉得自己很是卑鄙,明明做不到给予白安他想要的感情,却还要利用这份感情來达到自己的目的,真是卑鄙至极! “对不起。”池正新说道,“你当我什么都洝剿怠!?br /> 白安失望极了,“就算你是骗我的也好,只要是一辈子,其实我不太在意你是不是真的在骗我。” “我们一定要在早上谈论这么严肃的话睿穑俊背卣滤档溃拔叶隽耍颐窍瘸苑购寐穑俊?br /> 白安苦笑,“瞧瞧,你连骗我都懒得骗。”一八六、让你不听话 一八六、让你不听话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池正新在白安这里已经待了两天了。 这两天的时间里,池正新最常听白安说的一句话就是,“孟晋扬又从我的手里夺走了几个大型仓库,我的人现在看到孟晋扬派來的人就吓得屁滚尿流,完全就不是一个水平,这该怎么办?” 得到这样的消息,池正新当然是高兴的,有时也会为此时无法为孟晋扬分忧而觉得愧疚。 白安问这该怎么办的时候,其实是真的想得到池正新的建议,但是池正新总是以沉默应对,白安明白,他的心始终是在孟晋扬那里。 池正新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他想离开。 两天的时间里,池正新已经基本上摸清楚了白安在这里安插了多少人以及这些人的实力。那些人的功夫只是中等,但是所携带的武器却很先进,池正新空有一身好功夫却不敢轻易尝试离开这里,如果他能说服白安带他离开是最好的。 但是白安何尝不知道池正新的想法,从他的眼睛里,白安早已看到了他对孟晋扬的担忧以及对爱人的思念,愈是这样,白安就愈不想放他离开。 就这样耗着吧,白安想着,反正也耗不了多久了。一旦孟晋扬把魏献旗下的产业全部接手完毕,这里早晚是会暴露的。白安只是期望能够和池正新多待一秒钟,哪怕只有一秒也好。 这两天,池正新与白安比试过几次,发现白安的功夫底子不错,但是他的整体实力却不行,究其原因大概是他选择了一种错误的练功套路。 白安的身形和凌溪很像,如果练那种以柔克刚的功夫,肯定会和凌溪一样成为一等一的高手;可是白安从小以池正新为目标,因此练的功夫也都是实打实的,完全洝接屑记煽裳裕旧淼牧Φ烙植蛔悖圆旁斐闪讼衷谡庵直壬喜蛔惚认掠杏嗟木置妗?br /> 池正新想如果将來真的有一天他可以把白安收归于自己的旗下,他就会建议白安向凌溪拜师学艺,别浪费了一个练武的人才。 白安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池正新会考虑这么多,在他看來,池正新肯定一直在考虑怎么才能从这里逃出去。 又一个大型仓库被袭击了!白安在接连得到几个这样的消息之后终于忍不住把桌子上的文件统统扫到地面上去。如果情况持续这样发展,等不到魏献醒过來,魏家就要败在他的手里了! 白安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像池正新处理孟家事务那样在魏献洝接邪旆ㄖ鞒执缶值氖焙蚧箍梢园阉械氖虑榇淼煤芎茫?br /> 池正新捡起地上的文件,整理好然后放在桌子上,虽然他不能帮白安对付孟晋扬,但是他也不希望看到白安如此沮丧的模样。 白安突然抓住池正新的手,“帮我。” 池正新说道,“你一定要死守着魏家吗?反正魏献已经这把年纪了,就算他神志清醒,他又能活多长时间呢?你还有自己的生活,洝接斜匾朗刈盼合状蛳聛淼慕讲环拧!?br /> “我是让你帮我,不是让你劝我。”白安说道,“如果你不想帮我的话,就离开书房。” 池正新转身就走,白安则在慌乱之下从后面拦腰抱着他,“你明白我说的是气话!” “果真和凌溪一样,都像小孩子,从來不知道为自己说出來的话负责。”池正新说道,“放手。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你不让我离开,我自然是不敢离开的。” 白安不放手,“那我说让你吻我,你怎么不吻我?” “……”池正新一时间跟不上小孩子的活跃思维,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脑袋枕在池正新结识的后背上,白安烦躁的心情好像一下子就被治愈了。不过才两天时间,白安已经开始留恋这种温度。 池正新洝接型瓶装玻蛭烙行┦虑榈秸饫锞鸵崾恕?br /> 很快,白安和池正新同时听见了枪声。 池正新说道,“你快走吧,大少爷恐怕是救我來了。” 白安不敢相信,“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难道不觉得这两天自己的手下遭受到的袭击格外多吗?”池正新说道,“魏献昏迷不醒,所以魏家任何的消息都会报告给你。就算你的人再小心,两天的时间里总会留下各种线索,大少爷顺藤摸瓜,自然会找到这里。” 白安冷笑,“孟晋扬的确够聪明,可是这个结果是他绝对想不到的。”白安的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枪,抵在池正新的腰间。 池正新却突然松了一口气,“早这样该多好,这两天总是听你说一些情情爱爱的话,我差点都忘记了我们是一群面朝着枪口讨生活的人。我本來是打算放你走的……” 白安说道,“我本來是打算带你走的。” 话音刚落,白安手里的枪已经被池正新夺了过去,瞬间,白安就落了下风。 “所以,你打算杀了我吗?”白安还想伸出手再触碰一下池正新,但是伸出去的手碰到的只是冰冷的枪口。 池正新的心里很是矛盾,他不想杀了白安,可是却又害怕放白安离开之后后患无穷。 无奈之下,池正新说道,“你愿意成为孟家的一员吗?我是说真的。” 白安摇头,“魏老把我养大,我不能在这种时候背叛他。阿新,这还是我第一次这样称呼你。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还有,谢谢你选择放我离开。” 白安一直放在身后的另一只手飞快地按下了书桌下面的按钮,然后跳入突然裂开的地下,接着地面被合上,白安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池正新收起枪,然后当做一切都洝椒⑸叱隽耸榉俊3卣碌娜泛茉缇头⑾至耸樽老旅嬗幸桓霭磁サ拇嬖冢仓腊装不崂媚歉鐾ǖ览肟亲詈蟮淖詈螅故茄≡穹虐装怖肟瑳〗有原因。 走出书房,池正新就看到了等候已久的孟晋扬,“大少爷。” 孟晋扬已经听到了池正新与白安之间的对话,所以什么都不再询问,而是说道,“回家。” 跟着孟晋扬回家,池正新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拥有一个愿意亲自前來救自己回家的主人,对于这个世界池正新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坐上回家的车,孟晋扬说道,“我还洝接邪涯惚话装睬艚肆教斓氖虑楦嫠呱芟小!?br /> 池正新想到自己被白安脱(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