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8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8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8部分有说话。谁都知道长大了一点都不好,可是每个人在小时候都是无比地盼望着长大。 成溪的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孟晋扬总是忍不住在想这个问睿绻统上彩窃诤苄〉氖焙蚓拖嗍兜幕埃岵换嶂荒艹晌笥眩换岢晌等耍?br /> 和一个人成为恋人真的是一种冒险,你拥有了与他亲密的特权,但是却也冒着随时失去他的危险。 “晋扬,你在想什么?”芮季屿说道,“你的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很厉害。” “我在想成溪。”孟晋扬说道,“只有想到成溪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还活着。” 芮季屿服了,“你抱着我却在想成溪,真是太过分了。” “那你刚才洝接性谙氚⒄苈穑俊?br /> 芮季屿被这句话噎住了喉,“好吧,我承认我想了。” 孟晋扬放开芮季屿,“去陪阿哲吧,在执行任务之前,他需要你的叮嘱。” “嗯!”芮季屿毫不犹豫地跑出书房去找邵哲了。 孟晋扬的双臂还僵在半空中,甚是失落。周围的人看似都以孟晋扬为中心,但是实际上,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想要追逐的小太阳。 孟晋扬独自站在书房里,不知道该去哪儿,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有脑海在不停地重复着一个人的名字:成溪、成溪、成溪…… 而顾成溪无意识地躺在移动病床上,随着快速行驶的车,驶向离孟晋扬越來越远的未知世界。 半个小时后,营救孟远晨和顾子雨的行动开始了。 凌溪和池正新作为先锋部分率先到达了关押着那两个人的地方。 和之前凌溪來的那一次相比,周围的埋伏的确增加了不少,埋伏的程度也愈加密集。这种情况下,凌溪和池正新根本就洝接邪旆ù┕庑┞穹氲椒孔永铩?br /> 这个时候,邵哲就派上了用场。 邵哲带着的一队人在刚刚到达白安设下埋伏的地点之后就找到了最佳的隐蔽方式,然后慢慢地靠近敌人,使用让对方快速窒息死亡的方法硬是为池正新和凌溪开出了一条路。 这样一來,池正新和凌溪顺利地靠近了关押孟远晨和顾子雨的房子。 之前凌溪已经探查过,这栋房子的东面有一处死角,也就是监控设备无法监控的地方。所以他和池正新就从死角处找到了一个越力点,翻入房子里。 白安大概是洝接邢氲匠卣陆裉焱砩暇突醽恚苑孔永锏姆阑ひ尚傅枚啵钇鹇氲募嗫囟己苌伲蠖嗟胤交箾〗有灯,实在是大大方便了凌溪他们两个。 突然,池正新觉得很不对劲,因为他和凌溪闯进來得实在是太容易了一些。以他的了解,白安不像是一个这么洝接心苣偷娜恕?br /> 所以池正新冲着凌溪打了一个手势:撤。 什么?凌溪不明白,都已经走到这里了,下一分钟他们就可以找到远晨和小雨,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撤? 池正新很是坚决:撤。 凌溪不敢不听哥哥的,所以就跟着池正新快速撤离。 他们刚刚从房子里撤出來,池正新就收到了孟晋扬传來的让他们抓紧时间撤离的命令。 原來白安早就已经把孟远晨和顾子雨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之前孟晋扬不敢确定,就在刚才孟家的人突然探听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消息,所以孟晋扬才吩咐池正新和凌溪赶紧撤离。 白安的确已经把人转移走了,如果池正新和凌溪真的推开了那间曾经关押着孟远晨和顾子雨屋子的门,就会看到白安坐在床上,身边站着十多个人端着枪指着他们,而屋子里还循环播放着孟远晨和顾子雨的对话。 白安知道池正新很是聪明,所以他就故意装笨來诱惑池正新上当。但是他洝接邢氲匠卣鲁舜厦髦饣褂幸桓鲇诺悖蔷褪窃诜⑾植欢跃⒌氖焙蚩梢宰龅胶芄系亓⒓赐V剐卸?br /> 白安在屋子里等了很久也不见池正新前來,直到几个手下发现了很多埋伏着的人突然死了,白安才意识到池正新已经來过了。 这个时候白安才后悔莫及,他不该为了让池正新顺利地进入房子里而故意把监控设备拆掉,肯定是这一点引起了他的怀疑。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再一次错过了与池正新的对决。一八零、成长是必然的 一八零、成长是必然的 撤离之后的池正新和凌溪并洝接谢氐矫霞遥前凑彰辖锏闹甘緛淼搅嗣显冻亢凸俗佑暾嬲还刈诺牡胤健?br /> 所有人的任务照旧,只不过执行任务的地点发生了变化而已。 囚禁孟远晨和顾子雨的只是一所小得不能再小也破得不能再破的房子,如果不是孟晋扬派人查出來了这个囚禁地点,就算池正新从这里路过近百次,也不可能想到白安居然这么“阔绰”地把孟家的小少爷关在这种破烂的房子里,这大概就是白安聪明的地方。 这次的守卫是真的很松懈,房子周围洝接腥魏蔚穆穹孔永镆仓挥腥龃沟娜嗽谑刈拧?磥戆装捕宰约旱牟呗院苁亲孕牛窃诔卣驴磥恚庖膊还亲愿旱谋硐侄选?br /> 池正新根本就不用出手,凌溪轻轻松松地就把那三个人摆平了。 救回孟远晨和顾子雨,池正新丝毫不敢耽搁,立即带着他们赶回孟家,以免中途再出现什么变故。 池正新带着他们离开不久,白安就带着自己的人赶到了这里,看见倒在地上的三个人只是被打昏却洝接兴赖舻氖焙颍装侧厮档溃俺卣拢闶裁词焙蚓挂脖涞萌绱巳蚀龋空獠痪褪悄愕钠普缆穑康茸徘瓢伞!?br /> 也许是发现了打败池正新的方法,白安并洝接幸蛭显冻亢凸俗佑瓯痪茸叨蠖位穑橇⒓醋攀窒乱淮未虬艹卣碌男卸?br /> 踏进孟家大门的那一刻,孟远晨还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劲儿地让顾子雨掐自己一下,想要用疼痛來证实这不是梦。 孟晋扬站在院子里,敞开手臂,“远晨,有洝接邢氪蟾纾俊?br /> 孟远晨愣住了,不敢向前走一步,“大哥,你不生我的气吗?” 孟晋扬倒是很想生气,但是他怎么舍得,“你已经知道错了,我还气什么?走过來让大哥抱抱你,你不想大哥,大哥却很想你。” 孟远晨立即扑到孟晋扬的怀里,“谁说我不想大哥的!谁说我不想大哥的!!” “哟,又哭了?”孟晋扬笑了,“真像是个孩子,永远长不大。” “哪有?”孟远晨在狡辩,“我这是喜极而泣!是情商高的表现!” “好好好,远晨的情商最高了。”孟晋扬一边用手揉着孟远晨的头发,安抚着他,一边对顾子雨说道,“小雨,欢迎回來。” “谢谢。”顾子雨问道,“哥哥在哪儿?我想去看看他。” 孟晋扬的手停了下來,虽然顾子雨和孟远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能感觉到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 顾子雨猜测道,“难道哥哥受伤的事情是真的?难道哥哥已经……” “洝接校〕上嵊涝痘畹煤芎茫 泵辖锏那樾魍蝗徊ǘ煤苁抢骱Α?br /> 还在孟晋扬怀里的孟远晨硬生生地打了几个寒颤,心里很是胆怯,“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孟晋扬轻轻地拍了拍孟远晨的后背,“不要害怕,大哥洝绞隆!?br /> 顾子雨太担心自己的哥哥了,所以现在心里很是烦乱,“难道洝接腥丝梢愿嫠呶遥绺绲降自谀亩穑俊?br /> 孟晋扬实话实说道,“我把成溪送走了,送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完全不用担心。” 顾子雨很是震惊,在消化完这一句话之后伸出手直接给了孟晋扬一拳,“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抛弃哥哥!我要杀了你!” 孟晋扬洝接卸惚埽裁匆惚埽克绷斯俗佑甑母改福衷诰退惚还俗佑晟绷艘彩怯Ω玫摹?br /> “小雨!”孟远晨紧紧地抱着顾子雨,“你冷静一点!大哥只是说他送走了顾老师,但是这并不代表大哥已经抛弃了顾老师啊!” 顾子雨现在听不进去任何话,“远晨你放手!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大哥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爱哥哥的时候就要把哥哥牢牢地拴在身边,他不爱哥哥的时候就可以把哥哥一脚踢开!我今天非要杀了这个混蛋不可!” 孟晋扬可以被顾子雨打,可以被顾子雨辱骂,但是他不允许任何人來质疑自己对顾成溪的爱。所以孟晋扬也伸出手还给顾子雨一拳,“你是应该清醒一点,我洝接信灼上膊换崤灼!?br /> 孟晋扬这一拳打得不轻不重却恰到好处,顾子雨终于冷静了下來,“那你为什么要送哥哥离开?如果你给我的理由不及格的话,我还是会杀了你的。任何伤害哥哥的人我都不会轻易地原谅他。” 孟晋扬问道,“我杀了你双亲的事情,你就不生气吗?” 顾子雨摇头,“我早就对远晨说过,我是哥哥养大的,所以我的亲人只有哥哥一个人,双亲对于我來说和陌生人洝接惺裁辞稹V灰绺缒芄辉履悖矣钟惺裁醋矢裆愕钠俊?br /> 孟晋扬说道,“我把成溪送走的原因就是他洝接性挛遥米陨眮沓头N业淖锒瘛!?br /> “自杀?”顾子雨突然笑了,眼里带着泪,“孟晋扬你真的很可怜,哥哥究竟是有多绝望才会选择自杀这条不归路?” 孟晋扬闭上眼睛,回想着顾成溪自杀时的表情,突然也开始绝望了起來。怎么办?“绝望”这个词,果然会让人绝望至极。 心里同样很绝望的还有孟远晨,“大哥,是不是因为我,顾老师才会知道真相的?大哥,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孟晋扬收起自己的悲伤,对孟远晨笑着说道,“有些事情反正也瞒不过去一辈子,成溪早晚会知道的,远晨不用自责。” 看着孟晋扬逞强的笑容,孟远晨的眼泪开始哗啦啦地流着,“大哥,我知道英雄都是不哭的,那么就让远晨來替你哭,好不好?反正远晨这辈子是做不了英雄了,只能做狗熊。” 护送着孟远晨和顾子雨回來的凌溪和池正新都还洝接欣肟恢痹谂员呖醋潘媸弊急缸湃凹堋?br /> 听到“狗熊”这两个字之后,凌溪顺嘴说道,“远晨做狗熊的话就真的只能是狗熊,像我家笨熊也是英雄一个好不好?” 孟远晨突然不哭了,“臭凌溪,我的悲伤情绪全都被你这一句话赶跑了。” 见识到孟远晨的变脸神功,连孟晋扬都忍不住笑了。 凌溪也笑着说道,“好好好,就我臭还不行吗?咱都别在这里闹情绪了,还是抓紧时间想一想该怎么收拾白安那个小子吧。” 孟远晨说道,“白安的心眼儿很小,我们可以气死他。” 孟晋扬问道,“怎么个气法?” “白安不是一直都想超越阿新吗?那我们就可以在外放出很多消息让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他不如阿新。白安得到消息后肯定会气得半死,绝对想要和阿新进行一场比试來证明自己的实力,但是呢,我们偏不给他这个机会,所以他早晚会被气死的。” “噗哈哈……”凌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说小少爷啊,你能再蠢一点吗?也亏得晋扬还郑重其事地问了你一句‘怎么个气法’,原來这就是你的方法啊。高明!的确是高明!” 孟远晨看到池正新和大哥都在憋着笑,然后又看向顾子雨,他已经笑得蹲在了地上,于是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來,“你们在笑什么!我是认真的!” 凌溪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激动的情绪,“好吧,你是认真的。那么请问小少爷,你打算用几年的时间來把白安气死呢?是不是等到我们老得走不动的时候,白安就会像魏献那样被我们气得中风了?” “噗……”池正新一个洝奖镒。Τ錾鶃怼?br /> 孟远晨红着脸,“都不许笑了!特别是你,小雨,你再笑的话,今天晚上不许上我的床!” 顾子雨立即不笑了,睡觉乃是人生一件大事,特别是当“睡觉”成为一种运动的时候更是大事中的大事,所以顾子雨不敢再笑了。 “好了好了,都不许笑了。”孟晋扬说道,“远晨的建议我会考虑的,你和小雨吃了晚饭就去休息吧。” 孟远晨伸了一个懒腰,“大哥,这两天我都洝匠院靡矝〗睡好。” 孟晋扬摸了摸孟远晨的小脸,“的确瘦了,让厨师给你和小雨做点好吃的,好好补一补身体。” 虽然悲伤的气氛被冲散了,但是顾子雨洝接型亲约旱母绺纾远悦辖锼档溃澳歉觯蚁胨孀鸥绺缋肟饫铮恢滥闶欠裢猓俊?br /> 孟晋扬问道,“远晨怎么办?” 顾子雨问孟远晨,“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 孟远晨被着突如其來的选择砸傻了,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我可以理解你不想离开自己的哥哥,难道你就要我离开自己的大哥吗?” 眼看着新一轮的争吵在即,孟晋扬无奈地扶着额头,他们之间的矛盾怎么这么多呢?什么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算是见识到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争吵并洝接锌迹俗佑瓯ё琶显冻克档溃岸圆黄穑俏姨运搅恕C魈煳抑皇侨タ赐绺纾缓蠛芸炀突貋恚憧凑庋寐穑俊?br /> 孟远晨点头,“我陪你去,我也想念顾老师了。” 事情这样发展真的是让孟晋扬大跌眼镜,这两个孩子好像突然一下子都成熟了。看到这种情况,孟晋扬的心里也不知是该为他们的成长高兴还是失落了。一八一、不负责任的哥哥 一八一、不负责任的哥哥 在昏迷了两天两夜之后,顾成溪终于醒了过來。 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顾成溪还以为自己已经來到了灵魂世界。但是在感觉到胸口传來的阵阵疼痛之后,顾成溪很快就明白过來,自己侥幸活了下來,而孟晋扬大概是对自己放手了。 顾成溪突然觉得自己是洝骄攘耍蛐一罟齺碇笙氲降牡谝桓鋈司谷换故敲辖锬歉錾比诵资帧?br /> 顾成溪准备深吸一口气,想要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充满着自由味道的空气,但是这口气却因胸口加剧疼痛而中断了。 算了吧,顾成溪安慰自己,以后有的是时间享受自由。 急匆匆的脚步声响了起來,很快邹绍闲推门而入,“成溪,你终于醒了!” 顾成溪的大脑当机了,心脏怦怦怦地快速跳动着,脸色也变得苍白,“我……还在孟家?” “洝接邪 !弊奚芟形实溃鞍ィ磕愕牧成趺赐蝗槐涞谜饷茨芽矗磕训滥悴幌M肟霞衣穑俊?br /> 顾成溪摇头,“我饿了。” “哦,那也要等一会儿。”邹绍闲拿出随身携带的医疗箱,“我必须要给你的身体做一个简单的检查,來,把手臂伸出來。” 顾成溪抬了抬手臂,但是手臂却纹丝不动,“抱歉,我连一丝力气都洝接小!?br /> 邹绍闲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那好吧,我去给你煮粥,吃完之后咱们再做检查。” “你给我煮粥?”顾成溪说道,“莫非你趁我昏迷的时候把我的胃换成了铁胃?” 邹绍闲笑了,在心里想着成溪的心态果然是很好的,就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还会开玩笑,看來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就放心吧,我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很小就失去双亲的孩子不会做饭可是不行,虽然邹绍闲一直生活在孟家,饿不着冻不着,但是在孟晋扬的父亲孟展瑞还当家的时候,邹绍闲一直担心自己会做错事被孟展瑞赶出去,所以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他早早地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后來,孟晋扬当家,邹绍闲才觉得自己的日子真的安稳了下來。 很快,邹绍闲就把一碗热气腾腾的粥端到了顾成溪的面前,“看一看,闻一闻,我煮的粥怎么样?” 顾成溪的胃早就是空的了,现在任何食物对他來说都是好吃的,“快把我扶起來。” “把你扶起來?”邹绍闲想了想,说道,“不行。之前把你从本家运到这里,你身上的伤口就崩开了,差点要了你的命。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躺着吧,我來喂你喝粥就行。” 顾成溪洝接幸煲椋靶量嗄懔恕!?br /> 邹绍闲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喂给顾成溪,“我突然想起來,我还洝接形构⑿鲁苑鼓兀趺从兄侄圆黄鹚母芯酰俊?br /> 顾成溪顺口说道,“晋扬倒是喂过我吃饭。”话音刚落,顾成溪就意识到自己又想到了孟晋扬,于是心里很是介意。 而邹绍闲的脑袋里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他是应该无视这句话比较好呢,还是应该顺着这句话说下去? 很快,邹绍闲就说道,“那你觉得我和晋扬,谁照顾你照顾得比较好一些?” 顾成溪有点吃不下去了,“其实你应该无视刚才的那句话。” “好吧。”邹绍闲讪讪地笑着,开始专注喂顾成溪吃饭而不再说话了。 又过了几分钟,顾成溪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在我痊愈之前,你都要陪我住在这里吗?” 邹绍闲点了点头,“是啊。晋扬说全世界的医生他只相信我一个,所以他只放心把你交给我。” 顾成溪问道,“阿新呢?” 邹绍闲无奈地说道,“他还在家里,在你的伤痊愈之前,我和阿新是见不到面了。” “对不起。”顾成溪说道。 “道什么歉啊?”邹绍闲笑着说道,“能够离开阿新一段时间也好,最起码我每天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想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想泡妞儿就泡妞儿,哎?不是,你听错了……” 顾成溪被邹绍闲逗笑了,“这次你完蛋了。” “为什么?”邹绍闲不明白。 “绍闲,看來你的生活很是自在啊。”池正新的声音自邹绍闲的身后传來。 邹绍闲端着碗的手开始发抖,“那个成溪,我觉得自己的耳朵幻听了。” 顾成溪眨了眨眼,“是吗?莫非我的眼睛也出现了幻觉,不然的话,我为什么能看到阿新站在你的身后?” 池正新对顾成溪说道,“小雨和远晨都想來看你,所以我负责把他们两个送了过來。大少爷还说我可以顺便和某个人见一面,但是现在看來也洝接斜匾恕〗有我的日子,某个人过得很好。” 邹绍闲转身傻傻地看着池正新,“阿新,你吃饭了吗?我可以抱你啊!” “……” “不是,我是说我可以喂你啊!” 池正新对邹绍闲勾了勾手指,“跟我出來,不要耽误小雨和成溪说话。” 两个人出去之后,池正新对门口的顾子雨说道,“小雨准备好了吗?可以进去了。” 顾子雨很是紧张,他害怕看到哥哥身体虚弱又精神脆弱的模样。 孟远晨问道,“要不我还是和你一起进去吧?” “不用。”顾子雨抱了抱孟远晨,“我自己可以。” 在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顾子雨这才下定了决心推门走了进去。 在看到顾成溪的一瞬间,顾子雨提到嗓子眼儿里的心脏终于放心地回到了它本來的位置上。 “哥哥。”顾子雨坐在床边,看着床上除了脸色苍白和略显消瘦之外并洝接刑蟾谋涞墓顺上皇奔涓锌蚯В恢栏盟敌┦裁础?br /> 顾成溪用尽力气把手臂抬起來,然后握着顾子雨的手,“你在魏献那里的时候,有洝接斜慌按俊?br /> 顾子雨摇头,“洝接小N液芎茫绺绶判摹!?br /> “你和远晨呢?” “我们也很好。” “那就好。”知道了自己的决定洝接杏跋斓剿侵涞母星椋顺上驼娴姆判牧恕?br /> 顾子雨实在是无法忍受顾成溪的这个表情了,好像一切事情都已经好了,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个世界的样子,“哥哥,我一点都不好!” “嗯?” “你有洝接邢牍蛞荒阏娴乃懒耍腋迷趺窗欤浚 惫俗佑暾跬芽顺上氖郑案绺纾闾运搅耍∥艘桓雒辖铮憔蜕岬美肟衣穑浚∥颐谴有∠嘁牢训涝谀愕男睦镂一贡炔簧弦桓瞿悴畔嗍恫还荒甑娜寺穑浚 ?br /> 顾成溪急忙解释,“当然不是。你在我的心里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真的吗?”顾子雨苦笑,“当你拿枪指着自己的时候,你的心里有我吗!你只是在想你终于解脱了,可是你把痛苦留给了我们!” “小雨……”顾成溪实在是无力解释了,“对不起,小雨。是哥哥不好,哥哥不该留下你一个人。自杀这种事情我再也不会做第二次了,你相信哥哥,好吗?” 顾子雨摇头,“我不相信你!你是全天下最不负责任的哥哥!如果不是邹医生把你救回來,难道我现在要抱着你的尸体说‘我相信你’吗!” 眼泪无声地从顾成溪的眼角滑落,是啊,他的确是太自私了,开枪的时候他的确洝接邢牍约夯褂幸桓龅艿堋?br /> “哥哥,你别哭……”顾子雨急忙擦干顾成溪的眼泪,“我不说了,我什么都不说了。只要哥哥还活着,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顾成溪抬起手,顾子雨连忙把自己的手放进顾成溪的手心里。 “这次是哥哥错了,原谅哥哥好吗?” 顾子雨点头然后又摇头,“我从來都洝接猩绺绲钠抑皇呛拮约簺〗有本事,不能给哥哥一个安稳的家。” “傻瓜。”顾成溪说道,“你应该给远晨一个家,而不是我。虽说男子汉大丈夫,受点委屈也洝接惺裁础?墒窃冻看有〗可哐院蟾拍悖憧刹荒芘按怂!?br /> 顾子雨点头,“我知道,我一直按照哥哥说的做,凡事退一步。不能把他当做老婆随意使唤发脾气,而是要把他当做人生伴侣做好携手共度一生的打算。” “嗯。”顾成溪很满意顾子雨的想法,“你把远晨喊进來吧,我已经有些累了。” 顾子雨站起來走了出去,很快孟远晨就进來坐在之前顾子雨坐过的地方,“顾老师。” 顾成溪依旧伸出手握住孟远晨的手,“远晨瘦了很多。” 孟远晨刚开口,眼泪就落了下來,“对不起,顾老师。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和大哥走到这一地步。顾老师,你骂我吧,这样我的心里也好受一点。大哥和小雨都安慰我,说这都是小事。可是我知道,这一次我闯了大祸了。” 顾成溪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他才开口道,“如果你觉得很对不起我,那就对小雨好一点。兄弟连心,你对他好,我也能感受得到。” 孟远晨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落,“所以我才觉得对不起你,因为我能感受得到你对大哥有多么好。”一八二、相见不如怀念 一八二、相见不如怀念 也许是想到了只是因为自己多嘴,大哥和顾老师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孟远晨就控制不住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顾成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了。 孟远晨的年纪本來就小,洝接芯裁创蠓绱罄耍星榈氖露运麃硭凳蔷妥钪匾模郧资制苹盗艘欢胃星榈母鹤锔姓娴娜盟奘衬寻病L乇鹗堑闭舛胃星榛故鞘粲谒罹窗拇蟾绲模上攵丝堂显冻康男睦镉卸嗝吹陌没凇?br /> 正当顾成溪手足无措的时候,孟远晨突然不哭了,紧紧地抓着顾成溪的手,“顾老师,昨天晚上我考虑了很久,我决定要和小雨搬到这里來住。小雨舍不得你,也放心不下你。” 顾成溪从孟远晨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对自己大哥的不舍,但是顾成溪不想提到孟晋扬的名字,所以他只是说道,“你要考虑清楚。” 孟远晨连忙点头,“我考虑清楚了。”只要自己待在顾老师的身边,将來大哥就会有机会重新接近顾老师。 “小雨也同意了吗?”以顾成溪对自己这个弟弟的了解,他一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委屈了孟远晨。 “小雨肯定会同意的,他什么都听我的。”关于这一点,孟远晨很有自信。 顾成溪不知道的是,顾子雨早就把孟远晨宠上了天,只要是孟远晨提出的要求,如无意外,顾子雨都会满足他的。 所以,孟远晨和顾子雨就这样留在了这里。而池正新则在吃了午饭之后单独回孟家复命去了。 在接到孟远晨留在顾成溪那里的消息后,孟晋扬还吃了一惊,“是成溪让远晨留在那里的?” “是小少爷自己要求的。”池正新说道,“小少爷让我转告大少爷一句话。” “什么?” “小少爷说‘我会替大哥看着顾老师的,不管过了多久,顾老师只能是大哥的’,就这样。” 孟晋扬良久才说道,“这一次,我怕是要辜负远晨的好意了。” “大少爷真的不去看成溪一眼吗?”池正新故意夸大其词地说道,“成溪的情况真的很不好,绍闲说他能不能撑得过这几天都是问睿!?br /> 因为这句话,孟晋扬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儿里跳出來,“怎么会很不好!绍闲是怎么给他诊治的?是不是用的药还不够好?快把家里最好的药都给送过去!把家里最好的医疗设备也都给搬过去!快!” “好的,大少爷。”面对快要暴走的孟晋扬,池正新还是一脸的淡定,“我相信,如果大少爷能够去看望成溪的话,他会好得更快一点。而不是一直在发高烧,呼喊着你的名字。” “呼喊着我的名字?”孟晋扬的心情好像瞬间就飙升进入到了天堂,“当真?” 池正新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 孟晋扬真的按捺不住了,“通知绍闲,今天晚上九点之后他们那里不许开灯。”只要他看不见顾成溪的模样,就应该不违反当初与天交换的条件吧? 好想见顾成溪!好想抚摸顾成溪的脸!好想亲吻顾成溪的唇! 孟晋扬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在被无数个蚂蚁轻轻地噬咬着,抓也不是挠也不是,整个身体也是轻飘飘的,毫无重心之感。自己绝对是生病了,孟晋扬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相思成疾。 为什么天还不黑?孟晋扬恨不能学后羿,拿起弓箭把天上的太阳打下來。孟晋扬还是第一次觉得原來太阳是一个这么招人烦的东西,它走得太慢了,太慢了! 滴答滴答滴答……钟表发出的很有节奏的摇摆声是孟晋扬在等待天黑的过程中能够听见的唯一的声音。 烦躁不安、按捺不住的心情随着这摇摆声渐渐地平复下來。 天也终于黑了下來,但是孟晋扬已经决定不去见顾成溪了。既然已经决定放手了,又何必再留恋这仅存的温柔? 算了吧算了吧,孟晋扬闭上眼睛就当做已经见到了顾成溪,伸出手就当做已经抚摸到了顾成溪,张开嘴巴就当做是已经亲吻到了顾成溪。 就这样吧。 洝接惺裁创蟛涣说摹?br /> 晚上九点的钟声敲响了,孟晋扬还坐在书房里动也未动。 月亮很圆,照得未开灯的书房也很亮。 “成溪……”孟晋扬还是禁不住唤出了这个让人心碎的名字。 邹绍闲特意对顾成溪嘱咐道,“成溪,今天晚上九点之前你一定要睡着啊。” “为什么?” 邹绍闲说道,“因为……因为那个……哦,我知道了,因为我们这里是新家嘛,所以电路系统很不稳定,九点之后会停电。” 顾成溪应答道,“我知道了,九点之前我会睡着的。” 真是一个很拙劣的理由,顾成溪怎么会听不明白? 当邹绍闲离开卧室之后,顾成溪就硬撑着从床上爬了起來,然后把所有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孟晋扬想來就让他來好了,但是顾成溪是绝对不会让他进來的。 当卧室陷入漆黑一片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顾成溪就开始盯着那扇窗户。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孟晋扬始终洝接衼恚扒肮碌サ蒙踔亮恢荒穸疾辉敢夥晒?br /> 顾成溪终于累了,终于累了。 伸出手,顾成溪想要抚摸天空中那轮圆圆的月亮,但是摸到的只是月亮洒向大地的悲悯。 自己究竟还在期待着什么?顾成溪问自己。 不知道,顾成溪也无法回答这个问睿?br /> 也许自己只是在期待孟晋扬的那句“对不起”?不,不是,道歉的话他早就说过了。 也许自己在期待孟晋扬也拿把枪自杀吗?不,当然不是,他不能死。他死了,这个城市就乱了。 算了吧算了吧,顾成溪闭上眼睛,忽略心里那股已经开始隐隐作痛的失落情绪,什么都不去想。 咔嚓咔嚓…… 窗户突然传來了被微微撬动的声音,顾成溪急忙睁开眼睛,心脏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猛烈地跳动着。 他还是來了。 顾成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装睡?还是把他骂走? 在顾成溪考虑的间隙,孟晋扬已经打开窗户跳了进來,然后轻轻地走到床边,摸索着找到顾成溪的手,把它握在自己的手里。 顾成溪紧张得整个身体都是紧绷着的。 孟晋扬以为顾成溪在做噩梦,所以在不牵动伤口的情况下把他抱进怀里,“成溪,不怕,我在这里。” 感受到孟晋扬的温柔,顾成溪心里那股对于死去父母的罪恶感再度迸发了出來,“你滚!不要碰我!” 孟晋扬洝接蟹辣福还顺上莺莸赝频搅说厣希俺上銢〗睡?” “知道你要來,我怎么可能睡得着!”顾成溪指着窗户,“请你离开,我还是洝接邪旆ê湍愎泊σ皇摇!?br /> “其实我已经不打算來打扰你了,”孟晋扬说道,“可是夜愈深,我就愈想你,白天那种蚀骨的相思之痛又开始侵袭我……” “别说了好吗?”顾成溪捂着耳朵,“我不想听。” “好,我不说了。”在黑暗中,孟晋扬就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床上顾成溪的身影。 顾成溪很是无奈,“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 孟晋扬说道,“等你睡着我就走。” “随你,反正这也是你出钱买的地方,我洝阶矢窆苣恪!惫顺上帽蛔影炎约何娴醚涎鲜凳档模缓罂济仆反笏?br /> 孟晋扬说道,“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所以这里的主人是你。” “是吗?”顾成溪无情地说道,“那我是不是有资格报警,让警察赶你离开?” “嗯。”孟晋扬说道,“在我这里,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资格的。” “不要再说这些让人恶心的话了。”顾成溪从床上下來,把孟晋扬从地上拽起來,然后推着他离开,“如果你想让我多活两天,就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可以吗?” 孟晋扬被顾成溪推到窗户旁边,一只手扶着窗沿才不至于被顾成溪从窗户处推下去。借着月光,孟晋扬看清楚了顾成溪的脸。 下一秒,孟晋扬就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心里默念着,“老天勿怪老天勿怪……” 孟晋扬手部的支撑洝接辛耍顺上椿乖谟昧ν谱潘K怨顺上獩〗有想到,孟晋扬竟然真的被自己从窗户处推了下去。 顾成溪惊呆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又看了看摔在一楼地面上的孟晋扬,终于崩溃地大喊了一声,“晋扬!” 急急忙忙地跑下楼,顾成溪只是在地面上看到一滩血,孟晋扬已经是踪迹全无。 “晋扬!晋扬!”顾成溪慌乱地大声地呼喊着,但是洝接腥烁胗Υ稹?br /> 看着地面上的一滩血,顾成溪抱头痛哭,“晋扬,你在哪儿?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梦到这里突然就醒了,顾成溪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窗户紧闭着,根本就洝接惺裁疵辖铩?br /> 睡衣已经被冷汗浸湿了,脸颊也被眼泪覆盖了,顾成溪的手里好像还攥着一把月光。 但是,一切如常。一八三、白安的下策 一八三、白安的下策 池正新早上來到书房里的时候,发现孟晋扬竟然睡在书房的沙发上。 池正新的脚步很轻,但还是惊醒了孟晋扬,“大少爷,昨天晚上你洝饺タ闯上俊?br /> 孟晋扬让自己清醒了两秒钟,然后摇头,“洝饺ァ!?br /> 池正新张了张嘴,洝接形食瞿蔷湮裁础4笊僖鍪伦杂兴牡览恚杂谒牍顺上涞母星榫栏穑卣驴梢宰龅闹荒苁蔷∪耸绿烀?br /> 孟晋扬突然说道,“我梦到成溪了,梦见他在哭。” “为什么哭?” “我梦到他抱着我的尸体。”孟晋扬随即摇了摇头,“不过怎么可能?成溪现在这么恨我,如果我真的死了的话,他高兴还來不及。” 池正新递给孟晋扬一杯热水,“大少爷,依我看來,你把事情想得太过悲观了。成溪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他之所以会选择自杀无(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