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7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7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7部分瞬间变得苍白,“成溪!” 这是顾成溪能够想到的对孟晋扬最大的惩罚了,那就是让他爱的人也死在他的面前。 “成溪!”孟晋扬不停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这一点都不好笑!成溪,我错了!我知道是我错了!” 顾成溪用仅存的意识看着孟晋扬,终于感觉到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解脱。这一辈子终于走到了尽头,好漫长的二十五年,顾成溪早就厌烦了。 孟晋扬的眼泪滴滴答答地落在顾成溪的脸上,然后落在地上,和地面上的血融合在一起。 顾成溪的意识开始涣散,渐渐地,他只能看得到孟晋扬在痛苦呼喊,而不能听见他呼喊的内容了。 再见……顾成溪的脸上带着微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一七六、孟晋扬的决定 一七六、孟晋扬的决定 手术在紧张地进行着,邹绍闲额头上的汗突突地往外冒着。如果这一次他救不回顾成溪的话,他的小命恐怕也难保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孟晋扬已经快要疯了。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里很可能洝接泄顺上呐惆椋辖锉憔醯蒙蝗缢馈?br /> 孟晋扬是真的知道错了,可是现在一切都來不及了。顾成溪已经知道了真相,他宁愿选择死亡也不愿在孟晋扬的身边多待一秒。 就算顾成溪万幸地被邹绍闲救了回來,一个经历了死亡的人,爱情对他來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孟晋扬被原谅的几率为零。 孟晋扬呆滞地盯着手术室的门,心里绝望极了,自己何苦要把顾成溪逼到这种份上? 算了吧,孟晋扬决定了,放手吧。 孟晋扬虔诚地向诸神许愿,只要顾成溪能够活着,自己愿意放手,并且这辈子都不再主动去找他,如若有违誓言,就惩罚自己变得一无所有吧。 几乎是同时,邹绍闲在手术室里松了一口气,因为顾成溪的心电图终于波动了起來。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告知给了孟晋扬,同时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其他人都以为孟晋扬会高兴地直接闯进手术室,但是他洝接小?br /> 孟晋扬的确很高兴,但是心里也很绝望,愿望已经实现,许愿的人也该履行自己的誓言了。所以,他却对池正新说道,“在送成溪离开之前,你派人照顾他。” “离开?”池正新不敢相信,“大少爷,你决定要放手了?” 听到“放手”这两个字,孟晋扬发疯似的一拳打在身边的墙壁上,他在压制着心里想要见顾成溪的冲动,也同时在压制心里想要对顾成溪誓死不放手的冲动。 孟晋扬问自己:疼不疼? 接着孟晋扬告诉自己:记住,你带给顾成溪的伤害要比这种疼痛厉害一万倍! 看着孟晋扬艰难地拖着双腿一步步地离开这里,远离顾成溪,池正新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离开了手术室,孟晋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來到地下刑堂里亲手杀了魏静和魏然,魏献害得他失去了顾成溪,他也绝对不会让魏献好过! 魏静在看见孟晋扬的时候还白日做梦地以为自己做孟太太的日子到了,却不想下一秒钟就被孟晋扬用刀刺中了心脏,一击毙命。 看着魏静死不瞑目的模样,孟晋扬说道,“魏献以为我不敢杀你,嗬,真有意思,连我都不知道这天底下竟然还有我孟晋扬不敢做的事情!” 魏静的尸体被扔在地上,孟晋扬拿着滴着血的刀一步步地逼近魏然。 魏然瑟瑟地躲在角落里,“孟晋扬你疯了吗?你不能杀我!姐姐死了,我是你最后的筹码!” 孟晋扬冷笑,“怎么不继续装疯了?如果你真的疯了,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可惜啊可惜……” 刀刺中魏然的心脏时,孟晋扬接着说道,“可惜我现在不需要任何的筹码。” 在确定魏静和魏然真的死了之后,孟晋扬就派人把她们两个人的尸体悬挂在魏献旗下最大的俱乐部门口。 魏献很快就接到了消息,立即派人把她们的尸体取下來,并且运回家里。魏献不愧是魏献,在得到两个亲人死去的消息时还是一脸的镇定。 但是很快魏献就无法镇定了,因为魏静和魏然的尸体被取下的一瞬间,两具尸体同时爆炸。连魏献最大的俱乐部都被炸毁了,可想而知,那两个人尸体的碎片还能找得到吗? 在接到两个孙女全都死无全尸的消息后,魏献立即中风,从此卧床不起。 这次的事件被恶意造谣的人大力宣传开來,很快整个城市的人都得到了三个消息,一是魏献倒了;二是孟晋扬疯了;三是这个城市要乱了。 一场爆炸就能让整个城市都变得人心惶惶,孟晋扬在心里感叹,现在的人果然是太过脆弱了。 池正新等到顾成溪的手术完全结束,并且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才离开了医疗室,但是他洝接邢氲矫辖锞尤徽饷纯炀妥隽艘患绱司亩堑氖隆?br /> “大少爷。”池正新问道,“这是真的吗?魏静和魏然已经死了,魏献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昏迷不醒?” 孟晋扬点头,“是真的。” 池正新只是在心里稍稍地感叹了一下大少爷的狠心,很快就说道,“这是个机会,我们可以彻底打倒魏献了!” 孟晋扬却说道,“我们现在要打倒的人不是魏献了。” “那是谁?” “魏献趁清醒的时候把远晨定为他的接班人,所以我们现在要打倒的人是远晨。” “什么?”池正新不得不承认魏献这一招太狠,也太损,“大少爷,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孟晋扬说道,“把成溪命在旦夕的消息传出去,小雨肯定会回來的。” “我知道了。”池正新很清楚,孟远晨和顾子雨都还太嫩,根本就不是大少爷的对手。至于现在大少爷还洝接胁扇∮行卸脑颍峙戮褪窍敫且恍┦奔洌盟亲约合朊靼姿堑牧⒊【烤褂Ω檬鞘裁础?br /> 顾成溪生命垂危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顾子雨的耳朵里,顾子雨立即决定回去探望哥哥。 孟远晨拦着他,“这是大哥放出來的假消息,特意引你回去,你不要上当!” 顾子雨说道,“你根本不明白,孟晋扬那么爱哥哥,他不会拿哥哥开这种玩笑!” “你有洝接邢牍坏┠慊厝ィ憔突岢晌蟾缤参业某锫搿!泵显冻克档溃澳悴幌胛约旱母改副ǔ鹆寺穑俊?br /> “我从來都洝接邢牍ǔ稹!惫俗佑晁档溃案盖缀湍盖锥晕襾硭岛湍吧擞钟惺裁辞穑课业那兹俗允贾林罩挥懈绺缫桓觥!?br /> 孟远晨很是失落,“那我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顾子雨看到孟远晨的模样,很是心疼,所以把他抱进怀里,“你根本就不恨孟晋扬,你只是对他感到失望而已。在你的心里,孟晋扬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但是魏献却突然告诉你,你的那么多亲人都死在他的手里,他在你心中的完美被破坏了,所以你才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 孟远晨的心里悲伤极了,“他不是我的大哥,我的大哥洝接心敲春菪模 ?br /> 顾子雨说道,“你的大哥一点都不狠心,他只是习惯于用一切方法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而已。” 孟远晨突然推开顾子雨,“你滚!你总是在为大哥说好话!他杀了孟远清,杀了母亲,也是为了保护他们吗?!” “远晨,”顾子雨无奈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永远都站在你这一边。但是我不禁要说句公道话,你得到的消息都是魏献告诉你的,但是你确定那些消息都是真的吗?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孟晋扬会狠心到杀了自己的母亲。” “你以为我愿意相信吗?”孟远晨捂着脑袋蹲在地上,“我跟着大哥去了祖坟,我亲耳听到大哥他承认自己杀了孟远清!” “那孟晋扬承认自己杀了你们的母亲吗?” 孟远晨摇头,无力地说道,“反正他承不承认都一样,在我的心里,他已经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哥了。” 顾子雨揉了揉孟远晨的脑袋,“孟晋扬就是把你保护得太好了,所以你才这么蠢,这么容易被魏献骗。这天底下哪个人是完美的?你自己不也是缺点一大堆吗,你凭什么要求孟晋扬是完美的?” “你说我蠢?说我缺点一大堆?”孟远晨直接给了顾子雨一拳,把最近几天的怒气全都聚集在这一拳上,“你滚!我不需要你这个万年恋兄狂來陪我这个又蠢、缺点又有一大堆的人!” 顾子雨捂着自己的腹部,疼得眼泪都快出來了,“解气了?那我们回家吧?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孟晋扬肯定早就一把火烧了这里了。” 孟远晨伸出手揉着顾子雨被打的地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顾子雨笑了笑,表示自己洝绞拢案绺缭缇徒坦遥热晃已≡窳撕湍阍谝黄穑鸵邮苣闼械娜钡悖鲆幻细竦娜松槁隆!?br /> “果然是万年恋兄狂,顾老师说什么你都听,我说什么你全都不听。”孟远晨说道,“你把头低下來,我有话要说。” “什么?”顾子雨把耳朵贴在孟远晨的嘴巴处。 孟远晨一口咬住了顾子雨的耳朵,“既然不听我的,我就把它给咬掉!” 顾子雨求饶,“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那我们可以回家了吧?我现在着急看望哥哥。” 孟远晨说道,“好吧,闹也闹够了,我们回家。但是先说好,在所有的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还洝接性麓蟾纾 ?br /> “知道了。” 孟远晨和顾子雨走到门口,却被守卫拦了下來,“魏老吩咐过,两位不能出去,否则格杀勿论!” 蠢翻了的孟远晨和不会功夫的顾子雨对视了一眼,这才觉得大事不好了。一七七、共赴死亡又有何惧 一七七、共赴死亡又有何惧 魏献早就知道孟远晨不是真心实意地和孟晋扬作对,所以在他中风昏迷之前就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 看着门口带枪的守卫,孟远晨望了望远处家的方向,突然觉得自己回不去了。 回到魏献安排的房间之后,孟远晨一直闷闷不乐,他做梦也洝接邢氲阶约河幸惶旎岢晌豪虾甑慕影嗳耍⑶一挂痛蟾缱鞫浴?br /> “小雨,我们该怎么办?”孟远晨看着顾子雨,等待着他能想出來一个好办法。 也许是被孟晋扬保护得太好了,所以孟远晨是一个极其洝接兄骷娜耍松岸耆棵辖飦碜鼍龆ǎ院蟮娜松峙掠忠抗俗佑陙碜鼍龆āR虼烁湛妓拍敲慈菀妆晃合椎幕坝跋欤诘缁袄锒悦辖锼党瞿欠埃缓髞硭直还俗佑甑幕坝跋欤醯梦合姿档牟灰欢ㄊ钦娴摹?br /> 顾子雨想了想,说道,“首先,我们应该找出來除了魏献,这里的人最听谁的话。” “是不是那个白狐狸?”孟远晨记得这两天总是会出现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衣服在他们的周围晃來晃去,那个男人的身形和凌溪很像,所以孟远晨就叫他白狐狸。 顾子雨还洝絹淼眉八伎颊飧鑫暑},就看见那只白狐狸走了进來。 “白安,这是我的名字,不是什么‘白狐狸’。”白安说道,“魏老的身体微恙,所以之后两位的事情由我來负责。” “你还真的姓白啊?”孟远晨问道,“这里除了魏献,你最大吗?” “小少爷以前洝接衼砉杭遥圆恢牢乙丫谖杭疑盍硕嗄辍!卑装菜档溃拔以谖杭业牡匚痪拖嗟庇谀愦蟾缟肀叩某卣拢庋担∩僖煞衩靼祝俊?br /> 白安一直主要负责魏家的海外市场,但是之前一段时间,魏家的海外市场突然被破坏,他这才回了国。 听完白安的话,孟远晨洝接惺裁捶从Γ枪俗佑昝靼琢耍詹诺幕熬褪侨盟侵溃卣掠涝兑悦辖镂行模换嵛タ姑辖锏拿睿装捕晕合滓彩且谎?br /> 顾子雨问道,“魏献需要我们做什么?” 白安说道,“你们只需要待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做。” 孟远晨终于聪明了一次,“但是不管你们做什么,大哥都会以为是我吩咐你们做的?这样的话,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大哥却不能反击?” 白安点头,“你们明白的话就不用我多说了。小少爷请您记得,不管你们两个当中谁先踏出这里一步,顾子雨都是第一个死掉的人。” 孟远晨气极,伸出拳头就要和白安拼命,但是他哪里是白安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制服了。 白安对孟远晨自取灭亡的行为很是鄙夷,“我说过,我在这里的地位就相当于你大哥身边的池正新,你以为,你能打得赢池正新吗?” “你不要总是提阿新!”孟远晨嘲讽道,“你是不是暗恋我们家阿新,但是阿新却从來都不理你?一看你这种模样,就知道不会有人要你!” 白安长得不丑,仔细看來其实他长得还挺秀气的,但是在孟远晨的心里,白安真的是丑死了! 从小到大,白安的生命里离不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魏献,另一个就是池正新。 魏献总是在夸奖白安的时候也不忘记提一句,“很好,你的能力越來越接近池正新了。” “你要向池正新学习。”“你要成为我身边的池正新。”“如果是池正新的话,这件事就会被办得很好。”“你看,池正新又替孟晋扬做了一件漂亮的事。”…… 魏献总是这样说着,渐渐地,池正新就真的成为了白安想要追赶的目标。最近几年,白安一直生活在已经追赶上池正新的幻想里,可是这种幻想却被孟远晨的几句话轻而易举地打破了。 白安问道,“池正新现在还是那么厉害吗?”白安只是在很早之前和池正新交过一次手,那一次他败得很惨。之前池正新被魏献派人抓來的时候,白安却正好还洝交毓跃痛砉嗽偌幻娴幕帷?br /> 孟远晨说道,“阿新比你厉害一万倍!” 从白安的反应顾子雨可以看得出池正新对他來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顾子雨说道,“既然魏献的身体微恙,管不了那么多,不如你主动提出和阿新进行一场比试,这样一來,你不就知道阿新现在的实力如何了?” “比试?”白安心动了,“那你说说看,比什么?” 顾子雨说道,“你把我们所在的具体位置透露给阿新,然后规定一个期限,如果他能够在期限之内救我们出去,那么阿新赢;反之,则你赢。” “不愧是顾成溪的弟弟,脑袋也不是一般的聪明。”白安说道,“不管池正新会不会赢,他们都会知道你们两个是被挟持的,而不是自愿待在这里的,那么孟晋扬就会对我们的行动进行反击。可是你有洝接邢牍坏┟辖锟挤椿鳎鸵馕蹲拍愫兔显冻渴チ俗魑酥实淖饔茫豪匣沽糇拍忝亲骱斡茫俊?br /> 顾子雨和孟远晨相互凝视着,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已经做好牺牲准备”的决定。 孟远晨对白安说道,“废话那么多?我看你是不敢和阿新进行比试吧?也是啊,如果你输了的话,你就再也洝搅炒谖杭伊耍 ?br /> 白安明知对方在激自己,却洝接邪旆ㄗ白魑匏剑凹热荒忝遣慌滤溃俏乙矝〗什么好说的了,我这就把地址透露给池正新,你们就等着看谁输谁赢吧!” 白安离开之后,孟远晨对顾子雨说道,“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和顾老师了,如果不是我,也许你和顾老师还在过着既平淡又悠闲连神仙都会羡慕的日子。” “又说什么傻话呢?”顾子雨说道,“与其浪费时间说那些话,不如多说几遍爱我,我比较喜欢听这个。” 孟远晨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了下來,“你说,我们这辈子死在一起,下辈子是不是还会再相见?” “我哪里知道这些?”顾子雨说道,“但是只要我们想,应该就可以吧。哥哥曾经说过,人的意志是最神奇的东西。” 孟远晨突然大哭起來,“小雨,我想大哥了!死之前我可不可以再见大哥一面?” 顾子雨捂着被折磨的耳朵,“你应该对阿新自信一些,他会救我们出去的。” 被顾子雨这么一说,孟远晨就觉得他们一定会被救出去的,所以立即就不哭了。 “噗……”顾子雨忍不住笑着把孟远晨抱进怀里,“你真的是太可爱了。” 孟远晨突然想起來自己小的时候,大哥总是喜欢一边抱着自己一边说道,“大哥会努力给远晨一个安稳的家,远晨只用负责永远这么可爱就好了。” 孟远晨紧紧地抱着顾子雨,“我昨天说出的话肯定让大哥伤心了,这可怎么办?” “不管发生什么事,就像我的哥哥会永远疼我一样,你的大哥也一定会永远疼你的。” 孟远晨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会说出那种让所爱的人伤心的话了。 在白安放出比试的消息五分钟之后,池正新通过自己的消息网就已经得到这个消息。 关于比试,池正新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关键是比试之前他要确认小少爷和顾子雨是不是真的被关在这个地方。池正新不想白白地浪费时间和别人比试一场,却救不回那两个人。 孟晋扬让行动敏捷的凌溪先去探探路,一个小时之后,凌溪回來了,确定了孟远晨和顾子雨的确被关在白安放出消息的那个地方。 凌溪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水,一边说道,“我看见白安在布置周围的陷阱,那小子还是穿一身白,那么好看的颜色为什么穿在他的身上就能让人恶心死了。” 孟晋扬皱眉,“说重点。” “哦。”凌溪说道,“魏献昏迷不醒,现在是白安当家。不用我说,你们也猜得到远晨应该只是傀儡,比试的主意应该是小雨出的。因为白安在路过我隐藏的地方时,我听见他很自信地说什么‘顾子雨是在自掘坟墓’之类的话。” 孟晋扬问道,“你就是凭这些断定远晨和小雨被关在那里吗?” 凌溪摇头,“当然不是了。我也不是小瞧白安,他追着哥哥的脚步追了二十多年也就这水平,我轻轻松松地就进到了房子里,亲耳听到了远晨和小雨在说话。如果不是他们的人太多,我直接就把人救出來了。” 池正新说道,“凌溪,你又说大话。我教过你多少次了,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说出來。” “哎唷哥哥啊,我知道了,”凌溪捂着耳朵,“这里面全是茧子好吗?” 孟晋扬问道,“你听见远晨在说什么?” 凌溪想了想,说道,“那个臭小子后悔昨天对你说出了那番话,整个人都蔫了吧唧的,小雨一直在安慰他。” 孟晋扬最心疼这个弟弟了,所以当即决定,“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把他们救出來。”一七八、分离的时刻到了 一七八、分离的时刻到了 卧室里氧气机发出的声音很小,但是周围太过安静,孟晋扬只是站在卧室门口就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氧气机在工作的声音。 已经一天一夜了,顾成溪仍旧在昏迷中,一丝醒來的迹象都洝接小?br /> 孟晋扬洝接写蛩阍偌顺上丫屠咸於一还氖难裕桓仪嵋孜シ础V徊还辖锵朐偬惶顺上纳簦呐陆鼋鍪俏⑷醯暮粑簿醯梦薇鹊穆恪?br /> “成溪……”孟晋扬在喃喃自语,“离开这里之后,你会不会很快就忘记我?” 被顾成溪忘记这种事情,以前的孟晋扬绝对不会这样想,因为他非常有自信,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孟晋扬谁都不会得到顾成溪的心。可是现在,孟晋扬觉得将來的日子里自己能够被顾成溪偶尔记起來就已经是奢求了。 孟晋扬的手无力地握着,他很明白,就是这双手毁掉了他与顾成溪的未來。 算了吧,孟晋扬对自己说道,越想抓住的人就越是抓不住。关于这一点,这个世界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老天不会因为你是这个城市权力最大的人就会给你一些特殊待遇。 “晋扬,你怎么不进去?”邹绍闲端着一个摆满药的盘子走到了孟晋扬的面前,“昨天手术结束后我就找不到你了,现在碰到你也好,我正有事要和你商量,进來吧。” “我就不进去了,有什么事就在外面说吧。”孟晋扬的一只手用力地抓着墙壁,指甲都快要嵌进墙里了。 邹绍闲洝接蟹⑾置辖锏囊蹋恢唤乓丫崆岬靥呖嗣牛盎故墙鴣硭蛋桑乙上灰悴挥迷谝慌约喽阶怕穑客蛞怀上晃艺剂吮阋耍坏┳叱稣飧雒牛铱墒裁炊疾蝗狭恕!?br /> 孟晋扬这才想起來顾成溪的枪伤是在心口上,“换药就换药,其他的地方你不准碰也不许看!” 邹绍闲头疼了,“其他的地方不准碰这个我可以做到,但是不能看我可做不到,人呐,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特别是成溪的皮肤白白嫩嫩的,我不多看两眼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听到邹绍闲的话,孟晋扬的双眼瞬间就冒出了火。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呢。”从小到大,邹绍闲都很害怕孟晋扬这一双总是充满着杀意的眼睛。特别是孟晋扬生气的时候,这双眼睛就让他看起來好像一条毒蛇,这一秒盯着你,下一秒就会咬死你。 邹绍闲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你让我看我也不敢看啊,因为阿新绝对会先你一步杀了我的。” 把手上的药盘放在卧室里的床边桌子上,邹绍闲又走了出來,“你是打算再也不见成溪了,所以才不进去的吗?” 孟晋扬点了点头,然后立即转移话睿澳阆牒臀疑塘渴裁词拢肯衷谒蛋伞!?br /> 邹绍闲说道,“既然你已经打算放手了,那我想要说的事情也就不算什么大事了。成溪的身体情况基本是稳定下來了,可是什么时候醒还不一定。虽然我只是一个二流的心理医生,但是我建议你可以把成溪安排到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免得他一醒过來就在这个卧室里想到一些本该忘记的事情,我怕他的心理比身体更容易留下病根。” 孟晋扬知道分离的这一天终于还是來临了,“你觉得我应该何时安排成溪离开这里比较好?” 邹绍闲大着胆子说道,“就现在吧,我再给成溪换一次药,然后就可以离开了。” “现在?这也未免太快了一些。”孟晋扬真的不舍得,“明天再送成溪走吧,今天晚上我们把小雨救回來之后,他一定很想见成溪一面。” 邹绍闲叹了一口气,“晋扬,你根本就舍不得成溪,不是吗?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要把自己逼到这种不得不放手的地步?”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孟晋扬摆摆手,“你去给成溪换药吧,我去安排车,半个小时后送你们离开。在成溪的伤痊愈之前,委屈你和阿新分开一段时间。” “……”这种出乎意料的发展情况倒是邹绍闲洝接邢氲降模敖锬阌植磺睿阍俑上胍桓鏊饺艘缴帜苋绾危烤退隳阏娴那畹枚5毕欤灰惆亚鼓贸鰜恚母鲆缴椅誓阋。克阅阄裁醋苁且衔夷兀课也灰桶⑿路挚 ?br /> 孟晋扬说道,“你很清楚,除了你,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医生我都信不过。而且把成溪交给你,和把我自己的命交给你又有什么区别?” 邹绍闲被孟晋扬说出的这两句话直接击中心脏,“好吧,为了你这两句话,我就暂时和阿新分开几天。但是你要替我看着阿新,千万不要让别的男人把我单纯善良皮肤又好的阿新勾引跑了。” 孟晋扬想起了白安,他那个小身板应该不会把阿新勾引跑,所以孟晋扬说道,“放心吧,我会替你看着阿新的。同样,你也要替我照顾好成溪。” “知道了。”邹绍闲说道,“虽然成溪心里的伤不归我管,但是身体上的伤我一定会给他治好的。” 孟晋扬看了一眼卧室的门,什么都不再说就离开了。 邹绍闲看着孟晋扬的背影说道,“你也放心吧,成溪心里的伤我也会帮你治的,但是能不能治得好就不关我的事了。” 邹绍闲抓紧时间给顾成溪换药,然后好趁着离开之前的时间和池正新说两句悄悄话。 池正新很快就得到了邹绍闲要随着顾成溪离开的消息,所以急急忙忙地找到他。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找我商量?”池正新问道,“是大少爷要求的,还是你自己主动请缨?” “你先给我擦擦汗。”邹绍闲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纱布,正忙得不可开交,“当然是姓孟的求我这样做的,否则我怎么舍得和你分开?” 池正新说道,“既然是大少爷要求的,那么你就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 “……”邹绍闲很是失落,“我就知道你不是來劝我留下來的,凡是牵扯到晋扬的事情,一定是他排第一,我排第二。” “错了。”池正新说道,“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排第一,大少爷只是属于特殊情况。” 特殊情况是什么玩意儿?管他呢?反正邹绍闲听着“第一”就挺好听的。 邹绍闲撅起嘴巴,“來亲一个,我走了之后咱们就亲不到了。” 池正新无奈地捂着邹绍闲的嘴巴,“你还是先给成溪包扎吧,你这样一边拿着剪刀一边调戏我,我总是害怕你一个不留神就会扎到成溪。” “你也太小瞧你的老公了……哎唷……”话还洝剿低辏奚芟芯陀眉舻洞林辛俗约毫硪恢皇值恼菩摹?br /> 池正新急忙看了一眼,幸好洝搅餮罢庀履愀美鲜盗税桑俊?br /> 邹绍闲的表情很是痛苦,“疼死了,说不定你舔一下就会不疼了。” 邹绍闲知道池正新一定会给他的脑袋一个爆栗,但是洝接邢氲秸庖淮纬卣戮尤徽娴奶蛄怂氖中摹?br /> “咸咸的,都是汗。”池正新说道,“离开这里之后,你在照顾好成溪的同时,也别虐待了你自己。” “嗯。”邹绍闲点头,“凡是属于你的东西,我都不敢虐待。” 池正新的鼻子徒然一酸,“自从确定关系之后,这好像还是我们第一次要分开这么长一段时间,说实话,我还真的有些不太适应。” 邹绍闲觉得自己今天绝对是赚了,居然能让“万种情况适应王”说出不适应这种话,能不赚吗? 邹绍闲在给顾成溪快速包扎完的一瞬间立即把池正新抱进怀里,“阿新,我真的快爱死你了!” “……”池正新说道,“你好像还洝较词职桑磕惆咽稚系脑喽鞑湓谖业囊路狭恕!?br /> 邹绍闲无奈了,“也只有你能在如此温情的时刻说出如此煞风景的话來。我的手不脏,你忘了吗?你刚刚还给我舔过呢。” “那样才脏。”虽这样说,但是池正新却并洝接型瓶奚芟小?br /> 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不一会儿孟晋扬就派人來通知邹绍闲,车和司机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出发。 邹绍闲趁着最后的时间狠狠地吻着池正新,“我不在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被那个叫做什么白安的小白脸迷惑了,知道吗?” 池正新被说懵了,“白安?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怎么可能被他迷惑?” “那小子从小就打你的主意,也只有你这个笨蛋不知道。”邹绍闲说道,“怪只怪我的老婆大人太迷人了。” 邹绍闲真的想抱着池正新一辈子都不放手,可是分别的时刻已经到了。 看到邹绍闲眼中的不舍,池正新也很不是滋味,“很快我就会去找你的。” “你说的好像我才是那个要等待着你來临幸的妃子似的。”邹绍闲说道,“臣妾很是饥/渴,请皇上一定要早点接臣妾回宫啊。” 池正新踹了邹绍闲一脚,“你还是赶紧走吧,我已经忍不住想要打你了。”一七九、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七九、聪明反被聪明误 池正新他们几个人送邹绍闲和顾成溪离开的时候,孟晋扬一直都洝接谐鱿帧?br /> 幸好顾成溪仍旧在昏迷,所以其他人并洝接锌吹教谏烁杏胪葱牡幕妗T诠顺上肟螅巧踔劣幸恢指芯酰残碚庋攀嵌粤礁鋈俗詈玫难≡瘛?br /> 池正新在顾成溪刚刚离开的卧室里找到了孟晋扬。 孟晋扬躺在顾成溪躺过的地方,贪婪地吸食着他留下的味道,感受着他身体的余温。 池正新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是心酸,他从小照顾到大的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池正新洝接薪ィ幌肴妹辖锞醯棉限危俣喔坏闶奔浒桑鹊焦顺上粝碌奈兜老ⅲ蛔颖淞梗匀换崦靼祝还芩趺从眯挠行┒鞫际窍肓羲戳舨蛔〉摹?br /> 池正新來到书房,凌溪他们几个正在等他把孟晋扬找來,然后商量怎么救孟远晨和顾子雨的事情。 “晋扬呢?”芮季屿问道。 “成溪刚走,再给大少爷一些时间平复心情。”池正新说道,“我们先商量,然后拿着商量出的结果请示大少爷就好。” 芮季屿站了起來,“我不放心,我还是去陪陪晋扬吧。” 池正新看了一眼芮季屿的身边脸色微变的邵哲,说道,“大少爷现在需要的人是成溪,你去了有何用?看到我们的离别,难道你们还洝较氲揭嗯闩阕约旱陌寺穑俊?br /> 芮季屿又坐下,把邵哲的手放进自己的手心里,“我当然会多陪阿哲,只不过我害怕晋扬一时间走不出來。你们也知道,他这个人就是死脑筋,一旦认准的事情,就算众叛亲离他也要做。成溪,就是他认准的人,如今却被他亲手放开了,我真的害怕他会……” “我会怎么样?”孟晋扬突然走了进來。 众人开始打哈哈,芮季屿也笑得特别尴尬,“洝皆趺囱颐窃诳嫘δ亍!?br /> 孟晋扬坐在他们预留的位置上,说道,“关于营救远晨和小雨,你们有什么想法?” 凌溪说道,“既然我去过一次了,当然这一次我做先锋比较好。” “可以。”孟晋扬点头,“但是阿新要和你一起。你的脾气太急,皓龙又不敢管你,我不想到时候因为你的急脾气而坏事。” “哥哥和我一起?”凌溪急忙摇头,“不行!我一旦和哥哥一起行动就紧张得要命,哥哥不是嫌我这里做的不好,就是那里做的不好,我永远都洝接邪旆愀绺绲囊蟆!?br /> 孟晋扬说道,“你也就这点出息,阿新对你的要求高,还不是因为对你的期望很大吗?但是这么多年了,你还从來洝阶龉患潦聛砣冒⑿赂咝艘幌隆!?br /> “洝接新穑俊绷柘枇耍食卣拢案绺纾野锝锎蚩逑羝氲恼饧乱沧龅貌黄谅穑俊?br /> 池正新望天,“我又洝娇吹健!?br /> “……”凌溪哭笑不得,“好了好了,我认输还不行吗?今天晚上我就和哥哥一起行动,我要让哥哥看到这么多年我的进步。” 孟晋扬又吩咐了其他几个人的任务,然后说道,“各自去准备,半个小时后开始行动。” “哎哎哎,我呢?我的任务呢?”芮季屿拉扯着孟晋扬的衣服,“你不会把我忘了吧?” 孟晋扬说道,“你说你可以做什么?” 芮季屿想了想,“我知道自己的功夫不行,但是我可以接应你们啊。” “接应的工作是哲榆和詹烨修负责的,用不着你。” 芮季屿又说道,“那我可以带一部分人转移白安的注意力,这样总行吧?” 孟晋扬摇头,“这个工作是邵哲來完成的,他有经验,藏身的功夫也很好。” 芮季屿又想到了一个,“万一你们被发现了,那我可以带一部分人掩护你们。” 这次戎皓龙说道,“这份任务是我的,你不用跟我抢。” 孟晋扬扯着芮季屿的耳朵,“合着我们刚才商量的内容你一句都洝教蕉淅铮锹穑俊?br /> “疼疼疼,”芮季屿求饶,“我刚刚只是注意着你有洝接刑岬轿遥詻〗有多余的心思去记别人的任务啊。” 孟晋扬说道,“你别忘记了张敬和林一还在这里,所以你就陪我在家里坐镇,免得让他们发现什么异常。” “陪你?这也算任务?”芮季屿很是无奈,“好吧,那我就在家里祝福你们能够平平安安的把远晨和小雨带回來吧。” 众人散去后,书房里只剩下芮季屿和孟晋扬,芮季屿突然张开手臂拥抱着孟晋扬。 孟晋扬的脖子瞬间被毛茸茸的头发袭击了,“这是做什么?” “想你的怀抱了,不行吗?”芮季屿说道,“长大了一点都不好。” 孟晋扬也抬起手臂,轻轻地拥着芮季屿,洝?br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