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6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6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6部分的绑架犯,他们奸诈地笑着,说着下流的话,实在是死不足惜! 孟晋扬又开始了对池正新的攻击,顾成溪则趁机绕到他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他,声音带着哭腔,“晋扬,是我,成溪啊,你怎么可以连我都不记得了?” 孟晋扬根本就洝接性谔顺上谒凳裁矗种夂腿凡煌5叵蚝笙ィ蛟诹斯顺上男靥藕图绨蛏稀H绻辖锘褂屑且涞幕埃突峒堑霉顺上募绨蛏匣乖幌羝胗靡反┏龉桓龆础?br /> 就算被孟晋扬打,顾成溪也绝不放手,死死地抱住他,并且不停地在他的耳边说着话,想要用自己的声音唤醒他。 池正新一直不敢伤了孟晋扬,更不敢拿绳子之类的东西捆着他,害怕激起他记忆深处更不好的回忆。池正新能做的只是夺过孟晋扬手里的刀,并且握住他的手腕,不让他袭击顾成溪。 顾成溪不停地说着,而孟晋扬却不停地挣扎着,真的一点都洝桨压顺上幕疤睦锶ァ?br /> 在僵持了一个小时之后,顾成溪的情绪已经开始由失望变成绝望了。原來自己的存在对孟晋扬來说也洝绞裁矗郧白苁撬涤邪湍芸朔磺校衷诳磥恚饩浠罢娴氖鞘澜缟系谝淮蠡鸦啊?br /> 顾成溪累了,心累了,可不可以歇一会儿? “我爱你,晋扬。”顾成溪的嗓音已经变得沙哑,“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爱你,可是能不能请你记得我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我都不会如此绝望。” 顾成溪自顾着陷入深深的悲伤与绝望之中,完全洝接芯醪斓降彼党觥拔野恪钡氖焙颍辖镆丫辉僬踉耍劬σ脖涞们迕髁诵矶唷?br /> 池正新包括之前赶过來的其他人都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说道,“成溪,你再多说几遍爱晋扬的话。” “什么?”顾成溪很快就反应过來了,于是绕到孟晋扬的身前,看着他的眼睛,的确正常了很多,最起码眼睛里已经洝接辛松币狻?br /> 顾成溪伸出手张开怀抱,然后对孟晋扬说道,“晋扬,我爱你,你过來抱着我好吗?” 孟晋扬毫不犹豫地拥抱着顾成溪,眼睛里突然冲满了疑惑,“成溪,你原谅我了?” 众人顿时全都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孟晋扬终于恢复正常了。 凌溪说道,“都怪绍闲学艺不精,否则晋扬也不会变成刚才那样。” 芮季屿也附和道,“说得对,我觉得我们应该打绍闲一顿解解气。” 邹绍闲立即捂着他们两个人的嘴巴,“两位少爷,我错了,你们少说两句不行吗?本來晋扬不知道我对他做了什么,你们一说他不想知道都难。” 两个人同时伸出手,“封口费。” “……”把钱掏出來的一刹那,邹绍闲都快心疼死了。不过万幸的是其他人都在围着孟晋扬问东问西的,否则他掏出的封口费就不止这两份了。 孟远晨同时抱着孟晋扬和顾成溪,“大哥,我都快被你吓死了!以后关于这种精神方面的病,你最好还是不要找绍闲看,否则……” 邹绍闲及时捂着孟远晨的嘴巴,然后把钱塞进他的手里,小声地说道“封口费。” 孟远晨乐了,“真有眼力见儿。” 虽然邹绍闲的声音小,但这些练武的人听力都特别好,所以这下他们都听见了。 孟晋扬问道,“什么封口费?” “洝绞裁础!泵显冻克档溃按蟾纾憧旌统上胤啃湃グ伞!?br /> 其他人等着孟晋扬走后好榨取邹绍闲的封口费,所以都附和道,“是啊是啊,快回房吧。” 待孟晋扬和顾成溪离开之后,几个人突然发现邹绍闲和池正新不见了。 凌溪说道,“他们肯定是藏到屋子里了,把门撞开,搜!” 孟哲榆阻止他们,“还是算了吧,我记得你以前疯狂地想要见阿新,但是他却闭门不见。当时你还找來大哥帮忙硬闯进去,现在你还记得结果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然记得。”凌溪摸了摸屁股,“被哥哥打了五十个板子,不,实际上只有三十个板子,后來哥哥心疼了所以就洝酱蛲辍2还阍趺粗溃课颐堑笔钡墓叵岛孟駴〗现在这么好吧?” 邹绍闲在屋子里喊道,“你的糗事整个孟家的人都知道!” 几个人听到这句话后都大笑了起來,包括戎皓龙。 难得凌溪这个厚脸皮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我操!原來整个孟家都知道了,真是丢死人了!” 凌溪扯着戎皓龙的手就往外走,“你!不许笑了!” “好好好,我不笑。”戎皓龙说道,“你以前洝接形业娜兆釉瓉硎钦饷吹木剩铱加行┘刀柿恕!?br /> 凌溪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转晴,“嘿嘿,你放心吧,以后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会更加精彩的!将來我可以写一本自传,讲述一头笨熊和一只聪明狐狸的恩爱生活……” 听到这句话,其他几个人对凌溪和戎皓龙随时随地都能秀恩爱表示很无力。 顾成溪和孟晋扬回到卧室里之后,顾成溪很不放心地问道,“你现在有洝接芯醯媚睦锊皇娣俊?br /> “洝接小!泵辖镂兆」顺上氖郑澳隳茉挛遥艺娴暮芨咝恕!?br /> 顾成溪却说道,“我并洝接兴倒以履懔恕!?br /> “可是你刚才说你爱我啊!他们几个人全都听见了,他们可以为我作证!” 顾成溪说道,“天又快黑了,日复一日,过得真的很快。但是再快,你杀死魏传文的事情还是今天早上才发生的。” “我明白。你的心里替魏传文憋着一股气,总觉得轻易原谅我就太对不起他了,是不是?”孟晋扬也看开了,只要顾成溪还是爱自己的,其余的事情也洝绞裁创蟛涣说摹?br /> “我只是觉得轻易原谅自己就太对不起他了。”顾成溪说道,“和你分手,何尝不是对我自己的一种惩罚?再等等吧,我早晚会跨过这一道坎儿。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年,也许是下半辈子,也许是下辈子。” 孟晋扬说道,“你放心,我愿意等。反正你的每一生每一世都是我孟晋扬的,谁都别想把你抢走,就算是死人也不行。” “……”一句“死人”让顾成溪的心里难受极了,所以他说道,“如果你能管住自己的嘴,也许我会更早地结束对自己的惩罚。” 孟晋扬立即用手捂着嘴,再也不敢乱说话了。一七三、再次被挑拨离间 一七三、再次被挑拨离间 顾成溪知道所有的心理疾病实际上都是洝侥敲慈菀妆恢斡模运幌嘈诺サブ黄咀约旱纳簦辖锞腿昧恕?br /> 所以顾成溪问道,“你还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 孟晋扬点头,“我记得我在和阿新比试,但是他在我的身上撒了迷/药,所以我才出现在绍闲那里。是不是?”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洝接兴祷埃谙胨迷趺醋霾拍苋妹辖锏男募踩?br /> “晋扬,”顾成溪问道,“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你是指……”孟晋扬说道,“如果是我们此时的关系,我当然不喜欢了。” “我是说你作为孟家一家之主的生活。” 孟晋扬想了想,说道,“我很习惯现在的生活,但是我无法判断自己是因为喜欢而习惯,还是纯粹的习惯。” 顾成溪提出自己已经酝酿了很久的想法,“晋扬,把孟家卖了如何?” “不可能!”孟晋扬的反应很是激动,“这是爷爷和父亲辛苦打下來的江山,这种不孝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不孝?”顾成溪不明白,“你的思想为什么这么迂腐?难道所谓的‘继承’就是‘尽孝’吗?” “你说的很对,我的思想是很迂腐,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为了继承孟家,我这辈子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孟家在这座城市屹立不倒!” “我明白了。”顾成溪不想和孟晋扬吵架,所以这个话睿酱私崾辉俜⒈砣魏蔚囊饧膊辉偬岢鋈魏巫约旱南敕ā?br /> 一时间两人无话。 冷静下來,孟晋扬说道,“我早就决定将來要把孟家交给远晨來负责,然后和你过平淡的日子,陪你看书、陪你种花、陪你聊天,陪你到处走走。” 顾成溪被震惊到了,“你竟然这样想过?” “当然。”孟晋扬说道,“自从开始了解你之后,我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顾成溪问道,“可是你了解过远晨的想法吗?万一他不想继承孟家呢?更何况小雨是我的弟弟,我不能因为自己想要过平淡的生活就把他推到这个城市的风口浪尖上。” 孟晋扬的情绪很是烦乱,所以就说道,“你管得也未免太多了。就算小雨是你的弟弟又如何?他已经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难不成你还要负责他一辈子的幸福?” 顾成溪有些生气孟晋扬怎么会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每一次和你交谈,我就会更加明白什么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 孟晋扬最不喜欢顾成溪用这种“懒得理你”的表情看着自己,“既然话不投机,那也洝绞裁春盟档牧耍 泵辖锎蚩允业拿抛吡顺鋈ァ?br /> 顾成溪盯着那扇紧闭的门,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孟晋扬离开卧室之后,直接去找邹绍闲。 邹绍闲和池正新正在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烛光晚餐,结果就这样被孟晋扬打断了。 “我说姓孟的,你不陪着成溪又來我这里做什么?”邹绍闲很不情愿地把灯打开,然后把餐桌上的蜡烛吹灭了。 池正新则问道,“大少爷是否还洝匠酝矸梗坎蝗缫黄鸪裕俊?br /> “不用了。”孟晋扬问道,“你们今天去祖宅安葬那些人的时候,魏然怎么样了?” 池正新欲言又止,“她被吓疯了。我把她带回來和魏静关在了一起。” “真疯还是装疯?” “我们判断是她是真疯。”池正新突然靠近孟晋扬,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她被饿了三天,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开始饥不择食地在吃自己手下的尸体。” 孟晋扬问道,“你洝礁嫠呱芟校俊?br /> 池正新摇头,“我怕他听了难受,所以就嘱咐其他人都不要告诉绍闲。” “那就好。” 邹绍闲支起耳朵,“你们在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啊?难道还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 孟晋扬故意岔开这个话睿首奚芟校澳憬裉於晕医辛舜呙撸俊?br /> “谁告诉你的?”邹绍闲咬牙切齿地说道,“肯定是凌溪那个小混蛋,拿了我的封口费居然还乱说话,看我不把他的嘴缝上!” “是我自己猜的。”孟晋扬说道,“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你再敢在洝接形业脑市硐戮投晕业纳硖遄鍪笛椋乙欢ú换崆崛哪恪!?br /> 邹绍闲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放心吧,绝对洝接邢乱淮瘟恕T谀愕纳砩献鍪笛樽苁且坏阌枚紱〗有,我的自信心都被你消磨洝搅恕!?br /> 孟晋扬说道,“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孟晋扬离开之后,池正新才突然想起來今天发生的奇怪事情,所以立即追了出去。 “大少爷,”池正新拦住孟晋扬,“今天在安葬祖宅里的那些人时,我发现魏献派人在跟着我们。” “说具体。” “一共三个人,从他们的追踪方法和埋伏方式看出來都是高手。他们留下的脚印很浅,身上应该洝接行怪АW钪匾囊坏悖曳⑾炙堑哪勘晔窃冻俊!?br /> 洝接行怪В得魉遣皇窍胍蠹堋D巡怀伤且晕冻炕嶙栽父潘抢肟?br /> 孟晋扬吩咐道,“最近注意远晨的动向,一旦发现奇怪的地方,立即报告给我。” “我知道了,大少爷。” “张敬和林一今天如何?” “两个人今天出去游玩了一整天,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池正新忽然说道,“大少爷,小少爷來了。” “大哥!”孟远晨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孟晋扬,“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说。” “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叫做孟远清?” 孟晋扬大惊,但是表面上却装得很镇定,“怎么,两个哥哥你还嫌少?” 也许是孟晋扬的反应太多于平静,孟远晨的语气已经不如刚才那么生硬了,“我真的洝接幸桓鏊ジ绺缏穑靠墒俏壹堑煤茉缰熬陀杏度烁嫠呶遥侵荒艹坪粑椅∩僖床荒苁恰僖!?br /> 孟晋扬很坚决地说道,“我只说一次,孟家从來都洝接惺裁础显肚濉拇嬖凇H绻阆不兜幕埃铱梢匀盟浅坪裟阄僖!?br /> 孟远晨摇头,“不用了,我也只是问问而已。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在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我还有一个哥哥,只不过他早就死了。” 孟晋扬伸出手,“拿來给我看。” “那个……那什么……”孟远晨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已经把它扔掉了。” 其实孟远晨洝饺樱徊还缴匣褂幸痪浠埃荒苋么蟾缈吹健?br /> 孟晋扬自然不相信,所以示意池正新搜身。很快,那张纸就跑到了孟晋扬的手里。 “大哥!”孟远晨乞求道,“求你别看。” 但是晚了,孟晋扬已经看到了,“上面说的话,你居然相信了?你以为你真的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你以为你所谓的哥哥是被我杀死的?所以你要替他报仇吗?” 孟远晨的情绪有些失控,“大哥,你相信我,我洝接行耪庑┗埃 ?br /> “你不相信的话,就不会來质问我了。”孟晋扬说道,“这些年我待你如何?” 孟远晨哭了,“大哥待我很好。” “你回房吧。”孟晋扬觉得很累,“禁足一个月。” “我知道了。”孟远晨哭得更厉害了,“大哥,你以后会不会就不疼我了?” 孟晋扬替他擦干眼泪,“不会,大哥会永远疼你的。” 送走孟远晨,孟晋扬问池正新,“知道当年真相的人还有多少?” 池正新回答到,“已经洝接辛耍切┤巳急晃喝簧彼涝谧嬲锪恕!?br /> “一晃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孟晋扬说道,“也许远清真的要來找我索命了。” “大少爷无须自责,当年你的狂躁症比今天早上要严重得多,事情并非你能控制。”池正新说道,“那时我们劝过三少爷离你远一点,也派很多人看护着他,可惜一个四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听话。当你清醒过來的时候,他已经死在你的手里了。” 孟晋扬的思绪更加紊乱,“通知魏献,想要他的两个孙女平安,就不要妄想打远晨的主意!难道人一旦老了,就只会挑拨离间吗?让他拿出些真本事出來!” 池正新很是担心,“大少爷,你洝绞掳桑俊?br /> “我洝绞隆!薄∶辖镂实溃霸肚灞宦裨谀睦锪耍课乙哺萌タ纯此恕!?br /> “大少爷难道忘记了吗?当年远清的尸体已经被绍闲的父亲吃掉了,所以远清只有一个灵位,洝接蟹啬埂!背卣滤档溃袄弦叩氖焙颍闱鬃园言肚宓牧榕品沤死弦墓啄纠铮美弦摺!?br /> 就算孟晋扬想要特意遗忘关于孟远清的事情,如今被稍稍提起,他就什么都想起來了,“走吧,我和一起去看看远清。” 孟晋扬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无论你怎么逃避,最终还是要面对它,否则你就永远都过不了这个坎儿。一七四、背叛是否那么容易 一七四、背叛是否那么容易 孟晋扬和池正新一起來到了孟家祖坟的所在处。 天已经黑了,原本荒凉的坟地这时毫不掩饰地显现出它狰狞的模样。虽然此时洝接形谘坏慕猩鶃砗嫱锌植赖钠眨翘炜罩信级晒恢煌砉榈哪褚沧阋匀寐饭饫锏娜嗣窍牌屏说ā?br /> “大少爷,就是这里。”池正新在一块高大的墓碑前面停了下來。 纵使天已经黑了,透过月光,孟晋扬还是在墓碑上看到了孟展瑞和孟远清的名字。 “父亲、远清,我來看你们了。”孟晋扬向着墓碑跪了下去,而池正新在摆好烛台和祭品之后则跪在了孟晋扬的身侧偏后一点。 孟家的规矩很是奇特,人死如灯灭,凡是已经死去的人就已经不算是孟家的人了。因为人死了就是死了,徒留在这个世界上一副骨架又有何用?虽然死去的孟家人可以被埋进孟家祖坟里,但是绝对不会有人去看他们。 孟家的孝道在于每一个子孙都要拼尽全力让孟家永远在这个城市屹立不倒,而不是时时刻刻想着缅怀死去的人,很是无用。 所以,这是孟晋扬第一次祭拜自己的父亲和弟弟。 面对父亲,孟晋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父亲一直都是很有威严的,对待他也总是批评多于夸奖。稍稍回忆一下,孟晋扬竟然想不起來父亲微笑的时候是什么模样的。 在孟晋扬的印象里,就算面对母亲,父亲也总是很不高兴,大概是因为母亲洝接锌春迷肚澹盟涝谧约菏种械脑倒拾伞?br /> 想到母亲,孟晋扬脑海里的回忆碎片就少得更加可怜。那个短命的女人,在失去了一个儿子之后很是想不开,最后竟然郁郁而终。算起來,孟晋扬也算是半个杀人凶手。 孟晋扬苦笑,整个这两代的孟家人,好像都死在了自己的手中,远清、孟宏瑞、母亲、还有孟哲榆的母亲。 孟哲榆母亲的死去更是一个意外,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孟家,她想要下毒害死孟晋扬,结果那碗粥在阴差阳错之下竟然被父亲赏给了她自己。 也许有人会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可是孟晋扬却不这样看,因为这个世界上想让他死掉的人很多很多,可是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还活得好好的。 孟哲榆的母亲死去之后,孟晋扬还是很想亲近孟哲榆的,但是池正新和邹绍闲都劝他,母亲会下毒,儿子恐怕也已经学会了。 那时孟晋扬还小,不太懂得怎么处理人际关系,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就冷落了孟哲榆。 好在,现在一切都好了。兄弟不再阋墙的局面,孟晋扬的确盼了很多年。 人的记忆一旦被开了闸,回忆的潮水就会不断地涌出來,想关都关不掉。不知不觉间,孟晋扬竟回忆了这么多。 池正新提醒道,“大少爷,我们该回去了。”烛火快要燃尽,按照旧时的说法,在烛火燃尽之前,他们必须要离开。 孟晋扬从地上站起來,抚摸着墓碑上孟远清的名字,“远清,哥哥改日再來看你。” 两个人准备离开这里,突然吹过來一阵风,伴随着一个人打喷嚏的声音。 “谁?”池正新拿出枪,快速向着声音來源处开了一枪。 但是孟晋扬竟然伸出手阻挠池正新,所以射出去的子弹只是打中了地面。 孟晋扬的眉头紧皱着,“远晨,出來吧。” 孟远晨瑟瑟缩缩地从黑暗中走出來,“大哥,你骗我……” 孟晋扬脱下外套披在孟远晨的身上,“天冷了,你出來怎么不多穿件衣服?” 孟远晨抖落掉身上的外套,“大哥,你骗我!” 孟晋扬知道这一次是躲不过去了,“大哥不是有意骗你的,只是有些事情既然你不知道可以活得很快乐,那又为什么要知道?” 孟远晨完全洝接刑辖镌谒敌┦裁矗瞿源镏怀涑庾乓痪浠埃按蟾纾闫摇!蹦阍趺纯梢云遥?br /> “对不起,大哥错了。”孟晋扬把孟远晨抱进怀里,“别生大哥的气,好吗?” 温暖的体温瞬间让孟远晨清醒了不少,他推开孟晋扬,“大哥,你怎么可以骗我!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孟远晨转身就跑,孟晋扬和池正新就在后面追。 人一旦被激怒,身体的机能就会出现短时间的大爆发。孟远晨此时就是这样,他跑得很快,瞬间就把孟晋扬和池正新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但是下一秒,孟远晨觉得脖子很疼,然后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孟晋扬和池正新跑到一个拐角处就看不见孟远晨的身影了,突然,池正新说道,“不好,小少爷怕是被那三个人绑走了,我闻到了和今天上午飘散在墓园里的一模一样的味道。” “顺着味道往前追。”孟晋扬不能让孟远晨落在魏献的手里,他不能再害死一个亲人! 池正新和孟晋扬一直往前追,但是味道突然被一条河切断了。 两个人都隐隐约约地看见远处河面上飘着一艘船,孟远晨一定在上面! “噗通!”孟晋扬毫不犹豫地跳下河,向着那艘船游去。 孟晋扬失去了理智,但是池正新还很清醒,所以他洝接懈琶辖锾胨校橇⒓戳导依锶耍急付悦显冻亢兔辖锏木仍?br /> 冰冷的河水浸入到衣服里,又好像透过所有的毛孔渗入到皮肤里,沁入骨髓。 但是孟晋扬却丝毫洝接懈芯酰哪勘曛挥心撬掖?br />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在黑暗的晚上,孟晋扬终于游到了可以看清楚船上有多少人的地方,但是他却发现,船上并洝接腥耍?br /> “该死!”孟晋扬爬上船,看到里面放着一封信。打开信,趁着月光,孟晋扬看清楚了魏献亲笔书写的一句话,“世界上最蚀骨磨心的不是爱,而是背叛。” 看到这句话,孟晋扬突然松了一口气,只要远晨暂时不会死就好。 孟晋扬突然觉得很累,于是就躺在船上,看着天空中仅有的几颗星星,竟然渐渐地昏睡了过去。 待孟晋扬醒过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看着趴在床边入睡的顾成溪和额头上湿漉漉的毛巾,孟晋扬明白自己大概是发烧了。 床的晃动惊醒了顾成溪,“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头是疼还是晕?饿了吗?” 孟晋扬握着顾成溪的手,“你照顾了我一整夜,辛苦了。” “洝绞裁础!惫顺上蝗幌肫饋碜约夯乖谏谑撬档溃熬退闶歉鲂∶ㄐ」罚巧×耍乙不嵴展说摹!?br /> 孟晋扬笑了,“昨天是我说话太重,对不起。” “别说话了。”顾成溪指着孟晋扬的喉咙,“你都洝椒⑾肿约旱纳ぷ友屏寺穑可裟烟懒恕!?br /> 孟晋扬知道顾成溪已经不怎么生自己的气了,所以心情立即变得很好。 “我去给你准备早餐。”顾成溪说道,“绍闲说你昨天晚上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所以身体虚脱得厉害,必须在床上躺一整天。” 孟晋扬点头,“只要你陪着我就好。” 顾成溪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情话,顾成溪都有一种很对不起魏传文的感觉。 顾成溪前脚刚离开卧室,池正新后脚就推开了卧室的门。 “还洝接邪言冻烤瘸鰜砺穑俊?br /> “洝接小!背卣滤档溃叭绻合渍娴陌研∩僖展榧河校尚∩僖瘉砗臀颐嵌钥梗俏颐歉迷趺窗欤俊?br /> 孟晋扬说道,“如果远晨真的这么轻易就被魏献收服了,魏献那个老狐狸肯定会让远晨來见我们,借以示威。到时候你就先派人把远晨绑回來再说,别伤了他。” “我知道了。” 顾成溪伺候孟晋扬吃过早饭,然后就去找顾子雨。孟远晨被绑架了,最忧心的人就是顾子雨了。 顾成溪敲了敲房门,并洝接刑俗佑甑幕赜ι靶∮辏阍诼穑俊?br /> 用力推门,顾成溪发现门洝剿谑蔷妥吡私ァK械姆考涔顺上颊夜耍〗有看见顾子雨的身影。 最后顾成溪在写字台上发现了一张纸,“哥哥,我去找远晨了,勿念。” 笔墨未干,应该是刚走不久。 顾成溪立即拿着这张纸回到了卧室,让孟晋扬赶紧派人把顾子雨截回來。 孟晋扬吩咐戎皓龙和凌溪去拦截顾子雨,然后才说道,“洝较氲剿堑母星榛雇ι畹摹!痹缟虾攘酥嘀螅辖锏纳粢丫指戳诵矶唷?br /> 顾成溪的心里慌慌的,“我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孟晋扬说道,“不要担心,就算小雨落在了魏献的手里,只要远晨在,魏献就不会杀他。魏献还指望着远晨背叛我,和他统一战线,然后给我致命的一击。所以,他们是安全的。” 顾成溪问道,“如果远晨真的背叛你了,该怎么办?” “背叛哪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对远晨很有信心。”孟晋扬说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魏献的耐心用完之前把他们救出來。”一七五、所谓的纸包不住火 一七五、所谓的纸包不住火 为了营救孟远晨,孟家出动了一大半的人,但是收效甚微。 五六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池正新也只是查出來那三个人抱着孟远晨消失在城东而已。 城东虽说只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但是占地面积很大,而且人口众多,鱼龙混杂。面对这种无异于大海捞针的局面,池正新一筹莫展,所以只好请教孟晋扬。 之前孟晋扬吩咐戎皓龙和凌溪去拦截顾子雨,拦是拦回來了,但是人却开始不吃不喝,用绝食來和顾成溪抗议,说什么都要出去找远晨。此时孟晋扬和顾成溪正在尽力劝顾子雨。 听到池正新报告的情况后,孟晋扬问顾子雨,“我们都找不到远晨,就算让你出去,你能找得到吗?” 顾子雨不说话,但是他的脸上显露出的丝毫不担心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顾成溪把顾子雨带到另一个房间里,单独问他,“和哥哥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远晨在哪儿?” 面对自己敬爱的哥哥,顾子雨不想撒谎,“我不能说。”否则远晨会有危险。 顾成溪说道,“我知道这一段时间是哥哥冷落了你,所以你不信任哥哥是应该的。” “我洝接胁恍湃胃绺纾 惫俗佑昙Ρ缃庾牛爸皇俏艺娴牟荒芩担绺纾闶嵌业模月穑俊?br /> 顾成溪点头,“对,我是懂你的,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冲动不计较后果的人。那么我问你,你能保证你出去之后能够和远晨平安回來吗?” 顾子雨一听这句话就知道有戏,于是急忙点头,“我保证。” “算了,你出去吧。”顾成溪突然说道。 “真的?”顾子雨很是兴奋,“谢谢哥哥!” 得到允许之后,顾子雨立即跑了出去,离开了这里。 回到卧室里,顾成溪问孟晋扬,“小雨的身上有洝接小?br /> 话还洝剿低辏辖锞突卮鸬溃澳悴挥玫P模乙丫愿懒柘谛∮甑纳砩习卜帕俗纷僖呛颓蕴鳌!?br /> 从追踪画面上,几个人看到顾子雨出了孟家,直接跑向城西,根本就不带犹豫的,看來是早就知道远晨在哪儿。 孟晋扬说道,“昨天晚上你们全员出动來救我,魏献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派人和小雨接头的。” 池正新觉得不可能,“我已经检查过,家里的安保系统并洝接惺艿狡苹怠!?br /> “你觉得魏献的手里就洝接邢衲阏庋母呤致穑俊泵辖锼档溃八缇涂梢耘扇税盐壕埠臀喝痪瘸鋈ィ撬礇〗有。你们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池正新表示不知道,顾成溪猜出來一个原因,但是不知道对还是不对,“他是想让我们放松警惕?” 孟晋扬点头,“一般來说,一旦一个人的手里有一张底牌,那么这个人做任何事就可以胸有成竹了;一旦一个人有两张底牌,那么他就可以肆无忌惮起來,因为洝接腥烁夷盟趺囱N合字牢颐遣荒苌绷宋壕埠臀喝唬运前盐颐堑弊鎏盒〕髞硭A恕!?br /> 池正新问道,“那我们接下來该怎么办?” “立即加印一版最畅销的报纸,拍几张魏然发疯的照片印在上面。”孟晋扬说道,“敌不动我便逼他动。” 果然,两个小时之后,魏献便按捺不住,主动联系孟晋扬。 孟晋扬问道,“魏爷爷可否喜欢晋扬送的礼物?” “既然你送我一份这么大的礼,作为长辈,我不回礼也实在是说不过去。”魏献说道,“你听听这是谁?” 魏献把电话转交给另一个人,冰冷的声音传了出來,“喂,大哥,是我。” “远晨?”孟晋扬问道,“魏献有洝接信按悖俊?br /> “洝接小!泵显冻克档溃靶∮暝谖艺饫铮劣谒砩系淖纷僖呛颓蕴饕丫晃一俚袅恕4蟾纾馐俏易詈笠淮握庋坪裟悖院笪颐锹饭槁非殴榍拧!?br /> “远晨,你在说什么?”孟晋扬洝接邢氲浇峁崾钦庋安还芪合锥阅闼凳裁矗愣疾灰嘈牛 ?br /> “对不起,我相信了。”孟远晨还是很稚嫩,尽管想装作很冷漠,但是他此时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我真的洝接邢氲剑愫λ赖牟恢故俏业乃ジ绺缫桓鋈耍褂心盖祝晃思坛忻霞遥闵踔辽绷烁盖缀投绲哪盖祝∠乱桓瞿阋钡舻娜耸遣皇俏遥渴遣皇俏遥∥壹堑媚闵钡艄死鲜Φ母改甘保劬Χ疾辉R幌拢蟾纾愫煤荩∧愫煤荩。 ?br /> 孟远晨激动之下挂断了电话,然后抱着身边的顾子雨痛哭。 而孟晋扬拿着电话,看着刚刚进屋的顾成溪,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顾成溪强撑着把手上端着的粥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孟晋扬握着顾成溪的手,“成溪,不管你刚才听到了什么,那都不是真的!” 顾成溪是彻底傻了,任凭孟晋扬抱着他,吻他,对他解释,他都丝毫洝接蟹从Α?br /> 孟晋扬怕极了,这次难道他真的要失去顾成溪了吗?任何人知道真相,他都可以把他们杀掉,可是如今顾成溪也知道了,难道他还能杀了顾成溪吗? “成溪,你说句话好吗,你别吓我……”孟晋扬亲吻着顾成溪的眼睛,“你看我一眼,成溪,求你不要又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我要怎么样才能找得到你?” 自己的世界里?顾成溪的脑海深处飘着这几个字。 也许自己的世界才是最真实的,洝接谢蜒浴〗有欺骗、洝接猩撕Α?墒枪顺上酱ε茏牛炊俗约旱氖澜缋锎竺诺脑砍祝蝗チ嗽趺窗欤?br /> 被自己的世界拒之门外,顾成溪的思绪飘飘荡荡的,不知道该飘到哪里去。 孟晋扬紧紧地抱着顾成溪,害怕一松手就再也抓不到他了。 顾成溪终于眨了一下眼睛,回到了现实世界里。 “我记得你杀掉顾老师的父母时,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大哥,你好狠!你好狠!!” 顾成溪不想记得这句话,可是它总是在自己的耳朵里飘着,赶也赶不走;顾成溪想要装作听不懂这句话,可是这颗受伤的心又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么痛? 孟晋扬不得已解释道,“成溪,十五年前的爆炸案是我的父亲和魏献一起做的。我只是害怕你的父母会醒过來,他们一定会阻止我们在一起。成溪,我爱你啊,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情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 “十五年前的爆炸案?”顾成溪想起來当年正是父母把自己护在身下,自己才得以逃过这一劫。 孟晋扬说道,“成溪,我真的后悔了。” 顾成溪慢慢地摘下手上的戒指,“晋扬,戒指还给你,我不要了。” 孟晋扬不接,“成溪,你听我解释好吗?” 顾成溪摇头,“还有什么好说的?晋扬,你果真把我对你的爱磨尽了。” 孟晋扬的确无话可说。 “送我离开吧。”顾成溪的拳头紧握着,毫不掩饰自己眼睛里明显的恨意,“我怕下一秒我就会忍不住想要杀了你。” 孟晋扬知道自己现在解释什么顾成溪都听不进去,所以问道,“你想去哪儿?” “任何一个听不到你的消息也看不见你的城市。” 孟晋扬点头,“我明白了。”在决定要送顾成溪去哪儿之前,他还是只能待在自己的身边不是吗? 从孟晋扬充满自信的眼神里,顾成溪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绝望。 有一种纠缠叫做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一个声音在顾成溪的脑海里叫嚣着:杀了孟晋扬!杀了孟晋扬!!杀了孟晋扬!!! 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嘲笑着顾成溪:孟晋扬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吗?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你还多余活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顾成溪问孟晋扬,“你的枪呢?” 孟晋扬立即把枪给他,“如果你打我几枪就能够原谅我的话,随便你打。” 顾成溪想起了孟晋扬送给自己的第一把银色手枪,其实他真的很喜欢那把枪。 “也许十五年前,我就应该死在那场大火里了。”顾成溪用枪指着自己的心口,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孟晋扬的脸(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