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4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4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4部分全而已,张敬表示理解。 张敬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就算不能吞并整个孟家,他也要把大半个孟家吞进肚子里。至于能不能消化得掉,他暂时还洝娇悸堑秸饫铩?br /> 林一并不知道张敬的目的,他还以为这一次真的只是单纯的回国探亲。如果早知道的话,他一定不会同意回国的。 为了迎接张敬和林一的到來,孟晋扬特意吩咐佣人按照他们的习惯准备了一场晚宴,也算是简单地尽了地主之谊。 林一已经几年都洝接谢毓耍院苁切朔埽诩焦顺上囊凰布渚捅ё潘蝗鍪帧C辖锼淙缓懿焕忠猓前诹忠皇强腿耍膊缓盟敌┦裁础?br /> 晚宴期间,张敬已经等不及想要探探孟晋扬的口风,“听说你和魏献的斗争已经开始了?” 孟晋扬在心里想,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但是表面上,孟晋扬却说道,“只是孟家的内部矛盾而已,很快就会解决了。”孟晋扬的意思很简单,在这场斗争里他根本不需要张敬插手,张敬也洝接辛⒊〔迨帧?br /> 张敬当然听得出來孟晋扬话里的意思,可是就算听出來了又如何,他一样可以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模样,“在來这个城市之前,我已经帮你把魏献的海外市场切断了。” 孟晋扬冷笑,暂且不提这份功劳是不是张敬的,单就这件事而言孟晋扬说道,“把魏献的海外市场全都吞进胃里,再加上不久之前才吃掉的‘冥界’,你也不怕‘黑狱’的消化系统出现问睿俊?br /> 张敬笑了,“这就不用你担心了,‘黑狱’和我一样胃口都很大,就算吃了那么多东西却还洝匠员ツ兀趾翁赶涣耍俊?br /> 孟晋扬立即吩咐佣人多上一点菜,好让张敬吃饱。 张敬但笑不语,只是一边吃菜一边看着孟晋扬手上的戒指。 “羡慕吗?”孟晋扬说道,“可惜不是你的。” “你真会开玩笑,一枚戒指而已,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张敬说道,“只要我不承认,它只能是一枚普通的戒指。” 孟晋扬洝接兴祷埃退闼缫丫龆ú换崾褂谜饷督渲福窍衷谒膊荒馨颜飧鱿敕ǜ嫠哒啪础C辖镆谜啪匆晕饷督渲刚娴氖撬牡着疲庋粊恚啪吹男卸突崾樟埠芏唷?br /> 晚宴进行到一半,林一又开始缠着顾成溪讲故事。 顾成溪说道,“我脑袋里的好故事都被凌溪他们几个给压榨完了,剩下的那些粗制滥造的故事你想听我还不好意思讲呢。” 凌溪喊冤,“又不是我一个人想听故事,你怎么只提我的名字,太不公平了。再说了,每顿饭才十个故事而已,哪里多了?” 听到这里,林一喷了,“我一共才听顾老师讲过五六个故事,你们一顿就要听十个,对我也很不公平的好吗?还有从你们回來到现在已经这么久了,也难怪顾老师都洝焦适驴山擦恕!?br /> 此时,孟晋扬说道,“不如我來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如何?” 顾成溪已经隐隐约约猜出來孟晋扬要讲什么。虽然刚才孟晋扬和张敬的谈话声音很小,晚宴很嘈杂,顾成溪又被林一缠着,但是他还是能从他们的表情上判断出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紧张。 张敬说道,“孟大少爷居然还会讲故事?那我倒要听听看。” 孟晋扬讲道,“话说从前有一个蟒蛇精因为违犯天条而被玉皇大帝命派來的雷公轰击,它在无处藏身又现出原形极度危险的情况下竟被一个叫做梅生的穷秀才救了。” “剩下的故事我知道了!”芮季屿抢答道,“这个蟒蛇精幻化成美丽的女子然后以身相许了!对不对?” 孟晋扬扶额,“阿哲,把季屿拖出去斩了。” “是。”邵哲站起來真的准备把芮季屿拖出去。 芮季屿立即捂着嘴,表示自己再也不说话了。表情异常可怜,连孟晋扬都忍不住笑了。 孟晋扬接着讲道,“梅生的生活很是艰难,蟒蛇精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就赐予他灵丹妙药可以治好当时皇太后的病。梅生这样做了之后,从此一步登天,成了当时的宰相。你们猜,这灵丹妙药是什么?” 芮季屿偷偷地把捂着嘴的手掀开一点点,“不会是从蟒蛇身上搓出來的泥垢吧?” 凌溪猜想,“我觉得是蟒蛇精的鳞片,既然它已经成精了,它的身上肯定会有很多很多鳞片的,送给凡人一片也洝绞裁础!?br /> 顾成溪知道这个故事,所以说道,“既然这个故事能够成为故事,说明它自有特别的地方,这灵丹妙药自然不会这么普通。” “还是成溪想的对。”孟晋扬说道,“这所谓的灵丹妙药其实是蟒蛇腹部的一块心肝。梅生用这块心肝换取了大好前程之后并不知足,居然还想再向蟒蛇要取另一块心肝以备不时之需,蟒蛇念其救命之恩所以答应了。但是下刀之时,梅生贪心再起,竟然钻进蛇腹意欲割下蟒蛇的全部心肝。” 凌溪听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结果呢?” 孟晋扬说道,“梅生当然是被蛇吃掉了,连渣滓都不留。” 众人立即为了这个恩将仇报的故事而唏嘘不已,只有张敬明白,孟晋扬是想让他知道贪心的下场是最终毁了自己。 被孟晋扬的故事洗礼完毕之后,餐桌上的一份鹅肝再也洝饺顺粤恕?br /> 孟晋扬对芮季屿说道,“你不是最喜欢吃鹅肝吗?全都归你了。” 芮季屿急忙摆手表示自己不要,“我知道刚才抢答是我不对,所以你现在还是把我拖出去斩了吧?” “季屿,你也太洝匠鱿⒘恕!弊奚芟卸似鹉且慌潭旄危盎故俏野锬愠粤税伞!?br /> 话音刚落,除了不明情况的张敬和林一,其他几个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在了邹绍闲的身上。 “都看着我做什么?”邹绍闲被几个人盯得浑身发毛,“莫非我的身上长出了许多鳞片?” 池正新问道,“你确定要把这盘鹅肝吃掉吗?” 自从看到自己的父亲吃掉半具小孩的尸体之后,邹绍闲除了为维持正常的身体营养需要而食用一些肉食之外是绝对不碰这类食物的,对肝脏之类的东西更是敬而远之,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所以此刻看到邹绍闲要吃掉这盘鹅肝,其他人才会露出那种要变天了的惊恐表情。 邹绍闲忍不住笑了出來,“骗你们的!哈哈,逗你们真的很好玩。” “我操!”芮季屿和凌溪同时捂着心脏,“吓死老子了!” 其他几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也有些失望,毕竟以前的那个坎儿,邹绍闲还是洝侥芡耆绻ァ?br /> 池正新悄悄地握着邹绍闲的手,“不用强迫自己,你昨天晚上洝接凶鲐挝揖鸵丫芨咝肆恕!?br /> 邹绍闲反握着池正新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才,邹绍闲明明是想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吃掉这一盘鹅肝的,但是他实在是做不到。 孟晋扬吩咐佣人把餐桌上肝脏类的食物全都撤走,免得让邹绍闲觉得不舒服。本來以前他们的餐桌上也是洝接姓饫嗍澄锏模裉熘徊还俏擞狭忠缓驼啪吹目谖抖选?br /> 晚宴继续进行,觉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孟晋扬吩咐池正新,“你身上的伤还洝胶茫绲慊厝バ菹ⅰI芟校闩阕虐⑿乱黄鸹厝ァ!?br /> “知道了。”邹绍闲应答了一声。 待邹绍闲和池正新离开之后,张敬问孟晋扬,“你总是这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管吗?这样可是会很累的。” 孟晋扬说道,“习惯了就不会觉得累,况且现在很多事情成溪都替我分担了。你看这宴会上准备的一切,都是成溪负责的,我完全不用插手。毕竟不是自己擅长的那一个方面,插手也洝接谩!?br /> 张敬笑了,“你不用每句话都带着第二层含义,我明白你的意思。也许你是对的,人的确不应该太贪心,也不应该轻易涉足他人的领域。” 孟晋扬说道,“我可不认为自己有成溪那样的本事,一个故事就能让一个人的思想发生逆转。” “你以为我真的想要吞并你的地盘吗?”张敬说道,“我只不过想要重建‘修罗’而已,这是我的梦,一个做了十多年的梦。但是我突然发现,这个梦想由你來实现也不错,毕竟你的手上带着戒指,条件比我方便得多。” 孟晋扬可以判断出张敬说的是实话,那自己要不要也对他说实话? 思考良久,孟晋扬说道,“我并不打算使用这枚戒指,也不想重建‘修罗’。这是你的梦,但不是我的。”一六六、各自的秘密 一六六、各自的秘密 张敬实在是不明白孟晋扬是怎么想的,那么吸引人的条件却不知道利用,难道都不觉得浪费吗? “是因为顾成溪吗?”张敬问道,“我派人调查过,十五年前的爆炸案是你的父亲和魏献一起策划的。你是害怕成溪知道真相后离开你,对不对?” 孟晋扬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他本以为杀了成溪的父母,再除掉魏献就不会有人知道当年的事情了,洝接邢氲街桨蛔』穑尤换故怯腥四芄徊榈秸庑┚墒隆?br /> 孟晋扬的杀心再起。 张敬也是从打打杀杀的日子里撑过來的,自然能够感觉到孟晋扬对自己的杀意,“你大可以放心,只要你答应我日后重建‘修罗’,这件陈年旧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顾成溪的。” 孟晋扬最不喜欢被人威胁,回想以前,凡是威胁过他的人全都洝接械玫揭桓龊孟鲁。ㄏ衷谠菔被箾〗死掉的魏献。 “你能保证?”孟晋扬问道。 “我保证。” “好。”孟晋扬说道,“我答应你重建‘修罗’。” 张敬洝接邢氲秸饷慈菀拙偷玫搅嗣辖锏某信担孕老餐蚍郑澳阈枰裁窗镏」芸冢乙欢ɑ峋∪Π锬愕摹!?br /> 孟晋扬在心里冷笑,等你在阎王殿里的时候,看你还怎么帮我。 一个小时之后,晚宴结束,各人都心满意足地散去了,顾成溪和孟晋扬也回到了卧室里。 孟晋扬陪着张敬喝了不少酒,有些醉了。顾成溪虽然也被林一劝了一些酒,但他还是比较清醒的。 “晋扬?”顾成溪轻轻摇晃着回到卧室就倒在床上的孟晋扬,“你的身上臭死了,洗了澡再睡。” 孟晋扬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來,一脸呆滞地喊道,“成溪?” “我在这里。” “成溪?”孟晋扬又喊道。 顾成溪一边帮孟晋扬脱衣服,一边说道,“不用再喊了,我在这里。” 孟晋扬握住顾成溪在自己的身上乱动的手,撅着嘴说道,“成溪,吻我……” 顾成溪很是敷衍地吻了一下孟晋扬的唇,然后就推着他进浴室,“快去洗澡,等你把自己洗得香喷喷之后,我一定会吻你的。” “你陪我一起洗澡。”孟晋扬说道,“你一定会趁我洗澡的时候离开的,所以你要和我一起洗。” “……”顾成溪服了,为什么他总是想着自己要离开?那么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呢?这总要有一个原因吧。算了算了,和一个酒鬼就不能太较真。 顾成溪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好吧,陪你洗。” 顾成溪把孟晋扬推进浴室,然后直接把他填进浴缸里,而自己则站在花洒下面。 老老实实地洗了一会儿,孟晋扬又开始喊道,“成溪?你在哪儿?” 顾成溪很是无奈,“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我了。”顾成溪决定以后再也不让孟晋扬喝酒了,虽然他不发酒疯,但是这种智商倒退很多年的玩法,顾成溪也不是很喜欢。 十多分钟后,孟晋扬从浴缸里走出來,走到花洒下面紧紧地抱着顾成溪,一句话都不说。 泡了澡,孟晋扬已经清醒了许多。这辈子能让孟晋扬后悔的事情不多,小时候有一件,现在又有一件。 孟晋扬此时后悔极了,也许之前自己不应该杀了顾成溪的父母,只要他们还活着,哪怕如尸体一般只能躺在床上,不管怎么样成溪都还是会原谅自己的。可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当初就想不明白呢? 再也洝接邪旆ɑ赝妨耍行┦乱坏┐砹司鸵淼降住?br /> 孟晋扬决定了,凡是知道当年那件陈年旧事的,除了阿新,一个都不能留。只要他们全都死掉,成溪就再也洝接锌赡苤勒嫦嗔恕V劣谥雷约撼鍪稚绷顺上改刚饧虑榈模挥性冻恳桓鋈耍辖锊⒉坏P摹?br /> 被热乎乎的水淋着,被温暖的孟晋扬抱着,顾成溪却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晋扬,你怎么了?酒喝得太多,所以想吐吗?” 孟晋扬摇头,“洝绞拢皇窍氡ё拍恪!?br /> “那个……你能让我先洗完吗?”顾成溪的身上还有一层泡沫洝接谐甯删弧?br /> 话音刚落,顾成溪就感觉到孟晋扬在舔自己的脖子。唉,顾成溪叹了一口气,就知道洗着洗着就会变成这样。 听到顾成溪的叹气声,孟晋扬立即放开了他,“你不想做的话,我就不做。” 顾成溪知道孟晋扬最近总是在各种事情上迁就自己,但是这种迁就本身对孟晋扬來说就很不正常。 趁着孟晋扬还有几分醉意,顾成溪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洝接校 ?br /> 顾成溪又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比如说出轨之类的。 孟晋扬的脸色变得铁青,紧抓着顾成溪的手臂,“是谁在对你嚼舌根?你知道了什么?快说!” 这下顾成溪可以断定孟晋扬是真的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了。 “洝接腥嗽诙晕医郎喔铮阆攵嗔恕!惫顺上氖直郾蛔サ煤芴郏成弦渤鱿至送纯嗟谋砬椤?br /> 孟晋扬松开自己的手,“从今天开始你只能待在卧室里,不准出去!除了我,你也不能和任何人说话!”孟晋扬穿上浴袍走了出去,他需要找一个只有自己的地方理清烦乱的思绪。 顾成溪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实在是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地又被关了起來?难道喝了酒的孟晋扬突然穿越回到了几个月以前? 好在孟晋扬走得急,并洝接惺兆吖顺上耐ㄑ渡璞福运⒓戳党卣拢仕罱袥〗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池正新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不能说,“成溪不用担心,最近外面太危险了,大少爷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你。” 这种理由顾成溪会相信才有鬼,但是顾成溪很了解池正新这个人,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就说明孟晋扬特意嘱咐过他不能说。 切断和池正新的通话,顾成溪紧接着联系凌溪。凌溪这个人大大咧咧的,说不定会说漏嘴。 但是这一次顾成溪想错了,凌溪的确是大大咧咧的,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说漏嘴? 询问了几个人,顾成溪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洝接械玫健W詈螅顺上荒馨衙辖锖鋈环闯5脑蛟菔惫榻嵛詹畔丛枋彼哪源耍残砻魈炀突岷谩?br /> 顾成溪把通讯设备藏在孟晋扬想不到的地方,然后就躺在床上睡觉去了,根本就洝接邪淹蝗槐幻辖锕仄饋碚饧抡娴牡弊鲆换厥隆?br /> 忽然,顾成溪又从床上坐了起來,他要去书房,兴许还能从里面找到什么重要的文件。 顾成溪穿好衣服打开卧室的门准备走出去,但是被门口站着的人吓了一大跳。 门口一共站着十个人,齐刷刷地弯腰说道,“请顾少爷回房。” 这下子顾成溪明白了,孟晋扬不是闹着玩的。 心里突然就像是被什么堵着似的,顾成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难受了起來。 真是太有意思了,顾成溪自嘲,自己把孟晋扬当**人,可是洝接邢氲剿尤换怪皇前炎约旱弊鲆桓鏊形锒眩?br /> 顾成溪用力甩上门,用震天响的关门声告诉孟晋扬:我在生气! 重新躺回床上,顾成溪是怎么样都睡不着了。 这震天响的关门声威力真是不小,最起码待在书房里的孟晋扬是听得清清楚楚。 仍旧致力于翻译文件的魏传文也听到了,于是从电脑前抬起头问道,“你们吵架了?” 孟晋扬说道,“我倒是希望我和成溪之间的问睿鼋鍪浅臣堋!?br /> 听到这句话,魏传文就猜测莫非成溪已经知道了是孟晋扬杀了他的父母?当然,这个问睿捍氖遣桓椅食鰜淼模撬幌牖盍恕?br /> 魏传文知道这个事情的契机就是那一次顾成溪的精神出现了问睿怀卣抡襾砦顺上尾 ?br /> 在治病的途中,魏传文发现除了顾成溪之外,孟远晨也很不对劲,所以他找了一个时间对孟远晨进行了催眠,原來孟远晨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出手杀了顾成溪的父母。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孟远晨一直无法安心。 别提孟远晨了,只是现在想想,魏传文就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洝绞抡沂隆?br /> 魏传文一直在担心,万一孟晋扬发现孟远晨被人催眠过,那么自己就完蛋了。所以魏传文一直藏着掖着,绝对不能让孟晋扬知道。 安静的书房里,孟晋扬突然听到了魏传文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怎么了?” “啊?洝绞聸〗事!”魏传文说道,“这份文件我总算快把它翻译完了,所以我很激动!” 孟晋扬说道,“这几天辛苦你了。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会送你离开,到你想去的地方。然后你过你的生活,我保证我的人或者是魏献的人都不会再去打扰你。” 魏传文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那就好。”一六七、总会有一个人退让 一六七、总会有一个人退让 在书房里待了一会儿孟晋扬就回到了卧室里,却发现顾成溪还洝剿牛皇钦龃罅搜劬醋盘旎ò濉2恢幽母鼋嵌瓤垂ィ耸钡墓顺上瓜缘煤苁强闪?br /> 顾成溪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只是剩下的一小半也足够他和孟晋扬吵很多次架了。但是顾成溪不想和孟晋扬吵架,所以在孟晋扬上床的那一刻,顾成溪就翻了一个身背对着他,这就是传说中的眼不见心不烦。 孟晋扬有些哭笑不得,最近的确是太纵容顾成溪了,弄得现在自己连一点威严都洝接辛恕?墒钦嬉贸龉芾硎窒碌哪且惶追椒▉矶愿豆顺上幕埃辖锵衷谟旨壬岵坏茫媸敲苤良?br /> 孟晋扬躺在床上,强行把顾成溪揽进自己的怀里,“别生气了,卧室的门都快要被你摔坏了。” 顾成溪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打算搭理孟晋扬。门摔坏就摔坏,反正门口站着十个人,难道哪只苍蝇还有胆量敢飞进來,不想活了吗? 孟晋扬知道自己这一次做的很是过分,但他的目的只是不想让顾成溪接触过多的外界事物。在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离开这里之前,除了把顾成溪关在卧室里之外,孟晋扬真的想不出别的更好的主意。 孟晋扬提议,“要不你把我摔到门上出出气?我保证就算门坏了,我也绝对不坏,直到你出完气为止。怎么样?”孟晋扬在生气的时候总是通过发泄自己多余的力气來平复心情的,他觉得这个方法很好。 顾成溪说道,“与其想方设法地让我消气,还不如直接告诉我这一次你脑子进水的原因。” “脑子进水?”这还是孟晋扬生平第一次被人骂,“算了,只要你高兴,随便你怎么说。”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眼睛里带着丝毫洝接醒谑蔚呐跋肴梦腋咝耍捅鹱稣庵质虑椤N椅四阋丫≡翊谡饫镒鲆恢唤鹚咳噶耍慊瓜朐跹磕训婪且仪卸鲜纸耪照沟靥稍诖采夏悴啪醯梅判模棵辖铮也凰党鰜聿淮砦揖涂梢匀文惆诓迹沂侨耍皇悄九迹∥伊粼谡饫镏皇且蛭悖绻阕苁钦庋缤砘崮ゾ∥叶阅愕陌 ?br /> “这就是你心里的想法?”孟晋扬并洝接芯醯蒙炊幸恢种沼谥懒硕苑较敕ǖ那崴筛小R恢币詠砻辖镒苁遣虏夤顺上烤瓜不妒裁椿蛘卟幌不妒裁矗膊碌煤芾邸?br /> 反正已经把话说了出口,顾成溪也豁出去了,“这还不是全部,我对你还有很多很多不满的地方。” 孟晋扬很是大方地说道,“你全都说出來吧,我保证不会对你发火。” 孟晋扬的态度实在是很诡异,顾成溪有些胆怯,所以在思考之后说道,“我突然忘记了,还是等想起來的时候再说吧。” “随你。”孟晋扬抚摸着顾成溪的头发,“还在生气吗?” 顾成溪摇头,“不生气了。反正你也不懂,我何必自己给自己找气?” “我哪里不懂?”孟晋扬说道,“你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却选择为了我留在这里,我懂;你天生不喜欢交际,却能和凌溪他们打成一片,你做出的努力,我也懂;你喜欢自食其力,却为了我做一只被奉养的金丝雀,我能懂;你不喜欢打打杀杀的生活,但是却从來洝接腥拔遗灼霞业娜撕湍阍蹲吒叻桑一故悄芏!?br /> 听完孟晋扬的话,顾成溪心里的郁闷被扫走了一大半,“既然你懂,又何必多此一举连卧室都不让我走出去?我已经被圈养了起來,你居然还嫌我的窝太大。” 孟晋扬说道,“在我能给你绝对的自由之前,你必须要接受一段绝对不自由的生活,你能懂吗?” “我懂。”顾成溪说道,“就是你想把我关起來,但是又不想我生气,所以需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來让我接受现实,是不是?” 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吻,“我的成溪真是聪明。”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仔仔细细地看着,视线划过他浓黑的眉、墨黑的眼、高挺的鼻、柔软的唇,直到最后,顾成溪才说道,“我接受这个现实,谁让我爱你呢。但这是最后一次,请你不要再挑战我的极限。” 孟晋扬发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顾成溪无奈地笑了,“你的保证只对别人有效,对我的承诺你何时做到过?” 孟晋扬问道,“这也是你对我不满的地方吗?” “算是吧。”顾成溪感觉很累,所以说道,“睡觉吧。”之后就不再说话了。 孟晋扬伸出手关灯,卧室顿时陷入了黑暗的包围圈。 时间慢慢地走过了一个小时,床上的两个人却还都洝接兴拧?br /> 顾成溪一直在胡思乱想,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人大多还是孟晋扬,偶尔顾子雨和其他的人也会闯进來。 顾成溪在心里对自己做出承诺,不管结果如何,这一次真的是自己容忍孟晋扬的最后一次。爱一个人如果一定要失去自我,顾成溪宁愿舍弃这份爱! 下定了决心之后,顾成溪觉得舒心了许多,所以慢慢地沉入梦乡。 孟晋扬等到了顾成溪入睡之后就起床又去了书房。 魏传文已经困得不行了,“你终于來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事情都和我洝接泄叵盗恕!?br /> “辛苦了,你去休息吧。”孟晋扬代替魏传文坐在电脑前面。 魏传文说道,“我能不能向你提一个要求?” “说。” “在离开之前我能不能单独和成溪说说话?”魏传文知道这个要求会惹怒孟晋扬,但是他真的很想很想成溪,就算这几天已经见到成溪了,魏传文心里的思念还是止不住地流淌出來。 孟晋扬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我以为你已经放下成溪了,所以才会保你安全。” 魏传文苦笑,“哪怕你现在就打算杀了我,我也洝接邪旆ㄑ谑巫约旱母星椤7凑上⒍ㄊ悄愕模梦壹幻嬉越庀嗨贾嘤趾畏粒俊?br /> “成溪注定是我的。”孟晋扬很喜欢这一句话,“好,明天我就让你们单独见一面,也省得成溪总是说我小气。” 魏传文欣喜若狂,连日以來工作的疲惫一扫而光,连呼吸进肺里的空气都香甜了起來。 待魏传文高高兴兴地离开之后,凌溪、戎皓龙、池正新和邵哲同时來到了书房里。 按照魏传文整理出來的资料上显示的内容,孟晋扬发现了很多处魏献隐藏得很深的地下产业,所以需要凌溪他们几个去核实一下。 孟晋扬说道,“记得,此次的行动只是核实,万万不能打草惊蛇。” “知道了。” 孟晋扬特意询问道,“阿新,你能确保身上的伤无大碍吗?” 池正新回答道,“请大少爷放心,绍闲的药很管用,我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不会影响到此次的行动。” “那就好。”孟晋扬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现在是凌晨一点,你们出发吧,早去早回。” 在出发之前,池正新提醒孟晋扬,“大少爷,三天之期已到,孟家祖宅里那些死去的人该入殓了。” 孟晋扬当然洝接型钦饧拢拔一峤桓居旄涸穑换嵬堑摹!?br /> 孟晋扬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虽然月亮被云遮住了,但是天亮了之后,应该也会是晴天吧,正适合安葬那些死去的人。 秒针在一步一步不知疲倦地走着,孟晋扬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些资料,越看越觉得魏献很是了不起。 孟晋扬在快速浏览完这些资料之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自己早出生个几十年,和魏献同龄而斗,那么自己肯定不是魏献的对手。 幸好,魏献已经老了。人老了之后,总是会对一些事情存着力不从心之感,也总是开始慢慢地懈怠了周围的事物。所以,这场斗争,孟晋扬暂时占了上风。 凌晨四点钟左右,邵哲率先回來了,“核实完毕,那里的确是魏献的产业。不仅如此,我还探听到魏献最近打算把这些产业卖掉。但是这些产业过于庞大,暂时洝接腥烁页銮蛳滤恰!?br /> “我知道了。”孟晋扬说道,“任务完成得不错,你去休息吧。” 邵哲说道,“我这次能够从张敬的手里平安回來多亏了你,之前洝接谢崴瞪恍唬衷诓股稀!?br /> 孟晋扬收下邵哲的感谢,“我保你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季屿的爱人,自然就是我的亲人。在我对你的感情变成亲情或者是深厚的友情之前,如果你离开了季屿,那你的死活就和我再洝接腥魏蔚墓叵怠!?br /> “我明白。”邵哲说道,“其实你这个人挺好的。在季屿的面前总是劝他对我好一点,在我的面前又总是用各种方法让我别离开他。我都明白,谢谢你,我们会好好的。” 孟晋扬最欣赏邵哲的就是这一点,有一说一,丝毫不做作,这是自己做不到的。一六八、暴风雨之前不是平静 一六八、暴风雨之前不是平静 凌晨将近五点钟,池正新他们三个人终于结伴而归。 孟晋扬还未开口询问,凌溪就迫不及待地说道,“晋扬,我们要快点行动了!魏献这个老狐狸想要变卖家产逃跑!” 之前邵哲同样探听到魏献想要卖掉那些产业的消息,孟晋扬第一时间也想到了魏献意欲逃跑的可能,但是后來他仔细一想,又觉得这是魏献故意放给他们的烟雾弹。 首先,这个城市是魏献出生、成长,扎根长达九十年的地方,作为一个思想保守又顽固的老人,他不可能轻易地离开这里; 其次,魏静和魏然还在孟晋扬的手里,难道魏献不打算救她们离开吗,好歹她们也是魏家的子孙; 再者,魏献的手下和员工携家带口的加起來总共几十万人,孟晋扬不信魏献那么狠心,能够弃这些人于不顾;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魏献想要变卖自己名下的所有产业最起码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他如果真的想逃跑的话,又怎么可能等得起? 所以孟晋扬让凌溪稍安勿躁,不用着急。 “我不着急才怪!”凌溪说道,“昨天魏献派那么多人砸我们的场子,我看他就是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们总是和他明争明斗,都忘记了这个老狐狸背后的动作。” 孟晋扬问道,“阿新,我们昨天损失了多少?” 池正新回答道,“不算多,只有一亿五千六百七十三万。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着重保护的几家大公司已经把这个损失挣回來了。” “很好。”孟晋扬说道,“不管魏献再派多少人來挑事,你们都不用在意,随他们砸随他们烧。反正东西只能破坏一遍,等他唱完戏,就该我们出场了。” 戎皓龙说道,“能不能不要再抓他们了?队长之前通知我,几个监狱全都关满了,他已经准备把那些虽然有前科但是不怎么严重的人给放出來。” 孟晋扬洝接幸煲椋凑嘤植皇撬铱摹?br /> 基本的汇报过后,孟晋扬让凌溪和戎皓龙回房休息,单独留下了池正新。 孟晋扬问道,“身体如何,还吃得消吗?” “洝接形暑},请大少爷放心。”池正新问道,“大少爷单独留下我,是不是因为暗杀张敬的事情?” 孟晋扬说道,“我的决定果然瞒不过你,我的确有这个打算。” 池正新之前在晚宴上通过读唇语已经知道了张敬的意向,所以此时劝阻孟晋扬,“其实我倒觉得不用杀张敬,他不过是想要重建‘修罗’而已。反正我们早晚也要除掉魏献,张敬又愿意归顺于戒指的主人,也就是大少爷。重建‘修罗’是如此的简单,我们又何乐而不为?” 重建“修罗”根本就不是孟晋扬想要杀了张敬的原因,可是真正的理由他又无法对池正新说出口,毕竟池正新也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 所以孟晋扬不再提暗杀的事情,只是答应池正新会考虑真的重建“修罗”。 打发了池正新,孟晋扬继续在书房里处理孟家的事务。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大亮。 孟晋扬伸了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然后就回到了卧室里。顾成溪该醒了,孟晋扬希望他每天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人都是自己。 后來的后來,顾成溪在知道孟晋扬的想法之后,还曾经嘲笑过他,“笨蛋一个,你当时把我关在卧室里,不管我什么时候睁开眼睛,我能看到的人只会是你吧?” 顾成溪早就醒了,坐在床上发呆,反正他也无事可做。 看到孟晋扬回來,顾成溪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你去哪儿了?” “去了书房,处理文件。”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早安吻,“饿了吗?想吃什么?” 顾成溪摇头,“每天都无所事事的,怎么可能会饿?我的身体里现在积攒了太多的脂肪都无法消耗掉,早晚得胖死。” 孟晋扬说道,“成溪的皮肤这么好,肥嘟嘟的才更可爱。” 顾成溪不想再说话了,因为不管孟晋扬说什么,他都会觉得自己真的越來越像一只宠物,只负责吃吃睡睡,然后长得肥肥的,好让主人抱起來的手感更好。 顾成溪打了一个激灵,他实在是无法想象那种真的成为宠物的日子,“晋扬,你给我准备一些运动器材,我要锻炼身体。” “可以。”孟晋扬说道,“就算你把自己练成一个肌肉男,我也喜欢。” 顾成溪又打了一个激灵,“算了算了,不练了。”顾成溪实在是无聊透了,可是又不知道除了看书和发呆之外自己可以在这个卧室里做些什么。 孟晋扬问道,“有我陪着你,你还无聊吗?” 顾成溪实话实说道,“就是因为现在有你陪着,所以你不在的时间里我就无聊得想要爆炸。”顾成溪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深宫怨夫,就差和孟晋扬的事业争宠了。可是争宠这种事情,打死顾成溪,他也做不出來啊。 孟晋扬说道,“只要你想见我,我就可以來陪你。” 顾成溪明白,只要自己汪汪两声,狗主人自然会过來看一眼自己是不是渴了或者饿了。 孟晋扬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哄顾成溪开心了,只好说道,“魏传文要走了,在走之前他会來见你一面。” “真的?”顾成溪瞬间精神了,“终于有人來陪我说说话了。” 看到顾成溪这么精神的样子,孟晋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话已经说出了口,想要反悔肯定是不行的,“你快去洗漱,然后和我一起吃早饭。魏传文在吃过早饭之后就会來看你。” 顾成溪立即跳下床跑进了卫生间。 听着卫生间欢快的哗啦啦的水声,孟晋扬真的想要杀了魏传文。 可是这个想法出來之后,孟晋扬突然意识到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心理问睿娴氖窃絹碓窖现亓恕?br /> 凌溪他们几个在见到祖宅里那么多的尸体之后,就萌生了再也不杀人的想法,他们的确也就那么做了。可是孟晋扬却觉得自己越來越想杀人,特别是每一个觊觎顾成溪或者想要破坏他们之间关系的人,孟晋扬真的想把他们全部杀干净,一个也不留(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