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3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3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3部分在门被打开的瞬间就击毙他们。 池正新的行动一直都很顺利,但是此时却出了岔子,因为屋子里洝接腥嘶赜λ匀灰簿蜎〗有人给他开门。 在确定屋子里洝接腥酥螅卣戮龆ㄏ壤肟フ椅捍模潮阃ㄖ興706杀了邹绍闲。 出乎池正新的意料,魏传文竟然也洝接写谒姆考淅铩?br /> 这时,池正新才觉得很不对劲,因为从他开始行动到现在,他只是杀了一个芮季屿而已,魏献和他联系时也洝接兴凳欠褚丫绷肆柘?br /> 池正新慌慌张张地回到藏着芮季屿和顾成溪的地方,果然,他们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自知事情已经暴露,池正新毫不犹豫地翻到屋顶上,准备逃走。 “去哪儿?”孟晋扬说道,“我已经等了你五分钟了。” 池正新废话不说直接向孟晋扬开枪,但是他洝接忻辖锟欤谔鹗直鄣囊凰布浼绨蛏暇桶ち艘磺梗缓笏志捅徽察切抻檬诸眍碓诹艘黄稹?br /> 孟晋扬从池正新的身上搜到一个通讯器可以联系到魏献,“魏爷爷别來无恙啊。” 魏献良久洝接兴祷埃蟾旁诘髡约旱那樾鳎昂芎茫皇呛笊晌贰!?br /> 接着通话就被魏献主动切断了,孟晋扬对着池正新说道,“你是代号d705对吧?我很同情你,你与代号d706同时被魏献抛弃了。” 代号d705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他不会抛弃我的!我的脸是池正新的模样,他绝对还能用得到我!” “只要他需要,他可以随意把任何一个人整成阿新的模样。”孟晋扬说道,“一枚棋子而已,还妄想在魏献的心里占一丝的地位,真是痴心妄想。” 代号d705绝望了,但是却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在我不是一个人去死,还有那个芮季屿陪着我,黄泉路上我不会孤单!” “你真的确定我死了吗?”芮季屿突然出现在孟晋扬的身后,冲着代号d705吐舌头,“很抱歉啊,你恐怕要一个人去往黄泉路了。” “怎么会?我明明已经杀死你了!” 芮季屿说道,“晋扬早就觉得你不对劲,特意嘱咐我在身上放一个血包以防万一,并且血包上面还盖着一层厚厚的猪皮。就凭你还想杀了我,简直是在做梦!” 代号d705居然还在笑,“就算你不死,真正的池正新被我打了一枪,又被魏献抓走折磨了这么久,难道他还死不了吗?” 孟晋扬说道,“你以为我这两个小时在做什么?你以为詹烨修和哲榆不在卧室里,他们这两个小时在做什么?” 代号d705笑不出來了,“你们居然这么快就把池正新救了出來?他还洝剿溃媸敲螅 ?br /> 不知何时來到楼顶的邹绍闲突然拿着枪射向代号d705,“这是我代替阿新还给你的!”一枪射中了他的胸口。 看到了邹绍闲,倒在地上的代号d705明白代号d706恐怕已经死了。 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代号d705挣扎着问道,“最后……一个问睿揖烤故恰睦锫冻隽寺斫牛课冶晃合住盗妨巳鲈拢匀衔7鲁卣隆7碌煤芟瘢圆换岢鱿帧魏蔚溺⒙=峁衷诒荒忝恰眉父鲂∈本褪镀屏耍沂翟谑恰懿桓市摹!?br /> 孟晋扬说道,“你说错了,我们仅用了两分钟就识破了你。” 邹绍闲说道,“你的确很像阿新,身材、声音、动作、说话的语气全都一模一样。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的身上少了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 邹绍闲拿出一个瓶子,“我自制的药油味道啊。阿新的脖子处被我擦了药油,可是你的身上却一点这种味道都洝接校闼的闶钦娴模拍兀俊?br /> “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代号d705愈加觉得很不甘心。 “当然还有。”邹绍闲说道,“你再像阿新,也无法复制他的感情。不管出了什么事,阿新是绝对相信我的,而你却不是。你一心只想着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却忘记了阿新本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原來如此。”知道了最后的原因,代号d705把手伸进自己的胸口,用手狠狠一抓还留着鲜血的地方,直接送自己上了黄泉路。 邹绍闲立即闭上眼睛,他不想看到和阿新一模一样的脸上出现那种痛苦的表情。 事情解决了,孟晋扬说道,“绍闲,你这个生日过得实在是精彩。” “的确。”邹绍闲说道,“我去看看阿新,他的身上都是伤,我要去处理一下。” 在路过芮季屿的身边时,邹绍闲对他身后的人说道,“你就是邵哲吧?欢迎回來。” 邵哲点了点头,“谢谢。” 孟晋扬对芮季屿说道,“阿哲刚回來就救了你一命,你自己算一算,你欠了阿哲多少条命了?” 芮季屿紧紧地抱着邵哲,“我也洝接邢氲侥前训赌敲蠢骱Γ尤话牙锩娴哪遣阒砥ざ纪逼屏恕H绻皇前⒄芗笆眮砀抑沽搜献诱娴囊匣迫妨恕0⒄埽阏媸俏业母P牵 ?br /> 邵哲说道,“你还是谢谢大少爷吧,是他通知我一定要赶回來的。” 芮季屿在邵哲的耳边说道,“你能回來真的是太好了,我很想你。” 【不容易啊,企鹅终于在过年的时候让他们大团圆了。各位朋友们,新年快乐啊!(*^__^*) 】一六二、只要你在我的身边 一六二、只要你在我的身边 事情解决完之后,不多时,凌溪、戎皓龙、孟远晨和顾子雨就从外面赶了回來。 孟晋扬问道,“如何?” 凌溪说道,“我们不想杀人,所以魏献派來的人全都被我们送进了警察局,把他们关上一个月绝对洝轿暑}。有笨熊在,我们几个人洝接惺艿饺魏闻涛示痛泳掷锍鰜砹恕!?br /> “嗯,很好。你们也都忙了一整天了,去休息吧。”孟晋扬都觉得有些累了。 凌溪问道,“晋扬你把哥哥救出來了吗?” 孟远晨说道,“笨蛋凌溪,这种问睿褂梦事穑咳绻⑿聸〗有被救出來的话,大哥怎么可能还这么悠闲地站在我们的面前?” “也是。”凌溪拉扯着戎皓龙的手,“笨熊,我们去看看哥哥,也不知道魏献那个老王八蛋又怎么折磨他了。” 孟晋扬说道,“你们等天亮了之后再去吧,绍闲正在给阿新身上的伤口包扎,你们去了也不方便。” “好吧。”闲下來了,凌溪突然就觉得很是无聊,“那两个冤枉绍闲和假扮哥哥的人呢?我去会会他们。” “死了。” 凌溪扶额,“好无聊啊,我还是离家出走吧。” “你敢!”孟晋扬说道,“演戏归演戏,如果你真的敢给我闹离家出走的话,走出孟家的大门,你就和我们洝接腥魏蔚墓叵怠!?br /> 凌溪撇嘴,“知道了。”凌溪也就是在开玩笑,他哪里舍得离家出走? 孟晋扬说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你还不能了解团结的重要性吗?只要我们在一起,洝接惺裁次暑}是解决不了的。” 孟远晨说道,“大哥,这个我明白,魏献之所以想出离间我们的这个点子,他肯定就是害怕我们团结在一起。这说明,我们在一起对他來说是一个威胁,大哥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孟晋扬点头,“你说的很对,所以之后再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一定要相信家里人,不要轻易相信外人。” 几个人一致表示自己会做到的,绝对不会怀疑家人。可是,将來的事情又有谁能知道?又有谁真的能够做到绝对相信家人? 天快要亮了,忙碌了一夜几个人终于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 邹绍闲刚刚把池正新身上的伤处理完,心疼得不行。如果现在魏献就站在邹绍闲的面前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杀了魏献! 池正新只是被魏献抓走了两个小时而已,可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却数都数不过來,这让邹绍闲如何不恨! “水……”池正新在梦中呓语。 邹绍闲立即倒了一杯水喂给池正新,“慢点喝。” 池正新喝了一口水之后便醒了过來,“绍闲?” “是我。”邹绍闲把池正新抱进怀里,闻着他身上的药油味道,几近落泪,“我真的很洝接茫;げ涣四恪T趺窗欤课也幌胝庋苁强醋拍闶苌巳次弈芪蘖Γ ?br /> 池正新伸出手摸了一下身上挨了一记子弹的地方,“谁说你洝接茫磕悴皇前镂野炎拥〕鰜砹寺穑俊?br /> 邹绍闲难过得要命,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了。 池正新问道,“你洝接泻湍歉鲇胛页さ煤芟竦娜俗龀鍪裁辞酌艿男形桑俊?br /> “当然洝接校 弊奚芟屑绷耍拔乙晃啪椭浪羌俚模趺椿箍赡芎退酌艿闷饋恚俊?br /> 池正新笑了,“那就好,要不然我是会生气的。” 邹绍闲说道,“你生气说明你爱我,哦,对了,那个假家伙可是说了很多遍爱我呢。” “……”池正新的心里酸酸的,“你喜欢听就让他多说几遍好了。” “傻瓜。”邹绍闲亲了亲池正新的唇,“任何的爱,只要不是从你的嘴里说出來,那对我來说就洝接腥魏蔚囊庖濉!?br /> 池正新的心震颤了一下,“绍闲,我爱你。几个小时之前,我以为我真的撑不过去了,当时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离开之前洝侥芮浊啄悖П悖蛘咚党鲆痪浒愕幕啊!?br /> 邹绍闲顿时心花怒放起來,傻笑着说道,“我这个人都是你的,随便你亲,随便你抱,我绝对洝接幸煲椤!?br /> “……”池正新说道,“你又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是单纯的抱。” “我说的也是单纯的抱,是你想歪了。”邹绍闲说道,“要抱也只能是我抱你。” 池正新笑了,“你、做、梦。” 邹绍闲立即闭上眼睛,“好吧,我就做梦给你看看。你猜,我现在在做什么?我在脱你的衣服呢,阿新的皮肤真的是水嫩极了,随便轻轻地吸一口就变红了;哟哟,阿新你居然这么快就起反应了,看來我的技术不错嘛……” 池正新轻轻地捂着邹绍闲的嘴,“别说了。” 邹绍闲点头,“不说了,说得我自己都起反应了。但是又吃不到你,受折磨的还是我。” “以后会让你吃到的。”池正新很是虚弱,躺在邹绍闲的怀里慢慢地睡着了。 邹绍闲说道,“傻瓜,吃不吃得到都是小事,只要你永远都待在我的身边就好。” 和邹绍闲有着同样想法的是芮季屿。 此时邵哲再次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做吗?” 芮季屿摇头,“不做,你才刚刚回來需要休息。而我只要能确定你不会再离开我就好,我受够了身边洝接心阍诘娜兆印!?br /> 邵哲说道,“我不走了,就待在你的身边,真的不走了。” “我不相信。”芮季屿说道,“除非过了几十年,你还在我的身边,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 邵哲笑了,“无理取闹,你怎么像个小孩子?” 芮季屿紧紧抱着邵哲,“只要你不离开,我像猪像狗都无所谓。” 邵哲笑得更厉害了,“你离我远一点,我可不想和一只猪抱在一起。” “你居然嫌弃我?”芮季屿捂着自己之前被刀捅了的地方,“好疼啊,但是也疼不过我这颗受了伤的心。” 邵哲说道,“好了小芮芮,哥哥是不会嫌弃你的。” “噗……”芮季屿抖了抖,“小芮芮?这个称呼把我的男子气概都喊洝搅恕!?br /> “男子气概,这种东西你有吗?” 芮季屿捂着心口在床上打滚,“这次,我是真的受伤了……” 邵哲笑着说道,“你别乱动,一会儿把伤口裂开了,还要麻烦邹医生给你包扎。” 芮季屿滚得更厉害了,“你心疼绍闲都不心疼我,我才是你的老公……” 邵哲表示怕了,所以为了转移话睿档溃澳悴幌胫牢以诶肟愕恼舛问奔淅锒甲隽艘恍┦裁绰穑俊?br /> 芮季屿立即不滚了,“做了什么?” “你还记得张敬吗?” “当然记得了,他是‘黑狱’的老大,打败萧齐的‘冥界’之后,张敬就完全接手了‘冥界’。” 邵哲说道,“我留在那个城市,一方面是想确认一下萧齐对我们來说究竟还有洝接型玻硪环矫嬖蚴前镏啪此忱亟邮帧そ纭O衷诟米龅氖虑槲叶甲鐾炅耍匀痪突貋砹恕!?br /> 芮季屿问道,“你替张敬做了他自己该做的事情,他就洝接卸阅惚硎靖行宦穑俊?br /> 邵哲说道,“张敬想让我留在‘黑狱’做事,除了他和林一,我可以是这个组织里权力最大的那个人。另外,他会保证我这辈子绝对的人身安全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芮季屿紧张地问道,“你答应了?” “笨蛋一个。”邵哲捏着芮季屿的脸说道,“如果我答应了的话,我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芮季屿傻笑,“那你是为了我才不答应的吗?” 邵哲本想点头,可是却又害怕芮季屿过于兴奋,所以立即摇头,“你就臭美吧,我只是为了张敬的第二个条件才回來的。” 芮季屿又开始在床上打滚,“既然不是为了我,那我才不想听你的第二个条件。” 邵哲自顾自地说道,“张敬知道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魏献,所以已经帮我们把魏献走私的海外市场给切断了,也就是说我们只要负责搞垮魏献的国内市场就可以了。” 芮季屿冷笑,“他倒是会捡便宜,魏献的海外市场之所以会那么容易被切断,还不是因为我们在前一段时间捣毁了他的好几个大的仓库。如果不是晋扬对走私洝叫巳ぃ庵直阋嘶够崧值玫剿俊?br /> 邵哲说道,“是吗?我怎么洝接惺盏秸飧鱿ⅲ俊?br /> “你才是傻瓜一个。”芮季屿说道,“你待在张敬的地盘上,凡是你收到的消息,必然是张敬想让你知道的或者是他觉得无关紧要的。当权者嘛,都是这样喜欢控制别人。不过你这么笨居然还能从那个城市回到我的身边,我表示万分佩服。” 邵哲踹了芮季屿一脚,“不是孟晋扬从中周旋,我哪有那么容易回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张敬好像很怕孟晋扬手里的那枚戒指。” “戒指?成溪送给他的那一枚?”芮季屿想了想,洝骄醯媚敲督渲赣惺裁刺厥獾牡胤健?br /> 邵哲记得他好像在哪里见过那枚戒指,但是时间太久,他实在是记不起來了。一六三、命中注定的相遇 一六三、命中注定的相遇 顾成溪醒过來的时候已经是这天下午了。 醒來的一瞬间,顾成溪就从床上坐了起來,“晋扬,你要小心那个阿新,他是假的!” 孟晋扬一直坐在床边守着他,现在差点被他撞到鼻子,“他已经死了,你不用担心。” “死了?”顾成溪说道,“他和阿新长得那么像,难道不是阿新的弟弟或者哥哥吗?” 孟晋扬笑了,“你的思想也太简单了,你难道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医疗技术叫做整容吗?魏献是特意把那个人整成阿新的模样,就是为了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 顾成溪惊呆了,“整容居然可以整得那么像啊?万一将來他弄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你要怎么分辨得出來?” “两个成溪?”孟晋扬故意说道,“那我全收下不就好了,反正时间长了,那个假的自然会露出马脚。” 顾成溪突然靠近孟晋扬,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恶狠狠地说道,“就算他长得和我一样,但是他的牙齿不一定和我的一样多,所以你要记得这个牙印,到时候我们可以轮番咬你,你就知道哪个是真的了。你要是敢两个全都收下,我就咬死你。” 孟晋扬笑了,“你这么厉害,我当然不敢了。你身上的味道、你的气息、你的动作,还有你被我触碰时的反应都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怎么可能分辨不出來?” 顾成溪很是高兴,但是嘴上却说道,“花言巧语说得好听。” 孟晋扬问道,“那你要怎么分辨出我的真假呢?” “这个很简单啊。”顾成溪说道,“你的眉毛虽然都很浓密,但是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你左边的眉毛要多那么一点点;还有只要我靠近你,你就会习惯性地把我抱进怀里,然后轻轻地咬一下我左边的耳朵;因为常年练功夫和拿枪的原因,你的右手上一共有四个茧子,这四个茧子分布的位置一般人是模仿不了的;还有……” 孟晋扬突然把顾成溪抱进怀里,“别说了。” “怎么了?”顾成溪觉得疑惑,“我说的不对吗?” “对,很对。”孟晋扬说道,“我一直以为我爱你比较深一些,现在却突然发现原來你爱我也如此之深。” 顾成溪说道,“你现在才知道吗?毕竟我爱上你的时候你还在想尽方法地折磨我。” 孟晋扬一直无法理解,“我当初对你那么坏,你究竟是为什么才爱上我的?” 顾成溪开玩笑地说道,“大概是因为你的床上技术比较好。做/爱嘛,做着做着爱就出來了。” “不说实话吗?”孟晋扬抬起顾成溪的下巴,“那我就吻到你说实话为止。” 两唇相接,浸着情、入了骨的缠绵开始在交缠的舌尖上滚动。顾成溪仰起头,手攀着刚刚才被他咬过一口的肩膀,热烈地回应着,想要汲取更多。 孟晋扬的手不自觉地撕扯掉顾成溪身上的衣服,在他的身上落下无数的柔软潮湿饱含着深情的吻。 在顾成溪的印象中,孟晋扬的吻一直都是霸道且无理的,好像要把他吞入腹中才甘心。可是最近,孟晋扬的吻越來越温柔,这种甜蜜好像要把顾成溪的整颗心都给融化掉。 “爱你,成溪……”孟晋扬的言语中带着万千的宠溺,让顾成溪的心澎湃不已。 顾成溪第一次觉得自己幸福得想要掉眼泪,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他总是有一种感觉,这种幸福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 可是顾成溪不想结束,他想要和孟晋扬永远在一起,就算死了,化骨成灰,他也要和孟晋扬的骨灰交缠在一起。 孟晋扬吻掉顾成溪的眼泪,“怎么哭了?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弄疼你了?” “洝接小!惫顺上⊥罚爸皇切睦锖苣压啬压!?br /> 虽然认识孟晋扬之后,掉眼泪对顾成溪來说已是家常便饭,可是心脏突然被这种莫名其妙的痛楚袭击还是第一次。 孟晋扬紧紧地抱着顾成溪,“难过什么?我一直都会在你的身边啊。” 听到这句话,顾成溪的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往外流着,心里也愈加难受。 无奈之下,顾成溪只好闭着眼睛,“你不要笑我,这真的不是我想哭的,我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 孟晋扬说道,“在我的面前,你不用解释这么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顾成溪感触颇多,“在认识你之前,我只哭过一次。可是在认识你之后,我都快变成水做的了,还总是多愁善感,可见你害我不浅。” 孟晋扬说道,“我更喜欢现在的你。之前的你总是一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雨,其他一切都和自己无关的模样。就算我强上了你,你也只是觉得被一条狗咬了一下,根本无所谓。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当做我不存在,可以忽视我一整天。我真的不喜欢你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顾成溪说道,“原來你对我的意见这么多啊?你怎么不早说?什么不食人间烟火,你当我是木偶啊?” “你以为呢?以前的你除了会进行一些为了保持生命运行的基本生理活动之外,和木偶毫无差别。”孟晋扬问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吗?” 顾成溪摇头,“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怎么会记得?” 孟晋扬说道,“你那个时候就是一个木偶,你当然不记得,可是我却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你穿得很随意,却很大方得体,并洝接幸蛭娜耸俏叶粽虐敕帧!?br /> “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好吗?”顾成溪是在后來的后來才知道孟晋扬是一个怎样的大坏蛋,他当时只是单纯地以为孟晋扬只是戎皓龙想要抓起來的罪犯而已。 “我那么出名,你都不知道我是谁。所以说,你当时的世界里只有小雨。” “错,还有皓龙。他是我最好的朋友。”顾成溪回忆了一下,以前的生活还真是简单。 “你这是想让我吃醋吗?”孟晋扬说道,“我吃起醋來,你可是控制不住我的。” 顾成溪举双手投降,“好吧,我不说了,你接着说。虽然你说的这些我一点印象都洝接辛耍呛湍阌泄氐奈叶己芟不短!?br /> 孟晋扬接着说道,“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想上了你。按照我以往的做法,我一定会直接把你抱进卧室里,上了再说。但你是远晨的老师,我看得出來远晨很尊敬你,所以为了远晨,我忍住了自己的欲望。” “看见我的第一眼就想上了我?”顾成溪想了想,“我那天洝阶鍪裁闯龈竦氖掳桑勘热缢刀⒆拍憧粗嗟模阕苁撬滴业难凵窕峁慈恕!?br /> “恰恰相反。那一天,你一眼都洝娇次摇>土冻扛颐潜舜俗鼋樯艿氖焙颍愕氖酉咭彩锹湓谖业哪源蟊吡焦执Γ皇锹湓谖业牧成稀U馑得鳎阍谇币馐独锞芫臀医崾丁6阅銇硭担揖褪枪椭械墓停愀静恍枰亲∥业某は唷!?br /> 顾成溪点头,“我当时的确洝接腥鲜赌愕谋匾椅蚁衷谙肫饋恚鞘焙湍阄帐值氖焙颍冶荒闵砩洗木驳绺缌艘幌拢灾笪易匀皇悄芾肽阌卸嘣毒屠肽阌卸嘣丁!?br /> 孟晋扬问道,“你确定是静电,而不是第一次就对我动了心?” 顾成溪说道,“我虽然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不代表我连静电和心跳的突然加速都分不清楚。” “那也太不公平了,我可是第一次就对你动了心。” “你只是动了想要上我的心,不要故意把它们混在一起。”顾成溪说道,“早知道我那天就穿得正式一点,对你热情一点,说不定你就会以为我和其他人也洝绞裁戳窖换嵩俣晕冶裁葱巳ぁ!?br /> “热情?”孟晋扬乐了,“如果那天你真的对我笑一下,说不定我立即化身为狼,当着远晨的面就把你变成我的人。” 顾成溪无奈了,“反正那天我做什么都不对,我就不应该答应远晨做他的家庭教师。” “就算那一天你不來见我,我也一样能够找到你。”孟晋扬说道,“在认识你之前,我已经吩咐了阿新把远晨的所有老师都调查一遍,你们的资料早已完完整整地放在我的桌子上,只不过我还洝絹淼眉翱础V灰铱匆谎郏阋晕闩艿昧寺穑磕愕某は嗾俏蚁不兜哪且恢掷嘈汀!?br /> 顾成溪说道,“我就不该做老师。” 孟晋扬又说道,“就算你不做老师,我在调查戎皓龙的时候一样可以调查到你,谁让他是你的好朋友呢。”孟晋扬特意把好朋友这三个字说得格外清楚。 而且孟晋扬记得很清楚,顾成溪想要接近孟家的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戎皓龙。 顾成溪再次举双手投降,“合着我这辈子不管怎么躲,都躲不过你的魔掌了?” “知道就好。”孟晋扬说道,“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我的身边吧,你跑不了的。”一六四、现在的局势 一六四、现在的局势 魏献这一次可被孟晋扬气得不轻,他派去的两个人都是被他培训了很久的秘密武器。一个模仿池正新模仿得天衣无缝;一个就算在被催眠的情况下也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可是魏献洝接邢氲剿嘌盗苏饷淳妹孛芪淦骶谷辉谌鲂∈敝诰捅幻辖锝饩龅袅耍烤故悄睦锍隽绥⒙?br /> 魏静还被孟晋扬关着,魏然则下落不明,海外市场又被一个叫做“黑狱”的国外组织切断了,魏献最近真的是诸事不顺。 难道他真的要给这些小辈们让路吗?不!魏献从來都不服老! 本來魏献只是打算让孟晋扬和魏静结婚,也算是为魏家的子孙寻得一个保护伞; 在确定了孟晋扬绝对不会娶魏静之后,魏献又打算杀了芮季屿、凌溪以及其他几个孟晋扬的得力手下,包括孟晋扬,然后不费一兵一卒地接手孟晋扬的地盘; 可是现在看來,不费一兵一卒是不可能的,魏献别的洝接校褪鞘掷锏那嗳艘捕啵晕合椎奔聪铝钪灰钦飧龀鞘欣锸粲诿辖锏牟等几伊耍∩樟耍〖热凰菔鄙辈涣嗣辖铮敲此拖然倭嗣辖锇采砹⒚母荆?br /> 凌溪在接到消息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是老糊涂了吗?他大概是忘记了魏静还在我们的手里,我们应该提醒他一下。告诉魏献,只要他毁掉孟家的任何一家店或者是一个公司,我们就在魏静的身上划上一刀,不信让他试试?” 孟晋扬说道,“魏献既然选择这样做,说明他已经孤注一掷了。他不是不在乎魏静,而是他断定我们绝对不会伤害魏静。” 凌溪不明白,“他是怎么断定的?” “这就要问你们了。”孟晋扬说道,“最近几天凡是遇到偷袭我们或者想要暗杀我们的人,哪个被你们杀了?现在整个道上的人都在嘲笑我们,抓到了人不杀,反倒送进警局,我们都快像是警察御用抓坏人的工具了。” 此话一出,戎皓龙立即说道,“队……我以前的队长说过,他很感谢我们。” “只是嘴上说着感谢有个屁用?”凌溪说道,“现在我们的地盘被魏献偷袭了,你的队长倒是派人來帮我们啊?” 戎皓龙说道,“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队长。” 孟晋扬阻止戎皓龙,“你们两个别再丢我的人了,如果这种事还要警察來帮忙,我这个老大的脸就真的洝降胤椒帕恕!?br /> 凌溪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啊?我们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孟晋扬说道,“除了几家大公司之外,让所有的员工都回家歇着吧。魏献疯了,我可不想陪着他一起疯。财物之类的损失只是小事,只要确保人洝接猩送鼍秃谩V劣谖颐堑娜酥挥檬刈拍羌讣掖蠊荆暇拐饧讣夜景胩熳那凸晃颐浅陨霞改炅恕!?br /> “知道了,我这就去办。”凌溪和戎皓龙一起离开了。 一直洝接蟹⒈硪饧某卣麓耸彼档溃按笊僖阄裁床挥媚敲督渲改兀恐灰阉贸鰜恚合资窒碌囊淮笈硕蓟崽阒富印!?br /> 孟晋扬看着手上的戒指说道,“如果把它拿出來,当年成溪父母的事就瞒不住了,我不能让成溪知道当年的事情,他一定会离开我的。” 池正新不是很明白,“就算成溪知道了是大少爷的父亲制造了当年的爆炸案,可是这也并不代表成溪会离开你啊。毕竟那个时候大少爷也只有十二岁而已,爆炸案和你一点关系都洝接小!?br /> 孟晋扬说道,“就算只有一丝成溪会离开我的可能,我也不能冒这个险。”他要毁掉一切会使顾成溪离开自己的因素,这一点他绝对要比魏献更加疯狂! 池正新还想再劝说孟晋扬,“当年大少爷的父亲和魏献想尽办法都要杀掉成溪的父亲,只是因为他手上的这枚戒指。现在这枚戒指在你的手上,正是成溪的父亲在帮你啊。” “别说了!”孟晋扬扶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成溪的父亲是不会帮我的。你出去吧,我需要安静。” “是,大少爷。” 池正新离开后,孟晋扬取下手上的戒指,真的有一种想要把它扔掉的冲动。但这是成溪给他的,所以孟晋扬又舍不得。 其实这枚戒指也洝接惺裁刺乇鸬牡胤剑徊还碜乓恢滞虾统信怠U啪础⑾羝肷踔涟ㄎ合锥己芎ε抡饷督渲傅脑蛞埠芗虻ィ蔷褪撬潜匦胍谒?br /> 孟晋扬也是在几天之前才发现,原來这枚戒指居然是一枚印章,其作用和古代皇帝的玉玺差不多,专门用來发号施令,并且洝接腥烁也惶?br /> 也许再过个十年二十年,洝接腥巳鲜墩饷队≌碌氖焙颍饷督渲妇突岜涑善掌胀ㄍǖ慕渲浮5窍衷冢坏愣疾黄胀ā?br /> 早在孟晋扬为了打败萧齐做准备的时候,他就知道“冥界”和“黑狱”都曾经属于一个叫做“修罗”的强大组织,并且张敬此生的梦想就是重建“修罗”。 直到几天前,孟晋扬才明白为什么张敬在吞并了“冥界”,已经变得强大了许多之后仍旧会提出和自己合作,因为孟家也曾经是“修罗”的一部分。 很明显,张敬想要重建“修罗”,就必须要吞并孟家。但是他却迟迟都洝接行卸脑蚓褪且蛭蹦辍靶蘼蕖崩洗蟮慕渲赶衷谠诿辖锏氖掷铩?br /> 说到这里,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顾成溪的父亲就是“修罗”的创建者。 在顾成溪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安安静静的和母亲两个人一起坐在阳台上一个看书,一个插花。顾成溪并不知道,他的父亲其实是在看“修罗”的账本。 想了这么多,孟晋扬的脑袋疼得更加厉害了。 一个魏献,孟晋扬并不怕,可是现在又來了一个虎视眈眈的张敬,他比着魏献可是不容易对付多了。 魏献再厉害也已经老了,说不定再被孟晋扬气上几次就直接嗝屁了。关键是张敬,该怎么对付他呢?孟晋扬的手摩挲着戒指,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晋扬?”顾成溪直接推门走了进來,“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很久。” 孟晋扬很自然地伸出手把顾成溪抱进怀里,咬了一下他左边的耳朵,“想我了?” 顾成溪笑了,“我是有一件事想要找你商量。” “什么事?” “你还记得林一吗?他刚才联系到我,说他要回国探亲但是却洝降胤阶。韵胍谠勖钦饫锝枳〖柑臁D憧葱新穑俊?br /> 孟晋扬心下一沉,问道,“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吗?” “当然还有张敬了。” 孟晋扬说道,“他们想要住这里也可以,但是借住费用一天一百万,记得问他们要。”既然张敬耐不住想要行动了,孟晋扬自然敞开大门欢迎。 “你是吸血鬼啊?”顾成溪说道,“商量一下,一天一块钱可以吗?” 孟晋扬抬起顾成溪的手臂,“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胳膊肘,这已经向外拐了想必是坏了。” 顾成溪被孟晋扬摸得浑身都是痒的,“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一天一百万太便宜他们了,一天一千万才行,你说是吧?” 孟晋扬说道,“他们是铁了心要住进这里的,所以就算你一天收他们一亿,他们也照样会给你。” 顾成溪的双眼冒星星,“一亿?我还洝郊敲炊嗲亍!?br /> 孟晋扬忍不住笑了,“你个小财迷,看來昨天还忘了说一点。以前你的世界里除了小雨和戎皓龙,还有钱。” “唉,”顾成溪说道,“不是为了钱,我怎么可能会做远晨的家庭教师?我现在才想起來,我当初做家庭教师的钱你还洝礁夷亍!?br /> 孟晋扬笑得更厉害了,“多少钱?” 顾成溪算了算,“当时远晨很大方,一个小时给我五百块呢,我给远晨讲五六个小时的课,就等于我一个月的工资了。” 孟晋扬不敢相信,“你一个月的工资那么少,却还要供应小雨上学,怎么可能?” 顾成溪得意地说道,“怎么不可能?除了做大学老师之外,我还一天另外打四份工,挣的钱除了能够维持我们日常开销之外,还能存下來一些给小雨买房子。” “不辛苦吗?” “我乐在其中。”顾成溪突然很是伤感,“自己挣來的钱花着也舒心,不像现在,我整个就是被你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万一失去了笼子,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飞得起來。” 孟晋扬说道,“这不是笼子,是家。” “我知道这是家,我也就那么一说,你不用当真。”顾成溪不想再涉及到什么敏感的话睿潜舜瞬桓咝肆耍运档溃坝心阍诘牡胤骄褪羌遥飧鱿敕ㄒ丫谖业哪院@锔畹俟塘耍圆换岜洹!?br /> 孟晋扬紧紧地抱着顾成溪,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要把顾成溪剩下的翅膀全都折断,让他永远只能待在自己的身边。一六五、人要学会知足 一六五、人要学会知足 张敬和林一在接到顾成溪的通知之后,只用了几个小时就从那个国家赶到了这个城市里。 按照孟晋扬之前所说的,孟家只欢迎林一和张敬这两个人,至于张敬带來的手下则不能进入孟家。这和好不好客洝接泄叵担皇俏吮Vっ霞业幕?br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