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2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2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2部分面夹击;绍闲,你和我一起去门口堵他,今天一定要抓住这只骗钱的瓮中之鳖。” “洝轿暑}!”行动开始。 瞬间,长长的餐桌旁边就只剩下了魏传文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座位,好不凄凉。 突然池正新又回來了,对魏传文说道,“如果季屿回到这里的话,你一定要告诉他,让他小心一点,因为他死定了!”这就叫做心理恐吓,魏传文明白。 “洝轿暑}。”魏传文突然有了一种参与感。 芮季屿气喘吁吁地跑到孟晋扬的卧室外面,“姓孟的快开门,救命啊。” 孟晋扬洝接兴祷埃葑永镏惶玫搅礁鋈司缌掖⒌纳簟?br /> “我操!你们还真的做上了?”芮季屿哭笑不得,“不是说好只是做做样子,骗他们的钱吗?你们还当真了?那你们还要不要钱了?” 孟晋扬正在和顾成溪打得火热,哪里还顾得上他根本就不缺少的钱?所以芮季屿依旧得不到孟晋扬的回答。 “季屿,终于逮到你了。”凌溪和戎皓龙从走廊的一端走过來。 芮季屿扭头就跑,詹烨修和孟哲榆则从另一端走了过來。 芮季屿蹲下,然后抱着头大喊,“姓孟的,你这个骗子!”一五八、最好的礼物 一五八、最“好”的礼物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之间,邹绍闲的生日聚餐就在热热闹闹之中结束了。 夜晚降临,除了被几个人合起伙來绑在大厅里的芮季屿之外,其他的人都回房休息去了。 池正新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却发现邹绍闲坐在床上还洝剿霸趺戳耍俊?br /> 邹绍闲不想再掩饰了,于是实话实说道,“不敢睡,害怕再做噩梦。” 一个在邹绍闲的心里纠缠了十六年的死结,本就洝接心敲慈菀妆唤饪>退惚坏墩抖狭耍澜岵辉伲墒巧⒙湓诘厣系囊欢味涡〗嵋沧愎凰謇硪欢问奔淞恕?br /> 池正新上床,和邹绍闲并排坐着,“可是,总不能一直这样不睡吧?” 邹绍闲说道,“我们分开住吧。” “这就是你解决问睿姆椒ǎ俊背卣律斐鍪郑诔鲆桓鍪值兜淖耸疲拔一共蝗缑刻焱砩隙及涯愦蚧杷懔恕!?br /> 邹绍闲立即捂着脖子,“老婆手下留情啊,我今天被人打的地方还疼着呢。”说完,邹绍闲还特意看了一眼池正新的脖子,发现上面也有一块淤青,于是拿出药油开始擦拭他的脖子。 池正新捂着鼻子,“这药油也太难闻了,不会是你自己研制的吧?” “哪里难闻?这药油是我用纯中药熬制的,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中药香,只是闻一闻就觉得精神好了很多。而且你难道不知道越香的东西越有毒吗?” “好吧,只要你觉得好闻就行。”池正新松开捂着鼻子的手,突然觉得这药油的味道也洝接心敲创瘫橇恕?br /> 邹绍闲突然想起來,“季屿那个小骗子还被我们捆着呢。” “我吩咐过佣人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自会有人给他解开绳子。”池正新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仅剩下半个小时,我的生日就要过完了,你不准备把自己献给我吗?”邹绍闲说道,“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也这么长时间了,你总不能一直让我看得到却吃不着吧?” 池正新立即闭上眼睛,“本人已经睡着了,有事明天再说。” “……”邹绍闲很是无奈,“好吧,半个小时之后再说。” 池正新突然睁开眼睛说道,“房顶有人,关灯,你去通知大少爷。” 邹绍闲立即伸出手把灯关了,池正新转眼间就穿好了衣服,拿着枪來到了窗户旁边,然后突然打开窗户,一个跃身翻到房顶。邹绍闲也慌慌张张地把衣服穿好了,快速打开门出去找孟晋扬。 刚跑了两步,邹绍闲就听到房顶传來了一声枪响,邹绍闲的腿都开始哆嗦了,“阿新,你千万不要出事。” 既然枪声已经通知了其他人,邹绍闲就又返回到卧室里,然后顺着水管拼了命地爬上了房顶。有几次邹绍闲都差点掉下去,但是想见池正新的心太过强烈,邹绍闲真的是挑战了自己的极限。 房顶上黑乎乎的,邹绍闲什么都看不见,他想要喊池正新的名字,但是基本常识他还是有的,所以邹绍闲洝接蟹⒊鋈魏蔚纳簦豢孔盘鹾捅亲佣匝拿舾卸葋砼卸现芪Х⑸耸裁础?br /> 突然一个黑影來到邹绍闲的身后,扳过他的手臂,一脚踹在他的腿弯处,把邹绍闲按倒在地上,一把枪抵在他的脖子处,“不许动,再动我杀了你。说,你是谁派來的?” 熟悉的声音、冰冷的声线,一瞬间邹绍闲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修罗恶煞,邹绍闲说道,“阿新,是我。你洝绞掳桑课腋詹盘搅饲瓜欤娴南潘牢伊恕!?br /> 池正新并洝接蟹趴奚芟校艋故且谎谋洌瑳〗有丝毫的感情,“怎么会是你?我不是让你通知大少爷吗,你却來到房顶做什么?” 邹绍闲有些心寒,“你……是在怀疑我吗?” “是。”池正新说道,“我明明让你通知大少爷,你却來到这里捣乱,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抓到那个人了。而且你不会功夫,你究竟是怎么从下面的 房间直接來到房顶的?除非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总之现在的你值得我怀疑的地方太多了。” 邹绍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被自己的爱人怀疑,邹绍闲还能说什么? 突然池正新身上的通讯器响了,“阿新,人已经抓到了。” “知道了,大少爷。”池正新松开禁锢着邹绍闲的手,“我们下去。” 池正新顺着水管往下滑,只用几秒钟就安全地落在了地面上,然后看着房顶的邹绍闲说道,“你是怎么上去的,现在就怎么下來。” 邹绍闲愈加心寒,“阿新,你究竟是怎么了?” 池正新说道,“任何可能对孟家有威胁的事物,我都不可能轻易放过。就算是你,是我爱的人,我也要确保你的存在对孟家完全洝接形:Γ裨蛭一岷敛涣羟榈厣绷四恪!?br /> 邹绍闲的心在颤抖,这不是他所熟识的池正新,这样的池正新真的让他害怕,“好,我下。” 邹绍闲紧紧地抱着水管,想要学池正新之前的样子往下滑,但是他的身体却在重力的影响下直直的往下落。 也许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吧?邹绍闲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的身体落地。 但是邹绍闲落入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怀抱,“阿新!”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却是孟晋扬,邹绍闲火热跳动着的心脏瞬间被冰雪覆盖。 孟晋扬把邹绍闲放在地上,训斥道,“你是傻了吗?好好的楼梯不走,学阿新爬什么水管?” 邹绍闲看了一眼池正新,他还是一副冰冷的模样,脸上丝毫看不出來对自己的紧张和担心,“阿新,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池正新说道,“我还是不相信,但是你的表现还算过关。” 孟晋扬问道,“什么相信与不相信?” 邹绍闲洝接谢卮穑亲砝肟匝宰杂锏溃拔裁椿岜涞谜饷纯欤俊?br /> 池正新说道,“大少爷,现在要审问刚刚抓到的那个人吗?” “嗯,我们一起去。”孟晋扬总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只抓到一个人,怎么想都好像是上了别人的当。 两个人刚刚走进地下刑堂里,就听到被抓到的那个人撕心裂肺的吼叫,看來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 凌溪看到來人是孟晋扬和池正新,立即说道,“这个男的嘴硬的很,短短五分钟的时间,我都在他的身上用了五六种刑具了,但是他却什么都不说。是一条真汉子,弄得老子现在都下不去手了。” 孟晋扬看了一眼被绑在绞刑架上的男人,他已经浑身是血,看不出本來的样貌,“名字代号什么的都洝剿德穑俊?br /> “洝接小!绷柘肫饋恚八诿悦院凶苁欠锤驳厮底帕礁鲎只蛘呤侨鲎郑撬档煤懿磺宄晕沂翟谑翘欢!?br /> 孟晋扬说道,“不用折磨他了,把他折磨死了,我们就什么都得不到了。先给他止血,然后让魏传文对他进行催眠。” “对啊。”凌溪恍然大悟,“我们还有魏传文呢,其实我刚才也想到让绍闲來给这个男人进行催眠,但是我一想他的生日还洝焦ツ兀娴牟缓靡馑即蛉潘!?br /> 很快,魏传文就被带了进來,开始进行催眠。 魏传文慢慢地用语言引导这个男人,在完全控制了他的思绪之后,魏传文按照池正新事先准备好的问睿实溃拔颐莵斫桓雠笥寻桑课医凶鑫捍模隳兀俊?br /> “我洝接忻帧!?br /> “那别人都怎么称呼你呢?” “代号d706。” “是魏献派你來这里的吗?” “是。” “來做什么?” “拿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魏传文送给孟晋扬的资料存储卡。” 魏传文看了一眼纸上的问睿醯貌惶跃ⅲ故墙幼盼实溃澳闶窃趺粗勒飧鲎柿洗娲⒖ū环旁谀睦锏模俊闭饩浠懊靼谧攀窃谖蚀興706孟家有洝接心诩椤?br /> 代号d706说道,“有人会告诉我。” “谁?”这句话是池正新问的。 代号d706停顿了一会儿,好像是在脑子里判断是否应该回答由这个陌生的声音提出來的问睿?br /> 魏传文问道,“是谁?” 代号d706回答道,“一个叫做邹绍闲的人。” 此话一出,池正新连连后退了几步,“他在说谎!不可能是绍闲!” 魏传文立即说道,“我只是负责催眠,我不负责保证他的回答都是正确的。” 孟晋扬思考了几秒钟,吩咐池正新,“等到十二点之后把绍闲带來。” 池正新不可能违抗孟晋扬的命令,“我知道了,大少爷。” 池正新离开地下刑堂,回到卧室里。 “阿新,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邹绍闲虽然还在生池正新的气,但他还是忍不住关心池正新。 池正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时针和分针快要重合到数字十二的位置,“绍闲,生日快乐。” “怎么现在说这个?” 池正新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铐,趁邹绍闲不备把他的双手锁在一起。 “阿新,你这是做什么?”邹绍闲压制着心里的疑惑,问道,“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一五九、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一五九、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时针和分针最终还是重合到了一起,池正新说道,“大少爷吩咐我带你去地下刑堂。” 邹绍闲的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如果需要我看病的话,也不用把我的双手铐起來吧?阿新,你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池正新说不出口,“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 邹绍闲问道,“阿新,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你变了?” “哪里变了?”池正新说道,“我依旧是爱你的啊。” “这就是你改变的地方。”邹绍闲说道,“今天晚上从你翻上房顶之后,这是你第二次说爱我。以前的你把‘爱我’这种感情用行动表现出來,但是现在你却总是用嘴巴说出來。” “你不喜欢听的话,我以后都不会再说了。”池正新催促道,“走吧,大少爷还在等着我们。” 两个人刚刚來到地下刑堂里,魏传文就询问依旧被催眠着的代号d706,“请你睁开眼睛看一看,你说的邹绍闲真的是他吗?” 代号d706慢慢睁开眼睛,在看到邹绍闲的第一眼就毫不犹豫地说道,“就是他。” 邹绍闲觉得莫名其妙,“什么就是我?我不认识你啊。” 孟晋扬吩咐魏传文,“你问一下,代号d706是怎么知道绍闲的模样的?” 魏传文看了一眼孟晋扬,他这么问明摆着是已经开始怀疑邹绍闲的节奏,但是这也不关魏传文的事情,他只是负责问问睿选?br /> 代号d706回答道,“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我们曾经见过一次。” 邹绍闲再笨现在也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大声反驳道,“这个人在撒谎,我根本就洝接屑∧忝且嘈盼遥 ?br /> 凌溪说道,“绍闲,你不要激动,我是绝对相信你的。” 邹绍闲看着池正新,“你也是相信我的,是不是?”邹绍闲期待着池正新说出“相信”这两个字,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池正新什么都洝接兴怠?br /> 作为邹绍闲的爱人,池正新却三缄其口,这就好像在告诉孟晋扬,他也怀疑邹绍闲。 “怎么会这样?”邹绍闲的心都凉了,“晋扬你呢?你也怀疑我是内奸?” 孟晋扬说道,“我会调查清楚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很快就会还你清白。在调查清楚之前,你就暂时待在刑堂里吧。” 凌溪反对,“晋扬,你让绍闲待在刑堂里,这不就是在告诉所有孟家的人他是内奸吗?我建议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让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邹绍闲洝接邢氲酱耸贝丝滔嘈抛约旱娜司谷恢挥辛柘桓觯吹矫辖锏牧成涞靡醭粒奚芟惺翟诓蝗绦娜昧柘俅ヅ雒辖锏哪媪哿耍谑撬档溃皼〗关系,我就待在这里吧。” 凌溪有些着急,对池正新吼道,“哥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池正新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尊重绍闲的选择。” 呵呵,尊重?邹绍闲还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尊重”和“怀疑”之间是划等号的。 孟晋扬说道,“你们都去休息吧,这件事情等天亮了之后再处理。” 凌溪说道,“等天亮了之后可能就來不及了。” 孟晋扬不悦,“凌溪,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我的命令你只能执行,不能怀疑。” 凌溪呆住了,孟晋扬还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凶,“我知道了,大少爷。” 凌溪说完就快速跑出地下刑堂,他一刻都不想在里面待下去了,为什么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好像变了!他要去找笨熊,也许笨熊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变的人。 路过客厅,被捆绑着的芮季屿刚刚才被佣人松绑,凌溪扑到芮季屿的身上,抱着他不愿撒手。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芮季屿本來还想找凌溪报仇來着,现在看來还是算了吧,他看到凌溪难过就已经心疼了。 凌溪说道,“哥哥和姓孟的全都变了,你不会也变了吧?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我真的接受不了你们变得这么快。” 芮季屿听不懂凌溪在说什么,只是承诺道,“我不会变的,我发誓。” “发誓有个屁用啊?!”凌溪狠狠地打了芮季屿几拳,把刚才从池正新和孟晋扬那里受來的气全都撒在芮季屿的身上,“你们全是混蛋!” “好好好,我们都是混蛋。”芮季屿揉着自己的身上被打的地方,“戎皓龙真是好命,他作为你的男朋友,这本來是他该挨的打。” 凌溪的脑袋抵在芮季屿的肩膀上,“从小除了哥哥和晋扬,你是最疼我的,我都知道;前几年我在外面欠的那些感情债也全都是你替我善后的;我和你与晋扬上床也都只是为了气哥哥,晋扬生我的气,但是你却洝接小?br /> 芮季屿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所以打断凌溪,“突然说这些煽情的话做什么?” “我想离开了,我等不到晋扬打败魏献的那一天了。”凌溪说道,“我和笨熊离开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见到你,所以我要把这二十多年的感谢全都说出來。” “离开?”芮季屿抓着凌溪的手腕,“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洝接性诳嫘Α!绷柘档溃爸霸诨靼芟羝氲氖焙颍揖兔壬讼胍肟捅啃艽哟死思L煅牡南敕ǎ蛔蛱煸诿霞易嬲氖笛槭依铮铱吹皆展斯颐堑哪切┤说氖澹彝蝗痪脱岱沉苏庵执虼蛏鄙钡娜兆樱醯米约郝侄际亲锒瘢桓詹旁诘叵滦烫美铮绺绾徒锒陨芟械幕骋筛尤梦壹岫ǎ乙欢ㄒ肟飧鍪欠侵亍!?br /> “这哪里是是非之地,这是我们的家啊!”虽然芮季屿不知道邹绍闲出什么事情了,但这里是家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凌溪异常烦躁,“只要存着一丝的怀疑,家就不再是家了!” 芮季屿说道,“凌溪,你的叛逆期來得也未免太晚了一些。” 对于芮季屿來说,凌溪现在就像是一个小孩,在家里受了一点点的委屈,就觉得外面的世界才是最好的,想要离家出走。等到他真的离开家了,就会发现,外面的世界才是最险恶的。说什么怀疑?哪个小孩子洝接斜患胰嘶骋勺龉恍┗凳拢磕训浪堑募叶疾皇羌伊寺穑?br /> 也许是坚定了一定要离开的想法,凌溪的情绪突然变得平静,“你难道看不出來此时的我究竟有多么认真吗?” 芮季屿傻眼了,因为他看得出來。 傻眼之后,芮季屿假装淡定地说道,“那好吧,离开了这里,你们想去哪儿?总要给我一个具体的地点吧,难道你打算和我们老死不相往來?” 凌溪急忙说道,“当然不是了。无论如何,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只不过离开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我还要和笨熊商量一下,他想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芮季屿摆手,“去吧去吧,商量过后记得把结果告诉我。” “嗯。” 凌溪离开之后,芮季屿再也假装不下去了,立即跑了出去,去地下刑堂找孟晋扬。 但是芮季屿洝接邢氲剑辖镌谔曜约旱某率鲋螅凰盗巳鲎郑八嫠ァ!?br /> “我操!”芮季屿快要疯了,“你们在我被绑起來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两个的全都是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人模样?!” 孟晋扬说道,“绍闲被关在最里面的那间屋子里,你去陪他说说话吧。” “什么?他被关进了这里?”芮季屿紧紧地压着自己的心脏,“我觉得天亮之前我一定会被你们气死的,还有什么爆炸性新闻,全都说出來吧,老子的心脏还能承受得住。” 孟晋扬说道,“让绍闲告诉你吧,我累了,要回去休息。”孟晋扬说完便离开了。 孟晋扬一走,芮季屿便感觉到一股凉气直入自己的脾肺,整个刑堂变得阴沉沉的,在午夜时分显得十分吓人。绞刑架上似乎还残留着什么人的鲜血,未干,鲜艳异常。 芮季屿快速走到刑堂的尽头,果然看到了房间里的邹绍闲。 听完邹绍闲的陈述,芮季屿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和凌溪一样都是相信你的!这明摆着是魏献想要借陷害你的举动达到离间我们之间关系的目的,这么简单的情况,我就不信晋扬分析不出來!” 邹绍闲笑了,“你怎么就知道晋扬分析不出來呢?你相信我,我也相信晋扬,他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芮季屿摊了摊手,“但愿如此吧。” “你告诉凌溪不用这么悲观,凡是事情总有被解决的那一天。”邹绍闲说道,“就算晋扬这一次真的被冲昏了头脑,我们不还有一个成溪的吗?只要他能左右得了晋扬,我们还怕什么?这一次的事件,成溪是一个局外人,他一定能够明白我是被冤枉的。” 芮季屿懂了,“你自己待在这里不会害怕吗?我留在这里陪你。” “不用。”邹绍闲说道,“这辈子我从來洝接凶龉裁纯餍氖拢晕沂裁炊疾慌隆6椅也皇且桓鋈耍歉鱿莺ξ业拇興706就在隔壁关着呢。” 芮季屿也能明白,其实邹绍闲现在需要的人是池正新,可惜……唉,算了,每个人的做法都自有他的道理。一六零、局势越来越紧张了 一六零、局势越來越紧张了 孟晋扬回到卧室,把情况简单地向好奇心过重的顾成溪陈述了一下。 顾成溪说道,“绍闲是被冤枉的,这很明显,你洝接斜匾阉亟叵滦烫美铩!?br /> 孟晋扬点头,“我当然知道他是无辜的,可是我还有一件事情洝接懈闱宄栽菔毕任芟屑柑臁!?br /> 顾成溪立即來了精神,“什么事情?我帮你!” “这么激动做什么?” “每天我都快无聊死了,现在好不容易魏献给我们找了一些事情做,我当然要借此打发打发时间。” 如果是平时孟晋扬一定会让顾成溪参与,但是这一次魏献的行动是以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为目的的,所以孟晋扬不想让顾成溪参与太多,免得发现一些他不能知道的事情,孟晋扬不想只是为了讨顾成溪的欢心而冒这个险。 所以孟晋扬说道,“这次不用你帮忙。你觉得无聊的话,过完这一段时间我可以带你去旅游,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哦,对了,你正好可以趁着一段时间考虑一下自己想去哪儿。” “去哪儿都无所谓,主要是能和你在一起就好。”顾成溪感觉到孟晋扬不想让自己参与调查这件事,所以他便不再提出帮忙的要求,适可而止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孟晋扬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你早点睡吧。” “你不睡?”顾成溪早就困了,但是他已经习惯和孟晋扬一起进入梦乡,所以才等到现在都洝剿?br />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吻,“睡吧,我会陪着你这个胆小鬼直到你睡着。” 顾成溪笑了,“我觉得你是把我当做小孩子來养了,我早晚会被你宠坏的。” “这样正好,以后除了我看谁敢要你。” “你也太坏了。”顾成溪闭上眼睛,在心里想着:除了你,我也谁都不会要。 孟晋扬轻轻拍打着顾成溪的后背,等到他入睡之后就离开了卧室,來到书房。 “你终于來了!”魏传文慌慌张张地说道,“这个资料存储卡已经被人掉包了!这不是我准备的那一个!” 孟晋扬好像并不吃惊,也并不担心,“存储卡里究竟有什么资料?” “我这样说吧,前几年我曾经在魏献旗下的几家大公司里工作过,利用职务之便,我暗中调查了这几家公司的财务和税务状况,包括他们走私的账本等等。也就是说,你得到了这些资料之后,再加上你本身的实力,绝对可以在一个月之内搞垮这几家公司,魏献自然就垮了。” 孟晋扬问道,“你是怎么判断出來这不是之前的资料存储卡?”孟晋扬简单地看了看,觉得和之前的一模一样,包括里面的内容。 魏传文说道,“我在存储卡里设置了三重密码,你们只能看到第一重的资料。我刚才在输入第二重密码后发现里面全是乱码,至于第三重密码则完全不存在。所以,这不是我准备的那一个,我可以肯定!” “你还能记得存储卡里的内容吗?” “我又不是神,那么多内容我怎么可能记得住?”魏传文讽刺孟晋扬,“书房重地,一个资料卡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人掉包了,真不知道你们孟家的安保工作是怎么做的!养了那么多的人,全都是吃白饭的吗?!” 也难怪魏传文的心情不好,辛辛苦苦了那么多年搜集到的资料就这样洝搅耍男那槟芎玫昧寺穑课合滓惶觳豢逄ǎ鸵俟惶焯嵝牡醯ǖ娜兆印N捍谋緛硪晕揽棵辖铮磥砭陀邢M恕0Γ衷诳磥恚辖镆膊还绱恕?br /> “至于这么生气吗?”孟晋扬说道,“你怎么就知道他们拿走的存储卡一定是真的?” “什么?”魏传文的情绪瞬间由大落变成大起,“你的意思是……” 孟晋扬说道,“真的存储卡一直都在我的身上,那份假的是成溪帮我做的。里面的古新罗语真的很难懂,成溪做完之后真的有种想杀了你的冲动。” “嘿嘿。”魏传文傻笑着,“我不是想着就算存储卡落在魏献的手里,凭着这个城市只有我一个人懂得古新罗语,也许我还能从魏献的手里换回一条命。” “笨蛋一个。”孟晋扬说道,“如果我是魏献,在得到一份关系着自家公司的机密文件之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销毁它,而不是还洝绞抡沂碌乜纯蠢锩婢烤故鞘裁矗渴艋咛碜恪!?br /> 一番话听得魏传文心惊胆颤,“幸亏存储卡还在你的手里,看來我选择你來保命的决定是正确的。” 孟晋扬把存储卡拿给魏传文,“把你设置的最后一层密码输进去吧,我解开了第二层,但是现在我洝接惺奔鋪斫饪谌懔恕!?br /> “你已经解开了第二层?”魏传文不相信,“一般人根本就不会发觉还有第二层密码。” 但是存储卡**进电脑里,显示出來的结果却让魏传文大吃一惊,“如果有一天你不想过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了,你绝对可以开一个软件开发公司,你设计出的软件保准是最好的。” 孟晋扬说道,“我的旗下已经有四五家大规模的软件开发公司了。” “……好吧,当我什么都洝剿怠!蔽捍氖淙氲谌忝苈胫笪拭辖铮敖酉聛砦腋迷趺醋觯俊?br /> 孟晋扬说道,“为了惩罚你让我的成溪那么受累,你就把存储卡里的文件全都给我翻译成汉语吧。任务洝接型瓿桑憔筒灰菹⒘恕!?br /> “洝轿暑}。”魏传文觉得胜利指日可待,所以很是兴奋,现在让他睡他也睡不着。 孟晋扬给魏传文留下一把枪,“我也不瞒着你,现在家里出现了一个内奸,所以在我查清楚之前,除了我,任何人來书房你都要小心,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开枪。” 魏传文问道,“不是邹绍闲吗?” “我和绍闲真的是从娘胎里就认识的,我怀疑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孟晋扬说道,“我不陪着你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天亮之前,我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知道了。”魏传文把枪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我会小心的,你去忙吧。” 孟晋扬离开书房之后,魏传文立即锁上了书房的门。 但是很快,书房的门就被敲响了,“晋扬!晋扬!你在里面吗?” 是芮季屿的声音,魏传文洝接写蛩憧牛凑鑫葑邮敲鼙盏模翊傲币怖媒艚舻模换嵊腥朔⑾质榉坷锟诺啤?br /> 芮季屿又喊了两声,洝教锩嬗腥魏蔚幕赜σ泊虿豢榉康拿牛谑腔呕耪耪诺嘏茏吡恕?br /> 莫名地,魏传文松了一口气。能够避免危险的办法就是尽量让自己变得透明。 芮季屿去了卧室和书房都找不到孟晋扬,只好來找池正新,“阿新,快开门,出事了!” 池正新很快就开了门,很精神的模样,看來根本就洝剿霸趺戳耍俊?br /> “凌溪那个死孩子真的带着戎皓龙离家出走了!”芮季屿的功夫太弱,实在是拦不住他们。最可恶的就是凌溪,明明事前已经答应了要告诉他去哪儿,结果却什么都不说,难道真的想要老死不相往來吗! 池正新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他们有洝接兴狄ツ亩俊?br /> “洝接校 避羌居煺娴目旒彼懒耍傲璩恳涣降憷爰页鲎撸蔷烤故窍胱鍪裁矗浚≌庵质焙蚓筒灰偬砺伊耍 ?br /> 池正新问道,“季屿,他们离家出走的消息还有谁知道?” 芮季屿说道,“我刚才去卧室找晋扬的时候吵醒了成溪,所以他也知道。” “很好。”池正新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刀,直接捅向芮季屿的腹部,喷出來的鲜血立即染红了两个人的衣服。 芮季屿不可置信地看着池正新,“为……什么?” “为什么?”池正新说道,“等到我把你们全都杀了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们是为什么的。” 池正新用力把刀捅得更深一些,然后把昏过去的芮季屿藏了起來,让他自生自灭。接着池正新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准备去找顾成溪。 在离开卧室之前,池正新通知魏献,“凌溪和戎皓龙已经落单了,可以撒网捕获。” “做得好。”魏献大笑,“我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整垮他们,孟晋扬想要和我斗,还早着呢!你现在去杀了顾成溪!” “顾成溪现在是唯一可以作证凌溪和戎皓龙是离家出走的人了,所以暂时不能杀。”池正新说道,“反正他不会功夫,等到所有的人都死了之后,他就是一直洝接谐岚虻慕鹚咳福硬涣怂赖舻拿恕!?br /> “那你看着办吧,三天之内,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他们全都给我死掉!”魏献一想到自己的两个孙女都落在了孟晋扬的手里,就恨得牙痒痒。 “我知道了。”池正新非常自信,“这一次他们一个都跑不掉。”一六一、事情的解决 一六一、事情的解决 听到敲门声响起,顾成溪觉得很奇怪,已经凌晨两点半了,难道都洝接腥怂趼穑?br /> 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池正新,顾成溪问道,“阿新,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池正新说道,“凌溪带着戎皓龙离家出走了,成溪可知道?” “知道。”顾成溪问道,“难道是你们的人手不够,所以需要我也帮忙找?” “是啊,我的确是來请你帮忙找他们的。”池正新说道,“凭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够找到他们去了哪儿。” “我尽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顾成溪的心头,挥之不去,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顾成溪穿好衣服准备和池正新一起出去,但是池正新却说道,“成溪还是给大少爷留一张字条吧,免得他担心你。” “哦。”顾成溪找出一张纸,写到:我去寻找凌溪,不用担心。 在合上笔盖的一瞬间,顾成溪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于是立即打开笔盖,准备在“我”字后面添加上“和阿新”这三个字,但是还洝接衼淼眉跋卤剩痪醯醚矍耙徽蠛诎担缓蠡枇斯ァ?br /> 池正新扶着即将倒地的顾成溪,“的确比芮季屿要聪明一些,可惜照样落在我的手里。”接着池正新扛着顾成溪离开卧室,把他和芮季屿放在一起。 池正新把食指放在芮季屿的鼻子处,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了,看來他已经死了。 “真是洝接谩!背卣掳衍羌居旄共康牡栋纬鰜恚负鯖〗有血流出來,由此可以断定,芮季屿是真的死了。 “接下來该去找谁呢?”池正新自言自语道。 突然魏献又联系到池正新,“活捉孟远晨,我有用。” “知道了。”也许是魏献又想到什么折磨孟晋扬的好方法,需要拿孟远晨來做实验,池正新已经习惯了魏献偶尔蹦出來的做奇想法。 凌晨近三点钟,池正新來到孟远晨和顾子雨的卧室门口,快速地敲门,“两位少爷快开门,出事了。” 屋子里传來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孟远晨问道,“出什么事了?” 池正新拿出一张纸,“凌溪在两个小时之间和戎皓龙一起离家出走,洝接邢氲郊居旌统上獩〗有与我商量就跑出去找他们,结果到现在都洝接谢貋怼!?br /> 顾子雨接过池正新手里的纸看了一眼,上面的字的确是哥哥的笔迹,字的水墨已经干了,看來哥哥已经离开不短时间了。 孟远晨问道,“大哥呢?” 池正新说道,“从地下刑堂里出來之后我就洝娇吹酱笊僖残硭泊湃巳フ伊柘恕!蔽薹ㄈ范辖锏男凶俚娜肥且桓鲆迹猿卣卤匦胱ソ羰奔浒颜庑┤巳冀饩龅簦裨虻鹊矫辖锍鱿郑磺卸纪砹恕?br /> “我和小雨现在就带一些人出去找他们。”孟远晨丝毫洝接谢骋沙卣碌幕啊?br /> “嗯,你们小心。”池正新说道,“我去通知其他人。” 突然,顾子雨伸出手捏了一下池正新的脸。 “顾少爷这是做什么?”池正新已经暗暗动了杀机。 “洝绞裁础!惫俗佑晁档溃爸皇蔷醯媚愕钠し艉苣郏胰滩蛔《选!?br /> 孟远晨不高兴了,踹了顾子雨一脚,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顾子雨赶紧跟着,一边说着道歉的话。 池正新來到屋顶,看着顾子雨和孟远晨带着人离开孟家这才放下心。只要他们走出孟家的大门,那就是魏献的地盘了。 现在整个孟家还有谁?池正新想了想,还有孟哲榆、詹烨修、魏传文以及地下刑堂里的邹绍闲。 池正新笑了,魏献给了他三天时间,洝接邢氲剿挥眉父鲂∈本涂梢园颜庑┤私饩龅簦磥硪院笏谖合啄抢锏牡匚痪曰岜涞梦奕丝杉啊?br /> 凌晨三点十五分,池正新來到了孟哲榆和詹烨修的卧室门口。两个都是会功夫的人,不太好对付,所以池正新的手里拿着一把枪,准备(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