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1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1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1部分献建造他的王国用了七十余年,我们怎么可能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摧毁它?大少爷,凌溪只是被死亡刺激到了,他发疯,您不要跟着发疯!” “哥哥,我洝接蟹⒎琛!绷柘档溃吧芟卸急湔A耍以趺纯赡芑岱⒎瑁俊?br /> 邹绍闲抱着池正新说道,“事在人为,也许我们真的做到了呢?” 池正新顿觉疲惫,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孟晋扬说道,“回家吧,三天之后我们再來为这些人入殓。” 所有的尸体都被搬了下來,并排放在地上。魏然呆滞地看着这些尸体,不哭不闹,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詹烨修正在劝孟哲榆搬到他的家里去住,孟家的祖宅已经住不成了,死了这么多人,谁还住得下去? 但是孟哲榆却不愿离开,“孟家在这里死的人还少吗?只要不是我做的,我就不怕。” 孟哲榆指着屋子中间的解剖台,“如果我洝郊谴淼幕埃厦娌挥Ω没褂幸桓鲂∧泻⒌陌刖呤迓穑磕歉鲂∧泻⒑孟褚彩敲霞业娜四兀遣皇前。蟾纾俊?br /> 孟晋扬的脸色阴沉,“看來今天被死亡刺激到的人不止是凌溪一个。记住,刚才的话别再让我听到第二遍。” “大哥,我知道了。”孟哲榆的鼻子忽然酸了一下,只要是已经死了的,就不能算是孟家的人了,对不对? 孟晋扬对詹烨修说道,“带他离开这里,以后洝接形业姆愿溃魏稳瞬坏锰と朊霞易嬲徊剑 ?br /> 一句话,就把孟家祖宅封了起來,好像连带着一些过往也尘封在了祖宅里面。只是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就永远抹不掉。 撤出实验室的时候,邹绍闲特意看了一眼解剖台,那上面什么都洝接校拓沃械牟灰谎?br /> 池正新还洝接邪旆ㄈ范ㄗ奚芟惺欠裾娴囊丫庸プ吡顺鰜恚缓玫韧砩显偎蛋伞?br /> 准备回家之前,邹绍闲邀请詹烨修和孟哲榆來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詹烨修立即答应了,孟哲榆则说道,“你明明不喜欢今天这个日子,其实不用勉强自己。” 邹绍闲摇头,“洝接忻闱浚皇钦娴姆畔铝恕!?br /> “是吗?”孟哲榆说道,“那好吧,等我们准备一份礼物之后就立即赶过去。” 邹绍闲开玩笑地说道,“如果礼物不贵重的话,是会被我当场扔掉的。” 孟哲榆冲着詹烨修眨眼睛,“听到洝接校考つ悴屏Φ氖笨痰搅恕!?br /> “洝轿暑},保证不会让你丢脸的。”说完,詹烨修就和孟哲榆先行离开,准备礼物去了。 邹绍闲突然很是羡慕孟哲榆,就算要离开住了许久的祖宅,他还是两手空空的,毫无留恋,洝接星0恚约菏裁词焙虿拍苡姓庋娜松龋?br /> 邀请完这两个人,邹绍闲才突然想起來问道,“晋扬,我的生日聚会洝接斜蝗∠桑俊?br /> “洝接小!泵辖锼档溃拔颐嵌枷嘈牛阒栈嶙叱鰜淼摹!?br /> 几个人坐上车,在回家的路上邹绍闲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和成溪为我想出來的方法是什么?” 此问睿怀觯卣潞土柘擦⒓词鸲渥急缸邢柑牛幌氪砉桓鲎帧?br /> “我和成溪也打算让你重回故地,把梦境里经历的事情转化为真的以达到刺激你的目的。”孟晋扬说道,“魏然的事情是个意外,但是洝较氲饺匆餐岽蛘拧!?br /> 听着孟晋扬的话,其他几个人表现出明显的不相信,但是他们也不再询问了,孟晋扬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次魏献那个老王八肯定恨死我们了。”凌溪说道,“他的两个孙女都被我们囚禁了起來,这下他可真的是后继无人了。” “不,还有一个人。”孟晋扬立即吩咐司机去一个地方。 很快司机就把车开到了孟晋扬吩咐的地方,房子里的魏传文听到了声音,于是跑出來看了一眼,“哟,你怎么又來了?成溪你也带走了,我这里可是什么都洝接辛恕!?br /> 孟晋扬看到不远处闪过一道红光,于是立即把魏传文扑倒在地上,“小心!”接着一颗子弹飞过魏传文刚刚站着的地方。 魏传文被孟晋扬压得肺都快从肚子里挤出來了,“你一來,我就有危险。” 凌溪和池正新很快就抓到了隐藏在附近的杀手,这是魏献又派來的人。确定洝接形O罩螅辖锊虐盐捍拇拥厣侠似饋怼?br /> “我救了你,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孟晋扬说道,“今天魏献肯定会派人把你抓走,接着让你做他的继承人。你绝对不会同意,到时候你也免不了一死。” 魏传文一听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你把他的两个孙女怎么了?” “要么疯要么死。”孟晋扬说道,“我比较仁慈,暂时还洝接猩彼恰!?br /> “你不是答应成溪要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吗?”魏传文说道,“快带我走吧,这鬼地方我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孟晋扬想了想,说道,“现在只有我的身边是最安全的,你愿意待在我的身边吗?” 魏传文的嘴角抽了抽,“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暧昧,好吗?” 孟晋扬被恶心得转身就走,魏传文慌了,抱着孟晋扬的大腿,“我愿意。”待在成溪的身边。 “上车。” 凌溪和池正新现在都很厌恶杀人,所以只是把抓到的杀手捆起來扔在魏传文的房子门口,就算是给了魏献一个警示,并洝接猩彼恰?br /> 但是凌溪和池正新绝对想不到,魏献随后派來的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击毙了这几个杀手,原因很简单,他们洝接型瓿扇挝瘛?br /> 回到家里,詹烨修和孟哲榆已经到了,他们果然给邹绍闲准备了一份包装得很精致的礼物。 詹烨修一脸得意地看着邹绍闲,“看见了洝剑饩褪鞘盗Α!?br /> 邹绍闲说道,“说不定和你这个人一样,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礼物。” 詹烨修对孟哲榆说道,“你看吧,我就说送他一块普通的砖和一块金砖结果都是一样的。” “金砖?”邹绍闲乐了,“真的?” 孟哲榆很不忍心地说道,“他是骗你的。” “……”邹绍闲突然对这个生日聚会很不抱希望。一五五、温馨时刻 一五五、温馨时刻 邹绍闲的生日聚会还有半个小时才正式开始,孟晋扬趁这个空闲正在抓紧时间和顾成溪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依偎在孟晋扬的怀里,顾成溪真的可以把烦恼什么的都暂时忘记了。 孟晋扬知道顾成溪的想法之后很是得意,说道,“我的怀抱只给你一个人。” “才怪。”顾成溪说道,“你别以为背着我做一些事情,我就不会知道。” 孟晋扬的心里咯噔一下,“背着你做什么了?” “你总是在安慰凌溪和芮季屿的时候抱着他们,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顾成溪说道,“现在你还确定你的怀抱只给我一个人吗?” 孟晋扬松了一口气,“你不喜欢的话,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拥抱他们。” 顾成溪摇头,“我洝接胁幌不丁S惺焙虮妊杂锔馨参恳桓鋈说木褪怯当В液芾斫狻!?br /> “你真是太乖了,我都忍不住想要现在就吃了你。”孟晋扬低下头,一口咬在顾成溪的脖子上。 “……”顾成溪给了孟晋扬一拳,“你是属狗的啊?” “我是属你的。”孟晋扬的手伸进顾成溪的衣服里。 顾成溪看了一眼时间,离聚会开始只有二十分钟了,于是果断决定从孟晋扬的怀里撤离。孟晋扬想要落在顾成溪耳朵上的唇扑了一个空。 孟晋扬很是无奈,“成溪,你过來。” “不要。”顾成溪准备打开门走出去,“昨天晚上已经让你做了几次,今天你还想做,我的身体可不是铁打的。你忘记那个被你玩死在地上的少年了吗?我不想成为第二个。” 孟晋扬这才知道自己有些过火了,洝接泄思暗匠上纳硖澹谑撬档溃昂冒桑也蛔觥D愎齺恚抑幌氡ё拍恪!?br /> “当真?”说实话,顾成溪还是很留恋孟晋扬的怀抱的。 孟晋扬点头,“当真。” 顾成溪小心翼翼地走到孟晋扬的身边,见他洝接惺裁创蟮亩髡獠欧判牧讼聛恚匦乱蕾嗽谒幕忱铩?br /> “你呀,我现在真的是拿你洝桨旆ā!泵辖锼档溃凹炔簧岬么颍植簧岬寐睢!?br /> 听到这句话,顾成溪的心里美滋滋的,“不用那么委屈,反正以前你也打了不少。” 孟晋扬立即说道,“别想以前,我现在最害怕你想到以前了。” “好吧,不想就不想。”顾成溪突然想起來他忘记问邹绍闲的事情了,于是现在问道,“今天的事情效果怎么样?” “很好,一切都和你想的一样。”孟晋扬说道,“我赶去的恰是时候,我们既抓了魏然,又帮了绍闲。” “真的?”顾成溪还有些不敢相信,“洝接腥松送雎穑克淙晃野咽奔涠妓阕剂耍撬挡欢ɑ岢鱿直鸬母扇乓蛩亍!?br /> “洝接腥松送觥!彼淙晃喝淮笸郎钡氖虑槭欠⑸诠顺上募苹埃共坏霉顺上5敲辖锶床〗有打算告诉顾成溪这件事情,他之前也特意嘱咐过其他的人不要说漏嘴。 顾成溪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那就好。今天早上我们临时得到了魏然想要绑架邹绍闲的消息却洝接凶柚梗⑶一顾乘浦鄣卮俪闪怂募苹:髞砦以较朐骄醯玫酱Χ际锹┒矗拐娴暮ε禄嵊腥艘虼硕劳觥!?br /> 孟晋扬说道,“老天不舍得你难过,所以他会保佑我们都平平安安的。” 顾成溪点头,“还有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也一定会保佑我们的。” 孟晋扬只是笑了笑,洝接兴祷啊?br />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邹绍闲的生日聚会终于要开始了。聚会只是小型的,根本洝接醒肴魏瓮饨绲娜耍肫渌凳且桓錾站刍幔够共蝗缢凳且桓黾彝ゾ鄄汀?br /> 聚会刚开始,邹绍闲就迫不及待地说道,“把礼物统统拿出來,不合格的话是会被我毫不留情地赶出去的。” 凌溪说道,“晋扬,你先把礼物拿出來,看看绍闲敢不敢把你赶出去?”其他人立即表示万分赞同。 孟晋扬正在回答顾成溪关于魏传文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问睿搅柘幕昂罅⒓此档溃袄裎锸浅上急傅模彝耆珱〗有参与。” 顾成溪说道,“你现在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的,一会儿如果绍闲说非常喜欢我的礼物,那也洝侥愕姆荨!惫顺上贸隼裎锏莞奚芟小?br /> 邹绍闲看了一眼顾成溪的礼物,包装得很精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拆。 凌溪等不及了,直接抓过礼物就把外面的包装撕掉了,然后剩下一个古朴的盒子还给邹绍闲,“快打开。” “……”邹绍闲忍住想要暴打凌溪的冲动,打开盒子,“这是?” 顾成溪说道,“这是我为你和阿新准备的结婚礼服,保准合身。” 邹绍闲感动极了,他曾经考虑过,他和池正新都洝接懈改福退憬珌斫峄榱死穹庵钟Ω糜沙け瞾聿侔斓氖虑槿椿苟夹枰约簛碜觯胂攵季醯梦薇绕嗔埂W奚芟姓娴臎〗有想到顾成溪居然会这么细心,他怎么能不感动? 顾成溪看到邹绍闲盯着礼服却说不出话來,还以为他不喜欢,所以说道,“那个,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再换一份礼物。” “不用了,顾少爷。”池正新替邹绍闲说道,“我们很喜欢,绍闲只是太感动了。” 邹绍闲抱着礼服说道,“谢谢成溪,我真的很喜欢,这绝对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此话一出,其他人顿时不乐意了,“我们的礼物你还洝娇茨兀闫怀上 ?br /> 顾成溪笑了,一家人围在一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感觉真的很好。 凌溪把手里的礼物扔给邹绍闲,然后站起來跑到顾成溪的身边,突然就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都怪成溪笑得太好看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凌溪的话音刚落,芮季屿也在顾成溪的脸上亲了一下,“我也忍不住。” 孟晋扬把顾成溪抱进怀里,用衣服遮起來,“成溪是我的!” 凌溪和芮季屿同时说道,“成溪是我们大家的!” 孟晋扬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两个的屁股痒了,想挨打了吗?我记得小时候打你们屁股的板子还在……” 凌溪和芮季屿在孟晋扬还洝剿低甑氖焙蚓团艿袅恕?br /> 孟晋扬口中的板子和古代人用來打人屁股的板子是一样的,打起來能把人疼死。凌溪被打过四次,芮季屿更惨,被打过六次。现在回想起來就觉得疼,他们再也不要挨打了。 顾成溪在孟晋扬的衣服里闷声笑着,用板子打屁股这种惩罚方式恐怕只有孟晋扬才能想得出來。 说话间,邹绍闲已经把凌溪的礼物拆开了,“姓池叫凌溪的那个家伙,你送给我一把枪做什么?” “那是之前准备的礼物。”凌溪说道,“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我已经后悔送你这份礼物了,但是我太懒了,不想换。” 邹绍闲问道,“我不满意你的礼物,我可以把你赶出去吗?” “你敢!”凌溪把自己的拳头亮出來,“看我不打残你!” “咳咳。”池正新咳嗽了一声。 凌溪立即收起拳头,可怜兮兮地说道,“哥哥,我开玩笑呢。” 戎皓龙揉了揉凌溪的脑袋,“你就老实一会儿吧。” “知道了。”凌溪对戎皓龙的柔声细语完全洝接械挚沽Γ缓霉怨蕴啊?br /> 邹绍闲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这个世界上除了池正新和孟晋扬之外,能够让凌溪听话的人大概也只有戎皓龙了。 接下來邹绍闲又拆开了顾子雨和孟远晨为自己准备的礼物,“这是国外最新研制出來的麻醉剂?” “不愧是医生,果真识货。”孟远晨说道,“这是小雨提出來的,他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当然喜欢,对这份礼物的喜欢程度可以排在结婚礼服的后面。”邹绍闲说道,“谢谢小雨和远晨。小雨,你和你的哥哥一样,都很细心。” 顾子雨看着顾成溪说道,“是哥哥提醒我的,准备礼物要从对方的切实需要着手。” 顾成溪刚想露出一个微笑,就被孟晋扬捂住了嘴巴,“你只能对我一个人笑。”孟晋扬在顾成溪的耳边非常霸道地这样说道,顾成溪很是无奈却只能点头答应。 邹绍闲对芮季屿伸出手,“季屿宝贝,你的礼物呢?” “洝接小!避羌居旌懿凰厮档溃八嵌际橇礁鋈俗急敢环堇裎铮臼裁次乙桓鋈司鸵急敢环堇裎铮磕惆寻⒄芨艺一貋恚裨蚓蜎〗有礼物。” 孟晋扬说道,“又耍赖?小心我板子伺候。” 芮季屿立即把礼物从屁股下面拿出來,“我给还不行吗?” 邹绍闲摸了一下,“就两张纸?不会就两百块钱吧?” “我有那么小气吗?”芮季屿说道,“两块钱而已。” 邹绍闲乐了,打开礼物,“哟,看不出來啊,季屿宝贝还有这么有心的时候。” “那是。”芮季屿说道,“你不是一直想和阿新去这个地方吗?两张往返机票,任何时候出发都可以,这一整年的都被我买下來了。” “谢了。”邹绍闲看了一眼魏传文,也不问他要礼物了,毕竟他不是一家人。 孟哲榆提醒邹绍闲,“我们的礼物你还洝讲鹉亍!?br /> 邹绍闲说道,“如果不是一块金砖的话,你们就死定了。”一五六、千万不要偷懒 一五六、千万不要偷懒 孟哲榆和詹烨修准备的礼物很是特别,邹绍闲说道,“你们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吧?” “当然。”詹烨修早就接到孟晋扬的通知,要给邹绍闲过生日,礼物当然是要提前准备的。 邹绍闲很是心疼,“你们还不如直接送给我一块金砖呢,这让我怎么舍得把它换成钱?” 孟哲榆笑了,“反正都是金子,只要你狠狠心,照样可以用它换钱。” 邹绍闲摇头,“算了吧,这可是我和阿新的金色雕像啊,我可不舍得让别人把它熔掉。” 邹绍闲把雕像放在池正新的手里,“喜欢吗?” “喜欢。”池正新说道,“这等于是我和你的第一次合照。” 因为身份的特殊,孟家的人从來不照相,免得照片流出去之后方便了别人的暗杀,就连顾成溪和顾子雨之前的照片也在孟晋扬的坚持之下毁掉了。所以可想而知,池正新有多么喜欢这次的“合照”。 听到喜欢这两个字,孟哲榆对詹烨修说道,“看來我们不用被赶出去了。” 池正新问孟晋扬,“大少爷,这个雕像我可以留着吗?” 孟晋扬点头,“可以,反正雕像之类的东西也不会太像你们本人。” “那也洝桨旆ā!闭察切匏档溃耙徽耪掌紱〗有,那个雕刻师傅全凭我的口述能给做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孟晋扬说道,“等到我们打败了魏献,阿哲又回來的时候,我们可以特例照一次全家福。” 此话一出,几个人突然安静了下來。他们都在想,打败魏献本就洝接心敲慈菀祝约赫娴挠忻鹊秸杖腋5哪且惶炻穑?br /> 气氛很是凝重,刚才的温馨与欢乐也好像长了翅膀一般飞走了。 顾成溪说道,“你们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们不相信晋扬吗?” “当然相信。”芮季屿说道,“但是成溪,你根本就不了解,魏献从十几岁就开始跟着晋扬的爷爷打江山,如今已经过了七十多年了。也就是说他手里的基业,孟家的一大半基业全都是魏献打下來的,我们这些小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凌溪也说道,“姓孟的,你还是收回之前承诺给我的期限吧,我知道是我太不懂事了。” 邹绍闲对现在的局面也很是悲观,“现在魏献根本就洝接兄鞫龌鳎簿褪撬邓诳醋盼颐峭妫鹊剿垂涣耍醯脹〗意思了,说不定一巴掌就能把我们几个全都拍死。” “其实这不是我最担心的。”池正新对芮季屿和詹烨修说道,“你们两个本就不是孟家的人,所以在这个特殊时期,你们应该离孟家远一点才对,免得牵连到你们的家人。” “家人?”芮季屿冷笑,“我都已经几个月洝接谢丶伊耍怯心母鋈说P墓遥慷杂谒莵硭担业淖饔镁驮谟诤徒锔愫霉叵担遣拍芄辉谟朊霞业纳馍嫌欣赏肌!?br /> 詹烨修则说道,“我的家人就是哲榆,还有你们。其他的人或者事情我都不会在乎。” 孟晋扬对詹烨修和孟哲榆说道,“既然这样,你们从今天开始也住在这里吧。都在我的眼皮底下,我也好保护你们。” 詹烨修说道,“虽然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但是为了让你专心对付魏献,我和哲榆会住在这里的。” “人都全了。”芮季屿非常失落地说道,“只差我的阿哲了。” “我怕你过分激动,所以本不打算说的。”孟晋扬说道,“阿哲最近几天就会回來。” “真的?真的?”芮季屿激动地拍着桌子,“老子的单身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凌溪问道,“萧齐的事情解决了?” 孟晋扬点头,“阿哲已经确定了萧齐对我们完全洝接型玻衷诠没共淮怼!焙蟀刖涿飨允撬蹈顺上摹?br /> 顾成溪听到了之后,表面上洝接惺裁捶从Γ丛谛睦锼闪艘豢谄K劳鲋站坎皇墙饩鑫暑}的方法,它只会让仇恨永生,让活着的人受尽煎熬。 顾成溪突然站了起來,“魏传文去哪儿了?” 凌溪说道,“在绍闲打开最后一份礼物的时候就离开了,反正他又不是一家人,根本就洝接斜匾盟膊渭由芟械纳站鄄汀!?br /> 邹绍闲也点头,“看着他坐在那里,我总是觉得怪怪的,所以我直接无视他了。” 池正新说道,“你太洝嚼衩擦耍鞘谴笊僖目腿恕!?br /> “他哪是什么客人?他无非是觉得待在这里可以保命而已。”邹绍闲说道,“有时候我还怀疑他究竟是不是魏献派到我们这里的卧底?” 池正新在桌子下面踹了邹绍闲一脚,邹绍闲立即闭上了嘴巴。 顾成溪有些担心,“你们继续,我去看看他。” 孟晋扬说道,“我陪你?”魏传文那家伙对顾成溪还不死心,所以孟晋扬不放心他们两个单独待在一起。 “不用。”顾成溪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孟晋扬一个吻,“放心吧,我的立场可是很坚定的。” 孟晋扬被这一个突如其來的吻弄得晕乎乎的,反应过來之时顾成溪早就离开去找魏传文了。 看着孟晋扬呆滞的模样,其他几个人早就在心里笑得不行了,但他们也只敢在心里笑一笑,不敢表现出來。 但还是凌溪最大胆,撅着嘴巴亲戎皓龙,一边亲一边说道,“放心吧,笨熊,我的立场可是很坚定的。” 戎皓龙被凌溪的举动吓到了,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那种呆滞的模样和刚才的孟晋扬真的是如出一辙,这可把其他人给乐坏了。 孟晋扬拿起桌子上的筷子,直接向着凌溪发射出去,好在凌溪早就知道孟晋扬会有这么一招,伸出手就把筷子截了下來,“姓孟的,看來你的功力不行了,这种小儿科的东西老子根本就不在乎。” 话音刚落,凌溪的鼻子就被一根筷子袭击了,池正新说道,“这么小儿科的东西你都接不到吗?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越是基本功越是马虎不得。” 凌溪举起双手,“哥哥,我错了,别再像小时候那样训我了。笨熊在这里,你好歹给我留几分面子啊。” 池正新说道,“从明天开始洝接惺虑榈氖焙蚰忝侨几业搅饭Ψ坷锪饭Α!?br /> 凌溪蔫了,可怜兮兮地看着孟晋扬,“姓孟的,这是你最新想出來的折磨老子的办法吗?” 孟晋扬点头,“我会陪你们一起练功的,毕竟我们的敌人是魏献,他手下的高手比我们想象当中的要多得多,所以练功是必须的。” 芮季屿刚想问孟晋扬自己是不是可以不用练功,结果就听到他说,“特别是你,季屿,你的功夫是我们这些个人里面最差的,连远晨的功夫都比你强,小时候你偷懒的那份现在是时候要补上了。” 芮季屿说道,“不过一个月而已,能练出什么神功出來?” 孟晋扬说道,“不过一个月而已,你就坚持不下來吗?阿哲的功夫可是比你的强很多,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他还需要浪费精力來保护你,你觉得好意思吗?” “知道了知道了。”芮季屿很是后悔,“早知道小时候就不贪玩了。” 芮季屿的心里不舒服,所以他也不想让孟晋扬太过舒服,于是说道,“成溪已经去了很久了,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孟晋扬说道,“我担心魏传文会被成溪再伤一次。” “……”芮季屿服了。 顾成溪找到魏传文的时候,他刚好走到之前想要带顾成溪离开反倒被孟晋扬打了两枪的地方。 魏传文远远地看见來找自己的顾成溪,自言自语地说道,“果然关心我的人只有你。” 顾成溪走到魏传文的面前,“你怎么出來了?外面可不如房子里安全。” 魏传文说道,“孟晋扬那么在乎你,你的身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魏传文能够感觉到有不少保护顾成溪的人跟随着他來到了附近。 顾成溪也很无奈,“我也不喜欢那么多人总是跟着我,但是也洝桨旆ǎ也幌朐俦凰プ撸晌锏母旱!!?br /> 魏传文说道,“我很羡慕你,爱人、家人和朋友都在身边,世界上再也洝接腥四芄槐饶愀腋A恕!?br /> “听你这么说,我都有些羡慕我自己了。”顾成溪安慰魏传文,“你也会这么幸福的。” “希望如此吧。”魏传文突然背对着顾成溪,不敢再看顾成溪的脸,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亲吻顾成溪。 “这个给你吧,你可以把它作为绍闲的礼物送给他。”顾成溪从口袋里拿出一份包装好的礼物,“我怕绍闲不喜欢我送的第一份礼物,所以特地准备了两份,如今这个用不着了。” “不用了。”魏传文推开顾成溪的手,“我根本就洝接写蛩愫退浅晌笥眩抑挥心阋桓鼍凸涣恕E笥言蕉啵哉飧鍪澜绲那9揖突嵩蕉啵木突嵩絹碓讲蛔杂伞!?br /> 顾成溪收起礼物,“我曾经也害怕牵挂,但是如今已经不怕了。” “所以我才羡慕你啊。”一五七、为何放不下 一五七、为何放不下 魏传文说的话一点都不虚,他的确很羡慕顾成溪。假如他不知道孟晋扬害死顾成溪父母的事情的话,这份羡慕也许会更加切实一点。但是假如只能是假如,所以魏传文话语里的羡慕也只是停留在表面而已。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顾成溪说道,“你想去哪儿生活,我可以让晋扬派人送你去。” 魏传文看着顾成溪,心里还存着一丝奢望,“我就待在这里,待在你的身边,难道不行吗?” 顾成溪反问道,“你觉得呢?” “嗬,是我太高估自己在你心里的位置了。”魏传文苦笑,“关心我的人只有你,但是你关心的人却不只我一个。” 顾成溪自认从來洝接懈捍娜魏未砦蟮男藕牛窃谡庵智榭鱿拢顺上荒芩档溃岸圆黄稹!?br /> “聪明如你,难道还不知道有时候‘对不起’这三个字是最伤人的吗?”魏传文的话语里充满了失落与无奈。 “对……”顾成溪下意识地想要道歉,在吐出來一个字之后连忙捂上自己的嘴巴。 魏传文苦笑,“看來我这个受伤的命是注定的。” 顾成溪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个谈话实在是难以进行下去,“我们还是回去吧,出來时间太长,他们会担心的。” “他们担心的只有你,不,说不定他们还会担心你会不会被我占便宜。”魏传文说道,“等到你也烦我的时候,你可以让孟晋扬派人送我到西边去,那里的地势高,可以离天空更近一些。” “我知道了。”顾成溪问道,“你还有别的要求吗?” “还有。”魏传文说道,“万一将來你有不幸福或者期盼自由的那一天,请你一定要第一时间想到我,幸福和自由我都可以给你。” 顾成溪的心被这一句话击中了,“这就是你选择让我安排你的去处的原因,你希望我将來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你?” 魏传文洝接蟹床倒顺上幕啊?br /> 顾成溪说道,“你这个人很好,是良师也是益友,但是和我不可能,所以你应该选择放下。” 魏传文问道,“你知道放不下是什么感觉吗?” 顾成溪摇头。 魏传文突然抱着顾成溪,“我怕黑,偏偏你是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放下?” 顾成溪的心再次被击中,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臂拥抱着魏传文,心里想着,我该拿你怎么办? 突然,顾成溪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他竟然会问自己该拿魏传文怎么办,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魏传文在他心里的分量又重了一层。 顾成溪大力推开魏传文,转身就走,“我们回去吧。” 魏传文不明所以,只好跟着顾成溪回去。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说话声和吵闹声戛然而止,芮季屿替孟晋扬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顾成溪笑着说道,“外面的风景很好,所以就多欣赏了一会儿。” 看到顾成溪的笑容,哪个人还忍心逼问下去,于是又开始各自说说笑笑,当做魏传文不存在。 这种明显的隔离连顾成溪都感觉出來了,不知为何,顾成溪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就拿出刚刚收起來的礼物,自作主张地递给邹绍闲,“这是魏传文刚才为你准备的,希望你能喜欢。” 邹绍闲有些怀疑,“他准备的礼物,为什么由成溪拿给我?难道以后成溪就要为魏传文代言了吗?” 魏传文不想承顾成溪的这份情,但是又不好拂了他的这份意,所以只好选择不说话。 孟晋扬给邹绍闲使了一个眼色,邹绍闲立即接过礼物,对魏传文说了一句,“谢谢。” 魏传文开玩笑地说道,“不用客气,希望你能喜欢。我刚刚从外面回來,所以请求你千万不要再把我赶出去了。” 几个人都被魏传文的话逗笑了,气氛瞬间被缓和了许多,不再那么尴尬了。由邹绍闲带头,几个人也开始和魏传文说话,而不是故意把他晾在一边。 孟晋扬揉着顾成溪的脑袋,低声说道,“你这个老好人。”礼物是顾成溪准备的,孟晋扬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哪里老了?”顾成溪也揉了一把孟晋扬的脑袋,“你好像还比我大两岁吧?” “怎么,你嫌我老?难道我还不能满足你吗?”孟晋扬藏在桌子下面的手突然伸进了顾成溪的裤子里。 顾成溪立即坐得直直的,动也不敢动,“你在干什么?快拿出來。” 孟晋扬果然把手拿了出來,但是还洝降裙顺上煽谄辖锶粗苯影阉Ы嘶忱铮诹俗约旱耐壬稀?br /> “我操!”凌溪一口酒喷了出來,“你们两个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做出如此Yin/乱之事,实在是天理难容!” 芮季屿笑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带有古韵之意的话。” 凌溪很是得意,“老子的脑袋里装的可不都是浆糊,还有知识呢!” 几个人都笑了,戎皓龙无奈地扶额,哪有人自己说自己脑袋里装的是浆糊? 孟晋扬吩咐佣人把刚才被凌溪口中的酒喷到的菜撤下去,换上新菜,然后就开始用右手喂顾成溪吃菜,左手又很不老实地在他的身上到处点火。 “我自己吃。”顾成溪的脸皮还洝接心敲春瘢宰霾坏皆诒鹑说拿媲叭绱诵愣靼?br /> “好吧,你自己吃。”这样一來的话,孟晋扬的两只手都可以伸进顾成溪的衣服里了,孟晋扬求之不得。 顾成溪很是无奈,“还是你喂我吃吧。” 孟晋扬咬了一下顾成溪的耳朵,“你的要求真多,要我喂的话,老公难道不应该奖励我吗?” 顾成溪被这一句老公喊得浑身酥软,瞬间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只能被孟晋扬牵着鼻子走。 孟晋扬暗笑,他早就发现“老公”这两个字是对付顾成溪的法宝。 不知不觉之间,孟晋扬已经解开了顾成溪的裤子,手在他的欲望上來回揉搓着。 顾成溪被吓呆了,脸上泛着潮红,抿着嘴角,不敢发出任何的呻/吟声。 众人的说话声渐渐地停了下來,他们都被顾成溪吸引过去了。 孟晋扬很是不悦,“不许看。” 几个人立即低下头,凌溪这个不怕死的捂着眼睛说道,“姓孟的,你还是抱着成溪回房吧。成溪刚才的诱人模样,老子看了都起反应了。” 凌溪的话说了很久,也听不见孟晋扬说什么。于是凌溪大胆地抬起头,把眼睛露出一条缝,“我操!不知道姓孟的什么时候已经带着成溪走了,他在耍我们呢!” “差点被吓死。”芮季屿说道,“现在你们总算明白成溪的魅力在哪儿了吧?全都给我掏钱,我就说姓孟的绝对忍不到聚餐结束。” 几个人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钱砸在芮季屿的身上。 芮季屿一边数钱一边乐呵,“真是太棒了,机票钱已经挣回來了!” 凌溪痛心疾首地说道,“姓孟的,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你怎么就忍不到聚餐结束呢!” 芮季屿说道,“这还是要感谢魏传文同志,如果不是他刚才和成溪待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刺激到了晋扬,我也不可能赢得这么痛快啊。” 话说完,几把眼神飞刀齐刷刷地射向魏传文。 魏传文觉得很冤,“我什么都不知道。” 芮季屿抽出几张钱扔给魏传文,“这是谢礼。” 魏传文在大家眼神飞刀的威胁之下把钱装进了口袋里,芮季屿拍着他的肩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兄弟,够上道,以后我会罩着你的。” 突然,芮季屿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除了魏传文之外,其他的人都离开了座位正在活动筋骨,目标锁定在芮季屿的身上。 芮季屿又拍了拍魏传文的肩膀,“兄弟,我先撤了,你自求多福吧。”说完,芮季屿就跑掉了。 池正新说道,“凌溪、皓龙,你们两个从后面包抄;远晨、小雨,你们两个从东侧面夹击;詹少爷和二少爷就从西侧(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