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9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9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9部分的瞳孔突然变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孟晋扬说道,“孟宏瑞比我们提早几天回來,但是回來之后不管我怎么派人寻找都找不到他。想必只有一种可能,他被藏起來了,而且是被与我的实力相当的人藏起來的。而这个城市和我的实力相当的人只有魏献,但是魏献不会这么做,因为他极其不喜欢孟宏瑞,所以孟宏瑞只有可能是被你藏起來了,我说的对吗?” “爷爷为什么不喜欢孟宏瑞?” 孟晋扬笑了,“我刚才说的话只是推断,但是你一问这个问睿揖涂梢钥隙ǜ詹诺耐贫鲜钦返牧恕!?br /> 魏静不明白自己刚才的一句话是哪里不对劲,她一向慎言慎行,不可能这么快就露出马脚。 孟晋扬问身边的芮季屿,“你听完我的推断之后有什么看法?” 芮季屿说道,“我想知道把孟宏瑞藏起來的人为什么不是魏然。” 此话一出,魏静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因为她知道孟宏瑞为什么会选择自己而不选择魏然,所以芮季屿刚才的疑惑就不是她的疑惑,她只会问自己不知道的问睿?br /> “好吧,我承认孟宏瑞的确在我的手里。”魏静摆出一副“那你又能耐我何”的姿态,高傲得不行。 孟晋扬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曾经差点死在孟宏瑞的手里。而你居然保护着我的仇人,你觉得我还会以怎样的待客之道款待你?” 魏静大吃一惊,问芮季屿,“这是真的吗?” 芮季屿立即说道,“当然是真的,孟宏瑞想要杀了晋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既然你爱晋扬,你就要为他考虑。你现在还收留孟宏瑞,想要帮他害晋扬,你让我们怎么把你当做女主人?” 魏静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洝接邪锼撕δ悖锬阋嘈盼摇N抑曰崾樟裘虾耆穑灰蛩嫠呶宜悄愕氖迨澹运牢乙趺醋霾拍茏プ∧愕男摹!?br /> 孟晋扬看着魏静,眼里充满了失望。 芮季屿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蠢女人!晋扬早晚有一天会被你害死的!” 孟晋扬和芮季屿一唱一和的,把魏静吓得不行。她再聪明又如何,只要她爱上了一个人,在这个人的面前,她就会变得很愚蠢。 魏静小声抽泣着,“对不起,晋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 孟晋扬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原不想把这个女人逼成这幅模样的,“不要哭了,我又洝接泄帜恪!?br /> 女人在哭泣的时候一旦被安慰,她的情绪就会如同开了闸的水坝,绝对会崩溃到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程度。 所以当魏静扑到孟晋扬的身上大声哭泣的时候,孟晋扬觉得自己就快要疯了,立即对自己立下一个这辈子绝对不要再招惹女人的誓言。 差不多十分钟之后,魏静哭累了,终于停了下來,孟晋扬的衣服大半个肩膀都被魏静哭湿了。 孟晋扬一阵心疼,这件衣服怕是以后都不能穿了。通过这件事,孟晋扬又得到一个教训,那就是千万不要惹化了妆的人,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 魏静随便找了一间屋子,进去洗了一把脸,出來时说道,“我现在就派人把孟宏瑞给你带过來,任由你处置。” 孟晋扬说道,“季屿,你派人去询问一下孟晴悠,看她还要不要这个父亲了。顺便再告诉她,她其实是孟宏瑞捡來的孩子,和他一点血缘关系都洝接小!?br /> “好的,我这就去。” 魏静问道,“孟晴悠就是小时候的那个爱哭鬼吗?她也住在这里?” “嗯,她住在这里。但是她从來都洝接凶叱龉菝牛杂惺焙蛭叶蓟嵬思依锘褂姓饷匆桓鋈恕!?br /> 魏静说道,“我记得以前她好像也很爱缠着你。”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孟晋扬说道,“孟宏瑞的事情解决了,那接下來我们就來谈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 魏静再次说道,“我要搬到这里住,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 孟晋扬在心里冷笑了一下,笑魏静的天真,但是表面上却说道,“可以,但那是结婚之后的事情。结婚之前,你就在这里随便找一个房间住下。” “你答应我住在这里了?”魏静激动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现在就去选房间!” 魏静兴高采烈地跑走之后,芮季屿正好回來对孟晋扬说道,“杀了孟宏瑞吧,孟晴悠说她早就知道他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了,因为洝接幸桓龈盖谆岫宰约旱呐还懿晃省!?br /> 孟晋扬嗤笑道,“孟宏瑞大概做梦都想不到孟晴悠会是他最后的保命符,可惜他早就把它弄丢了。” 芮季屿看了一眼在二楼來來回回挑选房间的魏静,很是不理解,“你让她留在这里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孟晋扬说道,“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正是我手中最好的人质,她留在这里,我的成溪才会更加安全。魏献如果知道他的孙女在这种关键时候居然甘愿留在我的身边,说不定会被气死的。” 芮季屿突然大声喊道,“喂!姓魏的!你给我出來,那是老子的房间!” “……”孟晋扬掏了掏耳朵,“我怎么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有一间屋子是属于你的?” “凡是你的家总有一间屋子是归我的。”芮季屿说完就跑掉了,他要去阻止姓魏的那个蠢女人。 芮季屿前脚刚走,池正新和邹绍闲后脚就进到了客厅里。 池正新的脸色凝重,“大少爷,您给我的任务洝接型瓿桑覜〗有找到懂得古新罗语的人。” 虽然孟晋扬留给池正新完成任务的时间才过去了一半,但是池正新在用尽了手里的关系网之后就只能得到这样一个结果了。 “无妨。”孟晋扬说道,“大不了我就去和魏传文谈谈条件。” 池正新很是自责,这是第一次孟晋扬给他的任务他却洝接型瓿伞?br /> 邹绍闲示意孟晋扬再给池正新一个新的任务。 “孟宏瑞在魏静的手里,你去杀了他,一定要确定他是真的死了。”孟晋扬说道,“孟宏瑞是一只真正的老狐狸,被他逃了那么多次,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再让他逃掉了。” 池正新重新振奋精神,“我知道了,大少爷,这一次我保证完成任务。” 邹绍闲还想要跟着池正新一起去,但是池正新却说道,“你不会功夫,到时候肯定会扯我的后腿。” “好吧。”邹绍闲给了池正新一个吻,“那你小心,我等你回來。” 依依不舍地送走池正新,邹绍闲立即洝搅司瘢拔椅裁淳筒换峁Ψ蚰兀俊?br /> “那是因为我们在练功的时候你在读医书。”孟晋扬安慰邹绍闲,“术业有专攻,你的医术不是也能帮到阿新吗?” “说的也是,可是我真的很想时时刻刻都和阿新在一起。”邹绍闲突然打了几个喷嚏,“姓孟的,你的身上怎么有股那么难闻的水粉味?” “是魏静留下來的。”孟晋扬站起來,“我去洗澡,顺便换件衣服。” 但是孟晋扬还未离开,魏静就从楼上下來走到邹绍闲的面前,趾高气扬地说道,“你说谁的水粉味难闻?” 邹绍闲看了魏静一眼,觉得她真的是很让人讨厌,“我刚才还觉得你的水粉味难闻,但是我现在又发现了一样更难闻的东西。” “什么?” 邹绍闲捏着鼻子,夸张地说道,“是你的口臭!难闻死了!” 芮季屿拍手鼓掌,“绍闲说得好!” 魏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羞辱,被气得大口地喘着气,“晋扬,你的手下欺负我!你也不管管!” 魏静洝接械玫交赜Γ硪豢矗砗竽睦锘褂忻辖锏纳碛埃缇统梦壕膊蛔⒁獾氖焙蛏下トチ恕?br /> 邹绍闲揽着芮季屿的手臂,模仿魏静的语气,“季屿,这个女人欺负我!你也不管管!” 芮季屿在心里憋笑憋到不行,“一个蠢女人而已,不用管她。” “说的也是。”邹绍闲用手扇着风,“季屿,这里的骚味也太难闻了,我们走吧。” “嗯。” 两个人离开后,魏静恶狠狠地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晋扬把你们全都杀掉!”一四八、心要向善 一四八、心要向善 魏静为了让孟家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的女主人地位,特意劝说孟晋扬把他们召集起來吃一顿午饭。 孟晋扬等着看魏静出糗,所以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但是洝较氲矫辖锏乃齑鹩Ω歉宋壕惨桓鲋焊咂锏睦碛桑航锸翘业模?br /> 孟晋扬他们几个以前也经常一起吃饭,那时坐在孟晋扬身边的人是顾成溪,一家人说说笑笑吵吵闹闹的,饭也吃得格外舒心。 如今孟晋扬还洝娇诎才盼壕沧谀睦铮椭苯影哉剂斯顺上奈恢茫辖锏牧成布渚鸵醭亮讼聛怼?br /> “晋扬……”魏静还傻子一般地看着孟晋扬,等他宣布自己入住孟家成为女主人的事情。 芮季屿害怕孟晋扬现在就忍不住对魏静发火,那么他们一会儿就洝接邪旆ㄆ鄹何壕擦耍谑橇⒓此档溃吧砦霞业呐魅耍隳训懒约焊米睦锒疾恢缆穑俊?br /> 魏静果然问道,“那我该坐哪里?” 众人颇有默契地同时指了指与孟晋扬遥遥相对的长桌的另一端。 魏静问孟晋扬,“真的吗?可是那里离你很远啊。” “是真的。”孟晋扬说道,“这就是孟家的规矩。” 既然孟晋扬都这样说了,魏静就算千百般不愿意也只能站起來走到长桌的另一端坐下。坐下的瞬间她便相信了这里真的是女主人的位置,因为她比刚才能够更加方便地看着孟晋扬。 孟晋扬吩咐佣人把魏静刚才坐过的椅子丢掉,然后再重新换上一把。 “晋扬你这是什么意思?”魏静的脸色很是难看。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孟晋扬毫不避讳地说道。 其他人都洝接邢氲秸獬∪梦壕渤鲷艿恼秸谷皇怯擅辖锢蚰坏模娴氖呛苡幸馑肌?br /> 魏静说道,“那是顾成溪的位置,对不对?所以你们才不想让我坐在那里,对不对?” 邹绍闲添油加醋地说道,“蠢女人居然聪明了一次,不过还是洝接形颐堑某上厦鳌!?br /> 魏静站了起來,走向那把椅子,“今天,我还非要坐在这里吃饭不可!” 凌溪立即站在椅子的周围,说道,“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吧!” 话音刚落,魏静就主动出手袭击凌溪,“我倒要看看火狐是不是真的如外界传言的那般厉害!” 凌溪一边陪着魏静耍闹,一边问孟晋扬,“我可不可以失手杀了她?” 孟晋扬摇头,“暂时还不可以。” 魏静最厉害的是腿上功夫,所以在和对手打斗的时候经常把对方踢得鼻青脸肿,**迸裂。但是这一次很不一样,因为她的腿根本就找不到凌溪在哪儿。 既然孟晋扬说暂时不可以杀了魏静,凌溪就很害怕自己出手洝角釠〗重的坏了孟晋扬的计划,所以凌溪根本就洝接谐鍪郑且恢痹诙悖级崤淖盼壕驳募绨蛩档溃按琅耍以谡饫铩!?br /> 凌溪在耍了魏静十分钟之后,突然觉得很饿,于是就直接卸了她的双腿说道,“不玩了,咱们吃饭吧。” 魏静的双腿被卸了,自然是躺在了地上站不起來,“火狐!有本事咱们真功夫打一场,别耍这些小聪明!” 凌溪躲进戎皓龙的怀里,故作娇弱地说道,“笨熊,我害怕,那个女人好凶啊。” “噗……”戎皓龙一口汤喷了出來。 凌溪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想要喂老子喝汤也不是这么一个喂法。” 其他的人都笑了起來,该吃吃该喝喝,完全忘记了魏静的存在。后來他们仔细一想,其实忽视魏静就是让她出糗的最好的方式。 几个人吃得正欢的时候,池正新回來了。 “如何?”孟晋扬问道。 “已经办好了。”池正新说道,“我给了孟宏瑞三枪,脑袋、脖子、心脏各一枪,就算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 孟晋扬很是满意,“坐下來吃饭吧。” 池正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还不断叫骂着的魏静,不太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邹绍闲说道,“你的眼睛才刚刚好了一些,不要因为看这些脏东西又看坏了。” 芮季屿则说道,“那是咱们孟家女主人的位置,魏大小姐正在享受她作为女主人的最高待遇。” 池正新明白了,于是低声对孟晋扬说道,“大少爷,她毕竟是魏献的长孙女。” 孟晋扬吩咐佣人把魏静从地上抱起來,然后放在她应该坐的那个位置上。 “晋扬,我的腿……”魏静的声音比刚才凌溪故意发出的声音娇弱了百倍。 孟晋扬说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吃饭,凌溪自会给你接上的。” 凌溪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老子只会卸,不会接。” 孟晋扬说道,“既然她不能走路,一会儿我只好让戎皓龙抱她去楼上。” 凌溪认输,“好吧,我接。” 魏静突然有了危机感,因为这些人不像是孟晋扬的手下,反倒比较像是他的朋友,那么她以后该如何劝说孟晋扬杀了他们?她实在是太不喜欢这群人了!包括孟晋扬的弟弟孟远晨,因为他总是和他旁边的男人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 芮季屿突然发出一句感概,“如果成溪也在这里就好了!” 邹绍闲立即表示赞同,“是啊,以往这个时候成溪就会给我们讲一些从书里看來的小故事,一边吃饭一边听故事别提多享受了。” 孟晋扬说道,“成溪为了给你们讲故事总是成宿成宿的看书,连和我说话的时间都洝接辛耍苑辜涔适氯∠!?br /> “不是吧?”孟远晨一直未开口此刻却说道,“大哥,我最喜欢听顾老师讲故事了,可不可以不要取消?” 顾子雨说道,“我哥还在魏献的威胁之下,现在说什么都是废话。” 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來。 孟晋扬说道,“既然你们这么想念成溪,那么今天晚上我就把他带回來。” 凌溪对孟晋扬很不满意,“昨天晚上你就应该带成溪回來了。” 孟晋扬看了一眼魏静,“昨天晚上我们的手里还洝接锌梢酝参合椎娜酥省!?br /> 凌溪明白了,故意大声说道,“原來不是什么女主人,只是人质啊。” 魏静洝接邢氲秸庑┤说弊抛约旱拿婢尤缓敛槐芑涞厮党稣庑┗埃翟谑瞧廴颂酰∮谑俏壕擦⒓窗咽稚旖诖铮急柑统鐾ㄑ镀髅钍窒碌娜思纯躺绷斯顺上?br /> 凌溪摇了摇手,“蠢女人,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吗?” 魏静大惊,“你什么时候拿走的?还给我!” 凌溪说道,“你说呢?蠢女人,你的全身都被老子摸遍了。”凌溪又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从魏静的身上摸來的东西,枪、子弹、短刀、手机、口红,还有一瓶凌溪不认识的东西。 邹绍闲打开瓶子轻轻地扇风闻了一下空气里的味道,“洝接形兜馈5侨绻覜〗有猜错的话,它应该是之前孟宏瑞派人研究的杀人药水,可以让人死亡,却呈现出最自然的状态。” 魏静说道,“你们居然连杀人药水都知道,看來我真的是小瞧了你们!” 凌溪是第一次知道这种药水的存在,所以很是震惊,“恶毒女人!” 不管魏静想要杀谁,总之她一旦存了这种恶毒的心思,孟晋扬就万万不能留她,“阿新,把她关起來。” “是。” 魏静被几个佣人抬下去的时候才开始挣扎,“晋扬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爷爷不会饶了你的!” 孟晋扬说道,“你放心,我也不会轻易饶了他的。” 魏静第一次看到孟晋扬那种无情的眼神,于是心里害怕起來,“晋扬,我爱你啊!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待一个爱你的人?” 孟晋扬皱眉,“很吵。” 凌溪立即一个手刀劈在了魏静的脖子上,世界终于安静了。 孟晋扬问道,“魏献走私毒品和重武器的证据整理得怎么样了?” 池正新回答道,“魏献很是狡猾,他用來储备毒品和重武器的仓库根本就不属于他。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把证据交给了警察,他们也无可奈何。” “警察总是这么洝接谩!泵辖锼档溃俺怨梗一崆鬃源恍┤巳ド樟宋合鬃畲蟮哪歉霾挚狻!?br /> 凌溪提醒道,“姓孟的,现在是白天。你烧了他的仓库,他的手下肯定会认出來你的。” “这就是我的目的。”孟晋扬说道,“我要和魏献正式宣战。” 凌溪立即摩拳擦掌起來,“早该宣战了!老子已经很久洝接猩比肆耍盅鞯貌恍小!?br /> “……”戎皓龙说道,“你前几天才杀了两个功夫很好的女人,这么快就忘了?你别忘了你在杀她们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 “知道了。”凌溪闷闷不乐地说道,“除非对方是穷凶极恶的人,否则我不能杀他们。” 戎皓龙揉着凌溪的脑袋,“你要明白,我以前是个警察,我见不得你这样毫无理由的乱杀人。” 听到戎皓龙的话,凌溪在心里感叹孟晋扬的先见之明,他早就劝说过自己,不要挑战戎皓龙的道德底线,看來孟晋扬的话是对的。一四九、反攻是没有希望的 一四九、反攻是洝接邢M?br /> 吃过午饭,孟晋扬就亲自带着凌溪和戎皓龙偷袭了魏献手里存储毒品的最大仓库。 魏献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孟晋扬会这么大胆竟然在白天做出这种事情,所以他根本就洝接蟹辣福莺莸爻粤艘淮慰鳌?br /> 最有戏剧性的地方是,魏献是同时接到仓库被孟晋扬偷袭和长孙女主动送上门被孟晋扬囚禁的消息的,这可气坏了魏献。 一个仓库而已,毁了就毁了,孟晋扬本就洝接写蛩憧空庖桓霾挚饩痛虬芪合祝庵徊还敲辖锓⒊龅目叫藕拧?br /> 至于魏献,被毁掉一个仓库的损失看起來洝绞裁矗导噬弦蟮枚唷K鹗Ы鹎怪皇切∈虑椋丶呛退卸酒方灰椎亩韵笕际枪饧渥⒅匦庞淖橹?br /> 此次魏献不能按时交货,就等于他从此就失掉了这些个交易对象。这样一來,魏献手里剩下的毒品也只能全都砸在了自己的手里。为了防止孟晋扬的再度偷袭,他还必须要花费更多的人力和财力來看护余下的毒品,而用來营救魏静的人自然就变少了。 那厢,魏献被孟晋扬这出其不意的举动逼得是焦头烂额,最起码要少活了几年;而这厢,孟晋扬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在白天就來到了顾成溪所在的地方想要带走他。 房子周围的几个杀手交给凌溪和戎皓龙來解决,孟晋扬则直接按照昨天晚上的路线翻墙而入,然后再翻窗进入到房子里。 当孟晋扬出现在顾成溪的面前时,顾成溪被吓了一跳,差点叫出來,“晋扬,你怎么來了?现在是白天啊。” “我当然知道现在是白天。”孟晋扬说道,“我的手里突然多了一个自动送上门的人质,所以计划有变,我是來带你离开的。” “这么快?”顾成溪扬了扬手里的书,“一本书都还洝娇赐辏憔鸵依肟饫锪耍獠幌袷悄愕姆绺癜。课壹堑弥氨幌羝肭艚哪且淮危铱墒堑攘四愫艹な奔洹!?br /> 孟晋扬故意说道,“看來你不想跟我走,那我就自己走了。” “哎?”顾成溪慌了,“谁说我不想走的?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被几个杀手拿着枪时时刻刻地指着啊,我的心脏可洝接姓饷辞康某惺苣芰Α!?br /> 孟晋扬伸出手,“傻瓜,不带你走,那我來这里做什么?”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凌溪说道,“晋扬,全都解决了。魏传文被我们打昏装进了一个麻袋里,顺便也可以带回去。” 顾成溪的脸色变了,“你要杀了他?” “怎么,你又心软了?”孟晋扬不想再加深自己与顾成溪之间的误会了,所以立即解释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他的。只不过这个城市只有他一个人懂得古新罗语,我有一份文件需要他來翻译而已。” “古新罗语?”顾成溪终于找到自己存在于孟晋扬身边的价值了,“我也懂,我可以帮你。” “……”孟晋扬突然发现自己还不是很了解顾成溪,但是他洝接谢骋晒顺上嫡庵只笆遣皇俏司任捍模侵苯臃愿懒柘鞍盐捍姆帕恕!?br /> “知道了。” 孟晋扬担心魏献会再派人來到这里,所以不敢耽搁,准备立即带着顾成溪回家。 路过魏传文的房间时,顾成溪说道,“晋扬,你能不能派人把魏传文送到国外去?或者是一个魏献找不到的安全地方。” “可以。”孟晋扬实话实说道,“我非常乐意能够亲手送走自己的情敌。” 顾成溪打了一个寒颤,“你说出的话也太吓人了,好像你要亲手杀了他似的。” “……”孟晋扬故作委屈,“那也洝桨旆ǎ梦页さ镁捅冉闲咨穸裆罚俊?br /> “的确。”顾成溪笑了,“我以前根本就不敢拿正眼看你。” “不是吧?一次都洝接校俊?br /> “有几次。”顾成溪说道,“趁你睡觉的时候仔细看过你几眼,也就是那个时候才发现你长得还挺帅的。” 被心爱之人夸奖的孟晋扬立即心花怒放起來,“我也觉得自己长得挺帅的。” “……”顾成溪神补一刀,“就是太自负了。” “……”孟晋扬蔫了,“好吧,我以后会改的。” “打情骂俏的话能不能回去再说?”凌溪开玩笑地说道,“我和笨熊还想早点回去滚床单呢。” 戎皓龙瞬间憋红了脸,看着顾成溪摇头,“成溪,你别听他瞎说。” 凌溪不高兴了,本就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戎皓龙为什么要向顾成溪掩饰?有猫腻!难道是旧情复燃? 顾成溪很敏感地注意到了凌溪情绪的变化,于是故意当着戎皓龙的面说道,“凌溪还洝胶π吣兀阍诤π呤裁矗渴祷案嫠吣悖乙埠芟朐绲慊厝ズ徒锕龃驳ツ亍!?br /> 戎皓龙笑得很尴尬,“我洝接泻π摺!辈恢牢裁矗逐┝谛睦镒远雎粤斯顺上牡诙浠啊?br /> 凌溪在心里抓狂,他真的很讨厌戎皓龙此时此刻的笑容!!这就好像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其他的人,他还洝接型耆畔鹿顺上?br /> 孟晋扬也感觉到凌溪的情绪快要失控了,于是打断他们的对话,命令道,“我们回家。”听到“滚床单”这三个字,孟晋扬就真的很想立即抱顾成溪,所以要赶快回家! 几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孟晋扬立即抱着顾成溪跑进了卧室,急躁地亲吻着他,手也不闲着,开始脱顾成溪的衣服。 突然,隔着顾成溪的衣服,孟晋扬摸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体,“什么东西?” 顾成溪的手伸进衣服里,“是刚才还洝接锌赐甑氖椋腋貋砹恕@锩嬗屑付魏苡幸馑嫉墓适拢笠黄鸪苑沟氖焙蛭铱梢越哺羌父鎏且欢ɑ嵯不兜摹!?br /> 孟晋扬扶额,“饭间讲故事的规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也记不清了。”顾成溪说道,“你还记得林一吧?之前在那个城市,你们赶跑萧齐之后林一就总是趁着你和张敬商量事情的时候缠着我讲故事,后來一个人听就变成很多人听。听故事嘛,总是需要吃东西的,所以后來慢慢地就形成了饭间讲故事的规矩。” 孟晋扬扔掉顾成溪手里的书,“不要再看它了,你只需要看着我就可以了。” 顾成溪淡淡地看了一眼被孟晋扬扔掉的书。 孟晋扬立即解释道,“我知道书是你的宝贝,所以我可洝接衅鄹核抑皇侨盟却谝槐叨选!泵辖锷斐鍪郑参苛艘幌卤蝗拥舻氖椤?br /> 顾成溪乐了,搂着孟晋扬脖子,“和书比起來,你才是我心里最重要的。” 孟晋扬突然捂着鼻子,“你绝对是在诱惑我,用你的笑容再配上你的甜言蜜语。” 顾成溪笑得更厉害了,“又不是洝接屑倚Γ趺淳土鞅茄耍俊?br /> “你还笑?”孟晋扬扬起脑袋,让鼻子冲着天花板,“我已经很丢人了,你就不要再笑了。” “好吧,我不笑了。”顾成溪捂着嘴巴,憋得很难受,整个身体都颤抖起來。 孟晋扬的脑袋上出现了几道黑线,“等你被我吃进肚子里的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來?” “噗哈哈哈……”顾成溪终于憋不住了,“就你现在的模样,你还怎么吃我?要不换成我吃你吧?你只用躺在床上,我保证你的鼻血流不出來。” 听到顾成溪想要吃掉自己的话,孟晋扬突然想要逗逗他,于是还真的捂着鼻子躺在床上,“那你吃吧。” “你你你说真的?”顾成溪立即紧张起來,“我我我不会……” “怎么能不会?”孟晋扬说道,“你也是男人啊。” “可是……”顾成溪手足无措起來,“除了你我就洝接斜鹑肆耍晕沂歉鲂率郑惴判娜梦襾砺穑俊?br /> 孟晋扬突然很感动,还真的打算把自己后面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献给顾成溪。 “我教你。”孟晋扬说道,“你还记得平时我是怎么做的吗?” 顾成溪摇头,“不记得了。” “……”孟晋扬觉得自己很失败,“为什么会不记得?” 顾成溪说道,“你一碰我,我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身体在天堂里來回飘荡。可是梦醒了之后,我便什么都记得不太清了。” 孟晋扬无奈了,“你这是在夸我技术高超吗?” 顾成溪特别真诚地点头,“是的。” 孟晋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像不流血了,于是起身把顾成溪压在身下,“还是我來吧,让你享受身在天堂的滋味是我的使命。” “哎?”顾成溪感觉自己被孟晋扬耍了,“可是你刚才还说让我來呢。” 孟晋扬很是疑惑,“我说了吗?你大概是听错了。” “你在耍我。”顾成溪很不高兴,“你就是在报复我刚才笑你,所以你才耍我的。” “哪有?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忍心耍你?” 顾成溪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唇已经被孟晋扬紧紧地封住了,一室旖旎。一五零、该放下的事情 一五零、该放下的事情 池正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对凌溪说道,“已经晚上十点钟了,你确定你还要在我这里继续待下去吗?” “再让我多待一会儿,”凌溪正闭上眼睛躺在沙发上,“你和邹绍闲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管我,我只是想找个看不见笨熊的地方整理一下我烦乱的思绪。” 邹绍闲欲哭无泪,“看不见你家笨熊的地方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待在我们这里?你又不是不知道阿新的脸皮薄得很,你在这里,我还能做什么?” 凌溪翻身,把脸藏进沙发里,“老子才不管,老子就要待在这里。”凌溪的语气洝接幸酝幕钇糜氚缘溃炊嗔思阜治?br /> “你总要告诉我们你和戎皓龙之间出了什么事情吧?否则我们要怎么帮你?”池正新坐在凌溪的身边,像小时候那样扳过他的脸,抚平他额头上紧皱的眉。 “哥。”凌溪问道,“你觉得我和顾成溪两个人有洝接心母龅胤较嘞瘢俊?br /> 池正新说道,“名字里都有一个‘溪’字?应该只有这一点吧。” 凌溪从沙发上坐起來,“哥,我要改名字!我要把这个‘溪’字去掉。” “不行。”池正新很坚决地说道,“你的名字是大少爷给取的,不能随便改。” 凌溪更加烦躁了,“哥,你不要总是这样!姓孟的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够让你处处以他为尊?以前我就怀疑过你是不是喜欢姓孟的,所以我才会去勾引他的!现在看來,我怀疑的洝酱恚 ?br /> 此话一出,邹绍闲急了,“你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出了问睿蛠硖舨ξ颐侵涞母星椤!?br /> 反观池正新,他听完凌溪的话之后倒是很冷静,“我的确很喜欢大少爷,难道你不喜欢吗?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如果对彼此不抱着喜欢和在乎的感情,恐怕我们早就四散天涯了,你说是不是?” 凌溪抱腿窝在沙发里,把自己缩成一团,“哥,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刚才心情不好,所以才乱发脾气的,你不要生气。” “如果你每说错一句话我都要生气的话,我早就被你气死了。”池正新突然说道,“我听见戎皓龙走路的声音了,他大概是來找你的。” “我怎么洝接刑剑俊绷肺渲耍跏潜纫话闳烁恿槊舻摹A柘匀献约旱奶醪槐雀绺绲牟睿遣恢危裁炊继坏健?br /> “因为你的心不安静,当然听觉就会受到影响。”池正新说道,“他已经走到门口了。” 果然,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來。 凌溪从沙发上跳下來,穿上鞋就往里面的屋子里跑,并且压低声音嘱咐池正新和邹绍闲,“你们千万不要告诉笨熊我在这里。” 凌溪藏起來之后,邹绍闲去开了门,“这么晚了,你找我们有事吗?” 戎皓龙直奔主睿傲柘袥〗有在这里?从魏传文的家里回來之后我就洝接性倏醇耍一骋闪柘鍪铝耍 ?br /> “你先不要着急。”邹绍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不会穿帮,于是看向池正新。 池正新开口,却并洝接蟹⒊錾簦怯么接锔嫠呷逐┝毫柘诶锩娴奈葑永铮撬愕钠耍阅阕詈孟胍幌肽睦锶撬桓咝肆耍缓笤俅厝ァ?br /> 本來按照戎皓龙的情商,他是绝对想不到凌溪究竟是为什么生气的。但是在打扰池正新和邹绍闲之前,戎皓龙已经打扰过孟晋扬和顾成溪了,所以他隐隐约约知道自己哪里不对。 所以戎皓龙也用唇语回答道:凌溪洝接谐鍪戮秃茫蟾攀蔷醯梦叶猿上嗲槲戳耍圆派摹?br /> 池正新和邹绍闲这才明白为何刚刚凌溪要嚷嚷着改名字,原來如此。 “哥,笨熊已经走了吗?”凌溪洝接刑祷吧园茨筒蛔》陈业男那榫痛永锩娴奈葑永镒叱鰜砹恕5且蛔叱鰜恚柘涂吹搅苏驹诿趴诘娜逐┝杂窒胱戆炎约翰仄饋怼?br /> 戎皓龙立即解释道,“凌溪,我的确洝接型耆殉上游业男睦锍簦皇窃谖业男睦镎剂艘坏阄恢茫⒉淮砦一拱潘D阋嘈牛蚁衷谖ò娜酥皇悄恪!?br /> 凌溪瞪大了眼睛,“笨熊,你的情商为什么突然变高了?哪位高人指点你这么说的?” 戎皓龙实话实说道,“成溪和孟晋扬教我的。” 池正新和邹绍闲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个笨蛋!这是能说真话的时候吗?凌溪又该生气了。 但是出乎他们两个人的意料,凌溪并洝接猩呛芪弈蔚厮档溃袄献又熬筒挥Ω蒙湍阏庋那樯碳又巧蹋献雍湍憬鲜裁凑姘。空媸谴婪耍 ?br /> 戎皓龙听到这句话,才敢走到凌溪的身边,牵过他的手,“既然你不生气了,那我们回去吧?” “不回去还做什么?”凌溪瞪了一眼邹绍闲,“难道还待在这里惹人不耐烦吗?” 邹绍闲知道自己刚才赶人的话惹这个小舅子不高兴了,所以想要解释;但是他转念想到刚才凌溪挑拨离间的话也突然觉得很生气,所以故意说道,“你知道自己惹人不耐烦就好。” 凌溪直接踹了邹绍闲一脚,“不用你多嘴!”欺负完邹绍闲,凌溪高高兴兴地和戎皓龙离开了。 邹绍闲抱着小腿坐在地上,大声喊痛,“凌溪也太狠心了,下次他再受伤找我看病,我非要折磨他一番!” 说完,邹绍闲又挨了一脚,这次是池正新踹的,“乌鸦嘴。” 邹绍闲立即举双手投降,话语里酸酸的,“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们兄弟情深,谁叫我只是个外人。” 池正新洝接衅烦鰜碜奚芟谢坝锢锏乃嵛叮撬档溃拔矣幸谎裎镆湍恪!?br /> “礼物?”邹绍闲马上从地上爬起來,色/眯眯地说道,“你要把自己绑上蝴蝶结然后送给我吗?先说好,我要大红色的蝴蝶结,这样才喜庆,比较像是在入洞房。” “……”池正新很是无语,所以洝接兴祷爸苯幼呓镂菽昧艘环莅昂玫睦裎锍鰜恚案恪I芟校湛炖帧K淙荒闶敲魈旃眨俏艺娴暮芟胂衷诰桶牙裎锼透恪!?br /> 邹绍闲接礼物的手瞬间僵在半空中,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你怎么知道?” “整个孟家洝接形也?br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