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8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8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8部分,虽然疼,但还可以忍受。 随着戎皓龙动作的加快,凌溪身体里的另外一种感觉慢慢地明显起來,酥酥麻麻的,一阵阵电流从尾椎那里直接传递到他的大脑和四肢。 因着身体感觉到的些许的快感、些许的疼痛、些许的难耐,一些细微到不可觉察的呻/吟声从凌溪的唇边流露出來,心里被某种欢乐与满足的情绪填满,他忍不住轻轻地叫着戎皓龙,“笨熊……笨熊……” 戎皓龙的兴致正高,听到凌溪的声音后却立即停了下來,“怎么了?很疼吗?” 凌溪顶着一双水汽缭绕的眼睛,欲求不满地咬上戎皓龙的肩膀,“笨蛋一个!谁让你停下來了!” 戎皓龙问道,“那我可以比刚才更快一点吗?” “……”凌溪大惊,“你的意思是你还可以更快?” “可以。”为了不伤着凌溪,戎皓龙刚才忍得很是辛苦。 凌溪突然捂着自己发烫到不行的脸,“你随便……这种事情不用向我报告。” 话音刚落,戎皓龙就抱着凌溪换了一个姿势,然后扶着凌溪的腰快速地抽动着,浴缸里的水花随着他每一次的抽动向外溅着,好像喷泉一般,风景煞是迷人。 凌溪被快感一波一波地侵袭着,整个脑袋都处于迷糊状态。 在凌溪语不成调地叫着“笨熊”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其实更想问戎皓龙:你这个混蛋真的是第一次吗? 凌溪引以为傲的床上功夫在戎皓龙的猛烈攻击下败得溃不成军。 在释放了三次之后,凌溪真的以为自己要精/尽人亡了,“笨熊,我不玩了,我玩不动了……” 戎皓龙把浴缸里换了三次又变凉的水放掉,注入新的热水,然后从凌溪的身体里抽离,“好,不玩了。” 凌溪突然有了危机感,他本來是在害怕笨熊满足不了自己,可是依现在的情况來看,明显是自己满足不了这头笨熊了,这可怎么办? 第一次做/爱就无法让对方满足,凌溪觉得自己很失败啊。 所以凌溪翘起自己的小屁股,“你接着來吧,我已经休息好了。” 戎皓龙知道凌溪在想什么,因此他只是抱着凌溪说道,“我的体力洝接心阆胂蟮哪敲春茫以缇屠哿恕!?br /> “真的吗?” 戎皓龙点头,“真的。” 凌溪松了一口气,“那我们洗洗睡觉吧。” “好。” 凌溪想要故意忽视戎皓龙依旧高耸的欲望,但是他做不到啊,“算了算了,我还是用手给你弄出來吧。” 戎皓龙阻止凌溪,并且开始给他洗澡清理身体,然后抱着凌溪走出浴室,把他放在床上。 凌溪窝进戎皓龙的怀里,说道,“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真的很洝接冒。蝗缥以俑阏乙桓鲂℃嗟乃藕蚰悖俊彼淙皇窃诳嫘Γ橇柘丫苣压恕?br /> “你敢!”戎皓龙急眼了。 “我是说伺候你啊。”凌溪实话实说道,“我一个人怕是满足不了你。” “伺候我也不行。”戎皓龙抱紧凌溪,“这辈子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 凌溪的鼻子忍不住又酸了,“操,老子上辈子得积了多少德啊,这辈子杀了这么多的人老天居然还这么仁慈让我遇见了你。” “傻瓜。”戎皓龙说道,“等到我将來老了,做不动的时候你也不能嫌弃我。” 凌溪笑了,“只要你能坚持一首歌的时间,我是绝对不会嫌弃你的。” “我们最好先定下來是哪首歌。”戎皓龙说道,“我记得以前去一些寺庙办案,他们会播放《大悲咒》,一整首歌居然长达八/九分钟,听得我整个脑袋都是疼的。” 凌溪有些困了,迷迷糊糊地说道,“那就定这首歌吧。” 戎皓龙轻轻地拍打着凌溪的后背,“睡吧。” 凌溪在戎皓龙的胸膛处拱了拱脑袋,若有似无地发出了一句“笨熊,我爱你”。 “我也爱你。”戎皓龙等到凌溪入睡之后,拿出手机,里面有一条他曾经所在的刑警大队的队长詹思良发來的信息。 “真的不打算回來了吗?你知道,这个英雄的位置会一直为你留着。”自从戎皓龙决定要脱掉警察的那身衣服起,詹思良就不停地发送这样的信息來劝阻戎皓龙。 戎皓龙看了一眼怀里的凌溪,回复道,“我的人生挚爱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儿?” 信息发送成功后,戎皓龙取下手机里的电话卡,把它折成了两半,扔出窗外。 戎皓龙对着凌溪低语,“我为了你选择留在这里,请你千万不要负我。”一四四、暂时的打算 一四四、暂时的打算 孟远晨在孟晋扬的书房门口徘徊,自从看到自家大哥杀了顾老师的父母之后,孟远晨就一直想要找个时间和大哥谈一谈,但是他有些害怕。 说实话,孟远晨一直不是很了解这个大哥,虽然他对自己很好,但是这种好总像是被什么东西隔着似的,穿透不了彼此的心房。 书房的门被打开,孟晋扬说道,“你已经站在门口五分钟了。” 孟远晨突然就紧张了起來,“大哥,我……我……” “出什么事了?”孟晋扬在心里推算了一下,今天晚上所有人都不会行动,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孟远晨走进书房,然后把门关严实,像是要把命豁出去了一般直接说道,“大哥,我看到你对顾老师和小雨的父母所做的事情了!” 喀嚓一声,孟晋扬折断了手中的笔。 “远晨,大哥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晋扬若无其事地扔掉手中的烂笔,然后换一根新的。 既然已经开了一个头,孟远晨便什么都不怕了,“大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杀了他们的父母!” 孟晋扬的脸色变得铁青,“远晨,我有洝接薪坦悖恍┗安桓盟档木筒灰担恐赖脑缴倩畹镁突嵩骄谩!?br /> “大哥,你不会杀我的,对不对?”孟远晨后退了几步,离门口越來越近,嗓音里也开始带着哭腔,“大哥,我是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你要相信我。” 孟晋扬的脸色愈加阴沉,“远晨,你过來。” 孟远晨哪里还敢过去,一步步地后退着。 “远晨,我再说一遍,你过來。”孟晋扬直视着孟远晨的眼睛,盯得他无处可逃。 孟远晨突然跑向前,一头撞进孟晋扬的怀里,“大哥,求你不要这样,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怕什么?洝匠鱿ⅲ 泵辖锶嘧琶显冻棵兹椎哪源熬湍阏庋牡浚乙院笤趺捶判陌衙霞医桓悖俊?br /> “把孟家交给我?”孟远晨摇头,“大哥,我不要。” 孟晋扬说道,“你不要的话我就交给小雨,反正你是逃不掉了。” 孟远晨不敢再说不了,却还敢壮着胆子问道,“大哥,你究竟是为什么要杀了顾老师和小雨的父母?你不怕顾老师知道真相之后恨你吗?” 孟晋扬反问道,“那你害怕小雨知道真相后因为恨我而牵连到你吗?” “怕。” “怕就好。”孟晋扬说道,“怕的话你就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杀你,只因为你是我从小疼到大的弟弟,你明白吗?” 孟远晨连连点头,“我明白,我不会乱说的。” “出去吧,我还要处理事务。”孟晋扬说道,“你早一点休息。” “那大哥也早一点休息。”孟远晨在关上书房的门的那一刻,终于松了一口气。 孟晋扬暂时洝接行乃即矸痹拥氖挛瘢窃谙耄朗抡娴氖呛芪蕹!K绞窍胍炎约河牍顺上涞恼习宄簦庑┱习吹咕突嵩絹碓蕉啵孟裨诔头K暗亩嘈胁灰逅频摹?br /> 孟晋扬难得文艺地看着窗外的夜空,在想顾成溪此刻睡得是否安稳。 “大少爷。”池正新敲了敲门。 “进來。”孟晋扬问道,“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查清楚了,魏献最近的确在偷偷地走私毒品和重武器。”池正新说道,“大少爷,是否要把这件事透露给跟随着他的几位老人?毕竟他们总是打着捍卫孟家祖宗留下來的规矩的旗号干预我们,如今魏献也破了这规矩,他们应该不会不管。” “不用。”孟晋扬说道,“就算我们不说他们这些个人精怕是也知道,只不过他们洝接姓飧龅扛缮嫖合锥选!?br /> “那我们要怎么做?” “搜集证据,然后把这些证据交给戎皓龙。”孟晋扬说道,“那些警察闲得太久了,也该让他们运动运动了。利用别人就能够做到的事情,就不需要浪费自己的人力。” “我明白了。”池正新说道,“今天晚上戎皓龙已经把他手机里的电话卡折断了,此人怕是为了凌溪选择永远留在孟家了。” 孟晋扬说道,“以后家里的事情可以慢慢地转交给戎皓龙处理,他的能力不错,不要浪费了。” “知道了。” 孟晋扬问道,“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已经模模糊糊的可以看见很多东西了。绍闲的药很有用,但是还需要半个月的调理时间。”池正新摸着自己的眼睛,说道,“当初我以为大少爷为了救我而死,所以我在想这双眼睛还不如瞎了的好。” 听到这句话,孟晋扬很是无奈,“你呀,就是对待什么事情都太较真了。如果你和凌溪的优点各自结合一下,那才是我最满意的。” “凌溪的优点?”池正新除了能够想到凌溪的功夫好,长得还不错之外就想不到凌溪别的优点了。 “那天爆炸之后,我和凌溪被海浪冲到另外一个城市。凌溪率先醒了过來,刚开始他也以为我死了,你猜那个时候他说什么?” 池正新猜测,“要为你报仇?” “这个意思也有。”孟晋扬说道,“凌溪一边戳着我的脸,一边大哭,‘操!谁让你多管闲事?你救了老子,以后老子的命就有你的一半,老子想要折磨它都下不去手了!’” 池正新笑了,“的确像是凌溪的作风。” “我同时救了你们,凌溪想要珍惜他自己的性命,可是你却伤害自己,对自己的眼睛不管不顾,你说难道你不该向凌溪学习一些什么吗?” 池正新想了很久,才说道,“我明白了。” “想明白了就好。”孟晋扬说道,“查魏献走私的事情我明明是交给绍闲去做的,你以为我不记得了吗?我上次就说过让你不要再插手家里的事务,直到眼睛复元,你却不听话。” “请大少爷放心,把魏献走私毒品和重武器的证据整理完交给戎皓龙之后,我就真的什么都不再插手了。”池正新说道,“绍闲的功夫不行,所以我不放心他去办这个事情。” “行了,下去吧。”孟晋扬现在最听不得别人秀恩爱。 “是。” 孟晋扬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然后拿着一把枪出了门,他要去看顾成溪,哪怕只有一眼也好。 但是刚走到大门口,孟晋扬就看到了喝得醉醺醺的芮季屿。 “阿哲?”芮季屿抓着孟晋扬的裤腿,想要撑着站起來,“你终于回來了?” 又一个为情所困的人,孟晋扬把芮季屿架起來,对他说道,“我已经派人替你去找邵哲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來的。” “真的吗?可是我也派人去找了,我怎么找不到……”芮季屿抓着自己的心口,“晋扬,你知道吗?我想他想得睡不着觉……” “我知道。”孟晋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再耽搁下去天就要亮了,于是他吩咐门口的守卫把芮季屿抬进房间里。 孟晋扬來到魏传文的房子周围时已经又过了半个小时了。 孟晋扬扔出去一块石头砸中不远处的一棵树,树叶哗哗的声音很快就引走了东边的两个杀手,然后孟晋扬翻墙而上,从东边的窗口处顺利地进入到了房子里。 孟晋扬早已通过摄像头记住了这所房子里的各个部分,也知道顾成溪住在哪个房间,所以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孟晋扬就找到了顾成溪。 一步步地走向床上的人,孟晋扬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來了。 孟晋扬伸出手想要抚摸顾成溪,但是他却突然睁开眼睛,拿枪指着孟晋扬,“你是谁?”在黑暗的房间里,顾成溪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孟晋扬夺过他手里的枪,然后捂着他的嘴,“成溪,是我。” 顾成溪紧绷的身体瞬间软了下來,额头上的虚汗也密密麻麻地冒着。 孟晋扬松开手,“我走路声音这么轻,你怎么知道有人在靠近你?” 顾成溪指着鼻子,“你的身上有酒味,我听不见但是我可以闻到啊。” “那这把枪?” “是魏传文给我的,让我防身用。”顾成溪说道,“你曾经送我的那把银色小手枪被孟哲榆拿走了,后來也不知道它去哪儿了。” “你想要的话我以后再送你一把。”孟晋扬抱着顾成溪,“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 “臭美。”顾成溪说道,“我只是害怕得睡不着而已。” “这就是我來找你的目的。”孟晋扬说道,“你不用害怕,在这里你是绝对安全的,甚至比在我的身边还安全。魏献要拿你來威胁我,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动你分毫的。在我处理好魏静的事情之前,你就先待在这里,一切有我,晚上该怎么睡就怎么睡。” “魏静?”顾成溪的语气酸酸的,“就是你要娶的那个女人吗?原來她还有名字啊?” “哈哈,在我的心里她是洝接忻值摹!泵辖锼档溃拔业男睦镏挥幸桓雒郑蔷褪枪顺上!?br /> 顾成溪满足了,“这还差不多。”一四五、又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一四五、又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顾成溪突然很担心,“连我都能闻到你身上淡淡的酒味,那外面的几个杀手恐怕也闻到了,你快点离开这里吧。” “外面的空气流通速度很快,酒味早已被吹散了。”孟晋扬说道,“我可是想你想得睡不着啊,你怎么忍心现在就赶我离开?” 顾成溪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我只是害怕一会儿天亮了你就走不成了。” 孟晋扬抱着顾成溪倒在床上,“我既然有能力來,自然有能力离开。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來陪你睡,好不好?” “随便。”顾成溪口是心非,“我可洝接星竽阏庋觥!?br /> 孟晋扬吻着顾成溪的眼睛,“睡吧。” “不想睡。”顾成溪说道,“虽然从魏传文的话里,我推断出你是因为我被绑架了,所以才不得已答应和魏静的婚事,可是你不应该亲自向我解释一下吗?” “我以为你不需要我的解释。” “为什么我不需要?”顾成溪说道,“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做的每一件事如果我不问的话,你从來都不曾主动向我解释过。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全都能理解,所以我现在还有些生气,非常需要你的解释。” 孟晋扬笑了,“老公,你哪里不理解?” 被“老公”这两个字一喊,顾成溪瞬间洝搅似⑵锲参氯崃诵矶啵巴蛞荒阏娴暮湍歉雠私峄榱耍腋迷趺窗欤俊?br /> “不会的。”孟晋扬严肃地说道,“这辈子我的合法伴侣只有你一个,如果这点事情我都不能向你保证的话,我就不配拥有你。” 顾成溪突然很是心虚,“晋扬,我把你给我的戒指弄丢了。” “在我这里。”孟晋扬从口袋里掏出戒指重新戴在顾成溪的手指上,“我们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你是跑不掉了。” 顾成溪摩挲着戒指,心里非常安稳,再加上孟晋扬暖暖的怀抱,只是瞬间,顾成溪就睡着了。 孟晋扬恋恋不舍地放开顾成溪,然后离开这间卧室,來到了另一个房间的门口,开门走了进去。 “你來了?真够慢的。”魏传文放下手里的书,“我已经困得不行了。” “你是笨蛋吗?”孟晋扬说道,“我又洝接泄娑悴豢梢韵人父鲂∈薄!?br /> “我睡得比较沉,所以怕你來了叫不醒我。”魏传文摸着自己的枪伤说道,“你的枪法可真不是盖的,打的恰是地方,既让我疼了,还可以让我进行基本的活动,我想让成溪喂我吃饭都找不到理由。” “成溪是……” “我知道,成溪是你的!”魏传文抢答道,“我只是想一下而已,又洝接懈冻鍪裁葱卸!?br /> “你把他的戒指扔了,这难道不是行动之一吗?”孟晋扬说道,“要不是看在多年前你出手帮过我的份上,你以为我会让你活到现在?”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魏传文说道,“早知道当年魏献派人打的是我将來的情敌,说什么我都不会出手帮你的。” “现在才后悔已经晚了。”孟晋扬说道,“你求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当年你的母亲的确不是正常死亡。我找到了当年法医手里的原始资料,上面注明死因是汞中毒。” “我已经猜到了。”魏传文的心情煞是沉重,“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现在偶尔想起当年母亲死去的模样,也觉得像是中毒。” 孟晋扬拍了拍魏传文的肩膀,“我还顺便查到了杀害你母亲的凶手,你想知道吗?” “还用你告诉我吗?”魏传文说道,“猜都猜出來了,除了魏献谁还会那么狠心?” “不想知道原因吗?” 魏传文摇头,“算了吧,人都死了还要什么原因?” 孟晋扬说道,“那你休息吧,我也该走了。” “等一下。”魏传文从袜子里拿出一个薄薄的记忆卡,“这是我这几年对魏献名下的财产以及产业所做出來的调查和统计,希望能够帮得上你。” 孟晋扬本來想说他查出來的东西自己早就知道了,但是又不好拂了他的好心,破坏了他为母报仇的心愿,所以就收下了记忆卡,“谢了,这绝对可以帮得到我。” 魏传文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來,“那就好,也不枉我这么多年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了。” 孟晋扬说道,“白天成溪就由你照顾了,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來看他的,所以就算你听见了什么声音也不用担心。” “什么声音?”魏传文顿时明白了,“你也欺人太甚了,居然在我的地盘和成溪偷/情!” “错了,不是偷/情,是约会。”孟晋扬说道,“平平淡淡的生活难免有些乏味,成溪也总是喜欢胡思乱想。所以我就不如借这次的机会和成溪玩几次紧张刺激的约会,顺便巩固一下我们之前的感情。” 魏传文扶额,“所以说你可以带他出去却故意不这样做?” “洝酱怼!泵辖锏靡獾厮档溃叭菀准轿遥上妥苁遣徽湎АO衷谄桨孜薰实囟喑鰜砹艘桓銮榈校上徒粽帕耍詹呕乖诔源住D歉蹦Q鹛岫嘤杖肆恕!?br /> 魏传文一脸鄙夷,“你还是小孩子吗?不用向我炫耀你的玩具有多好。” “不是玩具,是爱人。” “知道了。”魏传文摆手,“走吧走吧,我看见你就头疼。” “我也一样。”孟晋扬走向窗户,掀开窗帘仔细看了一下那几个杀手的具体位置,然后就翻窗而下,离开了这里。 孟晋扬离开后,魏传文才说道,“如果你真的把他当做是爱人,你怎么舍得杀了他的父母?糊涂啊糊涂!” 魏传文说完之后立即捂上自己的嘴巴,然后飞快地检查了房间的各个角落,直到确定房间里并洝接猩阆裢酚肭蕴髦喽鳎欧畔滦膩恚亮瞬炼钔飞系暮埂?br /> 天终于亮了,这个城市瞬间就被一个极大的新闻袭卷了,,孟晋扬与魏静已经订婚,即将成婚。 顾成溪看了一眼被那些杀手特意送进來的报纸,“这是故意要让我看到吗?魏献的手段也不过如此。” 魏传文倒是不认同顾成溪的观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孟晋扬和魏静之间的第三者了,就算刚开始一些舆论还能记得你是正妻,可是凭借魏献的手段,用不了多久,你就要过被众人谩骂的日子了。同性恋、小三,随便一条就足够让你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怎么样?现在你还会觉得魏献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吗?” “舆论吗?”顾成溪笑了,“我从來都不怕这些东西,而且我相信晋扬也绝对不会让我背负这些东西。” 魏传文说道,“你不要太相信孟晋扬,你越是相信他,我怕你将來受到的反弹伤害就越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顾成溪指了指头顶,“客厅里有摄像头,你说什么晋扬都会听到的。” 顾成溪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想听魏传文说出任何关于孟晋扬的坏话。 “唉!”魏传文很是无奈,“成溪,我总算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了!” “嗯?” “就算撞上了南墙,不把自己撞死,你也是绝对不会回头的!”魏传文气呼呼地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顾成溪淡定地看着手里的报纸,从容地说道,“那就等撞死了一次再说吧。” 在监视器前面,听到这句话的凌溪突然很佩服孟晋扬,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把顾成溪迷惑到这种地步的? 邹绍闲突然打着哈欠说道,“不看了不看了,魏传文搜集的东西果然洝接幸坏阌么Γ际俏颐且丫莆樟说摹!?br /> 池正新给邹绍闲端了一杯茶提神,“把它看完,大少爷把记忆卡带回來肯定是有用处的。” “好吧,既然阿新都这么说了。”邹绍闲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阿新,这茶一点都不提神,不如你亲我一下?” “咳咳。”凌溪说道,“我还在这里呢。” “咳咳。”戎皓龙说道,“我也在这里呢。” “刚才是谁在说话?我洝教健!弊奚芟芯锲鹱欤鞍⑿拢烨孜乙幌隆!?br /> 池正新略显尴尬,刚刚鼓足勇气想要送出自己的吻,芮季屿却扑了上來,“绍闲宝贝,不如我给你一个吻吧?” 邹绍闲大惊,“你这个死变态,昨晚喝醉之后还洝剿⒀溃“⑿驴炀任遥 ?br /> 池正新望天,“刚才是谁在说话?我洝教健!?br /> “噗哈哈哈……”凌溪和戎皓龙笑得停不下來。 孟晋扬在沙发上翻了一个身,然后从梦中醒了过來,“大早上的,你们怎么这么有活力?” 邹绍闲扑在孟晋扬的身上,“姓孟的,他们一群人欺负我一个,你要替我报仇。” 孟晋扬一脚把邹绍闲踹到地上,“欺负得好。” “……”邹绍闲说道,“我要在今天的早饭里下迷/药,把你们都迷倒,到时候一个个地欺负回來。” 几个人非常有默契地瞪着邹绍闲,然后同时开口说道,“那你就绝对死定了。”一四六、爱情与理智 一四六、爱情与理智 邹绍闲被几个人的眼神吓得后退了一步,手不小心按在电脑的键盘上。也不知道是按到了哪个键,记忆卡里的内容突然像是被刷新了一般,快速地从头到尾重新排列着。 几个人也不闹了,全都围在电脑旁边,等待着记忆卡排列刷新后的新结果。 大约两分钟之后,电脑的快速运作终于慢了下來。 看着记忆卡里的新内容,邹绍闲立即觉得头疼,“这是什么密语?我完全看不懂啊?” 其他几个人也看不懂,于是同时把期望的眼神放在孟晋扬的身上。 “如果我洝讲麓淼幕埃獠皇鞘裁疵苡铮枪判侣抻铩!泵辖锼档溃拔壹堑弥昂臀捍南辛墓妇洌谏洗笱У氖焙蛱匾飧乓晃煌饧鲜ρЧ庵钟镅浴!?br /> “……”几个人相互看着,心里在想,这个魏传文大概是脑子有病吧,居然用这种语言存储资料,谁能看得懂啊? 孟晋扬倒是有不一样的想法,魏传文用这种一般人都看不懂的语言來记录这么重要的资料,大概只是为了自保吧,他害怕记忆卡会落到魏献的手里。 “把这些东西复制下來一份。”孟晋扬说道,“晚上我会带着记忆卡再去找魏传文,你们可以利用白天时间找一个能看得懂古新罗语的人。” 凌溪立即说道,“找那个外籍教师不就可以了?” 孟晋扬说道,“魏传文告诉我这个外籍教师在他毕业的那一年得急性病已经死掉了,你们可以先去核实一下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凌溪难得聪明一次,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个外籍教师一死,也就是说整个城市很可能只有魏传文能够看得懂这种语言了。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什么东西?” 孟晋扬摸着凌溪的脑袋,夸张地说道,“不错啊,养了你这么多年,脑袋终于开窍了。” 凌溪继续开窍,“他不会是想要顾成溪吧?” 此话一出,戎皓龙立即把凌溪拉进自己的怀里,他怕孟晋扬一时控制不住他自己就把凌溪的脑袋给捏爆了。 孟晋扬的手静止在半空中,“阿新,全面打开你的关系网,务必在一天之内给我找來一个懂这种语言的人。” “是,大少爷。”池正新领命走了出去,邹绍闲则立即跟着他也跑了出去。 但是邹绍闲很快就又回來了,“晋扬,麻烦來了,你的未婚妻找上门了。”邹绍闲说完就又跑掉了。 孟晋扬的视线无意之中扫过凌溪。 凌溪立即委屈地说道,“我昨天晚上被做得太惨了,所以想歇半天再去杀了那两个女人。” 戎皓龙的脸像是被煮了似的,立即变得通红。 “你只用杀了魏然就可以了,至于魏静就不用你动手了。”孟晋扬说道,“我会亲自处理的。” “那就好。”凌溪说道,“魏然那个女人我已经把她给摸透彻了,典型的胸大无脑,总是被魏静牵着鼻子走,她比较容易对付。” “小心为上。”孟晋扬嘱咐了一句就和屋子里的芮季屿一起离开了。 凌溪感觉到戎皓龙的身体突然变得很僵硬,于是问道,“笨熊,你怎么了?” 戎皓龙盯着凌溪,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你什么时候把她给摸透彻了?你怎么能背着我做这种事情?不是说以后只有我一个的吗?” “啊?”凌溪想了想,刚才的这句话应该是坏在“胸大无脑”这四个字上了,“那个,你听我解释啊,我说她胸大无脑并不代表我真的看见她的胸有多大……好吧,我看见了,她穿那么暴露的衣服,我又不是瞎子,我怎么可能看不见?” 戎皓龙不说话。 “不过就是看一眼而已嘛。”凌溪说道,“和丰满的大肥肉比起來,我还是更喜欢你这种胸前有肌肉的,相信我,好吗?” 戎皓龙还是不说话,他已经不那么生气了,只不过心里有些悲哀。家人都死在这些个帮派的手里,如今自己又和最大帮派里的人纠缠不清,戎皓龙真的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笨熊,你还在生气吗?”凌溪说道,“为了一个即将死在我手里的女人而生我的气,我也很冤的啊。” 戎皓龙终于开口说道,“在帮助孟晋扬打败魏献之后,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为什么?你不打算要我了吗?”凌溪猜测,“你还是放不下那个警察的位置吗?” 戎皓龙摇头,“警察的位置已经被我放下了,既然我选择和你在一起,当然要选择一种与你相符的生活方式。只不过我的心里还有一样东西放不下,那就是家仇。” 凌溪在故意接近戎皓龙之前已经把他的身世查得清清楚楚的,当然明白“家仇”这两个字的意义。突然,凌溪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戎皓龙家人的死亡和孟家一点关系都洝接小?br /> “爱情真的是容易冲昏头脑的一样东西。”戎皓龙说道,“这一段时间,我差点都忘记了自己是个孤儿,也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家仇未报。” “我要帮你!”凌溪说什么都不会让戎皓龙撇下自己一个人的,“既然你已经选择和我在一起了,那么你的家仇也就是我的家仇。” “这可是你说的。”戎皓龙抓住凌溪的手,“以后想逃就逃不掉了。” “傻瓜才逃!” 戎皓龙问道,“你的家人呢?” 凌溪摇头,“我和哥哥是真真正正的孤儿,我们彼此的父母大概早就投胎转世年龄差不多都和我们一般大了。哥哥是姓孟的从垃圾堆里捡回來的,我是哥哥从臭水沟里捡回來的。” “……”戎皓龙怜惜地抱紧了凌溪,“孟晋扬这种大少爷居然还会去垃圾堆这种地方?” “他是被人绑架,然后藏在垃圾堆里的。”凌溪说道,“姓孟的以前被绑架的次数绝对超过他和顾成溪做/爱的次数,所以才练就了他一身的本事。” “孟晋扬不是应该被人保护得很好吗?” 凌溪只说了四个字,“家贼难防。” 戎皓龙明白了,所以便什么都不再问了。 孟晋扬本來想直接去见魏静,但是半路上却改变方向去了练武场,故意把魏静晾在了客厅里。 在孟晋扬打了半个小时的拳之后,芮季屿忍不住说道,“你这样做也未免太不绅士了,魏静的面前可是连一杯茶都洝接小!?br /> 孟晋扬一边打拳一边说道,“对付小人就不需要太绅士,她既然选择做小人,她就应该接受这种招待小人的待遇。” “好吧,你有理。”芮季屿问道,“那个,你找到阿哲了洝剑俊?br /> 孟晋扬收拳,“找到了。” “真的?”芮季屿激动极了,上前给孟晋扬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什么时候回來?” “不确定。”孟晋扬说道,“他本來是想要杀了萧齐的,但是萧齐的变化太大了,再加上他对身边救了他的男孩实在是太好,所以邵哲下不去手。” “下不去手还不回來干什么?!”芮季屿烦躁地揉着脑袋,“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他只是想花费一些时间确定萧齐是不是真的变好了,还是说他仅仅是在假装。”孟晋扬拍了拍芮季屿的肩膀,“你不明白吗?他已经不是单纯地想要为家人报仇了,他想为我们确认一下萧齐的存在对我们來说究竟是不是后患。” 芮季屿的心情平静了下來,“我明白了。你们在面对爱情的时候总是这么理智,只有我一个人的脑袋被冲昏了。” “不用说这些赌气话,邵哲回來的时候我自会通知你的。”孟晋扬想了想又说道,“说不定他还想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只要不是惊吓一切都好说。”芮季屿把手上的干净毛巾递给孟晋扬,“擦擦吧,我们再不出去,魏静就要疯了。” “那不正好吗?”孟晋扬拿着毛巾,扬起脖子擦干净身上的汗珠。 芮季屿立即转过身去,捂着鼻子,“我操,洝较氲秸飧龆骶尤换鼓苡栈蟮轿摇:芏嗄暌郧埃揖褪且蛭飧龆鞑虐夏愕摹!?br /> “……”孟晋扬无奈地把芮季屿鼻子里流出來的血擦干净,“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不能。”芮季屿躲避着孟晋扬的视线,“爱你爱了那么多年,一些铭刻在骨头里的东西哪是那么容易就忘得掉的?” 孟晋扬眸子的颜色深了一层,“这句话最好不要让邵哲知道,否则影响了你们夫夫之间的感情,我概不负责。” 芮季屿点头,“洝轿暑},我才不会傻到让阿哲知道这些。况且现在在我的心里,阿哲所占的分量是绝对高过你的。” “那就好。”孟晋扬穿好衣服,“走吧,我们该去会一会那个女人与小人混为一体的生物了。” “噗……”芮季屿的身体抖了抖,“你不要说得这么吓人好吗?老子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落满地了。” 孟晋扬还真的想不出來别的形容词來形容魏静了,生物混合体不是正好吗?一四七、你太天真了 一四七、你太天真了 魏静在客厅里等得很不耐烦,她是魏献的长孙女,这辈子从來都是高高在上的,被别人当做菩萨供奉着。现在她拉下脸皮主动來找孟晋扬,却洝较氲礁湛季统粤吮彰鸥睦锏呐上攵?br /> 看着姗姗來迟的孟晋扬,魏静收起烦躁,高傲地敲着面前空空的桌子,“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如果你來这里只是为了享受我的待客之道的话,那么请原谅我不奉陪了。”孟晋扬吩咐佣人,“送客。” “孟晋扬!”魏静终于耐不住了,“你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 “所以呢?”孟晋扬的语气很是随意,显得很不在乎,事实也的确如此。 魏静得意地笑着,“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要住在这里,做这里的女主人。” 孟晋扬问道,“这是孟宏瑞教你的说辞?” 魏静(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