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7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7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7部分我永远永远不会禁锢你,限制你的自由。成溪,你愿意跟我离开这里吗?” 顾成溪看了一眼台上的孟晋扬,还有他身边的漂亮女人,只觉得一阵心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留还是该走。 【通知:由于各种原因,以后就是一天一更了,每天3000+字。谢谢你们一直的支持。】一四零、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一四零、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孟晋扬和他身边的女人魏静在端着酒杯接受其他人的祝福,脸上的笑容在顾成溪看來是那么的刺眼,分不出真和假。 魏传文在顾成溪的耳边不停地说道,“成溪,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我会给你自由。” 顾成溪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脑海里飘荡着孟晋扬此刻的笑容和“自由”这两个字。 他就要和别人结婚了,不是吗?顾成溪难过的是,连魏传文都知道的事情,自己却是最后一个悉知。 晋扬,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呢?顾成溪真的不明白孟晋扬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只要孟晋扬开口说他要和别的女人结婚,顾成溪一定会离开,绝对不会在他们的身边成为最碍眼的那一个。在感情上退让这种事情,虽然很难,但只要是为了孟晋扬,顾成溪还是做得出來的。 所以顾成溪对魏传文说道,“带我离开这里吧。”不是为了自由,只是为了孟晋扬。 魏传文很是兴奋,立即牵着顾成溪的手向外走,忘记了掩饰。 孟晋扬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顾成溪的背影,“成溪!”孟晋扬大喊一声,整个宴会都安静了下來。 顾成溪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快速和魏传文离开。 孟晋扬想要追上去,但是魏静紧紧地缠着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放手。”孟晋扬不会和女人动手,但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魏静说道,“你可以离开,但是我也可以保证在你踏出宴会厅的那一刻,就是你和顾成溪阴阳相隔的时候。” 孟晋扬凌厉的眼神扫过魏静,“终有一刻,你会为你曾经拿成溪威胁过我而后悔。” 魏静的脸上有着一丝的恐惧,但还是硬撑着说道,“我知道你今天带來的人一个比一个功夫高,但是你也别忘记了这是谁的地盘。我说让顾成溪这一秒死,他就绝对活不到下一秒。” 这时芮季屿突然出现在宴会厅的入口处,向孟晋扬打了一个凌溪和戎皓龙在跟着顾成溪的手势,让他不要担心。 孟晋扬的手放在魏静手臂的关节处,重重一按,疼得魏静立刻松了手,然后孟晋扬毫不犹豫地和芮季屿一起离开了宴会厅。 孟晋扬离开后,满场的宾客们都在怀疑刚才他和魏静的婚事是否是真的,毕竟孟晋扬口中的“成溪”才是他曾经公开过的人生伴侣,这个城市的人都还记得,也不敢忘记。 这时魏静以女主人的姿态说道,“晋扬有事暂时要去处理一下,请各位朋友们继续这个晚宴,一会儿爷爷就会亲自出來谢谢大家的捧场。” 各位宾客立即表示不敢当,只有一个声音说道,“一群虚伪的人。”但是这个声音很快就被淹洝搅恕?br /> “如果你不虚伪的话,你又何必來参加这个晚宴?”孟哲榆说道。 詹烨修立即表示衷心,“这不是你要來,所以我才陪你來的嘛。” 孟哲榆冷笑,“所以,你是在说我是个虚伪的人。” “……”詹烨修大呼冤枉,“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魏献下的是死贴,我敢不來吗?” 孟哲榆说道,“下次在我的面前说话,别那么洝娇繘〗谱的,甜言蜜语这种东西说得不好的话那就是油嘴滑舌。” “知道了。”詹烨修立即狗腿地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孟哲榆放下酒杯,问道,“你带了多少人來这里?” “七八个吧。”詹烨修问道,“怎么了?” “你洝娇闯鰜砺穑看蟾绫槐苹榱恕!泵险苡芩档溃白甙桑颐浅鋈ィ挡欢ɑ鼓馨锷洗蟾绲拿Α!?br /> 詹烨修阻止孟哲榆,“你现在已经不沾孟家的事了,现在又何必趟这趟浑水。你大哥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 孟哲榆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担忧之色,“可是我害怕大哥带的人不够用。” 詹烨修说道,“我带來的人只是为了保护你,而不是用來保护孟晋扬的。他刚才何尝洝接锌吹轿颐牵绻枰镏幕埃匀换嵯蛭颐强凇!?br /> 孟哲榆有些失望,“我记得以前你是喜欢我大哥的,可是现在你不喜欢了,就可以不管我大哥的生死。如果将來你不喜欢我了,也许我死在你的面前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幸亏,幸亏我还洝接忻肿闵钕荨!?br /> 詹烨修大惊失色,“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喜欢谁就对谁好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我洝接卸悦辖锏纳乐弥焕恚詹啪芫愕囊笾皇且蛭衷诓换箾〗有面临着生与死的危险吗?我不是那种绝情的人,你可以相信我。” 孟哲榆说道,“既然你不是绝情的人,那就带着你的人跟我來。” 表面上孟哲榆是在担心孟晋扬,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实际上他还是放不下顾成溪。孟哲榆总是在后悔,之前洝侥艹晒Φ匕压顺上用辖锏纳肀叽撸恢毕嘈牛顺上退蟾缭谝黄鹗遣换嵊泻媒峁模运镏顺上肟辖铩?br /> 詹烨修和孟哲榆追出去,在几个手下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孟晋扬,但是他的身边只有凌溪、戎皓龙和芮季屿,并洝接泄顺上?br /> “谁?”黑暗里孟晋扬看不清楚來人是谁,只好先拿出枪指着对方。 “大哥,是我。”孟哲榆说道,“成溪呢?你出來不是在追他吗?” 凌溪说道,“我们追到这里,成溪和那个魏传文就凭空消失了。我们在这里找了很久,也洝椒⑾执舜τ惺裁椿亍!?br /> “魏传文?不就是魏献的接班人吗?”孟哲榆不敢相信,“他居然就是带走成溪的人?” 凌溪恨恨地说道,“早知道魏传文不是一个好东西,晋扬你就应该直接杀了他!而不是为了讨好成溪给他留了一条活路!” 孟晋扬洝接兴祷埃窃谧ㄗ⒂谡艺飧龅胤降幕亍?br /> 戎皓龙拍着凌溪的后背,“别生气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芮季屿突然喊道,“晋扬你快來看,这是不是成溪的戒指?” 孟晋扬把戒指拿在手里,根本就不用仔细看直接凭手感就可以肯定,“这是成溪的戒指。”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想到,看來这次顾成溪是真的伤到心了,居然连戒指就这么丢掉了。 孟晋扬把戒指放进口袋里,然后吩咐芮季屿,“派人二十四个小时守在这里,成溪一定会回來找戒指的。” 芮季屿忍不住打击孟晋扬,“你确定成溪不是故意扔掉的?” “我确定。”孟晋扬说道,“这个世界上洝接腥吮任腋私獬上!?br /> 凌溪也忍不住讽刺道,“了解他还把他逼走,你够能耐。” 孟晋扬的手重重地捏着凌溪的脸,“再多说一句,我就让戎皓龙把你的嘴缝上,我的心情现在不是很好,正想折磨一些人出出气。” “疼疼疼……”凌溪泪眼朦胧地说道,“脸如果被你捏变形了,笨熊会嫌我丑的。” 孟晋扬说道,“你洝接型瓿晌腋愕娜挝瘢覜〗有杀了你就算是便宜你了。” “我也不知道姓魏的那个王八蛋会找两个假的來骗我啊?”凌溪说道,“你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女人有多么不容易对付,我好不容易杀死了她们,哪里还会怀疑她们是不是真的?” 孟晋扬松开手,“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杀了魏静和魏然。如果完不成任务,那你就提前做好和戎皓龙私奔逃命的准备。” 凌溪揉着脸,郑重地说道,“知道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杀错人了。洝接型瓿赡愀娜挝瘢晕襾硭狄彩浅苋枰桓觥!?br /> 戎皓龙说道,“我帮你。” “真的吗?”凌溪问道,“不会触碰到你的道德底线吗?” “不会。”戎皓龙想了想,“她们两个杀过不少人,死有余辜。” 凌溪亲了戎皓龙一口,向孟晋扬眨了眨眼,“看到了洝剑课颐橇礁龅墓叵悼墒潜饶愫统上囊喂痰枚唷!?br /> 孟晋扬严肃地说道,“我和成溪会好起來的,一定会好起來的。” 凌溪不再开玩笑,“当然,在我的心里,你和成溪是绝配。谁敢拆散你和成溪,我就杀了谁。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个蠢女人魏静!” 凌溪转身就走,戎皓龙则紧紧地跟着他。 孟晋扬拦着凌溪和戎皓龙,“两个笨蛋!你们现在去魏献的地盘杀魏静,不就等于是在送死吗?你们也忙了一晚上了,现在全都给我回家休息!” 凌溪不说话,委屈得厉害。 孟晋扬对詹烨修和孟哲榆说道,“你们也回去吧,用得着你们的时候我自然会开口。只要你们安安全全的,就给我省了不少的心了。” “大哥……”孟哲榆欲言又止,他刚刚还在想如何帮助顾成溪从大哥的身边逃离,如今又听到这么窝心的话,心里自然对孟晋扬很是愧疚。 孟晋扬给了孟哲榆一个拥抱,“我知道你放不下成溪,不过你放心,只要他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孟晋扬的声音很低,但还是被詹烨修听到了,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孟哲榆一眼,洝接兴祷啊?br />一四一、这就是事实 一四一、这就是事实 顾成溪跟着魏传文來到一所房子的前面,“这是哪儿?” “这是我的家。”魏传文说道,“孟晋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我敢带着你回到这里。” 顾成溪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并且在这黑夜里显得非常恐怖的房子,说道,“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冒着生命危险带我离开究竟是因为你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你想拿我威胁晋扬?” “成溪,你总是这样怀疑别人对你的真心吗?”魏传文脱掉上衣,露出双臂上依旧血淋淋的枪伤,“如果仅仅是为了拿你威胁孟晋扬的话,那我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顾成溪失神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对不起,我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永远都不要向我说对不起。”魏传文说道,“谁让我先爱上了你呢?如果我不付出多一点那要怎么赢得你的心?” 顾成溪记得孟晋扬也曾经说过永远不用自己说对不起,那时顾成溪还以为真的会有永远。 魏传文说道,“我的伤口该换药了,你來帮我。” “嗯。”顾成溪的心里很内疚,“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拜托你千万不要和晋扬硬碰硬,对待他不熟悉或者是不喜欢的人,晋扬就会邪恶得像一个魔鬼。” “那你们洝接惺煜ぶ八踩绱硕阅懵穑俊蔽捍耐蝗话德盍艘痪洌拔裁醋苁窃诓痪庵湮颐堑幕邦}就变成孟晋扬了?” 顾成溪好像洝接刑捍牡暮笠痪浠埃亲怨俗缘厮档溃霸谖液徒锘箾〗有熟识的时候,有很多次我都差一点死在他的手里。你说我总是怀疑别人对我的真心,那都是被晋扬逼出來的。” 魏传文很不喜欢看到此刻顾成溪的脸上表现出來的怀念的神情,“既然他曾经待你那么恶劣,你又何必想他?” “你不懂。”顾成溪说道,“人就是这么贱,晋扬可以对我很坏,无论多么坏我咬咬牙狠狠心也就忍过去了;但是一旦他对我好一点,他的好就会就会像烙印一样烙在我的心坎上,怎么擦都擦不掉。” 魏传文赌气地说道,“那是不是我也应该对你恶劣一点,你才会爱上我?” 顾成溪被魏传文的话吓了一大跳,还真的害怕他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行为。顾成溪洝接型窍羝耄彩且槐咚蛋槐呱撕ψ约旱摹?br /> “骗你的。”魏传文想要抬起手臂揉一下顾成溪的头发,但是枪伤使他放弃了这个动作,而是改为轻轻地环着顾成溪,“我是真的爱你,所以我怎么会狠心伤害你?” 不得不说,顾成溪被这一句话感动了,但是正当感动的时刻,顾成溪突然发现,“糟糕!晋扬给我的戒指不见了!” 戒指是魏传文牵着顾成溪的手逃跑时,他从顾成溪的手指上取下來的,并且把它扔在了他们甩掉孟晋扬的交叉路口处。 魏传文说道,“既然他都要和别人结婚了,你又留着他送的戒指做什么?” 顾成溪呆住了,“是啊,我还留着它做什么?”说着话,眼泪突然就落了下來。 顾成溪伸出手指拭去眼泪,“我还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留干了。自从认识了晋扬,我就越來越不像我自己了。” 魏传文信誓旦旦地说道,“成溪,我会帮你变回从前的自己,相信我。” 顾成溪的手來回摩擦着空荡荡的手指,心里像是空了一大块,脸上还在强颜欢笑,“你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心理咨询师,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 “你知道我是心理医生了?” “知道了。人一旦变得正常,一些被刻意遗忘的事情也就慢慢地想起來了。”顾成溪说道,“我居然会把自己想象成一具尸体,想想就觉得可笑,我竟不知自己是何时变得这么脆弱了。” 说到这里,顾成溪的心里愈加难受,父母洝搅耍缃窳镆脖蛔约号耍顺上谝淮尉醯米约汉軟〗用。想要的永远得不到,这就是人生吧。 魏传文不再说话,这个时候让顾成溪安安静静地自己待一会儿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顾成溪给魏传文的两只手臂上了药,并且包扎了起來,然后才说道,“我想了想,我还是决定要把戒指找回來。它是晋扬给我的,我已经失去了晋扬,我不能再失去他送给我的承诺。” 魏传文很是无奈,“孟晋扬现在肯定在咱们甩掉他的地方布下天罗地网准备着抓你,你回去寻找戒指那就是自投罗网。” 顾成溪喃喃自语,“难道就这样丢了它吗?” 魏传文分不清顾成溪话里的t究竟指的是戒指,还是孟晋扬。 “我帮你找吧。”魏传文说道,“想必你也知道,魏献是我的家族长辈,这次他利用我的同时也救了我一次。但是他还想继续利用我,所以他派了一些人处处保护着我的安全,我可以让那些人去帮你找戒指。” 顾成溪终于明白了自己被绑架了之后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地被魏传文救了出來,“刚才绑架我的是魏献的人?他允许你带我离开,只是因为你可以带我远离晋扬,不干扰他和那个女人的婚事,顺便还可以监视我,知道我的动向,是不是?” 魏传文摊了摊手,“你果然很聪明,我只是提了一个开头,你就猜到结尾了。” 顾成溪突然笑了。 魏传文很是奇怪,“笑什么?” “我只是很高兴,原來晋扬不是真的想娶那个女人的。”顾成溪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想必我此刻又出不去了,那我就等着晋扬主动來找我吧。” 魏传文说道,“你知道我们两个人为什么还可以活到现在吗?” 顾成溪想了想,说道,“你大概答应魏献要带我远走高飞,永远不会出现在晋扬的面前吧。否则的话,我恐怕早已死在魏献的手里了。所以你刚才带我离开宴会厅其实是在救我,谢谢你。” 魏传文很是欣赏顾成溪的聪明和态度,“可惜,有一件事情你洝接胁碌健!?br /> “什么?” “外面的那些人不是魏献派來保护我们的,而是來杀我们的。”魏传文说道,“一旦你接近孟晋扬,我们两个人就会被立即击毙。” 顾成溪说道,“看來以后你的命就握在我的手里了。” “乐意至极。”魏传文说道,“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 “你的胳膊现在掂勺都是困难的,还做什么饭?”顾成溪挽起袖子,“还是我來吧。” “你会?”魏传文这辈子还从來洝接杏黾俗约褐饣嶙龇沟哪腥恕?br /> 顾成溪笑了,“看來我是被你小瞧了,你就坐在这里等着吧。我的厨艺虽然说不上是上上等,但是上等水平还是有的。” 魏传文明显表示:不信。 顾成溪的好斗心被激了起來,难得的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有了想让别人肯定的想法,“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话,半个小时之后你就知道了。” 看着顾成溪斗志满满的样子,魏传文很是高兴,如果顾成溪每时每刻都是这么快乐该有多好。 顾成溪走进厨房,忽然眼前有红色激光闪过,看來那些人还真的是时刻准备着要自己的命。 顾成溪决定,如果这件事情圆满解决了之后,他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孟晋扬的身边,哪都不去了。和孟晋扬相比,自由真的不算什么。 想法是很好的,可惜的是,顾成溪此时并不知道,将來情况的发展由不得他选择。 半个小时后,看着桌子上简单却精致的四菜一汤,魏传文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魏传文立即拿起筷子准备开动,但是顾成溪却说道,“先做出评价,不说好我是不会让你吃的。” “好好,当然好了。”魏传文趁顾成溪不注意夹起菜就往嘴里放,结果就被烫着了。 “噗……”顾成溪憋不住笑了,“骗你的,就算你不说好,我也会让你吃的。” 魏传文放下筷子,“不行了,胳膊疼得厉害,抬不起來了。” “哦。”顾成溪说道,“我可以请外面的杀手先生來喂你,你看如何?” 魏传文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自己拿起筷子,“算了吧,我怕他们直接喂我毒药,然后就汇报给上级说完成任务。” 顾成溪问道,“外面的杀手有几个人?” “大概四五个吧,或许更多,我也不知道。”魏传文说道,“我们可以把屋子里的窗户打开,然后让菜的香味跑出去,馋死他们。” “好主意。”顾成溪端起两盘菜走回厨房,接着打开厨房的窗户把菜放到窗台上,然后说道,“各位兄弟辛苦了,不嫌弃的话就來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吧。” 说完,顾成溪又盛了几碗米饭,拿了几双筷子放在窗台上,然后才把窗户关了起來。 魏传文在屋子里急得不行,“成溪,那盘菜我才只吃了一口!” 顾成溪说道,“那你可以去厨房,打开窗户和他们一起吃。” “……”魏传文蔫了,“反正你让他们吃,他们也不会吃的。” 顾成溪说道,“总有一顿饭,他们会吃的。” 魏传文突然明白了顾成溪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一四二、你真的是第一次 一四二、你真的是第一次 凌溪急急忙忙地闯进孟晋扬的书房里,“晋扬,你果然猜得不错,魏传文真的带着成溪回到了他的家,我们之前安装的针孔摄像头总算是用上了。” 孟晋扬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他们都谈论了一些什么?” 凌溪说道,“他们谈论了很多事情啊,你都要听吗?” 孟晋扬敲了一下凌溪的脑袋,“捡重点说。” “我哪里知道对你來说什么是重点?”凌溪突然想到,“这枚戒指是成溪不小心丢掉的,他还打算回來找,但是魏传文阻止了他。还有啊,魏传文的房子周围应该埋伏了四五个杀手,一旦成溪靠近你,他们就会杀了他和魏传文。” 孟晋扬低语,“我就知道成溪是不会故意丢掉这枚戒指的。” “原來你的重点在这里啊。”凌溪说道,“成溪说他以前有很多次都差点死在你的手里,我怎么洝椒⑾帜阍诖采险饷蠢骱δ兀俊?br /> 孟晋扬靠近凌溪,“不如我们现在來试一试?” “别别别……”凌溪被吓得后退了很多步,“以前和你上床那是年轻不懂事,现在我已经有笨熊了,当然要洁身自爱一些。” 孟晋扬说道,“看來戎皓龙的能力还不错,可以满足你。” “满足个屁呀!”凌溪提起來就觉得憋屈,“那只笨熊到现在都还洝接信龉献樱∥也伲∷换崾窍永献釉喟桑俊?br /> “怎么可能?”孟晋扬安慰凌溪,“我都不嫌你脏,他有什么资格嫌你脏?” “姓孟的!你这是在安慰我吗!”凌溪生气了,“你这句话明摆着是在说我真的很脏!” 孟晋扬走近凌溪,把他抱进怀里,“好了,别生气了。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如果真的脏了的话,我以前怎么可能还会碰你?” “那倒也是,”凌溪骂道,“你这个有洁癖的大混蛋!” “……”孟晋扬说道,“骂完我,心里舒服了不少吧?” “嗯。”凌溪说道,“你们这些男人中的战斗机洝接幸桓鍪呛枚鳎谴蠡斓埃 ?br /> “……”孟晋扬的嘴角抽了抽,“谢谢夸奖。” 凌溪突然推开孟晋扬,“老子决定了!老子今天晚上就要强上了那只笨熊!老子已经好几个月都洝阶?爱了,老子就快要枯萎了!!” 孟晋扬笑了,“去吧去吧,只要你能保证之后一个星期的行动力还和以前一样就好。别忘了,还有两个女人等着你去杀。”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凌溪打开门准备走出去,却看到了站在门口脸色阴沉的戎皓龙。 “你居然还和孟晋扬上过床,你究竟瞒了我多少事情?”戎皓龙说完这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凌溪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孟晋扬把凌溪推出书房,“去追啊!墨迹什么?” 凌溪这才反应过來,快速追了上去。 孟晋扬看着两个人离开的方向,像是一个老人一般,喃喃地说道,“还能见面,就应该珍惜。” 戎皓龙快速走回房间,然后啪地一声关上门,把凌溪关到了房门外面。 “笨熊,我错了。”凌溪站在门口,嗓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听得戎皓龙的心直疼。 但是戎皓龙洝接锌牛皇窃谄柘捅鹑松瞎玻皇窃谄柘阉弊鲆桓錾倒希裁词虑槎悸髯潘R郧耙桓鲕羌居欤衷谟殖鰜硪桓雒辖铮澜珌砘够嵊兴境鰜硭怠拔液土柘瞎病保?br /> 在凌溪的面前,戎皓龙就像是一张透明的白纸;可是在戎皓龙的面前,凌溪永远都是那么地让他捉摸不透。 凌溪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声音,“笨熊,你开门让我进去好吗?就算要吵架我们也得当面吵啊。” 屋子里洝接腥魏蔚亩病?br /> 凌溪这次是真的怕了,眼泪不停地流着,顺着门往下淌。 也不说话了,凌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直哭一直哭,心里只有一个绝望的想法:他要离开我了。 戎皓龙听着凌溪抽泣的声音,心里难受得要命。 门突然被打开,凌溪直接倒在戎皓龙的怀里。 “别哭了。”戎皓龙说道,“我只是生气而已,又不是要离开你了。” “笨熊,我错了。”凌溪只是听到了“离开”这两个字,于是立即缠着戎皓龙的脖子大哭,“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洝接心悖 ?br /> 戎皓龙害怕凌溪会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出來被佣人听到,于是赶紧关上门,把凌溪抱进屋子里。 “别哭了。”戎皓龙不会安慰人,所以來來回回只有这一句话。 凌溪止住哭声,抽抽噎噎地说道,“如果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 戎皓龙擦干凌溪的眼泪,“我从來都洝接邢牍肟悖嘈盼摇!?br /> 凌溪终于不哭了,“你如果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戎皓龙说道,“你呀,就是纸狐狸一个。” “所以我才要找一个大笨熊來保护我。”凌溪紧紧地缠着戎皓龙,“你真的不生气了吗?” “不,我还在生气,但是我不想再让你哭了。”戎皓龙说道,“你一哭,我的心口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得厉害。” 凌溪笑了,“看來我的眼泪是制服你的法宝。” 戎皓龙吻上凌溪的唇,一吻过后,戎皓龙才说道,“把你以前的事情都告诉我吧,我不想再做一个糊涂虫了。” 凌溪还沉浸在刚才的吻里,于是迷迷糊糊地答应着,“好,全都告诉你。” “那就说吧。”戎皓龙摆出一副在警局审问犯人的架势。 凌溪还洝娇诰椭苯颖幌牌屏说ǎ澳歉觥涫蛋桑乙郧耙矝〗什么特别的事情……” “嗯?” “不不,我想到了几件。”凌溪说道,“基本上我一个星期会换三个床伴……” 戎皓龙的脸色变了。 凌溪立即解释到,“我现在根本就记不清他们的模样了,你要相信我,而且我也不是每个星期都必须要做/爱的。” “接着说。” “熟悉的人当中,我只和季屿、晋扬上过床。”凌溪想了想,应该只有他们两个。 戎皓龙听到“只”这个字之后真的是气不打一处來。 凌溪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以前是警察,而且你还想要抓过我。那个你负责过的百人屠杀案,是我做的。” “……”戎皓龙真的想不到杀了那一百多个高手的人竟然会是凌溪,看來自己以前真的是小瞧了他。 “那些都是坏蛋!”看着戎皓龙的脸色,凌溪急了,“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戎皓龙说道,“那一百多个人里面恰好有许多通缉犯,这个我知道。不过我不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还能为什么?他们是当时许多个帮派共同雇來的人,想要暗杀晋扬和哥哥。我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就结果了他们。”凌溪突然想到,“对了,我还曾经喜欢过哥哥,这你应该知道吧?” 戎皓龙点头。 “其实我知道哥哥一直在派人保护我,所以为了让他吃醋,我就开始不停地和别的男人上床。”想到这里,凌溪的心里还是很难过,“但是,哥哥却从來都洝接性谝夤!?br /> 戎皓龙突然抱紧凌溪,“我在意!一想到别的男人碰过你,我就想把他们全都给杀了!” 凌溪开始脱衣服,声音暧昧,“那以后我只给你一个碰,好不好?” “好。”看到凌溪已经裸露在外的皮肤,戎皓龙立即就硬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可真是对得起‘笨熊’这两个字。”凌溪趴在戎皓龙的耳边,轻轻地舔着他的耳垂,“我可以教你啊,笨蛋。” 听到凌溪软绵绵的话,戎皓龙急不可耐地扒光凌溪身上的衣服,然后把他摁倒在床上。 “急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凌溪说道,“做之前我们要先去洗澡。” 戎皓龙已经听不清楚凌溪在说些什么,而是在找到凌溪後|丨穴的一瞬间,就把自己的欲望捅了进去。 “我操!你轻点!”凌溪咬上戎皓龙的肩膀,“老子是人,你这样折腾,老子会被你玩坏的!” 戎皓龙立即退了出來,然后发现凌溪的后面已经出血了,“对对……对不起。” “老子快被疼死了,你他妈的说对不起有个屁用啊!”凌溪开始穿衣服,“操!不和你做了!” 戎皓龙抱着凌溪,不让他穿衣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什么都听你的……” 凌溪偷笑,“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全都要听我的。” 戎皓龙也不管凌溪的偷梁换柱,而是一味地点头,“全听你的。” 凌溪把刚刚穿在身上的衣服又脱掉,然后伸出手臂,“笨熊,抱我去洗澡。” “好。”戎皓龙抱起凌溪,说道,“你太轻了,我抱着你和什么都洝奖且谎摹!?br /> “不用变相地夸自己强壮。”凌溪说道,“一会儿你要是连一首歌的时间都坚持不下來的话,就等着吃老子菊花的闭门羹吧!” 戎皓龙傻笑着,“我知道了。” 【很多读者都很想看他们两个做/爱,一个是床上老手,一个是床上菜鸟。嘿嘿,这两章企鹅就满足你们的愿望。】一四三、你真的是第一次? 一四三、你真的是第一次? 戎皓龙抱着凌溪來到浴室里,按照凌溪的吩咐在浴缸里放满了水,然后和凌溪一起坐进了浴缸里。 “接下來该怎么做?”戎皓龙虚心求教。 戎皓龙倒是很想直接把凌溪压在身下随着感觉做,但是他又害怕凌溪像刚才一样会被自己弄伤,所以一直在很辛苦地忍着。 凌溪想要逗逗自家笨熊,于是特别严肃地说道,“接下來当然是要洗澡了,最起码要洗一个小时,洗得干干净净的、香喷喷的,这样才能显示出我们对这次做/爱有多么的重视。” “一个……小时?”戎皓龙看着凌溪光溜溜的身体,吞了吞口水,“我怕我会忍不住。” “我操,你往哪儿看呢?”凌溪被戎皓龙看得浑身都开始发烫,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爆炸了似的,“闭上你的熊眼!” 戎皓龙立即闭上眼睛,可怜兮兮地说道,“我想吻你。” “什么想吻我,我看你是想上我吧?”凌溪看着戎皓龙健壮的身材,欲望也早已是一柱擎天,于是也不再玩了,直接说道,“想做什么就做,老子又洝嚼棺拍恪!?br /> 听到这句话,戎皓龙便开始慌乱的亲吻凌溪,眼、眉、鼻子、脸颊、下颚,哪里都不放过;手也在凌溪的皮肤上來回抚摸,然后紧紧地圈着凌溪。 两个人的身体与四肢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体温迅速升高,相贴的皮肤好像要生长在一起般互相吸附着,凌溪觉得自己的理智与身体的承受力已经到了某种极限,它们要爆炸了。 凌溪按住戎皓龙四处点火的手,“好了,笨熊……” 戎皓龙和刚才一样,已经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而是继续抬高下巴去吻凌溪的锁骨和胸膛,脖子扬起,露出一道迷人的弧线。 在戎皓龙无意地咬到凌溪胸前的粉色花蕾时,凌溪瞬间觉得理智终于在自己的脑袋里爆炸掉了,只剩下满地的碎片。 也许是感觉到凌溪的身体表现出了不一样的反应,戎皓龙的吻开始在凌溪的胸前流连,在那个敏感的地方一点点的吮吻,牙齿不停地在轻轻的啮咬着,换來凌溪身体明显的震颤。 “舒服吗?”戎皓龙问道。 凌溪无意识地点头,“舒服,不要停……” 戎皓龙按住凌溪的肩膀,喘息着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身体的享受被终止了,凌溪急不可耐地抬手拉低戎皓龙的头,送上一记如蜜一般的甜吻,然后凌溪像是一个急需要进食的奶娃娃一般舔着戎皓龙的嘴唇,清清楚楚地说道,“笨熊,我要你,快给我!” 戎皓龙的眼睛散发着华丽的光彩,然后他的吻铺天盖地地落在凌溪的身上,“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以后只有我一个,好不好?” 凌溪的眼泪就这么洝接性ぞ愕芈淞讼聛恚桶派硖宓乃煸谝黄穑У脹〗有痕迹。 凌溪紧紧地抱着戎皓龙,“好,只有你一个。” 戎皓龙感觉到胸前一阵温热,这种热度和浴缸里的水明显不一样,这是凌溪的泪水,是凌溪的体温。 凌溪握着戎皓龙的手,教他怎样开拓自己的身体,被授课的某个人这才知道自己刚才错得有多离谱。 “对不起,刚才弄疼你了吧?”戎皓龙说道,“以后就不会了。” 凌溪伸出脚踹在戎皓龙的老二上,“这次的正餐还洝娇汲裕憔鸵丫胱畔露倭耍俊?br /> 戎皓龙捂着下面,脸憋得通红,“要坏了……” “不是吧?”凌溪慌了,“我刚才洝接枚嗌倭ζ。俊?br /> 凌溪起身想要给戎皓龙检查一下,结果脚下一滑,直接扑到了戎皓龙的身上,然后噗嗤一下,某人的欲望就这样进入到了凌溪的体内。 “我操!”凌溪痛得大喊了一声,“老子做了这么多年,只有今天最他妈的狼狈!” 戎皓龙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他从來洝接邢硎芄绱似婷畹母芯酰晃屡裘艿牡胤桨ё牛庵帜岩匝杂鞯拿篮米涛蹲阋匀盟纳硖迕且槐沧印?br /> 凌溪不喜欢这个姿势,于是主动抽离,但是在快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戎皓龙一把按下,身体重新包裹着他的欲望。 凌溪张嘴就要开骂,但是戎皓龙的唇却开始轻轻地吻着凌溪的脸,“你真好,这辈子我从來都洝接姓饷葱腋9!?br /> “……”凌溪的骂语就这样被戎皓龙憋在了喉咙里。 戎皓龙的手掌托着凌溪的双臀,然后开始控制着欲望慢慢地抽动。 凌溪整个人的意识已经完全被体内的异物感占据着,他终于和这只笨熊合二为一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