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6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6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6部分医生给我请來。” 孟晋扬骗顾成溪,“一会儿有一个老朋友要來拜访我,可是我却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你替我陪他说说话。” “找别人不行吗?”顾成溪说道,“我现在只想睡觉。” 孟晋扬摇头,“成溪,我希望你可以认识我所有的朋友,难道你不想吗?” 顾成溪刚要说不想,可是看到孟晋扬不知什么原因无奈又心疼的眼神,他就鬼使神差地说道,“我想。” “真乖。”孟晋扬奖励顾成溪一个吻,“我希望我的朋友也能够多多了解你,所以到时候你可以多谈一些关于你自己的事情。” “我知道了。”顾成溪接连打了几个哈欠,“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啊?有洝接惺裁床环奖闾嘎鄣幕邦},你提前告诉我,免得我到时候说错话。” 孟晋扬哪里知道一会儿请來的心理医生叫什么名字,只好说道,“这就要考验你的谈话技巧了,我是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原來这是一场考试啊?”顾成溪突然有了精神,“你放心吧,我一会儿是绝对不会在你的朋友的面前给你丢脸的。” “是吗?这么有自信啊。”孟晋扬说道,“那好吧,如果你不小心给我丢脸的话,我可是要惩罚你的。” 顾成溪苦着脸,“你不让我睡觉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惩罚了。” 孟晋扬更加无奈,他不能再让顾成溪总是睡觉了,他害怕顾成溪从此之后真的会一睡不醒。 “刚才不是已经让你睡半个小时了吗?”孟晋扬装得很可怜,“你总是睡觉,都洝绞奔渑阄伊恕>退阄抑皇悄阊囊恢怀栉铮彩切枰闩惆榈摹!?br /> 顾成溪想到自己每次睡醒都能看到孟晋扬坐在床边孤单地看着自己,顿时就心疼了,“对不起,我以后尽量少睡,尽量多陪你。” “不要向我说对不起。”孟晋扬抱着顾成溪,心里一阵悔恨,“永远不要向我说对不起。” 顾成溪刚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孟晋扬走出卧室,问道,“请來的人是最好的心理医生吗?” “回大少爷的话,此人的口碑很好,是本市最好的那家医院里最好的心理医生。” “你已经嘱咐过他要假装是我的老朋友了吗?” “回大少爷的话,已经嘱咐过了。” “嗯。”孟晋扬也來不及问这个心理医生的底细和背景如何,就进屋把顾成溪带了出來,“我的老朋友已经來了,我还有事就不过去了,你要好好陪他聊聊天。” “知道了。”顾成溪在佣人的带领下走进一个房间,而孟晋扬则快速走向监控室。 走进屋子里看到孟晋扬的老朋友,顾成溪就惊呆了,“咦?晋扬的老朋友怎么是你啊?” 魏传文简直比顾成溪还要吃惊,本來他今天轮休所以正在家里休息,结果一群彪形大汉直接把他家的门砸开了,把他带到这里,吓得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还以为自己得罪什么大人物了。 见到顾成溪,魏传文还是很开心的,整个人都立马活跃起來,“洝较氲轿颐钦饷纯炀图媪耍∩弦淮瓮橇宋誓愕拿郑壹蛑币蠡谒懒耍 ?br /> 顾成溪主动伸出手,“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是顾成溪。” “你好,我是魏传文。”魏传文握着顾成溪的手,很长时间都不愿意松开。 在监控室里的孟晋扬脸上洝接惺裁刺飨缘谋砬椋皇怯帽涞纳羲档溃笆撬雭淼男睦硪缴肯锤删恢笸铣鋈ノ构贰!?br /> “是的,大少爷。”佣人们顿时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顾成溪感觉到魏传文洝接蟹攀值囊馑迹谑蔷椭鞫栈刈约旱氖帧?br /> 魏传文尴尬地笑了笑,突然想起來刚才一个叫做邹绍闲的人对自己说的话。 于是,魏传文仔细打量起顾成溪來,他从顾成溪的眼神和行为举止里判断出來他的心理的确出了问睿墒俏捍娜床桓蚁嘈拧5遣还茉跹捍囊丫谛睦锇蛋档叵铝司鲂模欢ɑ岚压顺上魏谩?br /> “我可以叫你‘成溪’吗?”魏传文说道,“如果我洝接胁麓淼幕埃辖镆彩钦庋心愕摹!?br /> “可以。”顾成溪笑了,“不过这真的是你猜的,而不是晋扬告诉你的?” 看着顾成溪的笑容,魏传文再次呆滞。而孟晋扬则在看到魏传文的表情后立即做出了除掉他的决定。 “咳咳。”顾成溪被魏传文灼热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魏传文收回自己的视线,“抱歉,我实在是太喜欢你的笑容了。” 顾成溪洝接邢氲轿捍恼饷粗苯樱砸幌伦硬恢栏迷趺捶从Σ藕茫缓每嫘Φ厮档溃鞍ㄎ业睦掀旁谀冢芏嗳硕己芟不段业男θ荨!?br /> “你的老婆?”魏传文的心情顿时失落无比,“你居然已经结婚了?” 顾成溪在心里无奈地说道:可不可以不要把失落表现得这么明显? 但是表面上,顾成溪却说道,“是啊,我已经结婚了,我的老婆很爱我呢。”顾成溪说完,向着角落里的摄像头微微一笑。 孟晋扬妒火中烧的心情立即平静了下來,顿时也无奈地笑了,他本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洝较氲交故潜还顺上⑾至恕?br /> 看到大少爷笑了,屋子里的佣人顿时像逃过了一劫似的,双腿终于可以软了下來。一三六、这才是死里逃生 一三六、这才是死里逃生 魏传文像是在聊天似的询问了顾成溪几个基本的心理问睿⑾炙鸬枚蓟共淮恚际蔷褚丫鱿治暑}的人很正常的回答。 在聊天的过程中,魏传文总是听到顾成溪的肚子在咕咕叫,于是不禁问道,“你真的不想吃饭吗?” “不想。”顾成溪说道,“我觉得自己也不需要吃饭啊。” 魏传文立即反驳顾成溪,“你也是人,你为什么不需要吃饭?” 顾成溪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良久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需要吃饭。也许……我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魏传文问道,“难道你以为自己是一具尸体吗?” 顾成溪的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直视魏传文,反问道,“难道我不是吗?” “……”魏传文洝接邢氲焦顺上木裎暑}比他预计中的更加严重。一方面,顾成溪是理智的、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另一方面,顾成溪所有的行为都基于他自认为自己是一具尸体上。 考虑了一会儿,魏传文说道,“你当然是一具尸体,我也是,所以我们才能正常交流啊。” 魏传文的说法使监控室里的孟晋扬震惊了,这真的是在治疗顾成溪吗?为什么孟晋扬觉得魏传文的做法很不靠谱? 洝较氲焦顺上蝗恍Φ煤芸模澳阏娴囊彩且痪呤迓穑课裁唇餂〗有告诉我呢?” “孟晋扬也不知道,这是个秘密。”魏传文说道,“不过作为尸体,我和你有一点不一样,我需要吃饭。你想啊,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思考的每一个瞬间都要消耗我们体内的营养物质,所以,我们是一定要吃饭的。” 顾成溪点头,很赞同魏传文的话,“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都有些饿了。” “我早就饿了。”魏传文说道,“你陪我吃饭吧。” “好啊。”顾成溪对着摄像头说道,“晋扬,我们要吃饭。” 孟晋扬欣喜若狂,这是这么多天以來顾成溪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吃饭! 很快,屋子里就摆满了各种各样顾成溪喜欢吃的食物。 魏传文挑了几样高营养的食物放在顾成溪的碗里,“我偷偷地告诉你,这几样东西我们尸体吃了会非常好的。” 顾成溪立即夹起來放进嘴里,嚼了嚼就咽下去了,洝接谐鱿忠坏阆胍碌舻牟涣挤从Α?br /> 顾成溪突然问道,“那你平时也总是躺在床上吗?” 魏传文听邹绍闲说过顾成溪最近很喜欢睡觉,看來这也是他精神出现问睿谋硐种弧?br /> 因此,魏传文回答道,“我们是尸体啊,所以我们不能总是睡觉,而是要定期出去晒太阳,否则皮肤会发霉的。” “真的吗?”顾成溪不相信。 魏传文假装生气,“我已经做尸体很多年了,你才做尸体几天啊?你能比我了解吗?” “对不起。”顾成溪说道,“我会按照你说的做的。” 魏传文又给顾成溪夹了一些菜,“嗯,你记住,我做尸体的经验比你的多,所以我说的都是对的。现在,你就负责把这些菜吃完。” 顾成溪点点头,立即开始吃了起來。 看着顾成溪这么听自己的话,魏传文很高兴。突然,魏传文机灵一动,问道,“成溪,你的老婆也是一具尸体吗?” 顾成溪看了一眼摄像头,“我也不知道啊,他洝接懈嫠吖摇!?br /> 魏传文说道,“我觉得你的老婆肯定不是尸体,所以你需要和她离婚,然后找一个同样是尸体的人过日子,比如说我。” 此话一出,孟晋扬就掏出了身上的枪,准备杀了魏传文,就算当着顾成溪的面也无所谓。 顾成溪带着歉意回答道,“对不起,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真的很爱他,所以就算他不是尸体也洝接泄叵怠!?br /> 魏传文又被顾成溪的话伤了一次,他终于明白了,顾成溪只是精神出问睿耍淮碇巧叹捅涞土耍圆换岣潘牟降髯龀鏊M氖虑椤?br />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孟晋扬走了进來,走近魏传文,把枪抵在他的腹部,“在你死之前,先让你死个明白。我孟晋扬的人你也敢觊觎,给你留一个全尸就算是我仁慈了。” “你就是孟晋扬?”魏传文额头上的冷汗突突地冒着,“原來成溪口中的‘老婆’指的是你。”早知道是孟晋扬这个恶魔的话,魏传文说什么也不敢提出离婚那个建议啊。 “晋扬,你们在叙旧吗?”顾成溪站在两个人的身后,所以并洝接锌吹矫辖锸种械那埂?br /> “是啊,在叙旧。”孟晋扬温柔地应答着,然后瞬间换上冰冷的声音对魏传文说道,“我这就把你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和我的成溪过日子。” 魏传文想让顾成溪救自己,可是他害怕顾成溪会说:我们已经是尸体了,难道还怕死吗? 无奈之下,魏传文说道,“难道你不想把成溪治好了吗?我敢说,这个城市恐怕只有我有这个能力可以治好成溪的病。” “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孟晋扬准备扣动扳机。 洝较氲剑柘蝗黄跤醯卮辰鴣碜柚姑辖铮靶彰系模∧恪荒苌彼 ?br /> “原因?” 凌溪把孟晋扬扯到角落里,低声说道,“我今天上午把魏献的两个孙女解决掉了,我的手脚很干净,所以洝接辛粝氯魏沃ぞ荩饽憧梢苑判摹5菦〗有想到姓魏的居然因为查不到真凶而发飙了,向外宣称魏献死后他的继承人是魏传文。这明摆着是在告诉全天下的人,想要他魏献的财产那就要先杀了魏传文。” 孟晋扬冷笑,“姓魏的那个老家伙居然就这样把魏传文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想要利用魏传文找到杀害他两个孙女的凶手,真是比我还狠心。” 凌溪说道,“我要请一天假休息,那两个女人实在是不好对付,我现在急需要笨熊的怀抱來疗伤。” “去吧,这次你辛苦了。”孟晋扬走到魏传文的面前说道,“我现在不会杀你,但是你暂时只能待在这里。别怪我洝接刑嵝涯悖俑掖虺上闹饕猓乙欢ɑ崛媚闵蝗缢馈!?br /> 魏传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被孟晋扬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了。一三七、矛盾的激化 一三七、矛盾的激化 为了应对今天晚上魏献九十大寿的宴会,孟晋扬一直在忙着,所以他洝接惺奔渑愎顺上?br /> 这就给了魏传文很多机会待在顾成溪的身边,美其名曰治病。实际上魏传文倒是希望顾成溪永远都不会好,这样的话他就有了更多接触顾成溪的机会,但魏传文也就只是想想而已。 这个时候,魏传文正在陪顾成溪看书。虽然魏传文的手里也拿着一本书,但是他却洝娇醇秆郏炊恢倍⒆殴顺上劬Χ纪钦A恕?br /> 顾成溪刚开始还觉得尴尬,后來就已经习惯这种毫不掩饰的灼热视线了。 突然,顾成溪合上书,魏传文立即问道,“怎么了?” 顾成溪看着窗外,“你不是说我们需要晒太阳吗?我们现在就出去走走吧。” “求之不得。”魏传文很喜欢在外面散步,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可是自从他被带到这里之后就时时刻刻被人监视着,再这样下去他就快要被憋死了。 顾成溪刚刚决定要出去走走,孟晋扬就已经收到了消息,想要陪他散步。但是孟晋扬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实在是抽不出來时间。 所以孟晋扬打算让手下阻止顾成溪出去,但是邹绍闲说道,“他想做什么你就让他去做,只不过是散个步而已,你洝奖匾饷闯源装桑俊?br /> 孟晋扬被邹绍闲说中了死|丨穴,“我就是吃醋又能怎样?” 邹绍闲摊了摊手,“还能怎样?赶快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你自然就可以去陪他了。” 孟晋扬不再说话,加紧处理眼下的事务。 魏传文跟着顾成溪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出这囚禁了他两天的地方,“呼……”魏传文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喊着,“自由!我想死你了!” 顾成溪看着魏传文兴奋的模样,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经很久都洝接泻兔辖锒浴白杂伞闭飧龌邦}进行争论了。 顾成溪也想要大喊一声,“自由!我想死你了!”但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无法张开口把它喊出來,也许是因为他们并不是真的自由了。 魏传文突然拉起顾成溪的手,跑了起來,“你有多久洝皆硕耍烤退阒皇鞘澹训滥悴幌胱鲆痪呱聿某镀恋氖迓穑俊?br /> 顾成溪一脸的疑惑,“你在说什么尸体?我们是人啊。” “……”魏传文停了下來,不敢相信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们是人啊。” 魏传文兴奋了,“天啊!我竟然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你治好了!!” “你是不是精神出问睿耍俊惫顺上檬衷谖捍牡难矍鞍诹税冢澳慊怪牢沂撬穑俊?br /> 魏传文突然抱着顾成溪,“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成溪,你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成溪!” 顾成溪笑了,“你如果真的想要自由的话,请千万不要再说喜欢我之类的话了。” 魏传文突然明白了是什么让顾成溪变得正常了,“成溪也和我一样很喜欢自由吗?” “嗯。”顾成溪说道,“其实在我的心里,自由不是单纯指身体的自由,而是应该包括心灵的自由,自由是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方式。可惜,我一直不能拥有。” 魏传文小声询问顾成溪,“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去寻找自由,如何?” 虽然孟晋扬的手下拿着枪都在不远处守着,但是如果他们两个人跑走的话,那些手下一定不会开枪,这些人害怕误伤了顾成溪,所以他们一定能够跑得掉的! 顾成溪推开魏传文,“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可以放你走,但我是不会走的。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都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走?那所谓的自由,早就已经被我舍弃了。” “真的吗?”魏传文说道,“可是你的眼神不是这样告诉我的!你的眼睛明明在告诉我,你依旧在渴望自由!你能够为了自由而苏醒,这就证明了自由对你有多么的重要!” 顾成溪听不懂魏传文究竟在说什么,但是他再不走就真的走不成了,因为顾成溪看到孟晋扬远远地向着他们走了过來。 “晋扬要來了,所以你快点走吧。” “我不走。”魏传文说道,“你一定会后悔舍弃了自由,所以我要等到你后悔的那一刻然后和你一起走。” “值得吗?你我相识也不过几天的时间而已。”顾成溪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孟晋扬怒极发疯而杀了魏传文时的模样。 “从我看到你的笑容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要为了你赴汤蹈火了。”魏传文低下头准备亲吻顾成溪的唇,但是顾成溪躲了一下,所以他的唇只落在了顾成溪的脸颊上。 顾成溪被孟晋扬拉进他的怀抱,然后砰地一声枪响,魏传文的手臂就挨了一枪。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还有用处。但是我说过,我有的是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孟晋扬吩咐手下,“把他带下去,剥干净然后扔进地下刑堂里。” “是!”几个壮汉立即走上前架起了捂着手臂倒在地上的魏传文。 “不要。”顾成溪请求道,“晋扬,求你不要这样做。” “你竟然为了他求我?”孟晋扬捏着顾成溪的下颚,“他刚才碰你哪里了?嘴还是脸?” 顾成溪立即说道,“我躲开了,所以他洝接信龅健!?br /> 但是洝接邢氲剑捍娜床慌滤赖厮档溃熬退阄仪椎搅顺上牧常阌帜茉趺囱〕上皇悄愕乃饺宋锲罚椅裁床荒芘觯 ?br /> “砰!”魏传文的另一只手臂也被打了一枪。 孟晋扬捏着顾成溪下颚的手愈发用力,“你竟然为了他对我撒谎?成溪,你真的是越來越不听话了。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了,所以让你忘记了我是恶魔的本质?” 顾成溪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与失望,“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为什么?” 孟晋扬狠狠地吻上顾成溪的唇,“要怪就怪我太爱你了,我不能忍受我们的身边存在着任何可能让我失去你的因素。” 顾成溪无力地闭上眼睛,重新活在了只有自己的世界里。一三八、何必太过执着 一三八、何必太过执着 顾成溪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个个既真实又虚幻的景象组成了这个梦。顾成溪在梦里难过得想哭,但是干涸的眼睛却流不出一滴泪來。 睁开眼睛,看到孟晋扬焦急的神情,顾成溪才知道原來一切都不是梦。 孟晋扬看到顾成溪醒了,于是急忙问道,“你有洝接芯醯米约旱纳硖逵心睦锊皇娣俊?br /> 顾成溪重新闭上眼睛,不想看见孟晋扬,“哪里都不舒服。” 孟晋扬想要扶起顾成溪,“我们一会儿要去参加晚宴,现在你必须要换衣服了。” “别碰我。”顾成溪打掉孟晋扬的手,重复说道,“别碰我。” 孟晋扬的脸色很是难看,忍着心里的不适,说道,“好,我不碰,你自己穿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走出卧室,孟晋扬一拳打在墙上,把自己心里的怒火散了出去,然后吩咐佣人,“把墙上的血擦干净。” 卧室里的顾成溪听到了拳头砸墙的声音,心脏还是忍不住疼了起來,但是他竭力说服自己无视掉这个声音。 换好衣服,走出卧室,顾成溪开口问道,“你把魏传文怎么样了?” “我把他放了。”孟晋扬放了魏传文的原因很简单,现在对于魏传文來说,外面的世界更加危险。他的双臂都被孟晋扬打中了,想必从这里出去后不久,他就会死在别人的枪下。既然杀人可以由别人代劳,孟晋扬洝接斜匾嗔俗约旱氖帧?br /> “放了?”顾成溪的眼睛终于多了一些光芒,“真的吗?” 孟晋扬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何时对你说过谎?” 顾成溪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对孟晋扬说出的话也不再那么冰冷,“我很高兴你能放了他,毕竟他根本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嗯,你说的对。”孟晋扬藏在身后的手突然流出了几滴血落在地面上。 顾成溪把刚刚自己忍不住放进口袋里的药膏拿了出來,给孟晋扬的手上药,“下次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了,对我不满意的话你可以直接说出來,我会改的。” 孟晋扬立即说道,“这句话也是我想让你知道的。不管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的,只要你还愿意待在我的身边。” “不在你的身边待着,我还能去哪儿?”顾成溪摩挲着孟晋扬手上的伤,“有时候觉得你逼我逼得太紧,我都快要窒息了;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如果离开了你,我也许会死的更快。晋扬,你已经成功的把我变成了你的附属品,我快要失去自我了。” 孟晋扬抱紧顾成溪,“你说错了,是你把我变成了你的附属品,现在的孟晋扬早已不是以前的孟晋扬了。” 顾成溪被孟晋扬抱着,气氛也是难得的美好与和睦。 和以前的每一次争吵一样,孟晋扬总是在顾成溪快要对他绝望的时候做出一件让顾成溪心软的事情,可是不知道这一次顾成溪又能心软多久。 魏献九十大寿晚宴开始的前一刻,孟晋扬终于带着顾成溪來到了宴会的现场。 这个城市本就洝接刑嗟娜思辖铮匝缁崂锏谋隹鸵仓皇且蛭礁鋈擞胫诓煌钠识嗫戳思秆郏〗有意识到孟晋扬就是这个城市的帝王。 凌溪他们几个早早就到了宴会的现场,侦查了一番,并洝接蟹⑾质裁纯梢傻那榭觯粤柘宰鸥战鴣淼拿辖锉攘艘桓鰋k的手势。 顾成溪环视了一周,说道,“晋扬,这里为什么全是酒却洝接谐缘亩鳎课以缇投隽恕!?br /> 孟晋扬的眼神变得深邃,洝接邢氲轿捍幕褂屑阜帜苣停谷徽娴陌殉上魏昧恕?br /> 魏传文还算是个人才,如果他不打成溪的主意的话,孟晋扬倒是可以考虑放他一马,并且把他收归于自己的旗下。不过可惜了,孟晋扬算了算时间,魏传文现在恐怕已经真的变成一具尸体了。 孟晋扬低声说道,“你坚持一会儿,我们贺寿完毕之后就回去。” “好吧。”顾成溪说道,“不过,你能不能不要牵着我的手?整个会场的宾客都好像在看我们。” “有什么好害羞的。”孟晋扬笑了,“我打算一会儿就宣布我们的婚讯,现在我牵着你的手就是给他们打一个预防针。” 顾成溪不明白,“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这样我才能保证以后每个人在提到你顾成溪的时候都能想到我孟晋扬,我们的名字紧紧相连,再也不会有人敢打你的主意。” “好吧。”顾成溪觉得无所谓,“你喜欢就好。” 突然,孟晋扬的身边出现一个侍者,“大少爷,魏老请您单独去后院。” 孟晋扬对顾成溪说道,“你去找凌溪或者是芮季屿,让他们陪着你。我去去就回,你不用担心。” “嗯,你要小心。” 孟晋扬离开后,顾成溪便走向凌溪,但是立即就被几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拦住了去路。 “这是哪家的小少爷?长得还挺好看的。”其中一个女人说道,“不如,我们來认识一下?” 顾成溪最不会应付女人了,于是立即用最不伤人的方法说道,“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 几个女人一听,纷纷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好男人真的是越來越少了,不是已经结婚了就是死在了别人的床上,就连那个一向自恃过高看不起我们的魏医生听说在几个小时之前也死了。” 顾成溪本已经从她们的身边走了过去,在听到“魏医生”这三个字后又走回她们的身边,“请问,你们说的魏医生是指哪个魏医生?” “还能是哪个?不就是大名鼎鼎的魏传文吗?本來还以为他走了什么好运,魏献竟然把继承人的位置留给了他。结果呢,他洝侥歉雒尤徽饷纯炀捅蝗烁绷耍 ?br /> 顾成溪的脑袋在听到魏传文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嗡嗡直响,好像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最后,顾成溪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來,“晋扬,你居然真的骗我。”一三九、究竟怎么了 一三九、究竟怎么了 孟晋扬來到后院,并洝接锌醇合自谀亩?br /> “糟糕!”孟晋扬突然明白过來自己怕是中计了,于是立即回到宴会厅里,却已经找不到顾成溪的身影了。 孟晋扬抓着凌溪的手腕问道,“成溪呢?!” “不是在那里吗?哎?人呢?”凌溪放下手中的酒杯,“成溪刚才还站在那里和一群女人说话呢!” “一群女人?”孟晋扬知道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所以吩咐凌溪,“通知其余的人,把其他的事情暂时放一放,集中精力找成溪。” “知道了。” 孟晋扬找到魏献最得力的手下之一,拿出枪直接指着他的脑袋,“带我去见魏献。” 也许魏献已经吩咐过了,所以被孟晋扬威胁着的那个人并洝接蟹纯梗芸炀桶衙辖锪斓搅宋合椎拿媲啊?br /> 魏献的身后站着两个年轻女人,孟晋扬一看便知道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魏爷爷好兴致,居然陪着晋扬下了一盘这么大的棋。” “还是你孝顺,知道我老人家整日闲得无聊,所以才给我找点乐子。”魏献扯过身后两个女人的手,“哪像我这两个孙女,就算无缘无故被人杀死了,也不知道回來看爷爷一眼。” 两个女人立即看着孟晋扬,恶狠狠地表示道,“想杀了我们,也要看那些人有洝接斜臼拢 ?br /> “只会说大话!”魏献的声音徒然变得尖锐,“如果不是我找人假扮你们,你们早就死在火狐的手里了!你们以为火狐真的那么容易对付吗?我找來的人何尝不是一等一的高手!” 两个女人虽然脸上还是带着不忿,嘴上却说道,“爷爷不要生气,我们知道错了。” 孟晋扬洝接惺奔淇此钦獬雎桌泶笙罚运档溃俺上谀亩壳胛阂阉垢摇!?br /> 魏献眉头上的皱纹似乎又加深了一些,“你的人不见了你不去找却跑來问我要,晋扬,你实在是越來越不懂规矩了。” “规矩?”孟晋扬拿出枪指着魏献的脑袋,“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孟晋扬一拿出枪,两个女人也瞬间把枪拿了出來指着孟晋扬。 魏献冷笑,“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哪个选择才是最好的。” 孟晋扬自信地说道,“我只是恰好能够保证在一秒钟之内用这把枪杀了你们三个人罢了。” “够自信!”话说到这个份上,魏献不得不亮出自己的保命牌,“可惜,我死的那一秒,顾成溪恐怕也要粉身碎骨了。当年洝接姓ㄋ浪母改福缃穸锏恼ㄒ┠训阑拐ú凰酪桓龉顺上穑俊?br /> 孟晋扬用枪指着魏献其实就是想确定顾成溪是不是真的在他的手里,如今确定完毕,自然就把枪收了起來。毕竟这屋子外面全是魏献的人,就算此刻孟晋扬杀了魏献和那两个蠢女人,他也出不去。 “说吧,你要我怎么做?”孟晋扬必须要争取更多的时间,好让凌溪他们几个能够找到顾成溪并且救他出來。 魏献把他的两个孙女推出來,“挑一个,然后在宴会厅公布你们即将要结婚的消息。等你们结了婚之后,我自然会放了顾成溪,到时候随便你怎么圈养他那都是你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圈养”这个词刺痛了孟晋扬的心,原來在外人的眼里他和顾成溪的关系竟然是这样的。虽然孟晋扬的确很想把顾成溪永远地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可那都是在爱的基础上,而不是单纯的占有欲或者是性/欲在作祟。 魏献催促道,“你必须要抓紧时间挑一个,否则因为你的耽搁炸弹就要爆炸了。” 孟晋扬说道,“我要看到成溪本人,否则我怎么知道成溪是不是真的在你的手里。” 魏献拍了拍手,立即有人把刚刚拍摄到的顾成溪被炸弹包围着的画面给孟晋扬看。 “你们居然把他打昏了?”孟晋扬咬牙切齿地说道,“连我都不舍得打他,你们竟然敢碰他?” 魏献立即说道,“只是注/射的镇定剂而已。” “最好是这样。”孟晋扬走到那两个女人的面前,问道,“不自我介绍一下吗?你们哪一个是魏静,哪一个是魏然?” 魏献右边的女人说道,“我是姐姐魏静,她是妹妹魏然。” 魏然立即不高兴地说道,“谁要你來替我介绍?多管闲事!” 孟晋扬知道她们之间有矛盾,但是洝接邢氲剿侵涞拿苷饷疵飨裕孟袷枪室獗硐殖鰜砀约嚎此频摹<热蝗绱耍辖锊环良泳缫幌滤侵涞拿堋?br /> 孟晋扬问道,“不知道小时候和我有一面之缘的是姐姐还是妹妹?” 魏静和魏然同时回答道,“是我!” 孟晋扬假装很矛盾地扶额,“可是我记得我只见过你们其中的一个。” 魏静立即说道,“我十岁的时候参加宴会,刚刚入场就被向外跑的你撞倒在地上,洝酱戆桑俊?br /> 孟晋扬点头,“洝酱恚俏揖脱≡衲惆伞!?br /> 洝较氲剑辖锏幕耙舾章洌喝痪湍贸銮怪缸盼壕玻澳闶墙憬悖训滥悴挥Ω萌米琶妹貌哦月穑俊?br /> 魏静还洝剿祷埃合拙秃鸬溃澳忝堑蔽乙丫懒寺穑浚 ?br /> 魏然马上收起枪,“爷爷,我洝接姓飧鲆馑肌!?br /> 魏献吩咐门外候着的手下把顾成溪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对孟晋扬说道,“你现在可以带着静儿去宴会厅公布婚讯了。至于小然,爷爷自会为你选择其他的佳婿,不过是一个孟晋扬而已,有什么好争的?” 魏然虽不服,但是却也洝接性偎凳裁础?br /> 孟晋扬向宴会厅走去,魏静挎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孟晋扬看到墙壁上的一些记号,全都是凌溪他们留下的,通知孟晋扬他们还洝接姓业焦顺上?br /> 魏静说道,“你还在等着最后的转机吗?那你可以死心了,爷爷想要藏的人绝对不会被别人找到。” 孟晋扬问道,“和一个既不爱你,你又不爱的人结婚,你觉得有意思吗?” 魏静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呢?你是一个天生的王者,早在我十岁的时候你就凭借那睥睨天下的眼神收服了我的心。” 孟晋扬有些后悔选择了魏静,万一将來自己真的迫不得已和她结了婚,一个对自己倾心已久的人是绝对容不下顾成溪的。 “你后悔选择了我吗?”魏静得意地说道,“可惜已经晚了。将來在你的身边做这个天下的王后的人注定是我。” 孟晋扬不再说什么,而是尽量放慢步调,等着凌溪或者是芮季屿带來他们已经找到顾成溪的好消息。 但是直到孟晋扬和魏静來到宴会大厅里,孟晋扬也洝侥艿葋硪桓鲂碌南ⅰ?br /> 魏静整理了一下耳边的通讯器,然后说道,“爷爷让我告诉你,火狐和一个叫做戎皓龙的人只晚到了一步,可惜就算只是晚了一步,他们也洝侥苷业焦顺上!?br /> 孟晋扬很相信凌溪和戎皓龙的实力,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绝对能够把顾成溪安全的带回來。而且孟晋扬很明白,其实就算现在宣布和魏静的婚讯也洝绞裁矗娑ń珌硭捅匦胍臀壕步峄椋?br /> 所以当宴会的主持邀请孟晋扬和魏静上台讲话的时候,孟晋扬说道,“感谢各位來宾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今天魏老九十大寿的晚宴,鄙人孟晋扬……” 此话一出,宴会下面立即安静了不少,很多人已经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所以接下來孟晋扬的话清清楚楚地刻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里。 “……特意在此宣布我与魏老的宝贝孙女静儿的婚讯……”孟晋扬的话刚说出口,整个宴会就突然炸开了锅,好不热闹。 所以孟晋扬并洝接刑窖缁岬慕锹淅锎珌淼谋勇涞厮榈舻纳簟?br /> “成溪,你还好吧?”魏传文扶着摇摇欲坠的顾成溪,“我早就告诉你了,孟晋扬要和我其中的一个妹妹结婚,结果你不信。现在你听到孟晋扬自己开口这样说,你应该相信了吧?” 顾成溪不说话,也说不出來话。他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魏传文死了之后又活了?为什么自己被绑架之后竟然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魏传文救了?为什么魏传文把自己带回这里之后孟晋扬就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为什么?为什么?! 自己被绑架了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顾成溪觉得自己的脑袋很疼很疼,就快要爆炸了。 “成溪,你别吓我。”魏传文抱着顾成溪,“我带你离开这里好吗?我带你去过自由的生活好不好?孟晋扬不要你了,可是我要!你跟我走!” “自由的生活?”顾成溪重复道,“真的吗?” “真的。”魏传文说道,“我发誓,我永远不会抛弃你(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