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5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5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5部分你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会原谅你的。” 孟晋扬揉着顾成溪的头发,“你希望你的父母亲可以被葬在哪里?我好现在就着手准备。” “晋扬,”顾成溪说道,“我知道他们快要撑不下去了,可是他们现在毕竟还活着,不是吗?我不想再听到什么墓地之类的词语了,我听到之后,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孟晋扬表示对顾成溪心情的理解,“你放心吧,我会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说不定他们还可以及时醒过來参加我们的婚礼。” “婚礼?”顾成溪大吃了一惊,“我和你的婚礼?” “不然你想和谁结婚?” 顾成溪摇头,“除了你哪里还有别人?只不过你怎么洝接刑崆昂臀疑塘拷峄榈氖虑椋俊?br /> 孟晋扬从口袋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他在回家的路上买的戒指。 打开盒子,孟晋扬单膝跪在顾成溪的面前,“我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成溪,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顾成溪难掩心里的喜悦,脸上带着笑容,“我愿意。” 孟晋扬为顾成溪带上戒指,然后把顾成溪推到了床边,说道,“父亲、母亲,我会替你们照顾好成溪的。” 顾成溪很幸福地亮出戒指给父母亲看,并洝接蟹⒕跎砗蟮拿辖锊恢诤问币丫聪铝耸溲豕艿目亍?br /> 【我发现孟晋扬和顾成溪做/爱的那一章是所有vip章节中点顶量最高的,你们这群节操尽碎的人呐,能不能不要碎得这么明显?】一三零、只能选择一份幸福 一三零、只能选择一份幸福 “大哥!”孟远晨突然闯进了房间里,直接扑到了孟晋扬的身上,“大哥,你真的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出事的!” 孟晋扬看了一眼已经被关掉了输氧管的按钮,若无其事地抱着孟远晨,“大哥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里,你有洝接懈⑿氯鞘拢俊?br /> “洝接校 泵显冻看用辖锏纳砩吓老聛恚缓笸熳潘婧蟾蟻淼某卣碌氖直郏安恍诺幕埃憧梢晕拾⑿拢也唤鰶〗有惹事还学会学会了处理很多问睿!?br /> “阿新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孟晋扬说道,“我说过多少次了,要喊阿新‘哥哥’,不要总是洝酱鬀〗小。” 孟远晨不耐烦地撇撇嘴,但还是很听话地说道,“大哥,我知道了。” 孟晋扬随即给了池正新一个兄弟间的拥抱,“阿新,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还好。”池正新说道,“小少爷很听话,也很努力。” 孟晋扬发现池正新说话的时候眼睛并洝接性诳醋约海晕首奚芟校澳慊箾〗有把阿新的眼睛治好吗?” “我倒是很想把他治好,可是他总是以处理事务为由不愿意好好配合我。”邹绍闲提起來还是一肚子的气,“如果你早回來几个星期,他的眼睛早就治好了,也不至于现在只能看见一些微弱的光。” 几个人正在闲聊,顾成溪突然喊道,“晋扬,你快來看!我父母亲的心电图是不是出问睿耍课裁炊膊欢耍俊?br /> 孟晋扬的心颤抖了一下,因为他从來都洝接邢牍顺上诿娑晕暑}心慌意乱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自己。 邹绍闲已经走上前开始为两位老人检查身体,孟晋扬把顾成溪扯进自己的怀里,说道,“洝绞碌模灰P摹!?br /> 孟晋扬在安慰顾成溪的同时又悄悄地把输氧管的开关打开了,反正人已经死了,有洝接醒跗际且谎摹?br /> 孟晋扬的动作很快,所以顾成溪根本就洝接蟹⑾郑菦〗想到这一举动被眼尖的孟远晨看到了。 “大哥。” “怎么了?” 孟远晨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來,“洝绞裁础!闭馐敲显冻康谝淮慰吹矫辖锷比耍钡木尤换故枪顺上那兹恕?br /> 可是大哥不是最爱顾成溪的吗?孟远晨突然觉得自己的大哥好狠心,好狠心。 邹绍闲检查了一番,说道,“成溪,对不起,他们已经过世了。”只看表面,邹绍闲实在是看不出來他们的死因是什么,大概是他们的身体机能只能撑到刚才的那一秒钟了吧。 听到邹绍闲的话,顾成溪洝接锌蓿矝〗有昏过去,只是说道,“请你们都出去,好吗?帮我把小雨找來。” 几个人都出去了,待到顾子雨进到屋子里之后,顾成溪才又说道,“晋扬,你也出去吧。” 孟晋扬看着床上的两具尸体,突然感觉到非常解脱,再也洝接腥丝梢云苹邓统上耍皇锹穑?br /> “我先出去,有事情就叫我。”孟晋扬拍了拍顾子雨的肩膀,“看好你的哥哥,别让他的情绪过于激动。” 顾子雨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只好先点头答应着,然后在孟晋扬离开之后走到顾成溪的身边,“哥,怎么了?床上的两个人是谁?” “小雨,这是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等了我们整整十五年。”顾成溪的眼泪终于流了下來,“你看,他们现在都已经老了。我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安安静静的和母亲两个人一起坐在阳台上一个看书,一个插花。你还记得吗?” 顾子雨摇头,“哥,那时候我才四岁,我怎么可能记得?” “如果我也什么都不记得该有多好。”顾成溪说道,“什么都不记得的话,我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说实话,对于顾子雨來说,谁是他的父母,或者他的父母是生是死全都不重要,他只要知道哥哥还安安全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好。 顾成溪抱头痛哭,“小雨,我们又成为孤儿了。” 如果说,以前的顾成溪还抱着父母亲可能活着的愿望在这个世界上艰难地生活着,那么现在,现实则彻底击垮了顾成溪心里的最后一面保护墙。 以后不管顾成溪的人生再出现什么或大或小的艰难困苦,它们都会像是一把尖刀直接插入顾成溪的心脏里最脆弱的地方,再也洝接斜;で娇梢蕴嫠钟庑┩饨绲纳撕α恕?br /> 顾子雨抱着顾成溪,“哥,我们不是一直都是孤儿吗?别难过了,你还有我啊。” 顾成溪泣不成声,前几秒,他还在因孟晋扬的求婚而欣喜若狂;后几秒,他就要尝到这个世界上最蚀骨的疼痛,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世事无常吧。 此时此刻,顾成溪流出的眼泪都好像在嘲笑他之前过于狂喜的心情,乐极生悲。顾成溪甚至在怀疑是不是因为老天看不惯自己太幸福了,所以他才要夺走自己刚刚才得到的还洝接信群醯那浊椤?br /> 顾成溪摸着手上的戒指,哭得更加声嘶力竭,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自己?为什么自己不能拥有双份的幸福?为什么? 顾成溪突然取下手指上的戒指,把它扔在地上,然后抓着父母亲的手,“我不结婚了!你们醒过來,求你们醒过來!如果我注定只能拥有一份幸福,我要你们好好活着!我不想成为孤儿!” “哥!”顾子雨抱着顾成溪,把他从床边拉起來,“你究竟在做什么?!他们已经死了!” 顾成溪瘫坐在地上,不哭了,也不闹了,好像一个洝接兴枷氲娜伺家话悖酉叨疾恢缆湓谀睦锪恕?br /> 顾子雨趴在地上來回找着,终于在床脚下找到了被扔掉的戒指,然后放在顾成溪的手里,“哥,这是孟晋扬给你的吗?我看得出來他很爱你,你把戒指丢了他会很伤心的。” 顾成溪终于有反应了,拿起戒指套在手指上,老天已经夺走他的一份幸福了,他一定不能再让老天夺走余下的那一份。一三一、关系的裂缝 一三一、关系的裂缝 顾成溪父母的丧事是由孟晋扬一手着办的,从选择墓地的地址到真的下葬也不过是短短的三天时间。 从父母死去的那间屋子里走出來之后,顾成溪就再也洝接械艄坏窝劾幔踔翛〗有说过一句话。现在,顾成溪的整个世界都是黯淡无光的,就连孟晋扬也无法打开他的心门,然后照一束光进去。 孟晋扬真的不知道父母的死去会给顾成溪带來如此大的打击,看着他洝接行θ莸牧撑樱辖锖苁切奶邸5侵钡较衷冢辖镆膊缓蠡谧约鹤龅氖虑椋凑嵌际且赖模缢劳硭烙钟惺裁辞穑?br /> 父母亲下葬的那一天,顾成溪也洝接兴亢恋姆从Γ孟裣略岬氖潜鹑说母改福皇亲约旱摹?br /> 孟晋扬害怕顾成溪憋坏了,一直劝他,“哭出來,好吗?”但是顾成溪却好像根本就听不见孟晋扬说话似的,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下葬仪式完成之后,陪礼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墓碑前面只剩下顾成溪、孟晋扬还有顾子雨。 顾成溪不愿意走,孟晋扬和顾子雨只好陪他待着。 突然,顾成溪对孟晋扬说道,“你带着小雨先走。” 这是三天來顾成溪对孟晋扬说的第一句话。 孟晋扬当然说道,“我在这里陪你。” “不。”顾成溪看着父母亲的墓碑,“我感觉到父亲和母亲不想看到你,所以请你离开。” 孟晋扬的心狂跳了起來,第一次有一种做了坏事快要被抓住的绝望感,“那好,我和小雨在墓园的门口等你。” 当周围的世界只剩下顾成溪一个人的时候,用冷漠的表情伪装了三天的情绪终于被崩掉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但是他洝接械粞劾幔丫瓫〗有的东西还怎么往外掉?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墓碑,顾成溪突然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不管你怎么过,最后能够收留自己的仅仅也是这一小块地方而已。 这样想着,顾成溪的心情好像洝侥敲丛愀饬耍残砀改盖自缫坏憷肟飧鍪澜缫彩呛玫模侵沼诳梢栽诹硗庖桓鍪澜缟盍耍挥妹刻煳俗约旱那腔苟毫粼谡飧鍪澜缟稀?br /> 可是,顾成溪的心还是很疼很疼,疼得像是快要裂开了一般。心脏急剧抽搐着,顾成溪突然不能自持,捂着心脏倒在地上。 “喂,你怎么了?”一个手持鲜花的男人出现在顾成溪的身边,把他从地上扶了起來,“喂,醒醒,你到底怎么了?” 顾成溪只觉得难受,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根本说不出话來,心里也只有一个想法: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男人把鲜花放在地上,然后抱起顾成溪离开,“你忍着,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男人抱着顾成溪从墓园的后门离开,所以在前门等待的孟晋扬并洝接锌吹剿恰?br /> 等了一个小时之后,孟晋扬有些担心,他害怕顾成溪过于伤心从而做出什么自残的行为出來,所以他对顾子雨交代了几句,然后就又进入了墓园去找顾成溪。但是墓园里哪里还有顾成溪的影子?只剩下一束花在地上展现着它最后的美丽。 墓碑前面的贡品还都摆放的和之前一样,现场也洝接写蚨返暮奂#馑得鞴顺上亲约豪肟模挡欢ɑ故呛驼庖皇ǖ闹魅艘黄鹄肟摹?br /> 孟晋扬叫來凌溪,“去查一下,今天是这里哪个人的忌日,还有让戎皓龙把花束上的指纹提取出來,然后你把这个人的背景资料查清楚。” “我知道了。”凌溪说道,“一个小时之后保证完成任务。” 凌溪拿着花束离开之后,孟晋扬对着顾成溪父母的墓碑说道,“不管你们是死了还是活着,都别想用任何办法从我的身边带走成溪。既然你们不想见到我,那么你们做鬼了之后也最好离我远远的,不要來破坏我和成溪!” 孟晋扬回到孟家之后,凌溪果然在一个小时快要结束的时候把资料放在了孟晋扬的面前。 凌溪说道,“带走成溪的人叫做魏传文,和魏献带点亲戚关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魏传文今天要去祭拜的人是他的母亲,也就是魏献的侄女,听说是被人害死的,但是具体死因到现在都洝讲槌鰜怼!?br /> 孟晋扬问道,“查出他把成溪带去哪儿了吗?” “当然查出來了。”凌溪说道,“你放心了,魏传文应该不是魏献派來的人,因为他把成溪带去了平安医院里,成溪好像……” 凌溪的话还洝接兴低辏辖锞痛颐肟恕?br /> 顾成溪的意识变得清醒时,发现自己紧紧地抓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顾成溪赶紧松手,“对不起。” 魏传文并洝接薪橐猓耙缴丫慵觳楣耍的悴荒茉偈艽碳ぃ裨蛞桓龊煤玫男脑嗑鸵荒闩按盗恕!?br /> “这里是医院?”顾成溪想到孟晋扬还在墓园门口等自己,于是慌了,赶紧下床,“谢谢你送我到医院,请你留下电话号码或者是能够找到你的方式,花费你的钱我改日再还你。” “这倒是不用了。”魏传文笑着说道,“这家医院本身就是我家开的,所以我在这里是有特权的。” 魏传文的笑容煞是明朗,顾成溪一下子看呆了,他有多久都洝接锌吹焦庋男θ萘恕?br /> “怎么了?”魏传文摸着自己的脸,“你别告诉我,早上吃的玉米糊糊被粘在脸上了。我今天可是去了不少地方,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丢人就丢大发了。” 顾成溪突然笑了,“洝接校愕牧成虾芨删弧!?br /> 这下轮到魏传文呆滞了,“喂,你笑起來真好看。” “谢谢。”顾成溪打开房门,“我就先走了,改天再來谢你。” 顾成溪离开之后,魏传文才后悔道,“哎呀,失误失误,忘了问他的名字了。哎呀!我也忘了告诉他我的名字了!” 顾成溪走到医院门口,孟晋扬正好开着车停在那里。 顾成溪以为孟晋扬会问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于是刚想开口,却听孟晋扬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上车,回家。” 顾成溪便什么都洝剿担狭顺担丶摇?br />一三二、每个人的现状 一三二、每个人的现状 回家的路上,孟晋扬什么都洝轿剩顺上胍馐妥约何裁椿醽硪皆海亲钜幌耄辖锛热灰丫瓉硪皆赫易约毫耍峙乱惨丫裁炊贾懒耍砸簿筒辉倏诙嗨怠?br /> 这就是误会的所在。 实际上,孟晋扬急着出來找顾成溪,所以根本就洝接邪蚜柘幕疤辏匀徊恢拦顺上且蛭《蝗怂徒皆旱模挂恢币晕顺上谷槐匙抛约翰恢诤问比鲜读宋捍模孕睦锖懿皇娣?br /> 而顾成溪则在等待,等着孟晋扬开口关心一下自己。但是可想而知,他等來的只有沉默。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着回到家里,顾成溪只觉得很累,所以说道,“我去休息一会儿,晚饭的时候不用叫我。” 孟晋扬洝接兴祷埃皇撬孀殴顺上胛允遥实溃澳銢〗有忘记三天前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吧?” “当然洝酵!惫顺上闱柯冻鲆桓鑫⑿Γ澳慊嵯蛭仪蠡椋液芨咝恕!?br /> 看着顾成溪苍白的微笑,孟晋扬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为什么要逼他逼得这么紧? “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孟晋扬把顾成溪抱进自己的怀里,“成溪,你还有我。” “我知道。”顾成溪说道,“我暂时不能和你结婚了,父亲和母亲同时去了,我要给他们守孝。晋扬,等我三年,好吗?” 三年?谁知道三年之中会出现什么变故?孟晋扬不想等,“我们可以先把结婚证领了,然后在三年后举行婚礼,如何?” 顾成溪真的不理解孟晋扬为什么急着和自己结婚,难道现在这样不好吗?难道到了如今这种地步自己还能离得开他吗? “随你。”顾成溪说道,“我们的事情你决定就好,以后不用再问我了。” 孟晋扬看出來顾成溪是真的累了,所以说道,“那你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嗯。”顾成溪躺在床上,孟晋扬则坐在床边看着他。 很快,顾成溪就睡着了,孟晋扬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成溪,不要恨我,我只是想和你永远都在一起而已。 孟晋扬走出卧室,早已等候在卧室门口的凌溪就说道,“姓魏的果真准备发难了,半个小时之前他放出消息,三天后要举办一场晚宴,庆祝他的九十大寿。” 凌溪递上一个请柬,“喏,你看,我们几个全都被邀请了,包括成溪,还有我家笨熊。” “姓魏的倒是把什么都查得很清楚。”孟晋扬看都洝娇辞爰硪谎劬退档溃安蝗ァ!?br /> 想來也知道,魏献是为了什么才举办这场晚宴的,孟晋扬是绝对不会主动送上门被他摆一道的。 凌溪说道,“你的反应果然被哥哥猜对了,可惜这次由不得我们去与不去。那个老不死的这一次下的是死贴,除非我们死了,否则谁都别想不去。” 凌溪本以为孟晋扬会发火,但是他却异常平静,凌溪知道这次孟晋扬是真的生气了。 果然,孟晋扬说道,“三天之内,我要让魏献听到他两个孙女的死讯。” 凌溪的眼睛亮了,“听说他的两个孙女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年纪轻轻的比我杀的人还多,我早就想会会她们了。” “去吧。”孟晋扬说道,“别伤着自己。” “放心吧。”凌溪的信心满满,“我让笨熊陪我去。” “不要告诉戎皓龙。”孟晋扬说道,“你别忘了他之前是警察,以后说不定还会回到警察这个行业中去。你总是让他跟着你杀人,挑战他的道德底线,你们之间早晚会出问睿摹!?br /> “知道了。”凌溪撇嘴,“你总是看别人的问睿吹媚敲辞宄阕约汉统上奈暑}也是一大堆,你倒是解决啊。” 孟晋扬的眉头紧皱,凌溪觉得气氛不对就赶紧跑掉了。 孟晋扬想要回卧室陪顾成溪,但是孟远晨刚好有几个问睿仕粤礁鋈司腿チ耸榉俊?br /> 池正新和顾子雨也在书房里。 孟晋扬看了一眼顾子雨,孟远晨赶紧说道,“大哥,最近这一段时间,小雨也帮了我很多忙,他很有能力,处理事情做出的决定也很好,连阿新都经常忍不住夸他呢。” 池正新立即说道,“的确,小雨这个孩子很有这方面的天赋,既虚心也肯上进,这一段时间的确帮了我们很多忙。” 孟晋扬对顾子雨说道,“辛苦你了。” 顾子雨被孟晋扬的视线盯得紧张起來,“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和远晨已经在一起了。” “小雨!”孟远晨急了,“不是商量好了现在不说的吗?!我还洝饺么蟾缃邮苣隳兀 ?br /> 孟晋扬笑了,“大哥接受不接受那都是小事,只要你喜欢就好。再说了,小雨是成溪的弟弟,我那么爱成溪,怎么可能不接受他的弟弟?我们本就是一家人了,如今又亲上加亲,有何不可?” 孟远晨抱着孟晋扬,“大哥,我最爱你了!” 顾子雨则一脸郑重地说道,“请大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远晨的!” “嗯,我相信你。”孟晋扬问孟远晨,“你二哥去哪儿了?我回來这几天怎么都洝娇吹剿俊?br /> 孟远晨正在和顾子雨眉目传情,根本就洝教辖镂柿耸裁矗卣轮缓么鸬溃白源幽愠鍪铝酥螅僖孟癖淞艘桓鋈怂频模杂谑裁词虑槎疾皇呛苋戎裕杂诿霞业氖挛窀嵌阒患啊G耙欢问奔渌蝗惶岢鲆峄孛霞业淖嬲揖痛鹩α怂W嬲锘褂幸恍┯度嗽冢嵴展撕枚僖摹!?br /> 孟晋扬听了之后也洝皆偎凳裁矗有∶险苡芫褪且桓鲂愿窈芷婀值暮⒆樱辖镆丫肮吡怂銎洳灰獾木俣芭梢恍┤吮;に么跛彩敲霞业亩僖胍盟怖拇笥腥嗽凇!?br /> “这个就用不上我们的人了。”池正新说道,“詹烨修现在正在苦追二少爷,所以吃住都在祖宅里,二少爷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孟晋扬想到以前孟哲榆的身上被詹烨修打出來的伤,顿时觉得他就像另一个自己,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了珍惜。一三三、两个人的小幸福 一三三、两个人的小幸福 孟晋扬对池正新说道,“辛苦你了。”明明眼睛还洝胶茫椿故前阉械氖虑槎颊莆赵谑掷铮饩褪浅卣碌哪苣停彩敲辖锶绱似髦厮脑颉?br /> 池正新笑了,“如果不是大少爷派人在暗中帮我,我哪里有能耐在处理那么多事情的同时还八卦一下?” “就知道瞒不过你。”孟晋扬突然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阿新,从现在开始把你手里所有的事务都转接给我,家里的事情你暂时不用插手了。” “为什么?”池正新急了,“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池正新不慌不忙的脾性难得表现出如此焦急的一面,所以连一旁的孟远晨和顾子雨都被吓到了,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你做的很好。”孟晋扬说道,“但是,既然我已经回來了,自然要给你一些时间让你跟着绍闲把眼睛治好。什么时候你的眼睛恢复正常了,你在家里的工作也就恢复正常。如何?” “我明白了。”池正新说道,“是我误会大少爷了。这一段时间家里每天所有的事务和文件我都让远晨整理并且总结好了,大少爷一看便知,我这就去找绍闲治疗眼睛。” “嗯,去吧。”孟晋扬劝说道,“趁这一段时间多陪陪绍闲,我看得出來他对你是认真的。” “知道了,大少爷。” 池正新果然听从孟晋扬的吩咐,摸索着來到了邹绍闲那里。 邹绍闲很不高兴,“我劝过你那么多次让你先把眼睛治好,你就是不听,还和我大吵了一架。现在晋扬说让你治眼睛,你倒是很听话!” 池正新笑了,“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大少爷的话我从來就洝接胁惶阌植皇遣恢馈!?br /> “这就是我生气的原因!”邹绍闲紧紧缠着池正新,“你是我的人啊,但你却总是听别的男人的话,你觉得我不该生气吗?” 池正新说道,“我好像还洝接写鹩σ湍阍谝黄稹!?br /> “……”邹绍闲想哭的心思都有了,“那这一段时间你是在玩我吗?” “咳咳……”池正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你在胡说什么?我哪有那什么你?” “是你在瞎想吧?”邹绍闲笑得很奸诈,“我只是在说你玩弄我的感情,你想到哪里去了?” “……”池正新有些恼羞成怒,“你到底还要不要给我治眼睛?你不治的话,我现在立即去找别人。” “治治治……”邹绍闲立马开始配药,“你也只有在我的面前才会这么凶。那一次我告诉远晨我们两个吵架了,让他帮我劝劝你。结果咧,他居然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我,说什么连阿新这种脾气如此好的人都可以和我吵起來,那我的脾气得有多坏啊。结果害得现在所有的人到我这里看病都是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样,我究竟是有多恐怖?” 池正新听完忍不住笑了,“所以说,以后你不要和我吵架就好了。” “如果能和你每时每刻都甜甜蜜蜜的,谁愿意和你吵啊?”邹绍闲把调好的药涂抹在池正新的眼睛周围,“要是你肯听我的话,你的眼睛现在早就被我治好了。” “是是是。”池正新连连表示赞同,“绍闲的医术这么好,我的眼睛想不好都不行。” 邹绍闲的嘴角抽了抽,“你这是在恭维我吗?” “不。”池正新笑了,“我是在哄你。大少爷说,让我在你的面前多说两句好听的话,这样你就不会总是生气了。” “……”邹绍闲忍不住鄙夷道,“就姓孟的把他和顾成溪的关系处理成这样,他的话你还能听?” 池正新反而说道,“我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挺好的啊,顾少爷不是已经答应大少爷的求婚了吗?而且大少爷已经决定在参加了三天后魏老举办的宴会之后就带着顾少爷去国外登记结婚。” “切,逼得这么紧啊?”邹绍闲如先知般说道,“他们这婚啊,我看是结不了。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 池正新皱眉,“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吗?” “能啊。”邹绍闲在为池正新的眼睛缠上绷带之后立即急不可耐地吻上他的唇,“阿新,我爱你。” 下一秒钟,邹绍闲就捂着腹部蹲在了地上,“阿新,你谋杀亲夫……” 池正新慌慌张张地扶起邹绍闲,“我已经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总是偷袭我。你再这样下去,早晚会被我打残的。” “……”邹绍闲欲哭无泪,“如果你愿意主动吻我的话,我哪里还用得着冒着生命危险每次吻你一下就要挨你一拳?” 邹绍闲的话音刚落,池正新的唇就贴了上來,淡淡的薄荷香味,香得邹绍闲立即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一吻结束,邹绍闲才开始后悔,刚才居然洝接谢欢鞫翟谑翘肆耍?br /> “不行。”邹绍闲指着自己的唇,“我还要。” 池正新伸出手,“拳头吗?” “……”邹绍闲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你不能总是仗着自己会功夫就欺负我。” 池正新立即收起拳头,安慰邹绍闲,“那你也可以趁我看病的时候仗着自己是医生欺负我啊。” “我也想啊,可是我不舍得。”邹绍闲看着池正新,“这辈子,我已经被你吃得死死的了,看來也只能被你欺负一辈子了。” 池正新的心里酸酸的,这是他从來都洝接泄母芯酰吧芟校矣袥〗有说过我爱你?” “洝接校杂谖颐侵涞墓叵担阒凰倒愫孟窕箾〗有答应和我在一起。”邹绍闲突然反应过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样问,是不是……是不是……” “是。”池正新说道,“这一段时间你为了我做的事情,我不是不知道。我也很清楚自己的心里出现的那一种比感激更要复杂激烈的感情是什么。绍闲,我爱你,我愿意和你在一起,直到你不爱我为止。” 邹绍闲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來了,只是紧紧地抱着池正新,嘴里不停地重复着,“我也爱你,比你爱我更加爱你……”一三四、到底该怎么办 一三四、到底该怎么办 一觉睡醒,顾成溪发现孟晋扬居然还在自己的身边守着。 “醒了?”孟晋扬问道,“饿了吗?你已经很久洝接谐远髁恕!?br /> 顾成溪摇头,“我不饿,不想吃东西。” 孟晋扬捂着肚子,“可是我饿了,你陪着我吃一点好吗?” 顾成溪明白,孟晋扬只是害怕自己太过伤心而饿坏了身体,所以才想办法让自己吃一些东西。顾成溪什么都懂,所以他配合孟晋扬从床上坐起來,然后下床准备往肚子里填充一些食物。 “你就不要下床了,我喂你吃饭。” “好啊。”顾成溪说道,“我一定会把你喂的东西全都吃光光的。” 但是顾成溪在吃了第一口食物之后就突然觉得恶心,立即跑到卫生间里吐了出來。 看着孟晋扬担忧的神情,顾成溪笑着说道,“我洝绞隆?赡苁翘な奔錄〗有吃东西,所以胃有点受不了吧。” 孟晋扬命人煮了一碗白粥,然后再喂给顾成溪,“是我太粗心了,忘了给你准备清淡一点的食物。” 顾成溪打趣道,“难得啊,你居然会承认自己的缺点。” “说得好像我很自负似的。”孟晋扬感觉到顾成溪的心情不错,所以就说道,“五天之后我们就去国外注册结婚,如何?” 顾成溪只是震惊了一下,很快就点头,“不用和我商量,你决定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孟晋扬总是觉得顾成溪不想和自己结婚。但是孟晋扬越是这样想,就越是决定要快一点把顾成溪牢牢地拴在自己的身边。 顾成溪在喝了半碗白粥之后推开孟晋扬的手,“喝饱了。” “这么快?”孟晋扬说道,“我就算养只猫都比你吃得多。” 顾成溪摸着自己的肚皮,“真的饱了。” “好吧。”孟晋扬走出卧室把剩下的半碗饭交给佣人,殊不知就这短短的十几秒钟,顾成溪又跑到厕所里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吐了出來。 孟晋扬进屋的时候,只听见了抽水马桶冲水的声音,“怎么了?你又吐了?” 顾成溪笑了,“上厕所当然是在方便了,我又洝接谢吃校趺纯赡芡铝擞滞拢俊?br /> “你根本不知道你现在的脸色有多么苍白。”孟晋扬说道,“看來我有必要把你带到绍闲那里做一个全身检查。” “不用了吧?”顾成溪还有心思开玩笑,“万一真的检查出來怀孕了,邹绍闲一定会把我解剖掉的。” 孟晋扬抱起顾成溪,“放心吧,有我在,给他十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解剖你。” “晋扬,你放我下來。”顾成溪的心里慌慌的,“我不想去做检查。” 孟晋扬的语气不自觉地生硬起來,“成溪,你如果不想让我担心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听话。不过是身体检查而已,很快就会结束了。” 顾成溪的身体好像也随着孟晋扬的语气僵硬了很多,“我知道了。” 两个人來到邹绍闲这里时,池正新还洝接欣肟A饺耸澜绫幻辖锎蛉帕耍奚芟幸参蘅赡魏危缓媚贸鲆瞧骺冀屑觳椤?br /> 但是邹绍闲刚要把检查身体的仪器放在顾成溪的身上,顾成溪突然就大喊大叫起來,“晋扬!你快把这些东西拿走!别让它们碰我!快拿走!” 孟晋扬紧紧搂着顾成溪,“别害怕,这些只是检查身体的仪器而已,它们不会伤害你的。” 顾成溪听不见孟晋扬在说什么,整个脑海里不停地浮现着一个画面,,父亲和母亲的身体并列放在床上,他们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连接着各种各样的精密仪器。 可是他们死了!死了!!再精密的仪器又能如何?!顾成溪绝对不会让这些冰冷的东西触碰自己!绝对不会!! 邹绍闲收起仪器,对孟晋扬说道,“晋扬,别怪我洝接刑嵝涯悖顺上木窈孟袷浅鑫暑}了。如果我洝讲麓淼幕埃飧鍪焙蛴Ω檬前炎约旱弊鲆痪呤辶耍挥贸苑梗挥煤粑挥眉觳樯硖濉!?br /> 孟晋扬洝接兄室勺奚芟械幕埃侵苯游实溃霸趺粗危磕苤魏寐穑俊?br /> “当然能。”邹绍闲仔细检查了顾成溪的双眼,“他只是被父母亲的死亡刺激到了。你多带他出去散散心,陪他聊聊天,和平时一样就行。最关键的是,你千万别让他知道自己的精神有问睿!?br /> 孟晋扬抱着顾成溪,喃喃地说道,“我竟不知你是何时变得如此脆弱。” 良久,顾成溪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过來,“晋扬,身体检查已经结束了吗?” “已经结束了。”孟晋扬咬着顾成溪的耳朵,“你居然在检查身体的时候睡着了,实在是该打。” 顾成溪笑了,脸上带着歉意,“检查结果如何?” 孟晋扬说道,“我们家成溪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绍闲说你就是太贪睡了,将來保不准一觉睡醒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头猪的模样。” “……”顾成溪说道,“难道我变成猪之后你就不爱我了吗?” 孟晋扬深思,“你一定要确保自己变成猪之后也是一头漂亮的猪,否则我认不出來你,还怎么爱你?” 顾成溪点头,“洝轿暑}。” 孟晋扬想起邹绍闲的话,于是问顾成溪,“你想吃东西吗?” 顾成溪毫不犹豫地说道,“不想。” 孟晋扬换一种问法,“你觉得自己需要吃东西吗?” 这次顾成溪的回答更是痛快,“不需要。” 顾成溪的回答可是愁坏了孟晋扬,一向处理任何问睿加稳杏杏嗟拿辖锏谝淮尉醯檬治薏摺W羁植赖氖敲辖锩髅魈搅斯顺上亩亲庸竟窘械纳簦墒撬此底约翰恍枰苑梗?br /> 顾成溪突然打了一个哈欠,“晋扬,我又想睡觉了,我觉得自己就应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样的生活才适合我。” 孟晋扬看着顾成溪此时的模样,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开始后悔几天前按下了那个输氧管的按钮。 可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一三五、被你影响着的心情 一三五、被你影响着的心情 一整天了,孟晋扬用尽了办法想让顾成溪吃一些食物,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洝接小?br /> 顾成溪要么是不想吃,要么就是吃了立即跑到厕所里吐出來。听着顾成溪干呕的声音,孟晋扬依旧束手无策。 邹绍闲刚开始还充当心理医生和顾成溪聊聊天,想要开导他,但是后來邹绍闲就直接建议孟晋扬还是给顾成溪请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比较好。 孟晋扬真的不想让任何陌生人接近顾成溪,但是事到如今,他又能怎么办? 考虑良久,孟晋扬才吩咐手下,“去把这个城市最好的心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