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4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4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4部分我们都是明白人,但还是先把一些事情讲清楚比较好。” “当然。” 孟晋扬说道,“这枚戒指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包括你手里的两个人。” “交换条件?”天底下洝接邪壮缘奈绮停啪词歉錾馊耍匀徊换岱殴恳桓鲎錾獾幕帷?br /> 孟晋扬非常自信地说道,“孟家愿意和‘黑狱’结为永久的同盟。” “孟家?”张敬笑了,“只要你一天不回去,孟家就会一天接着一天地衰落下去。你现在还觉得你所谓的‘孟家’真的抵得过那枚戒指吗?” 孟晋扬也笑了,“我只知道,只要林一还活着,我就还是有机会回去的。毕竟只要成溪开口,他说什么林一都会听的。” 张敬明显是忘记了这一点,被孟晋扬这么一提醒,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我同意你的交换条件。”张敬说道,“明天早上开船之时,我会亲自把顾成溪的父母送到你们的船上。” “够爽快!”孟晋扬端起一杯酒与张敬碰杯,庆祝双方正式合作的开始。 看到了两个人碰杯,凌溪立即走到芮季屿的身边,低声说道,“传递下去,警报解除,明早回家。” 芮季屿点头,然后就去找邵哲,而凌溪则去通知戎皓龙。 得到消息之后,邵哲就离开了宴会,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开始收拾行李,芮季屿当然寸步不离地跟着。 邵哲的东西很少,两三件换洗的衣服、一根父亲留下的笔、一把短刀、一把枪,仅此而已。 笔、短刀和枪,邵哲平时都带在身上,所以从屋子里走出來的时候,邵哲的手上仅仅多了一个小小的包裹。 “就这样?”芮季屿问道。 邵哲点头,“就这样。” 看着邵哲手中的“行李”,芮季屿又有些害怕了,因为邵哲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好像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可以从自己的身边逃走的准备。 芮季屿问道,“真的洝接斜鸬亩髀穑勘热缢的愕拇玻客蛞荒闳洗菜蛔旁趺窗欤俊?br /> 邵哲摇头,“我不认床,我睡觉其实根本不需要床。” “……”芮季屿紧紧抱着邵哲,“我一定会对你好的!相信我!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 邵哲被抱得差点喘不过來气,“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芮季屿牵着邵哲的手,“跟我走吧,今天晚上你必须和我睡在一起,明天早上我们要一起出发去码头。” “我知道。”邵哲被芮季屿牵着向前走,但是他却止不住地回头看,看他住惯了的屋子,缅怀他过去的岁月。 然后,邵哲回过头,跟着芮季屿离开,走向他的新生活,再也不向后看了。 【真的洝接邢氲剑庖痪斫崾氖笨桃舱酶仙狭?013年的结束。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孟晋扬他们也终于要回家了。(*^__^*) 新的一年,就祝各位读者朋友都能及时回到家里,和家人团圆吧。 新年快乐!谢谢你们陪着我从一生走到一世。】一二五、谈感情伤身又伤心 一二五、谈感情伤身又伤心 这天早上,孟晋扬他们每个人都起得很早。 实际昨天晚上,一想到要回家,几个人全都激动得无法入睡。 吃过早饭之后,几个人全都一个个的顶着黑眼圈來到了码头,然后上了大船。 这艘大船是张敬的,他恰好派人去国内进货,所以就顺带送孟晋扬他们回国。 临别之际,林一抱着顾成溪哭得稀里哗啦的,嘴里还说着“我也想回家”之类的话,听得张敬一阵心疼。 顾成溪告诉林一,“你爱的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也许是因为这一句话,所有人的心情都瞬间平静了下來。不管是激动还是伤心,有爱着的人陪着,所有的情绪都可以转化为幸福。 张敬告诉孟晋扬,顾成溪的父母已经被安排在船上的一个房间里了,孟晋扬派人去查看了一下,确定无误后下令开船。 凌溪和戎皓龙正在甲板上打闹,船开了之后,凌溪一个趔趄倒在了戎皓龙的身上,然后突然喊道,“你们快來看!那是谁?” 几个人來到凌溪的身边,顺着凌溪的手指看向岸边的某一处。 那里有许多工人在搬运货物,其中有一个少年格外显眼,因为他穿得很干净,也洝接懈苫睿且皇帜米琶恚皇志僮攀⒆潘谋樱煌5卦诟硗庖桓稣诟芍鼗畹哪腥瞬梁埂?br /> 芮季屿大惊,刚想破口而出,“那不是萧齐吗?!”但是孟晋扬眼疾手快,捂着芮季屿的嘴,不让他出声。 萧齐瘦得厉害,大概是因为挨了那么多枪的原因,几个人居高临下看着,正在搬运货物的萧齐居然还带着几分可怜。 芮季屿被捂着嘴,眼神不解地看着孟晋扬。 孟晋扬说道,“张敬的人还在岸边,一旦你喊出來,萧齐必死无疑。他死不死倒是和我洝绞裁垂叵担还上隙ɑ崮压摹!?br /> 顾成溪说道,“在上船之前我已经看到萧齐了,并且嘱咐林一多在张敬的耳边吹吹枕边风,让他放过萧齐。毕竟萧齐现在已经成了这幅模样,杀与不杀也洝绞裁辞稹6遥歉錾倌暧Ω枚韵羝牒芎冒桑磕忝强聪羝氲男θ荩庵中腋:吐悴皇悄芄患僮俺鰜淼摹!?br /> 听到顾成溪的话,孟晋扬的心里有些堵,有些难受,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这么难受。 很快,孟晋扬就知道自己堵心的原因了,“你看到了萧齐,居然洝接懈嫠呶遥训滥闶桥挛疑绷怂穑课掖鹩悴换嵘彼憔陀Ω孟嘈盼遥 ?br /> 顾成溪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你会怕我难过而不杀萧齐,难道我就不会因为怕你难受才故意瞒着你吗? 要对孟晋扬解释吗?顾成溪想,还是算了吧,他实在是洝接行那榻馐土恕?br /> “昨天晚上洝接兴茫矣行├哿恕!惫顺上档溃叭绻麤〗有别的要紧事,我就先去休息了。” 顾成溪转身离开,孟晋扬抬起手想要扳过他的身体,但是他下手太重,直接把顾成溪肩膀上刚愈合的伤口弄流血了。 顾成溪立即疼得说不出话來,孟晋扬在他的身后,并洝接锌吹缴丝谠诹餮乖谥饰首牛澳慊箾〗有说清楚,你到底相不相信我?” 戎皓龙看着顾成溪的脸变得苍白,实在是不能忍了,于是出手打掉孟晋扬按压在顾成溪肩膀上的手掌,“孟晋扬,你究竟想做什么?!成溪的伤口在流血,你知道吗!” 孟晋扬抬起自己的手,的确看见手指上染着鲜血,“成溪……” 顾成溪突然很想哭,“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剜开我的伤疤,或者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一直不让它愈合,这就是你的恶趣味吗?你很喜欢拥有一个伤痕累累的顾成溪吗?” 顾成溪的话像是一个炸弹般地在孟晋扬的耳边爆炸了,震得他的脑袋嗡嗡直响,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和顾成溪两个人。 “你总是在质问我相不相信你,”顾成溪无奈地笑着,“你不觉得你的质疑本身就是一种对我的不相信吗?一个不信任我的人凭什么资格可以得到我的信任?” 顾成溪的眼前黑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所以趁着倒下之前,顾成溪说道,“孟晋扬,以后我们还是上床做/爱,别再妄想交心了。每和你交一次心,我的心脏上就又多了一道伤痕,我……” 话还洝接兴低辏顺上难矍氨愠沟缀诹讼氯ィ辖镆丫糇×耍緵〗有意识到要接住顾成溪,离得近的戎皓龙只好伸出手把顾成溪抱进自己的怀里。 看到这个画面,凌溪的心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即将见到哥哥的喜悦情绪就这样被这种针扎似的疼痛赶跑了。 凌溪说道,“笨熊,你把成溪还给晋扬吧。” 戎皓龙摇头,“不行,我不放心,我要亲自带成溪去换药。” “你不放心……”原來你的心还一直都在顾成溪的身上吗?凌溪忍着心里的酸涩,用紧握的拳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那我帮你给成溪换药。” 戎皓龙再次摇头,“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你昨天晚上不是洝剿寐穑磕阆热バ菹伞!?br /> 嗬,凌溪苦笑,你这样抱着顾成溪,老子还能睡得着吗? 戎皓龙抱起顾成溪准备离开甲板,但是孟晋扬却快速把顾成溪抢了过來,“成溪是我的人,带他换药这种事情当然是我來做,就不麻烦你了。” 戎皓龙张张嘴,却无话可说。 孟晋扬抱着顾成溪离开后,戎皓龙才发现凌溪不知在何时也已经不在甲板上了,于是匆匆离去寻找凌溪。 当甲板上的人都走完时,芮季屿碰了碰旁边的人,“看來我们两个人的感情还是最好的。” 但是芮季屿并洝接械玫交赜Γ罚肀咧挥幸桓瞿就纷樱睦锘褂猩壅艿挠白樱?br /> “阿哲!阿哲!”芮季屿大声喊着,“你去哪儿了?” 甲板上的船工说道,“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在开船的时候就已经下船离开了。” “什么?”芮季屿懵了,蹲坐在地上,良久才说道,“你终究还是不愿意跟着我离开。” 【嘿嘿,新年的开始,小虐一下,朋友们被虐得爽不?】一二六、回家的旅程 一二六、回家的旅程 本來应该是喜悦的回家旅程,就这样因为或大或小的问睿渎懦脸恋乃榔?br /> 芮季屿一直站在甲板上,看着茫茫的海面,还在期盼着也许邵哲会乘坐别的船來找自己,但是他所收获的也只是满满的失望罢了。 阿哲,你究竟在逃避一些什么?芮季屿得不到答案,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有缘无分吧。 “阿哲!”芮季屿冲着海面大声喊道,“我不是情圣!我不会一直等你的!你他妈的最好趁着老子的心里还有你的时候回來!” “乱喊什么?”凌溪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就算雷神在这里打个雷,邵哲在那里也不一定能够听得见。” 芮季屿问凌溪,“你有洝接锌吹桨⒄芫烤故鞘裁词焙蚶肟模俊?br /> 凌溪猜想,“大概是我们发现萧齐的时候吧。” 此话一出,两个人颇有默契地对视一眼,芮季屿欣喜地说道,“阿哲不会是找萧齐报仇去了吧?” “有可能。”凌溪分析道,“越是习惯沉默的人越是容易把仇恨之类的东西藏在心里,不报不消。就比如说成溪,你看他现在好像很爱晋扬似的,但是在内心的深处,他应该还是很恨晋扬的。毕竟如果洝接薪锏幕埃衷诳赡芤丫⒏隼掀派鐾蓿潘钕不兜钠降兆樱皇巧砩献苁谴派耍挂蝗搜埂!?br /> “话睿茉读耍避羌居焖档溃拔颐歉詹盘致鄣氖前⒄堋!?br /> 凌溪疑惑,“难道他们不一样吗?你要知道,你和邵哲刚开始的时候是你强迫他在先的,所以在他的心里面,你也曾经属于伤害过他的那一类人。所以,不管他下船是不是要去找萧齐报仇,他的行为已经说明他根本就不相信你。咳咳,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是吗?”芮季屿的心情变得更差了,“你走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 凌溪撇嘴,“不就是失恋了吗?装什么忧郁?” 凌溪离开甲板,边走边说道,“失恋也总比我这种爱人的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要强得多。” 芮季屿嗤笑,“说的好像你的心里洝接辛硗庖桓鋈怂频摹!?br /> 凌溪呆住了,瞬间也就心宽了。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他凌溪做不到心里只有戎皓龙一个人,又凭什么要求戎皓龙的心里只有他一个人? 凌溪转过头,对芮季屿说道,“我刚才的心情不好,所以就骗了你。邵哲在离开之前交给我一样东西,说是以后他会亲自來拿的。” “什么?” 凌溪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扔给芮季屿,“喏,这好像是他随身携带的东西,很重要。所以你就放心吧,他的确是去找萧齐报仇了,不是为了躲避你才离开的。” 芮季屿把笔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然后活动活动筋骨,“凌溪,你找死!” “嘿嘿,不要生气嘛。”凌溪话音刚落,人已经跑得洝接傲恕?br /> 芮季屿挥了挥拳头,“看在你把笔给我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凌溪刚进到船舱里,就差点撞到了戎皓龙。 “你去哪儿了?”戎皓龙说道,“我找了你很久。” 凌溪指了指外面,“去甲板上吹风了。” “孟晋扬刚才也在找你,好像是急事。” “哦,我知道了。”凌溪从戎皓龙的身边走过去,突然又转过身來,“笨熊,我现在是你的心里最最最爱的那个人吗?” 戎皓龙点头,“我知道你因为成溪的事情在生我的气,但是我现在爱的只有你。” 凌溪给了戎皓龙一个拥抱,“我也是。” 戎皓龙刚想说些什么,凌溪已经跑走了。 孟晋扬和顾成溪正在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示弱。 “再有几个小时我们就要到家了。”孟晋扬问道,“你确定你要一直这样和我闹别扭吗?” 顾成溪难得直接表现出自己的气愤,“这一次是你先找茬的!” 孟晋扬举双手投降,“好好好,开始是我不对,可是后來你说出的话我听着也很伤心啊。既然我们都伤心了,那扯平不好吗?” 顾成溪说道,“不如把我们所有的事情都扯平了,以后各走各的路时也好痛快一点。” “你说什么?”孟晋扬的脸色变了,“成溪,有些话……” “我知道,”顾成溪冷笑,“你不喜欢听的我就不能说,是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成溪躺在床上,把被子拉高盖着脑袋,明显在告诉孟晋扬:我不想看见你。 孟晋扬很生气,但是又洝接邪旆ǘ怨顺上⒒穑缓帽镌谛睦铩?br /> “晋扬!”凌溪在外面喊了一声。 “你好好休息,回家之后我会送给你一份大礼。”孟晋扬说完就走了出去。 凌溪一看孟晋扬的脸色,就知道他刚才受气了,“还洝礁愣ǎ俊?br /> “洝接小!泵辖镌菔毕劝压顺上氖虑榉乓槐撸粤柘档溃霸谖颐巧洗埃居旖邮盏搅艘惶跸ⅲ辛礁霾恢阑畹陌锱纱蛩阍诮裉煳Чッ霞摇!?br /> “今天?”凌溪非常吃惊,“这也太巧了吧?也就是说他们算好了时间赶在咱们回家之前行动,然后留给咱们一副烂摊子。” 孟晋扬点头,“所以我想知道,你把我们要回去的事情告诉了谁?” 凌溪摇头,“我谁都洝剿蛋。勖羌父鲋校孟裰挥形也荒芎图依锝辛蛋桑康鹊龋憔褪且蛭飧鲈虿呕骋晌业穆穑俊?br /> “想什么呢?”孟晋扬打了一下凌溪的脑袋,“我不是在怀疑你,我只是在怀疑戎皓龙而已。你们平时接触得较多,你帮我留意他。” 凌溪比刚才还要吃惊,“不可能,笨熊不是这样的人。” 孟晋扬安慰似的拍了拍凌溪的肩膀,“就让时间來证明吧。” 凌溪憋了一会儿,终于憋不住问道,“如果真的是笨熊,那你要杀了他吗?” “不会。”孟晋扬说道,“只要你还爱他,我就不会杀了他。再者,很早之前我就已经答应过成溪,绝对不会伤害戎皓龙。” 凌溪看着前方的海面,突然叹了一口气,“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 孟晋扬想了想自己和顾成溪的“初见”,还是算了吧,那时还不如此时呢。一二七、过去的事情 一二七、过去的事情 望着百米外的岸堤,船上的人心情都格外的澎湃,他们终于到家了! 孟晋扬并洝接信扇送ㄖ卣滤腔貋淼南ⅲ蛭雭硪桓鐾换骷觳椋纯此辉诘恼庖欢问奔淅铮显冻吭诔卣碌闹傅枷碌降装衙霞冶涑墒裁囱恿恕?br /> 虽然平时孟晋扬一直都能收到來自这边的消息,也知道孟家的近况,可是眼睛看到的东西还是震撼到了孟晋扬。 此时,孟晋扬带着顾成溪和凌溪正闲逛在孟家的总部里。 戎皓龙和芮季屿本就不是属于孟家的人,因此他们洝接凶矢窠朊霞业淖懿俊T偌由先逐┝郧笆且桓鼍欤故且桓鲎苁窍胍页雒霞易懿吭谀亩木欤悦辖锔遣豢赡苋盟雷懿康娜魏蜗ⅰ?br /> 但是顾成溪不一样,之前因萧齐的缘故,孟晋扬在吃醋的情况下就说过以后所有的事情他都不会再瞒着顾成溪,所以,孟晋扬此刻就在践行他曾经说过的话。 因为之前的爆炸事件,很多人都以为孟晋扬已经死了。孟家在搜救了一段时间后,对外放出的消息也只是孟晋扬昏迷未醒,所以由孟远晨暂代主人的位置。 现在孟晋扬突然出现了,身边还跟着同样也失踪了很久的火狐,孟家总部的人全都被震惊了。但是他们也只是在脑子里惊了一下,并洝接斜硐殖鰜怼?br /> 孟晋扬对他们的反应很满意,看來远晨管理得不错。 “大少爷。”几个年老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孟晋扬的面前,“您的身体已经痊愈了?” 孟晋扬冷笑,这几个老男人全都是孟家开国大臣似的人物,平时仗着人老地位稳定根本就不把孟晋扬放在眼里,这次远晨暂代主人的位置,不用说,肯定也受到了他们不少的刁难。 “晋扬的身体倒是真的不如几位叔叔伯伯,”孟晋扬说道,“如果我洝郊谴淼幕埃肝皇宀甲〉煤茉栋桑烤尤徽饷纯炀吐聿煌L愕馗系搅宋业拿媲埃雭砟忝鞘抢系币孀常镒岳⒉蝗纭!?br /> 孟晋扬的话有褒有贬,一时间几个老人竟然反应不过來他们被孟晋扬骂做了马,只能供人骑一辈子。 几个老人來不及品味话里的意思,只是说道,“魏老要见您。” 他们嘴里的“魏老”,全名是魏献,是孟家骨灰级的人物,当然这个人也差不多已经活到了快要成为真正骨灰的时候了。 如果说眼前的几个老人根本就洝桨衙辖锓旁谘劾铮敲次合自虬炎约旱背闪颂匣剩霞业氖虑橹灰淮ヅ龅剿睦妫蔷圆换峁艿模且坏┐ヅ龅剑土辖镆惨美叻帧?br /> 孟晋扬吩咐凌溪,“成溪交给你了,把人给我安全地带回孟家。” “洝轿暑}。”凌溪说道,“那你呢?虽然姓魏的已经很久洝接姓以勖堑穆榉沉耍墒俏壹堑靡郧懊恳淮文闳ゼ际谴乓簧砩嘶貋淼摹!?br /> 听凌溪这么一说,顾成溪也担心了,“让凌溪陪着你一起去。”虽然他并不知道魏老是谁,但是看凌溪的反应,就知道这个魏老不好对付。 孟晋扬笑了,“不生我的气了?” 顾成溪说道,“当然生气,不过如果你不能全身而退的回來,我要怎么拿你出气?” 孟晋扬亲了亲顾成溪的唇,“放心吧,那个老不死的早就已经不敢动我了。你不是想小雨了吗?快去见他吧,等你们叙过旧之后,我就回家了。” 顾成溪此时真的是无比讨厌自己洝接腥魏蔚谋臼拢荒芨辖锾砺榉常荒芘惆樵谒淖笥冶;ぷ潘?br /> 孟晋扬跟着那几个老人离开之后,凌溪说道,“成溪,我们回家吧?” “嗯。”顾成溪跟着凌溪回家,边走边问道,“晋扬不是这个城市的帝王吗?他怎么还会总是带着伤回來?” “你心疼了?”凌溪说道,“那都是之前的事情了。姓孟的总是把他最霸道最帝王的那一面展现给你看,那是因为他想让你知道他是可以让你依靠的男人。实际上,在成为帝王之前,姓孟的也有一段苦逼悲惨的日子,那个魏老就是总让晋扬的日子变得很苦逼的人。” 顾成溪的确心疼了,孟晋扬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是需要万人膜拜的,所以顾成溪根本无法想象孟晋扬吃苦受罪的模样。 “你还洝接懈嫠呶遥镂裁椿岽派耍俊惫顺上枰涝颍院蟛拍馨镏辖锞×Ρ苊庠庥龅秸庵智榭觥?br /> “还能因为什么?”凌溪说道,“姓孟的又不是神,他刚接手孟家的时候也会犯错,什么都不懂,也会不知天高地厚地触碰到魏老的逆鳞。就这样,每次他都会被叫到魏老那边施以惩戒,被几十个人围着打。那个时候他只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伙子一个,洝接腥嗽敢獍锼挥形腋缫恢备谒纳肀撸阕潘ご颉!?br /> “只有他们两个人?”顾成溪的心疼了一下,被几十个人围着打,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凌溪骄傲地说道,“我怎么可能让他们白白挨打?凡是打过他们的人,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也全都死在我的手里了。有仇必报,这就是我凌溪的性格!你也不要觉得我残忍,当初姓孟的和我哥被打得那才叫一个惨。” “我洝接芯醯媚悴腥獭!敝皇羌虻サ靥殴サ氖虑椋顺上男木捅痪镜弥碧郏拔乙恢币晕磺卸嫉脕淼暮芩忱!?br /> “天底下哪有那种掉馅饼的事情?”凌溪说道,“孟家的天下有姓魏的一半,所以他不可能那么轻易地就把这些东西交到晋扬的手上,他当然要想方设法地逼迫晋扬认输,自动放弃孟家的继承权。可惜,姓魏的已经老了,不行了,这天下早晚全都是晋扬的!” “你就这么相信晋扬?”顾成溪不太理解这种相信的來源与含金量。 凌溪点头,“这个世界上我最相信,也最佩服的人就是晋扬和我哥,只要他们两个人想做的事情就洝接凶霾怀傻摹!?br /> 也许是被凌溪的态度感染到了,顾成溪的心里也突然溢满了对孟晋扬的信心,对他们未來的信心,他要帮助孟晋扬把这天下真正的收为己有!一二八、是不是真的 一二八、是不是真的 孟晋扬跟着那几个老人來到魏献的地盘,走到门口时被几个保镖截了下來,“请大少爷稍等,我们前去通报一声。” 通报?孟晋扬的眼神犀利地扫过这些保镖,心中鄙夷,魏献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太上皇了! 孟晋扬刚回來,所以一些情况还洝接忻宄退闼挠胁桓室仓荒茉菔笨酥谱∽约旱某宥獾米龃硎路吹垢宋合壮椭巫约旱慕杩凇?br /> 通报过后,孟晋扬得到允许进入,但是他身后的几个老人却被拒之门外。这就是魏献给孟晋扬的第一个下马威,他是想要告诉孟晋扬,只要是他不高兴他连这些个老资格的人的面子都可以不给,更何况是孟晋扬。 魏献可以不给面子,但是作为晚辈,孟晋扬的礼数必须做到,所以他对几个老前辈说道,“谢谢各位叔伯亲自前來请晋扬,如果洝绞裁匆碌幕埃敫魑皇宀厝バ菹桑飞闲⌒摹!?br /> 一句话也算是给了一个他们被魏献拒之门外后的台阶下,于是他们顺着孟晋扬的话,在互相寒暄过后就离开了。 孟晋扬则跟着领路的人來到了魏献的面前。 上一次见魏献是在过年的时候,孟晋扬在池正新的逼迫下带了一些礼物來看望他,后來听说那些礼物尚未被拆封就已经被魏献派人给扔掉了。其实也洝绞裁矗合拙褪呛ε旅辖镌诶裎锖凶永锩姘沧罢ǖ?br /> 切,这么洝狡返氖拢辖锊挪恍加谧觥K缇筒碌阶约旱睦裎锘嵩馐苷庋拇觯员揪蜎〗有买太贵重的,礼物盒子里不过是几十双恰好可以送给乞丐御寒的毛袜子而已。 “晋扬,”魏献正在喝茶,突然抬起头來问道,“你的身体现在如何?” 魏献的确是老了,但是声音还是中气十足的,孟晋扬断定他还能再活个两三年,“多谢魏老的关心,晋扬的身体已经好多了。”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他们这一套了?”魏献神色无常地说道,“魏老、魏老,你们是多希望我赶紧老了?” 孟晋扬无法判断魏献此刻的心情,这个人精每时每刻都是这么一副死了全家的丧脸表情,连说话的音调也是从來都洝接刑嗟钠鸱翟谑橇蠲辖镂薮优卸稀?br /> 孟晋扬还來不及说话,魏献又说道,“我记得你以前都是喊我魏爷爷的,怎么,现在翅膀硬了,所以就不认我这个爷爷了吗?” 孟晋扬的嘴角抽了抽,在万般不愿意的情况下喊了一声,“魏爷爷。” 魏献是跟着孟晋扬的亲爷爷打江山的,按照辈分,也足够做孟晋扬的爷爷了。可是孟晋扬洝接型牵郧白约好恳淮巫鍪滤鸷Φ轿合椎睦媸保合滓彩且砸纳矸萑眉甘鋈藖斫萄底约旱摹?br /> 那才真正是血的教训,但是可惜的是,这些教训并洝接腥妹辖锸掌鹩鹨砉怨缘亟邮芪合椎那疲墙徊降那看笞约海恢钡较衷谡庵肿阋院臀合紫嗫购獾牡夭健?br /> 魏献的左手不停地转动着两个翡翠如意球,两球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这声音竟像是带有提神功效似的,瞬间让孟晋扬精神了不少。 “我老了。”魏献说道,“以后这天下就是你的天下了,我是不会和你抢的,毕竟我抢來也是洝接杏玫摹!?br /> 孟晋扬揣测着魏献这句话的意思。抢來也是洝接杏玫模残硎且蛭合紫ハ碌牧礁龆佣荚诩改昵安宜赖脑虬伞<热欢記〗了,财产抢那么多也确实洝接谩?br /> 突然,孟晋扬的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魏献的确洝接卸恿耍撬亩用侨锤髯愿粝铝艘桓鏊锱恰?br /> 孟晋扬害怕自己的所想是真的,于是就抢先说道,“魏爷爷,这次我前來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您。” “说。” 孟晋扬说道,“晋扬有幸,在这一年结识了将与我共度一生的伴侣,我打算不久之后就和他结婚,所以想邀请魏爷爷做我们的主婚人。能够和他在一起一辈子,我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 听到这句话,魏献的面容似乎更加僵硬了一些,“好,好……你的确是翅膀硬了,居然懂得先发制人了!” 此话一出,孟晋扬就知道自己刚才猜想的不错,真的洝接邢氲轿合渍飧隼喜凰赖恼娴拇蛩惆阉乃锱薷约骸?br /> 这个算盘打得不错!不管孟晋扬和魏献的哪个孙女结婚,这就等于魏献已经为他的后人找了一个大靠山,那么他魏献辛辛苦苦打拼了一辈子留下來的东西还是他魏家的,谁都不敢來抢。 对于魏献这个打得不错的算盘,孟晋扬只想送给他三个字:想得美! 孟晋扬转动着手中的戒指,说道,“我和他已经得到了父母之命了,不信的话,魏爷爷可以看看我手上的东西。” 魏献看了一眼孟晋扬手指上的戒指,脸色大变,“你你……你怎么可能……” 这是孟晋扬第一次看到魏献惊慌失措的模样,真的很痛快,“想也知道,连我都认识的戒指,魏爷爷怎么可能不认识?” 魏献还处在震惊之中,“不可能!这不可能!当年我们明明已经杀死了他!他不可能从那场爆炸中生还!不可能!” 这下轮到孟晋扬吃了一惊,“你说什么?当年的事情是你们做的?” 魏献大笑,“你居然爱上了他的孩子?如若他还活着,他也不可能同意他的孩子和你在一起!当年正是你的父亲策划了那场爆炸案!” 孟晋扬觉得这一定是老天在和自己开的一场玩笑,“魏爷爷,拿这种事情骗我有意思吗?我不相信。” 孟晋扬转身就走,他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待着了,他要去找顾成溪,他要抱着顾成溪。 现在,只有顾成溪身上的温暖能够让孟晋扬冷静下來。 魏献在孟晋扬的身后说道,“他的孩子就是那个顾成溪吗?你最好现在就杀了他,免得他将來知道真相之后先杀了你。” 孟晋扬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匆忙离开了。一二九、错误的决定 一二九、错误的决定 孟晋扬只觉得头很疼,好像身边所有的一切在刹那间都变得很不真实,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更不记得自己在看到顾成溪之后说了一些什么。 当孟晋扬清醒过來的时候,他已经牵着顾成溪的手來到了正在深度昏迷着的顾成溪的父母面前。 “这是?”顾成溪的心脏突然怦怦地跳得厉害,“……我的父亲和母亲?” 虽然孟晋扬不想承认,但还是点头说道,“是的。他们自十五年前的爆炸到现在一直都昏迷着,也许……他们会一直都这样下去。” 昏迷只是一种好听的说法,实际上就是植物人而已,除了还可以微弱地呼吸之外几乎和一具尸体洝绞裁辞稹?br /> 顾成溪洝接凶呱锨埃炊笸肆艘徊剑罢饩褪悄阍诖纤倒囊透业睦裎铮俊?br /> “是。”孟晋扬现在已经无比后悔把这份礼物带回來了。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了想念已久的父母,顾成溪的心里此时竟然洝接幸凰肯苍玫那樾鳎炊嗔艘恍┛志澹孟裼惺裁纯膳碌氖虑榫鸵蛩畞恚次薹ǘ惚堋?br /> 孟晋扬推着顾成溪走上前,“和你的父母说句话吧,他们肯定也很想你。” 床上的两位老人早已洝接辛斯顺上且渲械哪歉鋈菅眨孟袼廊艘话愕靥稍谀抢铮嘧帕常肥巧迦恕?br /> 顾成溪紧紧地攥着孟晋扬的手,“晋扬,我们出去吧?我害怕。” “怕什么?”孟晋扬安慰着顾成溪,“他们是你的亲人啊。” 顾成溪知道他们是自己的亲人,可是他却无法把他们同记忆中慈爱的父亲和温柔美丽的母亲联系到一起。 突然,顾成溪的手碰到了孟晋扬套在手指上的戒指,视线也落在了床上的老人手指的戒痕上。 “父亲……”顾成溪松开孟晋扬的手,一步步地走到床边,握着两位老人的手,眼泪滴落在床上,“父亲、母亲,请原谅成溪方才的惧怕。” 孟晋扬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心里的失落和对失去顾成溪的恐惧即刻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來,这些消极的思想像是杂草一般瞬间吞噬了孟晋扬的自信与理智。 杀了他们!有一种想法在孟晋扬的脑海里咆哮着,只要杀了他们,只要他们永远都不会醒过來,那么十五年前的事情顾成溪便永远都不会知道! 孟晋扬此刻心烦意乱,一只手不停地并且快速地拨弄着手指上的戒指,当前,好像只有这一枚戒指能让孟晋扬感觉到他暂时还洝接惺ス顺上?br /> 顾成溪突然走到孟晋扬的身边,说道,“晋扬,我们把戒指还给父亲好吗?” “什么?”孟晋扬立即把手藏在身后,暴躁地吼道,“成溪,你已经把它送给我了!” 顾成溪后退了一步,“晋扬,你怎么了?” 孟晋扬无法告诉顾成溪自己究竟怎么了,难道要他坦白十五年前的事情吗?不!顾成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自己的! 这是顾成溪第一次看到如此烦躁的孟晋扬,所以他内心深处藏着的对孟晋扬的恐惧又浮出了水面。 但是这一次,顾成溪洝接蟹湃巫约盒睦锏目志澹乔科茸约合蚯白撸拷辖铮缓笊斐鍪直ё潘敖铮揖驮谀愕纳肀甙。憔烤乖诘P囊恍┦裁矗俊?br /> 孟晋扬也抱紧了顾成溪,“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有多么害怕失去你。” 顾成溪不太明白孟晋扬为何会因为一枚戒指就觉得要失去自己,只好说道,“我也很爱你啊,而且我已经打算帮你把这天下真正的收为己有,到时候我要做帝王的老公,全天下我才是老大,你说好不好?” “好。”孟晋扬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來,但是却洝酵怂档溃敖渲甘俏业摹!?br /> 顾成溪看了一眼父亲手指上的戒痕,说道,“是你的。” 孟晋扬望着床上的两个人,终于决定要杀了他们,他绝对不会让他们的身边存在着任何可以破坏他和顾成溪之间感情的东西。 顾成溪问道,“晋扬,你说我的父亲和母亲还能醒过來吗?” “很难说。”孟晋扬说着有利于自己行动的话,“在把他们搬上船之前,张敬的医生就告诉我,他们的身体机能已经不行了,靠着各种营养液撑了十五年已是极限。说不定在见了你,圆了心愿之后,他们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了。” “是吗?”顾成溪趴在孟晋扬的胸口,不肯抬起头。 孟晋扬知道他在哭,“对不起,成溪。”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今天孟晋扬的举止和话语,顾成溪真的看不懂,也听不懂。 “对不起。”孟晋扬又说了一遍。 第一遍对不起是孟晋扬替父亲说的,第二遍则是为了他自己将要做的坏事。 顾成溪的心里突然慌慌的,“不用再说了,不管(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