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3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3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3部分只好吻上凌溪的唇,在替他润喉的同时也让他的情绪平静下來。 感觉到戎皓龙唇上的温度,凌溪终于相信自己还活着,“笨熊……”凌溪开始抱着戎皓龙大哭,“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你真的把我自己一个人留在墓|丨穴里不管不顾了,我以为自己真的要被鬼怪吃掉了……” 戎皓龙听不懂凌溪后面两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凌溪的悲伤和害怕他都懂。 “别哭了,好吗?我一直陪着你呢,哪儿都洝饺ァ!比逐┝緛砘瓜朐鹇盍柘诖蠛@锏淖陨毙形窍衷诳吹搅柘蛭笠晕涝都坏阶约憾饷瓷诵模逐┝闶裁丛鸨傅幕岸妓挡怀鰜砹恕?br /> 凌溪突然不哭了,开始傻笑起來。 戎皓龙的心里直发毛,“怎么了?” 凌溪顶着一双溢满泪珠的大眼睛,乐呵呵地说道,“你洝椒⑾致穑课夷芩党鰜砘傲恕!?br /> “……”戎皓龙无奈地笑了,“你真的是一只笨狐狸。” 凌溪完全不介意戎皓龙骂自己笨,“随你怎么说,今天老子死而复生,老子高兴!所以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戎皓龙这一次真的是被凌溪吓坏了。 如果说以前戎皓龙还因怀疑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凌溪会弃他于不顾而觉得失落难过,那么现在戎皓龙则希望凌溪再也不要做出这种牺牲自己成全他的行为了。因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戎皓龙无比确定,如果凌溪真的死了的话,那么他也洝接杏缕倩钕氯チ恕?br /> 凌溪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抱歉,我洝搅粢獾侥翘跎撸哉獯瓮侠勰懔恕O麓沃葱腥挝竦氖焙颍一岣有⌒牡摹!?br /> 戎皓龙不明白,“你突然说出这么生疏的话是为什么?” “在孟家人的心里,公事就要公办。”凌溪说道,“作为公事,我希望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可以不用管我;但是作为私事,你敢再洝接性涤傻胤⑵⑵⑶叶挛乙桓鋈耍憔退蓝耍 ?br /> 戎皓龙早就后悔自己当时太过小心眼,所以在听到凌溪的话之后,他立即说道,“你放心,以后就算你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了。” 凌溪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像是虚脱了一般重新躺回床上,然后用脚踹戎皓龙,“笨熊,我饿了,你去给我做饭。” “好,我这就去。”戎皓龙突然想起來,“那个医生说过你体内的蛇毒刚解,所以只能吃流食。” “流食?”凌溪已经快要饿死了,却听到自己只能吃流食的话,瞬间就火大了,“老子又不是被捅了?吃什么流食?老子要吃肉!是哪个骗子医生说的,你把他给我找來,老子要是不把他的舌头拔出來,然后重新塞进喉咙里,老子就不姓池!” “……”这么长的几句话,戎皓龙只抓到了一个讯息,“原來你姓池啊?” “废话,我哥姓池,难道我还能姓凌不成?”凌溪喝了一口桌子上的水,接着说道,“只不过‘池凌溪’什么的,也实在是太难听了,所以我从小就只让他们喊我凌溪。” “哦。”戎皓龙把池凌溪这三个字品了又品,然后说道,“其实多念几遍,这个名字还是不错的。” 凌溪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夸赞了,于是心里一高兴,直接就把要吃肉这件事情给忘了。等到戎皓龙端着一碗白粥走进來的时候,凌溪的脸色才又变了。 “你居然真的洝礁易急溉猓俊绷柘テ鹑逐┝氖滞螅苯右氯ィ袄献右涯愕弊鲋砣飧粤耍 ?br /> 说归说,其实凌溪根本就洝缴岬糜昧σВ徊还笳餍缘匚盼湃庀悖饨獠鼍退懔恕?br /> 戎皓龙被凌溪舔得浑身酥麻,也只想在凌溪的身体上咬上几口。 凌溪玩够了,就说道,“你的肉一点都不香,老子吃不下去。” “你现在就多喝点粥把身体养好。”戎皓龙说道,“等到我们回去之后,我就给你做我拿手的梅菜扣肉,保准让你吃过瘾。” “真的?”听到“肉”这个字,凌溪的口水已经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淌了。 “当然是真的。”戎皓龙保证,“你绝对吃了一次之后这辈子就忘不掉这种味道了。” 凌溪很不给面子地说道,“是因为太难吃了吗?” “……”戎皓龙端起粥,“那你就喝一辈子的白粥好了。” “笨熊,你那么认真做什么?我这只笨狐狸只是在和你开个玩笑嘛。”凌溪接过白粥慢慢地喝了起來,“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戎皓龙说道,“等你和成溪的伤都差不多快要好的时候,等芮季屿重新把邵哲追回來的时候,最关键的是,我们要等到海啸离开之后才能回家。” 凌溪乖乖地喝着粥,却突然说道,“笨熊,有你在身边真好。” 戎皓龙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一二零、让老天作证 一二零、让老天作证 戎皓龙和凌溪甜甜蜜蜜的,可羡慕死连酸葡萄都吃不到的芮季屿了。 芮季屿本來打算陪凌溪说说话,结果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他;芮季屿又无聊得想要去找顾成溪玩一会儿,可惜顾成溪被孟晋扬牢牢地守着,他去了也只能做电灯泡。 最后,心里郁闷之极的芮季屿就开始在“冥界”的总部散步,走着走着就來到了邵哲住了十多年的院子里。 走进院子,然后用手抚摸着院子里邵哲用來练功的器材,芮季屿的心情果然就好了很多。 芮季屿在一个练功用的架子下面看到了邵哲刻上去已经很久的两个字,,报仇。 “对不起。”芮季屿已经知道自己说出的话错得有多么离谱了,可惜他再道歉,邵哲也听不到了。 芮季屿的手摸过邵哲用过的东西,然后一句接着一句地说道,“对不起……阿哲,对不起……” 一声声道歉飘散在空气里,洝接辛粝乱凰亢奂!?br /> 走进屋子里,芮季屿看到所有的家具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连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棱是棱角是角,特别好看,但是却显得很洝接腥似秃孟裾饫锎觼頉〗有人住过似的。 芮季屿看着整个屋子都因叠得太过规矩的被子而显得空荡荡的,于是心里也怪难受的,所以就把被子摊开在床上,然后自己躺了上去。邵哲身体的味道一下子都飘进了芮季屿的鼻子里,害得他鼻子酸酸的,眼睛也涩涩的。 “我很想你。”芮季屿抱着邵哲的被子说道,“但是我却找不到你了……” 芮季屿的嗓音突然变得沙哑了起來,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听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就会觉得特别窝心。 忽然,芮季屿从床上坐了起來,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留下了一床乱糟糟的被子。 几分钟之后,好像确定了芮季屿不会再回來,一直躲在这里从未离开过的邵哲才从衣柜里走了出來,然后开始叠被子。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芮季屿不知何时又跑了回來,从背后抱着邵哲,“这次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的身边一步了!” “放手!”邵哲想要让芮季屿放手,所以左手聚成拳,直击自己右边肩膀上的脑袋。但是洝接邢氲杰羌居煺娴奶诵牧耍趺炊疾环攀帧I壅苡窒虏蝗ズ菔郑粤礁鋈司鸵恢闭庋┏肿拧?br /> 终于,邵哲受不了了,“你先放手,让我先把被子叠了,我保证我不会离开。” 芮季屿松了手,笑着说道,“我应该多谢你的强迫症,否则我还找不到你呢。之前我带着你去看望成溪,我记得很清楚,走之前我特意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抱了抱你的被子,想要感受一下你的体温。试想一下,如果不是你又回來过,一个被我压过的被子怎么可能还叠得这么有棱有角?” “原來是这里出了漏洞。”邵哲一边叠被子,一边说道,“谢谢你的提醒,以后我在藏身的时候会注意的。” 听到这句话,芮季屿的大脑当机了,“你刚才还答应我不会离开,你居然骗我。” “骗你?至于吗?”邵哲说道,“我的确不打算离开这里,这句话哪里骗你了?” “……”芮季屿的心里真的难受极了,“阿哲,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愿意原谅我?我之前说的那句话其实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解释,我的意思是……那个,我的意思其实是……” 芮季屿吞吞吐吐了大半天,也解释不出一个所以然來。 邵哲终于叠好了被子,然后毫不躲闪地看着芮季屿的眼睛,“既然你说不出來,那么就听我说几句,如何?” “你说。” 邵哲说道,“我对自己的感情看的不是很透彻,但是我很明白,你对我很重要,可以说我的确很爱你。在我以为你因我而死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天都要塌了。可是在躲避你的时间里,我才发现,就算洝接心悖旎故呛煤玫模换嵴娴乃聛怼!?br /> “既然你爱我,为什么你不能和我一起离开?”芮季屿突然有一种自己即将被甩的预感。 “听我说完,好吗?”邵哲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地图,递给芮季屿,“这是你画的,现在还给你。我已经决定和你一刀两断了,所以你的东西我留着也洝接么Α!?br /> 一刀两断?听到这个词,芮季屿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正在被邵哲拿着刀狠狠地戳着。 “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不想离开这个城市。”邵哲说道,“如果我现在为了爱情离开这个城市,那么我将彻底成为一个洝接懈娜肆恕!?br /> 良久,芮季屿说道,“那我留下來,好吗?” “什么?”邵哲不敢相信地看着芮季屿,眼里发出的光彩在几秒钟后沉寂了下來,“我不需要你现在为了所谓的爱情做出牺牲,否则等到我们之间只剩下亲情而洝接邪榈氖焙颍颐俏舜怂鞒龅奈突岢晌颐浅臣芾湔降牡蓟鹚鳌!?br /> 芮季屿真的是哭笑不得,“阿哲,你考虑得因素也未免太多了一些。爱了就是爱了,牺牲了就牺牲了,以后的事情以后遇到的时候再说,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的时间。” “把握当下?”邵哲摇头,“那谁为我们的将來负责?” “我负责还不行吗!” 邵哲指着自己的身体,“就我现在这副你喜欢的模样,最多可以保持二十年。二十年之后,你不喜欢了,我就会被你踢走,到时候我该何去何从?你有洝接邢牍坏┪腋拍憷肟飧鍪澜缟希四阄医匏揽俊!?br /> 芮季屿突然拉着邵哲來到院子里,然后跪在地上,“皇天在上,今日我芮季屿在此立下毒誓,这辈子只爱邵哲一人。若有违此誓,就请老天罚我从此以后对谁都硬不起來!” “……”邵哲急忙伸出手准备把芮季屿拉起來,“你快说呸呸呸,不说的话,老天爷会当真的!” 芮季屿跪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你呢,当不当真?你不当真我就一直跪下去!” 邵哲的鼻子一酸,说道,“我当真。”一二一、理解真的很重要 一二一、理解真的很重要 芮季屿就这样连哄带骗地把邵哲又绑到了自己的身边,不管现在还是将來,凡是芮季屿认定的人,这辈子他都绝不会放手的。 邵哲的心里虽然还是有着对未來的担忧,但是仔细考虑过后,邵哲又认为自己也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功夫不错、四肢健全的男人,所以就算将來逃不了被踢走的命运,那又如何?难道他邵哲离了芮季屿还真的活不下去了吗? 想到这里,邵哲便觉得跟着芮季屿离开也洝绞裁戳恕K圆环辆秃蛙羌居焐钜欢问奔洌ǖ背⑹浴?br /> 孟晋扬在得知了邵哲的决定之后,便立即向张敬提了一个要求,让他把邵哲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留着。 说实话,别说邵哲,就连孟晋扬也对芮季屿感情的稳定性持着怀疑的态度,所以他要为邵哲留一条后路,万一将來他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缝,邵哲也不至于无家可归。 另外,给邵哲留下这条后路,也是孟晋扬想要提醒芮季屿,如果他对邵哲不好,邵哲随时可以离开。 芮季屿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立即跑去质问孟晋扬,“你怎么能提出这种要求,什么把邵哲生活的地方留着,你就是想给他留一条后路!可是晋扬,你难道不应该做一些支持我的事情吗?!” 孟晋扬正在喂顾成溪吃粥,听到芮季屿的责问之后,并洝接屑纯袒卮穑强醋殴顺上澳闼的兀课易龅氖虑槟训啦皇侵С炙穆穑俊?br /> “当然是。”顾成溪对芮季屿说道,“给邵哲留下一条后路,他就会安心地跟着你离开这里,和你生活在一起。不管邵哲受了什么委屈,他心里都会想着:再忍忍吧,反正我还有一条后路,大不了离开这里。邵哲的脾气那么好,忍着忍着也许他已经和你过一辈子了。” 芮季屿的眼睛亮了,“成溪,真的会这样吗?你不会骗我吧?” 顾成溪笑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倒是。”芮季屿满意地说道,“我以后会对他很好很好的,你们就放心吧!” 芮季屿离开之后,顾成溪说道,“你的老妈生涯可以暂时结束了。” 孟晋扬摇头,“凌溪由戎皓龙照顾着,芮季屿由邵哲每天盯着,可是我不还要看着你吗?等到回去之后,我还要处理阿新和绍闲之间的问睿腋盏玫降南ⅲ饬礁鋈艘蛭臣虑檎谀置堋A礁鋈艘桓鍪抢涞宰樱桓鍪蔷笃⑵疾蝗萌耸⌒摹!?br /> 顾成溪说道,“以后这些事情我可以帮你处理。你不是经常说我有很多小聪明吗?小聪明就应该用在这些小地方上,至于你头脑中的智慧就节省下來处理大事好了。” 孟晋扬不满意,“为什么我顶着一个‘老婆’的头衔,却要做着‘老公’的事情?不公平。” “那好啊。”顾成溪无所谓地说道,“如果你愿意每次做/爱的时候都屈居在我的身下,我保证……” “还是不要吧。”孟晋扬的汗毛已经竖起來了,“那种事情,想想就觉得难受。如果你想尝试的话,我倒是可以让你试一次,但是长久的话那就不行了。” 顾成溪笑得很开心,“其实你不知道,有的时候你真的很单纯,逗你真的很好玩。” “……”孟晋扬很无奈,“成溪,你学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成溪躲进被子里,大喊着,“大侠饶命!” 孟晋扬伸出手使出传说中的龙阳十八摸,目的就是要把顾成溪的便宜占一个遍。 但是顾成溪也有绝招,洝降让辖锩较拢顺上秃白牛疤厶厶郏丝谟至芽恕毕诺妹辖锛纯叹褪樟耸帧?br /> “让我看看。”孟晋扬小心翼翼地检查着顾成溪的伤口,“还好,洝接辛芽!?br /> 顾成溪感受着孟晋扬的温柔,突然说道,“我现在心里有几个想法很是矛盾,不如说给你听听?” “你说。” “一是我现在很想回去,因为我非常非常思念小雨;二是我不敢回去,我害怕回去之后你就变得和以前一样了,我真的害怕你來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我骗回去,然后把我关起來,接着继续折磨我。” 顾成溪说着说着,眼睛就湿润了,“对不起,我知道我这样想真的很差劲。但是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每天晚上做梦也全都是你和萧齐轮着折磨我的场景。每次从梦中惊醒,看着身边熟睡的你,我就会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才是梦境。” 孟晋扬有些生气,“你存着这样的想法多久了?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顾成溪的身体开始止不住地发抖,“你别生气,我真的很害怕看到你这个样子。” “好,我不生气。”孟晋扬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原來这么长时间了,顾成溪一直是不信任并且是害怕自己的! 孟晋扬张开手臂,说道,“成溪,你过來,让我抱抱你。”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一直看着,过了很久之后才慢慢地爬到孟晋扬的怀里。 “我的怀抱这么真实,哪里像是在做梦?”孟晋扬说道,“我知道以前折磨你是我的不对,但是这一段时间,我已经改了很多了,不是吗?成溪,你要相信我。” 顾成溪点头,“我相信,所以我才会跟着你回去,否则我早就跑掉了。” 听到“跑”这个字眼,孟晋扬心里的怒火就蹭蹭地往上冒,牙齿也被他磨得咯吱咯吱响。 “永远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跑’或者是‘逃’这种字。”孟晋扬深呼吸了几下,压下心里的怒气,“我不喜欢听。” 顾成溪只觉得很悲哀,孟晋扬现在对自己再好又如何?他们的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是孟晋扬不喜欢的,他顾成溪就不能做。 顾成溪有些后悔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來了,他以为孟晋扬会理解,但是他看到的孟晋扬只是表现出了生气和隐忍,完全洝接欣斫狻?br /> “对不起。”顾成溪说道,“我以后再也不会说一些你不喜欢听的话了。” 以后的以后,所有的话,顾成溪都会把它们藏在内心的深处,永远都不会再让孟晋扬知道了。一二二、吵架还不如来** 一二二、吵架还不如來做/爱 经过这次不咸不淡的争吵,表面上顾成溪和孟晋扬的关系洝接惺裁幢浠敲辖锬芄桓芯醯贸鰜恚顺上孟癖戎案映聊恕?br /> 在离开这个城市之前,孟晋扬也洝接惺裁词虑榭勺觯杂泻芏嗟氖奔渑阕殴顺上橇礁鋈艘徽焖档幕凹悠饋矶紱〗有超过十句。 顾成溪在看书,总是在看书,就算孟晋扬坐在他的身边,顾成溪也不会主动开口和他说话。 孟晋扬有时候会忍不住问顾成溪究竟是怎么了,他也只是笑着回答道,“这本书比较好看,我只是想在回家之前把它看完。” 温柔的话语,笑着的脸庞,孟晋扬想发火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 孟晋扬真的害怕顾成溪憋出病來,所以特意找來林一陪顾成溪说话解闷,但是顾成溪的兴致也明显不高,连林一这种活泼的性格也无法让他开口多说两句话。 孟晋扬真的是厌恶极了顾成溪手里的那本书! 所以,孟晋扬让张敬以统计萧齐财产的名义把屋子里所有的书都给搬走了,包括顾成溪拿在手里的那本。 手中洝接辛耸椋顺上氖酉弑阄薮砂卜帕耍阒荒苈湓谑笔笨炭潭甲谧约好媲暗拿辖锷砩希诓痪饧溆胨氖酉呦嘟弧?br /> 在面对危险时孟晋扬都非常冷静的情绪居然在与顾成溪视线相交的那一刻变得慌乱。 孟晋扬张张嘴,居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和顾成溪已经到了这种相顾无言的地步了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之前一切都还是好好的。 在孟晋扬心慌意乱的时候,顾成溪早已收回了视线,并且躺在床上开始闭上眼睛睡觉。 很明显,顾成溪根本就睡不着,但他只是想为自己找一个安静的并且可以躲开孟晋扬的空间。 半个小时后,半梦半醒之间的顾成溪隐约感觉到孟晋扬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握着自己的手。 两天了,这还是孟晋扬第一次触碰顾成溪。不是孟晋扬不想,更不是他不敢,只不过他满腔的热情在这两天里真的被顾成溪冷淡的眼神熄灭了不少。 孟晋扬轻轻地吻上顾成溪的唇,像是在宣誓一般的郑重,“这辈子,就算我不爱你了,你也别想从我的身边逃开。你活着是我孟晋扬的人,死了也只能是我孟晋扬的鬼。” 听到这句话,顾成溪彻底清醒了,孟晋扬的霸道与独占欲真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顾成溪睁开眼睛,看着孟晋扬,“我应该庆幸,我是爱着你的,否则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一定会倍感折磨。” 孟晋扬伸出四根手指,“这是你今天对我说的第四句话。” 顾成溪嗤笑,“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刚才说的几句话只是为了逼我和你说话?” “第五句话。”孟晋扬说道,“自从我们因为你的‘自由’吵了那么多次架之后,我哪里还敢在你的面前说什么类似于禁锢你的话?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畏惧我,但我最怕的人却是你。” “花言巧语。”顾成溪一脸的不相信,“我有什么可怕的。” “七句话了。”孟晋扬非常认真地说道,“看來我们今天的对话有望超过昨天的十句。” 顾成溪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把自己的嘴巴合上了,然后用眼神示意孟晋扬:今天我绝不说第八句话。 “唉,你呀……”孟晋扬无奈地揉了揉顾成溪的头发。 轻软地字句就这样像重锤一般地砸在毫无防备的顾成溪的心上,顾成溪只觉得胸口蓦地一阵酥麻和疼痛,好像连骨头都一下子变得酥碎了一般,难以支撑着他本就虚弱的身体。 顾成溪开口,说出了第八句话,“晋扬,吻我……” 刹那间,连绵不绝的吻就袭击上顾成溪的唇,耳边的呼吸声越來越重,顾成溪水光滟潋的眼睛也变得迷离,孟晋扬的手甚至不知何时已经摸进了顾成溪的宽大的睡衣里。 越來越激烈的吻,愈加需索无度的手,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顾成溪,孟晋扬压抑得很辛苦,他对顾成溪的贪恋就像顾成溪对他的爱一样,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深重那么的炽热。 顾成溪的双腿不自觉地打开,邀请着孟晋扬进行更多的索取。 但是孟晋扬却停了下來,在顾成溪的耳边轻喃,“说你爱我……说你想要我……” 顾成溪望着孟晋扬,情动之下的眼睛早已是水色粼粼,煞是可怜,煞是诱人。 孟晋扬暗骂了一句,“这辈子死在你的身上也值了!” 顾成溪被孟晋扬有些失控的拥抱勒得呼吸困难,艰难地在缠绵的热吻里拉出一丝缝隙,大口地呼吸了一下,“晋扬,轻点儿……骨头都快被你揉碎了……” 孟晋扬撤掉一只手臂,直接往下探去。 “疼……”顾成溪脸上的红润因这突然的疼痛而消散得干干净净。 “乖,忍一会儿。”孟晋扬的手未停,唇则一直亲吻着顾成溪,重新挑起他的情/欲。 很快,顾成溪就放松了下來,主动邀请孟晋扬进入。 孟晋扬不想太着急,他怕顾成溪受伤,所以一直忍着,额头上的汗不停地低落在顾成溪的胸口。但是洝接邢氲焦顺上氖?身诱惑让孟晋扬差点失去了自控能力。 “可以了。”顾成溪也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会说出这般主动的话。 孟晋扬也已经忍到极限,于是趁顾成溪洝接蟹辣傅氖焙蛞桓鐾胨艚舻睾隙弧?br /> 也许是太久洝阶隽耍顺上痪醯锰郏褂心持旨炔皇媸实那秩敫小?br /> 一想到孟晋扬那个坚硬、炙热的东西竟然在自己的身体里,顾成溪就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 “我可以动了吗?”孟晋扬一直在等着顾成溪适应自己的欲望。 顾成溪感觉到那个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跳动,他能感觉到孟晋扬一触即发的欲望,这是风暴來临的前兆。 顾成溪大口大口地吸气然后呼气,最后像是赴死一般地说道,“可以了。”一二三、持久力不错 一二三、持久力不错 虽然得到了顾成溪的许可,但是孟晋扬还是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动作,轻柔缓慢并且变化着角度的挺入再抽出。 顾成溪的身体忽然像是被打开了似的,少了一些阻滞多了一些顺畅,很快就适应了体内正在火热跳动着的巨物,并且做出迎合的动作。 顾成溪能够感觉到孟晋扬此刻很享受,从他充满情/欲并且迷蒙着的双眼里,顾成溪看到了他毫不掩饰的欲/火,这种带着贪念的目光竟然莫名地让顾成溪觉得满足。 顾成溪的眼睛和鼻子都突然变得酸酸的,在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一个男人如此地爱自己,顾成溪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孟晋扬忽然极为深入的冲刺一下,直接撞到了顾成溪身体里的某个位置里,一阵比刚才更加酥麻的刺激感瞬间传遍顾成溪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顾成溪开始在孟晋扬的身下像是痉挛一般颤抖了几下,然后紧紧地咬着牙关,绝不开口呻/吟出來。 “你刚才在想什么?”孟晋扬惩罚似的咬着顾成溪的唇,“你总是跑神,这说明我的技术不好,是吗?” 顾成溪想到自己刚才好像通了几百伏高压电似的痉挛模样,突然就红了脸,声音不由自主地小了很多,“已经很好了……” 这是孟晋扬第一次看到顾成溪脸红,如此迷人。 噗通!噗通!噗通! 孟晋扬的心脏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來,“成溪,怎么办?我好像越來越爱你了。”孟晋扬一边说爱,一边猛烈地撞击着顾成溪的身体。 顾成溪被撞击得好像浑身都要散开了,连连说道,“晋扬……我不行了……” 孟晋扬的手抚摸着顾成溪的大腿内侧,将他的腿分得更开一些,然后试探着深入重新撞到那个可以让顾成溪浑身酥软发麻难以自持的位置。 孟晋扬记得以前在那个城市的时候,每一次做/爱,顾成溪就好像一个石头人一般,不管孟晋扬怎么折腾他,他都会忍着绝对不会露出丝毫正在享受着的表情。 甚至有一次,顾成溪为了使自己保持清醒,竟然咬烂了自己的舌头,幸亏孟晋扬在亲吻他的时候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以前的孟晋扬也是一个混蛋,越是顾成溪不喜欢做的事情,他越是喜欢强迫顾成溪去做,结果养成了之后每次做/爱,顾成溪都会强忍着绝对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习惯。 但是这一次,孟晋扬的几记深入,连连撞在那个让顾成溪觉得自己好像触了电的地方,那种强烈的快/感再次袭遍他的全身,于是顾成溪叫了出來。 虽然这叫声太过微弱,却让孟晋扬激动了起來。 顾成溪知道孟晋扬希望自己也是快乐的,而不是每一次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好像在受罪似的,所以顾成溪尝试着张开紧闭的双唇,让呻/吟声倾泻出來。 因着顾成溪的反应,孟晋扬忽然特别的高兴也特别的积极,所以在孟晋扬的积极之下,顾成溪很快就缴械溃败。而孟晋扬则在顾成溪高/潮之后,又经过几个似乎深入脏腑之地后的挺入,终于将一波波如烈焰般炙热的液体留在了顾成溪的身体里。 孟晋扬趴在顾成溪的身上喘息,两个人的身上早已洝接幸淮κ歉删坏模枷袷歉沾铀锍鰜硭频模噶恕?br /> 余韵仍在顾成溪的身体里翻腾,包括那洝接辛⒓闯烦鋈サ娜栽谥巳忍诺木尬铩?br /> 顾成溪突然笑了,“你看我们多狼狈。” 孟晋扬用舌尖舔干净顾成溪额头上以及脸颊上的细汗,然后说道,“已经干净了。” “……”顾成溪说道,“好像更脏了吧?” 孟晋扬闭上眼睛,脸上带着餍足的微笑,拉着顾成溪的手腕,将他的手指放在唇边腻腻地亲吻着。 顾成溪忍不住笑出了声,“痒……” 突然,顾成溪感觉到身体里的器物涨大了一些。 孟晋扬吞了吞口水,“洝匠员ァ!?br /> 顾成溪扶额,“我就知道只有一次根本喂不饱你这只色/狼。” 话音刚落,孟晋扬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两个人丝毫洝接型O聛淼那魇疲饪杉被盗艘桓鲂∈敝熬徒朐鹤永铮⑶乙恢痹诘却潘峭晔碌牧柘恕?br /> 其实也洝接惺裁创笫拢徊还柘凸顺上砩系纳硕己玫貌畈欢嗔耍Pヒ惨丫肟耍悦辖镆丫龆魈煲辉缇统龇⒒丶摇U啪醋魑乐鳎匀灰才乓怀∷捅鹜硌纾柘褪莵硗ㄖ辖镎飧鍪虑榈摹?br /> 本來凌溪是不着急的,但是屋子里的两个人再做下去的话,晚宴就要开始了,好吗?最最最关键的是,顾成溪的身体不还洝接型耆寐穑棵辖镌趺醋乓灿Ω霉思耙幌滤纳硖灏 ?br /> 凌溪又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去搬救兵,,芮季屿。因为他的脸皮比较厚,就算直接闯进去被孟晋扬训斥一顿也洝绞裁创蟛涣说摹5比唬柘牧称ひ脖冉虾瘢徊还绻幻辖镅党庖欢俚幕埃挡欢ɑ嶂苯雍兔辖锍称饋怼?br /> 十分钟后,芮季屿就大大咧咧地闯进了孟晋扬和顾成溪的房间里,但是和凌溪预想中的不太一样,芮季屿洝接斜谎党猓苯颖灰桓稣硗吩页鰜砹恕?br /> 芮季屿捂着鼻子,“我操!流血了!姓孟的,你给我出來,老子跟你洝酵辏 ?br /> 吵归吵,芮季屿可是不敢再闯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孟晋扬终于抱着已经穿戴好衣服的顾成溪走了出來,“走吧,去参加送别晚宴。” 芮季屿可怜兮兮地看着顾成溪,“成溪你看,我的鼻子被姓孟的砸出血了,你要为我报仇。” 顾成溪的脸上还带着红晕,话都说不出來一句完整的,自然是不能为芮季屿报仇了。 孟晋扬说道,“是凌溪把你叫來的吧?你应该找他报仇。” 芮季屿一想还真是,所以准备找凌溪的麻烦,可惜凌溪见情况不对早就跑掉了。一二四、终于要离开了 一二四、终于要离开了 当孟晋扬和顾成溪到达宴会厅时,送别晚宴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 顾成溪死要面子,宁愿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也不愿意让孟晋扬抱着他入场,所以两个人才迟到了。 刚入场,林一就向顾成溪飞奔过來,顾成溪实在是洝接辛ζ憧耍侨绻庖幌抡娴谋涣忠蛔驳搅耍墓峭房隙ɑ崴榈舻摹?br /> “顾老师!我等你很长时间了!”林一张开双臂想要抱顾成溪,但是却扑了一个空。 关键时刻,孟晋扬把顾成溪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顾成溪松了一口气,在孟晋扬的耳边说道,“幸好你反应得快。” 孟晋扬笑了,“我本來还以为这个林一会成为我的小情敌,不过你应该不会喜欢他这种咋咋呼呼的性格。” “的确不喜欢。”顾成溪故意说道,“但是我喜欢林一的长相,非常可爱,每天晚上都能抱着这样的可人儿入睡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孟晋扬威胁顾成溪,“早知道我刚才应该多做几次才好,省得你现在心里还想着别人。” 顾成溪举双手投降,“还是不要了,再做我就要变成一堆已经散架了的白骨了。” 孟晋扬说道,“那你也是世界上最迷人的白骨。” “张敬怎么从來都洝蕉晕宜倒庋锰幕埃俊绷忠淮痈詹趴季鸵恢痹诠饷髡蟮赝堤橇礁鋈颂富啊?br /> 孟晋扬指了指不远处的张敬,对林一说道,“你现在去找张敬,就说你想听情话,他一定会说的。” 林一点了点头,然后风一般地跑到了张敬的身边,“老公!我要听情话!” 林一的声音很大,整个宴会上的人都听到了,张敬扶额,“晚上再说,好吗?” 林一不依,直接爬到张敬的身上,不听到情话就绝不下來。整个宴会的人都在等着看张敬的笑话。 看着张敬苦恼的模样,孟晋扬的心里总算有了一些平衡,谁让顾成溪刚才说林一可爱來着。这种说法让孟晋扬的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孟晋扬也不能让张敬的心里太过舒坦。 顾成溪实在是太了解孟晋扬这点恶趣味了,所以就说道,“差不多就行了。” “你总是对别人仁慈,对我残忍。”孟晋扬说完就走到张敬的身边,替他解围。 顾成溪被孟晋扬的话震惊了,良久才自言自语道,“我对你残忍,只是因为我太过爱你,所以我对你爱我的要求才会和别人不一样。别人若只需要爱我,那你便需要在爱我的同时懂我。” 孟晋扬并洝接刑顺上幕埃绻飧鍪焙蛩芄惶庑┗埃残斫珌硪磺卸蓟岵灰谎恕?br /> 孟晋扬以谈公事为由替张敬解了围,林一恨恨地瞪了一眼孟晋扬,“我要带着顾老师去私奔!” “哈哈……”孟晋扬说道,“只要你的顾老师还能走得动,随你的便。” 林一离开之后,张敬说道,“你想与我商量什么事?” “很简单。”孟晋扬伸出手,露出上面的戒指,“萧齐被打败之后,我立即派人去了国外找戒指的主人。但是医院里的护士却告诉我的人,他们去晚了。那你说,比我的人去得更早的会是谁的人呢?” “明人不说暗话。”张敬说道,“的确是我的人。” 孟晋扬很满意张敬的态度,“虽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