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2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2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2部分顾成溪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上残留的温度,“是暖的,看來我不是在做梦。” 孟晋扬不想伤到顾成溪,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再次疯狂地吻上他的唇。那些灌注在孟晋扬手臂上的力量像是要把顾成溪揉进他的骨头里,让顾成溪身上的疼痛也转移到他的身上。 顾成溪清冽而微苦的气息让孟晋扬欲罢不能,但是从他嘴角传出來的呻/吟声却敲醒了孟晋扬,现在还不是时候。 简单的温存之后,孟晋扬问顾成溪,“你经常梦到我吗?” 顾成溪点头,“每一次入睡都能梦到你,我知道总会有那么一次,我的梦境会变成真的。” 孟晋扬的心又开始疼了起來,“那你都梦到什么了?” “梦见你带我回家了。”顾成溪伸出手擦干孟晋扬脸上残留的眼泪,“但这还是第一次梦见你哭了。” 孟晋扬抱起顾成溪,“我现在就带你回家。”一一四、爱人不等同于知己 一一四、爱人不等同于知己 孟晋扬抱着顾成溪走出院子,顾成溪突然说道,“我暂时不能离开,因为我还洝接屑轿业母改浮!?br /> 孟晋扬曾经调查过顾成溪的身世,资料上表明他的双亲在十五年前死于一场爆炸事故,所以孟晋扬不知道顾成溪什么时候又多出來了两个家人。 但是很快,孟晋扬就明白过來了,“这就是那天你跟着萧齐离开的原因?” 顾成溪点头,然后伸出自己的手,“你看,这是我父亲的结婚戒指,我是不会认错的。” 看到戒指的一瞬间,孟晋扬的脸色变了,“真的洝接邢氲剑羝刖谷换嵘岬冒颜飧鼋渲富垢恪!?br /> 顾成溪听不懂孟晋扬刚才的话,“这个戒指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孟晋扬摇头,“洝接小<热徽飧鼋渲敢庖逭饷粗卮螅阅阋欢ㄒ阉煤檬掌饋怼!?br /> “我知道。”顾成溪让孟晋扬把自己放下來,然后取下戒指,接着把它套在孟晋扬的手指上,“送你了,你帮我保管吧。” 孟晋扬的眼神很复杂,但嘴上却只是说道,“你这样就算求婚了吗?未免也太随便了一些。” “你就知足吧。”顾成溪伸出干干净净的两只手,“我的手指上可是什么都洝接心亍!?br /> 孟晋扬笑了,重新把顾成溪抱起來,“不要急,回家就给你买。” 顾成溪刚想提父母的事情,只听孟晋扬又说道,“关于你父母的事情,我会帮你查的。以后不要总是别人一旦给你一个信物或者是对你说一句话,你就跟着别人跑了,我这个做老婆的被你弄得很洝接忻孀樱阒缆穑俊?br /> 顾成溪乐了,“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给老婆你惹麻烦了。” 孟晋扬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前面不知何时出现了很多人。 顾成溪以为是萧齐來抓他们了,所以一个紧张就把孟晋扬抓疼了。 “不要害怕。”孟晋扬说道,“他们都是张敬的人,既然他们占领了这里,那就说明萧齐已经完蛋了。” 果然,孟晋扬的话音刚落,张敬的爱人林一就像一只小兔子似的飞快地冲到了顾成溪的面前,“顾老师!我终于见到你了!” 顾成溪对这个林一的印象还是很深的,毕竟像林一这样长得如此可爱的人,顾成溪这一辈子也洝饺鲜都父觥?br /> 孟晋扬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的小情敌,“张敬怎么会允许你來这种危险的地方?” “危险?”林一乐呵呵地说道,“我有枪啊,我什么都不怕。” “我们家一一的枪法很棒,这个世界上还洝接屑父鋈耸强梢院退啾鹊昧说摹!闭啪囱帕忠坏纳粢瞾淼搅苏饫铩?br /> 孟晋扬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林一,“什么时候來比一场?” “洝轿暑}!”林一说道,“你输了的话,把顾老师借给我玩……呃……照顾两天,如何?” “……”难得孟晋扬的心情不错,所以他决定,“现在就开始比试吧。明天或者是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洝接惺奔湓倥隳阃媪恕!?br /> 林一兴奋异常,他在国内的时候就听说过孟晋扬的枪法非常好,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和他切磋一下了。 兴奋过后,林一眼巴巴地看着张敬:你同意吗? 张敬当然不会扫林一的兴,立即准备了两个活靶,,只有双手被绑着的萧齐的手下,还有萧齐。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一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打完枪里的十二发子弹;二是保证活靶只有上半身中枪,离心脏等致命的地方越近越好;三是保证活靶在中枪之后的半个小时内不会失去生命。谁能打得最好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孟晋扬说道,“我要萧齐做我的活靶。” 林一无所谓,“随便。只要你别因为恨他而直接杀了他就好,那样的话,你就输定了。” 所谓活靶,就是他可以在有限的场地里逃命躲避子弹。至于能不能逃得掉,完全凭的是运气。 萧齐的嘴巴被破布堵得严严实实的,但是他的视线完全洝接欣肟顺上?br /> 孟晋扬一想到顾成溪肩膀上的伤就恨得牙痒痒,所以直接开枪打在萧齐的肩膀上,“你可以跑了,否则下一枪我就要打穿你的脑袋!” 林一提醒道,“你已经浪费掉一颗子弹了。”林一示意自己的活靶也可以开始跑了,于是比拼正式开始。 顾成溪躺在孟晋扬为他准备的摇椅上,一直闭着眼睛,他太累了,想睡觉;再者,他不想睁开眼睛看到萧齐。 顾成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被萧齐折磨成这个样子了,但是每每看到萧齐的眼睛,自己的心里却总是有一种愧疚之感。 一声声枪响在顾成溪的身边响起,萧齐的嘴巴被堵着,但是因疼痛而发出的呻/吟声却依旧传进了顾成溪的耳朵里。 在第七发子弹准确无误地嵌进萧齐的身体里之后,顾成溪终于睁开了眼睛,“晋扬,够了。” 孟晋扬收起枪,來到顾成溪的身边,“好,我不打了。” 顾成溪问道,“萧齐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是吗?” 孟晋扬点头,“是的,‘冥界’的势力如今已经归‘黑狱’所有了,萧齐再也洝接心苣桶涯阍趺囱恕!?br /> “那就放了他吧。”顾成溪说道,“如果他死了,他就会成为我心里永远的一个结,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死亡永远不是解决问睿淖罴逊椒āK裕帕怂桑缓笪颐蔷投伎梢越馔蚜恕!?br /> 孟晋扬看了一眼不远处身中七枪的萧齐,觉得他也活不长了,所以就说道,“好,听你的。” 就这样,张敬派几个手下把已经快要不行了的萧齐扔到离“冥界”的总部很远的一个垃圾堆里,任他自生自灭。 萧齐被解决掉了,顾成溪的心里却好像少了一块似的,也许这个世界上再也洝接腥嗽敢馀阕抛约嚎词楹炔瑁蛔褪羌父鲂∈绷恕〗有人知道,顾成溪曾经是真的把萧齐当做知己的。 可是,人怎么能如此的贪心呢?顾成溪很明白,有的时候,爱人和知己你只能要一个。一一五、谁才是真正的渔翁 一一五、谁才是真正的渔翁 孟晋扬和林一的比试就这样被顾成溪终止了,也洝奖瘸鰜硭渌?br /> 但是林一发现孟晋扬居然在萧齐不停奔跑躲避的情况下,连着六发子弹全都打中他心脏左边一寸的地方。反观林一的战绩,虽然他也是每发必中,但是那个活靶的身体已经被他射成一个马蜂窝了。 林一虽然嘴上洝剿担切睦镆丫腥厦辖锉茸约豪骱α耍悦辖镆彩桥宸讲恍校醋琶辖锏男⊙凵穸即排ㄅǖ木磁逯狻?br /> 在一旁的张敬很是吃味,于是旁敲侧打地询问孟晋扬究竟什么时候离开这个城市。 因为孟晋扬他们几个人全都是以偷渡客的身份來到这个国家的,所以他们想要回去,也不得不利用船这种交通工具。 孟晋扬害怕顾成溪的身体无法承受长途的奔波,所以决定再等两天,等到顾成溪的身体稍微好一点之后再出发。 但是顾成溪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城市,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因此在与孟晋扬进行商讨之后,顾成溪终于说服他把回程的日期提前到明天。 终于可以回家了,虽然在离开那个城市之前,顾成溪并洝接邪涯抢锏弊骷摇?br /> 孟晋扬把顾成溪抱回之前的院子里,等着他入睡之后,孟晋扬离开又去找了张敬。 “孟宏瑞在哪儿?”在离开之前不杀了他,孟晋扬终究还是难以安心。 张敬知道孟宏瑞是谁,但是却并不知道他居然也在“冥界”的总部,“刚才混战的场面那么乱,也许他已经被杀了。” 孟晋扬的心里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恐怕又让他跑掉了,“把这里所有的尸体都堆放在一起,我要一个个地检查。” “洝轿暑}。”张敬立即吩咐了下去。 孟晋扬的想法很简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殊不知正是他的这种想法给了孟宏瑞一个逃生的机会。 孟宏瑞被萧齐接到这个城市之后,一直藏身在这里,他想要利用萧齐的势力东山再起。 孟宏瑞一直以为孟晋扬已经死于那场爆炸事故里了,所以对于东山再起,他并不着急。 因为孟晋扬死了之后,那个城市可以和他抗衡的人就会趁这一段时间对孟家的产业进行瓜分,到时候他们就会争个你死我活,鹬蚌相争,孟宏瑞就会成为最后得利的那个渔翁。 就算孟宏瑞什么都洝接校坏┧氐侥歉龀鞘校窘杷霞胰说纳矸荩幸丫醯猛菲蒲鞯娜硕蓟崆煨遥褐沼谟幸桓雒霞业娜藖碇鞒执缶至恕?br /> 总之,孟家这块龙肉不是任何人都有能耐把它吃进肚子里的。所以,孟宏瑞不着急,孟晋扬也从未着急过。 只不过,孟宏瑞洝接邢氲剑乃闩檀虻煤芎茫匆财床还朗挛蕹!?br /> 坐在院子里正在晒太阳的孟宏瑞怎么都想不到下一秒钟“冥界”的总部会被“黑狱”攻陷。当他的手臂上挨了一枪时,他才反应过來,老天又给他开了一次玩笑。 张敬吩咐手下把所有的尸体都堆放在一起好让孟晋扬一个个地检查,只是手臂上挨了一枪的孟宏瑞自然算不到这些尸体里面去,所以算他命大,又被他逃了一次。 总部里的人有一大半都被张敬的手下给打死了,只剩下十几个厨师死里逃生。 孟宏瑞的体格比较大,身材也比较偏胖,所以很自然地被张敬的手下归到厨师那一类人当中去了。张敬在摸清楚总部里的事情,并确定那些厨师仅仅只是厨师之后,就命人把他们给放了。 被奇迹般地放出來之后,孟宏瑞不再耽搁,立即召集自己在国外仅剩的那些势力,准备回到那个城市收复自己的失地。 孟晋扬把那些尸体翻了一个遍,也洝侥苷业矫虾耆穑跃投隙ㄋ丫艿袅恕?br /> 以前那个城市的人总是在说孟家的人一个比一个命大,这句话果真不假。可是那些在十几年前就被孟晋扬亲手杀掉的孟家人呢,他们的命怎么就洝接心敲创竽兀?br /> 看着满地的尸体,孟晋扬的眼睛难得的眩晕了几秒钟。 突然之间,孟晋扬有了一种不想回到那个城市的想法,如果就这样带着顾成溪远离那些纷扰也未尝不是一件让人快意的事情。 但是孟晋扬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整个孟家被孟远晨和池正新两个人苦苦撑着,孟晋扬知道孟家这个担子有多重,所以他不可能那么自私,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留给他们來处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孟晋扬决定回到那个城市,只是为了帮自己的弟弟站稳脚跟,然后就带着顾成溪远走高飞,既然他喜欢自由,那么孟晋扬就会给他自由。 孟晋扬回到顾成溪所在的院子里,发现凌溪他们几个人全都在。 “你通知张敬暂时不杀萧齐之后去了哪儿?”孟晋扬问凌溪。 “还能去哪儿?”凌溪指了指戎皓龙,“去找他了。一分钟看不见我家的笨熊,我就想他想得心和肝都是疼的。” 孟晋扬的定力比较高,听到这种恶心的话也洝接惺裁捶从Γ擒羌居旌懿桓孀拥馗膳涣思赶隆?br /> 凌溪抽出手上的短刀,直接向着芮季屿甩了出去,本來也只是吓唬他,所以根本伤不着芮季屿,但是邵哲还是很快就把短刀截了下來。 芮季屿亲了邵哲一口,“阿哲真棒。” 邵哲踹了芮季屿一脚,“不要和我说话,我还洝接性履悖 ?br /> 孟晋扬眼神示意凌溪解释一下他们两个是怎么一回事,凌溪说道,“姓芮的之前装英雄,把活下來的机会留给了邵哲。所以邵哲以为姓芮的已经死了,伤心得不行。结果姓芮的洝剿溃咨诵牧艘怀 !?br /> 戎皓龙笑了,“你的着重点错了,邵哲不是因为他白伤心了一场才生气的。” 凌溪的情商比较低,所以还真的不太明白,“随便他因为什么事生气,反正不关老子的事,老子只在乎自己!” 戎皓龙突然笑不出來了,如果以后自己和凌溪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凌溪一定会选择抛弃自己的吧?一一六、矛盾大爆发 一一六、矛盾大爆发 感觉到戎皓龙的情绪莫名地变得低落,凌溪不禁在脑子里回想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结果很显然,凌溪觉得自己说的每句话都洝接写怼?br /> 孟晋扬真的是太了解凌溪了,凌溪只是转了转眼珠子,孟晋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所以,孟晋扬打算给凌溪和戎皓龙一些独处的时间,“凌溪、戎皓龙,你们两个人一起去码头,尽全力找到孟宏瑞。” 一接到任务,凌溪吊儿郎当的模样就不见了,“找到孟宏瑞之后可以直接杀了他吗?” 早些年前凌溪就看孟宏瑞不顺眼了,包括他的女儿孟晴悠。前者总是找池正新的麻烦,后者则总是牵扯着池正新的心,所以凌溪早就存了杀了他们父女两个人的心思。 孟晋扬说道,“直接杀了他。” “洝轿暑}!”凌溪的信心满满,“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戎皓龙和凌溪离开之后,孟晋扬对芮季屿和邵哲说道,“你们也找个地方去解决内部矛盾,回家之后我们要有的忙了,所以我不希望到时候你们再因为这些感情的问睿⒏榇笫隆!?br /> 孟晋扬的话音刚落,邵哲就说道,“我暂时洝接写蛩愀拍忝抢肟!?br /> 芮季屿急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之前不都商量好的吗,只要打败了萧齐,你就会跟着我离开这里的!” 其实,邵哲说的只是赌气的话,但是话一旦说出來,邵哲还真的就不想离开了。毕竟这里才是邵哲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是葬着他父母的地方,所以邵哲真的不舍得。 “凭什么我要跟着你离开?”邵哲说道,“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留在这个城市吗?” 芮季屿一听这个话,心里愈加烦躁,于是说出了一句这辈子都让他后悔莫及的话,“你的父母已经死了,可是我的父母都还活着,我不去陪活人,难道还要留着这里和你一起陪着两个死人吗?!” 邵哲不可置信地看着芮季屿,好像在怀疑刚才的话是否是从他的嘴里说出來的。 “啪!”邵哲给了芮季屿一个耳光,“你可以回家陪你的活人父母了,再见。” 邵哲转身离开,走得很干脆。 一个耳光洝接邪衍羌居齑蛐眩吹故前阉蜚铝恕V钡矫辖锾嵝阉羌居觳欧从齺砼艹鋈プ飞壅堋?br /> 可是总部的地形邵哲要比芮季屿熟悉的多,等到他跑出去之后,哪里还能看得到邵哲的身影? 芮季屿不得不承认,他好像永远地失去邵哲了。 刚刚邵哲和芮季屿大吵大闹的,把睡梦中的顾成溪吵醒了。 “他们怎么了?”顾成溪问道。 “洝绞裁矗∈虑槎选!泵辖锔顺上沽艘槐罂冢缓笏档溃澳憬幼潘桑以谡饫锸刈拍恪!?br /> 顾成溪挣扎着坐起來,“不睡了。每天都吃吃睡睡的,身体的免疫力会越來越差的。” “不如,我陪你在院子里散步?”孟晋扬想起來之前被自己毁掉的两个摇椅和茶杯,心里突然就不怎么舒服了。 顾成溪伸出手揽着孟晋扬的脖子,“我只想坐在院子里看书,如果你能在陪我看书的时候,顺便陪我喝一杯茶就更好了。” 萧齐陪顾成溪做过的事情,孟晋扬不想做,所以他说道,“看书喝茶多洝揭馑迹掖愠鋈プ咦撸寐穑俊?br /> 明知道孟晋扬会这样回答,顾成溪的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他和孟晋扬本來就是生活方式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能够磨合到这种份上已经很不错了,顾成溪很知足。 所以,顾成溪笑着说道,“还是算了吧。我突然觉得有些累了,想睡觉。” 孟晋扬最受不了顾成溪这个样子,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把什么都放在心里,藏在一张微笑着的虚假的脸后面! “其实,这才是你不想萧齐死掉的原因吧?”孟晋扬说道,“他能陪你看书喝茶,过你想过的自在生活,是不是?” 顾成溪的笑容僵在脸上,“晋扬,你想多了。” “我洝接邢攵唷!泵辖锏娜肺盏媒艚舻模八涯阏勰コ烧飧鲅樱憔尤换瓜敫粢惶趺R残砟阋丫不渡纤耍圆欢裕课揖尤换挂晕闶且蛭屏疾欧殴模 ?br /> 顾成溪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晋扬,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出去吧,等你冷静下來之后我们再谈。” “好,我出去。”孟晋扬冷笑,“我把萧齐给你找來,你不是喜欢他吗?让他陪着你喝茶看书好了!不过可惜的是,他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垃圾堆里发着臭味……” 顾成溪拿起一本书砸向孟晋扬,“滚。”顾成溪气极了,无意之中竟然把书当做了武器。 孟晋扬洝接卸惚埽钔酚彩潜皇榈睦饨窃页隽搜?br /> 鲜血的颜色让顾成溪冷静了下來,伤口的疼痛感也转移了孟晋扬心里的怒火。 一时间,两个人不再争吵。 良久,顾成溪伸出手,“把药膏给我,我给你擦药。” 孟晋扬的眉头紧皱着,“你刚才说让我滚。” “那是气话,你难道就听不出來吗?”顾成溪说道,“你还说要把萧齐给我找來呢,我难道也要和你较真吗?” 那句话孟晋扬说完就后悔了,他怎么舍得把顾成溪让给别人。 孟晋扬走到顾成溪的身边,把他抱进怀里,“对不起,是我太小心眼儿了。一想到萧齐总是陪着你看书喝茶,我就想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书全都给毁了。” “你敢!”顾成溪的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 “……”孟晋扬说道,“在你的心里,我果然洝接惺閬淼弥匾!?br /> 顾成溪说道,“你比书重要,砸了你的那本书还在地上躺着呢,我可洝缴岬萌媚闾稍诘厣稀!?br /> “你总是这么有本事,一句话就说到我的心坎里了。”孟晋扬决定要大度一点,“以后只要你想,我就可以陪着你看书喝茶。” 顾成溪幸福地笑了,“那你先帮我把地上的书捡起來吧,地上潮,书容易坏掉。” “……”孟晋扬心想,我果真还是洝接惺橹匾?br />一一七、这一次我先走了 一一七、这一次我先走了 凌溪和戎皓龙一起去了码头,仔细找了很久,也洝接姓业矫虾耆稹?br /> 戎皓龙向在码头工作的人打听了一下,确定了在他们來之前有一艘驶向中国的船已经开走了,也就是说他们來晚了。 所以戎皓龙对凌溪说道,“我们回去吧,孟宏瑞已经跑掉了。” “你这只是猜测而已。”凌溪说道,“不找到确切的证据证明孟宏瑞真的离开了,我就会一直在这里找下去。这是晋扬给我的任务,我必须完成。” 戎皓龙实在是不明白凌溪为什么会有这种“孟晋扬吩咐的任务一定要完成”的情结,说实话,这种情结真的很让他窝火。 “孟晋扬只是说让我们‘尽力’找到孟宏瑞,并且杀了他,又洝接兴当匦胝业剿!泵辖锏娜肥钦饷此档模逐┝鷽〗有记错。 但是凌溪却说道,“我们就要回去了,我总要做成功一件事情才能回去,否则我洝椒ㄏ蚋绺缃淮!?br /> “哥哥?”戎皓龙记起來了,凌溪曾经是喜欢那个池正新的。“曾经”这种说法好像给了戎皓龙不少的安慰,可是他却实在是无法确定,凌溪的这种感情是否只是“曾经”,洝接醒由斓较衷凇?br /> 戎皓龙想要时时刻刻都陪着凌溪,但是他洝接写蠖鹊娇梢耘阕帕柘プ鲆患趾帽鸬哪腥说氖虑椋匀逐┝菹滦膩硭档溃澳悄懔粼谡饫镎野桑蚁然厝チ恕!?br /> 凌溪扯着戎皓龙的衣袖,脸上的表情很是失落,“你……不陪着我?” 戎皓龙洝接兴祷埃皇呛敛挥淘サ叵蚯白呷ィ滦湟泊恿柘氖掷锘淞顺鰜恚孀潘闹魅死肟?br /> 凌溪傻眼了,他从來洝接邢牍逐┝嵴庋伦约阂桓鋈恕?br /> 原來这就是被抛弃的感觉,一直玩弄别人的感情、抛弃别人的凌溪也终于尝到了这种苦涩的滋味。 凌溪张张嘴,却洝接杏缕俺鋈逐┝拿郑党鲎约旱囊螅毫粝聛砼阄遥寐穑?br /> 直到戎皓龙的背影在凌溪的视线里消失,凌溪才无力地蹲坐在地上,看着面前无尽的大海,突然有了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也许真的跳下去,戎皓龙才会回头吧? 海浪汹涌地拍打着岸堤,叫嚣得十分猖狂。凌溪听到这种声音,愈加烦躁。可是这些海浪哪里懂得人的心思,它们只是一波接着一波地愈堆愈高,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岸边的凌溪卷进大海里。 戎皓龙刚离开了洝蕉嗑茫涂吹讲辉洞Φ墓と讼袷堑玫搅耸裁疵睿蝗怀防肓寺胪贰?br /> 戎皓龙觉得奇怪,所以拦下他们中的一个人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海啸要來了!”工人大力推开戎皓龙,急急忙忙逃命去了。 凌溪还在岸边! 戎皓龙快速跑回去,却看到一股大浪把凌溪卷进了海里。 “凌溪!”戎皓龙來不及品味身体里传來的这份撕心裂肺的疼痛,而是毫不犹豫地跟着凌溪跳进了海里。 海里的水流更加凶猛,戎皓龙很快就被卷得晕头转向,再加上肺里的空气已经被水压全都挤了出來,戎皓龙的意识渐渐地变得迷离。 但是一想到凌溪还处于危险之中,戎皓龙就强迫自己清醒起來,然后奋力地游到水面上,深吸一口气,接着再潜入水底。 凌溪刚刚爬到岸上,就看到戎皓龙一个猛子又扎进了水里,“我操!笨熊,老子在这里!” 洝接邪旆ǎ柘缓糜痔肓怂校蜃湃逐┝喂ァ?br /> 刚刚的海浪只是开胃菜,在凌溪游向戎皓龙的途中,一股巨浪也正向他们逼近,这股巨浪足以撕碎人的身体。 戎皓龙的嘴里含着一口空气,准备一会儿找到凌溪的时候渡给他,但是洝接邢氲饺逐┝谷豢吹搅柘蜃约河瘟斯齺怼A柘獩〗事,这真是太好了。 凌溪游到戎皓龙的身边,刚与他抱在一起,一股浪就冲向了他们。好在这股浪也把他们抛离了海面,他们换了一口气,然后又被巨浪拍进了海里。 戎皓龙紧紧地抱着凌溪,他害怕巨浪再把他们分开。两个人随着大浪在海里翻腾了一段时间,然后直到这股浪慢慢地平静下來,两个人才游到了海面上。瞬间,他们就惊呆了。 这股大浪已经把他们带到了海中央,早已远离了岸堤。 海平面太过于平静了,戎皓龙知道海啸还洝接欣肟运且米畔乱还删蘩讼畞碇案峡煊蔚桨侗呷ィ蛭膊恢老乱还删蘩嘶岚阉谴サ侥睦铩?br /> 戎皓龙问凌溪,“你的体力还剩下多少?” 凌溪看了一眼千米外的岸堤,“游回去洝轿暑}。” “那就行。”戎皓龙拿出刚刚从海里随手抓到的绳子,一头缠到凌溪的腰上,一头系在自己的手腕上,“洝绞奔淞耍颐亲摺!?br /> 为了保存体力,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也不再做多余的动作。天知道,他们现在有多么想要激烈地亲吻彼此。 戎皓龙猜想得洝接写恚Pト绻敲慈菀拙屠肟耍簿筒荒艹浦V叵恕?br /> 两个人在游了很久之后,戎皓龙发现他们刚才所处的位置已经成为了海啸的中心。 突然,戎皓龙的手腕被绳子扯了一下,他赶紧游到凌溪的身边,“怎么了?你别吓我!” 凌溪的整张脸已经变成了青色,整个身体也僵硬了不少。 “对不起,这一次是我不能陪你了。”凌溪刚才被一条有毒的蛇咬到了,就算游回了岸边,也不可能那么及时就把蛇毒给解了。 眼看着远处的浪在不慌不忙地逼近他们,凌溪又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力量已经消散干净了,为了不连累戎皓龙,凌溪拿出身上的短刀,趁戎皓龙不注意的时候在水里割断了缠在自己腰间的绳子,然后用尽所有的力气推开他。 “凌溪!”戎皓龙伸出手想要抓紧他,但是一个大浪打來,两个人彻底分开了。 凌溪慢慢地沉入水底,用最后的意识想到:笨熊,忘了我吧。一一八、疼在你身痛在我心 一一八、疼在你身痛在我心 凌溪大概是在做梦,梦里大笨熊在抱着自己哭,眼泪鼻涕什么的全都蹭到了自己的身上,实在是脏死了。 听着一直萦绕在自己耳边的戎皓龙的哭声,凌溪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生前作恶,死后也不得安宁了,早知道就不要招惹那头笨熊了。 凌溪真的很想大声地喊出來,“大笨熊,别哭了!老子都已经死了,你就让老子安静一会儿,行不行!”但是不管凌溪怎么咆哮,他始终洝接邪旆ǚ⒊鰜砣魏蔚纳簟?br /> 眼前的一切都是黑乎乎的,凌溪在想,这就是自己成了鬼之后的墓|丨穴吗?建造得也未免太简陋了一些。 耳边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凌溪什么都听不到了,世界真的安静了下來,但是凌溪却觉得孤独了。 “笨熊?”凌溪喊了一声,但是戎皓龙洝接谢赜ΑA柘孪耄逐┝蟾虐炎约合略崃酥缶屠肟税伞?br /> 凌溪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挂着泪水,原來鬼也是可以流眼泪的。 以后真的就只剩下自己一个鬼了,凌溪看着四周黑乎乎的一片,突然害怕起來,于是拼命地拍打着墙壁,“我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笨熊,你带我走!你带我走!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四周的黑暗好像藏着无数的恶魔,凌溪觉得它们下一秒就会把自己吃掉。 忽然,黑暗中一个恶魔的眼睛发出了白色的光,准备下一秒就向凌溪扑过來。 凌溪害怕地在自己的身上乱摸,可是却找不到那把能够御敌的短刀,洝接形淦鳎粤柘诺么笊暗溃氨啃芫任遥”啃芫任遥 ?br /> “我在这里,别怕。”戎皓龙紧紧地抱着凌溪,问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合上凌溪的眼睛,关了手里的医用灯,“病人身上的蛇毒已经清理干净了,瞳孔的颜色也已经恢复正常,用不了多久就会醒过來的。但是病人的体力透支得很厉害,需要休养个三五天才行。” “谢谢医生。”戎皓龙的两只眼睛红红的,有明显哭过的痕迹。 医生离开之后,戎皓龙的眼眶又被泪水溢满了,“凌溪,以后不要再这样吓我了。” 顾成溪和孟晋扬站在房门口,看到这一幕都震惊得说不出來话,谁也想不到像戎皓龙这样铁骨铮铮的硬汉,竟然也会哭得撕心裂肺。 顾成溪突然明白了之前孟晋扬为什么会流泪,原來是因为自己。 孟晋扬对顾成溪说道,“看來我们回去的日子要推后两天了。” “嗯。”顾成溪说道,“只要有你陪着我,在哪儿都一样。” 一场别人经历的生离死别,竟也让顾成溪学会了珍惜。 “我也是,这辈子只要有你陪着就好。”孟晋扬难得的和顾成溪如此有默契。 两个人相视一笑,分外美好。 孟晋扬牵着顾成溪的手走进屋子里,对戎皓龙说道,“你去休息一会儿,我们帮你照顾凌溪。” 戎皓龙只是摇头,不说话。 顾成溪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戎皓龙这个样子,他的体力明明透支得也很厉害,但是他却偏偏要死守着凌溪,寸步不离,这又是何苦呢,凌溪该醒的时候自然是会醒过來的。 所以顾成溪示意孟晋扬:不如直接把皓龙打昏? 孟晋扬摇头,“如果现在昏迷的人是我,难道你不想我醒來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吗?” 好吧,顾成溪被说服了,“那你说该怎么办?皓龙的身体也撑不了多久了。” 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对戎皓龙说道,“听说恋人的怀抱和母亲的怀抱一样,都具有疗伤的作用。所以如果你抱着凌溪同时休息的话,凌溪身上的伤会好得特别快。” 戎皓龙抬起眼睛看着顾成溪,好像在问刚才孟晋扬的话是不是真的。 顾成溪立即说道,“我每一次受伤都是被晋扬拥着入睡的,这种方法的确很有效果。” 戎皓龙很相信顾成溪的话,所以他立即和凌溪躺在一起,然后抱着凌溪沉沉睡去。 顾成溪和孟晋扬都松了一口气,万一凌溪醒过來的时候戎皓龙被累死了,那他们两个人也太悲剧了一些。 解决完这两个人,孟晋扬说道,“我们该去找季屿了,那个傻小子到现在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邵哲。” 顾成溪笑了,“你真的比较像是一个管家婆,连别人的感情你都要插一手。” “这也洝桨旆ā!泵辖锖苁俏弈危八盟羌父鋈说那樯桃桓霰纫桓龅停也话锩τ帜茉趺窗欤俊?br /> 顾成溪笑得更厉害了,“这句变相在夸耀你自己情商高的话,你以后也就只能在我的面前说。让别人听见的话,我都忍不住替你害臊。” “……”孟晋扬觉得自己的情商被鄙视了。 顾成溪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孟晋扬紧张地看着他,“是不是肩膀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洝绞隆!惫顺上亩钔飞厦俺隽艘徊阈楹梗罢庑┬√弁矗一故侨痰米〉摹!?br /> 孟晋扬可不管顾成溪能不能够忍得住,而是直接抱起他,把他抱回他们的房间里,开始重新给顾成溪包扎伤口。 “闭上眼睛。”孟晋扬说道,他怕顾成溪看到伤口之后会害怕。 顾成溪还有心思开玩笑,“其实我更想让你闭上眼睛,毕竟伤口这么恐怖难看,我怕你以后每次吃我的时候都会想起來,这样肯定会倒胃口的。” “你这是在诱惑我吗?”孟晋扬边说边给顾成溪换药,借用说话來转移他的注意力,“我已经很久洝脚瞿懔耍阏庋挠栈笫翟谑翘O樟恕!?br /> 顾成溪笑着说道,“每一次看到你想吃却吃不到的模样,我就很开心,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恶趣味?” “当然算。”孟晋扬擦掉顾成溪的额头上因为疼痛而冒出來的汗,“你作为我的老公,难道不应该尽力满足我的需求吗?” 顾成溪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來了,但是为了不让孟晋扬担心,他还是强撑着,“等我身上的伤好了之后,我一定满足你。” 孟晋扬的心此刻疼得厉害,不忍心看顾成溪强装出來的笑容,只是说道,“那就快点好起來,我等着你。”一一九、两个人的小生活 一一九、两个人的小生活 凌溪终于在戎皓龙的怀里醒了过來,凝视着紧紧怀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凌溪真的感觉到一切都恍若隔世。 原來自己还洝接兴馈A柘崆岬靥Я颂龋簧叨韭氏惹秩氩⑶衣槟镜牡胤饺缃褚丫辛酥酰磥砩叨疽丫磺謇砀删涣恕?br /> “凌溪,你醒了?”戎皓龙即使是在睡梦中,意识也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所以凌溪只是轻轻抬腿,他就感觉到了。 凌溪露出一个微笑,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却发不出來任何的声音,这简直和梦里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凌溪慌了,掐着自己的脖子开始强迫自己说话。 戎皓龙制止凌溪,“不要着急,你才刚刚醒过來,说不出來话是正常现象。” 凌溪不是害怕自己不能说话,他只是害怕他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又和梦里一样,都是假的! 戎皓龙的手禁锢着凌溪,根本洝接卸嘤嗟氖衷賮砀挂槐蠛怼J翟谑菦〗有办法了,戎皓龙(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