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1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1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1部分,然后邵哲就昏了过去。 芮季屿在邵哲的耳边说道,“阿哲,我爱你。” 最后在邵哲的唇边留下一个吻,芮季屿就把邵哲的身体放在了地上,然后抱着床上的顾成溪走了出去。 刚走出这个院子,芮季屿就看到了萧齐还有一排护卫端着枪指着自己。 萧齐看到芮季屿,显然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只有你一个人吗?看來阿哲洝接斜撑盐摇!?br /> 萧齐拿出一张地图,问道,“这是你画的?” 芮季屿不想和萧齐说话,只是看着怀里的顾成溪说道,“成溪,我们出不去了,怎么办?” 顾成溪刚刚被止了血,所以恰好此刻醒了过來,听到芮季屿的话,顾成溪便什么都明白了,于是他对萧齐说道,“萧哥,放他离开。” 萧齐说道,“不可能!” 如果芮季屿身无长物也就罢了,可是他偏偏把“冥界”总部的布局都记在了脑子里。这样的人,对整个“冥界”都是一个隐患,萧齐说什么都不会放他离开的。 顾成溪让芮季屿把自己放下來,然后以平等的姿态与萧齐进行谈判,“萧哥不如开个条件吧,我们该怎么做你才会放他离开?” 萧齐的态度异常坚决,“这个人不能留!” 如果不是因为顾成溪站在芮季屿的身侧,萧齐害怕误伤他的话,萧齐早就命人开枪打死芮季屿了。 顾成溪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一张牌不好用了。这可怎么办? 地图还被萧齐攥在手里,顾成溪看了一眼,突然明白了萧齐坚持杀了芮季屿的原因。知道了原因,事情就好办多了。 顾成溪再次对萧齐说道,“萧哥,你有洝接邢牍颐堑奈磥硎鞘裁囱拥模俊?br /> 虽然当着这么多的手下,萧齐还是回答道,“想过,我和你要在一起一辈子,就这样。” 顾成溪笑了笑,衬着苍白的脸色,这个笑容实在是太让人怜惜了。 “萧哥,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不喜欢你现在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所以我希望你最好能够解散‘冥界’,然后我们就可以搬到国外去找我的父母一起住。每天我们都可以在同一张床上醒过來,然后坐在摇椅上看书,你喝着我泡的茶,我看着你微笑。萧哥,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吗?” 萧齐完全被顾成溪的话吸引住了,所以下意识地点头,“很好……很好……” 顾成溪接着说道,“既然我们早晚要离开这里,也就是说就算这里的布局被外人知道了也洝焦叵担遣皇牵俊?br /> 萧齐接着点头,“是。” 顾成溪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萧哥,那就放他离开,好吗?然后我们就搬到国外去住,如何?” 萧齐想都洝较氲鼗卮鸬溃昂茫继愕摹!惫顺上敢飧潘肟憧梢粤摆そ纭倍疾灰?br /> 萧齐完全陷入了刚才顾成溪对他们未來的畅想世界里,连不知不觉间把芮季屿放了都洝接幸馐兜健?br /> 顾成溪压低声音对芮季屿说道,“你放心,邵哲我替你护着。你只用告诉孟晋扬,我依旧在等他就可以了。” 芮季屿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邵哲所在的屋子,然后趁萧齐洝接蟹椿谥案辖衾肟?br />一零九、是谁说的生死相随 一零九、是谁说的生死相随 待萧齐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芮季屿早就跑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但是萧齐还是趁顾成溪不注意的时候下令追杀芮季屿,这个人实在是留不得。 顾成溪知道萧齐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芮季屿,但是顾成溪相信芮季屿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逃出去的。 萧齐抱着顾成溪回到屋子里,看到了地上昏迷着的邵哲,然后问顾成溪,“你有洝接刑剿橇礁鋈硕妓倒裁椿埃俊?br /> 顾成溪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不太清,大概是邵哲被骗了,感情也被利用了。”一句话,把邵哲的嫌疑撇得干干净净。 萧齐不再询问什么,而是派人把邵哲送回他自己的房间,并且命人好生照看他。 其实有一点顾成溪不是很明白,那就是萧齐明明整天都和自己在一起,他究竟是如何发现芮季屿和邵哲的反叛行为的? 顾成溪把心中的疑惑说出來,萧齐则回答道,“既然你决定和我搬到国外去,那么这里的事情我便不再瞒着你了。你知道孟晋扬有一个叔叔叫做孟宏瑞吗?” 顾成溪点头。 萧齐接着说道,“早在那个城市的时候,我就已经和孟宏瑞联手了。那一次孟远晨被绑架,我们想借此机会杀了孟晋扬,但是算他命大,几公斤的炸药都洝侥馨阉ㄋ溃∶虾耆鹗チ斯诘氖屏Γ晕揖桶阉拥秸饫飦砹恕1暇顾诠夥⒄沽撕芏嗄辏盗故怯幸恍┑模梢晕宜谩!?br /> 这一段话,直让顾成溪听得心惊,可是他却总是觉得萧齐的话好像刻意隐瞒了什么。 萧齐当然隐瞒了一些事情,他不敢告诉顾成溪,当时他们绑架的人除了孟远晨之外,还有顾成溪的弟弟顾子雨。萧齐当时的想法是要杀了顾子雨的,好让顾成溪无牵无挂地跟着自己生活。可是因为某个特殊的原因,顾子雨终究还是保住了那条命。 顾成溪猜测,“孟宏瑞这一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是不是?” 萧齐点头,“是。他是我派人秘密送进來的,就连阿哲都不知道。芮季屿刚刚來到这里的时候,孟宏瑞就已经告诉我,他是孟晋扬的青梅竹马。我观察了很久,只是想知道芮季屿想要做什么,或者是孟晋扬想要他做什么,顺便确定一下阿哲是否背叛我了。” 顾成溪说道,“那你现在可以确定了。邵哲洝接斜撑涯悖庖淮伪卉羌居焐说煤苌睿阅闱虿灰傥仕赜谲羌居斓氖虑榱恕!?br /> “听你的。”萧齐说道,“邵哲跟着我也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把他当做亲弟弟看待。是我对他的感情生活太不关心了,所以才让坏人有机可乘。” 顾成溪伸出手,问萧齐,“萧哥可以把那张地图给我吗?” “你要它何用?” 顾成溪说道,“毕竟是芮季屿画出來的,我想把它给邵哲,不管他是把它留着还是毁了,总算是一个念想,可以当做这一段感情的终结。” 萧齐听完后,觉得是这个理儿,所以就把地图交给了顾成溪,“反正也是从阿哲的口袋里拿出來的,那就还给他吧。这一次他识人不清,下一次他就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一个人的甜言蜜语了。” 所以,邵哲醒來后就看到自己的枕头旁边放着这张地图。 邵哲拿着地图慌慌张张地跑下床,然后跑出去,发现自己并洝接斜磺艚诜考淅铮故亲杂傻摹?br /> 邵哲逮着一个人问道,“告诉我,季屿呢?季屿呢!” 这个人根本就洝接胁斡氲笔钡男卸睦镏儡羌居煸趺戳耍允裁炊蓟卮鸩簧蟻怼?br /> 萧齐在接到邵哲醒來的消息后,很快就來到邵哲的面前。 “一个骗了你的男人,还有什么好想的!”萧齐训斥邵哲,“那种男人就应该被千刀万剐!” 听到萧齐的话,邵哲的神情突然就变得呆滞了,很长时间后才吐出一句话,“他死了?” 萧齐真的是烦透了邵哲这种天都塌下來的表情了!以前的邵哲从來都是坚强的,是永远都不会被打倒的!萧齐无比后悔放走了芮季屿,他用感情这种东西活生生地毁了自己的一员大将! 萧齐决定让邵哲死心,所以就说道,“是的,他死了。做出损害‘冥界’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邵哲只觉得一口气憋在心口,难上难下。芮季屿死了,嗬,他居然死了?邵哲已经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了,那个混蛋还说是生是死都要和自己在一起,结果他却先逃走了。 邵哲突然笑了,芮季屿以为他逃到黄泉路上自己就找不到他了吗?真是做梦! 生的机会、死的劫难。 邵哲看了一眼萧齐,他已经决定把这个“生的机会”利用到最后,那就是杀了萧齐!为芮季屿报仇! 萧齐看到了邵哲眼里的恨,万般不理解,“我帮你杀了骗子,你应该感激我。” 邵哲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恨意表现得太过明显了,但是他不能收得太快,否则会引起萧齐的怀疑,所以邵哲说道,“他是我爱的人,就算要杀,也应该是我亲自动手,谁要你來多管闲事!” 萧齐的脸色不善,“阿哲,我可以看在你的感情受伤的份上不追究你出言不逊,但是你千万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最近一段时间,我放你的假,你就好好休息吧,总部里的事情你暂时不要管了。你什么时候能从这一段感情笑话里走出來,就什么时候再來找我报到。” 邵哲对于萧齐的话无动于衷,反正有用的秘密情报他全都已经传送给孟晋扬了。权力被收走了,邵哲也无所谓。 但是,邵哲说道,“我要看一眼芮季屿的尸体。” 萧齐冷笑,“你以为我会给他留一个全尸吗?”萧齐说完就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 邵哲硬撑着的情绪在听到这一句话后终于崩溃,直接昏了过去,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张地图,这是芮季屿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一一零、计划的改变 一一零、计划的改变 芮季屿从“冥界”的总部跑出來之后,立即遭到了萧齐手下的追杀。 该死的!芮季屿就知道萧齐不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好在,芮季屿的功夫不行,但是逃命的本事却还可以。再加上逃命的途中很幸运地遇到了张敬,芮季屿才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并且顺利地回到了孟晋扬的身边。 孟晋扬一看到灰头土脸的芮季屿,洁癖就犯了,在询问了顾成溪的现状之后立即把芮季屿赶进了浴室里。 孟晋扬记得以前自己每一次催促芮季屿洗澡的时候,他都会把自己也拉进浴室里陪他洗。但是这一次芮季屿倒是很反常,什么都洝接凶觥?br /> 刚把芮季屿赶进了浴室里,凌溪和戎皓龙就从外面回來了。 “结果如何?”孟晋扬问道。 凌溪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一个人出马就可以轻松搞定了,你非要让我带着这一头大笨熊,一点用处都洝接校 ?br /> 戎皓龙嘀咕道,“我不是也解决了不少人吗?” 凌溪撇嘴,“根本就洝轿业亩啵∧憔尤换购靡馑伎谒党鰜恚俊?br /> 戎皓龙不说话了,他这张笨嘴永远都说不过凌溪。 虽然凌溪的嘴上这样说,但是孟晋扬还是看得出來他眉眼间的幸福。凌溪不是因为完成任务而高兴,只是因为能和戎皓龙在一起执行任务而高兴。 孟晋扬故意说道,“既然这样,那下一次你们分开执行任务,如何?” “凭什么?”凌溪不高兴地戳了戳戎皓龙,“你说实话,你也想单独执行任务吗?” 戎皓龙哪敢说实话,只好摇头,“不想。” 凌溪开心了,对孟晋扬眨了眨眼,“听见了吧?是大笨熊自己要跟着我的。” 孟晋扬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戎皓龙,这还洝秸皆谝黄鹉兀尤痪痛Υμ柘幕埃饨珌硪部隙ㄊ潜涣柘缘盟浪赖拿?br /> 凌溪突然听到了左手边的一个房间里传出一个人的脚步声,于是立即掏出枪,示意孟晋扬紧急戒备。 孟晋扬捋了捋凌溪的头发,“你的神经绷得太紧了,这样不好。房间里不是别人,是季屿,他回來了。” 凌溪收起枪,“老子还以为萧齐的手下又沿着密道进來想要偷袭我们,原來只是季屿回來了啊。” 孟晋扬对戎皓龙说道,“看见我刚才是怎么做的吗?以后你要经常捋一捋凌溪的头发,这样可以使他紧绷的神经舒缓许多。” 戎皓龙立即接替孟晋扬,开始给凌溪捋头发。 凌溪神经上的毛病是他在十几岁时连杀了一百多个人之后留下來的后遗症,这件事连池正新都不知道,所以孟晋扬并洝接写蛩愀嫠呷逐┝H绻柘胍逐┝赖幕埃缤砘崴档摹?br /> 芮季屿从房间里走出來,开门见山地说道,“晋扬,你准备什么时候攻打‘冥界’的总部?” 孟晋扬说道,“明天晚上。” “不行,太晚了。”芮季屿害怕时间太久了,萧齐就有可能想明白其中的猫腻,那么邵哲就危险了。 孟晋扬把时间定在明天晚上不是洝接懈荨?br /> “冥界”旗下的产业很多,虽然孟晋扬和张敬现在已经联手日夜不停地进行袭击,但是从邵哲发來的消息來看,他们还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才能把“冥界”旗下的主力军产业袭击完毕。再加上现在萧齐已经有所防范,袭击的难度也比之前提高了很多。 还有,就算“冥界”大多的产业都被袭击,但是萧齐很沉得住气,根本就不动“冥界”总部里的人,明显是想要弃军保帅,也就使得孟晋扬攻打总部要困难许多。 孟晋扬解释完自己的顾虑,芮季屿才说道,“晋扬,成溪很有可能在明天晚上之前和萧齐那个王八蛋离开这里。对不起,成溪当时也只是为了保我这条命。” 孟晋扬知道芮季屿洝接衅约海悦辖锓愿懒柘巴ㄖ啪矗卸崆啊!?br /> 孟晋扬让凌溪做什么,凌溪就做什么,听话极了,完全不考虑孟晋扬吩咐他做的事情是否是对的。但是戎皓龙不一样,他之前是警察,侦查能力自然是不一般,此时他就发现一向冷静的孟晋扬好像已经慌乱了。 所以,戎皓龙劝道,“我们还是再慎重考虑考虑吧,不要这么简单就改变行动计划。” 芮季屿现在也觉得不妥了,因为孟晋扬做事从來都很有把握,既然他已经定下了明天晚上才可以攻打“冥界”总部的计划,那就说明明天晚上是最好的时机。如今为了自己的一句话就改了计划,芮季屿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孟晋扬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今天晚上的目标只有两个,一是救出成溪和邵哲;二是杀了藏在总部里的孟宏瑞。至于攻打总部,那是‘黑狱’的事情,和我们无关。” 芮季屿还是很不放心,“总部里的人那么多,万一我们被发现了可是很难逃出去啊。”芮季屿的确很想救邵哲出來,但是救邵哲说到底也只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想为此搭上孟晋扬的命。 孟晋扬洝接谢赜羌居斓幕埃嵌粤柘嫘Φ厮档溃叭プ龇拱桑欢ㄒ龅煤贸砸坏恪M蛞唤裉焱砩险娴某隽耸裁词拢饪墒俏颐撬乐暗淖詈笠欢俜沽恕!?br /> “洝轿暑}。”凌溪牵着大笨熊往厨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你说我是用鹤顶红做调料好一点呢,还是直接上砒霜?” “……”戎皓龙心里想,你只要不把我剁吧剁吧做成酱料,我就很感激你了。 被孟晋扬和凌溪这样一唱一和的,本來很紧张的气氛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芮季屿坐在孟晋扬的身边,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说道,“恭喜我吧,我终于找到一个值得自己爱一辈子的人了。” “邵哲吗?”孟晋扬说道,“你喜欢就好。” 萧齐养了那么多年的人都洝接醒欤尤槐卉羌居烨雷吡耍恢勒馄渲惺欠裼姓?br /> 孟晋扬想,但愿邵哲对芮季屿是认真的,否则自己有的是办法让他后悔來到这个世界上。一一一、以前的账单 一一一、以前的账单 吃过晚饭,孟晋扬特意给了凌溪还有戎皓龙十几分钟的时间把“冥界”总部的布局图记到脑子里。 在得到张敬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消息后,孟晋扬也准备带着他们出发。 在出发之前,再三考虑的孟晋扬还是决定让芮季屿留下。 芮季屿肯定不乐意,虽然上午才和邵哲分开,可是他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恨不得立即见到邵哲才好。如果真的让他留在这里等,那他一定会疯掉的。 孟晋扬坚持芮季屿留下,“你的功夫不行,到时候会拖累我们。” 芮季屿洝接邢氲矫辖锘崴档谜饷粗苯樱幌伦咏邮懿涣耍拔夜Ψ驔〗有你们的好又能怎么样?到时候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老子不需要你们救!” 听着芮季屿不负责任的话,孟晋扬也洝接猩皇撬档溃爸灰隳芩党鲆桓鑫颐遣坏貌淮拍愕睦碛桑揖腿媚愀拧!?br /> 芮季屿蔫了,“你们已经把地图记到脑子里了,哪里还需要我这个活地图?我也只有这一个有用的地方了。” 孟晋扬给了芮季屿一个拥抱,安慰他,“你的优点还有很多,只不过我们暂时用不上。你听话,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等我们回來。我保证把邵哲分毫未伤地带到你的眼前,相信我。” 芮季屿倍感失落,“知道了。不相信你,我还能相信谁?” 凌溪也抱了抱芮季屿,告别的同时也洝酵怂鹚妇洌八媚阈∈焙蜃苁峭道敛缓煤昧饭Γ衷诤蠡诹税桑俊?br /> 芮季屿正处于心烦意乱的时候,所以态度很不好,“滚滚滚,别來烦老子。” 凌溪气人的时候真的把人气死,芮季屿以前洝缴俦涣柘甲炱ぷ由系谋阋恕?br /> 所以,这一次极度生气的芮季屿当着戎皓龙的面儿故意对凌溪说道,“你还是在老子的身下,被老子捅的时候比较温顺。” 这句话一出來,戎皓龙和凌溪的脸色同时变了。 凌溪紧张兮兮地看着戎皓龙,而戎皓龙则把手指的关节握得喀嚓喀嚓直响,洝降攘矫胫樱逐┝娜肪鸵丫湓诹塑羌居斓牧成稀?br /> 芮季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所以不敢还手,再加上他的功夫本來就不如戎皓龙,因此躲闪不及,硬生生地接下了戎皓龙好几个拳头。 凌溪哪里敢上前阻止戎皓龙,只好求助孟晋扬。 在芮季屿挨了几下之后,孟晋扬觉得他已经得到嘴碎的教训了,于是走上前三两下的功夫就把戎皓龙制服了,然后说道,“可以了。” 孟晋扬发话了,戎皓龙也不得不听,但是他此时好像真的是一只已经愤怒到不行的大熊,随时都想把芮季屿撕了吃掉。 孟晋扬对芮季屿说道,“道歉。” 芮季屿捂着被打肿的腮帮子,口齿不清地说道,“对不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不该再把它拿出來。” 孟晋扬对芮季屿道歉的态度还算满意,于是问戎皓龙,“你是否接受他的道歉?” 戎皓龙的气血好像全都冲到了脑子里,所以一双眼睛都变成了红色的,凶狠狠地瞪着芮季屿,嘴上一直在说道,“我要打死你!”但是他被孟晋扬钳制着,两个手臂都无法自由活动。 孟晋扬吩咐凌溪,“你还傻愣着做什么?快点把他安抚好,别忘了一会儿我们还有行动。” 凌溪洝接屑庋逐┝砸皇奔浜苁呛ε拢桓易呱锨啊?br /> 孟晋扬劝说凌溪,“你不用害怕,无论戎皓龙变成什么样子,他依旧是你爱的人。还有,你曾经杀人杀到癫狂状态的时候,模样比他还要吓人。你是恶魔,戎皓龙顶多是个小鬼,你怕他做什么?” 听到孟晋扬这么说,凌溪忽然就安心了,于是走到戎皓龙的面前,抱紧他,用颤抖不已的声音说道,“笨熊,你不要这样,我也会害怕的……” 被孟晋扬钳制着的戎皓龙在感觉到凌溪的怀抱,听到凌溪的声音后还真的不再挣扎了,眼睛好像一下子也变得清明起來。 孟晋扬就在这个时候放开了戎皓龙的手臂。 在一旁的芮季屿一看到戎皓龙获得自由了,立即拔腿就要跑。 但是戎皓龙并洝接凶反蜍羌居欤潜ё帕柘锲苁俏氯岬厮档溃岸圆黄穑腋詹畔诺侥懔耍院蟛换崃恕!?br /> 凌溪不知在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是我该说对不起。”凌溪想要承认自己的过往,但是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风流史,现在却成为了他和戎皓龙之间最大的障碍。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买单,这一点,凌溪到现在才明白。 凌溪万般不舍地说道,“如果你嫌我脏的话,我以后可以离你远远的。”话音刚落,又有一股泪水溢满了凌溪的眼眶。 戎皓龙傻眼了,立即解释道,“我从來洝接兴倒幽阍嗾庵只鞍。掖蜍羌居熘皇且蛭党龅幕疤烟耍遗履闾四压选!?br /> “真的吗?” 戎皓龙说道,“我只是生自己的气,为什么洝接性缫坏阌龅侥恪R幌氲侥愕纳硖灞槐鸬哪腥伺龉艺娴南胍涯切┠腥巳几绷耍〉悄阋嘈牛揖詻〗有嫌你脏的意思。” “谢谢你洝接邢悠摇!绷柘谌逐┝幕忱铮皇奔涓懈磐蚯АH逐┝獗沧釉缘阶约旱纳砩希膊恢谰烤故切一故遣恍摇?br /> 但是不管怎样,凌溪真的已经很庆幸这个结果了。 本來凌溪还打算把自己曾经做过孟晋扬床伴的事情告诉戎皓龙,但是行动的时间已经到了,凌溪只好作罢。 在凌溪的催促下,戎皓龙最后还是接受了芮季屿的道歉,并且答应他一定会尽全力救出邵哲。 调整好各自的心情,孟晋扬终于带着凌溪和戎皓龙出发了,向着“冥界”的总部迈进。 在三个人离开了十多分钟之后,芮季屿突然想了起來,他忘记提醒孟晋扬那幅有毒的画了! 【朋友们,圣诞节快乐啊!】一一二、总不能庇护一辈子吧 一一二、总不能庇护一辈子吧 在定位仪的引导下,孟晋扬、凌溪和戎皓龙顺利地到达了之前邵哲领着芮季屿进入“冥界”总部的入口处。 院子里静悄悄的,洝接腥丝词亍?br /> 孟晋扬提醒其他两个人,“小心,可能有机关。”话音刚落,几支暗箭就从屋子里飞了出來,直直地飞向凌溪。 戎皓龙立即挡在凌溪的身前,截断了这两只箭。 凌溪说道,“糟糕,我好像已经踩到什么机关了。” 这个院子实际上和屋子里是一样的,也处处都是陷阱,只不过总部的人走得多了便把陷阱的位置都记在了脑海里,所以上一次邵哲带着芮季屿进入总部时才洝接懈战皆鹤永锞褪艿桨导南鳌?br /> 孟晋扬说道,“你们两个跟着我走。”对于机关之类的东西,孟晋扬早些年特地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处理起來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戎皓龙立即走到孟晋扬的身后跟随着他的步伐,但是凌溪却洝蕉昂俸伲嫠吣忝且桓龌迪ⅲ腋詹挪鹊交刂鬀〗敢把脚抬起來。” “……”孟晋扬吩咐凌溪,“你先乱别动。” 孟晋扬走到凌溪的身边,用自己的脚替换凌溪的脚,待到凌溪走到戎皓龙身后的安全地带时,孟晋扬才抬起脚,一个空翻又回到了之前他站着的地方。 不过瞬间,刚才的地面已经塌陷了。十几秒钟之后,三个人才听到了砖块砸在地上之后碎掉的声音。 凌溪被这声音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我操,老子就真的不明白了,萧齐设置这种机关到底是为了什么?一个不小心,死的不还是他自己的人吗?” 孟晋扬倒是很欣赏这种机关,准备回家之后也建造几个玩玩儿。 几个人都不再说话,孟晋扬需要通过墙壁或者是地面的声音來判断哪一处是陷阱,或者是哪一处设置了机关,所以他需要绝对的安静。 从院子的入口到堂屋的入口只有几十秒钟的路程,但却硬是浪费了他们十几分钟的时间。 在孟晋扬的带领下,三个人终于有惊无险地來到了堂屋的门口。 戎皓龙和凌溪都不禁擦了擦额头上冒出來的虚汗,然后甩了甩手。这一甩可不打紧,直接甩在一个温度感应器上。 接着三个人都听见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呲呲”的响声,但是找了一整圈,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响。 突然,孟晋扬的脸色变了,“马上屏住呼吸,是毒气!” 憋气这种事情对于三个人來说都是小问睿匀鋈嗽诓缓粑那榭鱿陆搅宋葑永铮缓罅⒓垂厣厦牛讯酒艟谠鹤永铩?br /> 一分钟之后,那种呲呲的声音才听不到了,院子里的毒气应该会很快消散干净。 孟晋扬看了一眼时间,对凌溪和戎皓龙说道,“张敬已经从正门开始攻打这里了,所以我们要加快速度。跟紧我,不要落后。” 说完,孟晋扬就开始向前走,在躲避了很多的暗箭之后终于來到了一幅画的前面。 凌溪和戎皓龙跟着孟晋扬,只慢了两秒钟。 凌溪说道,“入口的机关是不是在画的后面啊?”凌溪伸出手准备把画掀开。 “别动。”孟晋扬说道,“你洝接形诺铰穑空夥丫蝗舜懔硕尽!?br /> 听孟晋扬这么一说,凌溪还真的闻到了空气中存着一丝的异味。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凌溪捡起一支刚刚掉落在地上的箭,然后把这幅画挑了起來,后面是一堵光滑无比的墙,这要怎么找机关在哪儿? 突然,戎皓龙出手把凌溪手里的箭打掉了。原來,这幅画的后面也被淬了毒,箭身碰到了毒药立即被腐蚀了,只差一点就要碰到凌溪的手了。 画的后面有毒,就说明和画挨着的墙壁上也沾满了毒。 一时间,连孟晋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当孟晋扬毫无办法的时候,外面传來了芮季屿的叫喊声,“晋扬,救我!” 孟晋扬吩咐凌溪和戎皓龙留在原地,然后他快速打开门跑了出去。外面的毒气已经散尽了,孟晋扬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又走了回去,发现芮季屿居然掉进了他们刚才不小心弄出來的深洞里。 芮季屿的双手用力地扒着洞沿,整个人还洝接型耆艚ァ?br /> 孟晋扬伸出两只手分别握着芮季屿的两个手腕,然后一个用力,把他从洞里拉了上來。 “你來做什么?”孟晋扬的脸色沉了下來,“你找到喜欢的人了,所以连我的话都不用听了?” 芮季屿还洝接写痈詹诺男木ㄕ嚼锘汗齺砭⒍矫辖锏幕熬透辖艚馐偷溃拔覜〗有不听你的话,我只是來告诉你那幅画该怎么办的。” 孟晋扬洝接性偎凳裁丛鸨杠羌居斓幕埃皇乔9氖郑案粑遥业慕旁谀亩涞兀憔驮谀亩涞兀靼茁穑俊?br /> “……”芮季屿哭笑不得,“知道了,我哪有那么笨?” 孟晋扬带着芮季屿越过院子,又嘱咐道,“不要随便擦汗。” “……”芮季屿怎么不记得跟着邵哲的那一次有这么多的规矩啊。 走进屋子里,孟晋扬不得不抱着芮季屿躲避那些暗箭,然后两个人來到了凌溪和戎皓龙的身边。 芮季屿用手指着画中开得最鲜艳的那朵梅花,然后对孟晋扬说道,“整幅画,只有它左边三寸的地方洝接卸荆鼐驮谀抢铩!?br /> 芮季屿想要按下去,但是孟晋扬却说道,“让我來吧。” 孟晋扬怕芮季屿记错了地方,万一那里也有毒怎么办?在凌溪和芮季屿的面前,孟晋扬总是不自觉地充当一个保护者的角色,这一次也一样,孟晋扬绝对不会把危险留给他们两个人。 但是在孟晋扬抬起手指的瞬间,芮季屿已经按下去了。 “晋扬,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芮季屿说道,“我不能总是依靠你的保护,否则的话,我要怎么保护我爱的人?当然了,你也是我爱的人。” 孟晋扬有些失落,以前总是躲在自己的翅膀下面寻求庇护的小鸟终于做好准备要飞出去了。 孟晋扬拍了拍芮季屿的肩膀,“那我就等着你的保护。”一一三、疼到骨头里 一一三、疼到骨头里 芮季屿的手指按了下去,就等于进入“冥界”总部的门已经被打开了。在芮季屿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來到了离顾成溪所在的院子不远的地方。 远处,枪声此起彼伏,想必是萧齐的人正在和张敬的人进行着殊死搏战,这也正是一路上孟晋扬他们并洝接斜蝗朔⑾值脑颍鲎懿肯衷诰偷扔谑且桓隹湛亲印?br /> 芮季屿对孟晋扬说道,“你们去救成溪吧,我要去找阿哲,咱们在出口处会合。” 孟晋扬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戎皓龙,“你跟着季屿,保护他。” 因为之前的事情,戎皓龙看芮季屿还有一些不顺眼,但是他还是答应道,“洝轿暑}。” 实际上,让戎皓龙去保护芮季屿,孟晋扬还是存着一些私心的。毕竟戎皓龙之前是喜欢顾成溪的,孟晋扬还真的不想让他们见面。 芮季屿本來想拒绝戎皓龙的保护,但是仔细一想,万一邵哲的身边还有监视他的人,那自己不一定能打得过他们。所以,芮季屿接受了戎皓龙的保护,然后两个人就离开了。 孟晋扬带着凌溪慢慢地靠近顾成溪所在的院子,在听到周围传來一些人已经刻意掩饰过的呼吸声时,两个人同时停了下來。 顺着呼吸声,孟晋扬和凌溪很容易地找到这些人藏身的地方,然后用短刀结束他们的生命。 这些人藏身的方法存在着很大的弊端,他们总是习惯单独藏身,一个人死了之后也不会惊动另外一个人;还有他们隐藏的时候往往把整个脑袋都藏起來,只留下一两个孔用來呼吸,这也就是说他们只能靠耳朵來判断附近是否有敌人的存在。 凌溪就不用说了,从來都是走路和呼吸洝接猩舻哪且恢郑匀荒芄惶庸堑亩洌退阏驹谒堑纳肀甙敫鲂∈保且膊灰欢芄环⑾郑?br /> 至于孟晋扬,他的体格比凌溪大得多,也壮得多,根本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洝接校灾荒芸克俣葋砣∈ぃ谀切┤颂矫辖锝挪缴氖焙蛞舱撬撬布渖ッ氖笨獭?br /> 仅用了几分钟,孟晋扬和凌溪就把院子外面的人全都解决掉了,一个不留。 确定院子里洝接新穹娜酥螅礁鋈酥沼谧呓嗽鹤印?br /> 一张书桌、两把摇椅、两只茶杯、两本书,这就是孟晋扬入眼能够看到的景象。足以可见平时顾成溪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萧齐在陪着他。 孟晋扬的破坏欲又來了,他突然把摇椅摔在地上,把它们摔成碎片;当然茶杯也逃不掉被摔碎的命运;至于那两本书,孟晋扬却洝蕉9顺上且桓霭榈娜耍幌不睹辖锲苹等魏喂赜谑榈亩鳌?br /> 看着满院的狼藉,孟晋扬的心情舒缓了很多。 孟晋扬觉得奇怪,自己发出这么大的动静,顾成溪怎么就洝接谐鰜砜匆谎勰兀磕训浪鍪铝耍?br /> 孟晋扬快速地走进屋子里,然后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顾成溪。 之前顾成溪被萧齐弄伤了,但是芮季屿在离开的时候为他上了止血药,洝较氲较羝肴辞鬃园颜庑┮┎恋袅耍⑶一簧狭四侵种换岣瓷丝诘囊?br /> 萧齐的目的很简单,他不想让顾成溪清醒,因为他不能保证清醒着的顾成溪是否愿意跟着自己离开,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再者,萧齐很变态地想要在顾成溪的身上留下一个他自己创造的,并且顾成溪永远无法消除的印痕。 所以,顾成溪就被萧齐折磨成了这副模样。 孟晋扬咬牙切齿地对凌溪说道,“你去找张敬,告诉他要留萧齐一口气。”不把萧齐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來,孟晋扬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看到顾成溪的模样,凌溪也想把萧齐千刀万剐,所以他立即领命找张敬去了。 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孟晋扬握着顾成溪的手,一声声地喊道,“成溪……” 靠近顾成溪,孟晋扬终于闻到了他身上的药膏刺鼻的味道。 掀开被子,孟晋扬看到顾成溪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腐烂到露出骨头來了! 这一瞬间,孟晋扬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蚀骨之痛。 孟晋扬拿出短刀,强忍着心里的不舍,狠下心把顾成溪肩膀伤口处的腐肉全都剐下來。在听到顾成溪疼痛的呻/吟声时,孟晋扬的手就开始止不住地发抖。 好在孟晋扬还是稳住了自己的心神,一步步地做到最后。直到孟晋扬把自己带來的外伤药涂在顾成溪的伤口处,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顾成溪已经被疼醒了,睁开眼,看到眼前的人,顾成溪开口说道,“你怎么哭了?看來我还是在做梦,你怎么可能会哭呢?”顾成溪接着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梦好疼啊,但是能够梦到你还是挺好的。” 孟晋扬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摸到了一手的泪水。也许是疼得太厉害了,孟晋扬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流出的眼泪。 “成溪,”孟晋扬吻上顾成溪的唇,“对不起,我來晚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