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0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0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0部分扬给他的任务他就要完成了,他能不兴奋吗?芮季屿决定,任务完成之后,他一定要带邵哲回去,每天都过恩恩爱爱的生活,羡慕死孟晋扬。 邵哲的体力还洝接谢指吹秸5淖刺撬醋叩煤芸欤羌居煊泻芏啻味疾畹愀喜簧纤迷谏壅芑箍桃夥怕怂俣取?br /> 邵哲带着芮季屿走的路全都是那种什么特征都洝接械男÷罚绻歉銎匠H说幕埃隙ɑ峁劬屯5擒羌居觳灰谎鹂此Ψ虿恍校占楸墒欠浅T谛械摹?br /> 再洝接刑卣鞯男÷罚羌居熘灰垂谎郏湍芗亲。⑶铱梢杂米羁斓乃俣仍贩祷亍U庖坏悖壅苁懔恕?br /> 曲曲折折的快速行进之后,邵哲终于停了下來,说道,“到了,这就是‘冥界’的总部。” 芮季屿看了一眼,“真破。” “那只是用來迷惑外人的表面而已。”邵哲再次问道,“你真的不后悔跟着我进去吗?” 芮季屿点头,“不后悔。”虽然芮季屿站在这里,孟晋扬就可以通过定位确定“冥界”的总部在哪儿,但是芮季屿还是决定和邵哲一起,刀山火海。 邵哲笑了,“你应该感谢你的选择。” 邵哲把孟晋扬放在他身上的定位仪器取了下來,扔到地上,但是却并洝接胁人椋耙残砻辖锼档暮芏裕愣晕沂侨险娴摹K阉械氖虑槎几嫠吡宋遥缓笕梦易约鹤龀鲅≡瘛!?br /> 芮季屿大吃一惊,“什么告诉你的,我怎么不知道?” 邵哲说道,“在你离开卧室去厨房送碗的时候。” 芮季屿的心乱了,“怪不得前一秒钟你还好好的,后一秒钟你就想杀了我,原來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我只是为了总部的地址才对你好的。” “我当时对你真的很失望。”邵哲说道,“所以,我就陪你演戏,看你能演到什么程度。” 芮季屿急忙解释,“不是演戏……你相信我……” 邵哲找出芮季屿身上的定位仪器,也把它扔到地上,“我不信你的话,你觉得你还有命活到现在吗?” 芮季屿高兴了,“你相信我就好。” “你应该感谢孟晋扬。”邵哲说道,“洝接邢氲剿敲从斜臼拢尤徊槌鰜砑父鲈虑氨晃医嗣鸬陌锱删谷皇恰そ纭挡氐姆植恐弧D歉霭锱缮绷宋业母改福窍羝胛耸章蛭遥谷灰恢睕〗让我知道它的存在,我恨自己笨到被萧齐耍得团团转!” 邵哲还一直以为自己把家仇隐藏得很好,却不知在萧齐的眼里,他邵哲就是一个笑话! 芮季屿说道,“我可不可以把你的话理解为,,其实你真正杀母杀父的仇人是萧齐?” 邵哲点头,不说话。 芮季屿很是心疼,把邵哲抱进怀里,“我们一起报仇,杀了萧齐不就可以了?不要难过,以后我会代替你的父母疼你,照顾你,保护你,爱你。” 邵哲笑了,“孟晋扬说你的功夫很不好,所以让我保护你呢。” “……”芮季屿暗骂,孟晋扬你这个混蛋,老子谈个恋爱,你也不忘了拆台! 邵哲把刚刚扔在地上的定位仪器找个地方藏好,免得被人发现,然后对芮季屿说道,“这只是‘冥界’把守最松散的一个侧门,进去之后是普通的农家院,堂屋里面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向总部。一会儿我打开密道的时候,你一定要仔细看,记住打开的方法。” 芮季屿点头答应。兴许是这个密道很难打开,所以把守的人才很少吧。 邵哲带着芮季屿走进农家院,果然一个人都洝接锌吹健5歉崭仗そ梦堇铮壅芫捅ё跑羌居煸诘厣戏艘桓錾恚愎肆街О导?br /> 芮季屿简直快要兴奋死了,他很久都洝接型婀嗨频奶较沼蜗妨恕?br /> 可是当他们落地的瞬间,又有三支暗箭飞过來的时候,芮季屿才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探险游戏,而是真的要玩出人命的。 “为什么这么多机关?”芮季屿问道,“这不是要杀了你们自己人吗?” “这只是萧齐为了测试我们的功夫是否退步的方式之一。”邵哲说道,“这一个入口已经算是最简单的了,总部里的人平时都选择最难的那个入口用來锻炼自己。” 芮季屿又问道,“萧齐自己來的时候也要通过这些个入口吗?” “当然不用,他可以走大门。”邵哲说道,“上一次顾成溪也是走的大门。” 这个入口果然是最简单的,因为连芮季屿都轻轻松松地跟着邵哲的步调从门口來到了一副画的前面。 芮季屿伸手就要掀开这副画,他以为画的后面就是密室的入口。邵哲慌了,“别用手直接摸!有毒!” 芮季屿立即收回手,“萧齐这个变态!” 邵哲说道,“看清楚,我要按机关了。” 邵哲用手指着画中开得最鲜艳的那朵梅花,然后找到它左边三寸的地方,说道,“只有这里洝接卸尽!鄙壅艿氖种赴戳讼氯ィ芸毂ё跑羌居斐防耄钟屑钢О导铀堑亩渑员叻闪斯ァ?br /> 然后墙上的那副画就不见了,一扇很普通的门显露了出來。 芮季屿问道,“还有别的机关吗?” 邵哲摇头,“暂时洝搅耍襾戆伞!?br /> 芮季屿跟着邵哲跨过这扇门,还真的有一种再也出不來的感觉。一零四、不自由毋宁死 一零四、不自由毋宁死 芮季屿跟着邵哲走了很久,终于看见了十几个人在院子里挑着东西走來走去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再看不见什么人的话,芮季屿就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已经和邵哲死在入口处了,现在行走的只是魂魄,想想就觉得吓人。 院子里的人看到了邵哲,全都停了下來,四十五度弯腰,然后说道,“哲哥。” 邵哲则摆出一副大哥的派头,“嗯,忙去吧。” “噗……”芮季屿真的不是故意想要笑出來的,可是他真的忍不住,他只是觉得邵哲装模作样的时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邵哲瞪了芮季屿一眼,后者则立即捂着嘴,就算憋死也不敢再发出一丝声响了。 “冥界”总部里的人都是邵哲一手训练出來了,所以在这些人的心里,他们真正的老大应该是邵哲,而不是每天只顾着讨萧遥少爷欢心的萧齐。因此,当他们看到芮季屿是跟着邵哲一起回來的时候,私认为芮季屿是邵哲的朋友,所以并洝接卸云浣谢镜呐涛省?br /> 邵哲问道,“你们在做些什么?” 其中一个手下拿出一张照片回答道,“大哥吩咐我们建造一所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房子,好像是为了刚回來的萧遥少爷。” 邵哲接过照片看了一眼,不认识。然后递给芮季屿,芮季屿只是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曾经在一份他收集的资料里看到过,可惜他想不起來了。 邵哲小声地提醒芮季屿,“萧遥少爷就是顾成溪。” 芮季屿一下子就记起來了,“你们老大也算是有心了,居然找到了他小的时候住过的房子。”孟晋扬也曾让芮季屿暗中查过这些。 邵哲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以前倒是洝椒⑾郑馐郎匣拐娴臎〗有他查不出來的事情!” 芮季屿知道邵哲又想起了家仇,但是当着属下的面儿,还是不要把仇恨表现得这么明显才好。 所以,芮季屿拉着邵哲就往前走,“哎呀,累死了,快带我去你的房间,我要休息。” 邵哲知道芮季屿的意思,所以不动声色地跟着他离开。 “冥界”的总部还算是挺大的,走了很久,在听了不下二十声“哲哥”之后,邵哲才指着一个院子说道,“那就是萧齐居住的地方,顾成溪应该会在里面。” 芮季屿看了一眼,天空上面连一只鸟都洝接校残硎前沧傲说缤9植坏蒙壅馨蚜礁鋈说亩ㄎ灰瞧鞫既釉诹送饷妫彩堑缌鞫源懦≈嗟亩鞫蓟嵊兴从Γ磥砩壅艿淖龇ㄊ嵌缘摹?br /> 芮季屿说道,“我要见顾成溪,我必须要弄清楚他离开晋扬的原因。” 邵哲点头,“跟我來,我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千万不要在萧齐的面前露出什么马脚。” “知道了。” 邵哲领着芮季屿走进院子里,因为有邵哲的保驾护航,院子门口的护卫竟然洝接幸桓鋈死棺跑羌居臁?br /> 刚刚走进这个院子,芮季屿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懒懒地晒着太阳的顾成溪,环视一周,却并洝接锌吹较羝搿?br /> “成溪。”芮季屿害怕萧齐就在附近,所以只好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 顾成溪快速转头,看到喊自己的人只是芮季屿,脸上的表情很是失望。 “喂,你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吧?”芮季屿说道,“好歹我也是冒着生命危险进到这里面來看你的,你怎么好意思摆出一副‘不是晋扬,所以我很失望’的表情?” 顾成溪笑了,“是晋扬让你來带我出去的?” 虽然孟晋扬洝接兴档谜饷辞宄靼祝撬娜肥怯姓飧鲆馑嫉模攒羌居斓阃贰?br /> 顾成溪又笑了,然后把手里的书向天空中抛去,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不知道触碰到什么东西的书就变成了碎屑,飘飘洒洒地落了下來。 接着很快,几十个拿着枪的人就把这个院子围了起來,真的连只蚂蚁都逃不出去。在确定了院子里洝接谐鍪裁词轮螅饧甘鋈擞窒窆眵纫话愫芸炀拖Я恕?br /> 顾成溪无奈地摊了摊手,“出不去了。” 顾成溪的话音刚落,萧齐就慌慌张张地带着人回來了,什么话都洝剿抵苯影压顺上Ы忱铮澳慊乖冢娴氖翘昧恕!?br /> 邵哲在看到萧齐的一瞬间就想拿枪杀了他,但是被芮季屿制止了。还是那句话,杀了萧齐很简单,关键是杀了他之后怎么出去啊? 萧齐感觉到身后传來一股杀气,所以立即转身,“阿哲?你回來了?” 邵哲特意装作和以前一样,“大哥,我回來了。是他把我救出來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简单的两句话,邵哲已经告诉了萧齐,芮季屿是他的救命恩人和爱人,所以芮季屿的命是属于他邵哲的,任何人都不得擅动。 萧齐洝接屑羌居欤圆⒉恢浪敲辖锏娜恕T偌由舷羝氪耸钡男乃级荚诠顺上纳砩希运皇嵌陨壅芩档溃澳阆不毒秃谩D愀栈貋恚故窍热バ菹伞S惺裁词虑椋颐侵笤偬浮!?br /> “是,大哥。”说罢,邵哲和芮季屿就离开了。 顾成溪推开依旧抱着自己的萧齐,语气冷硬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见我的父母?” “急什么?”萧齐说道,“我不是已经给了你几张照片吗?” 顾成溪从口袋里拿出那几张照片,摩挲着,“我无法确定这是最近的照片,所以我必须要见到他们才行。” 萧齐说什么都不会让顾成溪轻易地见到他的父母,因为见过了之后,顾成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自己,奔向孟晋扬。萧齐只是想想这种场景就莫名地觉得火大! “再等等,好吗?”萧齐说道,“你也看到照片了,那的确是真的,你的父母此时都在国外某家医院的重症室里。再给我几天时间,等我处理完‘冥界’的事情,我一定陪你去那家医院。” “三天。”顾成溪说道,“三天之后,如果我还见不到他们的话,我是一定会离开这里的。那些枪、电之类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怕。萧哥,如果你想和一个死人长相厮守的话,随便你。” 顾成溪抬头看了看天空,什么都不再说了。一零五、反击的开始 一零五、反击的开始 顾成溪知道自己再次接近萧齐的结果只能是做一只笼中鸟,但是他却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十岁的时候,顾成溪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房子在自己的面前爆炸,他却无力救出里面的父母。 当时顾成溪只是在房子的废墟里找到几片父母的身上还未燃尽的衣服布料而已,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父母亲真的不在了。可是这长达十五年和弟弟相依为命的生活却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顾成溪,你已经洝接懈改盖卓梢砸揽苛恕?br /> 顾成溪看了一眼环绕着手指的戒指,心里异常的平静。 不管这一次萧齐口中的人是否是自己的父母,顾成溪都已经决定要亲自去看一看。如果是的话,那就真的是非常好;如果不是的话,顾成溪就会承认父母亲已经死去的这个事实,并且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对父母亲可能活着的这个事情抱着一丝的希望。 所有的事情顾成溪都考虑到了,但是关于孟晋扬的事情他却还洝接锌悸乔宄?br /> 顾成溪拨弄着戒指,一圈又一圈,好像在诉说着主人烦躁的心情。是啊,想起了孟晋扬,顾成溪心里的平静就不复存在了。 那天顾成溪想要配合孟晋扬和凌溪抓到萧齐,但是洝接邢氲较羝肴赐蝗荒贸隽苏饷督渲浮U馐歉盖椎慕渲福退隳敲炊嗄隂〗有见过,顾成溪也能认得出來。 当时萧齐对顾成溪说,“跟我离开,否则我杀了他们。” 有时候人可以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但是却不能不顾及亲人的性命,子欲养而亲不待,顾成溪已经失去过父母一次了,既然老天可怜他,又给了他一次机会,顾成溪就一定会把握住,他不想再失去父母第二次了。 再等三天吧,顾成溪在心里想着,晋扬,无论结果如何,三天后我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哪怕只是一具尸体。 坚定了必须要回到孟晋扬身边的想法后,顾成溪的心总算安定了一些。 萧齐就待在顾成溪的身边,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萧齐害怕自己一转眼,顾成溪就不见了。这种担惊受怕的心情,萧齐还是第一次尝试,这世界这辈子恐怕也只有一个顾成溪能让他有这种心情了。 当两个人的心里都存着对方时,寸步不离可能是一种情调,比如戎皓龙对凌溪;但是当一个人的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时,寸步不离只能是一种犯贱的表现,还很招人烦,比如萧齐对顾成溪。 顾成溪真的很烦,所以问道,“你这样跟着我,是不是代表‘冥界’里的事务已经处理好了?那我们是否可以立即动身去国外的那家医院?” 萧齐摇头,“暂时还洝接校前⒄芑貋砹耍砸恍┦虑樗梢园镂掖怼!?br /> 顾成溪想起來之前他从邵哲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萧齐浓浓的恨意,他应该洝接锌创怼T偌由宪羌居焓歉派壅芤黄饋淼模礁鋈嘶故前斯叵担庵荒芩得魃壅芟衷谒闶敲辖锏娜肆恕?br /> 顾成溪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那就是拖住萧齐,最好让他把“冥界”里所有的事情都归邵哲处理,这样一來,邵哲就很有可能把这里的绝密情报全都传给孟晋扬。顾成溪相信,孟晋扬就快要來了。 顾成溪对萧齐说道,“陪我看书吧,我很怀念当初在孟家我们一起看书时的感觉。” 萧齐很是欣喜,“好!我这就陪你看书!不过,成溪一会儿要给我泡杯茶才好。” 顾成溪点头,“可以。”一杯茶而已,他顾成溪还是给得起的,但是其他诸如感情之类的东西,他已经给了孟晋扬,就再也无法分给萧齐一点点了。 如顾成溪所想,邵哲的确在利用职权把“冥界”里的绝密情报传给孟晋扬。在杀了萧齐之前,邵哲更想看到“冥界”的倒塌。 孟晋扬在得到情报的一个小时之后,确认了情报的真实性,接着就派凌溪和戎皓龙领着几个小弟捣毁了萧齐的一个中型仓库,里面全是重武器。 重武器这一类的东西,孟晋扬不需要,所以只给凌溪他们留了几支好的,然后就统统把其它的重武器送给了张敬。张敬洝接谐隽兔夥训玫搅艘淮笈淦鳎匀欢悦辖锖苁遣灰谎耍问缴系暮献髦沼诒涑闪苏嬲庖迳系暮献鳌?br /> 得知孟晋扬又得到了几个秘密情报,不用孟晋扬多说,张敬就主动派自己的手下去了。结果显而易见,萧齐的人洝接凶急福匀槐徽啪吹娜舜虻盟赖乃馈⒉械牟校詈笳啪吹氖栈褚财奈岣弧?br /> 张敬想要把得來的东西分给孟晋扬,但孟晋扬只是说道,“我只要三样东西,一是我的人平安归來;二是萧齐的人头;三是‘冥界’的毁灭。” 对于孟晋扬的要求,张敬还能说什么?这简直是要把“冥界”白白送给“黑狱”,张敬很是兴奋,他和萧齐之前全都属于一个叫做“修罗”的组织,如今“冥界”快要洝搅耍庖馕蹲潘亟ā靶蘼蕖钡氖贝搅耍?br /> 虽然萧齐把大多的事情都留给了邵哲处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完全撒手不管了,所以在那个中型仓库遇袭之后,萧齐就坐不住了。 但是顾成溪在看书,并且顾成溪要求萧齐陪他一起看,萧齐不想再让顾成溪对自己失望了。所以萧齐耐着性子吩咐手下,“让阿哲派人处理一下。” 在萧齐接到第二个、第三个仓库遇袭的消息时,他开始觉察到一些不对劲了。 所以萧齐叫來了邵哲,“总部里出了内鬼,你去一个接着一个排查,我不想再接到仓库被袭击的消息了。” “我知道了,大哥。”邵哲说道,“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把这个内鬼抓出來。” 萧齐摆摆手让邵哲离开,其实他想亲手抓到这个内鬼,只不过他又不舍得离开顾成溪。 顾成溪知道是时候给萧齐一个甜枣了,于是说道,“谢谢你陪我看书,我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好。” 萧齐立即把“冥界”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握着顾成溪的手,“你喜欢的话,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顾成溪笑了笑,实在是说不出那些虚假的话了。一零六、喜欢哪有那么容易? 一零六、喜欢哪有那么容易? 邵哲开始了对所谓内鬼的排查,毕竟总部里的人都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说到底还是有感情的。但是这个时候邵哲急需要一个替死鬼,所以,很快他便暂时确定了十几个有嫌疑的人。 邵哲从排查开始就打着绝不会冤枉一个人的名号,所以这十几个人在被邵哲关起來的时候并洝接泄砜蘩呛堪愕睾白抛约菏窃┩鞯模窍嘈派壅堋U庵窒嘈诺故翘嫔壅苁∠铝瞬簧俚穆榉常币踩蒙壅苣诰蔚貌恍小?br /> 邵哲暗想,在萧齐逼问内鬼究竟是谁之前,他一定要帮助孟晋扬整垮“冥界”,然后把相信自己的这些兄弟全都放出來。 芮季屿是个外人,而且他刚來到这里,总部的秘密情报就被盗了,所以很多人都怀疑这件事情是芮季屿所为。但是他们也只能在心里怀疑一下,而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來,毕竟邵哲早就放出过话,芮季屿是他的人。 在“冥界”的总部,邵哲这块保命牌暂时还是很好用的。因此,暂时洝接行悦堑能羌居煸蜃苁怯惺聸〗事就在总部里的院子里溜达,然后再找个时间把记在脑海里的布局画下來,不过用了一天时间,芮季屿就已经把整个总部的布局绘制成了一幅完整的地图。 芮季屿把地图拿给邵哲看,“怎么样?我厉害吧?” 邵哲看了一眼地图,真的被震惊了,然后由衷地说道,“非常厉害。我把它扫描下來之后就可以发给孟晋扬,然后你就把它烧掉吧,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芮季屿郁闷了,“我这么辛苦才画出來的,你总要奖励我一下吧?” 邵哲一边扫描地图,一边问他,“你想要什么奖励?” 芮季屿指着自己的唇,“吻我。” 芮季屿和邵哲相识的时间很短,两个人可以说是因性生爱。按理说邵哲洝接斜硐殖鰜硎裁囱岫癯鸷薜那樾鳎羌居炀陀Ω镁醯寐悖⑶掖蠛靶惶煨坏亓恕?墒擒羌居烊醋苁蔷醯盟钦舛喂叵抵腥鄙倭艘恍┦裁矗钡剿吹较羝牒凸顺上羌居熘沼诿靼琢恕?br /> 邵哲看着芮季屿,实在是下不了那个嘴,所以就说道,“我可不可以给你另外一个奖励?” 看,这就是他们之间问睿乃凇T谡舛喂叵道铮壅芪疵庖蔡欢耍≤羌居觳幻靼祝约翰还窍胍桓鑫嵌眩壅苤劣谡饷次崖穑?br /> 芮季屿想,萧齐喜欢顾成溪,可是顾成溪却喜欢孟晋扬,所以顾成溪就有理由对萧齐冷淡。那么自己的这段关系呢?邵哲不是喜欢自己的吗?为什么连一个吻都不舍得给? 邵哲再次问道,“给你一个拥抱,好吗?” 芮季屿有些烦躁,“算了算了,我什么都不想要了!” 邵哲看着气冲冲地离开的芮季屿,只觉得他这脾气发得很是莫名其妙。 把地图扫描完毕后,邵哲拿出打火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洝侥馨训赝蓟倭恕I壅芟耄残碥羌居焓蔷醯盟量嗟某晒饷慈菀拙捅簧盏袅耍圆派陌桑恳虼耍壅馨训赝挤沤约旱目诖铮急刚腋鍪奔浠垢羌居欤桓鼍病?br /> 所谓的内鬼被邵哲抓了一大把,但是所属于“冥界”的仓库还是在不停地被袭击。 萧齐开始信不过邵哲了,于是派了邵哲以外的人去查这个内鬼的事情。但是邵哲每一次的行动都很小心,根本就洝接辛粝率裁春奂#耘稍俣嗟娜艘彩且晃匏瘢裁炊疾椴坏健?br /> 萧齐有些急了,他已经损失了七八个仓库的货物,再损失下去,“冥界”在道上的信誉就要被毁于一旦了! 除了第一个仓库是孟晋扬派人捣毁的之外,其他的仓库全都是张敬派人做的。但是萧齐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黑狱”挑起的,所以他暂时洝接邪颜饧虑橛朊辖锪灯饋怼?br /> 萧齐想不通,十五年了,“冥界”和“黑狱”就算是楚汉分界也和平共处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黑狱”突然就开始挑起事端了? 孟晋扬和张敬知道,凭借萧齐的智商,他怕是什么都猜不出來,所以张敬直接放出消息,要么萧齐在三天之内把顾成溪送给“黑狱”,要么萧齐就等着“冥界”被毁灭那天的到來吧!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萧齐再次问顾成溪,“你和张敬究竟是什么关系?” 顾成溪摇头,“我不知道张敬是谁。”顾成溪不能让萧齐知道自己是张敬的爱人林一的大学老师,否则萧齐一定会利用这层关系,用自己的性命來威胁他们。 萧齐忍住想要打顾成溪的冲动,再次问道,“在我带你出來的那天,张敬正好带着他的爱人林一去拜访孟晋扬。你现在还确定,你不认识张敬吗?” 顾成溪看着萧齐的眼睛,好不怯弱,分外真诚地说道,“我的确不认识张敬。既然你爱我,你就要相信我,不要总是在我的心萌动的时候给我狠狠的一击,我真的受不了你这种怀疑我的模样,太可怕了,好像下一秒钟你就想杀了我似的。” 听到顾成溪的话,萧齐瞬间收起身上的戾气,紧握的拳头也被松开了,“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顾成溪摇头,“洝焦叵担乙丫肮吡恕!庇朊辖锵啾龋羝氲娜凡辉趺聪湃恕?br /> 萧齐洝接型歉詹抛约禾搅恕懊榷闭饬礁鲎郑裕羝胛实溃澳阋丫枷不段伊寺穑俊?br /> 刚才的话只是顾成溪为了让萧齐相信自己而顺口说的,根本就洝接惺裁词抵市缘囊庖濉?br /> 所以,顾成溪只是笑了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萧齐觉得顾成溪肯定是喜欢上自己了,所以一时激动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直想把顾成溪揉进自己的怀里。 顾成溪看到了萧齐眼里的欲望,于是心就立即慌了,但是表面上还装得很镇定。 直到萧齐情不自禁地抱起顾成溪,顾成溪才开始连表面的镇定都装不下去了,心里只想着,这下完了。一零七、怎一个乱字了得 一零七、怎一个乱字了得 之前因为生邵哲的气,芮季屿就对邵哲发了脾气。 可是在离开邵哲之后,芮季屿就后悔了,但是他却又拉不下脸來去找邵哲,只好在院子里随便转转,看看还能不能发现什么密道或者是机关。 芮季屿走着走着就來到了顾成溪所在的院子外面,正好看到萧齐抱起顾成溪走进屋子里。芮季屿又不傻,当然明白萧齐想要做什么,所以芮季屿立即走上前准备救顾成溪。 可是院子外面萧齐的手下哪里会让芮季屿进去? 芮季屿知道这种事情耽搁不得,所以飞快地跑回去找邵哲,只有他这个时候才有资格进入那个院子吧? 邵哲正在装模作样地调查关于内鬼的事情,他必须要让总部里的每一个人都相信他是真的尽力调查了,至于能不能出结果那是不重要的。 芮季屿慌慌张张地跑到邵哲的面前,大喘气地说道,“阿哲,快……快去……救成溪……” 邵哲的身边站着很多人,他们不知道芮季屿口中的“成溪”是谁,但是他们隐约记得孟家当权者的爱人好像叫做什么成溪來着。 邵哲说道,“别慌。”然后狠狠地握着芮季屿的手,“你告诉我,成溪是谁?” 芮季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立即改口,“你忘了吗?成溪就是我们之前见的那只小猫啊,它快要被另外一只公猫强上了!我们快点去救它,要不就來不及了!” 当着其他人的面,邵哲只能说道,“你自己处理就可以了,不要总是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來烦我。” “……”芮季屿知道邵哲此时只能这么说,但是营救成溪迫在眉睫,所以芮季屿只好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我知道了!不过先说好,那只公猫的周围还有一群野猫护卫,只要你舍得我被那些猫抓伤,随便你管不管!” 芮季屿气冲冲地跑了出去,邵哲有些无奈,只好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稍等,我马上就回來。” 邵哲跟着芮季屿离开,留下屋子里的人在疑惑,总部什么时候有了那么多只猫? 那厢,邵哲和芮季屿急急忙忙地赶來阻止萧齐;这厢,萧齐还在不停地吻身下的人,顾成溪的每一寸肌肤总是甜得让他吻不够。 顾成溪一边被动地接受着萧齐的吻,一边还在想着该怎么做才能在不会挨打的情况阻止萧齐的行为。 在顾成溪恍惚的时候,萧齐竟然褪下了他的裤子,并且把他的欲望吃进嘴里,开始有节奏地吞吐起來。 顾成溪呆住了,这种事情连孟晋扬都洝接形龉9顺上崭障氤鰜淼姆椒北徽夤赏蝗欢鴣淼那?欲冲击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直到顾成溪纾解在萧齐的口中,他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萧齐抬起头看着顾成溪,嘴角还残留着顾成溪刚刚喷发出來的白色液体,很是温柔地问道,“舒服吗?” 顾成溪不想再撒谎了,于是点了点头。一个男人被这样伺候着,怎么可能不舒服? 萧齐很满意顾成溪的反应,于是再接再厉地问道,“以后我会经常这样为你服务,好吗?” 顾成溪残存的理智使他马上摇头,“其实你不用这样做。” 萧齐说道,“只要你在我的身边,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顾成溪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候伤害一个爱自己的人比伤害一个自己爱的人更加困难,只因心里的那份愧疚。 萧齐舔舐着顾成溪的耳垂,在他的耳边问道,“我想要你,可以吗?” 可以吗?这句话问得好像顾成溪说不可以,萧齐就真的会停下來似的。 所以顾成溪说道,“不。”顾成溪无法想象自己在被萧齐碰了之后是否还能和孟晋扬在一起,孟晋扬是否还会接受这样的自己。 萧齐的脸色变了,他的身体里所有叫嚣着想要虐打顾成溪的因子全都活跃了起來。 “你敢对我说‘不’?”萧齐咬上顾成溪的的肩膀,那个之前已经被萧齐钻出一个洞的地方在还洝接型耆系那榭鱿掠直幌羝胍С隽搜?br /> 顾成溪忍着疼痛,在心里想到:很好,现在你对我狠一点,将來我才能够对你也狠一点。 邵哲带着芮季屿以公事为由很顺利地进到了院子里,门洝焦兀羌居旌芮宄乜吹较羝肱吭诠顺上纳砩希顺上牧成园祝飨允鞘а嗟闹⒆矗?br /> 邵哲拉住想要往里冲的芮季屿,在门口大声地喊道,“大哥,出大事了!”至于出了什么大事,邵哲暂时还洝较氲健?br /> 邵哲的声音很大,萧齐不想听见都很困难。所以他从顾成溪的身上下來,用被子盖住顾成溪的身体,然后穿上衣服走到门口,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萧齐眼中的情/欲还很明显,对于被打扰也表现出极大的不满意。 邵哲估摸着这个时候孟晋扬和张敬也许已经拿下了萧齐旗下最大的娱乐城,所以邵哲说道,“娱乐城被袭击了。” 萧齐被气疯了,先是仓库,现在又是娱乐城!好!很好! 萧齐吩咐邵哲,“不管那个内鬼是谁,只要有一丝的嫌疑,全都给我杀了!”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这就是萧齐此时的打算。 邵哲脱口而出,“不行!” 萧齐突然给了邵哲一脚,“连你也敢对我说‘不’?别忘了谁才是‘冥界’的老大!” 萧齐的话音刚落,芮季屿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操!老子的人你也敢打!今天不把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來,老子就不姓芮!” 邵哲也不拉着芮季屿,只是在旁边喊道,“别打了,这是我大哥!”实际上,邵哲在心里想的是,多打几拳!打死最好! 可惜,芮季屿和邵哲都太低估萧齐了,萧齐再怎么说也是“冥界”的主人,功夫怎么都比芮季屿要强,所以很快局势就逆转了,芮季屿连着被打了很多下。 看着芮季屿挨打,邵哲的心立即揪了起來,想要杀了萧齐的心思更重了!一零八、这张牌还是有用的 一零八、这张牌还是有用的 萧齐和芮季屿打得正是火热的时候,突然有几个手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來,“大哥!不好了!” 萧齐停手,“什么事?” 几个手下不敢太靠近萧齐,只是站在门口说道,“有人打进來了!我们看不出來他们究竟是哪个帮派。” “洝接玫姆衔铮 毕羝胛实溃按幽母雒沤鴣淼模肯衷诖虻侥睦锪耍俊?br /> 几个手下相互看了一眼,最后齐齐跪在地上,“大哥,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人好像突然就出现了……” 萧齐对邵哲说道,“你留在这里,看好萧遥少爷,其他的人跟我來!” 萧齐带着人立即出发了,包括之前看守顾成溪的人也被萧齐带走了。 人都走完了,邵哲突然意识到不对劲,首先,他才把地图传给孟晋扬洝蕉喑な奔洌退忝辖镎娴囊ゴ蛘饫铮膊豢赡苷饷纯欤黄浯危雷畔羝氲男愿瘢趺炊加Ω萌米约捍湃巳ビ剑皇撬鬃匀ィ辉僬撸允贾林眨壅芤矝〗听见枪声;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萧齐怎么会那么放心把顾成溪留给自己? 考虑之后,邵哲认定萧齐此次的行动有诈,但是他这次的陷阱究竟是不是针对自己的,邵哲就无法确定了。 相比之下,芮季屿倒是洝较肽敲炊啵仁羌觳榱艘幌律壅艿耐龋幌羝膈叩降牡胤揭丫嗔艘淮笃蝗缓笥峙艿焦顺上纳肀撸⑾炙砩系谋蛔右丫幌恃竞炝耍嗽缇突枇斯ァ?br /> 芮季屿拿出随身携带的止血药开始给顾成溪上药,接着就碎碎念,“怎么只记得拿止血药,而忘了拿祛瘀的药呢?萧齐下手真他妈的太狠了,下次老子一定打死他!” 邵哲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我拿了。” 突然,邵哲的脸色变了。 “怎么了?”芮季屿心下一颤,“你可别吓我。” 邵哲说道,“地图不见了。” “什么?”芮季屿立即把手伸进邵哲的口袋里,帮忙一起找,“你不是说要烧掉它的吗?” 现在说什么都洝接昧耍壅芤丫龊昧俗罨档拇蛩恪5窃谟幼罨档拇蛩阒埃壅芤欢ㄒ衍羌居焖统鋈ァO羝氩换嵘岬蒙惫顺上撬欢ɑ嵘绷塑羌居欤?br /> 邵哲握住芮季屿的手,“跟我來,我带你出去!” 芮季屿挣脱邵哲的手,“怎么,你想做伟人?把生的机会留给我,把死的劫难留给自己吗?你以为我跟着你來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洝绞奔浜湍闾致鬯羲摺氩话枚嗌畹奈暑}!”邵哲说道,“我只知道再不走,我们两个全都走不成了!” 芮季屿把邵哲抱进怀里,“我只知道,是生是死,我都想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不想吗?” 邵哲点头,“我当然想了,可是……” 话还洝接兴祷埃羌居炀鸵桓鍪值杜诹松壅艿牟弊由?br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