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9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9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9部分调查清楚了。 孟晋扬也洝接惺救酰斐鍪趾投苑角嵛眨靶一幔偶叶僖!闭啪吹拿匣褂幸桓龈绺纾庵窒ⅲ嗣辖锘拐娴臎〗有多少人能够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把它查清楚。 张敬笑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很期待这次的合作。” 孟晋扬则直接问道,“对付萧齐的方法?” 张敬说道,“人多眼杂,我们还是进屋再说吧。” 孟晋扬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洝窖胝啪唇荩淙徽馐窍羝氲姆孔樱敲辖锘故蔷醯米约河行┦Ю窳恕H绻卣略诘幕埃欢ú换崛米约悍刚庵中〈砦螅辖锵耄卉羌居旎故潜炔簧铣卣隆?br /> 芮季屿跟在孟晋扬的身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被人鄙视了一把。 刚才吵着嚷着要见顾成溪的林一在被张敬忽视了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张敬的身边,想要唤回他对自己的注意力,可是张敬现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和孟晋扬的合作上,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林一失落极了。 芮季屿真的是很喜欢林一的长相,非常可爱,所以趁孟晋扬和张敬不注意,芮季屿偷偷地对林一勾勾手指,然后就把林一带跑了。 两个人偷偷摸摸地上楼去找顾成溪,结果走进卧室之后,找了一大圈也看不到顾成溪的踪影。 芮季屿突然意识到不好了,立即通知孟晋扬,“晋扬,大事不好了!成溪不见了!”九十八、突如其来的变故 九十八、突如其來的变故 相比着芮季屿的慌张,孟晋扬的反应则相当平静,好像顾成溪的消失不见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孟晋扬在入住萧家后不久,就发现顾成溪的卧室里有一条密道,可以直通一楼的地下室。而且地下室里也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向萧家数百米以外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孟晋扬决定把那些萧家的俘虏都关进地下室里的原因。 按照萧齐的个性,他一定不会轻易地放弃顾成溪,所以他百分之百会利用密道來行动。地下室里关着的都是他萧齐的人,所以萧齐很放心地利用密道,而不用担心被孟晋扬的人发现。 而孟晋扬恰恰利用了萧齐的这种心理,故意吸引他前來,在萧齐经过了地下室去往顾成溪卧室的途中,地下室里的俘虏就已经全都换成了孟晋扬的人,准备在萧齐回到地下室的时候一举擒下他。 孟晋扬不想用顾成溪做诱饵,这样真的太危险了,而且孟晋扬不能保证萧齐不会对顾成溪动手动脚。 但是顾成溪在不小心知道了孟晋扬的计划后立即自告奋勇要做这个诱饵,并且用一句话说服了孟晋扬:“我也想为你做些事情。” 既然顾成溪想做,那么孟晋扬就会放手让他做。孟晋扬不是对顾成溪的自保能力有信心,而是他对自己保护顾成溪的能力很有信心。 地下室里突然连着传出了几声枪响,孟晋扬猜测萧齐应该已经被抓到了。 孟晋扬担心顾成溪受伤,所以快速走到地下室里,洝接衼淼眉罢泻粽啪础?br /> 可是地下室里哪里有顾成溪的影子?甚至连萧齐都看不到。 孟晋扬问傻傻地站在那里的凌溪,“成溪呢?!” 凌溪懵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一切进行得都很好,我们已经抓到萧齐了!但是成溪突然就拿着枪指着他自己的脑袋,说什么要我们放他和萧齐离开,否则他就开枪杀了自己。” 孟晋扬也用不着问结果了,顾成溪肯定是和萧齐离开了。 张敬随着孟晋扬进入地下室,问道,“刚才的几声枪响是怎么一回事?” 凌溪指了指旁边受了伤的几个人,“我们本來打算追他们來着,但是成溪突然就开了枪。” 张敬说道,“也就是说他们还洝接欣肟茉叮颐窍衷谧飞先セ箒淼眉啊!?br /> 孟晋扬摇头,“让他们离开。我倒想看看萧齐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招!他最好能耍得漂亮一些!” 如果顾成溪是被萧齐胁迫的话,孟晋扬一定会追上去的,但是孟晋扬发现顾成溪完全是自愿跟着萧齐离开的,这一点孟晋扬暂时想不通是为什么。但是既然是自愿,孟晋扬这个时候追上去又有什么用! 顾成溪和萧齐一路奔跑,远远地把萧家甩在了后面。 等到两个人坐上离开这里的车,萧齐才松了一口气。 顾成溪把手里的枪还给萧齐,问道,“你刚才对我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我的父母真的还活着?” “当然是真的。”萧齐说道,“你已经相信我了,不是吗?否则你也不可能跟着我跑了出來。” 顾成溪摇头,“我不是相信你,我只是相信你口袋里的东西而已。” 萧齐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递给顾成溪,“给你吧,这是你父亲的东西,自然还是你留着比较好。” 顾成溪把戒指带到自己的手上,小时候戴起來大大的戒指,如今却好像本就是属于顾成溪似的,牢牢地套着他的手指。 “我要见他们。”这也是顾成溪跟着萧齐跑出來的唯一目的。 萧齐问道,“见了他们之后呢?然后再回到孟晋扬的身边吗?失去自由、每天被囚禁在一个大房子里,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亦或是爱情?” 顾成溪笑了,“这句话说得好像你能给我自由似的。” 萧齐举起手发誓,“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发誓,你想要什么,我就会给你什么,包括自由。” 顾成溪洝接幸蛭羝氲幕岸卸皇俏孀偶绨蛏系纳丝谒档溃八乖冢饩褪悄闼降淖杂伞!?br /> 萧齐无话可说,如果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对顾成溪如此残忍。 “对不起。”萧齐把枪放回到顾成溪的手里,然后指着自己的肩膀说道,“你打我一枪,算是我还给你的。以后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顾成溪把枪扔在车底,“萧哥,你说笑了。我们从未开始过,又何谈重新开始?” 这句话真的伤到了萧齐,原來一直都是他在一厢情愿。 萧齐突然觉得自己的感情只能用“悲哀”这两个字來形容,真他妈的像一个笑话! 但是很快,萧齐悲哀的心情就不见了,因为他想到此时的孟晋扬肯定不比自己好过多少。不管顾成溪的心在谁那里,只要他的人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萧齐对顾成溪说道,“这一次你为了跟我离开,打伤了孟晋扬的几个手下,孟晋扬是出了名的爱惜手下,我相信他不会再原谅你了。” 顾成溪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來,“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有,请萧哥的说话措辞注意一点,我并非是为了跟你离开才这么做的。” “我知道,你只是为了见你的父母。”萧齐冷笑,“可惜孟晋扬不知道,他只会以为你背叛了他。所有的当权者都不会轻易原谅那些背叛过他们的人,即使是爱人也一样。” 顾成溪的心脏突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他记得孟晋扬说过“不要在感情上背叛我,否则我会忍不住杀了你的”。 顾成溪立即摇头,“我洝接斜撑衙辖铮野绯酢D愕幕安换嵊跋煳曳趾痢!?br /> 这就和大多数醉汉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是一个道理,顾成溪这句话明摆着是在告诉萧齐,他已经被萧齐的话影响了,只不过顾成溪还洝接幸馐兜秸庖坏恪?br /> 萧齐得意地笑着:孟晋扬,我看这一次你拿什么和我争!九十九、这个办法好像不行 九十九、这个办法好像不行 孟晋扬决定先把顾成溪的事情放一放,有些人、有些事情,被逼得太紧了反倒不好。 因为已经和“黑狱”确定了合作关系,所以孟晋扬打算和张敬一道把他们的行动重心放在消灭“冥界”上面來。只要“冥界”洝搅耍聪羝牖鼓苣檬裁醋魍鞲#?br /> 萧家的保密措施做得不是很成功,但是却把他们自己的老窝隐藏得很好。 自从和萧齐分庭抗礼以來,张敬一直在派人寻找“冥界”的老窝,但是他几乎是一无所获,寻找行动也一度陷入僵局,所以这个担子现在就自然而然地被孟晋扬接了过來。 在他们这些人当中,“冥界”的老窝只有顾成溪一个人去过,可是现在顾成溪又离开了。孟晋扬有些后悔之前只顾着吃醋,洝接形使顺上摆そ纭钡睦衔丫咛逶谀亩?br /> 被关在地下室里的萧家手下已经全都被杀了,但是想來他们也洝饺ス暇埂摆そ纭钡睦衔颜庵掷嗨朴诰轮氐氐牡胤剑Ω弥挥猩壅苷庵稚矸莸牟拍芩嬉獬鋈氚伞?br /> 对,还有一个邵哲!孟晋扬差点把这个人给忘了。 邵哲是萧齐的心腹,“冥界”所有的事情邵哲恐怕比萧齐还要清楚明白。之前萧齐來带走顾成溪,想來也是打算一起带走邵哲的,可惜当时邵哲并不在地下室里。 看來,现如今想要知道“冥界”的主场究竟在哪儿,还是需要从邵哲入手。 孟晋扬本打算利用药物之类的东西让邵哲开口,但是经过萧齐的事情之后,孟晋扬就不太相信药物的作用了。 攻人还是以攻心为主比较妥当,所以孟晋扬派人把芮季屿叫到自己的眼前。 “晋扬,什么事啊?”芮季屿刚才正在享受美人香,结果却被人打扰了,现在正**焚身着呢。 孟晋扬看了一眼芮季屿高耸的帐篷,无奈地说道,“现在还是白天,你就不能节制一点?不要年纪轻轻的就把身体掏空了。” 芮季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这话真不像是孟晋扬能够说出來的。毕竟天地为证,孟晋扬曾经在一天之内换了四五个床伴,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并且每一次都持续几个小时以上。 芮季屿在心里嘀咕:你还是注意你自己别被掏空了就好。 但是表面上,芮季屿却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会节制一点的。你叫我來究竟有什么事?” 孟晋扬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三天之内,我需要你从邵哲的嘴里套出‘冥界’老窝的地址。” “三天?”芮季屿苦着一张脸,“晋扬,你也太高估我了吧?你是不知道那个邵哲他现在快要恨死我了,他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我?” 孟晋扬的眼神变得凌厉了一些,“两天。” “好了好了!三天就三天!”被孟晋扬这么一吓唬,芮季屿的欲望早就软下去了。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和孟晋扬讲条件,否则你就是在自掘坟墓。 孟晋扬的眼神立即变得柔和起來,“不要对他用强,我要的是真实的地址,而不是他为了报复你而设的陷阱。” 芮季屿嘟囔着,“不对他用强,难道我还要对他用感情吗?” “这是你的问睿臀椅薰亍!泵辖锇诔鲆桓薄拔沂裁炊疾还堋钡难印?br /> 芮季屿直恨得牙痒痒,“行!你就等着我的胜利果实吧!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小瞧的!” 孟晋扬的嘴角微微翘起,“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芮季屿骄傲地从孟晋扬的身边撤退,但是在孟晋扬看不见的地方,芮季屿就开始发愁了。 这个邵哲摆明了是软硬不吃,不管芮季屿怎么折磨他,他顶多也只是“哼”一下,表示他的确是疼了,除此以外他完全洝接斜鸬姆从Α?br /> 三天啊!芮季屿突然很想哭,给他三年的时间他也不见得能把邵哲拿下,三天怎么够?! 发愁归发愁,芮季屿很快就已经想好了第一个办法,那就是情/欲攻势。他一定要拼尽全力,把邵哲做得欲/仙欲/死,这样一來,什么地址之类的秘密还不是手到擒來,要多少有多少! 于是芮季屿回到了卧室里,立即脱了衣服,扑倒邵哲的身上,刚刚软下去的欲望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瞬间直挺了起來。 芮季屿说道,“看來我的宝贝对你很满意啊。” 邵哲闭着眼睛,完全洝接蟹从Α?br /> 芮季屿也洝缴凑丫肮吡松壅芪奘幼约骸?br /> 之前芮季屿在做的时候,完全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欲望,根本就洝接泄思傻缴壅苁欠褚蚕硎艿搅恕U庖淮危热卉羌居焓谴蛩愦由壅艿目谥刑壮鲆桓雒孛埽亲匀皇且运靡坏恪?br /> 所以,芮季屿第一次吻上了邵哲的唇。 邵哲突然就睁开了眼睛,愤怒以及怨恨地瞪着芮季屿。邵哲倒是很想把芮季屿的舌头咬下來,可是他已经很久洝接谐苑沽耍直蛔隽四敲炊啻危耸钡纳壅芰惚艿牧ζ紱〗有了,又谈何攻击? 芮季屿用唇合上邵哲的眼睛,温柔地吻遍他的脸颊,最后还是停留在他的唇上,再次把舌头伸了进去。 当芮季屿的舌头滑过邵哲口腔里的敏感地带时,邵哲残留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被带走了。 芮季屿在心里偷着乐,看來这个邵哲也不是完全洝接蟹从β铩K裕羌居煸俳釉倮鳎谡娇灾埃焉壅艿纳硖迦汲⒘艘槐椋拐娴姆⑾至怂簧倜舾械牡胤剑切┮氐煤苌畹摹?br /> 这道开胃菜,芮季屿吃了大概半个小时,最后他满意地看着邵哲泛红的身体,在心里自夸着:我的技术还是很好的! 但是邵哲简单的几句话就打碎了他自满的玻璃瓶,“你要做就快点做!不要磨磨唧唧的,你是不是下面不行了,所以只能靠舔的!” 芮季屿的脸色黑了一大半,操!不是为了让你享受,我至于忍到现在吗!真他妈的不知好歹! 就这样,芮季屿被激怒了,直接冲进邵哲的体内,邵哲的後|丨穴立即出血了。 至此,芮季屿的情/欲攻势完败。一零零、真的被骗了吗? 一零零、真的被骗了吗? 邵哲从來洝接邢牍獗沧幼约夯崧涞秸獠教锏兀训朗亲约褐吧比颂啵咸於伎床还撸韵衷谙胍勰プ约禾嫠潜ǔ鹇穑?br /> 邵哲不信邪,不信命,他只信自己!他相信终有一天自己会从这里逃出去,然后手刃芮季屿! 在邵哲身边熟睡的芮季屿打了一个寒颤,然后醒了过來。 看到邵哲“深情”地望着自己,芮季屿问道,“你还想要吗?不过我答应了晋扬要节制,答应了他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所以明天再给你吧。” 芮季屿抱着邵哲,“睡觉吧。” 如果不是身体被绑着,邵哲真的想现在就杀了这个人!他究竟用哪只狗眼看出來自己还想要了! 突然,邵哲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 这时芮季屿才意识到邵哲已经很久洝接谐怨髁耍澳愣隽寺穑俊避羌居煳实馈?br /> 邵哲恨恨地看着芮季屿,你还能再多问一句废话吗?! 得不到回答,所以芮季屿说道,“看來你还不饿,那我们接着睡觉吧。” 邵哲快被气死了,但是却不得不说道,“我饿了。” “这样才对嘛。”芮季屿亲了亲邵哲的嘴,“下次有要求的话,就用你这张小嘴说出來,不要总是憋在心里。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 邵哲又气又饿,真的是浑身无力,所以懒得和芮季屿争辩,只是说道,“我知道了。” 芮季屿已经很满意邵哲的反应了,毕竟这一招是跟着孟晋扬学的,管不管用他还不知道。 当初芮季屿很不听话,所作所为和心里的想法也总是南辕北辙,孟晋扬就是用这一招來对付他的。 因为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所以芮季屿只能亲自下厨给邵哲做饭。 好在以前芮季屿在追着孟晋扬跑的时候,秉承着“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先要抓住这个男人的胃”的原则,跟着好多顶级厨师学过几天料理,所以做饭对于芮季屿來说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十几分钟之后,芮季屿就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到了邵哲的面前。 邵哲很洝匠鱿⒌赝塘送炭谒还苷饷嫣醭云饋碓趺囱凑衷谖牌饋硎翟谑翘懔恕?br /> 邵哲说道,“你先把绳子给我解开。”看得到却吃不到,这种痛苦实在是比被芮季屿玩弄还要折磨邵哲的神经。 芮季屿想要立即替邵哲解开绳子,但是又害怕他吃了饭力气恢复之后会杀了自己。芮季屿小的时候比较懒,洝接泻煤昧饭Γ运墓Ψ蚴钦饧父鋈死锩孀畈畹模麤〗有把握可以打赢邵哲。 所以思前想后,芮季屿还是决定不要把绳子解开,“我喂你吃饭总可以吧?” 邵哲点头,怎么样都好,只要能吃上饭。 “你慢点吃,面条很烫的。”芮季屿夹了几根面条,无意识地吹了吹,然后才喂给邵哲。 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邵哲竟然呆住了。 连萧齐都不知道,邵哲的父母其实是被一个帮派杀死的。邵哲对父母亲最后的印象就停留在父亲舀了一勺粥,吹了吹,然后喂给了母亲的画面上。 邵哲跟随着萧齐,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为自己的父母报仇。 几个月前,邵哲利用“冥界”的势力终于替父母报了仇,可是他却失去了活着的唯一目标,也把所有的感情都埋藏了起來,终于成了一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机器。 有时候邵哲会想,也许死了更好,也算是解脱了。所以在邵哲被芮季屿折磨的时候,他的反抗才洝接心敲吹募ち摇R桓隽亩伎煲獩〗有的人,独有一副躯壳又有何用? 芮季屿慌了,“你哭什么?我也洝皆趺醋拍惆。俊?br /> 在芮季屿的眼里,邵哲一直都戴着一个“我很坚强”的面具,后面被人捅了也不会哭,如今自己也洝蕉运缓冒。趺淳涂蘖耍克裕羌居旎帕耍恢栏迷趺窗觳藕昧恕?br /> 邵哲陷入自己的悲伤情绪里,无法自拔,根本就洝接幸馐兜阶约壕尤宦淅崃恕R桓鰶〗有心的人竟然也能流泪,嗬,多么可笑。 “好了好了,我真的是怕了你了。”芮季屿解开绑着邵哲的绳子,“你自己吃吧,我不碰你了还不行吗?” 邵哲活动活动手腕,然后端起碗准备大口大口地吃,但是第一口就被烫到了。 芮季屿乐了,“我早就说过了面条很烫的。” 邵哲的手臂被绑了很长时间,早就麻木了。现在端着碗,整个也是晃晃悠悠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把碗掀翻。 芮季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接过碗,“还是我喂你吧。” 邵哲洝剿祷埃闶悄狭塑羌居斓男形\羌居煳挂豢冢壅芫统砸豢冢颐恳淮诬羌居於蓟崾孪劝衙嫣醮盗梗壅茉蛞恢笨醋潘劬φ6疾徽#皇奔淞礁鋈酥涞钠毡涞锰乇鸷谩?br /> 芮季屿一直这样被邵哲盯着,实在是觉得尴尬,所以洝交罢一八担澳歉觯易龅姆购贸月穑俊?br /> 邵哲毫不犹豫地点头,“好吃。” 芮季屿觉得自己的心和肝同时都颤了一下,因为以前孟晋扬说过,“你做的饭,送给快要饿死的乞丐,他们全都会以为你是老天派來催命的。” 难得自己的“才能”被得到了认可,芮季屿高兴地说道,“你喜欢吃的话,我以后可以每天都做给你吃。” 邵哲再次点头,“下次可以多放点盐和味精,还有葱花要切得小一点,菜要洗干净,我不想再吃出來沙粒之类的东西。” 芮季屿的心和肝颤得更厉害了,他真的想问邵哲,你是有多大的心啊,我都把饭做成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还说好吃? 吃完了饭,芮季屿把碗筷送回厨房,回來之后就看不到床上的人了。 不是吧?芮季屿傻眼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难道邵哲就跑走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芮季屿突然觉得自己被骗了,邵哲那个家伙明明说了还要吃自己做的饭,结果趁自己不注意却溜得这么快!实在是可恶至极! 【因为最近的事情偏多,所以明天的两章更新很有可能不定时,所以大家不用白跑一趟,可以等到晚上再过來看。(*^__^*) 】一零一、真真假假如何分辨 一零一、真真假假如何分辨 在芮季屿洝接蟹辣傅氖焙颍恢皇挚焖俚仄×怂牟弊樱灰陨杂昧Γ羌居炀蜎〗命了。 “你居然洝阶撸俊避羌居旒ざ耍膊还茏约旱拿遣皇潜簧壅芪赵谑掷铮桓鼍⒍厮档溃澳銢〗走真的是太好了……” 邵哲放在芮季屿脖子上的手紧了紧,话语里带着浓重的讽刺意味,“这里到处都是你们的人,我又被你折磨成这个样子,你倒是教我该怎么走?” 芮季屿觉得奇怪,“这里有一条地道通向外面,难道萧齐洝接懈嫠吖懵穑克父鲂∈敝盎雇ü氐腊殉上吡四亍!?br /> 在芮季屿看不见的地方,邵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哀伤,“是吗?” 邵哲洝接邢氲剑羝氲谝桓龃叩娜司谷皇枪顺上皇前扒奥砗笪蛱煜碌淖约海∩壅馨严羝氲弊鲎约鹤钋椎娜耍窍羝牒孟裾娴闹皇前炎约旱弊鲆桓錾比嘶髁恕〗用了,所以就扔掉吧。 就知道会是这样,邵哲决定,再也不要付出任何的真心了! 芮季屿柔声细语地说道,“你不要走,好不好?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所以,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 邵哲冷笑,“就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就不可以离开吗?你和孟晋扬真是一样的霸道!” “你说我可以,但是不要贬低晋扬!”芮季屿听不得别人说一句孟晋扬的不好,虽然孟晋扬真的很霸道。 邵哲的眼神变得冷漠,“这就是你对我的喜欢吗?和孟晋扬相比,我未免也太廉价了一些。” 芮季屿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一些什么,明明都快要打动邵哲的心了,说不定下一秒就可以套出“冥界”老窝的地址,但是一切都被自己的一句话打回原地。芮季屿不得不承认,邵哲的心防太重了,真他妈的不容易攻破! “我和晋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还有凌溪、池正新,我们四个人的关系很复杂。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找个时间告诉你。但是先说好,我说过的喜欢你是真的,真的是真的!”假如能在套出地址的同时也可以抱得美人归的话,芮季屿做梦都会笑醒的。 邵哲冰冷的眼神终于因这几个“真的”而变得柔和一些,“你要拿什么证明?” 芮季屿装傻,“证明什么?”邵哲不明确说出來,他就可以装作不知道。 邵哲的脸被憋得通红,最后还是说道,“证明你对我的喜欢是真的。” “……”芮季屿犯愁了,这要怎么证明?他以前洝接信忝辖锿婀飧鲇蜗钒。训浪锲鹌ü扇蒙壅芡保坎徊唬羌居炝⒓捶穸ㄗ约旱南敕ǎ钠ü芍挥忻辖镆桓鋈丝梢耘觯?br /> 邵哲紧了紧依旧放在芮季屿脖子上的手,“给你五秒钟,再想不出來的话,我就送你去天堂见我的父母!” “哦。”芮季屿挠挠头,“见岳母岳父啊?我还洝阶急负媚兀趺窗欤俊?br /> 邵哲气结,只好倒数五个数,“五、四、三……” “我知道了!”芮季屿快被这三个数吓死了,“我放你出去!这样总可以了吧?” “真的吗?”邵哲一直洝接惺裁幢砬榈牧撑又沼诼冻鲆凰啃老病?br /> 芮季屿的心里酸酸的,听到要离开自己的消息,难道就值得这么高兴吗?邵哲真是白眼狼,一碗面条都喂不熟的白眼狼。 “当然是真的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芮季屿还能怎么办,只好顺着话茬说道,“我是冒着被晋扬责罚的危险要放你离开的,这下你总可以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了吧?” 邵哲收回自己的手,点头,“我相信了,那你现在就带我出去。” 芮季屿突然抱着邵哲就开始嚎啕大哭,“你出去了,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芮季屿本來在演戏,可是这一句话说出來,还真让他觉得委屈了,于是眼泪倒还真是淌下來两行。这戏演的,连演戏的人都分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邵哲还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问道,“就这么想见我吗?”连声音都比之前温柔了许多。 “嗯嗯。”芮季屿哭得愈发伤心,“离开了你,我怕自己硬不起來……” “……”邵哲一发狠,就把芮季屿这块狗皮膏药从自己的身上撕了下來,声音也恢复到之前的冷漠,“带我出去。” 芮季屿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可是他刚才说的是实话啊,他真的害怕自己离开了邵哲之后,在面对孟晋扬的时候都硬不起來,到那时可怎么才好? 邵哲重复道,“带我出去。” “不要!”芮季屿抱着邵哲的大腿开始耍赖,他想來想去自己最适合用的招数还是耍赖,“除非你告诉我,你离开了之后我要到哪里去找你,否则我不会让你走的!” 邵哲说道,“我要去‘冥界’的总部,地址不方便告诉你。” 芮季屿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讷讷,这可是你自己率先提起的,不关我的事。 “我也要去!”芮季屿像是在念经一般地重复说道,“带我去吧……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邵哲只觉得头疼,“好好好,带你去。但是你出不來就不关我的事了。” “冥界”的总部不是真的隐蔽到任何人都找不到的程度,只不过那些找到了它的人都已经死在了里面而已。 芮季屿只觉得头皮发麻,自己这条小命不会真的要丢到那里面了吧?不要啊,他还洝接胁俟簧壅苣亍?br /> 不过不出來也可以啊,只要他可以在里面和邵哲做/爱就好了。 芮季屿装作不经意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从未离过身的定位仪,然后对邵哲说道,“为了你,任何地方我都愿意去!走吧,我现在带你出去。” 邵哲莫名地觉得感动,也许这个芮季屿是真的喜欢自己的,那么……自己还要带着他去送死吗? 邵哲抬起脚,好沉,像是被灌了铅,每走一步都是沉重的,无法后退。一零二、回家的期限 一零二、回家的期限 芮季屿前脚带邵哲进入密道,孟晋扬和凌溪后脚就追了上來。 孟晋扬是给了芮季屿一个任务,让他从邵哲的嘴里套出“冥界”的总部在哪儿,但是孟晋扬洝接写蛩阍市硭炎约旱拿罱ァK裕辖镆欢ㄒ浦管羌居烊绱擞薮赖男卸?br /> 仅仅用了半分钟,孟晋扬和凌溪就赶上了功夫不济的芮季屿,还有一个暂时洝接辛ζ褂霉Ψ虻纳壅堋?br /> “季屿,跟我回去。”幽暗的密道使得孟晋扬墨黑的眼眸看起來更加摄人心魂,“你究竟知不知道‘冥界’的总部有多危险?” 邵哲冷笑,对芮季屿说道,“看來孟晋扬也不怎么信任你嘛,居然偷听我们说话。” 芮季屿知道孟晋扬洝接型堤徊还亲约焊詹虐讯ㄎ灰巧系那蕴爸么蚩硕眩晕辖锘嵩尥约旱男卸?br /> 看着芮季屿洝接兴亢烈抛约夯厝サ囊馑迹辖镏苯幼呱锨白急钢苯涌钙鹚突厝ィ辉俣嗨捣匣啊?br /> 但是孟晋扬刚走到芮季屿的面前,邵哲就主动出手袭击他。 孟晋扬本來洝接写蛩闫鄹喝跣。羌热簧壅苤鞫龌鳎蔷凸植坏妹辖锪恕?br /> 一场实力悬殊的大战就要拉开,就在孟晋扬抓住了邵哲的手臂,准备给他猛烈一击的时候,芮季屿突然抱紧了孟晋扬。 “你做什么?”孟晋扬发怒了,“松手!我把他打死了,你就不用再离开了!” 芮季屿死死地抱着孟晋扬,“晋扬,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和成溪?两情相悦的感情我也很想拥有啊!现在我难得找到一个自己这么喜欢的人,你就让我为了他疯狂一次吧。算我求你了,好吗?就算我真的死到‘冥界’的总部,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孟晋扬的声音异常冰冷,“你确定不后悔吗?” 芮季屿点头,“我确定不后悔。” 孟晋扬用力推开芮季屿,“趁我还洝接蟹椿谥埃觥!?br /> 芮季屿不再耽搁,立即拉着邵哲向几百米外的出口跑去。 如果说刚才邵哲还对芮季屿喜欢自己的事情持着怀疑的态度,那么现在,邵哲则是毫无疑问地相信了芮季屿对自己的感情。 “为了我,值吗?”邵哲已经猜想到芮季屿一定会回答“值”,不过邵哲还是想要听他亲口说出來。 出乎邵哲的意料,芮季屿回答道,“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我还洝絹淼眉翱悸钦饷炊唷H绻阍谖掖τ诹邮频氖焙蛉跃稍敢庀咨碛谖业幕埃俏揖妥耍猿怠!?br /> 说完,芮季屿就在等着邵哲的拳头或者是“无影腿”光顾自己,但是他等了很久,也洝礁芯醯缴壅苡惺裁炊鳌U饽训啦槐扔惺裁炊鞲涌植缆穑?br /> 很长时间之后,邵哲说道,“其实,我可以考虑试着和你在一起。这辈子,除了父母亲之外,还洝接腥怂倒不段遥闶堑谝桓觥!?br /> 芮季屿瞪大了双眼,在反应了几秒钟之后,突然抱起邵哲就往回跑,边跑边喊着,“晋扬!我也有老婆了!” 但是在跑了几步之后,芮季屿又改变方向接着跑,对邵哲笑得很抱歉,“我真是太激动了,都忘了我们正在逃命……” “……”明明才答应和他在一起,邵哲就已经有些后悔了,因为他从來洝较牍牡谝桓雠唬悄信笥丫尤徽饷幢俊?br /> 听着密道里的回音,凌溪有些担心,“季屿那个家伙不会真的玩出真心了吧?” 孟晋扬的眼眸变得深邃,“也好,省得他总是惦记一些不该惦记的人。” 这句话凌溪不太明白,芮季屿除了惦记孟晋扬之外,难道还惦记谁了? “邵哲身上的定位仪放好了吗?”凌溪问道,“其实季屿的身上早就已经有一个定位仪了,根本洝接斜匾僭谏壅艿纳砩戏乓桓觯娌恢滥闶窃趺聪氲摹!?br /> 孟晋扬说道,“那是我给季屿的保命符。如果季屿身上的定位仪被他们的人查了出來,那么邵哲身上的也会暴露。这样一來的话,他们只会以为是我趁和邵哲对打的机会安放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的,相对來说,他们对季屿的怀疑就会降到最小。” 凌溪恍然大悟,“原來是这样啊。姓孟的,你果然还是对季屿比较好一点。” 孟晋扬揉了揉凌溪的脑袋,“洝桨旆ǎ阄宜醯拇问冉隙嘁坏恪!?br /> “……”明知道孟晋扬是在开玩笑,凌溪还是不由得讽刺道,“怪不得哥哥的眼睛瞎了,你还在外面逍遥自在完全不管哥哥,原來只是因为哥哥洝接信隳闼醯脑虬。 ?br /> 揉着凌溪脑袋的手停了下來,孟晋扬说道,“我相信阿新,他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而且你确定我真的完全撒手什么都洝焦苈穑俊?br /> 这个……凌溪还真的不能确定。 孟晋扬接着说道,“我留在这里的原因不只是为了清理我和成溪感情路上的障碍,而是我得到消息,孟宏瑞在那天失踪之后被萧齐接到了这里。” “什么?!”凌溪惊呆了,“你是说他们早就已经联手了?” “是的。”孟晋扬也不想承认,“如果我洝讲麓淼幕埃虾耆鹨丫酉羝氲目谥械弥宋一箾〗死的消息。” “孟宏瑞这个王八蛋!”凌溪气冲冲地说道,“他害得哥哥失明,我一定要把他的眼珠子挖出來!” 孟晋扬安抚凌溪,“会有这么一天的。他欠我们的,我会慢慢地全都要回來。” 得到孟晋扬的保证,凌溪的情绪平复了很多,“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我想哥哥了,我被戎皓龙那个王八蛋欺负,你也不帮我。” 明知道凭着凌溪的功夫,如果不是他自愿,洝饺四芄黄鄹核5敲辖锘故前参苛柘耙桓鲂瞧谥冢颐且欢ɑ峄丶业摹!?br /> 凌溪又说道,“那回去之后,你可不可以把戎皓龙借给我,让我玩两天?” “……”孟晋扬无奈地摆摆手,“随你,别把人弄死就好。”一零三、事情的因果循环 一零三、事情的因果循环 逃离了萧家,邵哲还在考虑,是否要带着芮季屿回到“冥界”的总部。 邵哲的心境毕竟是变了,如果之前他还把萧齐当做亲人,把总部当做家的话,那么现在,他顶多只能把萧齐当做一个熟识的人,把总部当做一个暂时可以栖身的地方。 邵哲想,不如和芮季屿一起离开这个城市好了?只是不知道芮季屿是否愿意。 但是在邵哲考虑的空档,萧齐的手下已经发现了他的踪影,包括他身边的芮季屿。 几声独特的暗哨响起,邵哲就知道他走不成了。 邵哲叹了一口气,对身边的芮季屿说道,“跟我來,走快一点,不要跟丢了。” 芮季屿异常兴奋,孟(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