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8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8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8部分摇头,“不是一个,包括上次的,一共是两个很丑的装扮。而且,一个十五岁就可以在十分钟之内杀掉一百个流氓的人是绝对洝接凶矢褡猿迫跣〉摹!?br /> “得了,老子抱还不行吗?”凌溪认命地活动活动筋骨,为抱起大笨熊而做准备。 但是这个时候戎皓龙突然醒了过來,嘴里还无意识地喊道,“凌溪……” 凌溪赶紧捂着戎皓龙的嘴巴,对孟晋扬说道,“姓孟的,你赶紧去陪顾成溪吧。外面的事情交给我办就好了。” “嗯。记得通知季屿,就说我们今天晚上离开,让他做好接应的准备。”孟晋扬说完后又故意加了一句,“戎皓龙为了救你而受伤,你就做好以身相许的准备吧。” 孟晋扬离开后,凌溪揪着戎皓龙的耳朵,“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内疚!” 戎皓龙在半醒半昏迷之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吓得凌溪赶紧松开了戎皓龙的耳朵,提起力气就把戎皓龙抱进了之前他被凌溪扒光衣服的卧室里。 “很疼吗?”凌溪再次扒光了戎皓龙的衣服,一边给他擦药,一边柔声细语地说道,“你忍着,擦上药伤口就不疼了。” 也许是凌溪难得温柔的原因,戎皓龙在听到这句话后竟然奇迹般地醒了过來,“你……洝绞掳桑俊比逐┝傅氖橇柘哪源蛭醯孟衷诘牧柘懿徽!?br /> “老子当然洝绞铝耍 绷柘咽掷锏囊└嘀苯佣寄ㄔ谌逐┝纳丝谏希笆悄阌惺潞貌缓茫浚∠乱淮尾还苡屑缚抛拥爬献臃晒齺恚愣疾挥枚喙芟惺拢 ?br /> 凌溪这辈子最害怕欠别人一些人情债了,真心不容易还!所以凌溪才让自己变得强大,不用依靠别人,可是洝接邢氲饺逐┝故瞧屏怂墓婢亍?br /> 戎皓龙洝接欣砘崃柘幕埃俏实溃白拥〕鰜砹寺穑俊?br /> 凌溪点头,“你放心,我很有经验,已经帮你取出來了。还有这药,是邹绍闲配置的,保准你擦了之后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 “邹绍闲?”戎皓龙问道,“是孟家的医生?” “嗯。” “其实留疤也洝绞裁础!比逐┝档溃拔疑砩系陌毯蹧〗有一百处,也有五十处了。疤痕越多,就说明我的战绩越多,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别的疤痕留不留你做主,但是这个子弹所造成的疤痕我一定会帮你消除的。”凌溪异常正经地说道,“在你这个疤痕消除之前,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会为你做三件事。但是一旦这个疤痕消除,我们将两不相欠。” 戎皓龙突然就笑了,但是心里气愤极了,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好,我答应你。”戎皓龙说道,“那现在我要求你做第一件事。” “什么?”凌溪已经决定了,不管戎皓龙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的,哪怕是让他从孟晋扬的手里把顾成溪抢过來。 但是,戎皓龙却说道,“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凌溪的表情很尴尬,但是却又说道,“你确定要这样浪费掉一个机会吗?在黑市里,你的一条命价值一亿,可是我的一个承诺也价值一亿。你想好了,千万不要浪费任何机会。” 戎皓龙重复道,“请你出去。” 凌溪装作洝接刑拔一岢鋈サ模钦飧霾凰闶俏椅阕龅氖虑椋阅慊褂腥龌帷!?br /> 戎皓龙不说话,待到凌溪离开之后,他拿起绑伤口用的绷带把伤口处的药膏擦得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留。 洝搅艘└啵逐┝砩系纳丝谟挚剂餮耍撬匆坏愣紱〗有感觉到疼。 也许是因为别的地方疼得太厉害了,所以伤口的疼痛对于戎皓龙來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九十三、做梦也要现实一点 九十三、做梦也要现实一点 孟晋扬回到卧室,直接质问顾成溪,“我不是让戎皓龙留在这里保护你的吗?你怎么把他给赶走了?” “我又洝接形O眨恍枰鹑吮;ぁ!惫顺上鹉侵换鼓茏杂苫疃母觳玻檬衷诿辖锏纳砩蟻砘孛思副椋罢婧茫瑳〗有受伤。” 孟晋扬握住顾成溪的手,“我当然洝接惺苌耍还逐┝蛭攘柘ち艘磺埂!?br /> 顾成溪忍不住担忧,“那皓龙现在怎么样了?” 看到顾成溪紧张的模样,孟晋扬还是在心里忍不住地吃味,“有凌溪照看他,你就不用操心了。” “哦。”顾成溪知道一旦话睿婕暗饺逐┝辖锞突岜涞锰乇鹈舾小K晕思跎倭礁鋈酥洳槐匾拿埽顺上×可僭诿辖锏拿媲疤岬饺逐┝?br /> 孟晋扬把顾成溪抱进怀里,然后躺在床上,“睡吧。我们今天晚上要离开这里,所以你要趁现在养足精神,否则那么长时间的路程你会受不了的。” “嗯。”顾成溪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但是突然想起來,“萧齐呢?你把他拖出去,怎么洝接邪阉匣貋砟兀俊?br /> 孟晋扬突然狠狠地吻上顾成溪的唇,“除了我,不许你想别的男人。” 顾成溪笑了,“知道了,那你快去看那谁谁是不是被你遗忘在外面了,万一他死了,我们会很麻烦的。” “不用管他,越是心狠手辣的人越是不容易死掉。”孟晋扬说道,“你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我的身上就好了。” 顾成溪开玩笑地说道,“以后一辈子都必须要面对着你一个人,烦都要烦死了。” “是吗?”孟晋扬的嘴角上翘,“那我再找几个老婆给你做伴,如何?” 顾成溪点头,“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你再找几个老婆,那就是我老婆的老婆,也就等于是我的老婆。嗯,不错,我十分赞同你的提议!” “你想得美。”孟晋扬吻了吻顾成溪的眼睛,“不许再睁开了,睡觉。” “嗯。” 顾成溪入睡之后,孟晋扬下床走出了卧室。说实话,他也不怎么放心把那个萧齐留在外面,但愿凌溪已经把他关进别的房间里了。 但是很明显,凌溪也把萧齐这个人给忘了。 等到孟晋扬和凌溪來到刚才混战的地方时,萧齐早已不见了踪影。 凌溪洝接邢氲阶约褐还俗湃逐┝吹拱颜赂耍粤⒓聪蛎辖锴胱铮按笊僖饧虑槭俏业氖韬觯肽鸱!!?br /> 孟晋扬说道,“你也只有这个时候比较像阿新。” 凌溪知道孟晋扬在暗讽自己办事洝接懈绺缋慰俊H绻且郧暗幕埃柘缇突棺炝耍钦獯蔚氖虑榈娜肥橇柘砜鳎粤柘裁炊紱〗说。 孟晋扬吩咐凌溪,“联系季屿,不等晚上了,我们现在就要离开这里。再晚一会儿的话,恐怕又是一场恶战。” 孟晋扬手里用來威胁“冥界”的头牌洝接辛耍退恪摆そ纭钡娜嗽俟思盎鸷拇嬖冢且膊豢赡芊殴饷春玫耐迪幔源耸崩肟亲钫返难≡瘢偻砭蛠聿患傲恕?br /> 凌溪刚要联系芮季屿,结果他们就看到芮季屿已经带着一些人赶了过來。 “晋扬,你站在门口是要迎接我吗?”芮季屿一下子扑到孟晋扬的身上,“几天不见,我都想死你了。” 孟晋扬把芮季屿从自己的身上扯下來,“只要你不想我死,随便你想什么都好。我正要通知你來接我们离开这里。” “你们不用走了。”芮季屿说道,“也走不成了。” “怎么说?”孟晋扬和凌溪的手同时放在枪上。他们不是怀疑芮季屿,而是怀疑芮季屿身后的那些人。 芮季屿一看他们两个人的架势都不对,立即解释道,“我身后的这些是‘黑狱’派來保护你们的人,张敬已经同意和咱们合作一起瓦解掉‘冥界’的势力了。” 孟晋扬并洝接蟹潘删瑁拔腋迷趺聪嘈耪啪矗炕褂心愀詹潘滴颐亲卟怀闪耍饣坝质鞘裁匆馑迹俊?br /> “你当然可以相信张敬,因为他的爱人也就是林一居然曾经是成溪的学生。我和张敬谈判的时候,刚刚提到成溪的名字,林一就已经激动到不行了,你是洝娇吹侥歉龀∶妫悴幌胂嘈哦疾恍小!?br /> 芮季屿接着说道,“萧齐几个小时之前是不是从这里逃走了?他一回到‘冥界’的总部,就派了很多人替换了沿海一些大船上的船员,就等着你们入瓮呢。虽然他派人做的这些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但还是被‘黑狱’查了出來。” 孟晋扬冷笑,“就凭他也想抓我,做梦!” 芮季屿立即表达了自己对孟晋扬的十二万分赞同。 在恭维过孟晋扬之后,芮季屿说道,“成溪在哪儿?我想他了,想看他一眼。” 孟晋扬的脸色阴沉了下來,还洝接兴祷埃羌居炀鸵丫涣柘ё吡恕?br /> 孟晋扬对芮季屿带來的人说道,“通知你们的主人,就说我要见他。” “是!” 凌溪把芮季屿拽到戎皓龙所在的卧室外面,对他说道,“你帮我进去看看戎皓龙现在怎么样了。” “你自己怎么不进去啊?”芮季屿一脸的迷惑,“我还想去见成溪呢。” 凌溪无奈了,“你就洝娇闯鰜戆。啃彰系囊丫怨顺上险媪耍阅阋院蠡故潜鸫蚬顺上淖⒁饬恕6粤耍脖鸫蛎辖锏淖⒁猓窍衷诙际怯屑业娜肆恕!?br /> 芮季屿的嘴角抽了抽,“真的假的啊?晋扬居然认真了?我操!太不公平了,我在他的身边待了那么多年都洝郊险婀 ?br /> “嘘……”凌溪捂着芮季屿的嘴巴,“你找死啊,声音小点。” “唉,算了算了。”芮季屿说道,“如果晋扬认真的对象是成溪的话,我也不觉得那么憋屈了。毕竟像成溪这样的人,连我都忍不住喜欢他……” 芮季屿的话说了一半,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好像站着一个大醋包,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感觉出现了问睿?br />九十四、孽缘的开始 九十四、孽缘的开始 芮季屿转身,果然看到了自己暂时不想看到的人,“晋扬,你怎么在这儿?” “我來看戎皓龙。”孟晋扬推开门走了进去。 芮季屿的脑门上蹭蹭地冒着冷汗,问凌溪,“你觉得我还能活多长时间?” 凌溪耸了耸肩,心情好像不怎么爽,“我怎么知道?不过你放心了,最近姓孟的大方了很多,只要你不是真的想打顾成溪的主意,他才懒得理你。” 芮季屿真的不忍直听“大方”这个词,因为怎么听都像是一种讽刺。 孟晋扬坐在离床不远处的沙发上,“你洝接胁烈俊泵辖镂偶掌锲排ㄖ氐难奈兜馈?br /> “我不能擦。”戎皓龙蔫蔫地说道,“凌溪告诉我,只要这个伤疤好了,我和他就互不相欠。” 孟晋扬笑了,“一个凌溪你都搞不定,太丢人了。” 戎皓龙不明白孟晋扬的意思,“我从來洝较牍愣柘抑皇遣幌牒退ゲ幌嗲罚庵指芯鹾懿缓谩!?br /> 孟晋扬很想把戎皓龙的脑袋给撬开,看一眼里面是不是除了功夫和抓坏人这两个选项之外,其它的都是浆糊。当然孟晋扬是绝对不承认戎皓龙的脑袋里还有顾成溪这个选项的。 孟晋扬打算开山引路,指点一下戎皓龙,所以就说道,“你喜欢上凌溪了,所以才不想和他把所有的关系都撇干净。” 戎皓龙很长时间都洝接蟹从Γ季茫潘档溃霸瓉砣绱耍植坏梦蚁牒退酢!?br /> “……”基本上,孟晋扬还是很满意戎皓龙的反应的。实际上只要戎皓龙不说他想和顾成溪睡觉,孟晋扬就会很满意。 一个潜在的情敌就这样被孟晋扬给解决掉了,孟晋扬觉得自己应该放鞭炮庆祝一下。 但是戎皓龙还是很蔫儿,“我刚才把凌溪赶出去了,说我不想看到他,凌溪一定生我的气了。” 孟晋扬讨厌一个大男人为这种小事纠结,所以接着为戎皓龙指点迷津,“你先把身上的伤养好,然后直接脱了凌溪的裤子干他一炮,我保证他再也不会生你的气了,当然前提是你要让他爽到。” 戎皓龙洝接兴祷埃侵苯幽米帕柘粝聛淼囊└嗤磕ㄔ谧约旱纳丝谏希乖谛睦锊煌5睾蠡诟詹挪桓冒岩└嗖恋簦徊恋舻幕埃挡欢ㄏ衷谏丝谝丫昧恕H逐┝飧龃蟊啃芑拐娴陌炎奚芟醒兄频囊└嗟弊錾褚┝恕?br /> 擦完药之后,戎皓龙才想起來问,“万一凌溪不让我做,我该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他。” “……”孟晋扬有些后悔把戎皓龙收归到自己的旗下了,因为他的情商实在是令人堪忧。 孟晋扬在戎皓龙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走了出去把凌溪推进了卧室里。 门外的芮季屿看到孟晋扬的眼神,突然就想到了“送羊入虎口”这五个字,可是刚才得罪孟晋扬的不是自己吗?芮季屿打了一个寒颤,立即转身准备逃跑。 “季屿,你不是要见成溪吗?”孟晋扬说道,“跟我來。” 芮季屿哭丧着脸,“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怎么不用?”孟晋扬说道,“不圆了你这个心愿,我怕你总是想打成溪的主意。” “我不敢,我再也不敢了……”芮季屿发誓,“我以后宁愿勾引你,也不敢打成溪的主意了。” 芮季屿也不是说多么喜欢顾成溪,只不过之前在孟家吻过他,所以就一直忘不了而已。 孟晋扬眼睛里的寒意终于退了下去,“希望你说到做到,否则别怪我不顾忌咱们多年的情分。” 芮季屿很明白,不是这多年的情分在这里放着,凭自己的那一句“喜欢成溪”,就足够喂狼好几次了。孟晋扬还是这么的小气,凌溪说的“大方”究竟哪里去了? 不用急急忙忙地离开萧家了,所以孟晋扬又回到卧室里去陪顾成溪。凌溪则在戎皓龙的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只有芮季屿一个人洝接惺虑樽觯兆急竿堤柘腿逐┝谧鍪裁矗峁桓稣硗肪痛蛟诹嗣派希糇琶湃匆膊畹惆衍羌居煜潘馈?br /> 连着被两个人吓到,芮季屿觉得自己紧绷的情绪急需要通过一个床伴來发泄。可是现在去哪儿找床伴? 这个时候,几个手下正要把萧家佣人刚做好的饭菜送给地下室里那些被孟晋扬囚禁起來的人。 芮季屿考虑了一下,不如从那些人里挑一个算了,玩过了之后还可以直接杀了,省得以后生出事端。 于是芮季屿随着手下进入了地下室。 左挑挑右看看,芮季屿发现萧齐的这些个手下长得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丑啊,怪不得孟晋扬被凌溪化得那么丑,萧齐也洝骄醯梅次浮?br /> 挑了很久,芮季屿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就你了。” 芮季屿吩咐自己的手下把那个人给绑起來,然后芮季屿就牵着那个人找房间去了。 萧家被囚禁的人当然明白芮季屿要做什么,于是一时间气愤不已。至此,芮季屿算是轻轻松松地毁掉了孟晋扬的招安计划,但是他本人却并不知道。 芮季屿刚找到一个干净的房间,就急不可耐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找到一把剪刀很快把对方的衣服给剪碎了。 如果刚才那个人还不明白芮季屿要做什么,那么现在他是完完全全地明白了!只可惜他明白了又能怎样?他想逃又能怎样?四肢都被捆绑得紧紧的,他要怎么逃? 芮季屿在自己的欲望上抹了一些可以润滑的东西,然后随便在那个人的後|丨穴捯饬了几下,立即就冲了进去,疼得那个人闷哼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我操,这也太洝接昧税桑 避羌居彀讯伦拍歉鋈俗彀偷亩鞲×顺鰜恚缓笠膊还苷飧鋈耸遣皇腔枳牛还茏鲎约旱摹?br /> 在芮季屿做了两次之后,这个人终于醒了过來,用虚弱的声音发誓,“你记住,我邵哲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九十五、各人有各人的福 九十五、各人有各人的福 在听到邵哲的名字时,芮季屿终于有了一点自己闯了大祸的觉悟,但是他洝接凶邢缚悸亲约壕烤勾沉硕啻蟮幕觯瞧鹆硕号壅艿男乃肌?br /> “不如我真的把你给杀了,看你如何不放过我?”芮季屿的手掐着邵哲的脖子,慢慢用力,芮季屿在给邵哲一些时间求自己放过他。 但是邵哲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要把芮季屿的长相记在心里,死后要报仇的模样,绝对不开口求饶。 芮季屿的欲望还在邵哲的体内,刚才邵哲昏过去了,因此根本就洝接邢硎艿杰羌居臁案叱募际酢薄O衷谏壅鼙缓莺莸仄挪弊樱淙槐砻嫔纤形凑踉轻醸丨穴却收缩得厉害,总之在无意之间把芮季屿伺候得很舒服,所以芮季屿大发慈悲之下就松开了手,重新开始冲撞邵哲。 芮季屿已经做了两次,当然知道邵哲的敏感点在哪里,于是就循着敏感点一次又一次地猛烈撞击,硬是把想要寻死的邵哲撞出了享受般的呻/吟声。 邵哲快要疯了,在他无法控制自己发出呻/吟声的时候。邵哲满脑子都在想:还不如死了算了。 但是,芮季屿根本就不给邵哲任何可以寻死的机会。 那厢,芮季屿揽着邵哲的腰干得热火朝天,可是这厢,戎皓龙就洝接姓饷春妹恕?br /> 凌溪被孟晋扬推进了卧室里之后,戎皓龙就按照孟晋扬的指示,一边装伤口疼,一边动手想要强上了凌溪。 但是,凌溪是那么容易被强上的吗?虽然孟晋扬猜得很对,因为负罪感,凌溪不敢轻易动手推开戎皓龙,可是不代表他就要乖乖等着被人捅。 凌溪也不知道从哪儿找來了一根绳子,直接把戎皓龙捆了起來,扔在了床上。和那边的邵哲是同一个造型,但是待遇明显不一样。 凭借戎皓龙的蛮力,这根绳子很容易就能被他撑开,但是凌溪只是说了一句“别乱动,让我好好想想”,然后戎皓龙就真的不动了。 凌溪想了很久,突然问道,“你喜欢我,是吗?”只有这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戎皓龙忽然发疯似的想要强了他。 戎皓龙点头,“喜欢。” 戎皓龙被孟晋扬的话指点了迷津,终于知道他原來喜欢上凌溪了。但是凌溪却并不相信,他要怎么相信戎皓龙前一秒还喜欢顾成溪,或者说爱顾成溪,后一秒就喜欢上自己了?这不是纯属扯淡吗?戎皓龙把自己当做什么了,失恋时的替代慰问品?他凌溪还洝较录秸庵值夭剑?br /> 所以,想通了的凌溪生气了!直接甩门走了出去,连解释的机会都洝接辛舾逐┝?br /> 戎皓龙傻眼了,这和孟晋扬给他设想的情节完全不一样,他要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办的戎皓龙直接带伤去了二楼,请教孟晋扬。 “……”孟晋扬很无语,他正在搂着顾成溪睡觉,如果被人吵醒是因为什么大事他倒是忍了,可是……戎皓龙这个笨蛋! 戎皓龙就像一只大笨熊,戳在孟晋扬的眼前,好像还很委屈似的,“怎么办?” 孟晋扬说道,“你就保持这个状态,去找凌溪,不管他做什么,你都跟着他……对对对,就是这种讨骂的表情,去吧。” “这样真的行吗?”戎皓龙现在已经对孟晋扬的策略产生了怀疑。 “……”孟晋扬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再不走,我都想骂你了。” 戎皓龙不再说什么,立即跑走去找凌溪。 孟晋扬回到卧室里,果然看到顾成溪已经醒过來了。 “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孟晋扬回到床上,把顾成溪抱进怀里。 顾成溪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洝绞拢宜チ恕T勖鞘裁词焙蚶肟饫铮俊?br /> “暂时不走了。”孟晋扬说道,“我留在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孟晋扬不想让顾成溪知道萧齐逃走的消息,免得让他担心。 “我们不走,不会有危险吗?”顾成溪知道孟晋扬很有能耐,但是一个人的能力也是有限制的。 孟晋扬摇头,“我不会把你置于危险之中。” 顾成溪睡了一觉,依旧洝接型撬踔暗幕邦},“那个被你遗忘在外面的谁谁洝接刑幼甙桑俊?br /> “洝接小!泵辖锼档溃拔野阉亟叵率依锪耍獾盟苁窃谖允依锎蛉盼颐恰!?br /> 顾成溪笑了,“他被你折磨得这么惨,还怎么打扰我们?” “是是是,”孟晋扬吻了吻顾成溪的唇,“老公说的很有道理。” 顾成溪趴在孟晋扬的怀里,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安宁时光。 而孟晋扬的眼睛却看着外面,眼神慢慢地变得凶狠:萧齐,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你从我的身边带走成溪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所谓的死无葬身之地,已经表明了孟晋扬毁掉“冥界”的决心。他一定要在萧齐死掉之前毁了“冥界”,等到萧齐尝过了多年的努力化成泡沫的滋味之后,孟晋扬再一刀一刀慢慢地结束萧齐的生命。 对于抢走自己心爱之物的那些人,孟晋扬从來都如恶魔一般心狠手辣,绝对不会给对方留下一丝的生路。 孟晋扬问顾成溪,“我是一个恶魔,你和我在一起,真的不害怕吗?” 顾成溪毫不犹豫地说道,“你不觉得离恶魔最近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孟晋扬很满意这个回答,“成溪的确聪明,不愧是我这个恶魔决定要共度一生的人。这天下,怕是再也洝接械诙鋈巳缒阋话阌衅橇Ω液臀彝补舱砹恕!?br /> 顾成溪倒是不同意孟晋扬的说法,“应该这样说,这天下,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人如我这般有能耐让你因为爱而和他同床共枕了。” 孟晋扬笑了,“因为爱?虽然这种说法传出去也洝饺讼嘈牛堑娜啡绱恕!?br /> 不知道为什么,在刚才顾成溪说这种因为爱的话语时,孟晋扬突然有了一种他要离开自己的错觉,希望这真的只是自己的错觉。 孟晋扬抱紧了顾成溪,不愿撒手。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爱一个人如斯,如果失去了顾成溪,他会疯掉的。九十六、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九十六、必须要面对的问睿?br /> 戎皓龙找到凌溪,果真按孟晋扬所说的办法,时时刻刻跟着他。 凌溪检查他们从萧家的人手里缴获的武器,戎皓龙则把凌溪检查过的武器再检查一遍,典型的洝绞抡沂拢?br /> 凌溪开始软硬兼施地逼问地下室里的人关于萧家的情况,戎皓龙则站在一旁充当煞神,身上的伤口还流着血,吓得那些人连他们各自几岁才停止尿床都说了出來; 凌溪把获得的关于萧家的消息报告给孟晋扬,戎皓龙就站在凌溪的身后动也不动,但是凌溪看到了孟晋扬对戎皓龙竖起了大拇指,他就知道这是孟晋扬才能想出來的骚主意! 刚开始凌溪还能做到无视戎皓龙,但是时间长了,就算只是小到一个苍蝇在你的眼前晃來晃去,你也会觉得厌烦,更何况是一头大笨熊,所以凌溪终于发火了。 “滚!”凌溪回到自己的房间,砰地一下关上门,把大笨熊关到了屋子的外面。 对于凌溪來说,世界终于清静了,虽然自始至终戎皓龙根本就洝接兴倒痪浠啊?br /> 但是半个小时后,凌溪打开房门准备去厨房给孟晋扬和顾成溪做饭,这才发现戎皓龙一直都洝接欣肟⑶伊成匣故且桓蹦侵智仿畹谋砬椋钕湃说氖侨逐┝丝诖α鞒鰜淼难丫阉恼路既竞炝恕?br /> 这还让凌溪怎么无视?毕竟戎皓龙是为了救他而受伤的。 “真他妈的服了你了!”凌溪骂了戎皓龙一句,总算是出了气,然后就拽着戎皓龙给他包扎伤口去了。 戎皓龙在凌溪的身后笑得和一个傻瓜似的,一不小心笑出了声音,被凌溪瞪了一眼,戎皓龙赶紧收起笑容;然后等到凌溪转过头去,戎皓龙就接着乐呵。 凌溪有些悲哀地想:难道自己如花的生命就这样栽倒这头大笨熊上了? 因为要避免萧家的佣人下毒,所以孟晋扬他们几个吃的东西全都是凌溪一手准备的。但是由于凌溪要给戎皓龙包扎伤口,所以他忘记做饭了。 顾成溪说道,“我去做饭吧,好久洝阶隽耍只褂行┭髂亍!?br /> 孟晋扬怎么可能让顾成溪去做饭,先不说顾成溪的手臂是不是被废了,就算他的手臂还好好的,孟晋扬也早就已经决定再也不让顾成溪做这种粗活了。 所以,孟晋扬说道,“今天就让我來为你做饭。” 对于一个连自己家的厨房门都不知道向哪儿开的人,他会做饭? 为了自身的生命健康考虑,顾成溪说道,“我给你指挥,你动手好了。” “好。”孟晋扬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出來一顿饭。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种人,他可以第一次做一件事情就可以把它做得很好,孟晋扬就属于这类人。 两个人走出卧室,顾成溪突然深呼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 顾成溪的心情格外好,“自由的空气闻起來总是非常香甜。” 这句话很平常,但是却让孟晋扬在心里敲响了警钟。不管顾成溪多么爱孟晋扬,也比不过他最爱的自由。 顾成溪的手在孟晋扬的眼前摆了摆,“你在想什么?想得眼睛都直了。” 孟晋扬开口问道,“如果我和自由,你只能选一个,你会……” 孟晋扬还未说完,顾成溪就回答道,“我选择自由。虽然我知道这个答案会惹怒你,但是我不想骗你。一个人越是缺少什么,他就越是向往什么。” 顾成溪的回答的确惹怒了孟晋扬,好在孟晋扬已经事先给自己打过了预防针,所以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并不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孟晋扬曾经想过要把顾成溪的双腿打断,然后就可以永远地把他囚禁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现在,孟晋扬舍不得了。 孟晋扬还曾经想过给顾成溪注/射一些药剂,可以使他变得痴痴傻傻的,这样他就再也不会惦记着自由了。可是现在,孟晋扬发现自己就深爱那个爱着自由的顾成溪。 这个时候,孟晋扬的内心流露出一种从來洝接泄娜砣跚樾鳎撬芸炀桶颜夤汕樾饕种谱×恕R蛭诠顺上拿媲埃匦胗涝妒亲钋渴频哪且桓觯笨萄沟米」顺上?br /> 孟晋扬要让顾成溪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给与他精神和行为上的双重依靠。 所以,孟晋扬抚摸着顾成溪的脸,用冰冷的声音说道,“你的自由永远不能超过我的底限,明白吗?” 顾成溪下意识地点头,“我明白。” “很好。”孟晋扬奖励顾成溪一个吻。 顾成溪想要给孟晋扬一个微笑,但是嘴角始终无法上扬起來。在顾成溪的心里,自由是有底限的,但是这种底限是法律规定的底限,而不是孟晋扬的底限。 顾成溪的心里闷闷的,但是却什么都不再说了。 顾成溪说过,他会爱孟晋扬一辈子,他的爱不会轻易改变。但是这种爱却是以牺牲相对的自由为代价的,顾成溪一时间难以接受。 站在卧室门口,顾成溪抬头看,看见的不是天空,而是天花板。难道他一辈子都要过这种抬头只能看见天花板的日子吗? 想要自由,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经过这番对话,顾成溪的好心情全都被破坏了,于是说道,“我不想去厨房了,我想去睡觉。” 不等孟晋扬回应,顾成溪就转身回到了卧室。 孟晋扬的心里也很烦躁,他发现自己越來越压制不住顾成溪了。 如果说之前顾成溪还会因为心里的惧怕而听从孟晋扬的话,那么最近这一段时间,顾成溪的胆子则越來越大了,经常是在表面上因某一件事情答应了孟晋扬,但是心里却完完全全是另外一种想法。 这种脱离掌控的态势让孟晋扬失去了当权者的优势,所以孟晋扬一时间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把顾成溪牢牢地拴在自己的身边。 不能再伤害顾成溪了,孟晋扬知道,伤害只会让他离自己越來越远。那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再次抱歉,今天被一些事情耽搁了,所以更新晚了。抱歉!】九十七、要向池正新学习 九十七、要向池正新学习 正在孟晋扬考虑该拿顾成溪怎么办的时候,芮季屿找到了他。 “晋扬,‘黑狱’的主人张敬带着他的爱人林一将会在十分钟之后到达这里。”芮季屿说道,“那个林一非常敬佩成溪,如果你不想让他和成溪见面的话,最好事先想一个好一点的理由。” 孟晋扬问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个这么霸道的人吗?” 芮季屿的嘴角抽了抽,大胆地反问道,“难道你不是吗?” 孟晋扬摆了摆手,让芮季屿离开,但是突然,孟晋扬问道,“你和谁做/爱了?一股子难闻的味道。” 芮季屿笑着说道,“晋扬,我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玩的人,就是那个萧齐最得力的手下……” 芮季屿还洝剿低辏鸵丫舾械胤⑾置辖锏牧成淞耍澳闶撬担愣松壅埽俊?br /> “喂喂,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芮季屿急忙澄清,“你也洝剿挡蝗梦叶。还峭嫱娑眩矣譀〗杀了他。再说了,在我洝酵婀恢埃一共簧岬蒙彼亍!?br /> 孟晋扬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除了邵哲,其他的人全都杀了吧。季屿,你要记住,这么多条人命的消逝全都是你所谓的‘玩玩’造成的。” 芮季屿不懂,“晋扬,别把这么大的帽子扣在我的脑袋上,这倒是一点都不好玩了。”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孟晋扬拍了拍芮季屿的肩膀,“等我们回家之后,你最好拜阿新为老师,学一学怎么样才能把事情做到最好。” 芮季屿不耐烦地说道,“我才不学!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你总是让我向阿新学习。但是阿新是你的手下,可我又不是!以后我的事情我做主,我闯的祸我自己來扛!你如果嫌我笨,就离我远远的!” 孟晋扬后退两步,“好,离你远远的。” 芮季屿被气笑了,“我操!你居然真的嫌我笨!”芮季屿知道孟晋扬是在迁就自己,这样就足够了,也算是他洝桨着忝辖锷瞎敲炊啻蔚拇病?br /> 芮季屿和孟晋扬是在同一天出生的,但是和孟晋扬相比,芮季屿却总是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需要别人來照顾,这个“别人”当然指的是孟晋扬。 “你知道你这次给我闯了多大的祸吗?”孟晋扬问道,“如果把你绑起來,让邵哲上你一次能够补救的话,我真的有打算这样做。” “不要!”芮季屿不停地摇头,“这辈子除了你,我才不会让别人碰我!”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孟晋扬很无奈,“所以那些人就必须死。被你玩弄的邵哲是他们‘冥界’最得人心的领导者,连萧齐的影响力都不如他,我本來打算利用他來招安,结果现在全被你搞砸了。邵哲被你上了,他的那些属下绝对比他们自己被人上了还要悲愤,所以把他们全都杀了吧,免得留下祸患。” 被孟晋扬这么一说,芮季屿也意识到自己是坏了他的大事了,“好了好了,这次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不会再犯了。” “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捆起來卖到牛郎俱乐部里。”孟晋扬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觉得芮季屿需要调训,否则他早晚会坏了自己更多的大事。 芮季屿觉得这个话睿挥Ω迷俳邢氯チ耍谑橇⒓此档溃罢啪匆搅耍锘故亲龊米急冈趺唇印桶伞!?br /> 的确,说话间的功夫,张敬和林一就已经乘着车來到了萧家的大门口。 这个城市毕竟是张敬的地盘,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所以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孟晋扬特意和芮季屿一起到门口迎接这两个拜访者。 车刚刚停了下來,就有一个少年风风火火地从车上跳了下來,嘴里还喊着,“我终于要见到顾老师了!” 孟晋扬突然觉得头疼,刚解决完了几个情敌,这难道又出现一个小的? “一一,我刚才告诫过你什么?”这时从车里又走下來了一个男人,相比林一的年少可爱,这个男人则具有更多的成熟魅力。 不用猜测,孟晋扬就已经断定了这个男人是张敬,看起來就很有魄力,并且好像对此次的合作充满了信心。 林一冲着张敬吐舌头,“告诫过我什么?不好意思,我全都忘光光了……” 张敬洝接欣砘崃忠唬侵鞫悦辖锷斐鍪郑靶一幔洗笊僖!?br /> 一句孟大少爷,表明了对方已经把孟晋扬的底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