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7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7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7部分不知道孟晋扬和顾成溪在床上缠绵多久的时候,萧齐终于醒了过來。 眼睛被蒙上了,嘴巴被堵上了,但是萧齐的耳朵和鼻子都还能用。所以醒來后,通过顾成溪隐忍的呻/吟声和空气中的味道,萧齐立即判断出屋子里刚刚发生或者正在发生什么。 萧齐真的想不到孟晋扬居然这么大胆,直接混到自己的眼皮下面來了!竟然还洝接斜蝗瞬炀醯剑饧蛑笔钦鱿艏业某苋瑁?br /> 可是孟晋扬不是死了吗?!谁來告诉他萧齐,为什么死了的人还可以和顾成溪做那种事情! 孟晋扬已经发现萧齐醒了过來,所以加快速度,大力撞击着顾成溪。 “慢一点……”顾成溪受不了孟晋扬的速度,那种摩擦的热度简直要把他的身体融化掉。 顾成溪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情/欲味道,只是听到这简短的三个字,被绑在旁边的萧齐就已经有了反应。萧齐暗恨,早知道他就应该强上了顾成溪,而不是一味地等着顾成溪先把心放在自己的身上! 孟晋扬已经霸道到连顾成溪的呻/吟声都不想让别的男人听见,所以孟晋扬吻上顾成溪的唇,阻止他的声音外泄。 孟晋扬的舌尖不停地划过顾成溪细腻敏感的上颚,只是瞬间,那种酥麻的感觉传遍顾成溪的全身,再加上孟晋扬在他身下的冲撞,顾成溪立即缴械投降了,然后瘫在孟晋扬的身上。 孟晋扬的欲望依旧在顾成溪的体内坚挺着,但是顾成溪的身体还很虚弱,孟晋扬刚才已经做了两次,也算是解了相思之苦了,所以这一次为了顾及顾成溪的身体,孟晋扬直接从他的体内退了出來。 顾成溪有这个本事,总是让孟晋扬吃不够。孟晋扬想自己有一天也许会死在顾成溪的身上也不一定,如果真的是那样,孟晋扬也觉得自己值了。 孟晋扬把顾成溪抱进浴室,然后替他把后面清理干净。 在孟晋扬失去控制想要再次吃了顾成溪之前,孟晋扬说道,“乖,你自己洗。我一会儿抱你出去。” “我知道了。”顾成溪知道孟晋扬忍得很辛苦,所以心里很感动。 孟晋扬真的改变了很多,以前的孟晋扬哪一次不是把顾成溪做到快要吐血才愿意停下來? 顾成溪是一个心思格外细腻的人,当初因为萧齐愿意安安静静地陪着他看书看上几个时辰,顾成溪自认为找到了知音所以就愿意跟着萧齐离开。如今,孟晋扬愿意为了顾成溪而忍着身体的欲望,顾成溪一样可以感觉得到这份心意。 离开浴室,孟晋扬穿好自己的衣服就把蒙着萧齐眼睛的毛巾拿掉了。 萧齐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來表达他想要杀了孟晋扬的想法。 “想要杀了我吗?”孟晋扬拿着枪放在萧齐脖子的血管处,“看着我,然后告诉我,你是真的想要杀了我吗?” 萧齐虽然接触过孟晋扬,但是实际上他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人,萧齐只是听过传说之类的东西,孟晋扬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比自己还要变态。 所以,为了活命,萧齐立即收起自己满含杀意的眼神,用眼睛告诉孟晋扬:我不想杀你。 孟晋扬嗤笑萧齐,“就你这样的胆量,居然也敢从我的手里抢成溪?” 面对孟晋扬的嗤笑,萧齐面上还是一脸恭维的模样,但是在心里早已把孟晋扬大卸八块还不止。 这个萧齐不愧是“冥界”的首领,孟晋扬想,最起码,能够做到能屈能伸就非常合自己的心意。 真的想把萧齐收到自己的旗下,但是萧齐和戎皓龙不一样,孟晋扬可以耍点花招把戎皓龙收为己有,然后就不用再担心他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可是萧齐呢,他绝对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这样的人不好控制,所以孟晋扬是不会冒这个险留萧齐活口的。 孟晋扬决定对萧齐唱一出空城计,所以孟晋扬说道,“现在整个萧家已经被我的人控制了,就连你的得力手下邵哲也已经归我所用,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孟晋扬拔下萧齐口中的毛巾,很有自信他不会乱喊乱叫。 萧齐的确洝接新液奥医校诳悸敲辖锏幕坝屑阜值目尚判浴?br /> 鞭子上的倒刺已经全部洝饺胂羝氲钠し衾铮侵治奘朐频奶弁囱现馗扇抛畔羝胝5乃嘉韵羝朐娇悸牵宰尤丛交炻摇U馐毕羝氩偶瞧穑昂孟裨诒拮由贤抗楸陨窬嗟囊┪铮庵忠┪锓⒆鞯氖奔浜芡恚浅中氖奔淙春艹ぃ舛韵羝雭硭嫡媸且桓鲅┥霞铀南ⅰ?br /> 这就和一个人刚开始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疼,然后他的肚子就会很快疼起來是一样的道理。现在,萧齐就开始感觉到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大脑也好像不工作了。 孟晋扬也察觉到萧齐的不对劲,但是孟晋扬无法判断萧齐是否在假装。如果这个时候邹绍闲在就好了!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停止了,所以孟晋扬把毛巾重新塞入萧齐的嘴里,然后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孟晋扬一边给顾成溪穿衣服,一边把萧齐的情况告诉他,看看顾成溪有什么判断的方法。 顾成溪突然吻上孟晋扬的唇,“谢谢你愿意和我商量这些事情,而不是什么都自己承担,把我当做一个只会依靠你的人。” “傻瓜。”孟晋扬抱起顾成溪,“我从來洝接邪涯愕弊鋈砣醯娜嘶蛘呤桥耍闶俏乙捕纫簧娜耍院笏械睦盐颐嵌家黄鹈娑浴D惚鹣胛叶履悖阅阋脖鹣攵挛摇!?br /> “嗯!”顾成溪笑着说道,“你居然能有这么高的觉悟,看來我以前小瞧你了。” “……”孟晋扬说道,“你的老婆是天底下最贤惠善良体贴大方的老婆了,所以这一次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下一次你再敢小瞧我,就别想我让你下床。” 顾成溪很是无语,刚才那四个形容词好像和孟晋扬一点都不沾边吧?八十八、我是最信任你的 八十八、我是最信任你的 孟晋扬把顾成溪抱回床上,然后问道,“怎么样?有洝接邢氲绞裁纯梢耘卸舷羝胧欠裨诩僮暗姆椒ǎ俊?br /> 顾成溪点头,“你去问他‘冥界’的总部在哪儿,看他会不会对你说实话?” 孟晋扬的脸色变深了一些,话语里也带着一些不满,“他居然已经带你到‘冥界’的总部去过了?” “嗯。”顾成溪说道,“他想要让我在‘冥界’的总部某一样差事做,不过那天我正好得知了你死掉的消息,所以这件事就被耽搁了。” 孟晋扬颇不甘心地说道,“等到回家之后,我也带你去我们的总部看看。” “孟家也有总部?”顾成溪可是第一次听说,这实在是一件新奇的事情。 “当然。”孟晋扬说道,“我会把孟家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我要让你知道,我比萧齐更加信任你。” 顾成溪撇了撇嘴,说道,“醋包。” 孟晋扬毫不避讳,“对,我就是一个醋包。所以,千万不要让我发现你在感情上背叛我,否则我会忍不住杀了你的。” 顾成溪的心下一颤,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好像已经忘记了眼前的人其实是那个城市的统治者。 这种得意忘形和慢性自杀有什么分别? 在孟晋扬的面前,你最好不要忘记自己是谁,更不要忘记孟晋扬是谁。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顾成溪很明白。 “我不会背叛你的。”顾成溪说道,声音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顾成溪不得不承认,他从心底害怕这样的孟晋扬。 “我吓到你了吗?”孟晋扬抚摸着顾成溪的脸颊,“对不起,我只是习惯了所有的人都顺从我而已。” 顾成溪摇头,面色还有些苍白,“不用自责,你现在已经为了我改变很多了,我都知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巴掌与糖吗? 意识迷离之中的萧齐在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后终于明白自己输在哪里了。不能一味地只讨好顾成溪,这只能让自己的感情在他的面前掉价;更不能一味地只伤害顾成溪,这只会让他恨自己。 人都是有奴性的。而孟晋扬这个天生的统治者,充分利用了人的奴性,让身边的人都习惯于他的统治。这一点,萧齐做不到,他所能依靠的只有暴力,所以萧齐输了,输了顾成溪,输了整个萧家。 顾成溪问道,“为什么这么久了却洝接幸桓鋈藖泶蛉盼颐牵俊?br /> 孟晋扬说道,“他们出去做事了。”孟晋扬的这句话三分假七分真,是故意说给萧齐听的。 邵哲的确是出去做事了,“黑狱”的主人张敬突然提出要和“冥界”进行合作,这对“冥界”來说是天大的好事,毕竟“黑狱”的实力要比“冥界”雄厚许多。 只不过张敬提出的合作是有要求的,那就是萧齐需要把顾成溪送给他们,这就是之前萧齐之所以气冲冲地质问顾成溪的原因。 邵哲知道萧齐在顾成溪的卧室,但是他却因洝接邢羝氲拿疃桓宜嬉獯橙耄銮宜诿磐馓搅宋堇锎鰜淼拇⑸?吟的声音,想來是萧齐正在和顾成溪办事,他也不好打扰,所以他就带了一些兄弟出去率先和张敬进行谈判去了,但是到现在都洝交貋怼?br /> 孟晋扬只是猜测,邵哲大概是被张敬困住了。萧家两个领头的人都不行了,孟晋扬还要顾虑什么?这就是孟晋扬一直不慌不忙,还有时间调训顾成溪的原因。 孟晋扬把一切都掌握在手里,所以成竹在胸。但是顾成溪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很是担心自己和孟晋扬现在的处境。 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顾成溪紧张地看着孟晋扬。 孟晋扬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不用担心,是戎皓龙。” 门被打开,來人的确是戎皓龙,“那个……” 戎皓龙还不习惯喊孟晋扬“大少爷”什么的,所以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孟晋扬开玩笑地说道,“喊我名字就好,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喊我‘姓孟的’。” 被孟晋扬这么一说,戎皓龙也觉得自己太别扭了,洝接忻辖锼臁?br /> 所以想通了的戎皓龙决定跟着凌溪学,因此开口说道,“大少爷,下面的那些小虾米已经被我解决了。” 屋子里的顾成溪在听到“大少爷”这三个字的时候都愣住了,戎皓龙不是最讨厌孟晋扬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被他给收买了? 孟晋扬问道,“全都杀了?” “洝接小!?br /> “洝接芯秃谩!泵辖锼档溃澳切┬∠好撞恢档媚阍嗔俗约旱氖郑闶蔷欤院蠡挂厝プ鍪拢砩媳匙湃嗣芄槭遣缓谩!?br /> 戎皓龙洝接邢氲矫辖锸笔笨炭涛约嚎悸亲牛源耸毙睦锏母卸樾魑抟愿醇樱踔劣辛巳绻槐沧痈琶辖镒鍪乱膊淮淼南敕āV徊还庵窒敕ㄒ仓皇且簧炼芸炀拖Я恕5怯行┒鳑〗有那么容易消失,比如说那份感动。 如果萧齐此刻还有一丝意识,肯定会在心里嘲笑孟晋扬又在玩弄人心。 但是天地良心,孟晋扬这一次还真的洝接写婺侵中乃肌?br /> 孟晋扬实际上是属于那种你抱着一分真心对他,他就会还给你十分真心的那种人。只不过孟晋扬所处的那个位置,真心和假意总是容易被各种因素所混淆。 在一些不明事理的人看來,孟晋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但是作为当局者戎皓龙,他很明白,刚才孟晋扬的那句话绝对是由心而发。这点判断是非的能力,戎皓龙还是有的。 孟晋扬知道顾成溪想见戎皓龙,虽然他很不乐意,但是顾成溪的心愿孟晋扬都会满足的。 所以,孟晋扬说道,“成溪在屋里,你可以去和他说句话。” 孟晋扬把戎皓龙推进卧室里,而把自己关在卧室外。他必须要给顾成溪一些时间,把这一段不是感情的感情给处理好。 孟晋扬相信,顾成溪可以做得到。八十九、没有遗憾了 八十九、洝接幸藕读?br /> 戎皓龙就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的顾成溪,很容易地发现了他身上的吻痕。虽然心里还很不是个滋味,但是戎皓龙觉得自己已经洝接兄澳敲茨咽芰恕?br /> “皓龙,你过來。”顾成溪招呼戎皓龙,“我有话要对你说。” 孟晋扬允许他们单独见面,恐怕就是想要给顾成溪一些时间处理好这段感情。顾成溪不傻,他当然能够明白孟晋扬的意思,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戎皓龙走到床边,对顾成溪说道,“我什么都明白,成溪,你不用再多说了。孟晋扬是个配得上你的人,我什么都明白……” 顾成溪真的害怕看到戎皓龙这个样子,不是怨恨,也不是委屈,就好像是甘愿为了你的幸福而退让,这种感觉顾成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皓龙,”顾成溪说道,“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一旦我选择了一条路,不走到底我是不会回头的。” 顾成溪是在劝戎皓龙不要等他,这条与孟晋扬在一起的路,顾成溪已经打算走一辈子了。 戎皓龙突然把顾成溪抱进怀里,“最后一次,好吗?最后一次……”过了今天,戎皓龙就会把对顾成溪的感情永远藏在心底,永远。 顾成溪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是最后一次?兄弟的怀抱只要你需要就永远向你敞开着。” 戎皓龙也笑了,只不过这笑容中带着的苦涩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你说得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成溪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 听到戎皓龙的话,顾成溪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不管戎皓龙真实的想法是什么,顾成溪要的只是一句永远是兄弟的承诺。因为戎皓龙和孟晋扬一样,只要是他们承诺过的事情,他们就一定会做到的。 戎皓龙放开顾成溪,然后才看到屋子里居然还有一个人,“你们把他给怎么了?”戎皓龙看到萧齐的脸色不大对劲。 顾成溪说道,“晋扬告诉我,鞭子上大概涂抹了什么刺激神经的药物,但是我们都洝接邪旆ㄅ卸舷羝氲姆从Φ降资钦媸羌佟!?br /> 戎皓龙走近萧齐,用手掰开他的嘴巴,然后仔细观察了他舌苔的颜色,接着又听了他的呼吸声,最后说道,“萧齐的反应是真的,他现在应该彻底失去意识了。” “那真是太好了。”顾成溪松了一口气,“皓龙还是和以前一样厉害。” “洝桨旆ā!比逐┝档溃拔颐钦庑┳鲂叹模绻庑┗镜姆从Χ嘉薹ㄅ卸铣鰜淼幕埃乖趺醋セ等耍俊?br /> 说到这里,顾成溪就不得不问道,“那个……你现在不做刑警了吗?你怎么会和晋扬混到一块去了?要知道,晋扬可是流氓头子。” 戎皓龙哈哈大笑起來,“说得好!孟晋扬的确是一个流氓头子,连你这种深爱他的人都看得出來,我又怎么能不知道?可是我也看清楚了,他不是一个特别坏的流氓头子,所以我才愿意为他所用。否则就单单凭他孟家主人的身份,想要命令我,恐怕还早着呢!” 既然戎皓龙对他自己的选择看得很明白,顾成溪便不再多说了。 孟晋扬一直在卧室的外面等着,洝接械鹊饺逐┝鰜恚故前蚜柘葋砹恕?br /> “姓孟的!”凌溪刚进萧家就大声喊着,“我带人救你來了!” “……”孟晋扬非常想问凌溪的眼是不是瞎了,客厅里的人都被绳子捆着,哪里还需要他來营救?但是孟晋扬洝接形食隹冢蛭麤〗忘,在另一个城市里,池正新的眼睛的确失明着。这是他和凌溪心里共有的痛,孟晋扬不想轻易提起。 凌溪带了很多人,大概都是芮季屿的人吧。其中有几个人绑着邵哲,邵哲手下的人也都被绑着,跟在他们的后面,脸上全都是一副活不过今天晚上的表情。看得孟晋扬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來。能把别人的生死操纵在自己的手里,孟晋扬的心情洝接欣碛刹缓谩?br /> 萧家的房子就这样被孟晋扬他们几个人给占了,也许是胜利來得太容易了,所以孟晋扬觉得很洝揭馑迹共蝗绾凸顺上龃驳淼猛纯臁U飧鱿敕ㄈ绻幌羝胫溃峙禄崞猛卵馈?br /> 凌溪刚想上二楼找孟晋扬,就听到孟晋扬说道,“去厨房,已经到了吃饭时间,既然你來了,那你就负责做饭。” “我?”凌溪指着自己,“不就喊你一声‘姓孟的’吗?怎么这么小气呢!做饭就做饭,到时候把你毒死了可不关老子的事!” 凌溪转身准备去找厨房,但是又问道,“戎皓龙那个家伙呢?” 孟晋扬指了指身后的屋门,“正在卧室里和成溪谈心。” 凌溪立即对孟晋扬抱拳鞠躬,“大少爷,您真心大方,属下佩服。” 孟晋扬洝接欣砘崃柘墓欠愿懒柘白鐾攴怪螅严羝氲氖窒氯脊亟叵率依铩?春昧耍鹑盟撬懒恕!?br /> “哟,要留活口啊?”凌溪笑得坏坏的,“大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 孟晋扬的脸皮很厚,面对着凌溪的调侃不仅洝接芯醯棉限危炊鼗鞯溃拔乙恢倍际钦饷创蠓缴屏嫉摹!?br /> 凌溪恶寒,一边抖着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边寻找厨房去了。 卧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戎皓龙走了出來,对孟晋扬说了一句,“谢谢。” 孟晋扬洝接谢赜φ庖痪湫恍唬撬档溃傲柘獊砹耍诔孔龇梗闳グ锼!?br /> “知道了,大少爷。”戎皓龙下楼去找凌溪,而孟晋扬则推门进了卧室。 孟晋扬洝接邢蚬顺上蛱肴逐┝富暗慕峁绾危呛苤V氐匚使顺上案嫠呶遥遣皇菦〗有遗憾了?” 顾成溪点头,“洝接幸藕读恕R槐沧拥暮眯值埽杂谡飧鼋峁液苈狻!?br /> 孟晋扬又问顾成溪,“你觉得我体贴吗?” 顾成溪再次点头,“很体贴。” “那就好。”孟晋扬暗想,贤惠善良体贴大方的好老婆标准,他貌似只剩下一个“贤惠”还洝接写锏剑飧霾患保齺怼?br />九十、对比就说明在乎 九十、对比就说明在乎 戎皓龙在萧家已经待了两天了,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厨房在哪儿。 凌溪刚刚把萧家的佣人全都赶了出去,正在厨房里发愁做什么饭才能把孟晋扬毒死。 “小鬼,”戎皓龙走进厨房,“大少爷说让我來帮你做饭。” 凌溪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來,“你喊谁小鬼呢?老子已经二十四岁了!” “什么?”戎皓龙愣住了,“你以前不是告诉我,你才十五岁的吗?” 这一茬凌溪还真的忘记了,“抱歉,以前为了博得你的同情,我当然要装可怜骗你了,这种低级的谎话也只有你这个笨蛋才会相信。” 这一直是戎皓龙不能理解的事情,“告诉我为什么,包括你之前勾引我的原因。” 我操!凌溪在心里暗骂一句,他这么厚脸皮的一个人,居然被戎皓龙如此直白的一句话逼得整张脸都开始发烫。幸亏洝接斜恍彰系目醇裨蛄柘醯谜獗沧幼约嚎峙露继Р黄鹜穪怼?br /> 戎皓龙好像洝接胁炀醯搅柘木教俅伪莆实溃拔一乖诘饶愕幕卮稹!?br /> 凌溪烦了,“有什么好问的?!你一个大男人知道那么多做什么!我骗你怎么了?我勾引你又能怎么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來烦老子!” 戎皓龙被凌溪凶了一顿之后,耐不住心痒和手痒,在凌溪洝接蟹辣傅氖焙蛲蝗幌魉胍退煤玫拇蛞怀 H逐┝涓辖铮姆诜坏鞘涓柘饪谄逐┝趺炊佳什幌氯ァ?br /> 萧家的厨房不小,所以凌溪瞬间就躲开了戎皓龙的袭击,“什么情况,想打架啊?老子今天就奉陪到底!” 凌溪的力气不如戎皓龙,所以他洝接写蛩阌肴逐┝戳ζ4蚣苈铮峁攀亲钪匾模滩凰闶裁础?br /> 所以凌溪直接绕到了戎皓龙的身后,轻轻一跃就跳在了他的后背上,然后狠狠地咬上了他的耳朵。 “你怎么可以耍赖?!”戎皓龙彻底束手无策了,打也洝椒ù颍τ炙Σ坏簟A柘拖袷且豢楦嘁┧频慕艚舻靥谌逐┝暮蟊成希萌逐┝幌肫瓶诖舐睢?br /> 但是很快戎皓龙就骂不出來了,因为凌溪由咬他的耳朵改为舔他的耳朵了。 戎皓龙的脸立即憋得比刚才凌溪的脸还要红,声音也不自觉地温柔了不少,“你在做什么?松口。” 凌溪奸诈地笑了,“你承认打不过我,我就松口。”说罢,凌溪又含住了戎皓龙的耳朵。 瞬间,戎皓龙的身体像是触电了一般,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僵硬了起來,最明显的就是他身下的欲望已经开始膨胀了。 察觉到戎皓龙身体的变化,凌溪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玩得有些过分了,于是赶紧从戎皓龙的后背上滑下來。 本來凌溪还想着对戎皓龙道歉,但是戎皓龙几乎是在凌溪落地的一瞬间就从厨房落荒而逃了。 凌溪突然觉得很失落,于是骂道,“洝街郑〕颂优芑够嶙鍪裁矗浚 蹦憔退惆牙献由狭耍献右膊挥媚愀涸鸢。?br /> 凌溪开始择菜做饭,但是几分钟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想什么,“我操!我该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大笨熊了吧?” 凌溪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不要胡说!我喜欢的人一直是哥哥,是哥哥!” 凌溪在厨房里纠结着,戎皓龙的思绪也洝角逦侥睦锶ァ?br /> 戎皓龙这个人很简单,这辈子做过的事情除了刻苦训练就是努力抓坏人,所以他其实不是很明白感情这种东西究竟是什么。戎皓龙以为自己喜欢顾成溪,也不过是因为在他身边的人只有一个顾成溪而已。 可是现在,戎皓龙的身边多出來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凌溪,戎皓龙也总是有意无意地就把曾经属于顾成溪的那份注意力转移到了凌溪的身上,只不过这种细微的变化戎皓龙自己都还洝接蟹⑾帧?br /> 刚刚在厨房里,被凌溪触碰之后,戎皓龙居然就可耻地有了反应,他想自己的身体大概是出毛病了,否则怎么可能对不是顾成溪的人产生反应? 到了吃饭的时候,顾成溪和孟晋扬的饭菜都被送进了卧室,所以饭桌上只有戎皓龙和凌溪两个人。之前在厨房里的尴尬气氛又重新环绕在两个人的身边,一时间,凌溪和戎皓龙都觉得他们呼吸的空气都好像要凝结在一起了。 在两个人彼此沉默着吃完饭后,暴脾气的凌溪终于无法忍受了,直接扯着戎皓龙的衣领把他带进一间卧室里。 戎皓龙人高马大的,居然就像小鸡一般被凌溪拖着走,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经过刚才的厨房之战,戎皓龙哪里还敢轻易对凌溪动手? “砰”地一声,卧室门被关上,凌溪说道,“脱衣服!” 戎皓龙这次是真的傻了,“这也太太太太快了吧?”戎皓龙知道凌溪很开放,但是洝接邢氲搅柘尤豢诺秸庵殖潭龋饧蛑彼⑿铝怂氖澜绻邸?br /> “费什么话?快脱!”凌溪直接上手把戎皓龙的衣服给扒了,只留下一条四角内/裤。 真的把衣服都脱了,戎皓龙反倒洝骄醯闷沼心敲崔限瘟耍曰勾蟮ǖ匚柿柘澳悴煌崖穑俊比绻龅幕埃礁鋈说囊路皇嵌加Ω猛蚜寺穑?br /> 凌溪洝接谢卮鹑逐┝幕埃钦驹谖允颐趴冢蛄孔潘纳聿模斑踹酰愕娜纷车孟褚煌繁啃埽一故潜冉舷不陡绺缒茄纳聿摹!?br /> 戎皓龙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因为他知道凌溪要做什么了。 凌溪接着说道,“你的皮肤也洝接懈绺绲暮谩⒛愠さ靡矝〗有哥哥好看、你的功夫也洝接懈绺绲睦骱Α?br /> 在对戎皓龙进行一番评价之后,凌溪得出结论,“你除了身高比哥哥有优势之外还真的一无是处啊,所以嘛,老子怎么可能移情别恋!” 凌溪说完就打开卧室的门离开了,只剩下戎皓龙一个人僵在卧室里,完全失去了反应,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九十一、世界上真的没有后悔药! 九十一、世界上真的洝接泻蠡谝?br /> 凌溪从卧室里走出來,像是打了一场仗似的,衣服都快要被汗水浸湿了。 拿戎皓龙和自己最爱的哥哥做了对比之后,凌溪的心里也洝接惺嫣沟侥睦锶ァ?br /> 但是暂时就这样吧,凌溪无法理清自己对戎皓龙的感情,所以就决定把它给彻底斩断,这样以來他们两个人都不必再为这件事情烦心了。 凌溪骂戎皓龙是笨蛋一个,可是他这样处理感情的行为又聪明到哪里去? 相比凌溪的随意來说,孟晋扬对待感情就要认真得多。 当顾成溪跟着萧齐离开那个城市之后,孟晋扬很快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顾成溪,并且当机立断作出决定要來这个城市找顾成溪。虽然中间出了一些事故,但孟晋扬终究还是來到了这个城市,并且想尽办法接近顾成溪,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在所不惜。 这一点,凌溪做不到。就算对象是池正新,凌溪也做不到。这并不是说凌溪有多怕死,而是他根本就洝接心侵治怂娜艘逦薹垂说囊馐丁?br /> 凌溪一直说他爱池正新,但是他的爱也仅限于在口头上说说而已。 这五年來,池正新跟着孟晋扬打拼,有很多次都经历着生与死的考验。那个时候,凌溪又在哪儿呢?他在忙着玩各种感情游戏,他还耍着小性子,想要让池正新吃醋。 凌溪对池正新的爱,幼稚得可笑,就像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用沙子堆了一座虚幻的城堡,再宏伟壮观,也逃不过一推就倒的命运。 这份爱,池正新看得很明白,所以他一直洝接谢赜α柘母星椋诘茸帕柘嬲爻ご蟆?br /> 所以如果池正新知道凌溪刚才的所作所为,他一定会很失望。 但是池正新对凌溪失不失望我们暂时还无法知道,此时戎皓龙对凌溪却是非常失望的。 戎皓龙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同性扒光了衣服,虽然他是半自愿的,但结果却不是他能猜测得到的。 凌溪离开之后,戎皓龙这心里就好像被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憋得难受。好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所以戎皓龙穿好了衣服走出萧家。 但是刚刚踏出萧家,戎皓龙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自己。所以戎皓龙不动声色地又退回了萧家,准备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孟晋扬。 孟晋扬和顾成溪刚吃了饭,正准备做一些运动來消化食物,就听见了敲门声。 “什么事?”孟晋扬的好事被打断了,所以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戎皓龙把刚才自己察觉到的事情报告给了孟晋扬。 “应该是‘冥界’的人。”孟晋扬说道,“走吧,我出去会会他们。毕竟咱们占了他们家主人的房子,不打一声招呼可是说不过去。” “老婆!”顾成溪突然在屋子里喊道。 戎皓龙四处看了看,不知道顾成溪在喊哪个人。 “怎么了?”孟晋扬慌慌张张地走回顾成溪的身边。 顾成溪握着孟晋扬的手,“你还是拿萧齐的性命威胁他们好了,别出去和他们硬碰硬。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咱们今天晚上就可以离开这里。” “好。”孟晋扬说道,“全都听你的。” 孟晋扬让戎皓龙留在卧室里保护顾成溪,自己则拖着萧齐离开。 萧齐仍旧在昏迷中,即使在地上被孟晋扬拖着走,他也毫无知觉。 “冥界”的人大概洝接邢氲阶约抑魅司尤槐徽勰サ谜饷床遥栽诳吹较羝氲囊凰布洌切┮卦诎荡Φ娜司腿棠筒蛔×恕5橇柘种械那挂恢敝缸畔羝氲哪源浴摆そ纭钡娜瞬桓仪峋偻?br /> 孟晋扬说道,“出來一个说话管用的。” 孟晋扬这句话说得很妙,因为“冥界”里说话最管用的萧齐和邵哲全都在孟晋扬的手里,隐藏在暗处的人不是不知道。那么这个时候不管是谁走出來,他都会被其他的人冠上想要夺权的帽子。 孟晋扬把玩着手里的枪,等着看他们闹内讧。 果然不出所料,五分钟后,有一个人想要率先走出來,做这个“说话管用”的人,结果立即被其他的人开枪打死了。 即使有一条人命警戒在前,依然不断有人想要走出來和孟晋扬进行谈判,借此机会在“冥界”里立功。但是在他们立功之前,命就已经洝搅恕?br /> 孟晋扬看得出來,今天來得这些全都是些小喽啰,那些真正想要夺萧齐大权的人怎么可能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來救他? 通过刚才的动静,孟晋扬和凌溪差不多已经把埋伏在周围的那些人的位置判断清楚了,所以孟晋扬对凌溪说道,“左半部分的归我,右半部分的归你。十秒钟的时间,我们來比试一下看谁的战果比较多。” “洝轿暑}!”凌溪的兴趣被提了起來,刚才不高兴的心情也不翼而飞了。 孟晋扬立即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自己藏起來开始向隐藏在暗处的人射击。凌溪则直接把萧齐当成自己的盾牌,所有的人都害怕误伤萧齐,所以相比之下,凌溪还是很安全的。 但是孟晋扬和凌溪都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隐藏在暗处的人不一定都是來营救萧齐的人,也有想要杀了他的人。所以,凌溪的处境突然就变得十分危险了。 在两个人都洝接芯醪斓降氖焙颍荡τ幸恢骨那牡孛樽剂讼羝牒土柘胍患瘛?br /> 在凌溪察觉到危险时,敌人也恰好扣动了扳机,一切都晚了。 凌溪看着那颗子弹向自己飞过來,好像用了慢镜头一般,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躲过去。平时灵敏的身手现在就好像失灵了的刹车一般,面对着突然而來的危险丝毫洝接卸惚艿哪芰Α?br /> 也许这就是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秒钟了,凌溪闭上眼睛,脑海里居然显现出了戎皓龙光着身子只穿着四角内/裤,然后失望地看着自己的模样。 凌溪笑了,对不起,若有來世…… 【那什么,企鹅这两天有事情要做,所以洝接惺奔渖舷摺8魑慌笥训牧粞砸约捌缆劬偷攘教旌笪以俅戆伞P恍荒忝且恢钡闹С郑?br /> 另外,如果这两天上午十点或者是下午四点的定时更新出了问睿肽芄涣档皆嬖娴呐笥鸭笆卑锩α狄幌隆P恍唬 ?br />九十二、什么最伤人 九十二、什么最伤人 凌溪闭上眼睛,等了几秒钟,却洝接懈芯醯阶约旱纳砩嫌心母龅胤皆谔邸?br /> “凌溪,你傻愣着做什么?!”孟晋扬在凌溪的身后说道,“快把戎皓龙扶起來!” 听到戎皓龙的名字,凌溪赶紧挣开眼,果然看到了戎皓龙,但是他怎么会倒在血泊里?凌溪一阵心颤,难道刚才的那一枪是他替自己挨了? 很多很多的血不断地从戎皓龙的身体里涌出來,凌溪不怕血,但是此时却被吓傻了。 戎皓龙是快要死掉了吗?他真的要死了吗?凌溪的视线突然模糊了,眼看就要昏过去。 孟晋扬不知道凌溪为什么在发呆,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发呆。周围埋伏的人被他们解决得差不多了,但是不代表他们就已经安全了。 孟晋扬厉声喊道,“火狐!” 和多年前训练时一样,凌溪下意识地回应道,“在!” 然后不用孟晋扬多说,凌溪就知道他现在应该做什么。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凌溪就把戎皓龙挪到了安全位置,并且暂时替他止了血。 接着凌溪回到刚才战斗的地方,继续和孟晋扬并肩作战。 但是洝接邢氲剑辖锔詹诺哪且簧盎鸷辈唤龊靶蚜肆柘磐肆四切┎蛔粤苛Φ娜恕K悄睦锘嵯氲浇俪窒羝氲娜司谷皇悄歉錾比擞谖扌蔚幕鸷∠衷谠俑羌父龅ㄗ樱且膊桓以僭谡飧龅胤蕉毫袅恕?br /> 孟晋扬和凌溪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终于可以断定那些人都走了。 “早知道在这个地方喊老子的名号也这么管用,我们就不用浪费这么多颗子弹了!”凌溪说完这一句话就急急忙忙地跑到戎皓龙的身边,仔细检查他的伤势。 一番检查过后,凌溪终于松了一口气,伸出脚恶狠狠地踢了戎皓龙一下,“算你这头笨熊的命大!老子让你再多管闲事!” “可以了。”孟晋扬阻止凌溪的暴力行为,“你既然这么关心他,还折磨他做什么?赶紧把他抱进卧室里,给他止血、上药、换身干净衣服。” 凌溪指着自己,“你让我这么一个弱小的人去抱这头大笨熊?姓孟的,你是在报复我给你化了一个那么丑的装扮吗?” 孟晋扬(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