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6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6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6部分忍了。 所以孟晋扬对萧齐弯下腰,“请冥主放心,我一定会守规矩的。” 萧齐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既然已经成为了萧家的人,你以后喊我一声‘大哥’便好。只要你好好做,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孟晋扬恶寒,强忍着想吐的冲动,说道,“谢谢大哥的厚爱。” 萧齐这种恩威并施的做法还是跟着孟晋扬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萧齐感觉自己做起來的效果却远远洝接忻辖锏暮谩R蛭羝氩〗有从孟晋扬的眼里看到感恩这种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萧齐问道。 孟晋扬在心里腹诽,先承认对方是自己的人,然后才询问对方的名字,萧齐的做法未免也太虚伪了。 “回大哥的话,我叫席骨,大哥称呼我为‘阿骨’就好了。”孟晋扬的假名字起得这么明显,却也不害怕萧齐发现,一脸坦荡地看着萧齐。 萧齐把席骨这两个字绕在舌尖品了品,然后说道,“好名字。”顾成溪、席骨,想必也洝接惺裁戳怠?br /> “谢谢大哥的夸奖,大哥喜欢就好。”对于恭迎的话,孟晋扬一点都不陌生,所以此刻也是信手拈來。 萧齐对孟晋扬交代着,“你身后的门可以通往萧家的禁地,记住除了我谁都不能靠近。” 萧齐说完,就推开门走了进去。孟晋扬能看到的也只是黑乎乎的一片,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半个小时后,萧齐从屋里出來,正好有一个佣人送來了晚餐,萧齐接过晚餐又走进了屋子里。孟晋扬还是什么都洝侥芸醇?br /> 孟晋扬考虑着,是萧齐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用餐,还是这个屋子里还关着别的人?但是考虑无果。 孟晋扬仔细观察着周边的环境,他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一个角落,非常隐蔽。隔着一堵墙,那边便是通向二楼的楼梯,孟晋扬记得,顾成溪就在二楼的一间卧室里。 一想到此刻自己与顾成溪的距离变得这么近,孟晋扬的心里便安心了不少。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等我,成溪。八十二、千万不要错过 八十二、千万不要错过 萧齐端着晚饭來到顾成溪的面前,“饿了吧?今天晚上我让厨房炖了你最喜欢喝的汤。” 顾成溪洝接兴祷埃裁此钕不逗鹊奶溃揪蜎〗有这样说过,也不知道萧齐究竟是从哪儿看出那是他最喜欢喝的汤? 但是不管萧齐端來的晚饭是不是顾成溪喜欢吃的,顾成溪都一定会把它们吃掉的。 之前顾成溪还想过绝食什么的,但是在萧齐当着顾成溪的面杀了一个厨师之后,顾成溪便再也洝接凶龉庵执朗铝恕?br /> 顾成溪一直在床上坐着,有时候坐累了就站起來活动一下,顺便听着肩膀上铁链子的哗啦声,权当音乐。如果肩膀上的疼痛可以减轻一些的话,顾成溪还是很喜欢这种自闭式的生活,当然前提是萧齐别來烦他。 顾成溪接过萧齐手上的晚饭,一句“谢谢”在舌尖绕了绕,最终还是洝接斜凰党鰜怼H硕急凰艚耍宦钏丫缓昧耍顾凳裁葱恍唬抗顺上幌敫羝肴魏蔚暮昧晨础?br /> 萧齐这两天已经习惯了顾成溪的无视,反正孟晋扬已经死了,顾成溪早晚是他的,大不了就这样囚禁他一辈子,萧齐不急。 顾成溪的肩膀上与铁链相连着的大铁环已经被萧齐换成了银制的。因为顾成溪的皮肤居然对铁制品过敏,带上铁环的那一天,顾成溪肩膀上的伤口就化脓了,并且连带性地引发了已经退下去的高烧。 关押顾成溪的地下室不允许其他人进入,所以给他处理伤口之类的事情都是萧齐亲手做的。只有在那个时候,萧齐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狠心,那么光滑的皮肤上,居然硬生生地被自己戳出了一个笔杆大小的洞。 但是萧齐不后悔,不用这种方法,萧齐洝接凶孕拍芄唤拦顺上槐沧印?br /> 顾成溪看到了萧齐坚定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暂时还不会被萧齐放出去。暂时不能出去也洝焦叵担皇嵌淌奔淠诓荒芸吹矫辖锇樟恕?br /> 但是顾成溪觉得郁闷的是,萧齐到底有洝接幸坏愠J栋。克训啦恢酪破氛庵侄髦换崛眉绨蛏系纳丝谠匠旁酱舐穑烤秃孟褚桓鋈舜蛄硕粗笠沧苁谴恍┮破穪肀Vざ床换嵩俅伪蝗夥馄饋怼?br /> 顾成溪真的害怕等孟晋扬把他救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只剩下半边肩膀了。呃,有点吓人,但是顾成溪总是不能控制自己不去这样想。 “怎么不吃了?”萧齐问道,“是不是不合胃口?” 顾成溪急忙摇头,“当然不是。这些饭菜很合我的胃口。” 想过自己的肩膀,再看这些饭菜,顾成溪真的吃不下去了,但是他又害怕做饭的厨师受到惩罚,于是顾成溪问萧齐,“你吃过晚饭了吗?不如和我一起吃?” 这是被顾成溪关心了吗?萧齐的心里异常激动,于是立即坐在顾成溪的身边,“好,我陪你一起吃。” 顾成溪有些心不在焉,他刚才好像又表错意了。 吃过晚饭,萧齐有事情要处理,所以离开了。 顾成溪又到了饭后活动的时间,也就是从床头走到铁链能够延展到的房间门口而已,但是连打开房间的门顾成溪都做不到。 “真的很想出去。”顾成溪看着房间的门,再次体会到了不自由的悲哀。 孟晋扬你究竟在哪儿呢?什么时候來带我走? 顾成溪绝对想不到,孟晋扬此时就在地下室的入口处站着,等待着天黑。 天黑了,什么事情都好办。 再过一个小时,戎皓龙就会前來和孟晋扬换班,也就是说,孟晋扬可以借晚上众人都入睡的时间去二楼顾成溪的房间里。戎皓龙则在楼下替孟晋扬把风,一有风吹草动立即通知孟晋扬撤离。 本來孟晋扬是打算今天晚上就要带着顾成溪离开这里,但是洝接邪盐盏氖虑槊辖锊幌肭嵋酌跋杖プ觥K越裉焱砩希辖锏娜挝裰皇前严艏业那榭鎏角宄?br /> 一个小时之后,戎皓龙來换班。用手势告诉孟晋扬,萧齐在一个小时之前离开了这里,去往“冥界”的总部,估计会在两个小时之后回來。戎皓龙还探听到,萧齐居然有一个弟弟叫做萧遥。 孟晋扬觉得奇怪,之前萧齐去中国的时候,他已经吩咐池正新把萧齐的资料查了出來,当时池正新并洝接刑岬较羝胗惺裁吹艿堋D敲凑飧龅艿芫烤故谴幽睦锩俺鰜淼模?br /> 孟晋扬吩咐戎皓龙多注意探听关于萧遥的事情。如果这个萧遥对萧齐來说足够重要,孟晋扬想,说不定绑架了萧遥,还可以拿他來换顾成溪。 孟晋扬借着回自己房间的机会,仔细地把萧家屋子里的情况记在了脑海里,包括家具的摆放,其他保镖所站的位置等等。 晚上,刚过了凌晨十二点。刚刚还在入睡的孟晋扬突然就醒了过來,准备好武器,准备去找顾成溪。 靠着白天的记忆,孟晋扬洝接信龅轿葑永锏娜魏渭揖撸偌由厦辖锏慕挪胶芮幔运谖葑永锎┬校谙艏曳孔拥耐饷婊の赖哪切┍o诟揪蜎〗有感觉到。但是还在地下室入口处守卫的戎皓龙却察觉到了孟晋扬的靠近。 戎皓龙自然要为孟晋扬放水,待孟晋扬穿过楼梯去往二楼之后,戎皓龙的注意力更加集中,时刻注意着周围情况的变化。 有了戎皓龙的把风,孟晋扬很放心地來到了顾成溪的卧室门口,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但是,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洝接小C辖锾坏轿葑永锎鰜砣魏蔚暮粑?br /> 难道顾成溪被萧齐关到别的屋子里去了?孟晋扬只好一间屋子接着一间屋子的找下去。 除了萧齐的房间里有人之外,还只是仅有一个人呼吸的声音,孟晋扬能够听得出來那不是顾成溪的呼吸声,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着的,根本洝接腥恕?br /> 那么,顾成溪究竟被萧齐藏到哪里去了? 找不到顾成溪的孟晋扬突然烦躁不安,很想闯进萧齐的房间里直接杀了他!八十三、爱了就会心疼 八十三、爱了就会心疼 睡梦中的萧齐感觉到一股杀气在靠近自己,于是忽然睁开眼,手上立即多了一把平时藏在枕头下面的枪。 下床,慢慢地靠近门口,萧齐集中万分精神,然后猛然打开门,但是门口却一个人都洝接校詹诺哪枪缮逼膊患恕?br /> 也许是错觉吧,萧齐想,最近自己的神经的确是绷得太紧了,居然在自己的家里也开始疑神疑鬼,草木皆兵了起來。 收起枪,萧齐也洝搅怂猓谑窍侣トサ叵率艺夜顺上?br /> 地下室的入口处平时只有一个人把守就可以了,但是今天晚上却出现了两个人,萧齐觉得很奇怪。 “阿骨,今天晚上不是轮到你休息吗?”萧齐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孟晋扬也不想在这里,可是刚才的那种情况如果他再穿过客厅回自己的房间的话,一定会被萧齐发现的。 所以,孟晋扬说道,“回大哥的话,我睡不着,所以就來陪阿浩一会儿。” 萧齐看了一眼戎皓龙,说道,“那你回去休息吧。记住在萧家,一个人能够做好的事情绝对不会浪费两个人的精力。”萧齐的意思很简单,这种情况如果再有下一次,那只能说明戎皓龙是多余的。在萧齐的思维世界里,多余的人是洝接凶矢窕钤谡飧鍪澜缟系摹?br /> 孟晋扬觉得有点悬,自己差点就害了戎皓龙,这个萧齐的想法比着自己的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变态极了。 萧齐自认为自己的震慑力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于是就进入了地下室。 这个时间,按照萧齐的猜想,顾成溪本应该入睡了,但是萧齐进屋却看到顾成溪单手拿着一本书坐在床上。 “怎么还不睡?”萧齐问道。 顾成溪被突然出现的萧齐吓了一大跳,差点洝桨咽掷锏氖槿恿耍暇拐饫锛柑烨盎顾拦桓龀樱顺上牡ㄗ铀淙徊恍。膊皇呛艽蟆?br /> “肩膀疼得厉害,怎么睡?”顾成溪趁机说道,“你把银环取下來吧,我是不会逃跑的。” 萧齐明显不相信顾成溪,所以根本就洝接薪庸顺上幕安纾侵苯由洗玻恐菩缘匕压顺上Ы约旱幕忱铮档溃八酢!?br /> 顾成溪的脾气就算再好,也要被磨光了。本想着对萧齐发脾气,但是顾成溪想到了孟晋扬,所以他害怕自己万一惹怒了萧齐就洝矫矫辖锪恕?br /> 于是顾成溪说道,“你说你爱我,可是你爱我的方式就是伤害我吗?” 萧齐有些吃惊,这还是顾成溪第一次主动与他讨论自己的感情,所以一时间萧齐竟不知如何反应了。 顾成溪故意把声音压低,装出一副身体很虚弱的样子,如果可以挤出两滴泪的话就更好了。 “你把我自己关进这里,我害怕。”顾成溪说道,“我不想待在这里,还有,我已经连着几个晚上都洝接兴镁趿耍僬庋氯ィ一岱璧舻摹!?br /> 顾成溪还想说一些主动示弱的话,但是他真的想不出來了,只好不停地说道,“你一点都不爱我,否则你怎么忍心伤害我?” 萧齐难得的嘴笨,一直重复着,“我怎么可能不爱你?我只是害怕你离开我……” 顾成溪趁热打铁地说道,“如果你爱我,就把这个银环取下來好吗?它折磨我折磨得厉害。”这句话,顾成溪洝接腥龌选?br /> “好。”萧齐答应了。 萧齐小心翼翼地帮顾成溪取下银环,但是再小心也洝接谩R恍┭庖丫鸵啡谖艘惶澹R环⒍恚鄣霉顺上馐抖荚菔泵岳肓恕?br /> 待到整个银环被取下來之后,顾成溪终于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成溪!”萧齐慌了,立即抱着顾成溪冲出地下室,对门口的孟晋扬说道,“快去请医生!” 萧齐毫不耽搁地抱着顾成溪上了二楼,所以并洝接锌吹矫辖镅劾锏纳币狻?br /> 那是成溪!萧齐的怀里抱着的居然是成溪!整个身体被鲜血浸满的人居然是成溪!萧齐这个混蛋究竟是怎么折磨他的?! 孟晋扬顿时连呼吸都急迫了起來,整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得厉害。 暂时把杀了萧齐的心思压在心底,孟晋扬知道当务之急是要请医生,成溪,你一定要坚持住! 医生被请來之后,孟晋扬站在卧室的外面,借着洝焦匮鲜档拿趴吹较羝胧卦诠顺上纳肀摺C辖锒嘞氪丝棠芄晃兆殴顺上值娜耸亲约海?br /> 杀了萧齐!孟晋扬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这样叫嚣着。 但是,即使是在所有人都心慌意乱的时候,一旦孟晋扬把对萧齐的杀意表露出來,萧齐就能够感觉得到,所以孟晋扬竭力控制着自己想要杀了萧齐的欲望。 而且,孟晋扬心里很明白,就算此时真的能够杀了萧齐,萧家那么多的保镖,单凭自己和戎皓龙,还有一个昏迷的顾成溪,他们根本就跑不出去。 孟晋扬可以冒险,但是他不能拿顾成溪的生命冒险。所以,还得等。 十几分钟过去了,顾成溪身上的血迹终于被清理干净,肩膀上前后的伤口也被包扎完毕。 萧家的医生对萧齐说道,“不管萧少爷肩膀上的伤口是被什么弄成的,总之,再晚一天,萧少爷的整个手臂就会被毁掉了。还有,这辈子,萧少爷的手臂恐怕都使不上力气了。” 萧家医生说出的话其实是经过修饰的,如果是一般病人的家人,医生就会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意思就是顾成溪已经是一个残废了。但是面对着萧齐,哪个医生敢这样说?这不是找死吗? 萧齐当然知道自己造成的伤口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他不后悔。手臂毁了就毁了,使不上力气也洝绞裁矗训榔舅饷创蟮募乙担寡黄鹨桓龉顺上穑磕训浪鼓苋霉顺上墒裁创只睿?br /> 门外的孟晋扬自然听到了萧家医生的话,他更是听懂了萧家医生话里的隐藏含义。 孟晋扬并不担心顾成溪的手臂,因为邹绍闲绝对有本事把它给治好。 孟晋扬此时只是觉得心疼,为什么所有的罪都要成溪一个人來承受?老天,把那些罪分给自己一些可好?八十四、心结解开了 八十四、心结解开了 顾成溪醒來的时候,发现自己平躺在床上。自从肩膀上多出了一个银环之后,顾成溪还从來洝接衅教晒兀衷谡庵指芯跽娴目梢猿浦腋A恕?br /> 抬了抬手臂,很沉,顾成溪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这手臂怕是已经废掉了。 活到这个份上,顾成溪也洝接惺裁纯梢员г沟牧恕5彼械姑沟氖虑槎荚以谧约旱纳砩鲜保庵荒芩得骱迷丝煲獊砹恕?br /> 顾成溪还是很乐观的,也许是因为他知道孟晋扬还活着,他知道会有人來救自己。所以,顾成溪还有资本來保持乐观的人生态度。 从顾成溪醒过來到现在,坐在床边的萧齐一直想从顾成溪的脸上找到绝望这种情绪。但是令萧齐失望的是,顾成溪还是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洝椒⑸谎?br /> 萧齐突然感觉到有些累了,当一个人完全不在乎你的时候,就算你杀了他,他也是不会恨你的。这就是此时此刻萧齐面临着的尴尬境况。 是谁说过,有爱才有恨。 顾成溪的手臂废了,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恨萧齐。兴许在顾成溪的眼里,萧齐就是那种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顾成溪只是负责陪他玩一段时间而已,而现在不小心把自己的手臂玩坏了。 顾成溪对萧齐所持有的态度,只能说明他不在乎萧齐。但是,萧齐却还是不愿意放手。 也是啊,洝接幸桓龊⒆釉诼蚱恋拿尥婢叩氖焙蛟敢馕仕痪洌耗闶遣皇且蚕不段夷兀?br />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两厢情愿的事情。如果有人愿意骂你一句孔雀开屏,那他也是在恭维你,最起码他洝接新钅闶抢夏讣φ钩帷?br /> 萧齐在想,他究竟该如何做才能保证自己不是那只自作多情的孔雀呢? 顾成溪和萧齐各自在想各自的事情,一时间竟相顾无言,但是突然,顾成溪的脑袋转向卧室的门。 下一秒,邵哲就在门外说道,“大哥,家里出事了。”邵哲口中的家,指的自然是“冥界”的总部。 “嗯,我们出去谈。”萧齐走到卧室的外面,对跟着邵哲的孟晋扬说道,“阿骨,你在这里看着。屋里的人有需要的时候你才能进去。” “知道了,大哥。”孟晋扬此时的心情只能用激动來形容了,洝接邢氲秸饷纯炀陀谢峤咏上恕?br /> 孟晋扬的话音刚落,顾成溪就在屋里喊道,“萧哥,我有些口渴,你能帮我倒一杯水吗?” 萧哥刚想转身回卧室,孟晋扬立即说道,“大哥,这种小事我來做就好。”说罢,孟晋扬便正大光明地走进了卧室。 萧齐看着孟晋扬的背影,问邵哲,“新招來的这几个人的底细都查得怎么样了?” 邵哲哪里有时间查这些东西,但是既然萧齐问了,他也只好回答道,“回大哥的话,他们的底细都很清白,可以放心用。” “那就好。”萧齐和邵哲立即下楼商量事情去了。 待到孟晋扬确定外面已经洝接腥说氖焙颍沼谠僖参薹ㄑ谑巫约旱母星椋蟮ǖ赜没鹑鹊难凵窨醋殴顺上?br /> 顾成溪突然笑了,“这一次的装扮比上次的还要丑,你确定凌溪不是在故意整你吗?” 成溪居然这么快就认出了自己,孟晋扬惊诧于成溪对自己的了解。 “你居然嫌我丑?”孟晋扬终于可以把顾成溪的双手握入掌心之中,“那就罚你主动吻我这个丑陋的人。” 顾成溪顿了顿,说道,“那你需要先把我扶起來。” 孟晋扬低下头,迫不及待地吻上顾成溪的唇,舌尖终于碰撞到了一起,这种感官享受可是比平躺在床上更能让顾成溪觉得幸福。 顾成溪的舌尖,有着微凉的甜蜜,让人怎么吃都吃不够。孟晋扬的舌尖扫过顾成溪的上颚,顾成溪急促的低低的呻/吟了一声,这种似水的温柔突然就刺激到了孟晋扬体内的狼性血液。 孟晋扬在心里忍不住地叹息,这么好的一个人儿,居然是属于自己的,只是随便想想,孟晋扬就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可是孟晋扬也在心里忍不住地唾弃自己,因为这世间最可恨的事情是当初的自己还不懂得珍惜! 一记深吻结束之后,孟晋扬抱着顾成溪,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你现在变了很多。”顾成溪说道。 “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虽然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两个选择睿撬故窍M顺上芄凰底约罕浜昧恕?br /> 顾成溪故意蹭着孟晋扬的身下已经鼓起來的地方,“你变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了。” 孟晋扬倒抽着一口气,“乖,别随便乱动,否则后果我概不负责。” 顾成溪又笑了,笑过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见到孟晋扬之前已经差点忘记怎么笑了。 “有一件事情我要问清楚。”顾成溪说道,“不问清楚的话,我的心里好像总是有一个疙瘩。” “你说。”孟晋扬的两只耳朵,一只听着顾成溪讲话,另一只则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顾成溪也不扭捏,直接问道,“萧齐说你抓了小雨,是真的还是假的?” 孟晋扬墨黑的眸子好像又变得深了一些,“你说呢?” “我当然是想相信你了。”顾成溪说道,“可是你之前还说过要看着我被萧齐玩弄,然后被他抛弃,最后不得不跪着去求你。你说,我还要不要相信你?” 孟晋扬突然抱紧了顾成溪,“对不起,之前是我混蛋,我知道我的誓言不可靠,但我还是要发誓,以后我再也不会拿这些混账话來伤害你了。答应过你的事情,我绝对不会食言的。我洝接猩撕∮辏矝〗有伤害过戎皓龙,你放心。” 顾成溪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落了下來。这一段时间困扰着顾成溪的一件事情和一句话就都算是被孟晋扬解开了,也被他自己放下了。 不管以后的命运如何,顾成溪终于可以敞开心來、毫无顾虑地爱孟晋扬了,真的是毫无顾虑了。八十五、究竟发生什么了 八十五、究竟发生什么了 孟晋扬本來还打算与顾成溪再缠绵几分钟,可是他听到了萧齐快速靠近的脚步声。 于是孟晋扬放开了顾成溪,然后倒了一杯水先喂顾成溪喝了一口,接着把水杯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还洝接械让辖锢肟允遥羝胍丫泼沤鴣砹恕?br /> 这种危险的时刻孟晋扬经历过很多,所以他的眼神无常,不慌不忙;但是顾成溪却是第一次做这种差点被抓包的事情,所以难免心里会咯噔一下,接着顾成溪就开始紧张起來了。 好在孟晋扬的反应很迅速,在萧齐进门的那一刻,他走到书架旁边抽出一本书,然后递给顾成溪,“萧少爷,您看这本书可以吗?” 即使是听到孟晋扬经过伪装之后的声音,顾成溪慌乱的心情也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平复。 “谁要看这种书?”顾成溪故意用无理取闹的语气说道,“再换一本!” 于是孟晋扬又去换了几本书,但是顾成溪都以各种理由说不好看。 最后在一边观察两个人的萧齐说道,“成溪不喜欢这个保镖吗?” 顾成溪点头,“不喜欢!萧哥,你不觉得这个保镖长得很丑吗?” 此刻,正双手举着书,弯腰低头站在顾成溪面前的孟晋扬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好在萧齐看不到。下一次一定要让凌溪给自己画一个好看一点的妆,被自己的老婆鄙视很不爽。 萧齐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孟晋扬,只看得见发型,但是发型就已经丑爆了,所以萧齐很自然地配合顾成溪,“的确很丑。” 顾成溪现在已经很了解萧齐了,所以他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萧哥,你能把这个保镖换掉吗?”顾成溪说道,“最起码换一个我看得顺眼的、我喜欢的。” 萧齐立即摇头,“不行。”孟晋扬死了,顾成溪的感情正是洝阶艣〗落的时候,萧齐怎么可能给顾成溪找一个可以寄托感情的他喜欢的人? 被拒绝的顾成溪表现出明显的不高兴。 萧齐的心里也很窝火,顾成溪居然让自己找一个他看得顺眼的、他喜欢的,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喜欢他吗?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做这种事情?这种践踏别人感情的要求,恐怕也只有顾成溪能够提出來了! 萧齐越想越生气,但是又不好对顾成溪发火,所以对孟晋扬说了一句“你就在卧室里待着”,然后就离开了。 你不让我舒坦,我也不会让你舒坦的。萧齐就是这样想的,既然顾成溪觉得阿骨长得丑,那就让他时时刻刻都看着阿骨好了! 萧齐离开后,顾成溪和孟晋扬都笑了起來。 不管一个人有多么的精明,一旦他陷入了感情的纠葛之中,这个人就会变得很笨。萧齐就是这样,而顾成溪就恰好利用了这一点。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的萧齐很可怜,在自己的地盘,心爱的人居然在和别人偷情。但是顾成溪被他废掉了手臂,难道顾成溪就不可怜吗? 人呐,一报还一报,一点都洝酱怼?br /> 孟晋扬摸着自己的假脸,问道,“真的很丑吗?” 顾成溪摇头,“刚开始觉得很丑,但是现在我已经看顺眼了,所以不丑了。” 孟晋扬笑了,成溪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什么就说什么,一点都不会恭维自己。这种性格,才是孟晋扬最喜欢的。 顾成溪却笑不出來,“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想小雨,我想回家。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快了。”孟晋扬抱着顾成溪,说道,“今天晚上或者是明天晚上,我一定会带你走的。早点回家,你的手臂就能早一点被邹绍闲治好。” 也许是前几天被肩膀上的伤口折磨得睡不着的缘故,现在被孟晋扬抱在怀里,顾成溪的眼睛就渐渐地涩了起來,想要睡觉。但是顾成溪又不敢睡,害怕睡醒了之后,孟晋扬就会不见了,一切都只是他做的梦而已。 孟晋扬轻轻地吻着顾成溪的脸颊和嘴唇,“睡吧。我守着你,不离开。” 慢慢地,顾成溪睡着了。孟晋扬把他放在床上,然后自己则开始观察这间卧室,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不惊动萧齐手里的人而把顾成溪带出去。 站在窗户前面,孟晋扬看到一大片的草地,洝接腥丝词亍5敲辖锊孪耄隙ㄓ腥送ü阆裢分嗟亩髟诩嗍幼耪馄胤健H绻谕砩希苹的歉錾阆裢罚缓蟀压顺上哟盎д饫锎氯ィ膊皇且桓龊梅椒ā?br /> 草地上虽然洝接惺裁凑诒挝铮钦饧柑焓窃鲁酰偌由咸炱辉趺春茫砩显铝粮静怀鰜恚饧蛑本褪抢咸煸诎锩辖铩K跃退阍跊〗有遮蔽物的草地上奔跑,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发现。 考虑好离开这所房子的方法,孟晋扬就要接着考虑该怎么安全地带顾成溪离开萧齐的势力范围。 但是这个时候,孟晋扬突然听见了萧齐的脚步声,他怎么又來了? 萧齐气冲冲地闯进卧室里,然后走到床边,毫不犹豫地抬起手,给了顾成溪一个耳光,“贱/人!你给我醒过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孟晋扬根本就洝接惺奔淅瓜孪羝搿?br /> 但是当萧齐又扬起手掌准备给顾成溪第二个耳光的时候,孟晋扬挡下萧齐,然后用尽全力给了萧齐一拳。不打他不解恨! 萧齐洝接邢氲桨⒐腔岽蜃约海詠聿患胺从Γ采亟酉铝苏庖蝗5前⒐钦庖蝗攀挡磺幔羝刖醯米约旱奈逶嗔己孟褚黄鹚榱恕?br /> 顾成溪被疼醒了,还洝揭馐兜椒⑸耸裁础5强吹矫辖锎蛳羝耄顺上挂晕潜幌羝胱グ耍宰约翰虐ち艘话驼啤?br /> 孟晋扬示意顾成溪不要说话,要先听萧齐说什么。 可是萧齐捂着腹部,在地上抽搐着,连呻/吟声都发不出來,还怎么说话? 顾成溪用眼神问孟晋扬:你不会把人给打死了吧? 孟晋扬一脸的无所谓:打死正好。八十六、幸或者不幸 八十六、幸或者不幸 眼看着躺在地上的萧齐已经快要缓过來劲了,顾成溪赶紧示意孟晋扬把萧齐扶起來。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还是在萧齐的地盘上,事情闹大了总归是不好。 孟晋扬万般不愿,但是在顾成溪的眼神威慑之下,还是走到萧齐的身边,把他扶了起來。只不过孟晋扬在顾成溪看不见的地方偷偷使坏,装作很不小心地用手碰了一下刚刚萧齐挨了一拳的地方。 说是碰,但是孟晋扬的力气就算只是碰一下也够萧齐再多疼上几分钟了。 “大哥,你洝绞掳桑俊泵辖锼档溃拔腋詹艣〗有看清楚那是你,我还以为是谁要來暗杀……” 萧齐打断孟晋扬的话,“你出去。”萧齐现在洝接行那樽肪棵辖锸遣皇枪室獯蛩模衷谧钪匾氖虑槭钦夜顺上阏耍?br /> 孟晋扬怎么可能出去?萧齐现在的状态明摆着是要对顾成溪动粗,孟晋扬绝对不会出去把顾成溪置于危险之中。 可是孟晋扬却找不到理由留在卧室里。 顾成溪被萧齐一直盯着,所以不敢再用眼神示意孟晋扬,只好故作生气地说道,“萧哥命令你出去,你是不是听不懂?” 听到顾成溪的声音,萧齐心里刚刚落下去的怒火又被点燃了,也不管孟晋扬是否离开,萧齐就开始质问顾成溪,“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勾搭上张敬的?” 张敬?顾成溪还真的不认识这个人,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叫做张敬的人,你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听到张敬的名字,孟晋扬就知道芮季屿恐怕已经和“黑狱”里的人联系上了,说不定已经确定了合作关系。 萧齐听到顾成溪否认他认识张敬,也不生气,而是打开床头桌子的抽屉,竟然从里面拿出一条带着倒刺的鞭子。 孟晋扬一看,这还得了!难道要让顾成溪当着自己的面被别的男人甩鞭子吗?!他孟晋扬从來就不是一个这么窝囊的人! 所以,在萧齐刚刚把鞭子拿到手里的时候,孟晋扬就一个手刀劈了过去。萧齐绝对想不到孟晋扬会再次偷袭他,所以洝接蟹辣福馐兜缴砗笥腥送迪氖焙颍丫裁炊纪砹恕?br /> 孟晋扬夺过萧齐手里的鞭子,直接在萧齐的身上甩了几下,但是已经昏了过去的萧齐洝接腥魏蔚姆从Α?br /> “本來想着放你一马,可是谁让你这么不上道?居然敢动我的人,杀了你算便宜你。”孟晋扬找來了一个绳子把萧齐绑了起來,然后又用那个带着倒刺的鞭子再绑了一次。 顾成溪看到鞭子上的倒刺直接刺进了萧齐的体内,但是却一滴血都洝接辛鞒鰜怼?br /> “我们真的把萧齐给绑起來了?”顾成溪还有点不敢相信,“那接下來我们要怎么办?” 孟晋扬揉了揉顾成溪的脑袋,“怕什么?一切有我。” 顾成溪摇头,“我洝脚拢皇怯幸坏愕P摹O艏夷敲炊嗟谋o冢颐悄芘艿贸鋈ヂ穑烤退闩艹鋈チ耍飧龀鞘卸际窍艏业牡嘏蹋颐悄艽诱飧龀鞘刑映鋈ヂ穑烤退阄颐钦娴幕氐搅思遥墒且院竽憔秃拖艏医嵯铝肆鹤印?br /> 孟晋扬直接用火热的吻堵住了顾成溪还在喋喋不休的唇。 “别闹,我正在说话呢!”顾成溪被孟晋扬吻得已经忘记自己刚才设想到哪里了。 孟晋扬说道,“在我的怀里,你居然还有心思考虑别的事情,该罚。”于是孟晋扬惩罚性地撕咬着顾成溪的脖子。 突然,孟晋扬把顾成溪放在床上,自己则站了起來走到萧齐的身边,用一块毛巾蒙上了萧齐的眼睛,用另一块毛巾堵住了萧齐的嘴巴。 顾成溪一看这架势,就说道,“喂,你不会是现在就想做吧?我好像刚刚才夸过你的自制力提高了,怎么现在就把持不住了?” 孟晋扬带着一脸坏坏的表情靠近顾成溪,“洝桨旆ǎ液臀业纳硖宥枷肽懔恕!?br /> 顾成溪也想孟晋扬,但是,“萧齐不见了,他手下的兄弟应该会很着急的,你确定我们现在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孟晋扬语气里带着嘲讽,“就萧齐手下的那群猪,等他们发现萧齐不见了的时候,恐怕天都已经黑了。” 顾成溪无奈地看着孟晋扬,“不要这么小瞧他们,特别是那个邵哲,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个人。” “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孟晋扬说道,“戎皓龙看着他呢。” “皓龙也來了?”顾成溪激动了,“我已经很久都洝接屑恕!?br /> 孟晋扬有些后悔提到戎皓龙这个人了,“皓龙、皓龙,总是叫得这么亲热。” 顾成溪大吃一惊,孟晋扬这是吃醋了??顾成溪偷笑,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一想到自己以前总是因为孟晋扬和别人上床而吃醋,顾成溪就觉得非常不公平。现在终于轮到孟晋扬吃醋了,顾成溪能不高兴吗? 顾成溪在心里高兴了几分钟之后,终于想起來安慰孟晋扬了。 “晋扬?”顾成溪这样喊着。 但是孟晋扬表示很不满意这个称呼。 “呃……扬扬?”顾成溪吐出这两个字之后,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孟晋扬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顾成溪泄气了,“哪个你都不满意,真难伺候。” 孟晋扬抱着顾成溪翻了一个身,让他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免得压到他肩膀上的伤口。 “你喊我‘老婆’吧。”孟晋扬说道。 “什么?”顾成溪揉了揉耳朵,“我洝教戆桑磕闳梦液澳恪掀拧裁矗俊?br /> 孟晋扬说道,“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挣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买一所大房子和弟弟生活在一起,然后再和一个女人结婚生子,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你都记得?” “是啊,我都记得。”孟晋扬抱紧顾成溪,“对不起,这辈子你大概是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做你的老婆一辈子。就是不知道你要不要?” 顾成溪的眼睛湿润了,他曾以为认识孟晋扬是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可是现在看來,这似乎要成为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顾成溪吻上孟晋扬的唇,郑重地承诺道,“老婆,我会爱你一辈子的。”八十七、情况的发展 八十七、情况的发展(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