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5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5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5部分在孟晋扬的心里,顾成溪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人。 最后,孟晋扬亲了亲顾成溪的唇,“成溪,我爱你。” 顾成溪抬起手抚摸着孟晋扬的脸,“晋扬,我也爱你。” 放下怀里的顾成溪,孟晋扬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一瘸一拐地拿着医疗箱走了出去。 萧齐看到医生出來了,根本就洝轿室缴顺上那榭鋈绾危侵苯臃愿朗窒碌娜耍鞍阉铣鋈ィ恿恕!毕羝肟醇飧鲆缴托姆场?br /> 孟晋扬本來还在考虑用什么办法能够顺利地离开这里,但是洝接邢氲秸庖蔡忱恕?br /> 在这个医生被扔出去了之后,萧齐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 萧齐來到顾成溪的床边,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发现他身上的温度的确降下來了一点,整个人也突然好像有了求生意志一般,不知道刚才那个医生到底对顾成溪说了一些什么。 突然,萧齐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阿哲,快把刚才的医生给我抓回來!” 邵哲也不敢问为什么,立即去执行命令了。但是晚了,孟晋扬早已换回了正常的衣服,丢掉了假胡子,腿也不瘸了。邵哲根本就洝接屑辖铮退愦铀纳肀吲芄膊恢浪褪亲约阂サ娜恕?br /> 一场无用的追逐过后,邵哲回來把洝接凶サ饺说慕峁ǜ娓羝搿?br /> 萧齐并洝接猩八懔耍绻娴氖敲霞业娜耍撬欢ɑ嵩賮淼摹!?br /> “水……”顾成溪突然睁开眼睛,看着站在床边的萧齐。 邵哲很有眼色地倒了一杯水放在萧齐的手上,让萧齐來喂顾成溪喝下去。 萧齐端着水,还是一成不变地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顾成溪一脸疑惑地看着萧齐,“萧哥,你怎么了?”其实顾成溪想问的是,你的脑袋是被门夹了吗?怎么会问这种无聊的问睿?br /> 萧齐把水杯放在顾成溪的嘴边,“慢点喝。” “嗯。”顾成溪真的是渴极了,因为刚才在梦里好像有一个人把自己嘴里的水分都给吸干了。 是的,刚才顾成溪做梦了,而且是一个美梦。唉,算了,顾成溪想,何必自欺欺人,那个梦也不算是美梦了,只不过是梦到了孟晋扬而已。梦中的孟晋扬长得很丑,但是却很爱自己。你说,这算不算是自欺欺人? 萧齐问顾成溪,“你还记得刚才那个医生对你说了什么吗?” “什么医生?”顾成溪更加疑惑,“萧哥,今天你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呢?” “傻瓜,你难道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吗?”萧齐说道,“那个医生你不记得也好,长得很丑,腿上还有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真是不知道他究竟用的什么办法把你治好的。” “噗……”顾成溪把喝进嘴里的水喷了出來,“咳咳咳……” “不是已经告诉你要慢点喝吗?”萧齐抽出两张卫生纸把顾成溪喷在自己脸上的水擦干净。 “对不起,萧哥。”顾成溪只是太过于激动了。 一想到孟晋扬真的洝剿溃顺上淖旖蔷椭共蛔〉厣涎铮灰幌氲侥蔷洹拔野恪本谷皇钦娴模顺上恼判木涂计涣似饋恚灰幌氲矫辖锼党龅摹暗任摇保顺上途醯迷谡饫锎乓丫皇悄敲茨寻玖恕?br /> 萧齐看不懂顾成溪的表情,“为什么这么高兴?说出來也让我高兴高兴。” 顾成溪说道,“我刚才做梦,梦见了一个老神仙,他说我近期很有可能发一笔大财,所以让我多出去走走。” “是吗?”萧齐问道,“那老神仙有洝接懈嫠吣闶嵌啻蟮囊槐什聘唬俊?br /> 顾成溪本來以为萧齐会问自己想去哪里走走,那么自己就可以出去找孟晋扬了,洝接邢氲较羝氲牟嘀氐愫妥约旱牟灰谎?br /> 顾成溪只好顺着萧齐的话说道,“应该是一千万左右吧。” “一千万对你來说就是一笔大财了吗?”萧齐笑着说道,“你來‘冥界’之后,我把你的酬劳定为每月一百万,那么十个月之后你就有一千万了。” 顾成溪的嘴角抽了抽,突然不想跟着孟晋扬离开了,怎么办?七十七、你究竟在哪儿 七十七、你究竟在哪儿 也许是因为知道了孟晋扬还活着,所以顾成溪的心情很好,病也好得很快。 不过半个小时而已,顾成溪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 由于之前发烧,顾成溪的身体出了很多汗,睡衣和睡裤不仅被汗浸湿了而且还紧紧地黏在身上,真是让顾成溪觉得不舒服极了。所以烧刚退,顾成溪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浴室里泡个热水澡。 但是刚把衣服脱了,顾成溪就从浴室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身体上布满了红色的印迹。对于这些痕迹,顾成溪一点都不陌生。但是顾成溪觉得奇怪的是,他完全洝接斜幻辖锴孜歉硖宓挠∠蟆?br /> 莫非……顾成溪猜想,莫非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这些痕迹的是萧齐?所以孟晋扬才会安慰自己就算被萧齐碰了也洝焦叵德穑?br /> 顾成溪有些烦躁,看來萧齐已经忍耐不下去了,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讯息。顾成溪真的不知道如果萧齐真的发起飙來会是什么样子的。 蓦地,顾成溪觉得自己的半边脸有些红肿,好像被谁打了一巴掌似的,难道这也是萧齐做的? 可是顾成溪想了想刚才萧齐对待自己的态度,也洝接惺裁床欢跃⒌牡胤桨 W苤涿畹匕ち艘话驼疲顺上衷诰醯梅浅7浅5挠裘啤?br /> 突然,浴室的门被敲响了。 萧齐在门外说道,“成溪,我给你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萧齐打算继续之前自己洝接凶鐾甑氖虑椋缘艄顺上?br /> 听见萧齐的声音,再从镜子里看到身上的吻痕,顾成溪不得不紧张了起來,“谢谢萧哥。你把衣服放在门口吧,我一会儿再拿。” 门外洝搅松簦俏辶胫又螅羝胗炙祷傲耍粢脖涞煤芾涞俺上拧!?br /> 这下顾成溪更慌了,虽然孟晋扬告诉他就算被萧齐碰了也洝焦叵担且仓皇敲辖锇参抗顺上幕岸选?br /> 顾成溪太了解自己与孟晋扬了,先不提自己感情与身体的双重洁癖,就单说自己如果真的被萧齐碰了的话,那么孟晋扬的心里恐怕一辈子都会有一个疙瘩。 所以顾成溪一定要想办法躲过这一劫。 门外的萧齐已经很不耐烦了,“成溪,你再不开门我就直接闯进去了。” “等一下!”顾成溪找了一个浴袍穿在身上,把自己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脸,直到两边的脸都变得红扑扑的,然后顾成溪才打开浴室的门。 萧齐在门口眯着眼看着双颊通红的顾成溪,一脸欲求不满的品相。 顾成溪按压着脑袋,痛苦地说道,“萧哥,我好像又发烧了,我想去休息一会儿。” “你在害怕什么?”萧齐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顾成溪的脸,“你也真舍得打?” 顾成溪装糊涂,“萧哥,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的脑袋真的快要炸掉了。” 萧齐突然抓着顾成溪的手腕,逼迫顾成溪与自己对视,“你莫不是忘了孟晋扬已经死了的事实吗?他已经死了,你洝降难≡窳恕T谡飧鍪澜缟希阄ㄒ豢梢砸揽康娜酥皇O挛乙桓觥!?br /> 萧齐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顾成溪的病好了之后就一点都不为孟晋扬的死而伤心?如果顾成溪特意选择把孟晋扬的死遗忘掉,那么他一定会逼迫顾成溪再次想起來! 顾成溪这才意识到自己生病之前与生病之后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也难免萧齐会生疑。顾成溪暗骂自己太大意了,差点害了孟晋扬。 可是顾成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表现出真的把孟晋扬死了的事情忘记了。 于是顾成溪突然咬上萧齐的手腕,发疯般地怒吼着,“你混蛋!我已经忘记了,你为什么要让我想起來?!孟晋扬洝接兴溃∷麤〗有死!” 萧齐的手掌扬了起來,顾成溪下意识地闭上眼,但是这一巴掌却迟迟洝接新湓谒牧成稀?br /> “唉……”萧齐突然把顾成溪抱进怀里,“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家吧。”顾成溪天真地说道,“萧哥,你是一个好人,以后你会遇到一个比我更适合你的人。” 萧齐洝接兴祷埃皇窃诠顺上獩〗有防备的时候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脖子上,顾成溪立即昏了过去。 萧齐把顾成溪抱了起來,却洝接邪阉旁诖采希亲叱鑫允蚁侣ィ缓髞淼揭桓龇棵徘埃愿朗窒拢鞍训叵率业拿糯蚩!?br /> “别怪我狠心。”萧齐对怀里的顾成溪说道,“这是你逼我的。” 顾成溪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话会把萧齐逼到这种地步上,如果时间重新來过,顾成溪绝对不会再说出要回家之类的那种话。 因为几个小时之后顾成溪醒來,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多出了一个铁环,从肩胛骨的下方刺穿了整个肉身,像是在肩膀上打了一个洞,然后戴着大耳环,只不过这个大耳环的后面还拖着长长的铁链。 嗬,看到自己的这副惨样儿,顾成溪居然还笑了出來,但是一笑,胸腔就震动着,又带动着铁环也动了起來,疼得顾成溪的上下牙齿直打颤。 顾成溪不敢再随便乱动了,毕竟穿肉这种疼法他实在是忍受不了,疼得他直想落泪。 萧齐感觉到顾成溪要醒了,所以來到就下到地下室里,來到顾成溪的身边。 “我喊你一声‘萧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顾成溪的眼睛里洝接卸嘤嗟那樾鳎芷骄玻芷骄玻孟窦绨蛏厦鏇〗有那个玩意儿似的,完全脱离了萧齐的控制。 萧齐抚摸着穿透顾成溪肩膀的那只铁环,眼里带着说不出的愉悦,“这下子,看你还如何离开我?” 顾成溪不说话,他相信,不管发生什么,孟晋扬一定会找到他的,一定会! 可是下一秒钟,萧齐说出的话就打破了顾成溪所有的希望,“你在想那个医生吗?很可惜啊,他已经被我杀死了。” 顾成溪的心难受得厉害,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萧齐的话。 孟晋扬,你到底在哪儿?顾成溪在心里呼喊着,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七十八、对付萧齐的方法 七十八、对付萧齐的方法 在顾成溪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孟晋扬也正在为了他而想办法。 “晋扬,你打算怎么把成溪从萧齐的身边抢过來?”芮季屿提醒道,“我们现在可只有四个人。” 孟晋扬反问,“你说呢?你除了带來了那个警察,还有别的人吗?” 芮季屿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洝接校 ?br /> 一听到芮季屿的话,凌溪就一肚子的气,“我们通知你前來帮我们,意思是让你带几个功夫好的人來,可是你倒好,你自己跑來有什么用?!” 芮季屿反驳道,“我不是带了人吗?那个戎皓龙难道不是人吗?” 凌溪看了一眼被他们绑在一旁并且堵着嘴巴的戎皓龙,对芮季屿的气就更不打一处來,“他是个警察,你把他弄來,咱们不想惹事都不行!” 芮季屿顿时觉得自己就是吕洞宾,被凌溪这条狗咬了一口,“你把戎皓龙放在你自己的房子里放了那么长时间,我不把他带出來,他肯定已经死掉了,而且臭掉了,好吗?” 好吧,凌溪自知理亏了,“我也洝接邢氲阶约夯岜槐澜舜蠛@铮业笔被瓜胱呕丶遗阏飧鼍旌煤猛嫱娑亍!?br /> 被绑着的戎皓龙瞪了凌溪一眼,在凌溪看來,这个眼神还颇有几分哀怨的气息,但是戎皓龙的真实意思是他一定要杀了凌溪。 孟晋扬示意凌溪把戎皓龙给放了。 在放开戎皓龙之前,凌溪说道,“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戎皓龙也算是警察中的精英了,绝对有能力把那个城市的邪恶势力搅得不能安生,可是他却被这些人绑了整整大半个月的时间,而且一直找不到逃脱的机会。可想而知,戎皓龙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挫败。 戎皓龙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不能扳倒孟晋扬。对方的强实力是一个方面,主要方面还是因为自己太弱了。 所以,当凌溪把戎皓龙放开的时候,他并洝接凶龀龃躺泵辖锏木俣<热患疾蝗缛耍腔故窍劝卜质丶旱暮谩?銮胰逐┝靼紫衷诘牡蔽裰笔前殉上瘸鰜恚渌乃饺硕髟箍梢陨院笤偎怠?br /> 其实,孟晋扬他们三个人还是很佩服戎皓龙的,毕竟洝接心母稣H嗽诒话罅舜蟀敫鲈轮蠡购推绞币谎卸匀纭?br /> 戎皓龙是个人才,孟晋扬早就有想要把他收归于自己旗下的打算。这次的时机也很好,孟晋扬正好可以借营救顾成溪的契机收买戎皓龙。 凌溪问戎皓龙,“饿了吗?我可以给你做饭,当做是老子绑了你那么多天的补偿。” 戎皓龙也不矫情,直接点头,“的确饿了。” 芮季屿向凌溪撒娇,“小溪溪,我也饿了……” 凌溪立即恶寒了一把,“我做的饭你也敢吃?” “那个警察都敢吃你做的饭,我有什么不敢?”芮季屿又拉上一个垫背的,“晋扬也要吃的,所以你要做得好吃一点。我被你毒死了不要紧,万一晋扬也被你毒死了,那你就罪过了。” 凌溪撇嘴,像孟晋扬这种手上沾满了血腥的人如果真的被自己毒死了,佛祖一定会奖励自己一朵大红花的。 孟晋扬示意凌溪把戎皓龙带进厨房里,他和芮季屿也好商量事情。 “跟我走。”凌溪催促着戎皓龙,“想吃饭的话,就來给我打下手。” 待凌溪和戎皓龙进了厨房之后,芮季屿问孟晋扬,“你洝接型ㄖ⑿履慊够钭牛阋膊慌旅霞衣姨祝俊?br /> “有阿新在,什么都不是问睿!泵辖锼档溃霸僬撸乙蚕虢璐嘶岫土对冻浚暇刮以缇陀邪衙霞业氖挛窠桓冻縼泶淼拇蛩恪!?br /> 芮季屿不明白,“孟家主人的位置,不是谁想坐谁就能坐得稳的。你确定远晨能够处理得來?我对你这个弟弟可是洝绞裁葱判模枚硕说脑谧约旱墓纠锞尤欢寄芎妥约旱脑惫ひ黄鸨话蠹埽宰永锞烤褂袥〗有一点安全意识?他还害得阿新的眼睛……” 提到池正新的眼睛,芮季屿就说不下去了。 “阿新的眼睛会好的。”孟晋扬不是在安慰芮季屿,他只是对邹绍闲的医术很有信心而已。 “嗯。”收起伤心事,芮季屿说道,“我们都知道,这个城市较大的组织除了‘冥界’之外,还有一个组织叫做‘黑狱’,听说这两个组织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这两天经过我的观察,这个传言是真的,所以我们想要对付‘冥界’,最好和‘黑狱’结成联盟。” 黑狱和冥界?两个组织的名称都和修罗地狱有关系,所以孟晋扬问道,“这两个组织的前身是同一个组织吗?” 芮季屿撇撇嘴,“我辛辛苦苦查了几天查出來的东西,结果你一下子就猜出來了,真洝骄ⅲ ?br /> 孟晋扬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眉头紧皱,“废话少说。” “又凶我。”虽然对孟晋扬的态度不满意,芮季屿还是说道,“其实‘冥界’和‘黑狱’里的人在几年之前都属于一个叫做‘修罗’的组织,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组织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连残渣都找不到。但是仅仅过了一个月,‘冥界’和‘黑狱’这两个组织就产生了,首领分别是萧齐和张敬。” “有意思。”孟晋扬说道,“这个张敬你仔细查过了洝接校俊?br /> “洝接小!避羌居煲簿醯米约和〗用的,“我只查到这个张敬有一个同**人叫做林一,其他的什么都查不到。我个人感觉‘黑狱’的发展前途比‘冥界’要强上很多,最起码它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接着查。”孟晋扬说道,“着重点在林一的身上,从林一入手应该比从张敬入手要简单得多。” 芮季屿干劲满满,“我的人应该快到了,我这就派人去查去。听说这个林一长得十分可爱,我的心已经抑制不住要跳出來了!” “……”孟晋扬本想劝芮季屿不要惹事,但是突然眉头微拧。他的肩膀从刚才开始就疼得厉害,孟晋扬想,应该是那天爆炸被伤着了。 【说明:企鹅起名无力,所以只能借用企鹅其他书里的人物和组织名称,比如说“黑狱”、张敬和林一,但是这和其他书里的内容洝接腥魏蔚墓叵怠A硗猓恍慌笥衙且恢钡闹С郑 ?br />七十九、男人之间的较量 七十九、男人之间的较量 现在回想起來那天爆炸时的情况,不管是孟晋扬还是凌溪都会再次为自己的命运捏上一把汗。 那天爆炸的同时,孟晋扬把凌溪和池正新抱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就跳进了大海里面。 背后被灼伤了,这是孟晋扬刚开始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再后來,孟晋扬便昏了过去。 本來以为这一次逃不出死神的手掌心了,可是等到孟晋扬醒过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海水冲击到了一个海滩上,居然还活着,凌溪还在自己的怀里,但是池正新却不见了踪影。 孟晋扬以为是自己弄丢了池正新,所以很是自责。毕竟左膀和右臂,不管弄丢哪一个,对于孟晋扬來说那就是彻骨的疼痛。 当时孟晋扬和凌溪被海浪冲到了临海的另外一座城市,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池正新还活着的消息。 好在所有城市之间的消息流通得还算迅速,孟家派出很多人寻找当家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凌溪和孟晋扬的耳朵里。在孟家能够指挥那么多人同时行动的除了孟晋扬就只有池正新了,所以两个人这才知道池正新还洝剿馈?br /> 可是这种大张旗鼓來找人的方式实在不像是池正新能够做出來的。 但是孟晋扬和凌溪都是聪明人,两个人很快就明白了这种消息应该是孟宏瑞故意传出來的,他虽然知道孟晋扬出事了,但是却不知道当时出事的人还有凌溪和池正新。而池正新则利用了孟宏瑞散播出來的流言,让大家都以为,孟家的当家人只是暂时的失踪而已,但是孟家主人的左膀和右臂依然在,孟家依然是坚不可摧的! 既然流言已经是这样了,孟晋扬就趁机走了一步险棋,把整个孟家留给池正新和孟远晨,而自己和凌溪则去找顾成溪,把他从萧齐的身边带回來。 一來,孟晋扬也是为了锻炼孟远晨,反正孟家是早晚要留给他的;二來,孟晋扬实在是无法忍受与顾成溪的分离了,他很想顾成溪,很想很想。 那天与顾成溪相见,孟晋扬本以为可以缓解自己的相思之苦,但是人一旦尝到甜头,就愈加难以忍耐那种对于甜蜜的渴望。 所以孟晋扬打算在与“黑狱”合作之前,再次潜入萧齐的住所,如果可以的话,能够直接带走顾成溪是最好的。 但是,以什么方式潜入萧齐的住所又成了一个难睿?br /> 凌溪是一个化妆高手,上一次孟晋扬的医生装扮就是凌溪给弄的,洝接斜幌羝肟闯鲆坏闫普馈D敲凑庖淮斡指冒绯墒裁茨兀?br /> 孟晋扬吩咐凌溪,“你去打探一下,看看萧齐的家里缺不缺佣人或者是保镖。” “啊?”凌溪不同意,“我的大少爷啊,你这样太危险了你知道吗?如果哥哥知道你在我的化妆技巧下冒这个险,恐怕这一辈子我都无法得到哥哥的芳心了。” “不入虎|丨穴焉得虎子。”孟晋扬已经打定了注意,“就算我不冒这个险,阿新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凌溪不高兴了,“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啊?切!我现在就去打探,就算你冒了这个险,将來哥哥也是我的!” 芮季屿出去打探关于“黑狱”的事情了,而凌溪也被孟晋扬用激将法激走了,然后这个房子里就只剩下戎皓龙和孟晋扬两个人。 戎皓龙已经决定在救出顾成溪之前不与孟晋扬为敌,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与孟晋扬进行基本的切磋。 所以,戎皓龙说道,“我要和你进行比试,不用任何武器,点到为止。” 孟晋扬突然想在戎皓龙的脑袋上贴上两个字,,武痴。 “好,我就和你比试一下。”孟晋扬脱了外套,“我也想知道这么多年洝接卸土叮业墓Ψ虻降淄瞬搅藳〗有。” 戎皓龙很激动,盯了孟晋扬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和他比试一番了。 “但是,”孟晋扬说道,“比试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戎皓龙已经摆好了架势,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孟晋扬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就脱掉警察的那身皮,从此以后为我所用,绝不反悔。如何?” 戎皓龙看到孟晋扬的笑容,只觉得刺眼,于是所有的心思都在想着要把孟晋扬打得笑不出來,所以毫不犹豫地说道,“洝轿暑}!开始吧!” 孟晋扬、凌溪和池正新三个人是从小一起受训的,但是他们彼此的功夫套路却不大相同。 凌溪的身体纤细,所以练功夫以锻炼身体的敏捷性为主,所使用的招数也往往能够以柔克刚,正好來对付戎皓龙; 池正新的功夫套路就和他的人一样,中规中矩,一招一式练得都很扎实,洝接惺裁椿ㄑ侨赐浅J涤茫谟氲腥说亩钥怪形尥皇ぃ?br /> 至于孟晋扬,他的功夫招式只用两个字就可以形容,,霸气。 刚说开始,戎皓龙就按捺不住率先出拳直击孟晋扬的命门,孟晋扬微微侧身躲过了戎皓龙的拳头,然后立即往后退,并洝接泄セ魉?br /> 接着,打出空拳的戎皓龙再接再厉,一个侧空翻來到孟晋扬的身后,抓住了孟晋扬的手臂,准备用力让他手臂与肩膀相连的地方脱臼。 但是洝接邢氲剑辖锿湎卵医虐碜湃逐┝慕啪挂幌伦影阉α顺鋈ァH逐┝诘厣瞎隽思溉θ缓蟛耪玖似饋恚谰刹环洌瓜胗朊辖锝幼糯颉?br /> 孟晋扬的兴致也被戎皓龙挑了起來,还真的想和他好好地打一场。所以这一次孟晋扬主动出击,也学戎皓龙直击对方的命门,想要看他怎么应对。 戎皓龙洝接邢氲矫辖锘崮7伦约旱恼惺剑皇奔錄〗了应对的策略,只好见招拆招。可是慢慢地,戎皓龙就落了下风,因为他过于被动了。 最后,孟晋扬估摸着凌溪快要回來了,于是认真了起來,两三招就制服了戎皓龙。 戎皓龙的眼神还是显示着他很不服气,所以孟晋扬准备再给他一次机会。八十、收为己有 八十、收为己有 孟晋扬已经掌握了戎皓龙出拳的套路,就算再给戎皓龙一次机会,他还是轻易地被孟晋扬制服了。 “怎么样?”孟晋扬的一只手钳制着戎皓龙,另外一只手则放在戎皓龙的脖子那里,只要孟晋扬这一秒钟想杀了他,戎皓龙就绝对活不过下一秒。 “我输了。”戎皓龙也是一条汉子,输了就是输了,洝绞裁创蟛涣说摹?br /> 孟晋扬放开戎皓龙,说道,“记得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警察,而是我孟晋扬的人。” 戎皓龙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答应了什么。让他不再做警察,可以。但是让他成为孟晋扬的手下,怎么可能?!戎皓龙做不到! 戎皓龙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孟晋扬这种组织头头,靠着各种违法的交易赚钱,然后横行霸道,鱼肉乡里。虽然孟家做得不是那么的过分,但是孟晋扬绝对绝对不能算是一个好人! 所以戎皓龙肯定地说道,“我可以不做警察,但是我不能违背我的信念,成为我曾经最恨的那种人。” 孟晋扬知道戎皓龙的心里有个坎儿,于是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孟家所有的收入都是合法的。毒品,孟家的组训是不能碰,所以我根本不做毒品生意;军火,孟家的组训是不能多碰,所以我只是进行少量的军火交易,但是我有国家授予的正规的交易权;至于平常一些组织经常经营的情/色生意,我也是不碰的,因为我嫌这样赚來的钱脏。除此之外,你还想知道什么?” 戎皓龙洝接邢氲矫辖锘崞叫木财囟宰约核嫡庑馐翟谑浅趿巳逐┝南胂蟆?br /> 其实孟晋扬说出的话,戎皓龙已经相信了。毕竟这五年來,戎皓龙一直想要抓孟晋扬的把柄,却什么都抓不到。这极有可能是因为孟晋扬什么都洝阶觯匀逐┝攀裁窗驯甲ゲ坏健?br /> 也许为孟晋扬所用也洝绞裁矗逐┝耄蛞幻辖镎娴淖隽耸裁床环ǖ氖虑椋敲瓷钊朊霞也皇歉馨岩磺卸嫉鞑榍宄穑?br /> 但是,戎皓龙还是觉得洝接邪旆绯瞿且徊健1暇梗旌土髅ナ峭耆煌牧街种耙怠H逐┝ε伦约阂坏┛绯稣庖徊剑驮僖矝〗有办法找到回去的路了。 孟晋扬看出來戎皓龙的犹豫,于是说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打败我,你什么时候就可以自由地选择去留了。但是现在,你必须归我派遣,是个男人就要为说过的话负责,不能反悔。这点觉悟,你还是有的吧?” “当然有。”被孟晋扬一激,戎皓龙就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说到做到。以天起誓,我戎皓龙从现在开始听你派遣,绝不反悔。” “很好。”孟晋扬很满意今天的收获,“我果然洝接锌创砟悖歉龆ヌ炝⒌氐暮鹤樱膊煌魑乙郧按硎Я四敲炊嗌绷四愕幕帷!?br /> 戎皓龙的额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孟晋扬掏出手帕递给戎皓龙,“把头上的汗擦干净,凌溪快要回來了,你最好别让他看出來你和我打了一场。这个凌溪,虽然平时嘴碎了一些,但是护我却护得厉害。”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戎皓龙的心里很不舒服,比刚才输了比赛更加不舒服。接过手帕,戎皓龙不自觉地想到了顾成溪,他也是一个喜欢用手帕的人,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唉,戎皓龙的心里闷闷的,为什么不管是顾成溪还是凌溪,他们都喜欢孟晋扬?还有一个池正新,也是为了孟晋扬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就算眼睛都瞎了还在为了他们孟家鞠躬尽瘁。孟晋扬真的值得这些人这么做吗? 之前听他们之间的对话,戎皓龙能够听得出來,凌溪真正想要在一起的人居然是那个池正新。原來凌溪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可是戎皓龙记得之前在自己的家里,凌溪总是有意无意地勾/引自己,那又是为了什么? 戎皓龙想不通,所以就一直在心里闷着,做什么都好像提不起兴致來。 孟晋扬和戎皓龙刚刚把两个人打斗过的战场清理干净,凌溪就回來了。 “结果如何?”孟晋扬问道。 “算咱们幸运。”凌溪说道,“我刚刚打听出來,萧齐的住处缺了几名保镖。昨天一个保镖好像是因为不小心闯进了不该进的地方所以被萧齐打死了,很不幸的是,萧齐那里的规矩就是连坐制,所以一个保镖出了差错,其他的保镖也要跟着受罚,于是他们全都被打死了。”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实行连坐制?戎皓龙真的是连想都不敢想,可是它的的确确存在! 孟晋扬倒是洝绞裁刺蟮姆从Γ肿佣嗔耸裁茨穸加校摆そ纭笔敌辛埔膊凰闾孑狻?br /> 既然萧齐那里缺保镖,那么孟晋扬就去那里做两天保镖好了,这种身份应该更容易见到顾成溪才对。 “马上替我装扮。”孟晋扬真的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了,他想顾成溪快要想疯了,“我现在就要去应聘保镖这个职位。” “好。”凌溪嘱咐孟晋扬,“轻易不要让自己的脸碰到水,否则你就露馅了。” 孟晋扬点头,“知道了,我会小心。” 戎皓龙突然说道,“我也要去,营救成溪我也有份。” 孟晋扬和凌溪同时看着戎皓龙,在考虑要不要让他也跟着。 戎皓龙说道,“他们肯定洝接屑遥晕也挥米鞍纾谛卸!?br /> 戎皓龙的名气很大,但是见过他的人的确很少。所以,孟晋扬说道,“那你也跟着吧,反正他不止缺少一个保镖。” 凌溪揉了揉脑袋,“那我要不要也跟你们一块去呢?毕竟也洝接腥思野 !?br /> 戎皓龙看了一眼凌溪,“就你这细胳膊细腿儿,哪像一个保镖啊?他们是不会雇佣你的。” 凌溪冷哼了一声,话里带刺,“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打不过我这细胳膊细腿儿。” 戎皓龙被凌溪呛了一句,心里很不爽,但是却洝接兴祷胺床盗柘昧柘档氖鞘祷啊?br />八十一、慢慢地靠近 八十一、慢慢地靠近 为了安全和质量的保证,萧齐家里雇佣的保镖都是从特定的保镖公司里精挑细选出來的。 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可见萧家的保密工作做得的确不太好。但是即使是这样,却也很少人知道这家保镖公司的名字。 可是这点小事怎么能够难倒孟晋扬。这个城市只有数十家保镖公司,稍作排除,孟晋扬就把目标定在了一个叫做“万行”的公司上。 这家公司的规模不是很大,公司所处的位置也很奇怪,是在一片居民区里。 孟晋扬打听了一下,了解到这片居民区已经有很多年洝接蟹⑸シㄊ录土鞘械母鞲霭锱梢埠孟袷诱馄用袂兀硬淮蛉耪饫铩K悦辖锵耄缥抟馔獾幕埃蛐芯褪撬业哪歉龉尽?br /> 万行公司每一年只招聘一次,每一次只招聘五个人,然后对招聘进來的人进行单独的培训,不论成绩好坏都只能在两年之后才能上岗就业。并且在这两年期间,这五个人的衣食住行都是“万行”集团全权负责的,他们只用认真训练就可以。 万行公司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这些保镖的质量,但是美中不足的是,这样的制度直接导致他们保镖的数量非常稀少。如今又被萧齐一下子杀了很多个,可想而知,万行公司必然是缺人了。 今年的招聘时间本來已经过去了,但是因为萧齐的虐杀,万行公司不得不再次进行招聘。这就给了孟晋扬和戎皓龙一个绝佳的靠近萧齐的机会。 孟晋扬和戎皓龙的功夫都很棒,所以就在应聘的时候立即得到了万行公司负责人的青睐。 人一旦有本事,他就有资本提出各种要求。所以孟晋扬和戎皓龙所提出的要求就是他们必须要立即上岗,不需要经过任何的培训。 万行公司正是缺人的时候,但是他们却并未因此而失了原则,无规矩不成方圆的意义不止是中国人懂得。 为了早一点见到顾成溪,孟晋扬和戎皓龙提出要与万行公司的教练进行一对一的比试,只要他们能打得过所有的教练,他们就有资格跳过培训。 万行公司同意了孟晋扬和戎皓龙的提议。过程不用细说,孟晋扬和戎皓龙的全胜是洝接幸馔獾摹?br /> 这天上午,两个人刚刚加入了万行公司,成为其中的一员。下午,邵哲就特意來到这家公司里挑选新的保镖,很是凑巧。 孟晋扬和戎皓龙的功夫都很合邵哲的意,所以他们被邵哲亲自挑中然后直接就被带走了。 在签署合同的时候,孟晋扬和戎皓龙终于明白,为什么万行公司的人被萧齐杀了那么多个,他们却洝接凶肪俊T瓉肀o诤凸椭鞯墓陀逗贤坏┥Вo诘男悦捅荒笤诹斯椭鞯氖掷铮巧撬廊竟椭鞯囊庠浮?br /> 孟晋扬和戎皓龙被邵哲带进去往萧家的车里,孟晋扬的心里难得的起了波澜,终于要见到成溪了。 “记住,”邵哲说道,“在萧家,大哥的话是绝对的。你们想要活得时间长久一点,就要做一个听话的机器。明白了吗?” 戎皓龙立即说道,“明白了。” 孟晋扬还真的不习惯听从别人的命令,但还是模仿戎皓龙的语气,说道,“明白了。” 车开到萧家,孟晋扬再次进到了萧家的房子里,邵哲指着一扇屋门对孟晋扬说道,“你就站在这里守着,记住除了大哥,就连我也是不能随便靠近这里的。随意靠近者,格杀勿论,包括我。” 说完,邵哲就带着戎皓龙离开了。 孟晋扬看着自己身后的这扇门,不知道门的后面是什么。但是,孟晋扬的手却无意识地抚摸上这扇门。 “你在做什么?”萧齐突然出现在孟晋扬的身后。 “回冥主的话,我是新來的保镖,所以不太懂规矩。”孟晋扬在答非所问,借此转移萧齐的注意力。 “既然是新來的,那你必定知道之前的保镖是怎么死的了?”萧齐的话语里透露着对眼前的人的威胁。 孟晋扬不想卑躬屈膝,但是为了顾成溪,他(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