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4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4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4部分道,“别害怕,哥带你走。”七十一、到底是真是假? 七十一、到底是真是假? 孟晋扬终究还是带着孟哲榆离开了詹家,也就等于他和詹烨修从此以后势不两立。 本來孟晋扬还打算从詹家购买一部分新式的武器用來营救远晨和顾子雨,可是现在却也因为和詹烨修的闹翻而泡汤了。 孟晋扬把孟哲榆安置在以前自己的卧室里,然后就叫來邹绍闲给他诊治。 孟哲榆身上的伤就连习惯于在别人的身上制造伤口的孟晋扬都不忍直视。 孟晋扬想,詹烨修大概是把对自己生的闷气都发泄在了孟哲榆的身上。想來也是自己的错,孟晋扬早就知道孟哲榆被詹烨修抓走了,却根本就洝接邢牍人鋈ァ?br /> 邹绍闲检查了一下孟哲榆的伤势,最后说道,“都是皮肉伤,养他十天半个月就都好了。” “确定?”孟晋扬看到孟哲榆手腕上被铁链禁锢过的地方都已经露出了骨头,“他的手腕如果不小心废掉了,我就把你关进地下刑堂里。” 邹绍闲抽了抽嘴角,再次打开已经收起來的医疗箱,嘴里还嘟囔着,“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几分钟后,邹绍闲已经老老实实地把孟哲榆的手腕和身上受了伤的地方都包了起來。 “好了。”邹绍闲说道,“我已经尽人事了,其他的只能听天命。如果他的身上真的有什么地方留下了后遗症,你也应该去找詹烨修才对。我可以为二少爷配置一些外伤药,多擦几次,伤口浅的地方就会好了。” 孟晋扬洝接兴祷埃皇鞘疽獬卣赂抛奚芟腥ト∫?br /> “别。”邹绍闲阻止池正新,“我那个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配置完外伤药后,我会亲自送过來的。” 池正新呆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是被邹绍闲讨厌了吗?还是因为那本被烧了的书吧?池正新一直在努力找,可惜最近的事情太多,耽搁了。 邹绍闲看到池正新一脸呆滞的模样,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來。自己已经生他的气了,难道他就不知道吗?还有这一脸呆滞的表情究竟是想表现给谁看的啊! 邹绍闲经过池正新的身边,用他最大的力气撞了一下池正新的肩膀,然后就离开了。 目睹这一过程的孟晋扬不禁在心里感叹到,难道人一旦谈恋爱就会变得如此幼稚吗? 孟晋扬对池正新说道,“还愣着做什么?人已经走了,你还不去追?”看着池正新傻傻的模样,孟晋扬决定找个时间一定要对他恶补一下生理知识,争取早日把邹绍闲吃进肚子里,而不是被邹绍闲吃掉。 池正新摇头,“还是算了吧,他不想见我。” 孟晋扬不再说什么,有时候旁观者清,但是不等于旁观者说的都是对的。 孟哲榆还在昏睡,一时半会儿醒不过來。 孟晋扬坐在床边,在思索着该如何救人。已经两天了,远晨已经被绑架两天了。自孟晋扬掌管孟家以來,他还是第一次让弟弟陷入危险之中。 孟晋扬的拳头不自觉地紧握着,孟宏瑞,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等了!不能再等下去了! 本來孟晋扬打算等天黑再行动,可是现在他却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孟晋扬吩咐池正新,“选出五十个兄弟,告诉他们此次任务很可能有去无回,所以全凭自愿。另外,凡是在此次任务中牺牲的兄弟,孟家负责他们的家人安稳地过一辈子。” “五十个?”池正新问道,“怕是不够吧?” “人不在多,而在于精。”对于孟家人的实力孟晋扬还是很有自信的,“难道你们一个人还打不死两个人吗?” 池正新从孟晋扬的话语里竟然听出了一丝的安慰之意,“知道了,大少爷。我会挑选精英中的精英,我们一定能够把小少爷救出來的。” “嗯。”孟晋扬计算着时间,“半个小时后,我们出发。” “我们?”池正新立即说道,“大少爷,您不能去。” “我已经决定了。”孟晋扬说道,“去准备吧。” 池正新在想,如果现在顾成溪在这里,也许大少爷会听他的话吧?可惜现在能够劝阻大少爷的人已经不在了。池正新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知道他该阻止大少爷亲自去援救小少爷,但是他却无力去阻止。 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半个小时后,已经准备好的几十个人开始分批出发了。 孟宏瑞很聪明,他选择关押孟远晨和顾子雨的地方易守难攻。孟晋扬想要直接冲进去救人,那就和送死洝绞裁戳窖?br /> 孟晋扬带着人甚至不敢靠太近,因为孟宏瑞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在关押处的周围设置了很多红外线感应区,如果不是穿着他们特制的衣服,一旦孟晋扬带着人靠近,那么关押处的警报就会被拉响,那么孟晋扬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 孟宏瑞大概以为关押处是绝对安全的,像铜墙铁壁一般,所以他一直窝在里面从來洝接谐鰜砉?br /> 但是整个关押处一百多号人,总要吃吃喝喝吧。所以孟晋扬耐心地等着,总会有机会的。 果不其然,一个小时之后,恰是中午的吃饭时间,有六个人从关押处里走了出來,想必是要去采购吃的东西。 六个人的腰都挺得直直的,腰间应该藏着枪之类的武器,两手却是空的,正适合被人偷袭。 孟晋扬和池正新以及凌溪怎么可能浪费这种偷袭的好时机? 所以,待六个人走进他们三个人的埋伏地,不过几秒钟而已,五个人的生命就被结束了,连衣服都洝接斜慌唷?br /> 还有一个人,孟晋扬只是封住了他的口却还未要了他的命,因为孟晋扬想要向他打听一些事情。 “你们抓的两个人还活着吗?”孟晋扬问道。 那个人摇摇头,一脸的恐惧。 孟晋扬脸色变了,“你摇头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死了吗?” 那个人再次摇头。 孟晋扬无奈只好让他开口说话,“不要大声喊叫,否则我会让你死得比他们五个人更惨。” “唔唔……”那个人的嘴巴被松开之后,立即说道,“不要杀我,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们什么人都洝阶ァ?br />七十二、赢了又如何 七十二、赢了又如何 那个人的话音刚落,孟晋扬就明白了。看來孟宏瑞并洝接邪讶斯匮涸谡饫铮庖话俣喔鋈擞Ω么看馐撬艘约旱拿急傅摹?br /> 孟晋扬的手放在那个人的脖子处,轻轻一拧,那个人便死了。和其他五个人相比,这个人还算是很幸运,最起码得了一个全尸。 既然孟远晨和顾子雨洝接斜还卦谡饫铮撬悄茉谀睦锬兀?br /> 这个城市虽大,但是在孟晋扬的控制之下,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除了对待顾成溪的感情之外,这还是第一次,孟晋扬觉得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不等孟晋扬吩咐,池正新和凌溪就很自觉地把死掉的六个人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他们各自换上,然后又挑选了四个功夫好的,把衣服扔给他们。 孟晋扬吩咐凌溪,“把衣服给我一套。” 凌溪立即摇头,“想穿?那你自己去抢啊。”凌溪早就被池正新嘱咐过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孟晋扬再冒险了。 “……”此时,孟晋扬真的很想撕烂凌溪的嘴。 池正新再次劝孟晋扬,“大少爷,既然我们已经确定了小少爷和顾子雨洝接斜还卦谡饫铮俏颐蔷涂梢岳肟耍皇锹穑咳绻皇窍胍ゴ康厣绷嗣虾耆穑颐遣灰欢ǚ且绱诵耸Χ冢鼪〗有必要冒着如此大的生命危险却只是为了一个小人物。” 大少爷是个聪明人,池正新相信他一定不会拿这五十个兄弟的性命开玩笑。 果然,孟晋扬考虑了一会儿便吩咐道,“撤。” 但是,晚了。 几乎是瞬间,孟宏瑞的手下全都拿着枪冲了出來,黑压压的一片,煞是壮观。 饶是孟晋扬,这种场面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终究还是打草惊蛇了,孟晋扬想,看來自己还是看轻了孟宏瑞那只老狐狸。 这六个人恐怕是孟宏瑞故意放出來的诱饵,只是为了测试孟晋扬是不是已经带着人埋伏在了周围,想必他们的衣服上安装了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孟晋扬大意了,他洝接邢氲矫虾耆鹑绱撕菪模谷挥昧跞嗣鼇碜鲇斩?br /> 枪声已经响了起來,但是却不知是哪一方先开的枪。顿时,枪声四起。 池正新和凌溪护着孟晋扬,不敢远离一步。 孟晋扬当机立断,“走!擒贼先擒王!”既然已经开战了,孟晋扬一定要把孟宏瑞杀了才能解恨!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孟家那些手下用來遮蔽的小山丘已经被对方猛烈的火力扫成了土坡。失去了遮蔽物,孟晋扬的手下顿时伤亡惨重。 而这个时候,孟晋扬他们三个人已经绕到了孟宏瑞藏身的房子后面。 池正新站在一面差不多有三米高的墙下,扎了一个稳稳的马步然后示意凌溪。凌溪默契地点了点头,踩着池正新的腿,然后爬上墙,瞬间就翻到了墙的另一面。 两秒钟之后,凌溪发出了一种鸟叫的声音,表示院子里暂时是安全的。 接着孟晋扬也踩着池正新的腿翻到了墙头上,然后伸出手拉池正新。 短短五六秒钟的时间,三个人就进到了孟宏瑞藏身的地方。 既然孟远晨和顾子雨都不在这里,那么孟晋扬则下令,凡是出现在视线里的人只管开枪,不用管对方是谁。如果恰好打死的人是孟宏瑞,那就更好。 但是三个人在这所房子里找了很久,却一个人都看不见。 孟宏瑞找的这所房子的确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这房子是以前建造的人用來度假用的,所以它的东西两面是宽阔的平地,毫无遮蔽物;北面则是人工堆成的小山丘,如今已经被夷为了平地。最关键的是这所房子的南面,居然是一个大的游泳池,是和外面的大海相连的。 所以当孟晋扬在房屋与水相连的地下室里找到孟宏瑞为了换救生衣而脱下來的外套时,孟晋扬就知道这一次又让他给逃了。 可恶!孟晋扬把手上的外套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哔,,哔,,哔,, 房子里突然传來了定时炸弹倒计时的声音! 孟晋扬把地上的外套捡起來,果然找到了一个震动遥控器,还有一张纸,上面是孟宏瑞写的话:“这一场战役终究还是我赢了。” “大少爷!快走!” 池正新和凌溪同时抓着孟晋扬的手臂,但是却也是同时,炸弹爆炸了。 孟晋扬反身把池正新和凌溪抱进怀里,然后跳入水中。 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池正新和凌溪都看到了从孟晋扬的身后窜出來的火舌包围了他们。 如果真的一起死在这里也未尝不可,池正新是这样想的,凌溪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洝接腥酥烂辖锏阶詈笤谙胱攀裁础?br /> 睁开眼睛,池正新忽然从床上坐了起來,“大少爷!” “别乱动!”邹绍闲语气不善地说道,“我刚给你扎了针,你就把它弄乱了。躺下!” 池正新好像洝接刑阶奚芟性谒凳裁矗怯治实溃按笊僖兀俊?br /> 邹绍闲摇头,表示不知道。 池正新急了,“你倒是说话啊!大少爷呢?还有你在给我上药,为什么不开灯?” 蓦地,邹绍闲手里的白色药瓶掉在了地上,映着灯光,那瓶身居然还有些刺眼。 很快,池正新就意识到了,他大概是看不到了。闭上眼睛之前的火舌,反倒成为了池正新在这个世界上看见的最后一样东西。 池正新还洝侥压奚芟芯鸵丫夹奶哿耍拔一岚涯阒魏玫模乙欢ɑ岚涯阒魏玫摹?br /> 池正新不担心自己,却不得不担心大少爷。如果那火舌能够把他的眼睛灼瞎,那么大少爷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凌溪呢?”池正新问道,“他有洝接惺拢俊?br /> 邹绍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凌溪和晋扬的尸体我们都洝秸业剑蟾攀瞧酱蠛@锩嫒チ恕N颐腔乖谂φ遥窍M淮蟆!?br /> “尸体?”池正新不相信,“我都洝剿溃窃趺纯赡芩懒耍俊?br /> 邹绍闲说道,“你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他们的最佳营救时间早就过去了。” 听到邹绍闲的话,池正新的眼泪流了下來,再次灼伤了眼眸。七十三、为什么不是我 七十三、为什么不是我 虽然孟家有意封锁信息的外流,但是孟晋扬生死未卜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池正新猜想,这个消息大概是孟宏瑞故意找人散播出去的。 整个城市曾经忌惮孟晋扬势力的组织如今都在蠢蠢欲动,好像在等孟家轰然倒塌,好來分得一杯羹。 但是这些组织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知道,孟晋扬的左膀和右臂还在。 孟宏瑞大概不知道那天爆炸的时候凌溪和池正新也在场,所以在外界的传言里,生死未卜的只有孟晋扬一个人而已。 现在整个孟家就等于是一个空城。那天被带出去的五十个功夫好手全都死了,和孟宏瑞的人同归于尽。这大概也是孟宏瑞迟迟不敢來收获胜利果实的原因,他现在已经等于洝接腥魏问盗α恕?br /> 孟宏瑞牺牲了那么多人的性命也只是换來孟晋扬的一个“生死未卜”,值得吗? 邹绍闲安慰池正新,“你是最幸运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一定要坚持下去。” 池正新点头,“我明白,你不用担心我。” 池正新从小跟着孟晋扬,什么场面都经历过,也早就做好了随时丧生的准备。如今老天可怜他,只是带走了他的光明而已,所以池正新洝接惺裁纯杀г沟摹?br /> 一切还好。 除了眼伤,池正新的身上还有轻微的灼伤,但是在邹绍闲配置的药膏一天三次的擦拭之下,很快身上的伤就统统不见了。 只不过在伤好了之后,邹绍闲却并洝接懈嫠叱卣拢蛭恳淮胃卣虏烈┒际亲奚芟械墓ぷ鳎庵终蠊饷骺梢哉急阋说幕嶙奚芟性趺纯赡苋盟嵋琢镒摺?br /> 失明之后的池正新愈加安静,但却不是消极。孟家主事的人只剩下一个池正新,所以他很忙。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池正新的智力还在,孟家的事情离不开他。 孟哲榆身体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他却整天一副闲云野鹤的模样,除了全力寻找孟晋扬和凌溪之外,他绝对不会插手孟家的事务。 池正新知道孟哲榆害怕他自己一旦触碰到权势就会失去自我,所以就算事情再乱再危急,池正新也洝接星科让险苡馨锩ΑHㄊ普飧龆鳎腔崛萌松像模绻芄患笆背樯砟鞘亲詈玫摹?br /> 孟远晨与顾子雨还是洝接斜徽业剑卣氯匆恢睕〗有放弃,每天都派出去很多人找。一天洝接屑绞澹卣戮鸵惶觳换岢腥纤且丫懒耍辖铮柘?br /> 总算老天开眼,一天早上,孟远晨与顾子雨被人扔到了离孟家不远的地方,被孟家的手下找到了。 两个人浑身都是伤,明显是被人虐待过的痕迹。池正新看不到,只好问邹绍闲他们两个人的情况。 “洝绞拢皇瞧ね馍硕选!弊奚芟兴档氖鞘祷啊5敲显冻康那樾髅飨院芟褋砹酥笠痪浠岸疾凰担奚芟猩踔粱骋伤遣皇潜蝗饲?奸了。好在邹绍闲检查了孟远晨的身体,并洝接蟹⑾掷嗨票蝗饲?奸的痕迹。 池正新一直想知道他们究竟被关在哪里了,孟远晨一直未开口,池正新只好问顾子雨。 谁也想不到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我们被孟宏瑞关在水里。”顾子雨说道,“所以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 也就是说,如果孟晋扬真的死了的话,那么他就等于是死在了孟远晨的面前。 那天孟远晨隔着头顶上的玻璃一声声地呼喊着孟晋扬,可是他什么都听不见。孟远晨的嗓子都嘶哑了,却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孟晋扬的身体飘向远处。只有从孟晋扬的身体里流出來的血始终留在孟远晨的视线里,飘散不尽。 看着至亲的人死在自己的眼前,可想而知孟远晨所受到的打击有多大。 池正新想要把孟远晨抱进怀里,安慰他,但是却被他推开了。 孟远晨开口说了他醒來之后的第一句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孟远晨什么都看到了,是哥哥把池正新抱进怀里的!为什么哥哥要做好人?!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池正新喃喃地说道,“你以为我就洝接姓庋牍穑俊?br /> 孟远晨被池正新脸上的悲伤表情震惊了,他才突然意识到哥哥死了,伤心的远不止是他一个人。 “对不起。”孟远晨说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吧。” 池正新伸出手摸索着,然后握上孟远晨的手,承诺道,“我会照顾你的。”池正新洝接谐信狄槐沧樱蛭庵殖信担秃孟裨诔腥厦辖镎娴幕夭粊砹怂频摹?br /> 孟远晨摇了摇头,然后才发觉池正新看不见,所以又说道,“我是孟家的一份子,以后就由我來照顾你们吧!虽然我可能做得不够好,但是我一定不会让哥哥的心血付诸东流!” 孟远晨长大了,虽然是以失去了至亲的人为代价,但是他终究是成熟了。 池正新只觉得心酸,又一个人被这个无情的世界逼迫着长大。 “孟家的事务我都会教给你的。”池正新说道,“慢慢來,不用着急,一切有我在。” 空气里传來抽噎的声音,池正新知道孟远晨在哭,于是他拥抱着孟远晨,说道,“想哭就大声哭出來吧。等到以后接手了孟家的事务,你会很忙,忙得连哭泣的时间都洝接小!?br /> 孟远晨问道,“所以哥哥才总是不哭吗?” 池正新点头,“是啊。洝接腥嘶峒崆康阶苁遣豢蓿笊僖皇菦〗有时间哭罢了。” 孟远晨突然放声大哭,好像要把这么多年以來孟晋扬所受的委屈与磨难全都化成泪水。 哭过之后,孟远晨就是大人了,就要像孟晋扬那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但是孟远晨想要成为孟家的领袖,洝接泄ㄊ遣恍械模遣换岜幻霞胰巳峡傻摹?br /> 池正新轻轻地拍着孟远晨的后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助孟远晨再次把孟家变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城堡。七十四、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七十四、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在接到孟晋扬生死未卜的消息时,萧齐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消息是假的。孟晋扬那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死掉了? 但是在确认了消息是真的之后,萧齐便喜上眉梢,异常的春风得意。 孟晋扬还想与自己抢成溪?萧齐落井下石地想,这下,让他到阎王殿里抢去吧!连老天爷都不帮孟晋扬,这能怪得了谁? 确定了再无竞争对手,萧齐的心情真的是很好,在吃饭的时候不停地给顾成溪夹菜,但是顾成溪吃得却很少。 “怎么了?”萧齐问道,“你还在担心什么?不是告诉你,我已经把小雨安然无恙地从孟晋扬的手里救出來了吗?” 顾成溪摇头,脸色有些苍白,“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胸口总是闷闷的。”也许是想到小雨真的是被孟晋扬囚禁的,所以心里才不舒服吧。 萧齐的手在无意识之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萧齐讨厌看到这样的顾成溪,好像他与孟晋扬真的存在什么狗屁的心电感应一般,却唯独把自己拒之于心门外。 顾成溪的胸口愈來愈难受,所以只好起身想要回房休息,“萧哥,我吃好了,想去休息。” 萧齐不想让顾成溪去休息,他不想给顾成溪任何的私人时间好让他用來思念孟晋扬! 所以,独占欲极强的萧齐说道,“你不是想要工作吗?我今天就带你熟悉一下‘冥界’的坏境,如何?” 顾成溪不自觉地皱眉,“现在吗?” “是的,我很忙,能抽出时间也很不容易。”萧齐说起谎來也是不用打草稿的。 顾成溪总是以为自己已经麻烦萧齐太多了,因此要尽量顺着萧齐。 所以,顾成溪忍着心里的不适说道,“那就听萧哥的。我先回房换件衣服。” 萧齐在顾成溪的身后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顾成溪还是太嫩了,萧齐很有信心,他早晚会把顾成溪吃进肚子里,连骨头都不用吐。 几分钟之后,顾成溪就和萧齐坐上了去往“冥界”总部的车。 车外的风景很好,但是顾成溪真的洝接行那樾郎汀?br /> 有时候,顾成溪也觉得挺奇怪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孟家逃出來之后,并洝接懈咝说侥睦锶ァR残砣硕际钦庋模恍┒鳎玫搅司筒辉偈钦涔蟮牧耍ㄗ杂伞?br /> 不,顾成溪苦笑,他从來都洝接械玫焦杂伞R郧氨幻辖锟刂疲衷诒幌羝肟刂疲际且谎摹?br /> 虽说顾成溪在萧齐的家里是有自由的,但是这种自由却不包括在他想回那个城市看小雨的时候就可以随意回去。 只是想想,顾成溪就觉得自己的人生挺无趣的,只不过是从一个狼窝跑到另一个狼窝而已。还不如不跑的好,最起码自己是喜欢刚开始的那只狼的,就算那只狼不喜欢自己也洝焦叵怠?br /> 想什么呢?!顾成溪突然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是说好不再原谅孟晋扬了吗!不要再想他了!那个混蛋、恶魔、人渣、绑架犯、杀人犯,最好死了才干净! 萧齐握着顾成溪的手,“打自己做什么?” 顾成溪洝椒ń馐停缓萌隽艘桓鲂』眩拔抑皇怯行┩诽邸!?br /> 萧齐突然扳过顾成溪的身体,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伸出手來给他按摩头部。 “不用了,萧哥。”顾成溪真心承受不起这种亲密的行为,所以立即坐了起來,“我觉得自己已经好了很多。” 萧齐的眼神变得十分阴郁。良久,萧齐才说道,“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來,我会满足你的。” “我知道了。”顾成溪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來了,为什么萧齐给自己的感觉比孟晋扬更加可怕呢? 顾成溪的视线不知道该落在哪里,只好看向窗外。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顾成溪差点惊叫出來。如果顾成溪洝接锌创淼幕埃鞘敲辖铮?br /> 顾成溪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刚才的郁闷好像突然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顾成溪压抑着自己的心跳,不敢让萧齐看出什么端倪,免得给孟晋扬招來什么祸端。可是,顾成溪转念一想,自己不是应该为小雨报仇给孟晋扬找点麻烦才对吗? 顾成溪屏气凝神,迫使自己不再去想孟晋扬,也许刚才真的是看错了,否则一个孟家的当家人怎么可能抛下那么多人來到这里?难道是为了找自己吗?顾成溪可洝接姓饷醋粤怠?br /> 而且,顾成溪回想了一下,刚才的那个人除了背影与孟晋扬很像之外,穿衣的风格与走路的姿势和孟晋扬都是有着千差万别的。那个人的腿上好像带着伤,所以走路一瘸一拐的,从背影看很是可怜,孟晋扬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狼狈? 想到这里,顾成溪彻底冷静了下來。什么孟晋扬,也许只是自己脑海里的幻想而已。 胡思乱想之间,“冥界”的总部就到了。 顾成溪站在“冥界”的入口处,心里想着,也许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來了。 萧齐牵着顾成溪的手,对门口的守卫说道,“这是我的弟弟萧遥,你们记清楚了,千万不要做一些蠢事。” “是!”门口的守卫仔细记住了顾成溪的长相,免得该放行的时候洝椒判校米ト说氖焙蛉床蝗鲜丁?br /> 萧齐一直牵着顾成溪的手不曾放开,顾成溪虽然觉得别扭,但是在别人的地盘上,顾成溪告诉自己还是听话一点的好,所以顾成溪就一直任由萧齐牵着自己的手。 刚进入“冥界”,顾成溪就看到了邵哲在等他们。 邵哲刚刚接到一个好消息,心情异常激动,竟洝接凶⒁庀羝肷肀叩娜耸枪顺上皇且晃镀炔患按叵胍押孟⒈ǜ娓羝耄按蟾纾辖锼懒酥螅颐堑娜艘丫阎泄谐∈栈貋砹耍 ?br /> 顾成溪的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轰地一下就爆炸了,接着邵哲再说了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到了,脑海里只有几个字在不停地盘旋着:孟晋扬死了……孟晋扬死了……七十五、这只是心病 七十五、这只是心病 从“冥界”的总部回來,顾成溪就病了,而且病得很厉害,一直在发高烧,还开始不停地说胡话。 萧齐请了很多医生,但总是医生刚把顾成溪的烧退了,过不了多久,他身体的温度就又变高了。 邵哲一脸懊悔地说道,“请大哥责罚。” “罚你有什么用?!”萧齐不耐烦地说道,“滚出去!把这个城市所有的医生都给我找來!谁能把成溪治好,想要什么我都给他!” “是,大哥,我这就去。”邵哲立即离开萧齐的视线,免得再招人烦。 其实邵哲也是倒霉催的,孟晋扬死了的消息早晚会被顾成溪知道的,只不过这一次邵哲无缘无故地就被充当了炮灰,不是倒霉又是什么? 萧齐走到顾成溪的身边,但是很快又离顾成溪远远的。因为萧齐不想听见顾成溪在梦里喊出孟晋扬的名字,萧齐害怕自己无法自控会伸出手毫不犹豫地掐死顾成溪。 “咳咳咳……”顾成溪突然开始剧烈咳嗽着,整张脸都被憋得通红。 萧齐坐在床上,把顾成溪抱进怀里,然后用手给他顺气。 顾成溪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萧齐,焦点却模糊不清,“孟晋扬?我就知道你洝剿馈?br /> 萧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给顾成溪顺气的手也在无意识的时候掐住了他的脖子,慢慢用力。 “咳咳咳……”顾成溪喘不过來气,就开始挣扎。 顾成溪咳嗽的声音惊醒了萧齐,但是萧齐却洝接惺栈刈约旱氖郑窃椒⒂昧Γ孟褚娴钠拦顺上?br /> “说,我是谁?”萧齐问道,“回答错误的话,我就让你下地狱去陪孟晋扬!” 顾成溪的意识早已迷离不清,哪里知道正掐着自己脖子的人是谁。只是顾成溪在朦朦胧胧之中听到了“孟晋扬”这三个字,便无意识地开口说出了孟晋扬的名字。 萧齐的脸色阴沉,扬手给了顾成溪一个耳光,“贱/人!洝接邢氲侥慊拐娴南肴サ赜忝辖铮阕雒危 ?br /> 萧齐再也不想在顾成溪的面前装什么好好先生了,他现在就要吃了顾成溪!他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不管孟晋扬生前有多厉害,可是现在他已经死了!死了!!难道他萧齐还比不过一个死人吗?! 撕拉一声,萧齐撕破了顾成溪的衣服,然后狠狠地咬上他的脖子。 “唏……”就算是在高烧昏迷中,顾成溪也疼得忍不住呻/吟出來。 萧齐不管顾成溪是不是疼得厉害,只顾着在他的身上制造印迹,恨不得宣告天下,顾成溪是他萧齐的! 萧齐在卧室里想要强上顾成溪,邵哲在卧室外面可是急得不行了。萧齐吩咐邵哲去找医生,如今医生找來了,萧齐又在卧室里做这种事情,哪个医生有胆子这个时候进去为病人看病啊? 但是顾成溪已经高烧一天一夜了,邵哲想,如果再不把烧退下去,万一人被烧傻了怎么办?万一高烧烧成了肺炎怎么办?万一到时候不小心人死了,受罚的不还是他邵哲吗? 正在邵哲心急如焚的时候,一个医生也建议道,“病人的情况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样会有生命危险。” 于是邵哲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敲门,准备打断萧齐的好事。 萧齐刚把顾成溪的睡裤脱掉,把人翻过去,结果却听见了敲门声,心里的怒火可想而知。 萧齐整理好顾成溪的衣服,然后吩咐道,“进來。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你用哪根手指敲的门,我就会把你的哪根手指剁掉。” 邵哲打了一个寒颤,对萧齐说道,“我找來了几个医生,他们建议,萧遥少爷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萧遥少爷会有生命危险。” 萧齐阴狠的目光划过邵哲带來的几个医生,“是哪个医生说的?站出來。” “回冥主的话,是我说的。”一个脸上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人站了出來。萧齐是“冥界”的主人,外界的人都称呼萧齐为“冥主”,所以中年男人认为自己说出的话洝接惺裁疵胺傅牡胤健?br /> 萧齐眯着眼,对中年男人说道,“既然是你说的,那么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限來医治我的弟弟。如果两个小时后,他依旧高烧不止,那么我就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段段地拆下來,喂狗。” 中年男人的脸上明显地露出了慌张和恐惧的神色,萧齐很满意他的反应。 一个医生,就算他的胆子再大,在萧齐的威胁面前,如果他的腿不会打颤,他不会害怕,那只能说明这个人有问睿?br /> 刚才萧齐说出的威胁就是专门用來试探这个中年男人的,好在这个医生的反应还很真实,否则他现在一定已经死在萧齐的手里了。 医生拿出自己的医疗箱,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开始为顾成溪诊治。 但是在诊治之前,医生说道,“我这个人给别人治病的时候有一个怪癖,那就是屋里子除了病人,不能有别人的存在。” 萧齐觉得这个医生挺有意思的,很像古代的那种隐居之士,本领越大,怪癖越多。 但是萧齐这种上位者却相当欣赏这些恃才傲物的人,所以萧齐吩咐道,“我们全都出去。” 待所有的人都出去之后,那个医生的腿脚突然变好了,快速坐到床上,把顾成溪抱进怀里,“成溪,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洝剿溃一乖谡饫铩?br /> 顾成溪还真的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这个人的面貌顾成溪洝接屑钦飧錾艄顺上趺椿崽恚?br /> “孟晋扬?”顾成溪突然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孟晋扬从來都不会喊我‘成溪’,他只会连名带姓地叫我,要多生疏就有多生疏……” 难得这个时候孟晋扬还能笑得出來,“你又何尝不是连名带姓地喊我‘孟晋扬’?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顾成溪的意识还很模糊,孟晋扬洝接刑嗟氖奔涞人逍眩缓迷谒亩咚档溃昂煤没钭牛任襾斫幽慊丶摇!?br /> 顾成溪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明,坚定地点了点头,“我等你。”七十六、孟晋扬的退让 七十六、孟晋扬的退让 难得顾成溪这么听话,孟晋扬的整颗心都被荡漾了起來。 于是心痒难耐的孟晋扬也不管萧齐是不是在门外偷听,只顾吻上顾成溪的唇,想要把萧齐刚才在顾成溪的身上留下的痕迹全都抹去。 孟晋扬脸上的假胡子把顾成溪扎得痒痒的,顾成溪忍不住笑出声音,“痒死了……” 也许人发出的笑声与平常的声音相比分贝格外高,因此萧齐洝接刑堑奶富澳谌荩刺斯顺上谛Α?br /> 萧齐了然,看來那个医生的确有几分能耐。但是瞬间,萧齐的心里就又郁闷了。因为对顾成溪來说,一个中年老男人也比萧齐有能耐逗他开心。 一个中年老男人而已!萧齐心想,就算顾成溪的眼界再低,也不可能看上那个老男人。但是越是这样想,萧齐的心里就愈加不舒服。有那么一瞬间,萧齐真的想杀了那个能让顾成溪笑出声音來的男人! 萧齐对邵哲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去敲门请那个医生出來。 邵哲知道自家老大是怎么想的,于是走上前敲门,“请问,已经很长时间了,诊治还洝接薪崾穑俊?br /> 卧室里的孟晋扬不慌不忙地整理好顾成溪的衣服,他料定萧齐的手下不敢直接闯进來,事实也的确如此。 离别在即,孟晋扬忍不住抱着顾成溪,在他的耳边喃喃着,“一定要等我,就算……就算被他碰了……也洝焦叵怠K媚阕鍪裁茨憔妥鍪裁矗灰哉铱喑浴!?br />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觉得他有些陌生。 刚刚经历过一次生与死的考验,对于此时的孟晋扬來说,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人死了就什么都洝接辛恕T诖嗳醯纳媲埃辖锏亩勒加荒芡撕蟆?br /> 所以,和永远失去顾成溪相比,孟晋扬宁愿他为了保命而被萧齐碰。就算被碰了又能如何!(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