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3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3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3部分着顾成溪看。 顾成溪现在可算是如坐针毡,被一个人用那种灼热的眼神盯着,就算顾成溪再迟钝,此时也难以假装什么都洝礁芯醯搅恕?br /> “萧哥,”顾成溪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商量?” 萧齐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收回目光,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我只是在考虑,如你这样的文弱书生,我该在‘冥界’为你安排一个什么职位才适合你。” “给萧哥添麻烦了。”顾成溪说道,“其实一般的文职工作我都可以应对的。在做老师之前,做文职也是我养家糊口的方式之一。” “‘冥界’里的文职工作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萧齐洝接写蛩懵髯殴顺上膊淮蛩阆呕K霸凇そ纭铮绻隽伺淹剑敲吹谝桓鍪艿交骋傻目隙ㄊ钦庑└鲎鑫闹暗模蛭墙哟サ淖柿鲜翟谑翘嗔耍冉先菀仔姑堋!?br /> 顾成溪倒是洝较牍屑浠褂姓饷匆徊憷婀叵担肮赜凇そ纭氖虑椋伊私獾煤苌伲晕业墓ぷ魇鞘裁椿故翘舾绲陌才虐伞!?br /> 萧齐真的是非常喜欢顾成溪这种平平淡淡的性子,总是能够把萧齐的心蹭得毛毛的,想要把他吃到嘴里,却还是害怕洝桨阉欤缘阶炖镆彩锹纳丁?br /> “你先休息两天,工作的事情不用太着急。”萧齐从口袋里掏出一些证件递给顾成溪,“这是你的新身份,记住了。” 顾成溪看了一眼,很不解地问道,“用我本來的名字不好吗?萧遥什么的,总觉得怪怪的。” 萧齐说道,“用你的本名,孟晋扬很容易找到你,所以很不安全。既然你选择换一个全新的地方生活,不如就换一个全新的身份,重新开始。” “嗯。”听到萧齐的合理解释,顾成溪也不好再反对,只是,“既然我的新名字叫做萧遥,那和你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 萧齐点头,“我明天会对外宣称,你是我去中国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的表弟,所以就带你回來算是认祖归宗。这样一來,这里的人都不会轻易欺负你的。” 难为萧齐考虑得这么周全,顾成溪只好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只是顾成溪总是隐隐觉得好像哪里不妥,不过他并洝接卸嘞搿?br /> 【通知:十二月份更新时间,上午十点、下午四点。】六十六、有些事你想不到 六十六、有些事你想不到 吃过晚饭,顾成溪就回房睡下了。虽然他已经在船上睡了一天,但是旅途的不适还是让顾成溪早早地沉入了梦乡。 萧齐推开卧室的门,來到顾成溪的床边,待确定顾成溪的确是睡着了之后在他的唇上留下一个吻,然后才走出了卧室。 “孟晋扬此时在做什么?”萧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询问自己的得力手下邵哲。 邵哲在萧齐去中国的这两天里一直代替萧齐监管着“冥界”,同时也密切注意着萧齐在中国的一举一动,所以他早已料到了萧齐会询问关于孟晋扬的事情。 “回大哥的话,”邵哲说道,“孟家的小少爷也就是孟晋扬的弟弟以及顾少爷的弟弟同时被绑架了,孟晋扬正在全力搜救他们两个人。” “有意思。”萧齐想,如果不是这个事情拖着孟晋扬,恐怕他此时已经追着顾成溪赶到这个城市了。 萧齐问道,“查到是谁绑架了他们吗?” “洝接小!鄙壅芤彩切挠杏喽Σ蛔悖旧硭橇粼谀歉龀鞘械娜耸志秃苌佟T诖蟾缜┦鹆送巳眯橹螅蟀氲娜司投即又泄妨嘶貋恚睦锘褂腥耸挚梢杂脕聿檎艺飧霭蠹芊福?br /> 萧齐吩咐道,“不用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尽办法干扰孟晋扬,不要让他那么快就找到孟远晨和顾子雨。” “可是大哥,”邵哲问道,“我们不用救顾子雨吗?他毕竟是顾少爷的亲弟弟。” 萧齐的脸色微变,“记住,从此刻开始,这个世界上再洝接惺裁垂顺上V挥邢粢#蚁羝氲牡艿堋L靼琢寺穑俊?br /> “听明白了。”邵哲是真的明白了,大哥是想借刀杀人除掉顾子雨,这样一來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洝接腥四芄磺3豆顺上男牧耍矝〗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么顾成溪就会以萧遥的身份永远地待在大哥的身边。 此刻,连邵哲都忍不住在心里崇拜大哥,真的是走了一步好棋,但是很明显,这也是一步险棋。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俗话还说过纸包不住火,万一有那么一天,顾成溪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么萧齐终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是这些话邵哲是万万不能对萧齐说的。凡是主宰者,都有一个不算大的通病,那就是他们的性格都存在着些许的刚愎自用,换个词也可以说是自负。这些主宰者相信,他们的决定总是正确的。所以思前想后,邵哲就把不该说的话全都吞进了肚子里,当做它们从來不曾存在过。 其实,邵哲能够想到的那些“万一”,难道萧齐就不曾想到过吗? 每做一个决定,萧齐就会把各个方面考虑得很清楚,所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他不是洝接邢氲健V皇窍氲搅擞秩绾危课私珌砟芄欢勒脊顺上羝胂衷谠敢饷罢飧觥耙怀】铡钡南铡?br /> 所以,萧齐再次吩咐道,“去吧,别让孟晋扬那么容易找到孟远晨和顾子雨。必要的时候,我们的人也可以动手杀了顾子雨。” “知道了,大哥。”邵哲这就准备把萧齐的命令发布下去。 萧齐突然想到在那个城市里还有一个变数,于是吩咐邵哲,“还记得有个警察叫做戎皓龙吗?把他也做掉。”既然已经决定要封掉顾成溪的退路,那就要封干净,不留一丝余地。 听到萧齐的命令,邵哲的脸色就变了,“大哥,您忘了‘冥界’的基本规矩是不动警察吗?这可是您当初亲自定下的规矩。” “冥界”发展了这么多年,黑白两道上都可谓是顺风顺水,这个“不动警察”的规矩可是帮了他们不少的忙,最起码那些警方的人从來不主动找他们的麻烦。如果这个规矩被“冥界”的主人破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萧齐默不作声,考虑了一会儿才说道,“好吧,那就告诉戎皓龙,顾子雨被孟晋扬绑架了。我们不能动手杀警察,但是不代表我们不能借把刀。” 邵哲领了命,然后就离开了。 萧齐考虑得很好,他想要借孟晋扬这把刀杀了戎皓龙。只是萧齐绝对想不到一点,那就是孟晋扬曾经对顾成溪允诺过,绝对不会伤害戎皓龙。所以,千算万算,萧齐还是打错了算盘。 萧齐手下的人的确很能干,池正新找了很多关于孟远晨和顾子雨被绑架的线索,但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被人破坏掉。 眼看着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可是池正新却什么都洝接胁榈健?br /> 此时,池正新站在孟晋扬的面前,时刻准备着接受惩罚。 孟晋扬看似默不作声,好像在考虑着该怎么惩罚办事不力的池正新。实际上,孟晋扬只是在脑海里整理着刚才池正新报告上來的消息而已。 孟家的势力不用多说,自然是这个城市里最强大的,所以胆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对池正新进行干扰的势力肯定也不会小。 孟晋扬考虑过后,暂时把目标定在詹烨修的身上。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孟晋扬得罪的人除了萧齐,好像只有一个詹烨修。 萧齐既然已经离开了中国,想必他不会闲得蛋疼特意派人來阻扰孟晋扬对那两个人的援救。最关键的是,孟晋扬认为,如果萧齐真的派人前來,那也应该是來救顾子雨的。毕竟爱屋及乌,如果顾子雨死了,顾成溪一定会伤心的。 但是显然,孟晋扬是太高估了萧齐的情商,所以此刻他的想法才偏离了正确的轨道。 在排除了萧齐的可能性后,孟晋扬对池正新说道,“备车,然后叫上凌溪,我们去拜访一下詹烨修。” 孟晋扬现在最着急的事情就是要救出孟远晨和顾子雨,弟弟的安危是他非常关心的。但是最让孟晋扬觉得着急的原因是一天救不出來他们两个人,孟晋扬就一天不能离开这里去找顾成溪。 孟晋扬很有自信,顾成溪不会背叛自己爱上萧齐,但是时间长了,谁知道萧齐会不会强迫顾成溪?想到这里,孟晋扬的心里就充满了怒火。 所以,怒气冲天的孟晋扬决定,如果干扰池正新救人的果真是詹烨修,那么詹家绝对不会存在到明天早上。六十七、暗中的敌人 六十七、暗中的敌人 孟晋扬领着池正新和凌溪,很快就赶到了詹烨修的家里。 很显然,詹家的人都认得孟晋扬。因为不用孟晋扬多说废话,在詹家门口护卫的人几乎是在看见孟晋扬的第一时间就快速跑走把孟家主人來访的消息报告给詹烨修。同时,孟晋扬他们三个人都听到了附近传來拔枪的声音。 池正新和凌溪下意识地把孟晋扬围在中间,手也放在身体藏着枪的地方上。 孟晋扬带着威严的目光扫过那些传來枪声的地方,瞬间,四周变得愈加安静。然后孟晋扬对池正新和凌溪说道,“你们退后。就凭这些人,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开枪。” 孟晋扬猜的很对,那些藏在暗处的人被他的视线扫过之后,一个个的都心惊胆战起來,哪里还敢开枪? 只是等了不到一分钟,詹烨修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來。詹烨修一听说是孟晋扬來了,还不敢相信,此时真的看到人了,他才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你怎么來了?”詹烨修亲自为孟晋扬打开大门,“怎么洝接刑崆巴ㄖ遥俊?br /> “通知你做什么?”孟晋扬转动着冰冷的眸子,看得詹烨修的心里直发寒,“提前通知你,好让你做准备吗?” 詹烨修不明白孟晋扬话里的意思,但是有一点他还是能猜得到的,,孟晋扬此次前來应该不是为了抢走孟哲榆,否则他不会只带了两个人。 “我们进屋说话吧,外面冷。”詹烨修居然脱了自己的衣服,把它披在孟晋扬的身上。 但是根本不用孟晋扬说话,池正新就把衣服取了下來,还给了詹烨修,“谢谢詹先生的好意。” 詹烨修只是略显尴尬而已,并洝接幸蛭约旱男囊獗痪芫纳5钦察切奘窒碌男〉芫筒徽庋肓耍堑闹魅撕问倍员鹑苏饷辞肮空飧雒辖锞尤患ぶ魅说暮靡猓翟谑翘肆耍?br /> 一时间,双方之间的杀意四起,气氛再次紧张了起來。 孟晋扬冷笑了一下,然后好像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口气冷硬地对詹烨修说道,“你跟我进屋,我有事要问你。” “好。”詹烨修什么都听孟晋扬的,也不怕手下的兄弟们笑话,只顾着讨孟晋扬的欢心,其它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在乎,想來也是情种一个。 孟晋扬和詹烨修进了屋之后,池正新和凌溪就站在门口,不允许其他的人再进入了。詹烨修手下的人全都敢怒不敢言,也只好在门口候着。 孟晋扬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着,问詹烨修,“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疼的人是谁吗?” 詹烨修坐在孟晋扬的对面,回答道,“道上传言是孟家的小少爷孟远晨。” 孟晋扬突然用锋利的眼神看着詹烨修,“我允许你坐下了吗?” 詹烨修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孟晋扬,他只知道几天未见,他想孟晋扬想得快要发疯了。但是詹烨修洝接邢氲秸飧鍪焙蛎辖锶赐蝗粊碚宜耍饬钏老踩艨瘢圆还苋绾危蓟崴匙琶辖锏男囊狻?br /> 詹烨修果然听话地站了起來,像个小弟一般不敢触碰孟晋扬的逆鳞,“你莫非还在因为几天前的事情而生我的气?那是我的错,你生气是应该的。” 其实,把“冥界”的人引來之后,詹烨修就后悔了。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詹烨修还一直想要登门道歉,但是最近两天,他一直在忙于调/教孟哲榆,反倒把正事给忘了。 孟晋扬一想到“冥界”,心里的怒火就更加旺盛,如果能够点得着的话,詹家的房子恐怕就已经被孟晋扬心里的怒火烧成灰烬了。 “你之前做的好事,我自会找你算账。”孟晋扬勉强压制着想要杀人的冲动,说道,“我今天晚上來找你,为的是另一件事情。” “你说。”詹烨修承诺道,“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自然会倾尽全力來帮你。” 孟晋扬冷笑,“你当然可以做到。只要你从现在开始不再干扰我们营救远晨,我是会很感激你的。” 詹烨修见到孟晋扬之后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在这一刻清醒了,“我不知道孟家的小少爷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可以用性命保证,我绝对洝接凶觥⒁矝〗有派人做干扰你们的事情。” 孟晋扬看着詹烨修的眼睛,的确是看不出來什么破绽。莫非真的不是他?孟晋扬有些心慌,本來他笃定是詹烨修在从中作梗,只要摆平了詹烨修,就等于救出了远晨和顾子雨。但是现在,詹烨修以性命担保不是他做的,那么那些事情究竟是谁派來的人做的?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更是他们在明敌人在暗,孟晋扬知道,这下子营救远晨和顾子雨就要困难得多了。 看到孟晋扬的眉头紧皱着,詹烨修的心里也不好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出來,兴许我可以帮你。” 如果能够尽早的救出孟远晨和顾子雨,孟晋扬当然是希望可以多几个帮手,所以他洝接芯芫察切拗鞫峁┑陌镏?br /> 孟晋扬把事情简单地对詹烨修陈述了一下,并且把营救过程中出现的困境也讲了出來。 詹烨修听完孟晋扬的陈述,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也许那些人就是萧齐派來的呢?” “嗯?”孟晋扬重新考虑几秒钟,还是认为不可能,“如果萧齐真的这样做了,等到将來顾成溪知道了真相之后,萧齐就会永远地失去他了。以我对萧齐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冒这个险。” “何以见得?”詹烨修倒是认为萧齐会冒这个险。 “萧齐连整个中国市场都可以为了顾成溪而转让给我,可见他对顾成溪用情至深。”虽然孟晋扬不想承认,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萧齐比我要对顾成溪好得多。” 詹烨修无奈地笑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词能够准确地评价此时的孟晋扬,“当局者迷。”可是,他这个旁观者又能清到哪里去?六十八、别让自己变得可怜 六十八、别让自己变得可怜 “当局者迷”这四个字好像真的敲醒了孟晋扬,也许他一直考虑事情的方向根本就是错的。 孟晋扬思索了很久,最后吩咐门外的池正新,“传我的命令,全城二十四个小时戒严,所有帮派里的人都不能有任何的举动;清空所有的旅社,不许任何客人留宿,今天晚上所有的损失由孟家全部负责。一个小时之后,凡是在街上游荡的人全都给我抓起來。” “是的,大少爷。”池正新领了命,便立即去执行了。 接着孟晋扬对詹烨修使了一个眼色,詹烨修就对手下的兄弟们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都要听从凌溪的吩咐。” 詹烨修手下的兄弟们都很害怕孟晋扬,但是不代表他们也同样害怕身体纤细并且长得像个妖孽的凌溪。 所以,詹烨修的话语刚落,就有人反对,“大哥,我们不要听这个娘娘腔的话!” 只是瞬间,提出反对的这个人就倒在地上死了。是凌溪出的手,但是却洝接腥丝吹搅柘窃趺闯鍪值摹?br /> 然而当那些人看到死去的人身上有一只被染成红色的纸狐狸时,他们就全都明白了为什么孟晋扬胆敢只带着两个人就來到这里。谁也想不到这么纤细的少年居然是多年前就以杀人于无形而震慑四方的火狐! 就连詹烨修也洝接邢氲搅柘谷痪褪腔鸷铱魉詹艣〗有表现出对凌溪的轻视,否则就丢人丢大发了。 不等詹烨修发话,凌溪就对那群目瞪口呆的人吩咐道,“把尸体抬下去,其余的人跟我走。” 看过了杀鸡儆猴这一场戏之后,洝接腥嗽俑曳炊粤柘恕F渲辛礁觥昂镒印被呕耪耪诺厝ヌП坏弊觥凹Α钡哪歉鋈说氖澹皇撬歉瞻咽逄饋恚歉鋈说哪源偷袅讼聛恚龅搅艘槐撸馐辈弊永锏难排缬慷觥?br /> 除了杀人犯凌溪和见多了这种场面的孟晋扬,其他的人全都被吓傻了,他们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也不想再看到这么残酷的杀人方法了。 孟晋扬吩咐凌溪,“最迟明天早上,我要知道远晨和顾子雨被人藏到了哪里,否则我就让你的脑袋和身子分家。” 凌溪无所谓地撇了撇嘴,“知道了,天下第一大暴君。” 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凌溪敢和孟晋扬开玩笑了。 凌溪带着那些还洝交汗齺砭⒍娜死肟耍稣布页嗣辖锖驼察切拗饩椭皇O铝思父雒盼馈?br /> 良久,詹烨修才恍恍惚惚地对孟晋扬说道,“幸亏我洝接醒≡裼肽阄校裨蚪裉焱砩峡峙戮褪俏业乃兰伞!?br /> “算你聪明。”孟晋扬可是难得夸奖一个人。 詹烨修突然意识到现在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难道他们不应该趁此机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吗?毕竟这可是孟晋扬主动送上门來的。 詹烨修壮着胆子靠近孟晋扬,想要吻他的唇,但是看到孟晋扬盯着他的冰冷眼神,他便害怕了。 “难道你就不想我吗?”詹烨修是一个男人,所以他可以主动,但是他却无法忍受自己的真心总是被孟晋扬这般无视。 孟晋扬说道,“现在能入了我的心的人,只有顾成溪一个。” 詹烨修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开始大笑起來,笑过之后便觉得自己格外可怜,“你的意思是你要为顾成溪守身?” 孟晋扬不喜欢守身这个词语,但是这样说也洝酱恚笆堑模乙顺上厣怼!奔热灰丫雷约合不兜氖枪顺上敲疵辖锞突嶙裱约耗谛牡南敕ǎ辉倥龀斯顺上獾娜恕?br /> 这下詹烨修是真的笑不出來了,而是咬牙切齿地问道,“既然你喜欢顾成溪,那之前又为什么要招惹我呢?” 孟晋扬懒得找借口,所以实话实说道,“第一,是你先來招惹我的,送到嘴边的食物,我断洝接胁怀缘牡览恚坏诙瞿愕氖焙蛭一共恢雷约阂丫不渡瞎顺上恕!?br /> “好!好!”詹烨修真的是气疯了,却又不敢拿孟晋扬怎么办,只好眼不见心不烦,“这里的房间,你随便挑一个去休息!我就不奉陪了!” 詹烨修说完就上楼去了,留孟晋扬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那些洝接斜幻辖锓沤睦锏娜耍辖锔揪筒换嵩诤跛堑母惺堋@淇嵋埠茫耷橐舶眨杂诿辖飦硭担察切薏还且桓鏊恍⌒纳狭艘淮吻『糜种懒嗣值哪吧硕选?br /> 如果詹烨修知道孟晋扬心里的真实想法,恐怕此刻连杀了孟晋扬的心都有了。其实詹烨修也怨不得孟晋扬,怪只怪他洝礁7郑裁疵辖镄睦锏哪歉鋈饲『媒凶龉顺上唤凶稣察切弈兀?br /> 被怒火填充着的詹烨修來到楼上,走进了一间卧室里,从墙上取下來一条鞭子,毫不犹豫地把它甩向躺在床上的那个人。 床上的那个人瞬间从睡梦中疼醒了,看到打自己的是是詹烨修后,好像认命了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随他打吧。 刚才已经被孟晋扬无视过一次的詹烨修居然再次被床上的人无视了,可想而知,詹烨修此时有多么的气愤! “咻!”“咻!” 詹烨修手持着鞭子不停地打在那个人的身上,但是他却好像死了一般洝接蟹⒊霭刖涞纳?吟。 “孟哲榆,你给我叫出來!”詹烨修吼道,“否则我就一直打到你皮开肉绽为止!” 原來床上的人竟是孟家的二少爷孟哲榆! 孟哲榆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詹烨修,脸上居然露出一个嘲讽般的笑容,然后又把眼睛紧紧地闭了起來。 就在詹烨修考虑孟哲榆脸上的笑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孟哲榆竟然开口说道,“都是可怜之人……”这几个字好像在说詹烨修,又好像仅仅是孟哲榆在自嘲。 听到孟哲榆的话,詹烨修的手臂就被定在了半空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而那条鞭子则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像是一个失去了家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孤孤单单地飘荡着,无处可扎根。六十九、骗子何其多 六十九、骗子何其多 “我要看着你被萧齐玩弄,然后被他抛弃,最后不得不跪着來求我!” 顾成溪又做噩梦了,梦见了无情的孟晋扬。因为总是在梦里见到自己不想见的人,所以顾成溪现在越來越害怕睡觉了。 走出卧室,顾成溪想要下楼去找萧齐,毕竟在这里,他只认识萧齐一个人。 但是刚走到楼梯口处,顾成溪就听见了萧齐训斥手下的声音,“洝接玫亩鳎∠咚鞲四忝牵忝侨戳鋈擞岸颊也坏剑 ?br /> 邵哲恭恭敬敬地站在萧齐的身侧,虽然萧齐训斥的不是他,但是却句句都是说给他听的。 顾成溪露出脑袋看到了萧齐的脸上带着焦急的表情,不知道他要找的人是谁。 眼看着萧齐的怒火越來越大,邵哲不惜承诺道,“大哥,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一定能够从孟晋扬的手里把顾少爷的弟弟救出來!如果做不到,我甘愿接受大哥的惩罚!” 什么?小雨在孟晋扬的手里?顾成溪不相信!孟晋扬答应过他,绝对不会伤害小雨和戎皓龙的!孟晋扬虽然是个人渣,但是他承诺过的事情是一定会做到的! 顾成溪快速下楼,走到萧齐的面前,“萧哥,你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 萧齐很尴尬,好像正在做什么坏事却被突然抓包了一样,“成溪,你不是在卧室里吗?怎么下來了?” 顾成溪的心情有些急躁,“萧哥,你快点回答我,小雨真的在孟晋扬的手里吗?!” 萧齐安慰顾成溪,“你放心,我一定会派人把小雨救出來的。”萧齐的话等于是变相承认了孟晋扬囚禁顾子雨。 顾成溪不想相信,可是他却找不到萧齐欺骗自己的理由,所以不得不相信。 “萧哥,我要回去。”顾成溪实在是无法承受这种可能失去弟弟的痛苦,“萧哥,我一定要回去。” 萧齐肯定不会同意顾成溪离开这里,“你回去也只能添乱而已,还不如留在这里。我保证,我一定会派人把小雨安安全全地从孟晋扬的手里救出來,你要相信我。” 相信?不,顾成溪现在谁都不相信! “萧哥,算我求你了,让我回去,我不能失去小雨……”顾成溪此时此刻真的无比后悔跟着萧齐离开那个城市,他不该惹怒孟晋扬,他不该把小雨单独留在那个城市。 萧齐一脸的为难,“不是我不让你回去,而是孟晋扬已经下令全城戒严,为的就是等你自投罗网。所以,一旦你回去,就等于回到了以前那种被孟晋扬囚禁的日子里。你愿意吗?” 顾成溪点头,“为了小雨,我什么都愿意。” “可是我不愿意。”萧齐说道,“我为了你牺牲了整个中国市场,如果此时你回去了,那我的牺牲就白费了。” 顾成溪第一次觉得很无助,“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萧齐把顾成溪抱进怀里,“不要担心,我不会让小雨出事的。” 萧齐立即吩咐邵哲,“多派一些人,就算是明抢,也要把小雨给我抢回來!” “我这就去办。”邵哲以及几个手下陪萧齐演完戏之后,便功成身退了。 而萧齐则一直在顾成溪的耳边说道,“相信我,我和孟晋扬不一样。” 顾成溪洝接兴祷埃恢栏盟敌┦裁础H绻飧鍪澜缟先肥涤泻蠡谝┛梢猿缘幕埃顺上娴暮芟肼蛩鲆淮罂穑晃松辉儆黾辖铩?br /> 萧齐的脸上带着计谋得逞后的微笑,并且轻轻地拍打着顾成溪的后背來安慰他。 此时,正在全力营救远晨和顾子雨的孟晋扬并不知道他已经被萧齐摆了一道,他还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向顾成溪表达自己的思念之苦。 全城戒严的命令的确很好用,仅仅过去了两个小时,池正新就带着手下抓到了将近三十余人,并且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在说汉语的时候都带着同样的口音。所以池正新有理由相信,他洝接凶ゴ砣恕?br /> 这些被抓的人全部关进了孟家的地下刑堂里,只不过稍稍尝试了几件孟家特制的刑具,他们就全都招了。 孟晋扬在收到消息的时候不禁嘲笑道,“‘冥界’的人也不过如此。” 洝接辛说腥嗽诎抵惺拱恚柘湃撕芸炀驼业搅嗣虾耆鹋扇斯匮好显冻亢凸俗佑甑牡胤健5敲虾耆鹫獯问窍铝搜玖耍词孛瞎硕说男〉芫谷欢啻镆话俣喔觯饩褪且桓鲂⌒偷木影 2⑶宜切奈淦鞫际亲钚滦偷摹⒆罹哂猩鄙肆Φ模柘桓颐橙恍卸?br /> 凌溪可以杀人于无形,但是不代表他可以杀一百多个人于无形,他是人,不是神。所以凌溪考虑了一下,就带着詹家的小弟们离开了。反正孟晋扬只是说让他找到孟远晨和顾子雨被关押的地方,也洝揭笏欢ㄒ讶司瘸鰜恚前桑?br /> 但是凌溪洝接邢氲剑谒匣卣布艺颐辖锏穆飞希尤挥鱿耍魉娜耸侨逐┝?br /> 凌溪已经一个多月洝接屑饺逐┝耍凳祷埃孤胝飧霰胄未蠛耗亍5窍衷谒ψ牛翟跊〗有功夫和戎皓龙纠缠,所以只是和戎皓龙打斗了几分钟,很快就跑掉了。 戎皓龙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摆脱掉的人?所以他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凌溪,想要顺藤摸瓜找到孟晋扬,并且杀了他。 终于,戎皓龙把凌溪惹毛了。凌溪吩咐詹家小弟们先回去,他自己则去对付戎皓龙。 戎皓龙的功夫虽然厉害,但他是从正规警校毕业的,套路难免生硬,所以他根本就不是凌溪的对手。如果不是靠着蛮力,戎皓龙早已被凌溪制服了。 “还洝酱蚬唬俊绷柘幌肷撕θ逐┝暇顾箾〗玩够呢。 戎皓龙气极,“我怎么救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当初我就应该让你饿死!” “噗……”凌溪憋不住了,笑了出來,“看不出來,你这头大笨熊还挺可爱的。我火狐这辈子可能有千万种死法,但是却绝对不会被饿死,你就不用操心了。” “火狐?”戎皓龙这才明白,原來自己一开始就被这个小子给骗了,“你有种!”七十、难得的兄弟情 七十、难得的兄弟情 凌溪被戎皓龙骂了,也觉得挺委屈的,“我从一开始也洝剿倒也皇腔鸷。磕阏饷醇ざ鍪裁矗俊?br /> 戎皓龙开始还想放凌溪一码,所以一直洝接邪吻埂?br /> 此时戎皓龙知道了原來凌溪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抓获的火狐,整个胸腔顿时被怒火填满了。也不管凌溪怎么解释,戎皓龙直接就拔出了枪,向着凌溪连发了几枪。 好在凌溪反应敏捷,几颗子弹只是擦身而过,并洝接猩说搅柘趾痢?br /> “喂,你过分了!”凌溪怎么也想不到戎皓龙会向自己开枪,所以心急之下快速夺下戎皓龙的枪,并且指着他的脑袋,“我本來想放你走的,这是你逼我的。” 戎皓龙甚至洝接锌辞辶柘窃趺闯鍪值模咕尤痪捅欢嶙吡耍缃褚仓缓萌显裕吧绷宋野桑艺饪拍源诤谑欣锘鼓芑簧弦灰冢∥业囊蟛欢啵慊涣饲螅绻芄荒贸鲆恍〔糠指上?br /> 也不知道为什么,凌溪真的很讨厌听到从戎皓龙的嘴里吐出來“成溪”这两个字,所以凌溪不耐烦地打断戎皓龙的话,“老子还洝饺鼻钡秸庵值夭剑 ?br /> 眼看着天已经开始泛白,凌溪也不想再和戎皓龙磨叽了,直接从戎皓龙的身上搜出一副手铐,然后把他的两只手背在身后铐起來。 “要杀就杀,我连眼都不会眨一下!”戎皓龙撑着手铐,想要把它撑开,“但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你想带我回去向孟晋扬邀功吗?!” “邀个屁功啊!”凌溪说道,“大少爷早就吩咐过手下的兄弟,见你要绕着走,绝对不要伤了你。老子要是真的把你抓回去,老子还得受罚呢!” 戎皓龙不知道孟晋扬想要耍什么花样,但是戎皓龙可以猜得出來这个“福利”绝对是顾成溪替他争取來的。 “那就放我走。”戎皓龙说道。 凌溪把自己的衣服撕下來一片,然后把它搓成团塞进戎皓龙的嘴巴里。 凌溪露出一副我是流氓、天下无敌的表情,在戎皓龙的身上这里摸一摸,那里拍一拍,“大少爷只是说不要伤了你,那我上了你总可以吧?” “唔唔唔唔!”戎皓龙快被气疯了:我杀了你! 凌溪的身材很纤细,但是他居然直接就把戎皓龙扛了起來,很快就消失在街道上了。 半个小时后,凌溪准时地出现在了孟晋扬的面前。 “我回來了!”凌溪指了指天空,对孟晋扬说道,“天还洝接写罅粒晕业哪源蜕碜硬挥梅旨遥 ?br /> 池正新问凌溪,“衣服怎么了?遇到埋伏了吗?” “洝接小!绷柘咝说匚实溃案纾闶窃诠匦奈衣穑俊?br /> “我当然是在关心你。”池正新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大少爷等你很长时间了。” “知道了。”凌溪跑到孟晋扬的眼前,把不久前发现的情况详细地说明了一下。 一百多个看守的人,孟晋扬倒是不怕。只不过孟晋扬很好奇,孟宏瑞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到底是想用孟远晨和顾子雨换什么?以孟晋扬对孟宏瑞的了解,他绝对会狮子大开口。难道孟宏瑞想要的是整个孟家吗? 如果孟宏瑞想要的仅仅是一个孟家倒还好,可是现在手里握着要牌的孟宏瑞却迟迟不与孟晋扬联系,这只能说明,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孟家,而是孟晋扬的命! 这也就是说,那一百多号人是孟宏瑞特意为孟晋扬准备的豪华大餐,只等着孟晋扬拿命來享受这顿盛宴。 考虑到这里,孟晋扬倒是放心了不少。最起码在他孟晋扬死之前,孟远晨和顾子雨是绝对安全的。接下來孟晋扬要考虑的事情就是该怎么救他们出來的问睿恕?br /> 詹家是这个城市的军火世家,如果孟晋扬想要在武器上压倒孟宏瑞,那么他就必须要与詹烨修合作。 在去詹烨修的卧室里找他之前,孟晋扬难得的在心里祈祷着,詹烨修最好不要提出什么陪他上床的条件。 詹家的二楼是外人不能入内的禁地,但是谁敢拦着孟晋扬?所以,孟晋扬很快就找到了詹烨修的卧室,并且在敲了门却并未得到应答之后推门而入。 但是洝接邢氲接橙朊辖镅哿钡娜司尤皇侨胨械拿险苡堋?br /> 孟哲榆的一只手被禁锢在床上,身上都是鞭伤,皮肤洝接幸淮κ呛玫摹C辖镌谇缴险业搅艘惶醣拮樱挥孟胍仓烂霞业亩僖谡饫镌庥隽耸裁词虑椤?br />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突然停止了,詹烨修穿着睡袍悠闲地走了出來。在看到孟晋扬的时候,詹烨修的表情明显变得很复杂。 孟晋扬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鞭子甩到詹烨修裸着的皮肤上,詹烨修也不躲避,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鞭。 孟晋扬已经忘了自己來找詹烨修的目的,只是说道,“我要带孟哲榆离开这里。”孟哲榆是孟家的二少爷,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受到这样的屈辱。 “不行!”詹烨修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可心的玩具,他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詹烨修的声音把孟哲榆从睡梦里叫醒了,孟哲榆在看到孟晋扬的一瞬间还不敢相信。几秒钟之后,孟哲榆突然开始向孟晋扬哭求,“哥,求你带我离开这里……我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这不是孟哲榆第一次喊孟晋扬“哥”,但却是孟哲榆喊得最让孟晋扬心疼的一次。 孟晋扬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孟哲榆还爱缠着他问,“哥哥,为什么我和远晨都是你的弟弟,你却要对远晨那么好?” 为什么?后來不用孟晋扬解释,孟哲榆就明白了,因为他们拥有的不是同一个母亲。 孟晋扬拿出身上的枪,瞄准孟哲榆的手腕与床之间的铁链,打断它,然后把孟哲榆从床上抱起來,走了出去。 “孟晋扬!”詹烨修突然爆发了,“放下孟哲榆,否则从此以后我们势不两立!” 孟哲榆的手抓紧了孟晋扬的衣服,害怕真的被抛下。 孟晋扬难得对孟哲榆温柔地说(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